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云归

第二十八章 浩然之气荡天地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一夜无话。

   清晨时分,宁白峰被书院的晨钟声惊醒,此时窗外天色尚未亮起,眼见也没什么睡意,就提着林厨子送的那把长剑出门来到院子。

   习惯性的左侧挎剑。

   一式三练。

   约莫修习的有三炷香的时候,书院的第二次晨钟响起。元镇打着呵欠,拉开门走到院子里,眼见宁白峰在那戳树棍,当然,这是元镇给取的名字。对着宁白峰打着呵欠道:“天都没亮,瞎戳什么呢,也不怕别人骂你有病啊。”

   宁白峰换出胸中气息,说道:“你以为跟你一样,除了吃就是睡,气海开辟这么久,都没见你动弹过。”

   元镇撇撇嘴,“吃饭睡觉,天经地义,多好。”

   宁白峰笑道:“天经地义,你倒是会用词,在哪偷来的。”

   元镇一仰头,鼻孔对着宁白峰,高傲道:“什么叫偷,那叫学。这院子前边有块石头,上面就刻着这几个字。”

   宁白峰懒得跟他计较,换完气,又接着修习。

   兴许是被宁白峰说了一番,元镇拍拍脸走到一边,打起宁白峰见过的那套拳法,虎虎生风。

   一套拳打完,晨钟再次响起。

   此时此刻天色已经大亮,从院门口看去,院子外面的小路上不时有人影走过,晨风拂过,大袖飘飘。

   将剑收回剑鞘,恰好看见书院讲授罗本提着两个包裹走进院子,对着宁白峰和元镇说道:“不曾想两位公子这么早就起来晨练,罗本此来是应山主的要求,给两位送院服,邀请两位一起前往棋坪讲堂参与晨读。”

   宁白峰一愣,与元镇对视一眼,心想,昨天老山主说让两人闲暇时去书院讲堂听听课,本以为是客气话,没料到这么早就让人过来叫两人过去。

   元镇绕了绕头,有些羞赫的说道:“罗先生,我识字不多,只上过几天私塾,这跟着去晨读,不太好吧。”

   罗本将包裹放到两人怀里,丝毫不以为意,微笑道:“不打紧,只需要跟着其他人一起读就行,也不是多高深的典籍,只要是识字,没什么困难的。”

   接着又催促两人赶紧换上院服,到时候一同前往棋坪讲堂。

   待到两人换上院服走出屋门,罗本眼前一亮,只见宁白峰身着白色院服,配逍遥巾,长身玉立,虽相貌不英俊,但自有一股坚毅的气质。而旁边的元镇,虽是同样的打扮,但看其举止,怎么也掩饰不住,那股从精气神上透露出来的灵动。

   跟着罗本出门后,林间小路上不时遇到些同样是赶去棋坪讲堂的学子,见到罗本后都是躬身行弟子礼,然后离开。宁白峰这才发现,自己学到的行礼方式似乎和他们有所不同,大致上类似,但在其他的一些细节上,有些差别。略微思索便明白,昨日老山主所说的家学渊源,估计便是与这有关。

   行走间,元镇拉着罗本问道:“为何书院这么早就开始敲钟,而且还是敲三次,这不是诚心不让人睡好觉么。”

   罗本却哈哈一声笑,“书院的这套敲钟,名叫三醒晨钟,意思是让人明白,晨起的时辰到了,切勿贪睡。而还有一个叫法名为三省晨钟,取自上古圣贤所说的‘吾日三省吾身’之意。”

   待走到棋坪讲堂,宽阔的场地上已经有不少身着院服的书院学子,面朝东方,正襟危坐。由于来的较晚,前面的位置早已坐满,罗本只得将两人安排在靠后一点的位置,这一点倒是颇合元镇的意思。

   学习着前方其他人的坐姿方式,宁白峰放眼看去,只见前方身形高矮胖瘦不一,甚至还看到不少年长者,观其服饰的差别便明白,这些都是书院的讲授。

   不多时,老山主也来到棋坪讲堂,跟石桌后的众人见礼后,便转身。只见正襟危坐的众人立即起身,在老山主一声“礼起”下,对着东方初生的朝阳,恭敬行礼。

   礼毕,众人坐下,翻开桌上书册。

   宁白峰和元镇两人也拿出同样的书册,这些都是先前罗本带来的包裹里面的物品。

   片刻后,棋坪讲堂的广场上,整齐而浩大的读书声响起:“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清晨时分,名为“石云”的小山上,缕缕晨风带起薄薄的晨雾,轻柔的拂过山顶的书院,随着的读书声响起,洪亮的声音回荡在山林间,慢慢的,以山顶书院为中心,一股常人看不见的气流汇聚到山顶的棋坪讲堂。

   随着声音回荡的时间越长,汇聚而来的气流是越聚越浓郁,如同轻柔的溪水荡涤在山间,温润,清新。

   宁白峰开始是跟着老山主的语调在读,慢慢的,似乎是受到影响,到后来近乎是不自觉的高声朗读起来。

   不经意间,一股轻微的刺痛从眼睛上传来,宁白峰这才发觉自己的眼睛不知何时已经盯着朝阳,而且时间已经不短,比往日里修习望气术的时间久很多。

   眼睛微闭,读书声不止。

   再睁开眼时,宁白峰骇然发现,整个棋坪讲堂已被浓郁的灵气环绕,如水波般冲刷在众人之间。

   转头向四周看去,充沛的灵气随着读书声不断的在波动,以棋坪讲堂为中心,不断扩散开去。

   抬头看向空中,浩大的灵气流,如云朵般覆盖在此地,却又像是潮水般来回冲刷,似乎要将天地间的污秽清洗干净。

   当浩大的灵气拂过身体,宁白峰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气海也随着读书声鼓荡起来,原本平静的气海表面已是浪涛滚滚。当灵气流穿过身体,一道莫名的气感停留在体内,虽然很淡,很微弱,但却让人神清气爽。

   宁白峰明悟,这就是儒家所说的浩然气。

   朝阳的升高,站在前面的老山主如同沐浴在金色的河水中,充沛浩大的灵气环绕身周,被朝阳染成金色。

   煌煌的读书声笼罩下,老山主如圣贤降身,立于山间,礼遇天地。

   —————

   两个时辰的晨读转瞬即过,虽然浩然气的洗涤让人神清气爽,但宁白峰仍旧是感觉饥肠辘辘。

   身边的元镇更是一手按着肚子,一脸饿的难受的表情。

   在老山主一声“散课”下,元镇立即“呜嗷”的弹跳起身,却不想,许是坐久的缘故,身子一个趔趄,“哎呦”一声,跪倒在地。

   宁白峰准备起身扶住元镇,却也是有些站不稳,只得以手撑桌,眼看着元镇倒在地上。

   前边的书院学子听到声响,回过头看到这一幕,都是会心的笑起来,没有嘲笑之意。

   想当初刚来书院那会,这些苦头没少吃。

   罗本走到元镇身边,将他搀扶起来,面上表情依旧是古板,但动作却是轻柔的替元镇拍拍身上的灰尘。

   元镇看着罗本,龇牙咧嘴的哀求道:“罗先生,肚子好饿,能让人吃了饭再读书么。”

   罗本点点头,领着宁白峰和元镇一同跟着学子前往书院的饭堂。

   书院读书,每日清晨两个时辰的晨读,吃饭休息半个时辰,然后上午一个时辰的课业,午时过后一个时辰,将近傍晚的酉时一个时辰晚课,全天课业安排的满满当当。

   宁白峰和元镇两人回到小屋时,已经是上完酉时的晚课,此时的两人是精疲力竭。一天下来,竟是比往日赶路一天还要疲惫。

   元镇瘫倒在床上,连衣服都不想脱就准备直接睡觉。却见休息一会的宁白峰竟然起身准备拿剑出去,立即惊呼道:“不会吧,你要不要命了,都这样还要出去戳树棍。”

   宁白峰微笑道:“为师者勤教不辍,为生者苦学不怠,这不是今天刚刚学到的么。”

   元镇哀嚎道:“疯子。”

   走到院中,宁白峰活动了一下筋骨,便再次修习老三样。

   待到筋骨发酸时,宁白峰才停下休息,此时已是大汗淋漓。

   望着院墙外,从树林里穿过来的夕阳,宁白峰重重的呼口气,平复气海中的浪潮,准备歇息一会再接着修习。

   “年轻人勤奋好学是好事,但也要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

   一道声音从院门那边响起。

   宁白峰愣了愣,循着声音转头望去,只见老山主不知何时来到此处。

   老山主站在院门口看着宁白峰练剑,等到宁白峰停下,确定不再练习,才出声说话。

   宁白峰拖着疲惫的身体,恭恭敬敬的对老山主行礼,“宁白峰谢山主教诲。”

   老山主摇头微笑道:“心不诚。”

   宁白峰为难的捏着剑,老山主好心让自己多做休息,总不能开口便拒绝吧,只得口是心非,却不想被看穿。

   有点尴尬。

   老山主对宁白峰招招手,说道:“年轻人,既然时间尚早,你又如此勤奋,不如陪老朽走走,散散步就当疏散一下筋骨,如何。”

   宁白峰点点头。

   走出院门,林间小路上,晚风吹过,带来阵阵凉意。宁白峰浑身打了个激灵,感觉很是舒服。

   老山主看着提着剑的宁白峰,和声问道:“今日课业,可还算习惯?”

   宁白峰活动一下发酸的胳膊,回答道:“除了晨读完,两腿发软,肚子很饿以外,其他都还不错。”

   老山主颇为爽朗的“呵呵”一笑,解释道:“儒家子弟修行,讲究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每日晨读,便是修行的开始,也是修身的根本。你虽然不是儒家弟子,但修行一道,许多地方是共同的,就如同你先前的练剑,不也是以身体作为根本么。”

   宁白峰点点头,这番话的最后几句,让他很是认同,毕竟也有人曾经教过他,万变不离其宗的道理。

   老山主带着宁白峰缓缓穿行在林间小路上,夕阳西下,阳光透过重重叠叠的枝丫,漏下斑斑点点细碎的日影,散落在两人肩头。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