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云归

第十九章 独善其身蘋婆果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老道士面色有些阴沉,一言不发的看着不远处的高矮两个男子,任由其被不断出现的怪物拖住,并未施以援手。

   元镇仍是有些惊惧的看着怪物,有些不忍,开口帮腔道:“老烟鬼,救一救吧。”

   老道士低下头,看着元镇没有回话,接着又转头看向宁白峰,平静的问道:“你觉得要不要救。”

   宁白峰神色有些复杂,低头沉默片刻。然后抬头眼神坚定的看着老道士,尽管面色依旧有些不忍,仍是缓缓摇头。

   不救。

   老道士仍旧一言不发,坐在驴背上,静静的看着。

   不远处,高个男子似乎有些不支,瞅见这边三人没有动机,高声求救道:“那边的兄台,我愿用全部身家,换足下出手,只求救下我等性命。”

   喊完话,依旧是想跑向宁白峰等人这边。

   旁边的矮个男子没有说话,左支右拙的避开怪物攻击,却在某个不经意间,手中短刀劈断一头稍小的怪物,然后侧脚将其踢飞。

   方向正是宁白峰这边。

   怪物尸体没有飞出多远,“啪”的一声,砸在泥水里。

   元镇有些祈求的摇摇老道士的腿。

   烟雾缭绕间,不为所动。

   “兄台······”只见那高个男子还想喊话,却没有躲过一条怪物的偷袭,如菊花般的怪口,一口吞在高个男子的脑袋上,一个扭甩。

   转瞬间,尸首分离。

   “刘大哥,不!”矮个男子眼见高个男子死去,发出一声惨呼,然后对着宁白峰这边怒骂道:“臭道士,等老子脱困,必要你不得好死。”

   怒骂完,矮个男子更是左支右拙起来,原本围攻两人的怪物合并起来围攻一人。

   “救命,前辈我错了,求你救我一命。”矮个男子声音凄惨的哀求,紧接着,“啊”的一声惨叫,被几条怪物期身而上,拖进泥潭里。

   浑浊的泥水面一阵翻腾。

   元镇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余下的怪物似乎察觉到这边有动静,立即向这边急速的游走过来。

   坐在驴背上抽烟的老道士抖抖烟杆,一抹荧光飞出。

   刚刚还声威骇人的怪物,瞬间就被切割成几段,坍塌的摔倒在泥水里。

   老道士没动,宁白峰和元镇也只能等着,直到近一炷香的时间过去,四周没有出现异常,老道士才带着两个少年,绕过先前的泥潭,继续前进。

   老道士将烟杆在掌心磕了磕,向宁白峰问道:“为何不救?”

   宁白峰坦然道:“救不了,也不值得。”

   老道士不置可否,“为何?”

   “前辈若是出手,那两人或许能够活命,但也早已身受重伤,救完之后必定会跟着我们,寻求庇护。此后,一路下去,若是再出危险,必定又是寻求前辈救助。能救一次两次,又能救多少次,若是某一次救助不当,他人则会认为前辈没有尽心,必定引来对方仇恨。”宁白峰面上很平静,声音却异常坚定,显示出所说即是自己的所思所想,更是表明自己的想法是经过深思熟虑。

   老道士转过头,看着元镇,“听见没有,想想先前看到的,你还觉得要不要救。”

   元镇咬着嘴唇,有些挣扎,不知该怎么说。

   老道士接着说道:“元镇,老道知道你宅心仁厚,但你仔细想想先前的情况,那男子呼喊求救后就立即向我们跑来,显然是存了祸水东引的心思,之后见老道没动,更是将那兽尸踢到我们这边,目的已经不言而喻。最后那男子是一副怎样的嘴脸,想必你还没忘掉。再回过头来,你觉得救还是不救。”

   元镇脱口而出:“你没救人之前,怎么知道该不该救,有危险的时候不都是往人多安心的地方跑么,怎么能说明别人心存不良。”

   “说的有道理,那我问你,先前若是救了,后续再遇到他人要不要救,若是一路救下去,能救多少人,危机重重之下,又能护住多少人。”老道士看着黑脸少年,神情有些欣慰,却又有些难过。

   少年心思纯善,即是长处,也是短处。

   元镇有些哑口无言,他也明白,不可能救得了所有人,人力终究有限。

   老道士叹口气,对元镇说道:“儒家圣贤有句话说的很好,穷则独善其身,在你没有这份能力的时候,管好自己再说吧。你秉性纯良,人无害虎心,但虎有伤人意,你已经开始走上修行的登天梯,修行之路步步凶险,不要让自己还没有踏出那一步,就淹死在泥坑里。”

   呼出一口气,元镇缓缓放松下来。

   元镇善良但并不代表他傻,只要想明白,仍旧是拿得起放得下,从他那灵动的眼睛就能看出,并非迂腐之人。

   危机四伏的泥潭,在老道士的烟杆下,显得不再凶险。二境三境练气士谓之若生平大敌的泥虫,老道士吹口气的功夫,纷纷斩落与三丈开外,连潜行到三人脚底下的都尚未有所动作,就死在淤泥里,泥泡都没冒出一个。

   老道士带着两人如闲庭信步般在沼泽里东游西逛,直至半晚时分,才找到一块可供歇脚的干土地。

   望着前方的干土丘,元镇显得有些兴奋,走了一天的泥水潭,不是杂草腐树就是形态丑陋的泥虫,实在是令人倒胃口。

   土丘不大,但胜在土地硬实,脚踩上去不是沼泽里那种软绵绵的感觉,有种让人脚踏实地的舒心感。土丘顶上长着一棵两人高的小树,结着一些红色的果子,刚刚踏上土丘的元镇一声欢呼,准备跑上去看看,却被宁白峰拉住胳膊。

   元镇扭头看着宁白峰,只见对方轻微摇摇头。

   老道士“呵呵”一声笑,“放心去吧,不必如此谨慎。”

   元镇眉头一挑,反手拉住宁白峰,兴冲冲的往树边跑。

   小树上结的果实不多,成熟的也只有那么七八颗,宁白峰看到树上的果实,眼神有些奇怪,欢喜,悲伤,思念,不一而足,具都是一闪而过。

   “运道不错,竟然在这里能遇到一棵蘋婆果树,有口福了。”老道士骑着毛驴跟上来,笑呵呵的看着面前的小树,显得很是满意。

   “蘋婆果树?这果子能吃?味道怎么样?”一连三个问题从元镇嘴里蹦出来,显然是听到能吃,有些急不可耐,毕竟午时吃的干饼早已消解在五脏庙里。

   老道士点头道:“当然能吃,味道还不错,此果灵气饱满,食之有助于练气士聚集灵气,加进修行的功效。”

   元镇“哈哈”的欢呼起来,伸手就将树上几颗红的果实摘下,兜到衣襟上,送到三人老道士和宁白峰面前。

   老道士摇摇头,“这果实灵气与我无益,你们吃吧。”

   宁白峰拿着一颗蘋婆果,挪挪嘴唇,终究还是没有咬下去。

   “有何问题。”老道士见宁白峰这副神色,好奇问道。

   宁白峰说道:“前辈说这叫蘋婆果,很稀有么?”

   老道士回答道:“不算稀有,但也不多见,你吃过?”

   宁白峰点点头,“在我老家,我们管他叫嘎啦果,只因他咬下的时候会发出一声“嘎啦”脆响。”

   老道士好奇道:“你老家在何处。”

   宁白峰黯然的摇摇头,低沉的吐出三个字,“不知道。”

   三个字,饱含异样的辛酸。

   老道士不再多问。

   元镇腾出一只手,拍拍宁白峰肩膀,即是同情,也是安慰。

   元镇咬着手中彤红的果实,发出“嘎啦”一声脆响,鼓着腮帮子咀嚼后咽下去。

   “这果子果然和你说的一样,嘎啦脆响,味道好甜,你以前吃过几次?”元镇咬着果子,轻声问道。

   宁白峰点点头。

   看着手中的蘋婆果,宁白峰并非是舍不得吃,而是不想吃,若是实话说出来,这种果子他都吃吐了,不知两人会作何感想。

   宁白峰清晰地记得,当初在村子里的时候,由于土地过于坚硬,基本种不出什么粮食,反倒是各种果树长得满山遍野,异常茂盛。村民没有法子,只能用果实充饥,年年如此,日日如此,再好吃的果子这么吃下去那也受不住。村子里的村民千百年来,自有记忆起就是吃这些果子用以生存,连喝稀粥都是只有年节的时候才有。

   而当刘叔无意中来到这与世隔绝的云宁村后,看着漫山遍野的果树,累累的果实压弯枝头,甚至是掉落在地上任其腐烂,都没有人看一眼,很是感叹一番。

   一群住在金山银山上的村夫。

   宁白峰最终还是咬下去,感受着熟悉的口感,心里百味陈杂。

   随着夜幕的降临,静谧的沼泽开始活跃起来,粗壮的泥虫如蚯蚓般在泥潭里翻来覆去,白日间潜伏在沼泽泥潭腐木下的怪虫开始出现。空中,如萤火虫样的细小飞虫闪烁的光点飞舞,将整个沼泽装点的如同天上星海般,神秘而壮美。

   夜风里,令人惊惧的怪吼不时传来,然后又随风而去。

   白色的烟雾纱帐早已扩大到将整个土丘笼罩在里面,纱帐上不时的闪烁着火花,贴近泥面上的地方更是火花灿烂,三人如同住焰火围成的圈子里,绚丽多彩。

   光影之中,一道坚毅的身影,不断的刺出树枝,然后又收回。

   反复如此。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