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云归

第六十四章 剑崖石刻正阳炉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绿柳山庄的剑炉就在山庄的后山脚下。

   剑炉占地面积很大,足有两里地。但相较于剑炉后边的剑崖山,仍旧是相形见绌。

   绿柳山庄的铸剑炉曾经闻名遐迩,周边各国不少山上仙家都曾来此求剑铸剑,世俗江湖来此之人更多。但随着山庄先辈的逐渐陨落与消失,绿柳山庄便就此没落,甚至一度封闭山庄外的山水禁制,不许外人进入。

   赵长德扛着箱子大踏步走入剑炉深处,此处是绿柳山庄所有剑炉里最好的的三座铸剑炉之一的正阳炉。

   赵长德很兴奋,这种感觉只在十年前有过一次。那时他花了三年时间突破到凡胎三境,这件事情他没有告诉任何人,甚至是兄长赵长礼,没有人知道他的练气天赋如此之高,但对他来说这都不重要。突破之后,又花三年时间走遍北梁国所有仙家山头和名山大川,只为寻找适合铸剑的材料。回到绿柳山庄的剑炉后,再次花费三年时间,铸造出一柄奇珍级的上品宝剑,只差一点点就能到达异宝级。

   宝剑出炉之日,剑鸣甚至引动山庄里的锁灵剑阵的震动。

   山庄传承千余年,这种剑炉出剑引动锁灵剑阵的现象,不过寥寥数次,那还是山庄繁盛之时,铸剑师莫不是地仙境的高人,而他赵长德不过才凡胎三境。

   那柄名为“长鸣”的奇珍宝剑,现在就握在兄长赵长礼的手中。

   赵长德放下箱子,看着里面的黑色矿石,眼里的兴奋与喜悦怎样都掩饰不住。

   正阳炉外,一名身材壮实,穿着背心,袒露着满身腱子肉的憨实青年走进来,嗡声道:“师傅,现在要开炉么?”

   赵长德醉心于铸剑,更痴迷于铸剑,也因此年过四旬都未曾娶亲生子,只收留孤儿常露为徒,常伴于身侧。

   赵长德没回头,笑道:“赶紧去准备,明日正午开炉铸剑。”

   常露饶了饶头,说道:“可是师傅,刚刚柳总管传话,说今晚有宴席。”

   赵长德一听就知道常露是惦记上宴席上的吃食了,没好气道:“憨货,就知道吃,今晚宴席不参加,准备东西,调节炉温。”

   常露的肩膀立即就塌下来,有气无力道:“是,师傅。”

   是字声音拖得老长。

   赵长德将矿石搬出箱子,说道:“我已经知会柳涌,晚上宴席上的好菜会多做一份,单独送到剑炉。”

   停顿一下,又接着说道:“顺带还有一壶好酒。”

   走到门口的常露瞬间腰板挺得笔直,大踏步的跨出去。

   ————————

   晚上的绿柳山庄张灯结彩,很是喜庆热闹。

   二月二这天本是驱虫除害,祈雨纳福的日子,却因赵长礼的回归,硬生生给办的比除夕和元宵都热闹。

   宁白峰也是应邀参加山庄晚宴,只是因为人生地不熟,没什么可以聊的来的,能说的上话的余清海早就跟酒友赵硕推杯换盏,偶尔有人来敬酒,余清海是来者不拒,酒到杯干。喝到最后,来敬酒的都怕了,没见过这样喝酒的。

   旁边的赵硕一样是如此,两人抱着酒坛鲸吞牛饮,一坛空了再上一坛,将整个大厅里的热闹风头都占了一半,甚至旁边不少人开始起哄,赌余清海和赵硕谁先喝醉。

   宁白峰看着在拼酒的两人,目光落在赵硕的肚子上,先是一惊,仔细端详片刻后便笑起来。

   难怪第一次见到赵硕是时,明明觉得此人身上灵气逼人,甚至能以凡夫俗子的肉眼看到锁灵剑阵和柳树树灵,却尚未开辟气海。原来原因出在腹部的气海上,一条乳白光芒的酒虫爬伏在上面,赵硕喝下去的酒有九成都进了酒虫的肚子。

   同样的,赵硕抽丝剥茧获得的灵气,尚未被气海蕴化成元气,依旧是有九成被酒虫吸走。但这酒虫也不时散发出精华,蕴养赵硕的肉身,两者相互依存。

   坐在旁边的余莲看见宁白峰无故发笑,好奇问道:“宁公子,看到什么了?”

   宁白峰转过头,笑道:“余姑娘,你猜余前辈和赵硕,谁会先醉。”

   余莲考虑片刻,说道:“我曾经见过我爹跟衡国极有名气的“酒徒”司徒九对饮,最后把我家镇子上酒庄里的酒喝完了,两人不相上下,看现在这样子,我感觉应该是我爹会赢。”

   宁白峰不知还有这一出,愣了一下,笑道:“余姑娘,那你恐怕失望了,这次赵硕必赢!”

   余莲笑道:“为何这么说?”

   宁白峰对着余莲招招手,示意她过来一点,轻声道:“这事儿不要乱说,你听听就好。赵硕的气海上有一条灵物,名为酒虫,他喝下去的酒大部分都进了酒虫的体内,所以最后,你爹肯定会输。”

   两人凑的太近,从未有过与男子如此亲近的余莲脸色有些羞红,眼神闪烁,心跳有些加速,连宁白峰说什么都只听得个模模糊糊。

   坐在主位上的赵长礼看着使劲拼酒的两人,大摇其头。

   坐在下首的赵长明笑道:“大哥,硕儿也是无奈,打小就被酒虫寄体,福祸相依,不要介意。”

   赵长礼叹气道:“此次远游,依旧是没有寻到足够的灵物,那怕是拼命夺回来的芥子袋里,能助他开辟气海的灵药灵材都少的可怜,山庄财力将尽,仙家山头渡口的集市里灵材灵药我们又买不起,只能苦了这孩子。过段时间将那芥子袋拿到彩霞山去卖了吧,换点灵药灵材回来,让庄子里有天赋的后辈用用。”

   修行是个无底洞,哪一点都要钱,而且是大量的钱财。绿柳山庄没落至今,能拿的出手的都已经换出去了,那怕是铸剑,没有铸成好剑,拿到仙家山头都被瞧不上眼,甚至是自取其辱。只余下这块福地,若非有祖辈留下的山水禁制,可能绿柳山庄都保不住。

   赵长明转头将目光落到正在窃窃私语的宁白峰身上,微笑道:“大哥,你说这少年有那传说中的飞剑,可是真的?”

   赵长礼皱着眉头,有些不满,“二弟,做人要本分,不是我们的不要乱动念头,赵家再破落,那也不能沦落到不择手段的地步。”

   赵长明笑道:“大哥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宁公子能有飞剑这等宝物,背后必定不简单,若是能攀上交情,对山庄来说,那可是大喜事。”

   赵长礼松开眉头,深深的叹了口气。心里有些悲凉,曾经显赫的绿柳山庄竟然到了这种地步,后辈子弟无能啊。

   赵长礼轻声说道:“我已经邀请宁白峰去剑崖石刻。”

   赵长明一愣,然后点头道:“大哥好见地。”

   绿柳山庄的剑崖石刻,存在时间同锁灵剑阵一样久远。当初的绿柳山庄能有辉煌岁月,全是拜剑崖石刻所赐,赵家老祖自剑崖石刻上悟得无上剑术,成就剑仙,才创立绿柳山庄。

   外人想一观剑崖石刻,如非极其要好的至交,否则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剑崖石刻实际上就是绿柳山庄的立身之本。

   赵长礼看着宁白峰和余莲,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老芋头倒是生了个好女儿啊。

   宁白峰和坐在旁边的余莲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看着两人拼酒的热闹。

   宴席一直持续到很晚,拼酒的两人依旧是没谁喝倒,最后只能不分胜负,结果实在超出宁白峰预料。

   或者说是宁白峰低估了余清海的酒量,能跟酒虫对拼,对的起那豪爽性子,绝对的猛人!

   一场晚宴,最终宾主尽欢,相继散去。

   宁白峰回到住处,坐在桌前翻看着《山海图录》。

   酒虫,一种奇怪的灵虫。对武夫来说,这是至宝,只因酒虫喝酒之后,萃取出的精华可以极大的强健体魄。

   但此虫极其少见,只有数百年近千年的老酒里有可能孕育而出。

   宁白峰也是头一次见到,觉得很有意思。

   若是让那赵硕习武,走武道一途,想必会进境神速,入门三境必定很快就会破镜,成就武道四境小宗师,那是简单至极。

   只是不知为何这赵硕没有走武道,反而到现在还是个凡夫俗子。

   宁白峰想了一会儿,自嘲一笑。

   庸人自扰。

   ————————

   山庄的清晨弥漫着一层淡淡的薄雾。

   宁白峰跟着赵长礼走在山庄后山的山道上,回头看向山下。薄雾中的山庄宛如仙家山头一般,云蒸霞蔚,蔚为壮观。

   眨眼之间,眼中的景色一变,彩色的剑阵依旧围困着柳树,大殿前的巨剑在朝阳下闪耀着光辉,山庄外围几道光柱直冲天际,回应着广场中间的那把巨剑。山脚下的剑炉一片赤红,却又有几道阴凉的溪水长带穿插而过。

   仰望山头,云雾缭绕,霞光万道。

   再眨眼,薄雾依旧。

   宁白峰深吸一口晨雾中的凉气,只觉神清气爽,轻声道:“好地方!”

   赵长礼转过头,笑道:“既然是好地方,宁公子不妨多待些时日,想必山庄里的剑阵和剑崖定会让你有所收获。”

   宁白峰点头道:“那就多谢庄主。”

   赵长礼看着前面的山道,微笑道:“走吧,前面就到了剑崖石刻,宁公子请务必跟住我的步伐,石刻外有禁制守护,踏错就麻烦了。”

   宁白峰不敢怠慢,立即举步跟上。

   绕过几处山道,撞进一块巨大的石头里。

   踏出禁制,一股极强的剑意铺面而来。腰间剑匣里的寸思极速的震动起来,似乎要破匣而出。

   举目仰望,百丈山壁直扑而来。

   四个大字直接撞入宁白峰的脑海。

   剑朝天阙!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