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87、第八十七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208

   越向着东方前进, 山势就越发和缓,渐渐的众人进入了丘陵地区。温衡倒是觉得这里的山脉和玄天宗的山脉差不多,他挺喜欢这里的。

   这群人修为都高, 下午时分,他们就到了青龙沉睡的湖泊所在的山麓中了。到了神兽所在的地方,想要飞行就有点困难。这群人落在地上在山林间穿行, 好在这里的地势和缓, 几人行走毫不费力。

   突然之间徐泰抽抽鼻子:“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温衡闻了闻, 空气中似乎有东西腐烂的味道传来,闻着像是某种巨兽死了的味道。徐泰抽抽鼻子:“这里有个大妖兽死了。”

   一听到大妖兽死了,一群人面面相觑。楚云潇皱眉:“莫不是又像之前那样?”之前哪样?后来加入的温衡和水波横互相看看。

   徐泰带领着大家走过了几个山头,这时候看到了一个小小的盆地, 盆地周围的树木倒伏,看来之前这里发生过激烈的打斗。楚云潇低头查看了一下草木的情况:“这里的战斗有半个月了。”温衡注意到, 山谷中的草木生长茂盛, 但是在有些地方像是被烧灼过一样,草木变的漆黑。

   徐泰道:“是那条鸡冠蛇。这是它的血毒浇灌过的地方, 你们看到了吗?寸早不生。”

   东方青龙山林间有一头蛇妖, 年代久远,堪称山林一霸, 它的血液流淌处, 草木会枯萎。它的双眼凝视处,修士会被他定住。好几次进入四灵境的修士们吃了这条蛇的亏,尤其是徐泰, 有一次不防备差点被蛇给绞死了。现在徐泰竟然说这样的蛇死了?

   段不语指着山谷中长着一片青草的地方说道:“挖。”

   这是个不太美好的过程,执行者是徐泰,徐泰云起灵气,灵气冲着呈现圆形的青草地奔涌而去。灵气一卷泥土就被翻出,带出了不少白色的蛆虫。一阵浓郁的腐臭味传来,众人切断了自己的嗅觉向着挖出来的坑看去。

   坑中有一副巨大的盘曲的蛇骨,这蛇骨若是展开,应该能有数十丈。这是一条巨大的蛇,可是现在它只剩下了一堆骸骨被埋在这里。在骸骨的下方,是它的内脏,白色的蛆虫在内脏间翻涌,看得人快要呕出来了。

   “盖上吧。”徐泰也受不了这个情况了,“和之前的那三头妖兽一模一样。”楚云潇迟疑道:“莫非还是那头不知名的妖兽?那妖兽和蛇过不去吗?”

   徐泰骂了一声:“埋得挺深。”然后又任劳任怨的将坑给填上了,他不满的说道:“那妖兽把鸡冠蛇都给剃光了,你们看到了吗?骨头上一点肉都没有。”仿佛蠹虫一样掏空了整条蛇,只留下了不想要的垃圾。

   温衡皱眉,他倒是觉得这个方法有点眼熟。他的小弟子有这个习惯,烹饪结束之后会挖个坑把厨余埋进去。在这天上还有这样的妖兽和小弟子有同样的习惯吗?这妖兽还有点洁癖呢,看来真是个不太好对付的妖兽。若是真让它长成了,将来它必定会成为四灵境中的霸主。

   本来没有得到七宝灵果已经很憋屈了,这时候又发现了第四具惨死的妖兽。修士们愤怒之余倒是燃起了斗志,他们一定要找到这头妖兽,拧断它的脖子,不能让它继续下去了。

   温衡给那素未谋面的妖兽在心里点了个蜡烛,被仙尊们盯上,这妖兽的运气真是太好了。

   不过在收拾妖兽之前,他们要先去寻找巨灵卵。放开了鸡冠蛇的事,一群人向着不远处的山麓走去。没多久,他们就看到了群山环抱间的湖泊。湖泊翻着微微的涟漪,温暖的阳光照在湖面,湖面像是揉碎了一湖的金子。

   湖水湛蓝,在离岸边数十米处还能清楚的看到水底。在湖泊的东方,有一个浅滩,浅滩后方有一座不长草的山,这山像是趴着的巨龙,龙头对着湖泊的方向。在龙头和湖泊之间的浅滩上,密布着灰白色的石头。

   一群人走到石头旁,徐泰再一次骂了出来:“我日他老母的!!一朵都不剩!”楚云潇凉凉的说道:“谁说不剩的?那不是还有么。”

   温衡定睛看去,在灰白色的石头间,长着一种白色的蘑菇。蘑菇个头挺大,有半条胳膊那么长,眼前有五六朵,有的张开了伞盖,有的支着个长长的柄撑着个大脑袋还没打开。蘑菇盖上,有一圈金色的线,像是光环一般顶在菌盖上,看着挺可爱的。

   温衡问水波横:“这不是有蘑菇么?为什么大家都这种表情?”水波横软软的说道:“留下来的都是毒蘑菇,我们要找的巨灵卵一朵都不剩了。”说着水波横从袖中掏出了一个留影石,留影石中露出了一片蘑菇,和眼前的蘑菇长得一模一样,菌盖上都顶着金色的圈,也是同样的大小。

   水波横道:“这是巨灵卵。”温衡一脸懵逼:???这群人是怎么发现这是毒蘑菇的?这不是长得一样吗?

   楚云潇蹲下、身气愤的看着这对毒蘑菇:“等了数百年,结果就等来了一堆毒蘑菇。”徐泰气的在旁边跺脚:“呸,气死我了!”

   温衡还是一脸懵逼:所以你们到底是怎么认出这个是毒蘑菇的?他看着觉得一模一样啊。温衡把他的疑问告诉了水波横,水波横说道:“巨灵卵和毒蘑菇外表看起来一模一样,可是只要神识一探就能发现不同。巨灵卵的灵气是白色的,而毒蘑菇的灵气是灰色的。”

   温衡看了看,还真是这样,不说还没发现,这里的蘑菇散发着灰色的灵气。水波横又说道:“巨灵卵和毒蘑菇相伴而生,若是除了毒蘑菇,巨灵卵就长不起来。”可是若是摘了巨灵卵,毒蘑菇依然完好,是这个意思吗?

   楚云潇恨声道:“上次过来我还看到有数十枚巨灵卵,没想到竟然被人摘空了!可恶的小贼!”徐泰气的都快翻白眼了:“希望那小贼还摘了毒蘑菇,毒死它!”

   段不语一直没说话,听到这里,他突然开口了:“可问龙神。”温衡一惊,什么?还能问神兽呢?

   水波横又在解释了:“四灵境中的神兽,只有东方青龙附魂附得好,能说话。”温衡傻眼了:“附魂?”不是说上古神兽么?

   水波横道:“上古神兽在仙界都是至尊的存在,哪里能看管区区一个四灵境?这里留下的都是神兽们的一缕神魂。神魂会挑选四灵境的生灵附魂,只要有他们的一丝灵气在这里,就足够震慑其他的妖兽了。”温衡挠挠脸颊,昨天他们被朱雀追得魂都飞了,合着那还不是完整的朱雀?只是朱雀附魂的一只大鸟??

   不过想想也就明白了,上古神兽各个都会化形,就连凤渊那样的凤凰都在上界有自己的尊号,若是四灵境中的是本尊,这里就真成了神仙打架之处了。

   段不语对着宁静的湖泊行了个大礼:“在下段不语,恭请龙君降临!”一连说了三遍,水面上依然一点波动都没有。

   温衡挠挠脸颊:“龙神睡着了吧?”正这么想着,湖泊中突然冒出了大量的气泡,巨大的水浪从中心涌出,湛蓝的水面变成了黑色。

   这时在水面上冒出了一个巨大的龙头,温衡眨眨眼,还真有神龙啊,只是这神龙的气息有点熟悉啊。而且,不是说青龙吗?这龙青黄青黄的,有种营养不良的感觉。龙神威严的从水中探出半个身子:“何事?”

   段不语问道:“龙神可知是谁取走了巨灵卵?”龙神鼻孔中喷出一口气,在水面上形成了两条长长的水痕。龙神威严的说道:“不曾看到。不过……”

   当神龙说不曾看到的时候,众人的表情变得挺失落的,当听到神龙来了个不过之后,众人的双眼又亮了。只见神龙有些怀念的说道:“半月之前,我觉得非常温暖。”众人:……这……该如何吐槽?

   神龙说道:“好像阳光透过水面,直接照到了我身上。在这里数千年,第一次有这种感觉。”神龙的话让大家若有所思,这算是异常吗?神龙说完了之后又威严的看向段不语:“还有事?”

   段不语行了个礼:“打扰龙神。”神龙喷出一口气,又继续沉到湖泊中去了。

   楚云潇说道:“这也算是一个异常,只可惜龙神没有注意到那个小贼,可惜了。”能把巨灵卵摘得一个不剩,不是一点的过分啊。段不语道:“我觉得,偷巨灵卵的小贼,还是那不知名妖兽。”

   徐泰说道:“妈的,这次到四灵境什么都没得到!晦气!我一定要找到那个小贼,生吞了他!”楚云潇不乐观的说道:“我怀疑,那妖兽也对天上肉下手了。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怎么就挑天才地宝下手?这气运也太好了吧?”

   水波横也若有所思:“是啊,巨灵卵由龙神守护,它竟然全摘走了,龙神还毫无察觉。这东西气运太可怕了。”

   段不语对楚云潇道:“你说他也对天上肉下手了?我觉得未必。”徐泰猛地一击掌:“对啊!天上肉的守护是一群豹子啊!想要摘到天上肉,要先通过豹群啊!”

   温衡竖起耳朵:……豹子??

   段不语发话:“去白虎辖区看看天上肉。”他就不信了,这东西真这么邪乎,什么都不给他们留。

   温衡觉得他绕了个大圈子,从南方到东方,再从东方直奔西方,感觉到了四灵境之后就一直在兜圈子。他这么一说,楚云潇也苦笑起来:“我们也在兜圈子,我们从北境而来,一开始就到了南方,然后转到东方,现在还要去西方,圈子兜得更大。”

   温衡想了想,好像确实如此,这三个仙尊绕的路比自己绕的还要多,这么一想,温衡心里就平衡了。

   209

   去西方的路上,一群人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水波横他们是仙尊,赶路不算什么,他们吃惊的是温衡。看着他在身后摇摇晃晃的御风,可是速度一点都不慢!水波横好几次看着温衡眼中露出了温柔,可是想到了什么,他的目光又沉下去了。

   今天天色已晚,他们来不及到西方了。只能在路程中央找了个地方住下。这次他们没能找到山洞,也没能找到鸟窝。一群人在河畔支起结界隐匿了周身的气息。水波横用菟丝子围着结界饶了一圈,他们的驻地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座长满了菟丝子的山坡一样,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

   赶了一天的路,加上再一次遭受打击,几人都蔫巴巴的。温衡笑着拿出了火锅:“都别垂头丧气了的,来,吃点好吃的,明天说不定就有好运气呢。”徐泰一看到火锅双眼就亮了:“好吃的?”

   温衡从储物袋中掏出了桌椅锅碗瓢盆,那些准备好的菜放了满满一桌。他温和的招呼大家:“都来吃点东西吧,段道友?给个面子?”

   段不语眉头微皱,他站在夜明珠的光源外看着温衡。徐泰他们也在招呼段不语:“老段来嘛,不要这么客气,大家都认识这么多天了,你就别端着了。”闻言段不语才缓缓的走过来,他对着温衡拱拱手,温衡笑着递给他一副碗筷:“多吃点,不客气。”

   段不语抓着碗筷若有所思,温衡不再管他,他忙着将肉和各种丸子菜菜都推到火锅里面去,开心的告诉大家吃法。一顿饭吃的挺开心,吃完了之后只要将火锅汤底泼到外面就行,温衡觉得不知道吃什么的时候,吃顿火锅最好了。

   吃完之后,几人围坐在桌子旁边,温衡拿出了一副从下界带来的麻将:“这个大家知道怎么玩吗?”没想到最矜持的段不语竟然点头了:“知道。”温衡乐了:“那就再好不过了,我不知道。来,你们玩,我在旁边看着。”

   温衡只知道这种麻将在下界非常流行,他在下界六千多年,就看着御灵界和元灵界的修士玩了六千多年,没想到上界还会有人知道这个玩法。那就太好了,因为……他研究了六千多年,依然不会玩。

   不过他可以看啊,他这人喜欢热闹,看着别人玩的开心,他也就开心了。

   菟丝子纠缠的结界中,四个仙尊开始打麻将,有人气定神闲,比如楚云潇和段不语;有人纠结苦恼,比如水波横;有人手足无措,比如徐泰……温衡拖了一张躺椅坐在旁边晃悠晃悠,还悠闲的吃上了水果。

   真是神仙日子啊。

   不得不说,温衡的战术搞得好,第二天上路的时候,几个仙尊精神满满,气氛也活络了很多,几个人之间的关系明显就亲近了起来了。通向西方的道路也不再枯燥乏味,温衡摇摇晃晃的跟着大部队御风的时候,徐泰终于伸出了援助之手:“别御风了,来我法宝上吧。”

   温衡也不推辞,他笑眯眯的坐上了徐泰的法宝。按照他们的行程,今天傍晚就能到西方白虎的管辖区。

   温衡对上界不懂啊,他闲下来就想问问题:“四灵境的四个神兽,是上古神兽的一缕神魂吗?这都过了多少年了,还保持得这么好呢?”

   楚云潇笑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几道神识经过数万年的流传,已经变得很虚弱了,每次附魂也需要消耗大量的灵气。这时候,就会选择他们的血脉给他们续上一点神识。这样就能继续传承下去了。”

   温衡问道:“怎么个续法?”楚云潇道:“比如东方青龙,他是龙族,当龙魂开始虚弱的时候,我们就会告诉执界仙尊,让仙尊去找龙族最强大的龙,龙会分出一点神识给四灵境中的青龙,这样,青龙的神魂就能坚持数千年。”

   徐泰闷声说道:“我知道,上次青龙的龙魂是太史大人续上的。”楚云潇笑道:“是啊,上次龙族不凑巧,就用了太史大人的龙魂。”温衡笑道:“太史大人是龙族的族长吗?”

   段不语这时候平静的开口了:“对,太史谏之是应龙一族,可以号令所有龙族。”温衡梗了一下,难怪他觉得青龙的气息熟悉,现在才回过神来,那不是太史谏之的气息么?温衡自言自语:“我说呢,怎么青龙青黄青黄的。”

   徐泰乐了:“那是因为太史大人是金龙啊。他的龙魂是金色的。”

   温衡又问了:“那朱雀呢?上界有朱雀一族吗?”水波横道:“朱雀自然有的。朱雀本来就是凤凰一脉,上界还有凤族居住的仙岛呢。”温衡点点头:“原来如此啊,那朱雀要是神魂虚弱了,拖一只凤凰来补一下神魂就好了。”

   可千万别拖凤渊这样的凤凰来,那样朱雀的脾气就太臭了。

   “除了应龙和凤凰,西方白虎也是有子嗣传承。倒是北方的玄武……嗯……”楚云潇露出了一个纠结的表情,“玄武活的太长了,又不爱动弹,基本上没见它虚弱过。”虽然不见它虚弱,可也没见它有什么动静,四灵境中就属玄武最低调了,有他没他没什么区别。

   温衡乐了:“四灵境的几头神兽都挺有个性的啊。”楚云潇道:“是的。”

   这时候下方有金色一闪而过,温衡愣了一下:“等等,那是什么?”众人停下脚步,仔细一看,在一处向阳的山坡上,有一片金灿灿的灵米!灵米穗儿沉甸甸的,压得稻杆弯了腰。看起来用不了多久就要丰收了。

   楚云潇道:“应当是鸟儿吃的灵米落在了这里,这里适合生长就长成了一片。”温衡嘀咕着:“长得真好啊。”一根杂草都没有,就像是专人培育的一般。这样的风景,他在玄天宗的时候经常看到,他伸手折了一支稻穗,徐泰说道:“你摘这个干嘛?又不值钱。”温衡笑而不语:“走吧。”

   他珍惜的将稻穗放在储物袋中,灵米这种东西只要有灵气就会生长,一个月就能长成。在仙界,这是最不值钱的灵植,可是在下界,却养活了很多人。若是没有灵米,御灵界那些年战乱饥荒会死很多人,正是因为有了这种可爱的植物,大家才能吃饱穿暖。

   离开这片灵米田之后,大家继续向着西方前进。等快要到傍晚的时候,他们来到了豹族的聚集地。这里的豹族不像下界的豹子一样能化形,这里的豹子都不能化形,生的魁梧矫健,行动如风。

   若是在荒郊野地遇到一群豹妖,嘿,就算是仙尊也要跪。这东西就是这么强大。

   豹子只一种非常优雅的动物,不动的时候就懒洋洋的趴着舔毛。他们想隐匿的时候,你难以找到踪迹,想捕猎的时候又快如闪电,加上豹妖特有的雷电……这么说吧,当一群豹子向着你跑来的时候,你想的不是该怎样逃,而是应该想想等下死的时候是什么姿势。

   天上肉就在豹族居住的山洞深处,想要得到天上肉,就要从山洞中过。温衡他们运气好,到这里的时候正当傍晚,正好是豹子们集体回家准备休息的时候,这时候要是进洞,就意味着要和猎豹们面对面。

   楚云潇叹道:“看来今晚只能在这里守着了,等明天一早豹子们出去了,我们就能潜进去了。”温衡问楚云潇:“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楚云潇张扬的笑了:“四灵境的天上肉,基本都是我得到的。”好吧,你牛,听你的。

   楚云潇知道附近有个废弃的山洞,他们可以住在这里明日一早潜入山洞。温衡这时候幽幽的叹了一声,这群人啊,明明都是仙人了,可一个个的还这么小心谨慎。在他印象中,仙人不是无所畏惧吗?这群人竟然还怕猎豹,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真的飞升到了仙界吗?

   幸亏这群人不知道温衡在想什么,不然楚云潇现在就能把温衡打包丢到豹子窝里面去。

   今夜不能吃火锅了,也不能吃饭了,这里离豹族太近了,若是发出奇怪的味道或者声音,会引来豹族群攻。再说了,这里除了豹族,还有其他种族,比如狼族和其他的一些凶悍的四足兽。总之还是安分一点比较好。

   众人用结界封了洞口,草草的打了个招呼之后,就各自找了个角落打坐的打坐,睡觉的睡觉去了。温衡抱着讨饭棍扒着指头,他这是来到四灵境第几天了?已经记得不是很清楚了,是第五天了吧?

   这几天,四灵境中只有他们五人,也不知清崖子柳月白他们被传送到哪里去了,现在好不好。

   这时,水波横突然走向了温衡。温衡顿时警觉起来了,他眉眼弯弯:“水道友,找温某有事?”水波横在温衡面前坐下:“我,有些话要对你说。”温衡正色:“洗耳恭听。”

   水波横神色很纠结:“上次你对我说,我身边必定有人会爱我,只是我被蒙蔽了双眼。这几天我一直在想这事,温道友,本来这些话我不该对你说,可是想来想去,除了你,我不知道该对谁说。”

   温衡鼓励的看着他:“嗯,你说吧。”大不了听到一些混账话,他就当没听到好了。

   水波横纠结的说道:“你说,感情分很多种,怜悯和感恩的,总归不长久。我想了想,确实是这样的,我知道我对你的感情是不对的。我想温道友你的本体应该是树,会让我有一种安全感,我无法控制想要接近你依附你,但是其实,我对你这个人,是不了解的。”

   温衡眼中露出了惊喜的光芒,水波横可以啊,不愧是仙尊,孺子可教啊!有这种觉悟太好了。

   水波横看了看温衡的脸色,他继续说道:“我之前因为自己的原因,给你造成了困扰,很抱歉。以后我不会了,我会克制自己的本性。”

   温衡舒了一口气:“那就好,能想通就再好不过了。”这是温衡能坚持自己,若是碰到个渣男睡了水波横还不负责,水波横该多受伤?

   210

   水波横道:“我曾经坚持,如果感觉不对,我宁愿独身一人。我想了想我身边的很多人,有仰慕我容貌的,有觊觎我身份地位的,我的感觉都不对。我的直觉救过我很多次,我看到他们,就是觉得这不是我想要的。直到遇到你,我的直觉告诉我,对了,就是你。

   可是你告诉我‘我身边有真心对我好的人’这句话之后,我心就乱了。我在想,我身边到底有谁真心的对我好呢?直到你对我说,楚云潇在朱雀火中护住了我……这怎么说呢……

   我本来从来没有往那方面想,我和他虽然相识数千年,可是他从来没对我说过那方面的话。我一直觉得我们就是朋友的关系,可是被你这么一说之后,我觉得我没办法面对他了,好像他对我确实有点不一般,好像我也对他也不一样了。可我不知道,我的这种感觉是不是错觉。

   因此,我很困扰。若是和他挑明了,我觉得我和他可能连朋友都做不成。可是若是不挑明,我这人最受不了含含糊糊的暧昧,心里像是憋着一股气,无法面对他。温道友,你说我该怎么办?”

   水波横这几天特别纠结,一想到这个连觉都没法睡。他在脑子里面百转千回,纠结了好几天了。实在想不到人倾诉,他只能过来找给他造成这种困扰的温衡解惑了。

   温衡听了听,他笑着问水波横:“你觉得楚云潇对你好像有不一样的感觉?能具体的说说吗?”水波横想了想:“我第一次来四灵境,就是楚云潇带我去找的七宝灵果。那时候有八个仙尊,我得不到果子,楚云潇把他的七宝灵果给了我。”

   温衡点点头:“嗯,还有呢?”水波横又在旁边说了:“在水月门的时候,我好几次接到他的邀请,他邀请我去他的宗门碧云天谈经论道。我觉得麻烦,就没去,后来他将他听到的誊抄了一份给我送了过来。”

   温衡道:“嗯嗯嗯,还有呢?”水波横想了想:“每年我到了我生辰那天,他都会来水月门祝贺我,有时候我忘记了,都是他提醒我。”

   温衡笑着说道:“明白了,他的心思我懂了。那么你呢?你对他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说起这个,水波横想了想:“他……是我在仙界最好的朋友。和其他人都不同。”更加具体的就说不上来了,水波横声音小的像是蚊蚋:“想到我和他或许是这种关系,我就夜不能寐。”

   温衡懂这种心情,当时他和莲无殇两人互表心迹之前,也是这样的情况。温衡觉得世上没有比莲无殇更好的人,在莲无殇心中,他也是不一样的。莲无殇为他能赴汤蹈火,他也甘愿为了莲无殇不顾一切。

   温衡对水波横说道:“水道友,你需要我帮你问问吗?”水波横愣了一下:“这种事,怎么能问?”温衡笑了笑:“你等着啊。”

   水波横就这样看着温衡站起来走向山洞一个角落正在打坐的楚云潇去了。楚云潇闭着眼睛,温衡走到他身边:“楚道友,楚道友,问你个事。”

   楚云潇睁开双眼纳闷的看向温衡:“嗯?”温衡笑嘻嘻的问道:“温某会算卦,你要来算一卦不?”楚云潇一愣:“大晚上的,温道友你在干嘛?”

   温衡笑道:“算卦,算不算?不准不收钱。”楚云潇好笑道:“行,你要算什么?”这完全反了啊,一般都是算卦的人主动问被算的人,到这里真的反了。

   温衡也不介意,他笑道:“楚道友,温某能算到你心中心爱之人是谁,你信不信?”楚云潇哈哈笑道:“这也能行?那你说说,要是说准了,我就答应你一个要求。”

   温衡笑吟吟的凑到楚云潇耳边说了三个字,楚云潇眼睛猛然睁大。他愣愣的看着温衡:“这……”温衡眨眨眼:“准不准?”

   楚云潇叹了一口气:“准是准了,可是……”温衡凑到他耳边说了一句话,楚云潇双眼中猛然迸发出惊喜,他的笑容刚出现在面上却又凝固了:“这……怎么可能嘛。”

   温衡眉眼弯弯对他说道:“这事温某用人格担保,你现在去问他。对了,别忘了答应温某的一个条件啊。”楚云潇忙不迭的爬起来:“若是能成,答应你十个条件又何妨!!”

   温衡笑着盘膝坐在刚刚楚云潇坐着的地方,他好笑的看着楚云潇跑向了水波横。希望这一对能修成正果吧。温衡笑着看着两人,猛不丁的感觉到有人在盯着他看,他一转头就看到段不语正在他的对面,此刻正幽幽的看着他。

   温衡对着段不语颔首,然后闭上眼睛。

   他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不过下半夜的时候,楚云潇兴奋的把他推醒了:“温道友,温道友你醒醒。”温衡睁开眼:“嗯嗯?”

   楚云潇红着脸说道:“他说,我们可以试试。嘿嘿嘿……”楚云潇像是个毛头小子一样竟然手足无措起来,他开心不已:“他说,他对我也有不一般的感觉。温道友,你说我们两能成吗?”

   温衡笑道:“成不成不能问我,要问你们两个。总之,挑明之后希望你们都能珍惜对方。”楚云潇肯定的点头:“那当然,多谢你啊温道友。嘿嘿嘿……”

   温衡笑着摇摇头:“没什么事的话,我要继续睡了。”楚云潇笑着:“好好好,你继续睡。我继续和他说说话去。”说着又欢乐的走开了,温衡笑着翻了个身,看到这样的楚云潇,温衡觉得他此刻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当年无殇和他说,他也喜欢他的时候,温衡觉得自己魂都飞出去饶了好几圈才回来。那种幸福的滋味,他现在想起来依然想笑。今晚楚云潇和水波横应该会彻夜长谈,他还是养足精神明天去豹子洞吧。

   说起豹子,他的三徒儿现在在哪里呢?这都飞升多久了啊,才见到两个弟子,还有四个不见踪影。哎……

   第二天一早,温衡被小鸡枕头叫醒。一睁眼,就看到水波横和楚云潇两人并肩坐在洞口看日出。温衡嘴角抽抽,这两人可以啊,这么早就开始虐狗了?

   徐泰在旁边幽幽的说道:“哎,早就知道这两人有一腿,装模作样装腔作势的,我看了都累。”徐泰伸了个懒腰对温衡说道:“走啊温道友,我们去看看天上肉去,我跟你说啊,这天上肉,用火一烤,那味道真是……吸溜……”

   温衡看了看徐泰,如果他没记错,这天上肉是一种虫子吧?这么好吃吗?惦记成这样?

   段不语走到洞口看了看楚云潇:“可以出发了。”楚云潇起身:“这个点豹子应该出发了,横横,要借你的力量一用了。”

   哟,现在直接叫横横啦?温衡衡酸唧唧的了,他也叫衡衡呢。

   豹群会在天亮之前倾巢而出,这时候的猎物刚从睡梦中惊醒,还在恍惚中,最容易得手。悬浮在空中的众人隐去了身形,居高临下的观看了一场豹群猎杀牛妖的壮观场面。

   四灵境的牛妖虽然食草,但是无比凶悍,公牛长着两只向前挑的尖角,身高都有三四人高。牛群跑动的时候地动山摇,可围在周围的猎豹半点不惧。只见猎豹比下界的普通豹子大了三四倍,每一只都膘肥体壮行动如风。

   当它们尖利的爪牙落在牛妖身上时,便会撕扯下大片的血肉。温衡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觉得这样的妖兽要是出现在御灵界,能抵御他们的宗门很少很少。

   楚云潇拍拍温衡的肩膀,示意他们该行动了。温衡这才收回神识,他随着众人落在豹族的洞穴前,豹族的洞穴前有一块凸起的石台,石台上有两三只小豹子在嬉戏。

   徐泰看到这两三只小豹子就双眼放光:“嘿,好可爱。走吧小乖乖,跟我一起回宗门!!”不能化形的猎豹虽然不能像化形的妖修一样得到很高的地位,可是也会有人愿意豢养。到时候用来拉车或者当宠物,都值得炫耀来着。

   段不语阻止了他:“出来再说。”徐泰擦擦手:“好。”现在要是就将小豹子给捉走了,会引起在洞穴附近查探的大豹子的警觉。

   众人在水波横的遮掩下隐去了身形向着洞穴内部走去,洞穴内阴暗幽深,好在没有奇怪的味道传来。走了数百米之后,眼前的洞穴突然变窄了,最窄处只能容一人通过。

   楚云潇说道:“天上肉就生在里面的灵泉附近,这种东西对声音很敏感,稍有动静就会隐藏在石头内,只有长成的无法动弹才能被捕捉到。”众人闻言将灵气聚集在脚上,争取一点声音都不发出来。

   几人排着队一个个的沿着通道向着内部走,温衡明显感觉到周围的温度降低了,湿度也变大了。他伸手摸了一把旁边的岩石,岩石上渗出了水珠。

   这时候领头的楚云潇传音道:“到了。”温衡从最里面挤出去一看,他们已经到了一个山洞内,山洞不算大,在正中间有一个倒挂的石钟乳正在向下滴答着灵液。下方,有一汪浅蓝色的灵泉,灵泉水很浅,但是占地倒是挺广的,整个山洞就剩下边缘部分窄窄的一条小路上没有水,其他地方都是水。

   温衡已经两脚都踩到了灵泉中,一股凉意顺着他的脚向着头顶游走。他打了个冷战:“噫,真冷。对了,天上肉呢?让我看看。”

   这时候,他看到了徐泰他们幽怨又愤怒的眼:“没了,长大的都被挖走了。”温衡看了看周围,他只看到了光秃秃的石壁,这天上肉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他好好奇啊!

   水波横指着温衡身边一个巴掌大小的凹坑说道:“你看,这里曾经有一只,可是被挖走了。”温衡定睛看去,他确实看到了一团凹坑,凹坑周围还出现了一道凿痕,像是有利器硬生生的从这里抠下了一块山石一般。

   温衡盯着凹坑:“……哦……”所以,四灵境的三宝,他一个都没看到吗?这究竟是什么样的运气啊?到底是什么东西永远快他们一步?能找到这么深邃的地方,这东西运气也太强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愤怒的仙君们:到底是何方小贼偷了四灵境三宝!!逮到他打死他!

   煮着蛇羹蘑菇汤烤着天上肉扒着灵米饭云清抬起头打了个喷嚏:啾啾啾??

   温衡衡今天做媒了,听说只有有福气的人做媒才能成功哦!

   明天要来一章老温和段不语不得不说的故事,嗯,完美。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