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云归

第二十一章 灵气洪流出异变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宁白峰有些无奈的看着元镇从烂淤泥里掏出那节手臂粗的莲藕,自己开路用的柴刀此刻成了挖藕工具,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面貌,被淤泥涂满。

   自从那天吃了蘋婆果,元镇就再也懒得吃干粮大饼,缠着老道士给他们找野果吃,老道士倒也干脆,一烟杆敲打在驴子屁股上,喊了句“你看着办,”就任由驴子带路,一路找下去。

   三天下来,一路上是各种野果不断,就连草药这种东西也不放过,就因为驴子开口说了句,“这林子能让它看上眼的,那都不是普通货色。”

   从此只要是驴子带路看上眼的,元镇基本是有杀错,不放过。

   两人的挎袋早已是被各种野果草药装满,元镇仍旧是乐此不疲,找到东西没地方装就往老道士袖子里塞,往常老是跟元镇唱反调的老道士也不知是想的那一出,毫不在意,乐呵呵的将灵草灵果塞到袖子里。

   宁白峰也曾问过元镇,弄这么多东西又吃不完,用不了,还装不下,到底在想什么。

   元镇灿烂一笑,没有回答。

   宁白峰抬头看看头顶的云雾,判断着时辰,无奈道:“该走啦,这么大一片荷塘,你挖的完么,差不多就行了。”

   元镇甩甩手上的淤泥,就着旁边的水坑将一节白藕洗净,笑眯眯的将藕塞到驴子嘴里,满脸讨好之色,

   “急啥,这天色还早,咋们多弄点,再过几天就弄不到了,到时候再想吃就没了”元镇头也没回,一边说话还一边给毛驴梳屡着毛发,很是客气。

   宁白峰弯腰捡起柴刀,清洗着表面的淤泥,“那你也不至于挖这么多吧,三个时辰,没有一百斤,七八十斤得有了,你看看你自己的样子,跟泥猴子也没差多少。”

   话未说完,荷塘另一边走来三道身影,全然陌生的面孔。其中的老人留着山羊胡,像是两位中年男子的的师傅。

   师徒三人看到荷塘里的宁白峰等人,明显也是一怔,然后扫了一眼泥坑旁边沾着淤泥的藕堆,眼睛骤然发亮,待看到坐在驴背上抽烟的老道士,师徒三人面色一变。

   如临大敌。

   师徒三人眼中,老道士如渊渟岳峙,深不可测。

   山羊胡老者踏步上前,拱手道:“道长,各走一边,可否。”

   意思很简单,荷塘如此之大,足够分润,没必要独占。

   老道士抬抬烟杆,一副高人风范。

   随意。

   师徒三人仍是警惕的看着老道士,缓缓走向另外一边,直到转到荷叶后面看不见老道士,这才松口气。

   其中一名男子对着老者问道:“师傅,刚刚那老道士······”

   老者沉声道:“地仙。”

   男子得到确切回答,面色紧绷,“那他会不会出尔反尔,毕竟这七窍白玉藕可是奇珍类的灵材。”

   老者沉思片刻,摇摇头,“不至于,七窍白玉藕对地仙已经无用,看其两名弟子挖的数目,足够十年的用量,再说这荷塘也不小,不太可能对我等下三境的练气士出手,毕竟地仙也还是要点脸面。”

   男子这才放松下来,对着老者展颜一笑。

   老者轻轻一巴掌拍在男子脑袋上,“傻笑什么,赶紧动手挖,时间已经不多了,今年三百里禁流动变化太大,甲子前为师凭记忆画的地图偏差太多,找到此地仍是花了四天时间,再磨叽下去就要再等上一甲子,到时咋们师徒又得蹉跎数十载。”

   随即师徒三人不再多话,埋头挖藕。

   却说这边,元镇不知是挖够了还是被人打扰到兴致,洗洗手便不打算再挖。

   老道士右手衣袖一挥,驴子脚边的藕堆如被清风抬起,化作白烟飞入老道士袖中,就此不见。

   宁白峰还是第一次看到老道士有这种手笔,低头看看自己腰侧的挎包。

   有些羡慕。

   元镇撇撇嘴,“臭显摆。”

   老道士手臂一僵。

   随即一甩衣袖,收到身后,单手拖住烟杆,吞云吐雾。

   旁人看来,更显潇洒。

   元镇瞪着眼,对着宁白峰说道:“你看,这还上瘾了。”

   老道士呛出口烟雾,一烟杆敲在元镇脑袋上,恼羞成怒道:“瞎嚷嚷什么,赶紧走。”

   元镇立即叫骂道:“老烟鬼,你吃撑了咋地,再敲一下我脑袋试试。”

   老道士作势再敲。

   元镇立即一个墩身躲过去。

   宁白峰有些无奈的看着这两位的斗法,安静个两三天,又开始了。

   临近夜幕,驴子带着三人找到一块干草地,以作休息。升起的火堆旁,宁白峰再次雷打不动的修习一式三炼。元镇则是老样子,几根白藕下肚,吃完就睡。

   明亮的火光照耀在老道士的脸上,隔着烟雾,面前的景象着实惊人。

   烟雾里,刺剑的少年身上亮起三处光点,一条火线在三点间循环冲刺,三处光点被火线刮擦的越来越亮,形成三大光团。而地上躺着的人影更是惊人,一团刺目的的亮光闪耀在腰腹处,随着人影的呼吸,光团也是闪烁不定,吸气时亮若明灯,呼气时暗若萤火。

   老道士的眼光并未在刺剑少年的身上多做停留,目光落到躺在地上的少年,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面容略带微笑。

   然而就在此刻,异变徒生。

   一股狂暴的灵气波动从远处的沼泽丛林里冲过来,老道士的烟雾瞬间就被碾碎的灰飞烟灭。

   刺剑的宁白峰感觉一股窒息的气流刮过身体,刺剑的动作顿时僵住,躺在草地上睡觉的元镇更是剧烈咳嗽起来,浑身抽搐。

   老道士面色一变,立即一掌拍在元镇后背上。

   几个呼吸后,元镇这才安静下来,睡眼稀松的揉着眼睛,一脸茫然。

   老道士站起身,看向远处的沼泽丛林,面色有些凝重。

   忽然,老道士像是感觉到什么,猛地扭头看向左侧,眼神满是惊奇。

   老道士喷出一口烟雾,烟雾翻腾几下,凝结成一只小鸟,扑腾一下翅膀,围着老道士转一圈,然后朝着老道士看着的方向,迅速的飞出去,没入夜空中。

   宁白峰看到这一幕,惊咦道:“前辈,怎么说。”

   老道士笑道:“不必紧张,遇到老朋友了,打个招呼。”

   宁白峰有些不太相信,大半夜的,先是狂乱的灵气流刮过,连宁白峰这种半废人都能感觉到,更不用提元镇这样踏入练气士门槛的,先前若不是老道士出手,元镇绝对会身受重伤。

   —————

   树木参天的沼泽林中,形态各异的野兽趴伏在地,紧盯着前方那块空地上散发着乳白色亮光的区域,蓄势待发。

   这里位于三百里禁的中心位置,方圆一里的范围内没有一棵树木,唯有中间的小土丘上,生长着一棵郁郁葱葱半人高的小树,小小的树杈上垂着两个拳头大小的乳白色果实,氤氲的乳白色光芒甚是温和,似乎将这方圆一里的空地照亮。乳白色光芒如水波般从果实上荡漾开去,随着范围越大,荡漾的波纹也越大,将近里许范围时,已经形如怒涛。然后在一里范围的距离凝固下来,不停的积攒叠加,最终,当怒涛达到某个零界点,“轰”的一下如决堤般冲出去。

   而趴伏在这一里范围外的野兽更是被积攒的怒涛掀飞,形同潮汐巨浪将挡在面前的泥沙巨石冲刷开来,森林里一时热闹非凡,惨叫不断。

   灵气流如同狂风,以沼泽林的中心区域为起点,向四周迅猛的刮出去。

   隐藏在沼泽林中,栖息在各处的人影被这灵气流刮过,有人畅快大笑,有人咳嗽不止,甚是有些打坐的狂吐出一口鲜血,面色瞬间如同白纸。

   沼泽林的北边,一道人影在感受到这股灵气流后,猛的睁开双眼,逼人的绿光从眼里射出,长达半尺。

   人影颤动,下半身如同大大小小的树藤铺散在地上,然后扎进土里。俨然是一个下半身为树藤,上身为人的妖物。随着人影的颤动,铺在地上的树藤极速的收缩,最终聚集在一起,凝结成一双人腿。

   人影一撩衣服下摆,将这骇人的景象遮蔽下来,密不示外。转身间,一副枯瘦的面容隐现。

   若是宁白峰在此,必定惊呼出声。

   人影腾空而起,如御风般向灵气波动的中心飞去,沒入黑暗的密林中。

   人影离开后片刻,一只白色的小鸟扑腾着翅膀,极速的飞到此地,旋转一圈后,似乎是没有看到什么想要的,稍作停顿,然后朝着一个方向飞去,却正是刚才歇息在此的那道人影离开的方向。

   沼泽中,各处人影形态各异的穿林过水,完全忘记离洲广为流传的一句话。

   夜半莫入林,入林慎动身。

   —————

   火光逐渐暗淡的篝火堆旁。

   宁白峰扔掉手中的树枝,将旁边倒在地上的木架扶起,拍拍上面仍旧有些潮湿的衣服,刚刚刮过的灵气流太过猛烈,将晾衣服的衣架瘫倒,篝火堆几近熄灭,宁白峰坐到惊醒的元镇身边,将预备好的柴火扔在篝火堆里,拨亮火堆。

   夜风吹过,篝火闪烁明灭,随着夜风带来的细微的嘈杂声拂过此地,虽然很淡,但若是用心细听,总能听到些什么。

   老道士抽着旱烟,沉默不语,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最终还是开口说道:“你们两人好好歇息,后面估计就没什么歇息的时间,明天一早我们就启程。”

   元镇好奇道:“去哪?”

   老道士抖抖烟杆。

   “睡觉。”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