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云归

第六十六章 喝酒练剑做剑仙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宁白峰听闻这个方法,也是觉得不错。恰好他练字练剑是融合到一起,那对着山壁临摹也一样是练字练剑。

   自此以后,宁白峰每日清晨同赵硕一起登山去剑崖石刻。

   初始时,赵硕会跟宁白峰讲些观看石刻的诀窍,待到宁白峰都明白后,赵硕就在旁边打坐练气。

   这期间,几乎是两天一件灵材的在消耗,赵硕的气海依旧是未开辟,但赵硕告诉宁白峰,若是让他现在修习武道,不出五年,必定达到三境,而且毫无遗患。

   宁白峰倒是苦笑,灵材当零嘴吃,这事他就见过元镇干过。

   这人情还的有点大了啊。

   然而人情归人情,宁白峰临摹石刻也一样是收获不小。

   头几天临摹石刻,宁白峰是两天才能临摹出一个字,还是只临摹,不调动元气。若是调动元气配合,那他一个字都写不出来,更会气海絮乱,气血翻腾。

   但随着临摹石刻的时间加长,宁白峰开始察觉到一丝不一样的东西钻进体内三大窍穴之一的神庭。

   直到临摹刻字十天后,一个微风细雨的清晨,一直藏在腰后剑匣里的寸思自行出鞘,愉快的徜徉在山崖石刻散发的剑意之中。

   当时打坐练气的赵硕看着凌空飞舞的寸思,嘴巴长得老大,眼里的羡慕渴望之情,差点都流淌出来。

   宁白峰也很诧异,心念沟通后,第一次出现回应,宁白峰能清晰的感觉到一丝回应,虽然不强烈,但比之以往的不理不睬,仍旧是强出很多,若先前的寸思是个拒人以千里之外的冰山美人,那么现在的的寸思就是走在路边随时可以问话的路人。

   得到这一丝的鼓励,让宁白峰终于看到希望。

   剑意,并不是那么遥不可及。

   宁白峰自此开始,临摹石刻再也停歇不下来,甚至开始夜宿石刻下。

   起先的赵硕也是每日下山再上山,后来也跟着在石刻日夜下打坐练气,有宁白峰的灵材灵果相助,赵硕能察觉到,开辟气海就在最近,因此也是极其认真。就连酒虫闹腾起来,他都是强忍着嗜酒的冲动,端坐石头上,任由风吹日晒。

   两人不下山的举动让庄主赵长礼和余清海有些诧异,但也没法阻拦,甚至察觉到赵硕身上的气息在变强,他也是满心欣慰。

   待看到临摹练字如痴如狂的宁白峰,眼里闪过感激之色。赵硕短时间内能有这般起色,说没有外力相助那是不可能的,赵硕这段时间接触的人中,有能力帮他的就只有这满身秘密的宁白峰。

   赵长礼明白,赵家攀上了高枝。

   其后,由于两人不再下山,一应吃食都是山下安排人送上来,后来不知为何,送饭菜上山的人变成了余莲。

   宁白峰当时也问过余莲,这是为何。

   余莲只是笑笑,说在山下无聊,况且山上灵气浓郁,跑上跑下就当练气。

   宁白峰虽然疑惑,却没怎么多想,吃完东西,转头再次临摹练字。

   二月二之后,春雨不断。

   山上雨虽不大,却也淅淅沥沥。

   这一日,宁白峰依旧是沉浸在临摹石刻之中,山崖上一道青光不断闪现飞舞。

   自那日寸思出鞘后,便再也没有回到养剑匣之中,乐此不疲的在山崖上飞舞。

   宁白峰松下手中的玉笛,缓缓松口气息,随着气息漏出体外的还有丝丝白芒。

   宁白峰有些小开心,山崖石刻上的词句上半阙已经能完完整整的一口气临摹下来,而且是在调动元气的情况下。

   虽然耗时月余,但在宁白峰看来,已经很满足。

   正当宁白峰准备尝试临摹下半阙的时候,一股股异常的灵气波动出现在山崖上。

   宁白峰转头看向右侧。

   赵硕此时脸色通红,浑身上下剧烈的灵气波动将散落在身上的雨丝全部蒸腾为白色的烟雾。

   宁白峰明白,赵硕要突破了。

   片刻后,伴随着一道畅快的长啸,赵硕身上的烟雾猛然炸开,连雨丝都被灵气炸的四散飞溅。

   赵硕意气昂扬的大踏步走到宁白峰面前,用力的拍在宁白峰肩膀,笑道:“今日一切,我会牢记在心。”

   宁白峰咧咧嘴,说道:“你记不住我就打的你记住,你吃下去的那些东西,都够买下你家的那口正阳炉,那都是钱啊。”

   赵硕大笑不止。

   宁白峰会心微笑。

   赵硕突然笑着转身往禁制外跑,回头对宁白峰喊道:“我去去就回,今日一醉方休。”

   宁白峰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赵硕要去干嘛,不禁哀叹一声。

   我不会喝酒啊。

   经过赵硕这么一打岔,宁白峰也没打算继续临摹下去,走到悬崖边坐下。

   尽管依旧飘着丝丝细雨,悬崖边的青石透着凉意,虽然不能像五境宗师那样做到寒暑不侵,但就宁白峰的体魄而言,这些还影响不到他。

   山脚下的绿柳山庄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雨雾,朦胧而静谧。

   山崖下不时传来“嘭嘭”的敲击声。

   宁白峰刚来剑崖石刻的那两天,下山时去过正阳炉那边,炽热而又有种熟悉感。

   高大巍峨的后山,清澈凉爽的溪水,炽热明亮的火炉。曾几何时,年幼的他跟在父亲后面,艰难的提起铁锤,敲打着赤红的铁块,打好的铁具扔在冰凉的溪水里,“嗤”的一声,冒气大片的水雾。

   “想什么呢?小心我一脚给你踹下去了啊。”

   宁白峰循声望去。

   赵硕抱着两个硕大的酒坛子走到悬崖边,轻轻放下。

   后边跟着的余莲举着绣伞,手里提着一个大食盒,浅笑安然。

   余莲是个安静的女子,每次来送饭菜,都只是看着宁白峰和赵硕吃,很少说话,那怕只是被问到什么,也只是实时回答,说完后就安安静静的看着,从不多说什么。

   余莲将食盒放到边上,站在宁白峰身后,将伞前倾一些。

   赵硕毫不在意身上那身明晃晃,一看就知道是好布料的衣服,一屁股坐在旁边,拍开泥封,抬手递给宁白峰,“知道你不会喝酒,所以没拿那些烈酒,这是庄子里自酿的梅子酒,尝尝看。”

   宁白峰接过酒坛,凑到嘴边灌了一口。

   不辣,微甜。

   宁白峰看着山下雨雾中的山庄,笑道:“如今你气海开辟,最大的心结落下,有什么想法。”

   赵硕大口灌着烈酒,过了半晌,才打个酒嗝,豪迈道:“喝酒,练剑,做剑仙!”

   宁白峰打趣道:“喝酒排第一,看来这么多灵材灵果白给你吃了,我有些后悔了。”

   赵硕拍拍肚皮,哈哈一笑。

   微风细雨,峭壁悬崖。

   两个饮酒客,一个撑伞女。

   恍若仙人下凡。

   ————————

   山下的正阳炉旁。

   赵长德赤膊着上身,手里的铁锤一下下敲打着剑坯,每一次敲击,伴随着火花四射。

   本来预计铸剑一月便可,却没想到材料特殊,到的此时才刚刚打出剑坯,距离出剑的时间,那还早的很。

   正阳炉百年未曾开炉,此次铸剑对赵长德来说也是一桩挑战,对于正阳炉的驾驭必须要时刻谨慎,一点点的偏差,那都是不可逆转的灾难。

   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赵长德的铸剑是渐入忘我之境,剑炉外的一切仿佛都已经不存在。

   赵长礼看着心在剑炉的赵长德,叹气道:“若非硕儿那孩子告诉我,我都没想到三弟已经到了凡胎三境,他进境之快,是我望尘莫及啊。”

   站在旁边的余清海笑道:“这说明你绿柳山庄要兴起了,值得高兴。”

   赵长礼笑道:“山庄能不能兴起还得看后辈,我是无望地仙了,更做不了剑修,倒是硕儿,剑仙有望啊。”

   余清海点点头,感叹道:“这都托了宁公子的福,听莲儿说,他已经将石刻的上半阙全部临摹出来了,你们赵家的记载上,最快做到这一步的花了多久?”

   赵长礼仔细想了想,认真说道:“七百年前,赵家先辈赵轩天资最好,临摹石刻上半阙耗时半年,硕儿的兄长赵琮耗时九个月,此子不过月余,其天赋简直是骇人听闻。”

   剑崖石刻,自绿柳山庄建立以来,来此临摹剑意之人无数,能在短时间内有收获之人无一不是天资卓绝之辈,但从未有过在月余时间就能临摹出上半阙。

   很多先辈纵然是在石刻前临摹一辈子,都写不出几个字。就比如他赵长礼,临摹石刻,连上半阙都无法写完。

   宁白峰若是听到如此称赞,想必临摹完上半阙的小开心就变成了大开心。

   —————————

   喝酒,练剑,做剑仙。

   剑仙做不做得来尚未可知,但酒喝完了,自然就是练剑,只是这次不再是一个人炼,而是两人。

   宁白峰依旧是拿着玉笛临摹石刻,练字也是练剑。随着临摹的字数越来越多,神庭穴里蕴结的那股剑意越来越浓。

   字总有临摹完的时候,剑意也总有蓄养成功的那一天。

   直到宁白峰终于能将词句全部临摹出来时,剑意也终于趋于稳定。但宁白峰却总觉得还差点什么,直到赵硕提醒宁白峰,石刻上的“剑朝天阙”才是所有剑意的关键。

   当宁白峰再次下笔时,却发现第一个剑字,无论如何都没办法临摹出来,无奈之下,只能反着临摹,从阙字开始。

   阙字耗时三天。

   天字五天。

   朝字十天。

   剑字,宁白峰从清明写到夏初,仍旧是下笔艰难。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