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云归

第六十九章 山顶如春山下冬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临海沧浪山位于离洲的最北端,山高万丈,屹立于北海之滨。

   宁白峰踏入临海县城的时候,天空正飘着细细的雪花,整座县城一片银装素裹。

   算算时间,宁白峰在路上花了近两月时间,此时已是九月初,按理说应该秋高气爽,但偏偏此处就天寒地冻,雪花飘飘。

   临海县城建立在一处悬崖上,三面环海,因此县城也大不到哪去。宁白峰进城后转悠了不过三个时辰,就大致摸清了县城的各路设施方位。

   找了一家看起来还不错的客栈,在客栈小二热情的引导下,进入屋子,要了一间上房。

   宁白峰抖抖衣服上的雪花,呵出口凉气,看着凉气如烟雾一般升腾,宁白峰摸摸身上的白蟒龙衣,觉得有些意思。

   这一路走来,宁白峰发现了白蟒龙衣的一个意外的惊喜,那就是寒暑不侵,这是只有地仙或是宗师才能做到的。因此,宁白峰走在这冰天雪地的临海县城里,丝毫没有觉得冷,反而觉得这雪景挺漂亮的,有种说不出来的诗意。

   卸下剑匣和赤霄,宁白峰推开窗户看着风声呼啸的铅灰色天空。

   客栈背靠悬崖,因此推开窗户就能看到远处的大海。虽说此时雪花飞舞,异常寒冷,但海面却未结冰,依旧是波涛汹涌。呼啸的寒风拉起蔚蓝的海水,用力的撞击在岸边礁石和悬崖峭壁上,然后化为粉碎。

   转过头,高入云天的巨大雪山扑面而来,从此处望去,只能看见山的下半截,自山腰往上,全部隐在云层之中。

   进城的时候,宁白峰也曾找人打听过临海沧浪山的情况,其结果五花八门。但无一例外的都是需要坐破风舟才能去山上,而坐破风舟的地点就在县城北边,悬崖顶上的迎风桥头。

   宁白峰听闻消息后也曾去过那里,迎风桥头建立在悬崖顶上,是一座宽达百丈,凌空伸出悬崖数十丈的断桥。桥头空无一人,只有随风飘扬的雪花,和桥边铁链上拉的老长的冰溜子。

   宁白峰找到躲在桥头办事处里烤火的的接引人,询问何时坐船,老头直接就翻个白眼,似乎是怪宁白峰开门把一屋子暖气给赶走了,没好气的告诉他,上一批去临海沧浪山的破风舟已经走了,想要上山,要么自己飞上去,要么三天后再来。顺道还提了一句,“小伙子,破风舟不大,位置有限,再来可就上不了船。”

   言下之意就是让宁白峰提前付船资。

   宁白峰当时想了想,早买晚买都一样,这笔钱都要给,反正这老头也才凡胎初境,又是这里的接引人,黑不了船资,也跑不到哪里去。

   这一来二去,宁白峰提前付了船资,拿了个号牌。给钱时却被这老头讹一把,还是明目张胆的开口讹诈。老头直接明言,船资五枚折背钱,多收取两枚折背钱作为预订位置的跑腿费。

   宁白峰当时手一抖,差点就一拳打在这老头尖酸的脸上。

   船资五枚那是要坐船,没办法。你还收两枚作为跑腿费,你一个接引人整天就是坐在这里等人上门,跑哪门子的腿。

   后来还是忍住了,就当花钱省麻烦,万一真要像老头说的,三天后再来就没位置,那又要等几天。想想还是算了,毕竟这老头天寒地冻的耗在这里,不捞点外快是不可能的。

   给完钱,拿到东西,宁白峰一刻都不想多待,生怕自己忍不住会回去把老头手里的折背钱抢回来。转身就找到这家里的还算近的客栈,用作歇脚,毕竟赶路这么久,也该好好歇息。

   正看着白雪覆盖的临海沧浪山出神,一道惊天动地的轰响从海面上滚滚而来。

   海面上,一道黑色的巨浪拉成一条直线,一眼望去,潮水黑影水光接天,直扑海岸而来。

   由远及近,宁白峰骇然发现,海浪的浪头竟然达到近百丈高。

   更让宁白峰吃惊的是,海浪的前方,竟然有一只散发着黄色光芒的葫芦飞在浪头上空,一道人影站在葫芦上不断挥出一道道巨大的刀芒虚影,轰击最高的那座浪头。

   浪头不断的被打散,然后又重聚过来。

   海浪不断前扑,葫芦不停地后退,刀影不断劈砍。

   当巨浪冲到海岸悬崖附近时,斩浪的刀影骤然变大,刀芒冲出百丈远,如同劈天一般,将巨大的海浪一分为二。

   “轰”

   巨大的海浪撞击在悬崖上,击起满天的水雾,如暴雨一般洗礼着悬崖下的海岸。所幸海岸悬崖高逾数百丈,浪头虽然冲不上来,但海浪巨大的冲击力道,仍旧是将整个海岸轰击的都在颤抖。宁白峰手扶着窗沿,深深的被这海浪之威所震撼。

   百丈高巨浪,人站在底下近乎小如蚂蚁,若是扑击到城镇上,眨眼间就会被击打的粉碎,哪怕是传言拥有百万人口的北梁国都,照样只会留下一片废墟。

   更震撼人心的还是那个敢于面对巨浪,以长刀劈浪的人。

   站在如此巨浪下都需要胆魄,更何况是斩劈巨浪,而且是一刀将其劈开。

   宁白峰估计,此人实力最低也得是元婴地仙,金丹地仙尚还达不到能以刀芒斩断百丈巨浪的如此威势。

   屋子的震动缓缓平静下来,悬崖边上那道散发着黄色光芒的葫芦一飞冲天,直向那高耸入云的临海沧浪山而去。

   海潮退散,宁白峰正准备关窗时,却发现悬崖下冲出许多黑影,不等宁白峰细看,敲门声响起。

   打开门,却是店小二站在门口,对宁白峰笑道:“客官不去赶海潮么?”

   宁白峰一愣,问道:“赶海潮是什么?”

   店小二道:“先前每三个月一次的巨海潮来袭,每次都会裹挟一些好东西,凡是来临海县城的都会去赶海潮,尤其是修行仙家,能得到不少宝物。据说上次巨海潮,有人捞到好大一只巨蚌精,里面的灵珠都有人头大小,后来拿到临海沧浪山,卖出了数万折背钱的天价。”

   店小二见宁白峰没什么动静,以为宁白峰还是不明白什么是赶海潮,便指着窗外海面上那道道黑影,接着说道:“那些就是驾驭海兽和船只出海赶海潮的人,海浪退去,海水很浅,足可屏息下潜捞宝,这就是赶海潮。客官要是想去的话,本店可以租借逐浪鱼和潜水玄龟,客官只需付给三枚折背钱就行。”

   宁白峰看着海面上踏浪逐波的黑影,考虑一下后,摇头道:“不用了,麻烦送些饭菜过来就成。”

   店小二略微有些失望,但还是点头退出去,声称饭菜待会儿送到。

   宁白峰其实也想去见识一下,但初来乍到,屁股还没坐下,就立即马不停蹄的下到数百丈的悬崖下赶海潮,这有点太赶,比赶海潮还赶。

   虽说店小二讲的那个卖出天价的蚌珠,确实很吸引人,但这种地方也同样是是非之地。宝物从水里捞起来,能不能保住都难说。当初在三百里禁的时候,几颗蘋婆果都能让人抢的死伤狼藉,更不要提那卖出天价的宝物。

   店小二这些普通人只看到那天价的噱头,却不知道那些宝物定主之前的腥风血雨。

   宁白峰虽然不怕麻烦,但也不想主动去招惹麻烦,还是收起去海里泡冷水的想法,安安心心的练字休息。

   此后几天,宁白峰安心练字,不时看看窗外海面上那些水里来浪里去的黑影,同样也看到了那些黑影的厮杀。

   等到三天期满,宁白峰来到迎风桥头,再次见到那嘴脸尖酸的老头。

   桥头同样聚集了不少人,行行色色。平庸的,显眼的都有。最让人瞩目的还是一位贵公子模样的年轻人,骑着一头高大的雪狼,身后还跟着两个秀丽的侍女,裹在漂亮的棉袄里,粉嫩可人。

   更有缺胳膊少腿,浑身刺鼻药味的凄惨之人。显然是在赶海潮的时候吃了亏,被人动了刀子。看他们眼里的那股幸幸之色,显然是能活着回来,已经值得高兴,又或者是真的捞到宝物,打算去山上赚大钱,这些人都有不少。

   破风舟停靠在桥头的时候,宁白峰都想把那老头抓起来打一顿。破风舟哪里是老头说的不大,就破风舟的大小,比宁白峰看到的北梁国艨艟战舰都大。坐下他们这些人那完全是绰绰有余。

   果不其然,人群里就有人去找那老头的麻烦,却被老头骤然放出的气息给吓到。

   宁白峰一惊,老头的气息竟然是四境玄妙地仙。难怪敢坑人,没点手段,还真不敢做这事儿。

   宁白峰一阵庆幸,亏得他没有冲动。

   桥头小小的插曲过后,人群依次登船,片刻后如约升空,前往山顶。

   破风舟破开云海后,一座巨大的平顶山呈现在宁白峰眼前。巨大的山头被整个砍平,长宽达到近百里,各色建筑鳞次栉比,高大楼宇,独栋的庭院,比比皆是。

   破风舟停靠在一处栈桥码头,宁白峰看着栈桥码头上繁花似锦的街道,温暖怡人的气候,让人如同置身于温暖的春天。

   山上温暖如春,山下却天寒地冻。

   仙家气象别与俗世凡尘,在这一刻分别的竟是如此清晰。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