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云归

第三十五章 生死离别金桂苑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面前少年的心性以及天赋实在是上佳的璞玉,就其心性而言,坚韧不拔,聪慧灵敏,仅此两项就能在登天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不至于半途遇挫,道心崩塌。天才人物老道士云游这么多年,见得不少,附有这种坚韧不拔之志的,也不是没见到过。但能在经脉全碎,前路断绝的情况下,依旧不曾自弃,实属少见。

   老道士曾查探过少年身体,其体质异于常人,走武道一途会极为的顺风顺水,走到宗师境可以说是轻松至极。若说他人修武道,如同肩挑石头登山,艰难曲折。那少年则是登山的时候背后有双无形大手推着少年走。那怕少年习武不勤勉,仍旧是比别人快上很多。

   但相对应的,少年体魄太好,就如同身上罩着一层厚厚的蛋壳,天地灵气无门而入。想要开辟气海,接纳灵气入体,就必须打破这层蛋壳。但是这层蛋壳太厚,厚到让当时还是金丹地仙的老道士都有些畏惧。想要在不损伤少年体魄的情况下,安然的开辟气海,老道士当时毫无把握。直到突破到元婴境,仍旧是头大无比,无从下手。

   而这一路走来,少年的聪慧灵敏同样是让老道士频繁点头。明知被人算计,却依旧是泰然自若。旁人被算计到死局当中,解脱后的第一想法便是报复,而少年更能自知自明,力量不对等的情况下,首先选择的是隐忍,而不是冲动的口出狂言。这样的灵敏心思,没有经过大挫折,是养不出来的。

   纠其所有,老道士更是看的颇为意动,就连首次见过的老山主都有些心思。但最终还是选择放弃,只因一个道理。

   道不同,不相为谋。

   这句话在世俗王朝的凡人看来或许只是意见不同,不能共事。

   但在修仙之人,追求证道长生的天地大道上,若是道不同,强行走到一起,其最终结果就你死我活。

   殊不知,欺师灭祖,不就是如此么。

   宁白峰见老道士没之声,明白自己说的正中老道士下怀,也就不再多说。

   老道士看着宁白峰,微笑道:“老道多一句嘴,你说你想远游,去哪?”

   宁白峰犹豫片刻,答道:“坤洲回元山鼎剑阁,不知前辈有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

   老道士惊讶的看着面前一脸期待的少年,说道:“听到是听过,具体在哪老道也不知道,甚至坤洲也没去过,只因坤洲太过于遥远。之所以知道这个地方,还是曾经听说过一段传闻,鼎剑阁和万剑石林争夺剑修圣地的名头,最终落败,只能屈居第二。”

   “若你是想去那里,那就要做好死在路上的准备,走的越远,危险就越多。”

   宁白峰毫不犹豫的点点头。

   老道士也不想再多说,看看外面桂树下的元镇,便起身离去。

   ——————

   此后两日,宁白峰就住在这小院中,再次拿着树枝练剑,也练字。

   期间林自鸣差人送来一个木盒,里面放着一只墨绿的长笛,约有一人手臂长短。

   宁白峰一脸疑惑的问送物品的人,这是何意。

   来人只说这是家主让送到这里的毛笔,便退了出去,留下一脸茫然的宁白峰。

   宁白峰本意只是让林自鸣送只普通的毛笔,只是打算练练字,权当养气。却没想到林自鸣会错意,送来这么一只奇宝,难怪当初索要毛笔时,林自鸣一副古怪的表情。

   宁白峰也没打算还回去的意思,既然都送来了,谁还嫌宝物多不是。

   这种可以称之为法笔的宝物,宁白峰曾经见到有人用过,那就是救过他一命的李伏,用的也和这个差不多。

   宁白峰将元气注入到玉笛之中,“嗡”的一声响,玉笛尾部冲出一节手指长的银白色笔头,熠熠生辉。

   只是很快,宁白峰便觉得难以为继,不得不停下来歇息。

   如此这般,又过三日。

   林自鸣再次来到这座小院。

   随之而来的还有两个陌生的面孔,放下东西后,茶也没喝一口,告辞离去。

   用林自鸣的话说就是没脸呆在这里,丢不起那人,也怕忍不住想骂人。

   桌上的几样东西,形态各异,一只拇指大小的扁壶,两个装着墨色钱币的木盒,一柄荧光灿灿的拂尘,一个两掌宽六尺长的玄黑色大剑鞘。

   老道士也是如期而至。

   林自鸣翻开三个盒子,一一介绍道:“这柄拂尘是大宁国库的库藏,等闲不以示人。而这个扁壶则是让人极度的眼红,若非这已是前辈之物,不然我可是要出手抢夺了,日月壶,想必前辈知道他的用处。至于这两盒通宝钱,一盒五百枚。这些物品,是大宁皇帝拿出来平息真君怒火的平安保命钱”

   “而这个黑色剑鞘,则是孙家的最大家底,用来蕴养身外飞剑用的养剑匣,和这一盒两百枚的通宝钱,是孙家能拿出来的最后家底。至于怎么分,真君可自行做主。”

   接着右手一抚桌面,一把筷子长的小剑平躺在桌子上,林自鸣面色有些不自然,苦涩道:“此剑是那两把奇珍级的长剑融合炼化而成,品质已达到异宝这一类,为此我又从林家库藏里拿出不少好东西往里填,这才有此品阶。”

   老道士看着这些东西,脸色有些阴沉。

   林自鸣似乎是猜到些什么,不想在此多留,告罪一声,大踏步离去。

   老道士也未做阻拦,任其离开。

   元镇先前一直坐在桌边,看着这眼花缭乱的一幕,直到屋里没有外人才出声问道:“老烟鬼,是不是嫌东西太少。我看你还是别那么贪心,别人能赔就不错了,换了是我,毛都不会给你一根。”

   老道士没好气的骂道:“你知道个屁,东西不是太少,而是太重,这就说明大宁皇帝咽下去的那口气很大,肯定会从其他地方下手。”

   元镇梗着脖子,还想反驳,却发现没什么理由,但又不想就此作罢,只得给宁白峰打眼色,示意帮忙顶回去。

   宁白峰懒得理他。

   元镇泄气的趴在桌子上,正巧看见面前的小剑,伸手准备捻起,刚刚伸出手,却被一只手掌抓住手腕。

   元镇顺着手臂看去,却是老道士伸手拦下来,元镇张开嘴准备说话,却被老道士抢先骂道:“你的手不想要了是吧,一点眼色都没有。”

   元镇张张嘴。

   老道士继续骂道:“还想顶嘴,你以为这柄小剑平静的放在桌子上,可他却时时刻刻都在动,莫说是你的手,就是你当做柴刀的那把刀碰上,也是触之则断,你的手比那刀剑还要硬么?!他之所以看着不动,那是因为林自鸣在这上面下了禁制。脾气还不小,长着眼睛当鼻孔用是吧。”

   元镇被这一顿抢白训得瞬间就没脾气了,头扭到一边,看来是懒得再搭理老道士。

   宁白峰却暗自偷笑。

   老道士将视线落在这些东西上,对宁白峰说道:“宁小子,知道你一心想做那剑中仙,这柄小剑是老道送你的临别赠礼,恰好孙家送来这么一个剑匣,简直是相得益彰。你远游不易,拿上这大宁皇帝送来的通宝钱,资以路费。别想着拒绝,老道还拿着林家一成的市利,不差这一点。若是嫌多,就当老道在你身上下的赌注。”

   宁白峰看了看坐在一旁的元镇,点点头,应承下来。

   老道士从袖子里掏出一扎玉质的竹简,递到宁白峰面前,“这里面是练物决,用来炼化宝物的,你自己多琢磨琢磨,把那把小剑炼化,放到剑匣里蕴养。”

   宁白峰郑重的接过玉竹简,没有细看,直接塞进左手的袖子里。

   说起塞物品到袖子里,宁白峰还是跟老道士学的,之前一直好奇老道士塞到袖子里的东西去去哪里了。

   前几天才得知,原来老道士将自己的芥子袋绑在手臂上,这才让人误以为老道士的袖子不简单的错觉。

   老道士撩起袖子,从手臂上摘下有些发旧的芥子袋,扔到元镇面前,“给你的,先说好,你那小树放进去就必死无疑。”

   然后将桌上名为日月壶的扁壶绑在手臂上,盖上衣袖,秘不示人。

   元镇这才乐颠颠的转过身,有样学样的将芥子袋绑在左手臂上,喜不自胜的拍拍衣袖,颇为得意。

   老道士将拂尘收进袖中,指点着元镇将那两百枚通宝钱放进芥子袋,便挥袖而去。

   这等情景若是让那些辛苦修行的山泽野修看到,必定会忍不住自己的贪欲之心,老道士这等高人虽说是不敢动,但元镇和宁白峰这样的少年,怀揣着芥子袋这样的宝物,极其的容易遭人眼红,更不说这芥子袋里还装有几百的通宝钱。

   须知,文泰钱都价值百两黄金,而十辆纹银就能满足凡俗三口之家一个月的开销用度,为此,文泰钱都能让修士折弯腰,被称为折背钱。何况,俗世的黄白之物还不一定能换到仙家用的神仙钱。更不用说着上百的通宝钱,足足是世俗家族几代甚至是十几代人幸苦的积累。

   足可见其珍贵。

   ——————

   日间事毕,宁白峰照样是练剑练字,只是手里拿的不再是树枝,而是墨绿的玉笛。

   虽说用玉笛练字养气,很容易就难以为继,但宁白峰还是没有放弃,只因为气竭之后再恢复,元气都有所增益。

   再次气竭,浑身乏力的宁白峰就着月色推开门,小心翼翼的弄好躺在床上,却发现平日里早已睡熟的元镇此刻偏着头,看着窗外的月色。

   宁白峰轻声问道:“元镇,想什么呢?”

   元镇叹气道:“白峰,我们马上就要分开了,这一分别,就不知道何时再见。”

   宁白峰有些沉默,两人的分开是早晚的事,毕竟自己诸事缠身,不可能一直带着元镇到处瞎跑。

   转过身,与元镇背靠着背,宁白峰问道:“你猜到了?”

   元镇随口说道:“我又不蠢,那老道士打的什么主意又不难猜。”

   宁白峰沉默很久,有些事情元镇或许能够看的出来,但有些事情,却不一定知道。就像老道士命不久矣之事,自己就不能告诉他,老道士几次给他打眼色,就是让他保守秘密,保守对象就是元镇,而非其他人。

   这种事情只能是老道士自己开口。

   宁白峰突然说道:“咋们定个约定,你去老道士的到观后,找个单独的香炉,每日点上一柱香,以十年为期。若是十年后我来找你,你便砸碎香炉,而若是十年后我没回来,你就在香炉里点上三支香,就当是给我上坟吧。”

   元镇怔怔出神,随后笑骂道:“笨蛋,那有给活人上香的道理。”

   宁白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两人虽说相处不久,但友谊的建立却是经历过生死,难以诉说。

   更何况元镇还曾救过宁白峰,若不是当时元镇将其从鼎里捞出来,指不定宁白峰就会被煮成一堆烂肉。

   元镇轻声细语道:“也罢,就当是给你立个长生牌位。最好还是活着来找我,别轻易死在外头,咱两活下来不容易。”

   宁白峰嗯了一声,有些失落。

   少年离愁,随风入夜。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