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云归

第一章 泥腿仙师乞丐窝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五千仞岳上摩天,三万里河入东海。

   滨海县,离洲大宁王朝东海岸的偏远小县城。虽名为滨海,意为滨临大海之意。可实际上,距离大海还有百余里的距离,着实有些名不副实。

   县城内,一条名为浚水的河流穿城而过,在城外转个圈向东汇入百里之外的大海,而滨海县的城隍庙就坐落在浚水河转的那个圈里,环境优美的河心岛上。

   夕阳西下,名叫宁白峰的少年踏出城隍庙的大门,脸色疲惫。但是掂量着手里的几枚名为香火的铜钱,脸上还是浮现一丝喜色。

   辛苦一整天,终于将刘员外家里闹事的耗子精给抓住,送到这城隍庙交差,这才得到六枚香火钱的犒赏。

   自从这受朝廷敕封,一地山川城池承认,百姓供养的城隍爷不管事以来,这滨海县里的精怪小妖就开始多起来。今天不是张家一窝鸡被黄大仙祸害光了,就是明天李家的小牛犊子被野狗精咬断了脖子,再要么就是城里的乞丐汉子浑身阳气大损的躺在臭水沟里。常常引来附近居民围观,啧啧称奇。

   按常理来说,这种情况要是多了,是会引起凡夫俗子恐慌的。

   起码宁白峰是这么认为。

   毕竟在自己老家,真要是出现这种事,那可就要闹翻天。

   但这地方不一样,就算这种情况已经出现十年了,城里的百姓该怎么生活还是怎么生活。顶多就是跑趟城隍庙,跟庙祝讲讲哪里又有精怪作乱,得赶紧发布告令,找仙师除妖。

   虽说是除妖,但那也只是说的好听,敢来城里作乱的那都只能称为精怪,连小妖都算不上。毕竟一城城隍再怎么不管事,那也还是得当地气数的城隍。除非真是那过江强龙,修炼有成的大妖或是大仙师,才可以不把城隍爷放在眼里。否则实力相当于刚刚踏入中三境练气士的城隍,对付一些精怪,还不是手到擒来。毕竟站着地利和人和,中三境的金丹仙师都不容易占到便宜。

   可想而知,宁白峰这样需要在城隍爷手底下讨生活的仙师,是什么个风姿。

   宁白峰揉揉疲惫的脸庞,深吸一口气,大踏步走上连接河岸的石桥。感受着河风带来的凉意,身体的疲惫也减去不少。习惯性走到桥边,从怀里掏出半块干面饼,把它掰碎洒在河里,引起河鱼一阵疯抢,水花飞溅,很是热闹。撒完饼屑,鱼群渐渐离去,宁白峰也拍拍手,准备转身回去。却不料,水里一尾赤红的鲤鱼跃出水面,对着桥上的宁白峰喷出一股水花,然后又坠入河中。

   宁白峰一愣,随即笑骂道:“隔三差五的给你们喂食,这会儿给我吐口水,成精了是吧,改天把你们全部捞到城隍爷面前煮鱼汤。”

   似是被自己说的给笑到,宁白峰有点乐不可支。

   眼见天色不早,宁白峰准备回去。再晚一点,城门就要关闭。进不了城,那就只能在城门洞里缩一宿,虽说回去也好不了多少,但起码有个能遮风避雨的,城门洞里可就要享受冷风吹了。

   转过头,却看见半空中,一位高冠博带的中年儒士驾着云雾缓缓降落在桥头,步伐不急不缓的往城隍庙走,行到宁白峰身边时,还微笑点头示礼。

   看着儒士走进城隍庙,宁白峰用力的跺跺桥面。

   喃喃道:“迎仙桥啊迎仙桥,你还真迎了一回大仙,不妄你取这名字。”

   走下桥头,只见右边官道上来了一头脚下生烟的驴子,背上倒坐着一位抽着旱烟的老道。驴子哼哧哼哧地叫着,老道吧唧吧唧的吞云吐雾,好不自在。

   站在桥头路边,看着驴子载着老道往桥上走。宁白峰就知道,这位大仙也是去城隍庙的。老道经过宁白峰旁边,斜眼瞅了一下,嘴里嘀咕嘟囔了一句,就又接着开始吞云吐雾。

   飘荡的烟雾中,隐约传来四个字。

   泥胎武夫。

   宁白峰苦笑的咧咧嘴,自己的修为也确实如老道说的那样,是个刚刚脱离外三境,真正登堂入室的武夫。至于为何说是泥胎武夫,那就要从武道一途上讲。武道外三境跟其他练气士毫无差别,都是打熬肉体,锤炼筋骨皮三样。

   练气士不同之处在于,食五谷之精,养先天之气。

   而武夫熬炼肉体,只为粹出一口纯正真气,将自己体内经脉当作江河驿路,任由真气奔驰流转。

   练气士养出那口元气后,以气海为基础,沟通天地灵气,修补自身。彻底从肉体,进入到凡胎。

   肉体,凡胎。

   两者之间,云泥之别。

   再看武夫,一口真气淬出之后,却还是打熬肉体,拓宽体内的江河驿路,只为让真气奔驰的更顺畅一些。同样是踏入下三境,却如同外三境的门外汉一般,仍旧是两脚插在泥地里。因此下三境武夫被练气士笑言是走在泥地里的凡胎,戏称泥胎。

   宁白峰看着老道进入城隍庙,泛起嘀咕,今天刮的是那阵仙风,接连两位大修士来到这偏远的滨海县,进入这小小的城隍庙。

   随即不再多想,三步并作两步奔跑起来,两段之后,右脚发力,整个人腾空而起,窜出两丈来高,然后在树干上借力,冲向下一个树干。就这样如同火烧屁股的猴子一样,往城门口而去。

   在空中感受着风的速度,幻想着腾云驾雾的感觉。这是宁白峰踏入下三境以来,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

   终于赶在夕阳下山,城门关闭前进入城内。然后穿街过巷,来到一处门口挂着黑布帘子,却没牌匾的铺子前。

   走进铺子,熟练的将一枚香火钱拍在柜台上。

   柜台后面,一个干枯的老头躺在摇椅上,拿着本破书在翻看,头也没抬地说道:“关门了,明天再来。”

   宁白峰眉头一挑,笑道:“王老头,你就这么做生意的,门还没关,就开始赶客。”

   躺椅上的王老头依旧没抬头,怒骂道:“你这小兔崽子每每到太阳下山才来,来了也就换一枚铜钱,都是你这样的客人,我的铺子开是不开。”

   宁白峰讪笑道:“这不是忙么,来的自然晚了点。”

   老头这才放下书册,鄙夷道:“明明就是胆小。”

   接着老头一勾手指,桌上的香火钱就飞到其手里,一番手就不见踪影,随手丢出一个绣袋,就又举起书册看起来。

   宁白峰打开绣袋一瞧,脸色一变,骂道:“王老头,你也太黑了,几天前还有十五两,这次怎么只有十四两。”

   老头骂道:“不要就滚!”

   宁白峰立即转怒为笑,说道:“哪能啊,开个玩笑。”

   尽管老头较为冷漠,说话难听,但在做生意上从来都很厚道。同样的香火钱,放到其他的铺子,能换到十二两就不错了,这次只能换到十四两,那就说明钱的香火分量不够。

   宁白峰收起钱袋笑言一声谢了,就往出走。

   “最近不太平,尽量少出城。”

   说话的是柜台后面的王老头。

   宁白峰脚步一顿,扭头问道:“出啥事了?”

   王老头冷哼道:“哪来那么多废话。”

   宁白峰面色一滞,转身往外走,右手刚抬起黑门帘,似是想起什么,回头说道:“刚刚从城外回来,看到一儒一道两位大修士进了城隍庙。”

   说罢,抬起帘子走出铺子。

   宁白峰没有看到,当他说完最后那句话的时候,老头手上的书籍瞬间粉碎,眼里冲出寸许金光,一闪而逝。

   看着外面暮色渐起,宁白峰发足奔跑起来,再次穿街过巷来到一个药铺子门口。急匆匆地冲进去,然后又提着几包药材,急匆匆跑出。

   沿着城内河岸旁的道路,一路跑向城北,中途在一准备收摊的卖饼摊子买了三张大饼,然后就毫不停留的奔跑起来。

   在城里,宁白峰是不敢像城外一样跳的老高,然后飞檐走壁。一来这样做太高调,不符合他的处事风格。二来,要是惹到城里那些个老怪物不爽,那自己的小命瞬间就不保。毕竟城里可不只有他一个修行之人,还是小命要紧。

   俗话说,高手往往藏在民间。

   越到城北,房屋越是低矮,破破烂烂的街道边甚至还能见到杂草。任何一个地方都有富人和穷人,而滨海城城北就是穷人的居住区。这里远离穿城而过的浚水河,城墙外边就是桑铁岭,是妖物精怪闹的最多的区域。因此,有钱的那些富户都不愿住这里,毕竟不怕归不怕,可三天两头的有精怪作乱,那也够头疼的不是。

   穿过最后一排低矮房屋,不远处就是城墙。城墙下边,一连串的低矮屋蓬,树枝烂木,茅草枯叶搭就的棚子。这里是城里没什么谋生道路的人住的地方,大部分人都以乞讨为生。

   宁白峰的住处就在这里,一个名副其实的乞丐窝里。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