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第三十四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49

   厨房中的异样很快就有小二告诉了胖掌柜, 胖掌柜一口老血差点卡在喉咙口,他站在厨房门口声嘶力竭:“叫医仙来!!医仙!!”

   始作俑者温衡正一边掏着他做出来的南瓜糊糊边吃边走, 半碗南瓜走到德文仙君所在的雅间之后只剩下了盘子下方浅浅的一点。温衡打了个嗝推开了房门, 德文笑的更加灿烂:“小温温哪,你来啦?”温衡哆嗦了一下,自从他的名字被德文曲解了之后, 从德文口中出来的每个字组合起来都让他汗毛倒数。

   他不是没被人叫过叠字, 他还记得在下界的时候, 他的小徒儿出了点事情破壳重生。小弟子云清在重新学语的时候对他的名字分外有执念,他奶声奶气的呼唤自己:“衡衡……”温衡觉得挺可爱的啊, 他还逼着云清喊了他好几百遍, 喊到最后小弟子不耐烦了,以后再也不喊了, 他还遗憾了好久。

   温衡想了一下这话如果是从他道侣莲无殇口中说出来的效果,不行, 他依然掉了一地鸡皮疙瘩, 要是无殇这么唤他, 他一定觉得无殇是被人夺舍了!

   “小温温,你站在门口做什么?快进来啊!”德文的胳膊一放到桌子上就疼,说来也怪,成就金仙之体之时,就算受伤也会很快就好。德文的伤已经三天了, 还不见好转,他只能去医仙那里配了一些能压制疼痛的丹药服下。

   可是那并不能缓解他的疼痛, 他的洞府正好被灵火烧了,这段时间住在别的仙君的洞府中。从他的手被温衡扭断之后到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他疼的很暴躁。冲到醉仙楼来的时候,德文是想让温衡付出代价的,结果一看到温衡,德文就觉得自己的胳膊疼的不那么厉害了。

   德文脑海中灵光一现——这……是不是说明温衡对他有意思?特意在他的仙体上留下了一点疼痛,让他不要忘记他?德文站起来走向温衡,他挺想翘起兰花指的,可是胳膊断了翘不起来。德文用肩膀想要蹭到温衡胸口,呵,之前没注意,现在一看温衡又高大又壮实,和他之前的那些炉鼎都不一样啊!

   温衡不留痕迹的往后撤了一步,德文蹭空了。温衡将盘子放在桌上:“仙君不是说要尝尝我的手艺?我给您送来了。”德文开心的走到了温衡身边坐下:“哎呀,看起来好特殊啊,这是你专门为我烹饪的吗?”

   并不是,只是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看着外面初升的太阳,觉得那个颜色很像熟透了的南瓜,然后一时兴起想要吃南瓜饼了。没错,这其实不是什么金丝南瓜,这是南瓜饼,就是加多了水和面糊糊成了这个德行了。虽然没有饼的形状,可是放在圆圆的盘子里面一坨看起来也像饼了,就这么将就着吃吧。

   德文对温衡颔首示意他坐在自己身边,他委屈的说道:“你看我的手,都被你扭坏了,你说,该怎么办?”温衡不好意思的挠头:“抱歉啊仙君,我这人酒品不好,喝多了就会犯蠢……”德文一笑,大有一笑泯恩仇的意思:“算了嘛,我又不是找你来兴师问罪的。”不,你就是来兴师问罪的,只不过沉迷于美色忘了此行的初衷。

   走廊上闹哄哄的,德文不悦的皱眉:“吵吵嚷嚷的成何体统。”他灵气一转,雅间的门就慢慢的合上了。德文说道:“手坏了也不是你故意的,这样吧,你来喂我,这笔账我们就一笔勾销了好不好?”温衡觉得有点困扰:“仙君,我做的东西可能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美味……”他刚把醉仙楼的大厨们都放倒了,相信放倒德文也不是什么难事。

   他本来不想跟德文分享的,可是德文都主动要求了,怎么能不满足他的小小心愿?温衡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觉得自己是世上最通情达理的人了,看看,世上还有他这么善解人意替别人考虑的人吗?

   德文的脑袋向着温衡凑过来,似乎想要靠在温衡的肩膀上,若不是他的胳膊突然疼了一下,他还就真靠上了。德文龇牙咧嘴的摆正头,温衡已经用勺子挖了一坨南瓜糊糊送到德文面前了:“仙君,请。”

   德文抬眼看了看温衡,挺上道的么?还以为温衡有多高傲,这不就已经服软了吗?德文心中极为骄傲,他张开了嘴巴,然后……然后他就口吐白沫倒下了,倒下去的时候还磕到了桌子上,磕得头破血流。

   温衡蹲下来推推德文仙君:“喂,仙君,仙君?”他看了看仙君额头上的大包和鲜血嘀咕道:“原来成就金仙也会磕破皮啊?原来仙人的血也是红色的啊。”他还以为会是五颜六色的,割一刀之后淌出金色的血,想想都觉得不一般呢。

   温衡遗憾的站起来:“看来我的手艺只有我能欣赏,还是算了吧。”以后想要练手艺的时候自己躲起来就行了,不让这群人吃了,太伤人了。

   温衡推开了门,醉仙楼中已经乱成了一片。彭少堂正好从走廊上跑来,看到温衡他就吼道:“你知道吗?!咱醉仙楼被敌人偷袭了!大厨们被人集体投毒了!凶手的影子都没能找到!”温衡一把揪住他:“等等,德文仙君也被投毒了,救治的时候多救一个。”

   九霄界醉仙楼开业千万年只有过三次闭店的经历,第一次,九霄界厨神大赛召开,所有的酒店掌勺都过去了,那一次九霄界大大小小的酒楼全部闭店休息。第二次,两个仙君在醉仙楼喝醉了动起手来,毁了醉仙楼的阵法,修缮了三天才好,这三天闭店。第三次,就是现在,大厨们被敌人投毒了,无一例外全部倒下了。

   胖掌柜一个时辰之内就枯萎了,没错,就是字面上的枯萎。原本白胖的胖大厨这会儿变得又黑又瘦,他脸上的褶子都遮不住了。他颓废的扶着醉仙楼的红柱子:“我们醉仙楼到底得罪了谁啊?谁这么心狠,竟然对大厨们下手!”温衡正好站在旁边,胖掌柜……呸,瘦掌柜一把就拉住了温衡:“小温你说,你说,你刚刚也在厨房,你有么有看到什么嫌疑人?”

   这时过来帮大厨们医治的医仙出来了:“参掌柜,大厨们中的毒我们解不了。”温衡站在旁边嘀咕,原来胖掌柜姓参哪,这个姓氏很罕见啊。参掌柜闻言嚎啕大哭起来:“我不活了啊!!这都是醉仙楼的宝贝啊!!到底是哪个天杀的投毒啊!!”

   医仙连忙拿出玉瓶子接住了参掌柜的眼泪鼻涕:“哎,哭,再哭大声一点,说不定就有救了。”温衡傻眼了,这医仙脑壳怕是有坑?彭少堂看到了温衡的表情就在旁边解释道:“你刚来可能不知道,我们掌柜是人参修炼成仙,他的洗澡水都有医馆的人每天来回收,至于哭出来的眼泪鼻涕,那都是治病的宝贝啊。”

   温衡再看向参掌柜的时候已经没办法正视参掌柜了,所以参掌柜是因为太伤心了,就从一个白白胖胖的人参变成了黑瘦的老头子了?他这是脱水了吗?可怜啊!

   说起来,温衡自己勉强也算得上是草木成精,不过他是旱魃之躯,有人说过他更像是冬虫夏草来着……看到参掌柜哭的这么惨,温衡心中的愧疚感一下就冒出来了,他走到嚎啕大哭的参掌柜面前认错:“参掌柜,你别哭了。没有人投毒,大厨们是因为吃了我做的菜才口吐白沫倒下去,我的手艺不好。”

   温衡终于承认了这个事实,他做的菜不好吃,他其实一直都清楚,只是他觉得他还能救一下。在加上那点可笑的自尊心,他不愿意直面惨淡的真相,因此一直都倔强的表示是别人不懂欣赏。温衡终于豁出去说了一句真话,可惜……没人信啊。

   首先不相信的就是拿着玉盒等参掌柜眼泪的医仙,医仙半蹲着身子将玉盒举到参掌柜眼下,他扭头对温衡说道:“这位大厨您就别添乱了,您若是能做出一下就能放倒这么多大厨的食物,您就不应该做大厨,您干脆去我们医馆专门研制毒药吧。这毒啊,我师尊都说了没办法解除,只能静观其变。”

   参掌柜更干吧了,他整个人都缩水了:“小温哪,知道你心善,可是这事你就别添乱了。万一,万一醉仙楼的大厨们……醒不过来,还要靠你……”参掌柜想到伤心处哭的更惨了,温衡眼看着他又缩了几寸下去。

   当那盘南瓜糊糊被温衡放在医仙面前的时候,医仙们是拒绝的。医仙们纷纷用金针药碾等法器挑了一点南瓜糊糊去看毒性,结果显示挺好的啊,这就是一盘很普通的南瓜羹啊。

   温衡叹了一口气,这都是什么世道啊,说假话心虚,说真话没人信。做人真难哪!温衡郁闷的把最后一点南瓜糊糊刮到勺子里面吃掉了。

   醉仙楼闭店,等大厨们醒过来之后才能继续开业。醉仙楼亏惨了!参掌柜半天之内就萎缩了,他坐在柜台后面就像一根干瘪的老人参,连话都不想说了。醉仙楼发生了大厨被投毒的恶□□件,还波及到了德文仙君,这要是在平时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可是最近九霄城发生的大事太多了,醉仙楼这里的这点小事没有激起一点风浪。就连波及到的德文仙君的家人都没有人来闹腾。

   原因无他,出了更大的事情了。三十一重天上发生了叛乱,执界仙君风神的洞府被叛军捅穿,他的家人全部被斩首示众,风神下落不明。消息传来的时候下四界都震动了!虽然这是三十一重天的事情,可是……都怕战火蔓延下来啊!要知道从下往上难,可是从上往下很容易啊!万一战火蔓延下来,九霄界岂不是要覆灭?!

   大家人心惶惶,就连九霄界的执界仙君水神出来澄清都没用。头发炸炸的水神那个样子完全没办法服众啊!他自己家后院还着火呢,灵火到现在还没能找到,他现在说话是没有威信的!

   50

   水神再一次来到了醉仙楼,这一次他是趁着夜色独自前来的。因为大厨出事神智恍惚的参掌柜站在柜台后面生了根扎到了土里,水神进来的时候参掌柜双眼无神,头上都长出了叶子,看来打击的不轻啊。

   温衡那时正在给参掌柜浇水,不是说植物脱水的时候补点水会恢复的快一点吗?他拿了个大勺子从后院的井里面打了一桶水,正浇在参掌柜脚下蔓延出来的根系上。

   水神进门的时候穿着一身斗篷,他看到醉仙楼冷冷清清的样子有点吃惊:“怎么了?”温衡一下就听出了他的声音:“水神大人,您怎么来了?”水神对温衡说道:“有清净的地方能聊聊吗?”

   温衡放下了手中的水瓢:“这边请。”在温衡的房间中,水神掀开了斗篷露出了依然黢黑的脸:“你说的事情成真了,想必你也听说了,风神他的家人都遭难了。”温衡点点头,他给水神泡了一杯茶:“节哀。”

   水神双手接过茶水:“你说的都成真了。”其实在温衡算命的当场,他还将信将疑的,哪怕温衡说的四件事成了两件,他依然觉得那是温衡的小把戏。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却让他不得不服气,他自己的洞府被烧毁,风神的全家糟了难。他不得不信了……

   水神喝了一口水:“事情发生之后我去问过李老,可李老闭关了。”水神看向温衡,温衡波澜不惊的问道:“嗯,然后呢?”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水神放下水杯忧心道:“去寒潭的法修全军覆没了,我手中最强的剑修都下去了。”温衡眨眨眼:“是灵火干的吗?我正在等你通知啊。”他等了好几天了,一直在等水神他们的人来接他去寒潭收服灵火,可是到现在都不见他们来找他。

   这能怪温衡吗?温衡觉得他很配合了。水神面色一凝,他的意图已经这么明显了,难道温衡还看不出来吗?水神想要招募他为自己的幕僚啊。这事落在九霄界其他法修身上,他们一定开心极了,可是温衡这是什么反应?他是真不懂还是装的?水神心里也犯嘀咕了。

   下四界现在都不太平,幽帝闭关,三十一重天叛乱,三十二重天执道仙君战神先被戴了绿帽子,现在来不及伤春悲秋就披上战甲去三十二重天通向上界的通道处守着,就怕战火蔓延到三十二重天上去。而他这里,李老靠不到,灵火的事情还没搞定,若是再出什么乱子,他这个执界仙君也就当到头了。

   水神定定的看着温衡好一会儿,他想了想,若是温衡能帮着收服灵火,才证明他是可用之才。他也是犯傻了,竟然自乱阵脚失了执界仙君的威仪。水神说道:“既然如此,现在就去寒潭帮忙收服灵火吧?”

   温衡看了看天色,他一般不喜欢在晚上出门,可是水神都这么要求了,他也只能点头了。他刚刚想到一件事,就问道:“水神大人,您刚刚说执道仙君李老在闭关?”温衡真觉得自己的反射弧有点长,这时候才问这件事。

   “李老闭关的话,如果我要去上界,是找您还是找他呢?”彭少堂之前对他说找水神,不过温衡觉得彭少堂给的消息都不太靠谱,正好水神在这里,直接找他就行了。

   水神没好气的说道:“还上界?上界现在战火纷飞,你上去找死啊?”温衡笑了笑:“上界有我的道侣和朋友。”话音一落水神沉默了,过了一会儿他说道:“原来如此……”原来温衡在上界还有人,水神眼神复杂的看着温衡:“如此等你替我收服好灵火,我给你去上界的引荐信,你看怎么样?”

   温衡拱拱手:“多谢水神大人。”这样就帮了大忙了,省了一百朵聚魂花了!可以换好多小钱钱了。

   说走就走,温衡跟着水神走到醉仙楼的大厅中,参掌柜脑袋上的参叶子还在有节奏的摇晃着。温衡抬起水桶从头给参掌柜浇下去,参掌柜一个激灵醒了,长出来的根系和叶子一下就收起来了,他一身都是水:“哎?!谁?!谁?!”

   然后他就看到了温衡和水神,温衡对着参掌柜拱拱手:“掌柜,水神大人让我去帮忙收服灵火,温衡这就出发了。”参掌柜吸收干了身上的水分,他握着温衡的手语重心长:“小温哪,你要注意安全,掌柜我等你回来撑起醉仙楼的大梁哪!”

   温衡捂脸,参掌柜,你还是断了这个心思吧,温衡再回来要是大厨们醒了,他肯定要被集体追杀的。

   参掌柜送着水神和温衡走到大门边,老人参靠在红柱子上抹泪:“要注意安全啊!早去早回!”温衡回头对着掌柜行了个礼,参掌柜哇的一下哭出来了,眼泪滚在地上,他缩的比白天还要小了。温衡觉得他之前浇下去的一桶水都白浇了,比起这个,参掌柜的眼泪落到地上就算浪费了啊。

   水神星夜前来,他自然没有乘坐他那骚包的鸾鸟车架。在醉仙楼前有一个黑乎乎的河蚌?对,是河蚌!温衡瞅了好久才惊叹道:“哇,好大的河蚌!”比鸾鸟车架都要大!这要长多少年才能长成这样的蚌啊,这玩意好吃不?

   当然温衡不敢问出来,他怕被水神打。水神拍拍手,河蚌张开了口,温衡这才发现河蚌里面的肉已经不见了。他跟着水神的步伐上了河蚌壳,河蚌的上半部分压了下来,遮住了温衡的视线。这时候温衡才发现蚌壳中别有洞天。这里……简直是个小型洞府了啊?

   温衡不由得看向水神,上界汇集了各种各样的东西,自从得知胖掌柜是人参成精之后,他现在已经能够接受很多东西了。温衡脑海中发散思维了一下——水神是不是河蚌成精?下界的画本子里面,蚌女也是很美丽的啊!

   温衡的面色太古怪,终于引起了水神的注意。水神清了清嗓子:“这是我的皇仙蚌壳,能直接进入寒潭中。”万一温衡实力不行去了寒潭直接翻白肚皮了那怎么办?水神准备帮他一把,直接送他下水。温衡还是没能忍住那个问题:“水神大人,我能问一下,您……是河蚌成仙吗?”

   水神面色惊疑不定:“很明显吗??”这下轮到温衡傻眼了,他就是随便猜猜罢了啊!虽然他可以看一看水神大人的人生历程,可是没征求别人同意随意打探别人隐私是一件不道德的行为。好吧,主要还是懒,要说不道德,他也没少干这事。

   一只河蚌能修炼成为仙君,不容易啊。这下温衡总算明白水神的府邸为什么要建在寒潭下了,一只河蚌再怎么背着壳到处跑,最终还是离不开水的。

   温衡觉得仙界是个神奇的地方,不止人能修成仙,草木精灵也能修成仙。不过这也是天道的伟大之处,没有哪条律法规定只有人才能修行啊,在沟通天道感应天时方面,草木鸟兽甚至比人修更有优势。

   接受了这个设定,温衡竟然觉得蛮带感的!他现在看着水神的样子就想到了一个灰扑扑的大河蚌,他的目光太直白,水神都不好意思了。

   “离魄灵火对其他仙君的伤害还好,我本身就是水中生灵,水中的灵火对我的伤害更大。这些天其他仙君在寒潭中想要收服灵火,可是都失败了。我给你配了我麾下几名剑仙,希望你们能互相帮忙收服灵火。”水神叹了口气,“经过灵火焚烧,九霄界的阵法都会受到影响。”

   水神叹了一口气:“我在九霄界的寒潭中千万年,却灯下黑没能发现身边有这么可怕的灵火。”其实这事情很好解释,在下界有一种说法,若是出门遇到毒物不小心被毒物咬伤了,那五步之内必定有解药。

   水神是灵蚌成仙,他独占寒潭千万年,周围一定会生出能克制他的东西。离魄灵火便是这种东西……

   温衡想到了自己,在他沉睡的棺木中,也有东西相克,旱魃和道木相克,可是因为机缘巧合就成就了他,温衡觉得他的运气真不是一点的好啊!哪怕被人说成冬虫夏草,能活过来就是好的!

   没一会儿温衡觉得蚌壳震动了一下,水神说道:“到了。对了,你要不要能在水中呼吸的丹药?”很多法修遇到水会被克制,水神看到好几个火灵根的修士在寒潭上面翻白肚皮了,他不想温衡还没出师就先挂了。

   这时候如果是世外高人,应该会高深莫测的双手背在身后义无反顾的走出去,顺带说句特别高深的话:“不用。”可是温衡不同,他对着水神眉开眼笑的伸出了一只手:“有么?劳烦水神大人多给几粒。”看,光给还不能满足他,还要多给几粒,脸,真大啊……脸皮,真厚啊!

   51

   水神还真掏出了一个药瓶交给温衡:“这里面有十粒避水丹,能让你在寒潭下呆十天。寒潭下方通向混沌海,灵火现在已经躲到通向混沌海的通道中去了。那里可能有海兽出没,你多加小心。”温衡接过丹药行了个礼:“多谢水神大人。”

   水神打开了蚌壳,蚌壳上出现了一道柔和的灵光,透过灵光,他看到了眼前的水中有一大片隐隐绰绰的废墟。废墟中还燃着星星点点的火焰,火焰的颜色是蓝紫色的,跟鬼火一样,看起来特别渗人。

   水神阴郁的看着这片废墟:“这里本来是我的行宫,旁边是其他几位仙君的行宫,就被那灵火给毁了。”温衡对水神说道:“节哀。”

   蚌壳周围亮起了五点灵光,仔细一看,竟然是五个裹在结界中的人。水神带着温衡走出蚌壳,在离开蚌壳之前,温衡吞了一粒避水丹下肚,他只觉得周身一暖,身上就出现了一道莹白的灵光。等他站在水中时,他发现他身上的灵光竟然和旁边的五个人一模一样,看样子这群人也服下了避水丹。

   水神对那边领头的人说道:“这是我招来协助你们收服灵火的法修,希望你们能早日收服灵火。”还他一个清净,他被这灵火弄得焦头烂额,已经一个月没能好好休息了。

   温衡早就知道这几个人是剑仙了,他对着剑仙们拱拱手:“见过各位剑仙。”定睛一看,温衡乐了,还有熟人!只见那边的五个人中,领头的两个正是严浩和祁盛!

   水神被灵火焚烧,在岸上看起来只是黑黢黢的,到了寒潭中他的伤就很明显了。他面上和身体上出现了无数蓝紫色的火焰,尤其是他的头发,在寒潭中他的头发丝每一根都在燃烧。水神痛苦不堪的说道:“如此就拜托你们了,我先上去。”

   被烈火焚烧的滋味不好受,离魄灵火果真是水神的克星,他大概是想和水神争夺这个寒潭。水神到了寒潭中连站立都站不稳,想想真可怜,一只河蚌竟然被一朵灵火逼到了岸上。

   众人行了个礼,眼看着水神钻到了蚌壳中然后蚌壳快速的离开了寒潭。温衡这时候才发现,水神的蚌壳本色可能不是灰扑扑的,他的蚌壳也在燃烧,上面那些灰黑色更像是被焚烧出来的颜色。如果灵火没有焚烧,这个河蚌应该是一个挺好看的河蚌。长得圆圆的,白白的,应该算是一只美蚌了。

   “温道友,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啊!缘分!”祁盛挺开心的伸出手,温衡同他握握手:“好巧,没想到祁道友也在这里。”“哼。”温衡和祁盛的熟络刺痛了严浩,他冷哼一声,“果真是缘分。”

   温衡对着严浩拱拱手:“严道友。”严浩面色不虞:“叫我严剑仙就好。”温衡梗了一下:“好,严剑仙,重新认识一下,我是千机散人温衡。”咋地,谁还没个名号?他这个名号还是他的道侣起的,去下界问问,谁不知道玄天宗千机散人温衡?!

   严浩扭过头去不想说话,他身后的三个剑仙倒是很和善的过来同温衡行礼了:“千机散人你好,我们是詹明远、刘少卿、唐久。”温衡一一回礼,他飞快的记住了这几个人的样貌特征。

   詹明远是个星眉剑目的年轻剑仙,腰间别着一柄有暗红色龙纹的剑鞘。刘少卿面色冷清,周身缠绕着一股生人莫近的气息,温衡觉得他不是练绝情剑就是练绝杀剑的。唐久看起来很普通,他的相貌和气息都很普通,他应该是剑修中难得的土灵根。

   温衡问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了?”闻言祁盛解释道:“灵火逃窜到寒潭下面通向混沌海的通道中去了,通道入口有一头异兽守着,现在有很多剑仙在洞口处围剿异兽。不过还没能突破,通道中的情况还不明朗。”严浩哼了一声:“若不是怕剑招太强会将通道震塌,剑仙们何苦束手束脚。”

   温衡神识一转就明白严浩说的是什么情况了,他所在的地方位于水神的府邸前一块向前延伸的巨大岩石上,在岩石下方便是深深的海沟,里面剑光涌动,看得出来那边最少有一百多位剑修。剑修杀伤力很大,若是直接摆出剑阵,会让他脚下的这块岩石还有附近水神府邸原本的驻地坍塌。到时候就算捉到了灵火,水神想要在湖泊中找到一块这样的宝地做洞府就难了。

   他抬头看了看,寒潭在他的头顶像是一块冰种的翡翠一样飘着,上面在水面铺开,下面像萝卜一样根植于海底通道口。混沌海的灵气比九霄城还要充沛,寒潭正是得益于这条通道才能发展壮大。脚下的岩石像是一柄刀刃一样插到了寒潭的半腰中,岩石上方温度适宜灵气比别处充沛,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水神和其他的仙君们才将府邸建在了此处。

   严浩对身后的三个剑修说道:“走吧,该下去了。”必须争分夺秒,水神大人受到的伤害太大了,若是还不能收服灵火,水神大人迟早会被灵火灼烧致死。严浩瞟了一眼温衡和祁盛:“你们两个跟在我们身后,不要添乱。”言语中分明将两人当成了累赘,温衡和祁盛对视一眼尴尬的笑了笑,就这样默许了严浩的领队位置。

   严浩他们速度极快,他们四人从平台上一跃而起直奔下方的海沟而去,祁盛他们速度也不慢,祁盛的重剑块头虽大,但是在水中显得分外灵活。倒是温衡这时候就显得有些笨手笨脚的了,现在不在九霄城上空,他自然是可以御风……呸,御水前进的。他本来可以求助他的器灵,可是现在人多眼杂,还是不要惹麻烦了。

   温衡在水中摇摇晃晃,脖子不动身体在动的,祁盛看不下去了:“温道友,你不介意的话,我载你一程。”太可怕了,飞起来半点仙气都没有,看起来像个吊死鬼一样。温衡欢乐的蹦跶到祁盛的剑上:“多谢祁道友。”那语气分明是早就觊觎祁盛的重剑但是不好意思开口啊!

   从上面看这海沟就像是一条窄窄的线,可是越向下,海沟就越来越大,周围的灵气也更加丰沛。相对应的,就是他们御剑的时候感受到的阻力更加强大。在海沟间有些长相奇特的海兽,剑仙们正在同他们缠斗。严浩他们顶着寒潭的彻骨寒冷笔直的下落,在他们下方便是那深不见底的通道。通道黑黢黢,像是一张噬人的巨口对着众人张开。

   这个时候有闲心聊天的也只有温衡了,温衡觉得冲下去的这个过程有点沉闷有点悲壮也有点傻……越往下寒潭的范围就越小,从旁边走不是更好么?严浩是脑子有坑么?一定要从正上方突破?是为了显示他剑术高超吗?曲线救国不行吗?

   温衡在脑海中狂野的吐槽,却不敢说一句出来。他问祁盛:“时道友还好吗?”他和祁盛他们是因为时斌认识,这时候问候一下时斌不为过。祁盛在前方帮温衡挡住寒潭彻骨的水流一边回答道:“还在关禁闭,你走了之后……对了,温道友,你何必如此?”温衡眨眨眼:“啊?”

   祁盛面色有些复杂:“聚魂花。”温衡微微一笑:“一朵也没什么用,就留给你们了。山中生活不易,我要是需要,下次再去找就是。”温衡走的时候把他的玉盒留在了他睡的吊床上,时斌直接就被杨林清他们揪着去关小黑屋了,发现这个玉盒的还是时斌的姑姑。这群仙人聚在一起嘀咕了半天,本想着给温衡送过去,可是后来还是收下了。

   就像温衡说的,山中清苦,一朵聚魂花能够让他们换几条灵矿,他们的村子周围的阵法都是需要宝物加持的。温衡的这个举动让祁盛大为感动,没想到温衡竟然送他们这样一份大礼,他们无以为报。

   温衡当然不能告诉祁盛真正的原因,他就是嫌弃那朵聚魂花的味道,只要一打开盒子温衡就感觉自己看到了死去的老温头在召唤自己。那味道真恶心,不光呛鼻子,还冲脑!温衡在时斌家里打开闻了一下,他能说他两眼一黑差点厥过去吗?

   祁盛说道:“我们已经将聚魂花出手了,好久没有出现聚魂花了,卖了个好价钱。”祁盛爽朗的传音道:“卖了九条灵脉!”温衡笑道:“这不是挺好的么?”他一直听他们说灵矿灵脉什么的,是他在下界挖的灵矿吗?好好奇啊。

   祁盛转身塞了个储物袋给温衡:“这里面有两条灵脉,本想着卖了聚魂花之后就给你送过去,却不料半路给水神大人拦下来让我过来帮忙了,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就给你吧。”温衡连忙推辞,祁盛面色一沉:“你救了小时两次,大恩大德本来就无以为报,我们还觍着脸拿你的东西。你若是不收下,就是看不起我们!”

   好么,说的这么严重,温衡只能伸手收下了,他想了想:“谢谢。”祁盛笑着露出一口白牙,他拍拍温衡的肩膀:“好兄弟,以后有事吱一声。”温衡看着在前面帮他挡寒潭水的祁盛,心头涌起了一阵豪迈:“嗯!”

   说完这话之后温衡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呢?后来仔细想想,他在祁盛面前怎么就那么没气势?跟个姑娘一样,点什么头,就应该大手拍过去学着画本子里面的话放下一句豪言壮语!算了,气场都弱了,这会儿挫败也没用了。

   这时只觉得周身一轻,定睛一看他们已经冲出了寒潭水聚集处到了下方的通道附近。在上面看的时候,通道就是一个圆圆的碗口那么大的黑色,可是下来的时候,通道直径都有一里!悬停在通道前,温衡只觉得自己渺小的像是一粒微尘。

   这是他前面有祁盛挡着,不然他直面眼前吞噬一切的黑色,会觉得好可怕啊!说起来温衡喜欢泡澡,也仅限于温暖的水流和缓的泉水啊!他到了海里就会觉得压力很大,一想到水面下那些庞然巨兽,温衡的头发都要炸开。好么,这会儿已经炸开了。

   通道中一股股强大的灵气在涌动,严浩悬停在通道前问旁边的剑仙:“现在是什么情况?”旁边的剑仙头上正滋着血,他狼狈的喘了口气:“已经有数十个兄弟下去了,可一直没传来消息。”温衡的神识向着通道伸去,他看到了,在洞口的正下方,有一条黑色的巨大的章鱼!章鱼的触手上卷着数十个剑仙,温衡叹了口气说道:“你们的兄弟被章鱼卷着了。”

   严浩不悦的瞪了一眼温衡:“胡言乱语!什么样的章鱼能卷住十几个剑仙?!”温衡认真的点了点章鱼的触须:“长了十八根须须的那种。”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