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云归

第九十九章 指天截地亦拦人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酒好喝,蟹好吃,巴掌棍子打在身上就未必好受。

   自从半个月前答应跟随苏老习武开始,宁白峰基本就没过上一天好日子。

   按照老人的说法,既然想要一点点找补回来,自然是从打熬体魄的外三境开始。其他人打熬体魄是什么样,宁白峰不清楚,但他打熬体魄,就真的是打和熬。

   苏老在打,宁白峰在熬。

   这一日,宁白峰结束日常一个时辰的练字,走进别院里一处空旷的房间内。这处房间本是用来供人静修的场所,被老人拿来当做练功房。

   那天薛长卫与一名叫吴河的老人,带着丰富的蟹宴和好酒来到小院,一通胡吃海喝,宾主尽欢之后。苏老笑着对宁白峰说,这是他能过好日子的最后一天,从明天起就要开始吃苦头了,并且还问院内有无可供练武的地方。

   当时还没离开的薛长卫说,院内有一间地上刻画有聚灵法阵的静室,保证灵气饱满,供人修行大有裨益。苏老却毫不在意,只说有无灵气不在乎,只要房子结实一点就成。薛长卫虽然疑惑,但还是解释,房屋上刻画有各种禁制符阵,就是防止外力影响室内人的静修,毫无疑问的结实,抗住金丹地仙一击没什么大碍。

   自此,这间名为静室,实为练功房的房间,就成为宁白峰挨揍的地方。

   房间里,老人早已等候在此,看着进来的白衣青年,说道:“前几天只是热热身,今天开始让你明白什么叫习武。现在将你身上那件蛇皮脱了吧,衣服也脱了,不然我怕你到时候没一件好衣服。”

   宁白峰楞了一下,还是脱掉白蟒龙衣,然后在老人逼视的眼神下,将衣服脱个精光,只留下一条犊鼻裤。

   衣服脱光的瞬间,宁白峰脸色通红,哪怕还有一条犊鼻裤,依旧感觉像是什么都没穿。若只是他一个人还好,关键是房间里还有这么个糟老头子,这让他觉得极为羞耻。

   老人皱着眉,有些不太高兴,骂骂咧咧道:“别给我像个娘们一样,你是前面挺,还是后面翘。被人看光了身子就要寻死觅活还是怎么样既然你抹不开那张脸,那我就帮你一把,从今天起,你就光着身子起居,什么时候我满意了,什么时候再穿衣服”

   宁白峰一脸窘迫,刚准备开口说话,就觉得眼前一花。

   砰然一声巨响。

   整个人瞬间倒飞出去,重重的砸在墙上,整个屋子都微微一震。剧烈的疼痛几乎要炸裂整个胸腔,一口鲜血被他死死地压在喉咙,但依旧有血迹从嘴角溢出。前胸正中,一块拇指大红迹瞬间转为淤青,在光洁的皮肤上显得极为刺眼。

   老人手中握着一只四尺短棒,指着靠墙而立的年青人,脸色冷漠道:“厮杀之际,敌人不会管你羞不羞耻,只会看你死不死”

   宁白峰咽下那口血,擦掉嘴角血迹,呼出一口气。

   不料又是一道黑影袭来,他下意识抬起手臂,却被巨大的力道将手臂撞在头颅上,整个人立即斜着撞出去,在地上滑出老远,直至撞在墙角。

   老人怒道:“是谁给你的胆量,敢在敌人面前换气还是说你觉得我是长辈,就一定不会杀你我真怀疑,这一路你是怎么活下来

   的,短短片刻你就犯了两次失误,这要是与人厮杀,你已经死的不能再死”

   宁白峰挣扎着坐起,一道黑印横亘在左臂上,却感觉不到疼痛,但是左手却无法动弹丝毫。

   眼前的老人冷酷无情,与往日里那个笑眯眯话痨模样相去甚远,但宁白峰却已经习惯。自从走进这间静室开始,老人就变得极为凶狠,出手几无情面可言。言辞之间,从来都是将他当做宁白峰的敌人。

   老人冷淡道:“武道外三境,第一境就是炼筋。但你已无筋脉可炼,前几天的挨揍,只是让你感受炼筋时的痛苦而已。”

   宁白峰听得倒吸一口凉气,敢情那些挨揍是白挨了,你老是故意的吧。

   老人亮出负在背后的左手,将另外一只短棒扔在宁白峰脚边,“第三境是炼皮,皮在肉身,身内为骨。你天生体魄非凡,我们就从炼皮开始,由外而内,将最硬的骨头,留在最后慢慢炼。挨揍了这么多天,想必你也有些怨气,拿起这只短棒,别说我不给你还手的机会。”

   宁白峰抓着短棒,站起身。

   老人将右手短棒抖了抖,说道:“曾经还没习武那会儿,我喜欢竹杖芒鞋,孤身行走万里负笈游学。路途难走时,便以手中竹杖探路。后来习武,以此领悟出三招杖法,被我称为问路。”

   老人指了指他胸前拇指大的淤青,“刚刚击中你胸口的,是问路杖法里的第一式。过河登山,手中竹杖的作用便是探寻水有多深,草有多厚。指向那里便走到那里。哪怕是指向苍天,也一样要走过去”

   “所以这一式便被称为指天式,一棒探出,便是天空也要试出深浅”

   老人手中短棒收回,横在腰后。身躯微微下蹲之后,腰后短棒骤然拔出,横扫前方,带起一股迫人气浪,然后短棒在手中一个回旋,整个人随同短棒倾斜的向前刺出,形同怒龙出渊,棒头气劲犹如白虹贯日。

   宁白峰倾听默记,不放过老人动作的一丝一毫。

   打挨了,伤受了,招式不能没学

   老人收回短棒,冷声到:“看清楚了那就来领教一下”

   宁白峰凝神戒备,如临大敌。

   老人右手一抖,一步跨出。

   宁白峰眼里紫芒一闪,终于捕捉到老人身形,以及那极速前突的短棒。

   瞬间,右手短棒毫不犹豫的刺出。

   用的却不是老人的指天式,而是他长久以来修习的一式三炼,拔剑,出剑。

   两只短棒相撞,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

   棒头处,一股无形气劲透过短棒,由宁白峰握棒的右手手指,经由右臂传进体内。

   可以清晰看到,以右手指为起始,全身皮肉如波浪一般,一圈一圈起伏涌动。波浪刮过全身,最后从左手指尖传出之时,五只左指甲全部爆开,炸出一团血雾。

   宁白峰只觉全身像被细密的尖刀刮过,痛彻心扉,深入骨髓。

   以至于全身僵硬,宛如枯木。

   老人收棒而立,颇为满意这一击造成的效果,“指天一击,是将全身精气神全部凝聚于棒头,击出之后,不论对面是何物,哪怕是天也要将其捅

   个窟窿。刘俭的一式三炼注重的是蓄养剑气,而不强在厮杀。你以此应对,不能说有错,只能说不智。”

   宁白峰整整僵在原地半炷香的时间,才缓缓转动脖子,想要收脚,却骤然摔倒在地,挣扎几次才坐起身。

   老人忽然感觉坐在地上的年青人在调动气机,立即一脚躲在地面上,整栋静室随之重重一震。一圈气浪以老人为中心扩散开去,直至笼罩整栋屋子。

   顿时,腹部气海上巨浪滔天,三大窍穴里的真气如怒龙般,在全身四处冲撞。

   气机被断,宁白峰立即喷出一口鲜血。

   老人却毫不关心,冷冷道:“炼皮就是打熬肉身,用元气缓解痛楚,那还要打熬干什么好好记住这种痛感,并且适应它”

   宁白峰足足坐了两炷香功夫,才摇摇晃晃的站起身。

   低头看了一眼血淋淋的左手,无力的垂在身侧,却没有一丝痛感传来,地面上血迹斑斑,并不红艳,略带黑紫。

   宁白峰心中恍然,炼皮炼皮,练出皮肉杂质,去芜存菁。

   老人却并不在意这些细节,指着年青人的左臂,略带冷笑道:“横扫手臂的叫截地式,登山路上,草木茂密荆棘丛生,手中竹杖横扫劈打,为前路扫清一切障碍。地面上就算生长着一座高山,一杖横扫之下,也要让它断为两节”

   观测到宁白峰气机逐渐平复,身子不再那么虚晃之后,老人右手短棒收到腰后,左脚前踏一步,身躯微微下蹲,摆出一个奇异的架势。

   再次见到这个起手式,宁白峰有种不祥的预感。

   老人左手朝宁白峰勾了勾,笑得有些高深莫测,“现在给你还手的机会,想不想知道最后一式叫什么”

   宁白峰很想摇头说不想,但却没有开口的机会。

   老人说完话的瞬间,一步踏出就到了宁白峰面前,手中短棒化作漫天棒影,劈头盖脸的打来。

   宁白峰立即将短棒当长剑,企图拦截,却徒劳无功。

   一时间,静室内响起一连串竹筒爆豆子的声音。

   密集的棒影连绵不绝,打在宁白峰全身各处。转眼间,身上便於痕密布,却无一丝鲜血流出。

   如此迅猛的杖击之下,宁白峰根本无法反抗,准备墩身硬扛。

   老人嗤笑一声,“躲躲就有用”

   几乎就在话音刚落,老人手中短棒一个横扫,打在年青人的腿上,然后不等他倒地,老人脚下连挫数步,围着他极速走动起来,手中短棒更是骤然加快,杖势如疾风暴雨。

   年青人被打的浮在半空,根本落不了地。而老人身形拉出四道残影,围着他不断抽打。像极了四人围在一起,抽打一只绣球。

   老人手上短棒挥出残影,抽打在浮空的年青人身上,口里却没停,“最后这一式,叫做拦人式任何人只要在这一杖范围,都会被拦住,无处可逃”

   宁白峰感觉就像颠簸在巨浪中间,任凭如何闪躲,依旧被巨浪拍打的身不由己。

   数息之后,四道残影合为一体,老人抽身后撤。

   浮在空着的宁白峰,这才啪的一声,摔在地上。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