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云归

第七十一章 雷鹏振翅千万里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瞻仰着沧浪海宫山门,宁白峰仿佛又回到了第一次在滨海县内看到翰林大院的情景。

   那时的他看到门前的石狮子,即有些畏惧,又有些好奇,甚至还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偷偷摸了两下石狮子,事后还乐了很久。

   此刻的宁白峰当然不会像以前一样,去摸一下龙龟石雕。

   宁白峰仰头看了一会儿,转身离开。如今跨海舟需要等到年底才来,那就只能先找地方住下。

   转悠许久,找到的客栈食宿费用都不便宜,宁白峰无奈之下住了几天,便乘坐破风舟回到临海县城,再次住进当初住的那家客栈。

   有趣的是,宁白峰进入客栈时,店小二竟然还记得宁白峰,笑容灿烂的喊了一声“哟,回头客,喜庆!”

   将宁白峰引到原来的房间。

   宁白峰也大气了一回,拿出真金白银,一口气付了四个月的房钱。这下小二更是高兴的不行,笑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根子边上。

   出门前,店小二把胸脯拍的嘭嘭响,很豪气的说会让厨房送上一桌好菜,不要钱。

   宁白峰笑看着店小二出去,学着元镇的语气嘀咕一句,“假大方,这一桌是不要钱,有本事你送四个月的酒菜试试。”

   客栈靠海,又比邻临海沧浪山这座仙家山头,算不得有多清静。不时也有不少身负各色法宝武器的旅客居住,来来去去。宁白峰除了偶尔去县城内转悠一下,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房间里练字练剑。

   宁白峰其实很想在这个时候练习一下离开山庄时,庄主赵长礼送的驭剑术诀窍,但又担心这地方不太安全,毕竟是普通世俗客栈,没有什么仙家的保密措施,这要是一个控制不好,惊扰到隔壁的住客,那就有些麻烦了。

   因此宁白峰只能按耐住心中的念头,沉下心来好好练字。也幸好客栈靠海,写字累了就看看悬崖下的海潮,看看那些顶风冒雪下海淘宝寻求一夜暴富的人。

   几个月的时间转瞬即过,其间又一次巨海潮来袭,宁白峰再次看到那个踩着黄色葫芦,飞在巨海潮上空打浪的人影。

   再一次看到那威力惊人,刀斩巨浪的手段。

   海潮过后,宁白峰便开始抽出空余时间,去县城里补充一些食物和干粮。他不敢一次补充太多,避免一起有心人注意。所幸芥子袋有个好处,只能放死物,干饼放进去什么样出来还是什么样,没怎么坏。

   待到宁白峰准备妥当,再一次乘坐破风舟前往临海沧浪山,只是这一次宁白峰没有提前预定,白送钱到那玄妙地仙的老头手里。

   舟起舟落。

   宁白峰再次踏足临海沧浪山,有过一次踏足跨海殿的经历,所以来到渡口这边也就没转什么圈子,直接就在山上找了一家客栈住下。从跨海殿的接引人口里得到的消息,跨海舟就在这几日会来,到时会有预警信息。

   这一天上午,宁白峰练字没多久,一道清脆的钟声传遍整个山顶。

   宁白峰收拾好东西,急匆匆的跑下楼,并不是宁白峰急着上船,他只是想看看众口传言的跨海舟到底是什么样子。

   跨海殿不远处就是一座巨大的平台,山顶方圆近百里,而这处用来给给跨海舟停靠的平台就占了四成。

   广场上有人惊呼一声,“跨海舟来了!”

   宁白峰站在跨海殿的门口上,极目远眺。

   云海上一道黑影从蚂蚁大小到靠近山头的庞然大物,不过是在几个呼吸之间。

   转瞬之间,原本明亮的天空彻底暗下来,一道庞大的身影缓缓落在山顶的平台上。

   宁白峰看到那道身影,嘴巴大张。跨海舟竟然是一只巨大的鹏鸟,还是一只背负着巨大山头的鹏鸟。落地间就像是一座巍峨大山铺压过来。巨大的风压让宁白峰都有些喘不过气来,站在底下的宁白峰瞬间觉得渺小的如同蚂蚁一般。

   鹏鸟站到平台中央,收起遮天蔽日的翅膀,低头俯瞰着山顶,然后仰头一声惊天长鸣。

   声传百里。

   平台上缓缓升起四根极其粗大的柱子,穿过鹏鸟翅膀的间隙,只听得四道震耳欲聋的咔嚓声。

   鹏鸟背上背负的那座山头被四根石柱支撑住后,巨大的鹏鸟如同被解放一般,钻出石柱,腾身而起,再次长鸣后,撞破云海砸向海面。

   “轰”

   极其惊人的海浪声形成气浪,将临海沧浪山周围的云海清扫一空。鹏鸟入海后不断翻腾,显然是极其高兴,但却搅动的海水巨浪滔天,真正的是兴风作浪。

   宁白峰这才明白在映月湖的时候,为什么秋荷说相比洲内渡船,跨海舟庞大的惊人。

   一艘普通的洲内渡船就有数里大小,起落间就已经形同山丘浮动。

   相比洲内渡船,跨海舟大的简直有些夸张。鹏鸟其体型就有数十里,双翼展开长达百里。就鹏鸟背上的这座山头,其宽度就有数十里,占据整个鹏鸟背部。

   这艘来自震洲南海洛家山的雷鹏渡舟,在所有跨海舟里,那都是算最大的那一类,其速度和跨越的距离远非那些深海螺舟和浮岛鲸一类的可比。

   离洲远离其他各洲,远离程度不只是说说而已,中间相隔的风暴洋广袤的让人绝望。并非只有洛家山的这艘来往离洲和震洲,历史上也曾有过一些跨海舟来到离洲,但那速度慢的简直惊人。众所周知的雷鹏渡舟往返一次需要一年,深海螺舟和浮岛鲸这些行于海里的跨海舟那就需要数年,若是航向不明,甚至都有迷航的危险,历史上不是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并且,渡舟再大,比起海洋那也只是沧海一粟。行走在海上的渡舟也是极其危险的,海里的异兽妖物可都不是善类。数百年前,乾州到坤洲的航道上,一条来自远海的巨型鬼头章鱼,就把三艘上等的鲲鱼渡舟给吞噬的一干二净,连坐镇跨海舟的上境天仙都没逃过那等惨剧。

   虽说行走于万里云海也不见得安全,时常会碰到那些兴云作雨的蛟龙,但雷鹏速度极快,振翅之间即是千万里,足以在那些蛟龙神禽没有反应过来前离开危险地带。

   也因此,洛家山靠着这艘能远航的雷鹏渡舟,近乎上垄断了离洲到震洲的贸易海路。离洲再怎么荒僻,那也是一洲之地,渡舟往来一次,携带的天材地宝,奇珍异兽多不胜数,因此载人航行不过是一笔额外的添头。

   这也是为何沧浪海宫的财力,不下于以售卖洲内渡船闻名的千重谷。

   狂风停歇,四根擎天巨柱支撑的山头上滑下几道巨大的阶梯,上面走下一拨人,跟下面等待的跨海殿之人,一番交谈交接。不久后,一道宏大的声音传遍广场,“诸位,雷鹏觅食需要十日,渡船十日之后起航。作为耽搁大家行程的补偿,你们可以现在上船,减少各位在山头上住宿的消耗,修行不易,我们洛家山能给诸位提供方便的就绝不推辞。”

   话音刚落,山头上立即飞出一些仙鹤灵禽拉动的飞车,装载着各种货物,飞向跨海殿后方。

   宁白峰仰头看了一会儿,待到最为繁忙的一段时间过去,顺着阶梯缓缓登船。

   站在栏杆边上,宁白峰俯瞰临海沧浪山顶,一应景色尽收眼底。

   眼神越过富丽堂皇的山顶,投向更远的南方。

   小碗在碧水宫过得好不好,瘦小的身板有没有吃的壮硕一些。元镇这家伙是不是已经拜老道士为师,有没有把万寿山弄得鸡飞狗跳。老道士是否还健在。

   金桂别苑里的桂树是否依旧盛开,湘云书院的老山主是不是还在领着学生早起晨读。

   大泉破关,北岭道是不是已经生灵涂炭,枫叶镇的土地陆钰有没有逃过一劫。白莽江走江化龙的白谅有没有出海化龙。

   赵硕现在走到哪里,武道境界有没有破开到二境,山庄里的余清海有没有找赵长礼喝闷酒,余莲姑娘是不是有空就站在池塘边看着柳树吹笛子。

   路远行难,宁白峰无比希望下次回来的时候,这些熟悉的人和事都依旧安好。

   愿你们安然无恙。

   神游物外,思在远方。

   一道刀意浓郁的身影驾驭着黄色光芒的葫芦落在栏杆边上,魁梧身影落地,黄色的葫芦极速缩小,然后自动挂在男子腰间。

   宁白峰腰后剑匣里的寸思和背上的赤霄疯狂的震动起来,将他惊醒。甚至是气海上的本命玉剑都有些跳动,释放的剑气骤然加大,让宁白峰身如针扎。

   宁白峰转头看去,一道魁梧的身影站在不远处,腰间挂着一个黄色的葫芦,腰后横跨一柄宽大的横刀。

   魁梧身影似乎有所感应,回过头来看着宁白峰,有些疑惑,“剑修?!”

   宁白峰瞬间绷紧,如临大敌。

   魁梧身影面貌粗犷,齐肩短发披散,满脸短须虬髯,骤然转头,如怒虎啸于山林之间。

   魁梧身影拍拍腰后宽大横刀,咧嘴笑道:“小子,你的浑身剑意,能惊动我的“傲霜”想必也不是庸手,有时间的话,搭搭手如何?”

   宁白峰沉声道:“前辈高人,不敢枉自冒犯。”

   在宁白峰眼里,此人气息几乎不下于曾经的老道士,甚至跟领着学子晨读的老山主都差不了多少,这是他迄今为止见到又一位元婴地仙。看这男子的法宝葫芦和横刀,宁白峰猜测他就是在巨海潮前刀斩巨浪的人。

   魁梧身影一愣,哈哈笑道:“没关系,不存在什么冒犯不冒犯的,我叫刘云浪,是沧浪海宫的人,跨海期间住在山头甲字三号别院。你要是改变主意可以来这里找我,搭搭手切磋一下,一解渡船上的无聊时光。”

   说完这些,魁梧身影不待宁白峰答话,扯下黄色葫芦灌了一口酒,大声笑着离去。

   宁白峰待到那身影走远,缓缓松懈下来,看着十几里高的山头,深深吸一口气。

   满山的亭台楼阁,府邸别院,街道坊市,不知道又隐藏了多少草莽龙蛇。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