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云归

第七十四章 葫芦口水那把刀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宁白峰心里有些忐忑,看着紧闭的屋门,但愿不要出现最不想看到的景象。

   玉牌贴在门上,禁制一松。

   屋内空空荡荡。

   宁白峰一声叹息,走了么?

   背后,一道粗犷的声音响起,“愣着干什么?赶紧进去拿完东西走人。”

   宁白峰正打算重新关上门,屋内却传来另一道声音,“是公子回来了么?”

   宁白峰一愣,推开门,转头看向里间。

   后边的刘云浪手里的酒葫芦一顿,双眼放亮。哟,这小子还金屋藏娇,之前怎么没发现。

   刘云浪跟着挤进来,看到白衣女子站在屋内,摸着下巴上的短髯,点点头,确实是个美人。

   接着反应过来,惊奇道:“阴魂虚体?画中仙?”

   宁白峰看着聂红竹,轻声道:“聂姑娘,你……”

   聂红竹笑问道:“公子有什么事吗?”

   宁白峰看了一会儿,笑了出来,“没事。”

   这感觉,真好!

   事无不可对人言,但有些事还是不要讲出来为好,心知肚明,也是一种缘分。

   再次回到山腰上,院子已经大变样。

   左侧的院墙被拆除,墙后的山石被铲平,数十丈外的一处小院也被拆除一侧院墙,两栋小院就着并在一起,合成一处大院子。

   宁白峰让聂红竹将画卷和剑匣放进屋内,回头看着坐在院内石凳上喝酒的刘云浪。

   刘云浪看着屋内的那道倩影,咂着嘴,“你小子艳福不浅啊,这种美人画卷都有,看的让人眼热的很。打个商量,用我的酒葫芦换你的这幅画咋样?”

   宁白峰没说话,摇摇头。

   刘云浪一拍大腿,没好气道:“既然都说明天再打,还憋着做啥!”

   宁白峰准备走到石桌前,刚踏出一步,一口鲜血喷出来。浑身气机顿时松懈下来,瘫倒下去。

   刘云浪眼疾手快,立即闪身将宁白峰拉到石凳上坐下。

   宁白峰这才如释重负。

   刚刚刘云浪的这番话说的极有讲究,话里明确告诉宁白峰,你有重宝,但我不愿抢夺,只打算商量着能不能换换。我刘云浪不是那种见财起意的小人,也不屑去做那种事,你大可放心。

   宁白峰也是听出来了,这才打算走到桌子边坐下,然后再松开气机,将积压在胸口的瘀血吐出来。

   却没想到气机和心神刚一松动,伤势就骤然爆发。

   先前的那场打斗,宁白峰看似是棋逢对手,甚至在某些方面还略微占了上风,但实际上他已是强弩之末。

   练剑到半途,他的消耗已经不小。却又立即被刘云浪拉过来对打,这也是为什么开始刘云浪说他是绣花枕头的原因,那时的宁白峰已经有些难以为继。

   后来发狠,不计后果的全力出手,尤其是最后那一下,玉剑剑气全面出击,本命飞剑与同样是本命飞刀的对撞,让宁白峰更加不堪重负,撞碎院墙更是撞破禁制的飞出去。

   若非身上的白蟒龙衣护住全身,宁白峰不死也残,但就算如此。内府已经四处受伤,气海更是翻腾起滔天巨浪。

   刘云浪喝口酒,感叹道:“你小子体魄不简单啊,不愧是做剑修的,这底子打的比我当年都好。换了其他的练气士,这会儿早躺地上等死了。赶紧把我给你的药吃了吧,那玩意刚好对你现在的情况有极大的回复作用,晚上好好休息,保你明日可以毫无顾忌的出手。”

   宁白峰喘口气,从刘云浪给的药瓶中倒出一刻馥郁馨香的乳白色药丸,塞进口中。

   片刻后,宁白峰睁开眼睛,呼出一口浊气,“前辈,你是怎么知道我气海里有本命飞剑的,真的是靠你的本命飞刀感应到的?”

   刘云浪喝着酒,眼神依旧放在屋子里,随口答道:“不然你以为是什么?我就算要踏入灵虚天仙,但说到底还是个地仙,没有什么天眼通之类的秘法。话说回来,知道你有本命飞剑,也不至于这么拼命吧。”

   宁白峰缓缓调理体内元气,那颗养气丹确实是个好东西,一颗下肚,气海便逐渐平复,内府伤势开始回转。

   刘云浪向屋子里努努嘴,“刚刚说的怎么样,换还是不换,给个明白话。”

   宁白峰摇头道:“不换!”

   刘云浪立即一顿酒葫芦,瞪眼道:“这幅画顶多就是个奇珍,老子的酒葫芦可是异宝,换算下来你可是占了天大的便宜,干嘛不换?”

   宁白峰看着黄色葫芦,迟疑片刻,说道:“你整天对着嘴喝,我对男人的口水不感兴趣。”

   刘云浪呆滞片刻,然后怒道:“你大爷的!”

   妄我还给你一瓶疗伤灵药。

   宁白峰笑看着对方,谁让你没头没脑的把我抓过来,一顿好打,不小小的报复你一下,对得起我这一身伤么。

   宁白峰转头看向先前打斗的院子,回想着那一番交手,突然想起来什么,然后向刘云浪问道:“前辈,先前你说的数千年前的刀剑之争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没听说过,《山海图录》上也没有见过记载?”

   刘云浪收回目光,嘲讽道:“你一个山沟沟里出来的毛头小子,怎么可能知道这些。《山海图录》上没记载的东西多了去了,你有在上面看到关于上境天仙的东西么。那玩意儿只是给那些没见过世面,初次出门的人看的,没什么大用。刀剑之争这种对我们刀修来说极度丢脸的事,要是敢写在纸上,我敢保证,他见闻堂会鸡犬不留。”

   刘云浪喝了口酒,瞬间又想起刚刚宁白峰的话,感觉腻歪的很,狠狠的瞪了宁白峰一眼,没好气道:“其实就是件简单事,数千年前修剑和修刀的互相看不过眼,两方越积越多,一场比斗下来,用刀的输了,从此不能有任何一处刀修宗门称圣地,必须矮剑修一头罢了。”

   宁白峰若有所思,刘云浪说的简单,但着里面的事情必定有其他的内情,说是比斗,有可能就是一场惊天动地的厮杀,甚至有可能还不止这些,不然不会拿禁止称圣地,这种涉及到一道气运的事情做赌注。

   然而事实上确实如同宁白峰所想的那样,刀剑之争并非普通的争端,不是比划一下,或者是像儒家那样动动嘴皮子就能解决的事。

   数千年前的刀剑之争,两道陨落的圣人就有数十位,其他的天仙地仙更是陨落如雨。最终,剑修里一位名声不显的剑圣险胜一筹,踩在刀修头顶上。

   自那之后,各家各派闻剑修色变。毕竟能将旗鼓相当的刀修打落尘埃,没谁想去招惹。

   这也是至今所有练气士中,对剑修如此畏惧的原因,尽管很多人不知道为什么,但剑修杀力无双的名头还是传扬出去,并且深入人心。

   刘云浪将葫芦挂回腰间,起身说道:“你要是对这些感兴趣,可以去坤洲的春秋天渊看看,那里就是当年刀剑之争最为凶狠的地方。”

   宁白峰有些错愕的看着背负双手,晃悠悠走回自己院子里的魁梧汉子。

   那身影却是有些寂寥。

   宁白峰坐了一会儿,无奈的摇摇头,走回屋子。

   刀剑之争这种事,他一个初入剑道的人也评判不了什么,也没那资格去评判。

   多想无益。

   ……

   自此开始,山腰处的院子上空黄色葫芦几乎就没有几次落下来,时刻喷出光芒笼罩着院子。

   而地面上,如雷鸣般的轰击声不断传出到禁制外,却又很快消失。两栋院子地下如同有只地牛翻身,将山腰震动的像是要倾塌下去。

   渡船上的居客不时有飞过来观看的,却无一例外都被此地的管事拦下来,毕竟是坐镇天仙吩咐下来的事情。

   作为渡舟的坐镇天仙,洛茹时常现身到院子里,看着两人的奋力搏杀。

   白衣男子宁白峰极其硬气,那怕以二境对战极强的三境,依旧是搏命到底,全力已付。每次打完,最后都是遍体鳞伤,浑身没有一块好肉。那怕浑身骨骼被刀罡劈散,躺在地上无法动弹,只要意志不散,依旧是指挥那把飞剑和驾驭长剑厮杀不停。

   魁梧汉子刘云浪更是狂猛,自从头一次突破四境用来抵挡剑气,后来更是时刻维持到三境修为,为了避免破境,直接请洛茹为其加固封灵秘法。极强三境对战二境的宁白峰同样也没占到多大便宜。

   宁白峰固然是浑身凄惨,刘云浪一样是伤痕累累。

   为了让两人恢复的更快,洛茹自掏腰包,从渡舟上收购各种灵药灵材制成药桶。这就造成一个奇观,每到傍晚,两栋院子门口都有一人泡在桶里。

   不同的是,每次两人打完,宁白峰都是被画中仙抱进桶里,而刘云浪只能自己爬进去。

   这让刘云浪看的眼热的不行,就这事还大声抱怨过,“宁小子,再问你一次,我用我的葫芦跟你换那副画,实在不行再加上我的横刀“斩浪”,两个换一个!”

   宁白峰躺在这边院子的药桶里,直接顶回去,“我不喝酒,更嫌弃你的口水!你那把刀还是你自己搂着睡觉吧!”

   一道刀光从那边院子凌空劈来!

   宁白峰手指微动,一道青芒飞出。

   两两相撞,刀光毫无建树。

   那边院子,魁梧汉子吼道:“惹火了老子直接破开封印,打的你满地找牙!”

   宁白峰早已摸清了魁梧汉子的性格,毫不在意道:“你尽管破,把我打残了算你赢!”

   怒骂声瞬间哑火。

   只余下画中仙聂红竹站在屋门口,看着木桶里的那道身影,巧笑嫣然。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