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云归

第八十八章 白衣青年遇少年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对于这一法剑毫无建树,少年李平感到极其意外。

   紫竹屋所在的那处小阵境外,所有人都看到了站在洛茹身边的宁白峰,少年李平一样也不例外。

   毕竟曾经身为地仙,哪怕现在是夺舍之躯,境界不复以往,但眼界还在。

   看到空中的三人,以及界壁淡化显露出来的情景。少年李平第一时间选择后撤,躲到远处观望,却恰好看到宁白峰被云团送出。

   李平立即尾随而上,他的玉印十有八九还在这名白衣青年的手里。

   瞅准时机,法剑上的剑芒偷袭而出,却被被那竹筒里出现的青芒击碎。

   那是什么?!

   他可以很肯定,在小阵境的竹居里对战时,此人身背长剑,腰挎剑匣,唯独没有背着青竹筒。

   宁白峰看的那名少年,皱眉道:“你想怎样?!”

   少年倒也干脆,说道:“将我的玉印还给我,咱俩各走一边。”

   玉印?

   宁白峰有些头大,瞥了一眼肩头冒出来的青竹筒,心里苦笑不止。

   那枚玉印早已经被苏怀谷一拳击碎,化作灵气与材料炼进画卷之中,现在从那里去找玉印还给这名少年。

   少年李平眼见对方没有啃声,立即脸色一怒,“不想还?!”

   手中法剑一抖,荧光闪烁不断。

   现在的他可不是上次竹居里的那种绣花枕头,自从服用那棵紫竹笋之后,他的夺舍之躯以及元婴都得到修补,虽说不能恢复到全盛时期元婴地仙的实力,但是以现在玄妙境的手段,他自信照样能吃下这名不过下三境的年青人。

   宁白峰立即凝神戒备,“你出手偷袭,分明是想置我于死地,就算把玉印还给你,想来你也不打算各走一边吧。”

   少年李平笑道:“知道自己要死的味道,是不是有些不太好受?想当初我也经历过,只是运气比你好,遇到现在这副身体。”

   宁白峰皱眉道:“你真啰嗦。”

   少年李平笑了笑,啰嗦?以他的手段,再加上玄妙境的修为,吃定一个凡胎还是不是手到擒来,多说几句只不过是为了一展数月来心里的压抑罢了。

   嘭!

   远处传来一声惊天巨响,紧随而来的灵气冲击刮到两人身边。

   好机会!

   少年李平抽冷子甩出手中法剑,“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咒语一出,法剑瞬间扭动起来,眨眼间就变成一条银色蛟龙,冲向白衣青年。

   这是什么手段,剑气化形?

   宁白峰立即脸色一变,同时右手毫不犹豫的一拳轰出。

   拳头击打在银色蛟龙头颅上,宁白峰感觉就像是打在铁石上面,不同的是这块铁石还极其锋利。

   蛟龙被砸飞出去的瞬间,少年李平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葫芦,扒开壶塞大笑道:“杜老鬼,出来饱餐一顿吧。”

   一团黑烟冲葫芦口里冲出来,一阵翻腾之后,化作一位两丈来高,三头六臂的狰狞法相。

   若是武夫王元还活着,必定认出此人就是最后海上搏杀蛟龙,以一敌二的兵家修士杜平仲。只是此时的杜平仲,早已不是那日杀气中透着正气的兵修法相,而是一尊煞气森森的阴魂兵将。

   阴魂法相立即怪吼一声,卷向白衣青年。

   宁白峰再次一拳击退银色蛟龙,看见阴魂法相冲来,立即抽身后撤,同时藏在背后的寸思化作青芒,刺向远处的少年。

   少年李平似乎早有准备,立即一抛手中的葫芦,大喝道:“收!”

   葫芦立即变得头颅大小,挡在青芒面前。“嘭”的一声响,飞剑与葫芦相撞。

   互相弹开之后,葫芦嘴一个倒转,洒下一片光辉,将再次刺向少年的飞剑吸住,想要拉扯进葫芦里。

   宁白峰察觉到寸思受阻,脸色丝毫未变,后退之时不断避开偷袭而来的银色蛟龙。阴魂法相将要靠近之时,宁白峰肩头一抖,一道白影冲出竹筒,眨眼间就撞上那三头六臂的法相,缠斗在一起。

   战场这边,少年李平看着数尺之外,被葫芦困住的青芒,瞬间冷汗森森。

   飞剑!

   他娘的,这小子哪里是什么武夫,分明是心比天高想要做那剑修的练气士。哪怕此刻王元已经死了,李平依旧在心里大骂不止,狗-娘养的王元,你眼瞎还拉上别人,活该你死的不明不白!

   但随即他就心头火热起来。

   这小子才凡胎境界,飞剑自然不是那本命飞剑,身外飞剑可是价值连成的宝物。只要做掉这小子,那他今天就是大赚。

   想到此处,李平再次从怀里摸出一枚有些残破的铜铃,满脸肉痛之色。

   这东西,是以前他无意中在某个山林破庙夜宿的时候,从一尊残破雕像底座上扣下来的。铜铃里蕴含的香火气韵随着年久几近消散一空,但残存的气韵依旧能发挥这枚铜铃镇魂的效用,只是每用一次就少一次,用过这次之后,十有八九就得废掉。

   身为山泽野修,弄到一些好东西极其不容易,每少一样就是几年甚至是几十年的空耗,如何能不肉痛。

   抛出手中铜铃,少年李平立即封闭六识。

   铜铃并非是他之物,就算能用也只是借宝施法,铜铃发出的镇魂声一样对他有用。只要封闭六识就能避开镇魂音,这是多次使用试验出来的。

   铜铃悬浮在半空,光晕一闪之后,骤然变大。

   “咚”

   震耳欲聋的铜铃声响起,一道土黄色的音浪以铜铃为中心扩散开去。

   首当其冲的,正是缠斗中的阴魂法相和聂红竹。两道虚体撞上土黄色音浪之后,阴魂法相立即发出一声惨嚎,两丈高的身躯瞬间缩小的只有七尺。

   聂红竹被音浪一荡,瞬间化作一道白光返回竹筒画卷里。

   宁白峰被银白蛟龙缠住,音浪缠身的瞬间,只觉眼前一暗,胸口骤然一阵刺痛,然后就倒飞出去,摔到地上。

   李平看见这一幕,心头大喜。

   铜铃依旧没有令他失望,多次与人争斗,靠着这一手突然袭击,他连同境界的元婴修士都杀掉过一个。

   上次在竹居,那时他实力大损,这些东西他想用也用不了。现在恢复到玄妙境,动用这些东西已经不在话下,对付一个下三境还不是手到擒来。

   半空中,铜铃发出音浪之后,一丝轻微的咔擦声响起。只见铜铃啪的一声碎成数瓣,掉落在地上。

   李平面庞立即一阵抽搐,虽说早有预料,当宝物真的毁在他面前,依旧觉得心头滴血。

   转头看向那柄被葫芦困住的小剑,李平的心头又是一阵火热。野修常年在山林野地里刨食,积攒起一副家当极其不易。半年前王元找上他一同合谋出海屠龙,就是以蛟龙浑身是宝,猎龙之后再做掉多余之人,平分龙尸的由头说服他。虽说他对王元同样不信任,但那样的诱惑根本让他无法抵挡。五人气势昂扬的出海,结果却弄得惨败收场。若非最后是他下阴手,将杜平仲坑的做了替死鬼,他和王元一样要葬身大海。

   出海猎龙不仅没赚到,反而亏得血本无归。

   看着倒地不起的白衣青年,花了这么大的代价,只能从这小子身上找回来。当初选择继续尾随此人,最开始的想法就是找回玉印,却没想到会有这么一枚身外飞剑,简直就是意外横财。

   一柄身外飞剑,足可当做他将来开宗立派的根本。山泽野修一样有做那仙家山头开派祖师的理想,谁还愿意做一辈子的地里老鼠。

   想到此处,李平立即脸色一凝,这小子先前跟那妇人一同驾云,绝对是哪座仙家山头出门游历的仙家子弟,不然不可能有这么阔绰。这里距离那处恐怖战场不远,很容易让那妇人察觉到,必须立刻脱身。

   李平伸出右手,银色蛟龙倒飞而回,重新化作一柄法剑。提剑走掠到白衣青年身边,右手一剑当头劈下。

   法剑将要临头的那一瞬间,地上的白衣青年骤然睁开眼睛,右手直接抓住法剑剑刃,使其不能有丝毫寸进。

   李平立即准备施法退后,只是已经晚了。

   一道红芒闪过,少年的额头出现一个筷子粗细的小洞。

   少年身躯惯性往后仰倒,额头上一个三寸小人冲出头顶。

   “不可能!”

   三寸小人在空中惊恐的大吼。

   镇魂铜铃从来不曾失手过,就连元婴地仙在没有防备之下都会着道,一个下三境的凡胎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清醒过来。

   三寸小人正是李平的元婴,冲出头顶后,眼看少年身躯被毁,立即冲向白衣青年。

   他要再次施展夺舍之法!

   李平不甘心就这样死去,他还有无数的事情想要去做,怎么能无声无息的死在这里,死在一个下三滥的凡胎手上。

   然而元婴的遁速终究快不过飞剑,元婴将要靠近宁白峰之时,赤红飞剑返回,一番急速绞杀之后,元婴灰飞烟灭。

   少年李平一死,困住寸思的葫芦立即失去控制,掉落在地上。寸思瞬间返回,停在宁白峰头顶。

   被镇魂铜铃打成七尺大小的阴魂,同样在这一瞬间失去桎梏,随风飘散,逐渐虚无。

   宁白峰静等片刻,确认无异样之后,将法剑换个手握住,这才看上鲜血淋漓的右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横贯掌心,若非宁白峰体魄再次出现机遇,就凭刚刚那一剑,换做以前他的手掌就得被切断。

   之所以能如此之快的清新过来,宁白峰猜测,应该同样得益于那次剑气爆发。

   被那道音波击中后,昏迷之中的宁白峰突然感觉到危机降临,右手下意识的伸出,结果就握住了法剑。睁开眼的瞬间,他就调动一直隐藏不出,作为后手的赤霄,这才出现刚刚那一幕,一击毙命。

   就在宁白峰沉思间,剧烈的轰隆声再次传来。

   转头望去,一道更为强大的灵气冲击席卷而来。

   宁白峰立即冲过去,捞起那个掉在地上的葫芦。

   转身大步而逃。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