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云归

第六十三章 锁灵剑阵说铸剑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柳树生在一处小池塘边上,树干极粗,需得五六人合抱。

   柳枝垂髫,随风拂动。

   柳树四周合围着六柄巨剑,每一剑上都缠绕着铁链,六剑被铁链相连。

   柳树主干上横穿着一柄同样大小的巨剑,剑身上缠绕着铁链,延伸到外边围着的六柄巨剑上。

   这一情景就像是六位巨人手持铁链困锁着中间大树,树干上那把剑像是一击必杀之人。

   宁白峰盯着看了一会儿,觉得眼睛有些刺痛,便闭上眼睛。

   睁开时,眼前景象豁然一变。

   柳树消失,一团墨绿色的人影胸口穿插着一柄光芒四射的长剑,树影全身缠绕着锁链,连接着外围的六把六种颜色的巨剑。

   六彩巨剑不断地高速旋转,拉动着锁链不断盘旋绞杀,致使中间的墨绿色人影不断暗淡然后明亮,如此周而复始。

   墨绿色的人影被绞杀的灵气四散,七口巨剑绞杀时散发的剑气刺到人眼睛生痛。

   宁白峰再次闭上眼睛,睁开后,巨大柳树依旧生机盎然的屹立在小池塘旁边,清风徐来,柳枝依依。

   旁边引路的管事看见这少年能盯着柳树观看如此之久,眼里闪过一丝异色。

   余清海揉揉眼睛,感叹道:“虽说这绿柳看了不知道多少次,仍旧是是让人看的眼睛睁不开。”

   宁白峰一愣,问道:“你看得见?”

   余清海看着宁白峰,愕然道:“那么大的树,怎么看不见,宁公子说笑了。”

   宁白峰张张嘴,终究还是没说出口。

   管事柳涌插口笑道:“莫非宁公子看到的跟我们不一样?”

   宁白峰转过头,深深的看了管事柳涌一眼,笑道:“不都是树么,那里不一样?”

   柳涌哑口无言。

   “其实,人与人之间,看这棵柳树,确实有些不一样,在我眼里,它是活的。”

   一道声音从几人身后传来。

   管事柳涌对着来人行礼,“见过二少爷。”

   一身亮黄色的长衫罩在身形高挑的年轻男子身上,长身玉立,面貌俊朗。若非管事柳涌开口,宁白峰还以为是某个王朝皇室的皇子龙孙。

   余清海仔细打量一眼,询问道:“赵硕?小跟屁虫?”

   年轻男子赵硕英俊的脸庞上立即浮现一抹尴尬,嘴角抽搐,“余叔,我连我爹都没去看就先跑过来看你,能不能说句好的,这么多人,好歹给我留点面子啊。”

   余清海哈哈大笑道:“五年不见,没想到当初天天跟在屁股后面的小兔崽子长得这么一副好皮囊,说吧,祸害了多少好人家姑娘。”

   得,这话更是好不到哪里,赵硕的脸瞬间就绷不住,垮了下来。

   赵硕可怜兮兮道:“余叔,我错了,我还是先去看我爹。”

   余清海一把拉住赵硕,笑道:“你爹那老木头有什么好看的,待会儿陪余叔喝酒去,管饱。”

   赵硕一听喝酒,双眼一亮。他从小就喜欢酒,没多大的时候就开始偷酒喝,直到余清海结交赵长礼,待在绿柳山庄一段时间,两个酒鬼就凑到一起,整日里醉生梦死。

   奈何山庄老夫人对后辈子弟看管极严,日常滴酒不让沾,这可苦了赵硕。偶尔偷偷溜出去,喝得酩酊大醉的回来,接着就是禁足,禁闭。几年下来,出庄子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这也是赵硕先来看余清海,而不是父亲赵长礼的原因。

   赵硕立即喜笑颜开,乐道:“等的就是余叔这句话。”

   赵硕转过头,对管事柳涌说道:“柳叔,你先去我爹那忙吧,这几位贵客我带着去歇息就好。”

   柳涌一阵迟疑,苦笑道:“二少爷,你就别添乱了。”

   赵硕立即涎着脸凑到柳涌面前,“柳叔,帮帮忙,这不是肚子里酒虫造反么,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能喝酒的,讨杯酒喝,没啥大事,交给我就好。”

   柳涌无奈,只得苦笑着摇了摇头,转身离开,离去前还不忘叮嘱不要喝酒误事。

   赵硕忙不迭的答应下来,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

   宁白峰被这反差弄得也是有点缓不过神来。

   赵硕眼见柳涌走远,转过头来,笑着跟余莲打声招呼,然后静静地看了宁白峰片刻,笑道:“那剑的颜色是不是很漂亮?”

   宁白峰一愣,随后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

   赵硕立即眨眨眼,示意宁白峰不要说出来。

   宁白峰点点头。

   随后赵硕将几人安排到一处雅致的院子,出门就能瞧见小池塘边的那棵大柳树。

   宁白峰在屋里转了一圈,便坐下来歇息,连续十来天的穿山越岭和舟车劳顿,确实是让人有些乏了。

   尤其是正月十五那天晚上的遭遇,至今让宁白峰都心有余悸,一番莫名其妙的厮杀后就是惊天动地的渡船坠天。

   这一连串的事情,若非有寸思相助,宁白峰估计早死了。

   宁白峰将腰上剑匣卸下来,放到桌上。以心念沟通,仍旧是不理不睬。

   看来,打铁还需自身硬。

   放好剑匣,宁白峰站在门口看着不远处的那株大柳树,觉得很有意思。

   一株将要成精的柳树被锁住即将诞生的树灵,剑阵虽然在绞杀,但却并没有完全抹杀,只是绞碎灵智,不至于让它枯死。

   有些像法家的封灵手段,但却没有那么很辣。只要拔出树上的巨剑,不出三年,以山庄这里的灵气浓度,这株柳树必定成妖。

   “绿柳山庄之所以取这绿柳为名,就是因为这株大柳树。”

   来人从侧边的回廊上进来,人未到,声先至。

   宁白峰转过头,来的却是庄主赵长礼和三庄主赵长德。

   赵长礼笑着走到门口,说道:“绿柳山庄建立不过千余年,而这株柳树被锁灵剑阵困住已有数千年,先有绿柳后有山庄。宁公子先前问过为何绿柳山庄取名绿柳,现在可明白原因?”

   宁白峰细细想了一下,点头道:“赵庄主,这锁灵剑阵是何物,看起来和法家的封灵手法有些相似。”

   赵长礼笑道:“锁灵剑阵来历不明,山庄在此建立的时候便有此树,后来祖上在这剑阵上悟得剑术,便在此开创绿柳山庄,我们这些后人只是承接祖上蒙阴而已。”

   宁白峰眼前一亮,脱口问道:“莫非庄主的驭剑术便是从这锁灵剑阵上学来的?”

   赵长礼一愣,细想片刻,微笑道:“看来我没有猜错,邓道虎死在飞剑之下,宁公子是个剑修吧。”

   剑修二字一出,空气中都带有一丝剑气。

   宁白峰点点头,轻声道:“想做,却还差的远。”

   赵长礼笑道:“那这就说得通了,宁公子身上剑气浓郁,却无剑意。想必来山庄不只是想铸剑,还想顺道有些其他的收获吧。”

   宁白峰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赵长礼笑道:“宁公子不必介怀,当初山庄繁盛时,来此铸剑习剑之人不知凡几,只是近些年没落的成为俗世的江湖门派。宁公子若是想悟剑的话,锁灵剑阵并非最好的地方,山庄后山有一处剑崖石刻,那里才是许多练剑之人慕名而来的地方。”

   宁白峰立即被这话勾起兴趣,连锁灵剑阵都不是最好的去处,这剑崖石刻想来更不凡。

   赵长礼眼见宁白峰跃跃欲试的样子,立即阻拦道:“宁公子不必着急,剑崖石刻就在后山,随时都可以去,但现在有件事情没法等。”

   宁白峰愣了一下,问道:“什么事?”

   回话的却是一直站在旁边沉默不语的三庄主赵长德,“龙抬头这天开始,到的清明前是铸剑的最佳时机,过了这个时日铸剑容易出问题,宁公子要铸剑的话最好从今天晚上开始。”

   宁白峰这才明白赵长礼带着赵长德的来意,尚未来山庄的时候,他提起过此时,没想到赵长礼如此上心。

   宁白峰也没客气,领着两人进屋,从袖子的芥子袋里掏出一口大箱子,箱子落地的时候,整个地面都是一震。

   箱子翻开,一块硕大的黑色矿石躺在箱子底部。

   赵长德看见箱子里的矿石立即弯下腰,伸手抚摸上去,不时还敲敲。

   片刻后,赵长德起身,神情有些严肃,对着旁边的赵长礼说道:“要开正阳炉。”

   赵长礼一惊,“那岂不是说最低也得是奇珍级!”

   赵长德点点头。

   随后,赵长德严肃的脸庞立即喜笑颜开,笑道:“宁公子,这墨精雪玉石可是个好宝贝,用来铸剑那可是极为奢侈的事情,实话说,这是我铸剑经手的最好材料。可以的话我现在就拿去准备,如何?”

   宁白峰自无不允,这可是个好事情。

   赵长德得到允许,立即弯腰扛起箱子,兴奋离去,似乎是有些迫不及待。

   山庄三庄主赵长德是个铸剑成痴之人,虽然练气习武的天分不高,但对铸剑一道可谓是如痴如狂,曾经为铸造出一把好剑,花三年时间跑遍北梁国,包括国内的仙家山头,只为找到能如意的材料,后又花三年时间吃住在剑炉,最终出的一把奇珍级上品宝剑。

   宁白峰听到赵长礼这么说,立即一惊,问道:“那岂不是说我要在山庄待上几年?”

   赵长礼笑道:“那倒不用,当年之所以要那么久是因为当时长德的铸剑技艺在突破的关口。而今铸剑,不过月余就行,其品质绝对不会有丝毫影响。”

   说到这里,赵长礼想到一事,接着说道:“宁公子,山庄自古至今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剑出炉后,取名一事得留给铸剑师。”

   宁白峰想了想,认真说道:“既然是规矩那就按规矩来,再说铸剑师自己的作品,当然有自己命名的权利,我没有意见。”

   赵长礼笑着点点头,“既然如此,那就等开炉的那一天吧,想必三弟会给我们一个惊喜。”

   宁白峰也是有些期待,随后提出有空想去剑炉那边看看,开开眼。

   赵长礼点头应允。

   之后赵长礼告辞,离开前告诉宁白峰,晚上会有接风宴,到时候务必参加。

   宁白峰笑着答应下来。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