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云归

第九十四章 蟹母疯狂爆妖丹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螺舟虽大,对于在上面生活近十年的薛长卫而言,一草一木熟悉至极,站在山上任何一处,都能准确辨认出身在何处。

   两人大步奔跑,途中又遇到巨蟹,但都被其他人拦下。毕竟渡船上生活的,不少都是修行之人。

   奔跑中,薛长卫重新打量了一遍宁白峰,以他见惯宝物的眼光来看。这件白色外衣恐怕是那法袍,背后竹筒青翠欲滴,显然是紫竹林里灵气浓郁的青竹,那两道飞剑想必就在其中。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只是很快,薛长卫就有些奇了,疑惑道:“传言剑修远攻有飞剑,近战有佩剑,怎么你刚刚”

   宁白峰立即明白他的意思,刚刚打杀那头巨蟹,只见飞剑绞杀,赤手空拳,却没看到用剑,有些不太符合常理。

   宁白峰一声苦笑,佩剑本来也有,只不过被人重练成飞剑,一时间找不到称手的,只能用拳头。

   想到称手兵刃,宁白峰立即伸手进袖子,抽出一把明晃晃的法剑,笑道:“佩剑没有,法剑倒是有一把。现在称手的没找到,拿这玩意儿顶一下,兴许用得上。”

   薛长卫愣了一下,兄弟你是认真的

   宁白峰骤然一把拉住薛长卫。

   却是旁边一道人影横飞过来,紧接着便是一只巨蟹。

   那人明显是武夫,被巨蟹砸飞之后,瞬间起身反冲,高高跃起后,右手长刀刀光绽放,重重劈在蟹眼上。

   巨蟹立即发狂,蟹钳回扫。这一下要是被打实了,此人不死也废。

   宁白峰不及多想,喊道:“寸思”

   青芒掠出,眨眼间蟹钳断裂。

   那人后撤时看到这一幕,对着早已跑远的两道背影高声喊道:“高松谢过两位”

   山脚废墟前,宁白峰察觉气海上一阵莫名跳动,脸色突然一变。

   凭着感觉,宁白峰抬头往上看,只见山峰上两道人影御空而出,冲向界壁外。其中一人脚下御剑,亮光璀璨。

   御剑的那人像是感应到下方异样,低头下看。

   视线对上瞬间,宁白峰寒毛乍起,如临大敌

   薛长卫察觉到异样,“什么事”

   那道身影御剑撞出界壁,宁白峰这才松口气,摇头了摇头。

   他可以很肯定,那是金丹剑修邱清江。只是到现在,他都没有弄明白,此人是怎么感应到云字玉剑的。

   如果不弄清楚这一点,那么后面一路上随时都将面临死亡,哪怕是禁止一切私斗的渡船上,一样如此。

   毕竟在某些时候,拳头大的,才是道理。

   这样的感觉很不好,让他回想起曾经在洲内渡船上的经历,也是这样不明不白的遭到猎杀。

   但这事宁白峰没打算告诉薛长卫,一是不想让对方为难,二是没打算欠对方那么大一个人情。

   他从洛茹和刘云浪那里学到,世间唯有人情债最难还。

   山脚下,随着两位地仙冲出界壁,伸进螺舟内的那只庞大蟹钳立即回缩,被打压毫无还手之力的薛家供奉,骤然脱身,立即啊的一声,暴怒的冲出界壁,去往海底杀妖。

   眼下薛家供奉的危急已解,再想要帮忙,就只能去往界壁外。

   薛长卫再次拿出那个流光溢彩的梭子,跑向界壁边缘,“走,我们去界壁外,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宁白峰算是看出来了,这是个不怕死的。

   人家地仙出

   手,你一个下三境的练气士过去,想帮倒忙咋滴,到时候指不定谁帮谁。

   界壁边缘,薛长卫手上元气一阵波动,梭身流光闪烁,小巧的梭子迅速变大,下一刻,被扔到地上的梭子竟然化作一艘数丈长的梭舟。两头尖利如塔尖,腹部中空,边缘两道横梁将两头尖端连在一起,中空的腹部以禁制形成圆球,可供两到三人栖身。

   作为百家里的商家修士,空有境界不善打斗是出了名的,但这不表示他们不会调用元气,使用法宝。

   薛长卫虽然只有凡胎二境,但做这些还是轻而易举。梭舟成型后,他立即跳进去,对着宁白峰一声招呼,“赶紧上来,破浪梭可以让我们这些凡胎潜入深海。”

   宁白峰苦笑着坐了上去,梭舟立即前冲,撞出禁制界壁。

   海底深沉昏暗,唯一的亮光来源就是高耸的螺舟山峰。准确的来说,是山峰外禁制发出的亮光。

   螺舟旁边,四道人影正在围攻一只比螺舟小不了多少的蟹母。只是蟹壳太过坚硬,法宝攻击落到上面,只能激起大片火花。

   蟹母的一只蟹钳不断挥动,将海底搅的昏天黑地,暗流涌动。另外一只蟹钳却是伸进螺舟下面,夹在深海螺的身躯上。

   四人里的其中一人身上光华一闪,跃过巨蟹的蟹钳,凌厉的一剑刺在蟹母的眼睛上。蟹母吃痛,怪吼一声,嘴里突然喷出一个极大的气泡,砰然炸开。

   四人猝不及防之下,全被炸的倒飞出去,其中三人砸穿界壁,激起巨大的涟漪,最终撞进山峰里。

   宁白峰两人同样没有幸免,梭舟被爆炸浪潮掀飞出去,砸在螺舟底下。

   浪潮过去,薛长卫立即准备催动梭舟,却发现无论如何调动元气,梭舟纹丝不动。

   宁白峰惊讶道:“怎么回事”

   薛长卫满脸焦急,“好像卡住了”

   宁白峰扭头往外细看,只见梭舟正好卡在海底礁石与螺舟底部之间,斜侧上方就是蟹母的另外一只蟹钳。

   妖物没有化形,最高不过是小妖。哪怕蟹母身躯庞大,能硬抗四位地仙,其境界在妖类中,仍旧只是小妖。一直以单只蟹钳在打斗,并非是因为修为有多高,只是仗着一身坚硬无比的甲壳而已。现在蟹钳夹住螺舟本体软肉,同时也被螺舟甲壳夹住。造成螺舟被钳制,而蟹母也被拖住的现象。

   此刻破浪梭被卡住,想要出去,除非蟹母和螺舟两方任何一方松动,否则只能继续卡在这里。

   宁白峰不习惯坐以待毙,他立即反手一拍背后竹筒,“那就斩断蟹钳”。

   两道飞剑出鞘后,绕着蟹母巨钳关节的薄弱处,不停旋转绞杀。飞剑与蟹壳之间,磨擦出刺目的亮光。

   肉身凡胎想要在海底生存,基本不太可能。但飞剑这类宝物却不受太多影响,唯一的区别,就是如若飞剑的速度为十分,此时最低减少三成,只能发挥出六七成的速度威力。

   尽管威力减少,但对于薄弱处的攻击效果也是显而易见。一团团汁液不断从飞剑割裂的破口里喷出。蟹母吃痛,疯狂的乱挥另一只蟹钳,将螺舟山峰击打的震动不止。压在底下的破浪梭更是被挤压的吱吱作响,随时都会破裂。

   螺舟山峰重逾万斤,破浪梭哪怕是宝物,一样会被压成粉碎。

   薛长卫一脸骇然之色,“必须赶紧出去,否则螺舟会把我们碾成肉泥”

   宁白峰没有回头,死死的盯着蟹钳薄弱处。

   只是飞剑的绞

   杀更为迅速,激起的亮光如同蟹臂上缠绕这一处火圈。

   击退后返回的四位地仙,看到了蟹母的疯狂,同时也看到了被卡住的蟹钳上,那一圈刺目亮光。

   薛长卫眼见宁白峰搏命一般做法,立即明白他是要斩断蟹钳,救螺舟一命,同时也是救船上所有人一命

   舍己救人莫过于此

   薛长卫看了一眼梭舟上出现的裂痕,深吸一口气,最大限度的以心湖传音。“诸位地仙前辈,晚辈是螺舟船主薛长卫,此刻恳请四位联手。钓翁前辈,请你困住蟹母,其他三位前辈攻击蟹钳关节。另外一只蟹钳正在被晚辈好友宁白峰全力绞杀,我们同时斩断蟹钳。蟹失双臂,定当再无威胁。”

   四位地仙全都一愣,没料到这时候还有人心湖传音,而且声音微弱,像是极为勉强。但他们依旧是听到了,很快便做出决定。

   其中一名身穿灰衣,手里握着一根鱼竿的老者,一手扬鱼竿,丝线立即缠绕在蟹母巨钳上,瞬间将鱼竿拉的笔直,鱼竿与丝线亮若白虹。鱼竿老者同时以心湖传音,“三位道友,速速出手斩断蟹钳”

   其他三人几乎同时出手,剑芒,驽矢,以及一张散发着金光的符纸。三样不同的攻击,用时落在蟹钳关节处。

   砰然一声巨响。

   蟹母发出一声震惊海底的怪吼,声音里带着凄厉惨痛的意味。两只庞大的蟹钳几乎同时断裂,爆出浓郁的蟹汁。

   身处破浪梭里的宁白峰,骤然感觉心神一松,两把飞剑极速掠回。蟹钳断裂的瞬间,蟹母剧烈一抖,将螺舟震了个倾斜。

   宁白峰抓住这一瞬间的空隙,大声喝道:“走”

   薛长卫一摆控舟法盘,破浪梭舟身亮光大作,消失在原地。

   受到重创的蟹母瞬间发狂,蟹嘴里喷出一个巨大的气泡,而气泡中间,一团人头大小,将要凝固的不规则圆球,闪烁着诡异的蓝光。

   鱼竿老者一见此景,立即脸色大变,“不好蟹母要自爆即将成型的妖丹”

   练气士结成金丹,可成为遨游天地的地仙,寿数暴增五百载,威力手段远超常人。而妖物结丹,则可化形成人,脱小妖而成大妖,成为不弱于地仙的存在。其一切威能,都来源于结成的丹。

   自爆妖丹

   等同于将修行积攒的根本,连同最后的性命一起用作最为疯狂,威力最大的一击。

   如此之近的距离,四人哪怕手段尽出,依旧是要重伤。而螺舟更是有可能在这一击之下,化为废墟

   听到传音的瞬间,四人里的其中两人身上亮光一闪,远掠遁走。另外一人直接将海水拉出一条空洞,撞进螺舟界壁内。

   鱼竿老者脸色变换,心思急转。看见冲进螺舟的那人,脸色一沉之后,立即肩头一抖,去向螺舟。

   逃出生天的破浪梭里,还来不及高兴的宁白峰和薛长卫两人,立即就被自爆妖丹四字给惊的心神恍惚。

   回头看着那团在海底越来越亮的气泡圆球,宁白峰脸色苍白。

   但很快他就听到一声怒喝,“孽畜敢尔”

   海底突兀的出现一只大手,大到螺舟山峰在它面前都像只手指。大手一把将那团妖丹,连同蟹母抓住。

   耀眼的蓝光,与疯狂的蟹母瞬间消失,像是从未出现过。

   就在宁白峰目瞪口呆之际,突然有人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傻愣着干啥还不赶紧回去,等着海蟹请你吃大餐”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