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云归

第八十九章 静观其变迎客居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紫竹林秘境入口,往常喧嚣热闹的两侧商铺此时生意萧条。

   不止是秘境入口寂静清冷,整座洛家山都给人一片肃穆,往日里四散翱翔的灵鹤仙禽全都无影无踪。热闹非凡,人来人往的洲内渡船山头,再也不见仙家渡船的起落。

   天空中不时有飞舟划过,站在上面的修士无一例外全是洛家山子弟,他们的目的就是监控整座洛家山。

   十天前,天降紫球事件就像是导火索,引发了一场惊天动乱。逗留洛家山的各路修士企图乘火打劫,攻破洛家山主峰,却被主峰禁制拦了下来。洛家山山主准备着手镇压动乱之际,遭到一名上境供奉叛变,被偷袭击伤。哪怕如此,洛家山山主仍旧以重伤之躯,斩杀那名供奉,安排人手花费大力气镇压骚乱。

   骚乱平息后,洛家山山主得知仅有的两名上境天仙之一的洛茹进入紫竹林,便立即安排人手进去追寻,同时对全岛布防监控,更重点监察紫竹林秘境入口。

   宁白峰从秘境水波里穿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气氛紧张的情况。

   自从那天斩杀那少年李平后,宁白峰一路奔逃。直到安全之后,秘境里依旧不时响起震天的轰鸣。后来四处寻找出口,在竹林里兜兜转转近十天时间,才终于在一座不起眼的山包上,看见三株青竹围绕着的一团雾气,跨进其中,穿过水幕离开秘境。

   站在秘境入口处,宁白峰有些目瞪口呆。

   谷口前的空地上坑坑洼洼,碎石处处。前方两侧联排的竹屋,不少都坍塌焚毁,仅剩的几栋竹屋也是客人寥寥。如此景象,和刚进入秘境时简直判若两地。

   察觉到有人走出秘境,两侧竹屋店铺里,不少人目光都落在白衣青年身上。

   这是十天来,唯一走出秘境的人。

   宁白峰眉头微皱,他能感觉到,这些目光中不少是好奇,但更多的是不怀好意。

   虽然听洛茹讲过洛家山出现变故,却没料到变故会这么大。

   现在最要紧的,是了解清楚洛家山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及会不会影响跨洲渡船的到来。在洛家山,宁白峰算得上是举目无亲,真正认识的,只有一个还在秘境里的洛茹,因此想要了解情况,只能去一个地方,那就是见闻堂。

   宁白峰不再迟疑,顶着那些形色各异的目光,大步走向挂着见闻堂招牌的竹居。

   一楼照例是售卖各种世俗杂书典籍,宁白峰此时没有什么心思去购买书籍,走进竹居后,准备径直去往二楼。

   刚刚踏上楼梯口,一楼柜台处走出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客官若是想探听消息,那恐怕要失望了,最近洛家山不太平,风信子都乘坐洲内渡船离开了。”

   宁白峰脚步一顿,瞬间心里一沉。

   能在见闻堂二楼做风信子,对于信息和危险的嗅觉最是灵敏。洛家山的变故能让这些人逃离此地,说明危险依旧。老者说这话,显然是在提醒他。

   这个人情宁白峰领了,对着老者抱拳道:“谢老先生提醒。”

   老者似乎不愿意再多说,挥了挥手。

   走出见闻堂,宁白峰明显感觉到有更多的目光落到他的身上。来到浮空小舟起落处,却发现这里空无一人。

   正等宁白峰准备转身之际,一名中年儒士驾驭着一艘小舟落到宁白峰面前,“小兄弟是否要去渡舟山头?”

   宁白峰打量了对方一眼,点头道:“不知前辈有何指教。”

   中年儒士笑道:“正巧我也要去那里,小兄弟不介意的话就上舟吧,顺便聊两句,如何?”

   宁白峰想了想,然后走了上去。

   小舟腾空后,中年儒士看着坍塌破碎的山头,叹息道:“天降奇祸终究抵不过人心鬼蜮,繁华富庶之地转眼就是残垣断壁,小兄弟在紫竹林里想必看到了不一样景象吧。”

   宁白峰站在小舟上俯瞰远处,只见一座高耸山头坍塌破碎,只余下半截。岛上风景秀丽之地大多残破不堪,茂密的丛林里巨大的坑洞处处,整座洛家山明显是经历了一场大战。

   回头看着这名面有忧色的中年儒士,此人必定不是普通的洛家山子弟,极有可能是主峰那边说的上话的。此时过来,无非是想要知道秘境里面发生了什么。

   宁白峰回想了一下紫竹林里的事,将里面的情况照实说了一遍,只是去掉了与苏怀谷有关的事情。

   之所以愿意说出来,还是因为洛茹的关系,毕竟有过救命之恩。

   中年儒士听清楚来龙去脉后,诧异的看了一眼白衣青年,没想到他竟然和洛茹有这么一层关系。

   中年儒士沉默片刻后说道:“既然小兄弟与我洛家山有此渊源,那有些话我就不得不说。眼下岛上依旧暗流不止,小兄弟若是不想出麻烦,我看不如去我洛家山迎客居小住一些时日。”

   宁白峰摇头道:“前辈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我在竹林里待的时间太久,现在急需乘坐跨洲渡船前往坤洲。”

   中年儒士指着远处的跨洲渡船的山头,“按时日算,坤洲来的跨海舟最快也还要月余时间,你就是现在去了跨海殿,一样是无功而返。”

   宁白峰看向那座平顶山头,气势恢宏的跨海殿早已残破半边,山上供雷鹏起落的四根巨柱都断了一根。

   一路看到的景象,宁白峰无法想象,发生的混乱到底是有多么惨烈。

   看着残破的跨海殿,宁白峰有些犹豫。

   此时的洛家山表面上平静,内里还不知道有多少暗流。这样的地方,每待上一段时间就危险一分,提前离开才是上策。

   中年儒士见宁白峰有些迟疑,看穿了他的想法,说道:“目前来说,紫竹林里的事情没有出现结果前,不会再出现什么变故,小兄弟不必太过担心。”

   宁白峰想了想,洛家山出现混乱的原因就是苏老坠落之事,而坠落地又是紫竹林秘境里,前些时候又出现了紫竹天妖。就像中年儒士所说,里面的事情没有个大致的结果前,所有人都在观望,不见得会贸然出手。

   既然现在走不了,那就只能这样,宁白峰点点头,“那就叨扰前辈了。”

   中年儒士笑了笑,驾着小舟飞向洛家山主峰,停在半山腰上一座幽静的竹楼处。

   竹楼前方小院的院门上,写着迎客居三字,宁白峰看一眼,知道那三字刻画的牌匾是一道字符,应该是给竹楼提供防御所用。

   中年儒士递过来一枚竹牌,“竹楼里的房间小兄弟随便住,只要在进去之后,将竹牌挂在门上,翻转过来就不会有人过来打扰。”

   宁白峰点头道:“前辈,若是洛茹前辈回来,能否派人来知会一声,我好亲自当面感谢搭救之恩。”

   中年儒士笑道:“会的,小兄弟安兴歇息即可。”

   驾驭小舟升到半空,中年儒士似乎想起什么,回过头,“我叫洛枫,小兄弟住在这里若是需要什么,只管跟管事报上我的姓名即可,不必客气。”

   对方报上名来,宁白峰自然投桃报李,“宁白峰,谢过洛前辈。”

   中年儒士驾舟而去。

   宁白峰站在小院门口,看着那道背影,有些苦笑。

   洛家山山主亲自跑来做浮空小舟的舟夫,宁白峰可不觉得是面子大。只因宁白峰出来的早,因此洛枫才亲自跑一趟。

   就刚刚几句谈话,看似平淡无奇,实则有一番心力较量隐含其中。

   洛枫收到消息而来,主要目的是了解秘境里的情况,其次就是留下出来的人。若非宁白峰提前说明和洛茹的关系,此刻住的地方就不是迎客居,而是某座拘押地。

   可以预见,洲内渡船已经全部离开,想要走出洛家山,除了地仙驾云,其他人只能等那跨洲渡船。而在等船这段时间里,少不得要被洛家山盘查。

   最后中年儒士报出姓名,既是善意,也是试探。

   宁白峰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有什么特殊手段,用来分辨他这些话里有没有说谎。

   只是现在事已至此,也只能静观其变。

   此后数日,宁白峰一直呆在竹楼房间里,能见面的就只有那送饭菜来的管事。

   呆在房间里的宁白峰并非无所事事,首先第一件事就是复盘这次紫竹林之行。

   小阵境里,与少年和武夫从那杯茶开始斗智斗勇,若非看出老者异样,真要喝下那杯茶,结果就是和那两名女子一样,死的不明不白。

   紫竹笋冒出来的紫气,以及玉剑异变,剑气爆发,到现在他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只能将其放到一边,等苏怀谷回来再说。

   后来的圣魂入画,宁白峰依旧感觉恍若梦境,觉得有些不真实,不太相信有这等好事落在头上。但是摸摸胸口的弦月坠,以及青竹筒里的画卷,又明白这是真的。

   出来后的两次厮杀,中年男子剑修,是他觉得离死亡最近的一次。尤其是最后那一剑,宁白峰当时已经做好了玉石俱焚的准备,洛茹的出现完全是意外。

   与那少年的一战,宁白峰看似被压着打,实际上都在宁白峰的算计之中。唯一没有想到的是,那少年铜铃法宝竟然能震慑魂魄,幸亏有所机遇,否则后果难料。

   最后不得不想到的,就是那处紫竹屋阵境。那么大一丛紫竹就在眼前,紫竹甘霖绝对不少。

   但紫竹成妖,而且还是天妖!

   要不是离开的早,那样的大战之下,很有可能遭到波及,横死当场。想到那么多人留在那里,估计活下来的没几个。

   宁白峰没觉得替他们可惜,从那次三百里禁起,他就明白一件事。你有秘境寻宝的心,就要做好命丧秘境的准备。

   没弄到紫竹甘霖,虽说让他感到遗憾,但也没觉得不能接受,上三境的事,还轮不到他来插手,放弃也是必然。

   将事情复盘分析之后,总体来讲,危险与收获并存。几次险死环生,却也收获颇丰。

   看了一眼青竹筒,以及卷轴里的两把剑,宁白峰有些得意的笑了笑。

   一个字,值!

   心里的事收拾清楚后,宁白峰本想拿出那把法剑和葫芦,后来想想还是算了,只是拿出芥子袋里那些书籍与毛笔。

   看书练字。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