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云归

第三十一章 一视同仁来领死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书院山下。

   宁白峰再次望着头顶上的牌坊,恍若隔世。

   书院的宁静安逸,有若世外一般,很容易就能让人迷醉其中,即使再繁重的读书课业,那也是充实而满足的,既不会让人觉得枯燥也不会让人觉得厌烦。

   回首望向山顶,如漩涡般的灵气流汇聚在山顶处,翻飞流动。隐隐间有读书声随着晨风吹来,中正平和。

   元镇摸摸身上的新衣服,有些小开心,再看着即将离开书院,小开心就变成了大开心,终于不用再每日起那么早,也不用累的跟死狗一样回来。虽然老山主对人挺不错,临走前还送点东西什么的,比某个抠门儿老道士强多了。但是能不读书就还是不读书,自己实在不是那块料,要不然也不会那么早就不上私塾不是。

   抖抖肩上罗本讲授送的的小背篓,里面装着一颗郁郁葱葱的小树和两人的衣物,元镇一声欢呼,“走咯。”

   老道士和宁白峰跟在后面,看着前面身穿白色书院服,背着竹篓的元镇,确实有么么些读书人负袠游学的意思。

   三人离开书院,走回城内繁华街道,再次感受着人流如织的热闹景象。

   宁白峰曾询问过元镇的外公的住处,因此几人一路前行一路寻人打探,最后找到城北处的一处偏远小院。

   敲开院门,从里面伸出一个小丫鬟的脑袋,看着陌生的三人,询问来意之后,便告诉宁白峰三人,这里曾经确实住着宁白峰需要找的人家,但是前任住户老一辈去世,小一辈变卖家当后就搬走了,至于去哪里就不知道。

   至此,元镇唯一能找到的亲人,所有线索就此断开。

   宁白峰看着元镇,没来由心里一阵愧疚。元镇是他带出滨海县的,如今却弄的跟自己一样无家可归,今日不知明日事,朝不保夕,甚至随时都有可能丢掉性命。或许将他留在滨海县会更好一些,毕竟是在那里长大。

   故土虽破,终究强过远走他乡。

   元镇心情虽有些失落,但仍是勉强的笑道:“没事,我就跟着你四处流浪就好了,实在不行,我就回书院去,看看老山主和罗本讲授能不能收留。”

   这话听着更让人堵得慌。

   打道回转,再次走上街头。

   原先人流如织的街道,此时竟是空无一人,路边的店铺全都是门窗紧闭。

   宁白峰眼睛微眯,对老道士问道:“前辈,怎么做?”

   话说完,宁白峰扭头看向右侧的城门方向,一道人影矗立在那里,如山岳一般。

   站在城门口的人影手执长枪,顶盔掼甲,罩袍束带。宽阔的城门洞被其一人独守,却毫无破绽。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一道厚重的粗旷声音从盔甲人影处传来,“老牛鼻子,是你束手就缚还是要徐某动手。”

   老道士高声讥笑道:“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来的是大宁那位供奉,报个名,省的稀里糊涂打一架,事后发现打错人,老道可是不帮忙收尸的。”

   盔甲人影狂声大笑道:“本将徐拱,今日特来取你小命,死后做鬼大可来找徐某聊聊,不过,你恐怕也没做鬼的机会,上来领死吧!”

   老道士从袖子里摸出烟杆,又随手丢给元镇一枚圆球,“将气海元气灌注到里面,能保你一命。宁小子,搏命的时候到了,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你有没有那个福分。”

   老道士一步迈出,人却已经到了城门口。

   宁白峰转头看向左侧,十丈外的街道两侧屋顶上,站着两道青衣男子,年长者执剑,中年人背剑。

   退路已被封死。

   观其气息,两人确信地仙无疑,只是气机没有老道士那么强盛,估计最低也是四境玄妙的入门地仙。

   背剑男子看向对面老者,“族叔,是不是有点儿小题大作,两个刚刚入门的娃娃,难道还是那返老还童的极境地仙不成。”

   执剑老者点点头,沉声道:“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小心为上,那老道士敢让这两个小娃娃单独外处,必定给了保命的手段,先静观其变,看那徐拱和老道士谁站先手。”

   宁白峰见两人没动,立即拉着元镇退到一处屋角处,丝毫不敢放松。

   城门洞里,老道士和作武将打扮的男子交手,如同穿花蝴蝶,一点即退。两人的灵气冲击都压死在这不算高大也不算小的城门洞内,但如炸雷般的响声不断的传出来,高大的城门楼形同一面巨鼓,动人心魄的声浪冲击出来,将靠近城门处的房屋击为齑粉,惨叫声一闪即逝。

   半柱香的功夫不到,城门楼再也承受不住两人的冲击,如同年节时放在地上烟花,冲天炸开。

   烟尘漫天,碎石如雨。

   两人的身影不断交击,又不断分离。回落的碎石尚未靠近两人一丈便化为尘埃,使得烟尘更大,人影渐沒。只余下两道烟雾,形如蛟龙般惨烈搏杀。

   碎裂掉落的石块笼罩下,尚属完好的房屋,被击打的如同筛子一样。

   一时间惨叫声和咒骂声不绝于耳。

   翻转扭动,死力绞杀的两道蛟龙,呼吸间骤然对撞在一起,再也压抑不住的灵气余波冲击开来。

   正对着城门的街道,灵气波形如飓风划过沙漠,街面上的青石板粉碎的飞起,然后又被推着前冲,所经之处,如同春耕的农田,被耕牛犁过一般。

   宁白峰不敢拉着元镇逃走避开,毕竟那两人一直站在屋顶上纹丝未动,若是转身,恐怕瞬间就被击杀,尽管面对面也没多大效用,但最起码能做好施符的准备。

   宁白峰强压着元镇肩膀,两人赶在碎石风暴席卷过来前趴倒在地上,元镇见情况骇人,手忙脚乱的将自己气海内不多的元气注入到圆球中。

   一道白光闪过,圆球消失,两人身上笼罩着一道巨大的人影形状的白色光罩,将所有的碎石巨木阻挡在外,但狂暴的气流却将两人推的倒退,如江河决堤,泥沙俱下。

   站在屋顶上的两人不避不让,碎石风暴刮到两人面前,自行分叉绕开,形似两根柱石,迎风矗立。两人脚下的房屋也因此幸免于难,孤零零的立在废墟之上。

   风暴停歇,宁白峰拉着元镇从废墟之中爬起来,放眼望去,从城门到此处,方圆百丈之内,一片开阔,片屋不存。

   两道烟雾蛟龙再一次狂猛对撞后,烟雾轰然崩散,两道人影倒飞出去,撞上身后的城墙。

   两段长约五里的的城墙,如同鞭炮一样,不断的炸裂开来。

   屹立数百年的湘云府城墙,就此消失。

   烟尘碎石中,两道影子再次纠缠一起,奔向城外,狂猛的势态如蛟龙入海,城外的树林不断坍塌伏倒,不时有震天的炸雷声传来,声势骇人。

   屋顶上的中年男子将视线从城外移开,落向废墟上的宁白峰和元镇,当看到元镇身上的高大白色人影时,惊咦道:“山水神袛之灵这种可遇不可求的宝物,竟然被练成乌龟壳,好大的手笔。虽说有些麻烦,但不过是多费谢功夫而已,既然你们将它送上来,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宁白峰自从爬起来后,死死盯着两道人影。

   执剑老者也是看到这边状况后,皱眉道:“族侄,手脚利索些,看刚刚烟霞老道和徐拱几近势均力敌,咋们得赶紧过去帮帮忙,今天必须要葬送掉老道士,不然,后患无穷。”

   中年男子笑道:“我晓得,族叔稍等片刻。”

   人影闪动。

   宁白峰虽看不清中年男子的动作,但看见男子身外气机跳动的瞬间,心中警钟大作,立即毫不犹豫的用元气击发藏在右手衣袖里的三张金黄色纸符。

   三道符纸冲飞出去,爆成三团金光,然后瞬间化为气泡扩张出去,将近百丈范围笼罩其中。

   宁白峰面前四丈外的空地上,骤然显出一道人影,踉跄数步才站稳身子。

   中年男子面色大变的看着四周,身上气机消散殆尽,惊怒的对宁白峰喝道:“小子,你干了什么。”

   回答他的却是站在屋顶上的执剑老者,声音惊骇欲绝,“林氏的法符,还是法家宰执境大修士下笔画的的一视同仁符,传闻中的宝物是真的,族侄当心,现在咋们只能以凡人之躯相搏。”

   执剑老者有些站不稳,先前的仙人风范一扫而空。

   中年男子脸色阴晴不定,骤然失去一身修为,让他以肉身搏杀,这种事自踏上修行之路以来,还是头一次。上次仅凭肉身打斗还是什么时候,是跟同辈争抢糖葫芦时,还是光着屁股被小狗崽子追着满院跑的时候,记不清了。

   站在云端的练气士,什么时候需要和武夫在泥坑里较量。虽然修行之人都会些手脚功夫,但若是抛开元气,和纯粹武夫比拼起体魄来,不亚于蚍蜉撼大树,不自量力。

   看着不远处的握剑的白衣少年,中年男子似乎醒悟过来,狞笑着拔出背后长剑,“小子,本来你可以毫无痛苦的死去,现在却偏偏要选这种痛苦的死法,那我会好好照顾你。”

   宁白峰右手搭在剑柄上,盯着中年男子,眼神微缩,沉声道:“元镇,退后,不要离我超过五丈。”

   元镇身上的白色人影随着法符的使用,早已消失,重新化为暗淡无光的圆球掉在手上,捏着圆球,元镇闻言立即后退。

   中年男子握剑前冲,欺身将近时,手中长剑极速的刺向宁白峰。

   锵。

   宁白峰长剑出鞘,剑刃交击。凶猛的力道将他撞的后退半步,也仅仅只是半步。

   中年男子面色一变。

   宁白峰侧身退开,面色紧绷,但眼神却骤然发亮。

   若只是如此,那便放手厮杀。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