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第五十九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124

   帝幽身死, 两仪阵中用聚魂花摆出来的阵法也被萧厉打乱,两仪阵的阴阵在清水湾已经被温衡破坏,现在阳阵开始不稳定的震动了起来, 看起来快要崩塌了。莲无殇道:“走吧, 这里快要塌了。”如果他所料不错,现在他们所处的地方正在九州界下方, 崩塌了不但会被埋起来, 还会被涌入的混沌海水淹没。

   温衡看了看地上的帝幽和青州身躯变成的粉末,他还没说什么, 莲无殇手中灵气一挥,帝幽和粉末一起被收了起来。萧厉也将地上的聚魂花都收集了起来, 聚魂花收好之后,地面太极阵留下的痕迹开始崩坏,一群人趁阵眼位置还没崩溃赶紧走到阵眼中快速退了出去。

   九州界现在正当夜晚,出了帝幽的行宫之后,地面的震动越发大了。莲无殇挥洒灵气,帝幽那座漆黑的行宫就这样塌了!众人:!!!莲先生这是在干嘛?拆宫殿泄愤呢?

   莲无殇轻描淡写的说道:“两仪阵阳阵在宫殿中, 阴阵被温衡破坏, 阳阵若是不破坏掉, 九州界会处于半边阳阵控制之下。”虽说现在阳阵开始崩溃, 天知道它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完全崩溃, 万一持续个几百年呢?九州界岂不是天天地动?众人心悦诚服,莲先生果然有大智慧。

   莲无殇又挥洒出灵气,这下不止是漆黑的行宫, 就连外围的行宫都倒了。邵宁道:“我知道了,莲先生是想破坏了笼中术还九州界一个清净?”莲无殇一本正经的说道:“笼中术解除不困难,我只是很生气。”

   帝幽暗算了温衡,他都没为温衡出气就被萧厉截胡了。莲无殇虽然口头不说,心里极不爽快。拆个宫殿泄愤一下!众人:莲先生真可怕。温衡笑眯眯的说道:“无殇对我真好啊。”莲无殇神情低落道:“若是我用心些,你也不会着了帝幽的道了。”

   温衡忙不迭的去哄莲无殇了,众人撇过头去,这日子没法过了!萧厉看了看温衡和莲无殇,他的神识停留在莲无殇身上:“这次他倒是找了个不错的道侣。”太史谏之笑道:“吃一堑长一智,太子殿下总不能一直走霉运。”

   说话间,大地的震动越来越剧烈了,神识一扫,九州界竟然在坍塌!众人连忙飞身到空中去,不止是他们这么想的,整个九州界的修士们也是这么想的。他们拖家带口的,有的人还扛着兔子笼飞到了空中。

   定睛一看,九州界原本一马平川的地貌发生了极大的变化。笼中术解除之后,九州界出现了山川河流,曾经的城池有的沉到了湖泊中,有的戳到了山顶上。自然用它鬼斧神工的力量证明了人力的渺小。就算是飞升的仙人,能在举手投足间将一界变成这样的,也很少。

   九州界的空中闪着星星点点的灵光,众人窃窃私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九州界需要一个新的领导者来重新规定秩序,这个领导者该由谁做呢?温衡的目光看向了太史谏之,太史谏之抖了一下:“殿下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温衡开始忽悠太史谏之了:“谏之,我见你红光满面,这是有大喜事发生啊!考虑一下,要不要做个领导者?”太史谏之不屑道:“做轩辕律的仙尊?我还不如睡觉去。”

   温衡笑了:“谏之这就是你理解错了吧?你看到新的山川河流了吗?这是你知道的九州界吗?就算还叫九州界,九州界将来会归于新的天道下。虽然我的道木现在势弱,暂时还不能和上界的道木抗衡。不过假以时日,一定能够覆盖整个九州界。等到九州界从道木上剥离归于新天道的时候,九州界就是新世界啊!谏之就算做仙尊,也是自己做主,怎会做轩辕律的仙尊呢?”

   太史谏之想了想:“能将九州界从天界剥离,听起来挺不错的啊。”这笔交易他做了!

   太史谏之深吸一口气对着九州界的天空吼了一声:“帝幽仙尊陨落——我是应龙太史谏之,各路仙君到我这里来报道!”太史谏之连续说了三遍,天空中有数百道流光向着太史谏之的方向飞来。

   萧厉哼了一声:“太史谏之太傻了,竟然接了这么大个烂摊子。”正在给新天道打工却毫无自觉的萧厉这么说道,温衡笑眯眯的对萧厉说道:“没办法啊,有能者居之,我还想做呢,可是没机会啊。”

   温衡对张初尘他们说道:“三位剑仙,温衡有一事要拜托三位。”张初尘拱手:“散人有话请讲。”温衡道:“希望三位能助太史一臂之力。”太史谏之道:“我正想说呢,芝麻他们都留在了九浩界,我没有认识的人,殿下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若是能帮着一起把九州界安顿下来就再好不过了。”

   张初尘他们拱手:“好。”在哪里不是忙呢?上界的风景他们早晚能见识到,现在若是能帮温衡将后方稳定好,张初尘觉得比他们去上界更好。

   太史谏之他们迎着其他各路仙君们发出的灵光而去。邵宁道:“接下来张初尘他们会很忙。”温衡笑道:“是啊,要重建一界呢,肯定很忙。”

   温衡又把他的小板车拿出来了,小板车停在了新出现的山峦中。从板车的窗户中透出了一点橘色的光芒,在漆黑的山上异常显眼。

   一群人坐在大厅中闲聊,邵宁道:“我们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厚道?事情让太史和张家修士去做了,他们在外面忙,我们却在这里休息。”莲无殇毫无愧疚:“九州界的异动很快就会传到上界,我们不能在这里久留。若是我们在这里做的事情多了,难免会被人发现。张初尘他们飞升的时候就已经在九州界,他们还做过帝幽一段时间的大将,有他们出面再好不过。”

   萧厉一边喝茶一边冷淡的说道:“太史谏之在仙界赫赫有名,做仙尊绰绰有余,他背后有应龙一族,轩辕律不会把他怎么样。”

   温衡疑惑道:“我还以为你走了呢,没想到你愿意跟着我们一起过来啊。”萧厉神色平静:“九州界的异动在混沌海上掀起了风浪,现在回去不太稳定,等混沌海平静了,我就回去。”

   原来是这样,温衡笑道:“原来如此啊。”萧厉道:“幽帝的死因,你们想到了吗?”温衡老实的说道:“不是被你杀了么?”

   萧厉没好气的放下手中的茶盏:“你觉得,这个理由说出去,你去上界会受到什么打击?是不是明晃晃的告诉别人你回来了?”轩辕律又不傻,要是得知萧厉还没死,这么一追查下去,往远处说当初帮助过萧厉的人都会倒霉,往近处说,萧厉最近接触到的温衡他们同样要倒霉。

   莲无殇道:“让太史这么回复轩辕律就行了,九州界仙尊帝幽在九州界私自施加笼中术和两仪阵,阵法反噬,帝幽殒命。”邵宁迟疑道:“这么说,会不会有点敷衍?”

   莲无殇道:“这两个阵法都是能让人神魂受损的术法,何况这么大,一旦反噬确实会让人陨落。”温衡道:“可是……这两个阵法不是反噬啊,这两个阵法都是被我们破坏掉的。只要有心人过来查一下就明白了。”

   莲无殇端着一杯莲心茶,他悠悠的喝了一口:“放心,只要这么说,就会有人将原本的证据都掩盖掉。”温衡傻乎乎的问道:“为什么?”

   莲无殇道:“你忘了吗?笼中术和两仪阵都不是帝幽施加的,是更上面的仙尊承澜的手笔。承澜为什么要帮帝幽?帝幽要么有他的把柄,要么就是承澜对帝幽无比信任。不过我更加偏向帝幽这里有承澜的把柄,正好他们互利互惠了。现在帝幽死了,把柄是什么,就再也没人知道了。”

   “这两个术法施加在九州界,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因此这事见不得光。承澜不会管帝幽遇到了什么,他现在只知道帝幽死了,他做过的事情不能暴露。他会想办法把一切疑点都遮盖过去。只要我们不出面,一切就怀疑不到我们身上。”

   邵宁犹豫道:“可是……帝幽说过,承澜几千年前就拜托他注意温衡的行踪,说不定帝幽已经将一切都告诉承澜了呢?承澜说不定已经有准备了呢?”莲无殇肯定道:“目前还没有。”

   为什么莲无殇会这么笃定?莲无殇道:“我还有十七个分神在上界,要是有风吹草动我能知道。”

   “噗——”这是萧厉喷出来的茶。“噗通。”这是邵宁跪下来的膝盖。

   萧厉佩服的对莲无殇拱拱手:“莲先生,厉害。”莲无殇颔首:“过奖。虽然各个分神之间暂时没办法聚在一起,但是大体发生了什么还是清楚的。”这就是分神分多了的优劣之处,瞧瞧,这还需要什么情报网?

   温衡板着脸:“无殇,你答应我的事呢?”莲无殇之前对温衡说的好好的,说他会留两个分神,其他的分神一半去青莲洲,还有一半到他这里来汇合。结果莲无殇竟然静静的搞了个情报网出来了?莲无殇抱歉的说道:“暂时抽不开身,不过只要我们往上走就会好起来。”

   温衡叹了一口气:“你啊,真让我担心。”话虽如此,这两人到底谁担心谁真说不清。接下来众人喝茶的喝茶,沉默的沉默。窗外传来了术法和符篆的声音,那是太史谏之带领九州界的仙人们重建家园呢。

   温衡神情严肃的坐着,邵宁问他:“想什么呢?”

   温衡道:“之前帝幽说的一件事让我很在意,帝幽说,几千年前,承澜的眼睛突然坏了另一只。我想到了我化婴时候的事,你还记得吗?那次我的雷劫很凶狠。”

   这事说出来别人不清楚,邵宁清楚的很!温衡邵宁和灵犀三人在快要进阶的时候都会给对方守阵,那时候灵犀已经元婴末期修士,邵宁都出窍了,而温衡刚刚化婴。温衡化婴的那次雷劫凶狠异常,雷劫呈现龙凤豹和蝙蝠的形态撕咬着道木,温衡全身的皮肉都被雷炸裂,他面目全非 ,若不是旱魃之躯足够强悍,他已经陨落在雷劫之下。

   温衡要表达的不是说那次雷劫难度,而是那次雷劫的最后关头,他乘着树根冲到了劫云的中心位置。在那边,他看到了一只眼睛,然后他打爆了那只眼睛。

   温衡道:“当时觉得劫云对我不怀好意,现在我觉得,承澜另一只爆了的眼睛,可能和那次雷劫有关。”如果真是那样,温衡在下界的举动,承澜到底知道多少?

   125

   这些事情只能去上界才能清楚了,现在他们在这里想再多也没用。温衡叹了一口气:“我们终于要去二十九界了吗?对了,二十九界叫什么名字?”

   萧厉道:“离恨界。”温衡笑道:“哎哟,我还以为会以八开头呢。”温衡没来由一句话让众人的目光集中在他脸上,他解释道:“你们看啊,下四界不是分别叫九霄九坤九浩九州么,我想着,一共三十三层天,八个仙尊,正好一人分四层,就这样九八七六挨个儿命名下去,简洁明了啊!”

   邵宁忍不住道:“这大概只有你这样不想认真取名字的人才会用。”温衡遗憾极了:“我原本以为上界会有个八卦界!说不定还有五行界!”

   邵宁嘴角抽抽:“我还以为你会说八卦界里面住着一群神棍,各个都会算卦呢。”温衡道:“可惜了,我本来以为有的。”萧厉凉凉的说道:“虽然没有哪个界叫八卦界,不过你说的住着一群神棍的世界倒是有的。”

   莲无殇也一脸复杂:“嗯,是有的。”把自己分成了十八份儿的师母应该已经见识到一群神棍的威力了。

   不过要去上界要再过几天,因为九州界的传送通道,它……坏了……

   温衡郁闷极了:“我是不是和传送通道犯冲?为什么我需要它们的时候,它们要么乱传送,要么就坏了”温衡的话引来了萧厉的白眼:“说起这个,幽冥界的通道现在很好用。你知道吗?不知情的一脚上去,就被传到好几个世界去了。”

   温衡愣了一下:“哎?真的么?那岂不是很好?方便你和无常他们工作啊。省的你们驾着小舟到处搜人啊。”萧厉沉重的叹了一口气:“酆都印上现在已经有十个世界了。”温衡一愣:“多少?”

   怎么会有十个世界呢??温衡掰着指头算了半天,他都傻眼了:“怎么会有十个呢?”

   莲无殇道:“确实有十个,九霄界到九州界就有四个,下面有御灵界、元灵界、潜龙渊、无间隙、还有一个你安置残魂的璇玑子变成的世界,忘了吗?”温衡掰着指头:“可是……这也只有九个啊。”

   萧厉道:“幽冥界,你忘了吗?”温衡这才松了一口气:“是哦,还有幽冥界,我都忘了这茬了。”温衡想了一下道木现在的样子,他乐了:“那岂不是像花生一样了?”道木的根系串了这么多世界,等他们回去的时候,岂不是能到处溜达了?

   萧厉不想理温衡,他翻了个白眼站起来向着板车的房间走去。他在幽冥界就见识过了,他在小板车里面还有个房间呢。邵宁看着萧厉的背影:“老温,我觉得萧厉没有你说的那么凶。”温衡道:“那是因为他对其他人都不错,就对我凶。”

   第二天日上三竿,忙活了一整晚的太史谏之才回到了板车上,他是回来求助莲无殇的,结果板车上只有萧厉一人。太史谏之一愣:“哎?怎么就你一个人?他们呢?”萧厉面色不虞:“埋人去了。”

   太史谏之一头雾水:“埋人?埋谁?谁得罪他们了吗?要去帮忙挖坑吗?”萧厉冷哼了一声:“少问。”

   向阳的温暖的光秃秃的山坡上出现了一个坟冢,墓碑上刻着简单的六个字:帝幽/青州之墓。温衡看了看周围:“这里风景挺不错的,面朝大海阳光普照,现在虽然有点秃,可是过不了多久就会长上青草和树。你们两就在这里吧,虽然知道你们没有神魂没有未来了……”

   莲无殇沉默的站在墓碑前,他弯腰捧起一抔土添在两人的坟头上:“或许,不该立这个墓碑。”风水轮流转,要是帝幽做的事情被人发现了,这个坟可能会被挖了。温衡想了想:“有道理。”

   他手中灵光闪动,片刻之后墓碑上出现了一排狗爬:这里沉睡着一对恋人。邵宁捂脸:“帝幽要是看到这个墓碑,可能会从墓里面爬出来。”温衡才不在意,他乐呵呵道:“那他要叫我老大了,我可是万年的旱魃!”

   莲无殇道:“这样的归宿对他们而言已经是最好的了。”比起被压在九州界下方,被萧厉将他们的神魂拒了关在幽冥界尝遍酷刑,这两人还能在世上有个坟证明他们曾经来过。

   邵宁叹了一声:“我总觉得我们做这事,对不起萧厉。”帝幽屠了鬼族,温衡能做的就是陪着萧厉在鬼族人的坟头添了一抔土,而帝幽却能得他们下葬。

   莲无殇道:“这坟不是给帝幽一个人立的,里面还有青州。”青州是个可怜人,他什么都没做错,最终却落得那样的下场。这就是莲无殇为帝幽和青州收尸的原因,他知道温衡也是这么想的,可是站在温衡的立场上,温衡没办法做。温衡没有办法做到的事情,就让他莲无殇出手吧。

   温衡温柔笑着看向莲无殇:“我家无殇一直是个柔软又温柔的人啊!”莲无殇回了温衡一个温暖的笑容,这两人手牵着手转身看大海,背影无比和谐,怎么看都是一对心有灵犀的璧人。

   可怜的邵宁站在后面唾了自己一口:“让你跟过来,让你没事找事,活该,又被虐了吧?”

   温衡他们从山上下来的时候看到了从混沌海上回来的王明月和祁茂等人,这群人灰头土脸面貌沧桑。祁茂看到温衡之后眼神不善:“哎??你怎么回来的??你竟然比我们早!”王明月面目通红,气的像是一只圆鼓鼓的河豚,他瞪着眼骂道:“干他娘的!九州界这是怎么了?!爷的大宅子呢!草草草!”说着一串粗话就冒出来了。

   温衡问莲无殇道:“这是怎么回事?”王明月怎么又变了个性格了?

   莲无殇道:“可能两仪阵刚刚吸收了他们的神魂还没来得及消化,阵法就被我们破坏了,神魂又回到了他们身上。”温衡充楞的看着跳脚的王明月,他突然有点怀念那个娘炮兮兮会嘤嘤嘤的王明月了。

   祁茂瞪着温衡:“说话呢?你们怎么回来的?”温衡对着他微微一笑:“要你管。”莲无殇牵起温衡的手:“走了。”

   祁茂气的吹胡子瞪眼,可是却拿温衡和莲无殇没办法。温衡乐了一会儿后突然想到了九霄界的祁盛,再看看九州界的祁茂,明明都姓祁,都用重剑,为什么性子就差这么多呢?哎,人和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天空飞来一道灵光,定睛一看是张正弘,张正弘对着温衡他们行了个礼后转身对着祁茂说道:“祁将军,幽帝陨落了,现在的执界仙尊是应龙太史谏之,你和王将军和我一起去见仙尊吧,九州界需要你们的力量。”

   听到这个消息,祁茂和王明月都傻眼了:“啥??”他们只不过在海上飘了这么多天,九州界就变天了?就说海上突然涌起狂风巨浪不是什么好兆头!祁茂和王明月也顾不得找茬骂人了,这两人连忙跟着张正弘御剑而去。

   新的九州城依着山谷而建,曾经的城市是圆形的,现在变成了长条形的。九洲城上空人来人往热闹非凡,这才短短一晚,九州城就初见雏形。温衡和莲无殇携手从长街上走过,他们看到很多兔子在街上蹦跶。

   即便城市没了以前的样子,可有些东西还是留下来了。就是不知道将来没人养兔子,这些兔子会不会灭亡。“应该不会吧……”温衡自言自语着,曾经在下界的时候,山林中的野兔子不是照样活得很好吗?九州界的这群兔子应该也会过得不错,将来等他回来的时候,可以吃兔子宴!

   幸亏兔子们不知道温衡的想法,不然一定想打死他。

   两人还在长街上晃荡,就看见太史谏之来了,太史谏之对莲无殇道:“莲先生,有件事想要让你帮忙,通向上下界的传送阵已经断裂了,您看看能不能帮忙修复一下?”这种事情求助莲无殇准没错!

   莲无殇颔首:“好,我和你去。”温衡本来也想跟着,他突然听到了萧厉的声音:“等等。”温衡对莲无殇颔首:“无殇,你先过去,我稍后过去寻你。”

   看着莲无殇他们离开的背影,温衡转身向着萧厉的位置走去。萧厉站在一间倒塌的屋子旁,看到温衡不等他寒暄,萧厉就伸出了手:“交出来。”温衡一愣:“交什么?”

   126

   萧厉没好气的说道:“聚魂花,交出来。”温衡无辜的看着萧厉:“什么聚魂花?”萧厉叹了一口气:“果真成为旱魃脑浆都干涸了吗?记性竟然这么差?那天你在回春洲我让你摘的五百朵聚魂花,交出来。”

   温衡有点懵圈:“哎?那不是我采到的吗?你为什么又要回去?”萧厉冷笑了起来:“你采到了就是你的?脸真大,给我交出来。”

   好么,交就交。温衡从储物袋中掏出了萧厉借给他的储物袋,当初在回春洲,他的储物袋被人给撸走了,还是萧厉借他储物袋他才能摘到五百多聚魂花。温衡看了看萧厉的脸色:“你……是不是在生气?”哪怕迟钝像温衡这样的,也感觉到萧厉在生气。他想了想,应该就是刚刚他给帝幽他们立坟冢惹了萧厉了。

   萧厉一把将储物袋接过来:“聚魂花在我回春洲的大地上生长,鬼族人的神魂孕育了它们,它们也是鬼族的一部分。这些年被帝幽收集的聚魂花我都带走了,没道理还让你留着。”温衡摸摸鼻子不说话了,萧厉道:“说起来我能找到帝幽的阵法,还多亏了你,要不是你,说不定帝幽现在还活蹦乱跳的。”

   温衡不是很理解萧厉的话,莫非萧厉在聚魂花上做了什么标志?温衡在哪里他就能追踪到?萧厉一看温衡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他没好气的说道:“我在储物袋上做了记号,你在哪里我都能找到你。”

   温衡有些心痛:“五百朵聚魂花啊,一朵聚魂花可以卖□□条灵脉哪!”五百朵花是多么庞大的一笔财富!在九霄界的时候,温衡忍着没卖,准备留着做通向上界的敲门砖。在九坤界的时候,他依然没舍得卖,哪怕知道九坤界的聚魂花出价比九霄界的贵,温衡想着还能再等等……

   结果,等到最后被一锅端了。老魃心痛道:“每次我想赚点小钱钱,怎么就这么艰难?”莫非真的被他的弟子们说中了,他只有花钱的命没有赚钱的命?要是早点卖出去多好,这会儿储物袋早就鼓鼓的了。

   萧厉当着温衡的面将储物袋收起来,他瞟了瞟温衡:“瞧瞧你的出息,曾经那个视金钱为粪土的神威太子也有今天?”温衡郁闷的说道:“我还要过饭呢。”他看到了一堆灵石扇着小翅膀从他眼前飞走了,温衡心都碎了。

   萧厉实在看不下去了:“这么喜欢灵脉?”温衡实话实说:“也不是,主要弟子们都说我只会花钱,被他们说的我像饭桶似的只吃饭不做事。”他也想证明一下他做师尊的能力啊!别人家的师尊都酷霸狂拽吊炸天,而他呢,吃了睡睡了吃,发发呆溜溜号,偶尔帮个忙还帮个倒忙。修行功法全不会,弟子们都靠偷师或者自学成才。

   温衡挫败道:“突然觉得我是全世界最没用的师尊,哎……”还想着飞升之后带着弟子大杀四方,温衡想着能赚点小钱钱让弟子们正眼看他,结果……他觉得他还是老老实实接受弟子们的白眼吧。

   萧厉叹了一口气,他从出袖管中掏出了一个储物袋丢给温衡:“拿着吧,里面有五百条灵脉,算是我买你的。”温衡连忙推脱:“不不,我怎么能要你的钱,再说了,这本来就是你的东西。”

   萧厉摆摆手:“鬼族有点积蓄放在别人不知道的地方,我在幽冥界也用不着,这些本来就是当年你还是太子的时候赏赐给族人的东西,也算是物归原主了。我出来的急,身上只带了这么多,你要是缺钱,下次我再给你送来。”

   温衡捧着储物袋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一看他的表情萧厉就头疼。萧厉捂脸道:“你可别再说对不起了,我已经听腻了。”

   萧厉道:“我又不是孩子,该报的仇我自己报。虽然看到你给帝幽立坟我心里不痛快,就这样我都觉得我便宜他了。他就该被抓到恶鬼界承受千万年的酷刑。但是你和我是不同的,就算是死在路边的人,你都会给他们一个安宁。那就是个空坟罢了,我现在想通了就觉得没什么了。”

   萧厉抬头看了看蓝天白云:“好歹,也到这世上来过一回。”温衡知道萧厉这话说的是帝幽,鬼族覆灭一万多年,萧厉这些年没和帝幽打对手戏。现在对手之一没了,萧厉心中有轻松又快意,应该也有怅然吧?

   萧厉问道:“墓碑上写着什么?”温衡道:“这里沉睡着一对恋人。”萧厉听了之后露出了复杂的神色,说不出来是想哭还是想笑。

   “我该回幽冥界了,以后有什么事情叫我就行了。”萧厉在少年的义骸中,温衡却透过了义骸看到了那个一言九鼎杀伐果断的阎君。温衡笑了:“我到了哪里做了什么事,只怕你知道的清清楚楚,还用得着叫你吗?”萧厉瞪了温衡一眼:“难不成你要让我堂堂阎君跟在你身后一直照顾你?美得你!”

   温衡知道萧厉的性子,他憨憨的笑了。眼看萧厉转身就走,温衡连忙补充了几句:“萧厉!”萧厉转身:“嗯?”

   温衡捧着储物袋眉眼弯弯:“谢谢你。还有,好好照顾自己,等有空我会去幽冥界看你。”萧厉闻言愣了,半晌之后他笑了,笑的灿烂又帅气:“好。”

   萧厉的身形化作了一团氤氲的雾气,很快就消散在了阳光下,等萧厉走了之后温衡才想起一件事情来。“哎呀,我应该让萧厉给鬼帝他们带话问好的……啊,算了吧。”估计杜子仁他们只想萧厉少给他们找麻烦。

   收好了储物袋之后,温衡晃悠晃悠的去找莲无殇,也不知道无殇的阵法修复的怎样了。

   事实证明莲无殇出手根本不需要温衡担心,温衡还没走到那边,就看到莲无殇迎面走了过来。他加快步伐走到莲无殇面前:“弄好啦?”莲无殇微笑着点头:“快了,缺一点材料,太史谏之去九浩界找了。”

   温衡道:“什么材料还需要去九浩界找啊?”莲无殇道:“断界石。”温衡差点绊了个狗吃屎:“什么?断界石??”

   莲无殇稀奇的看着温衡:“好难得,你竟然知道断界石?”温衡叹了一口气:“别谈了,我被风神他们关在了断界石牢笼中,差点死了。”

   莲无殇皱眉:“这么严重?”温衡道:“本想看到你的时候就对你说这个,没想到太开心了,就忘记了。九浩界有个修士,叫詹明远,他有一柄剑就是用断界石制作的,我被那柄剑一指就全身无法动弹。”

   后来詹明远他们想要投诚,温衡还让李行云暗搓搓的把詹明远的佩剑给缴了,到现在为止,詹明远的那柄倒霉的佩剑还在温衡的储物袋中,放进去的时候还是李行云放的,温衡都没勇气去碰。

   温衡撑开了储物袋:“无殇你找找,就在里面。”莲无殇伸手进去摸了一会儿,他很快就抽出了一柄暗红色的闪着寒光的灵剑。莲无殇握着剑看着剑身上的龙纹配饰:“这就是断界石?我还是第一次见。”温衡道:“我一碰到这个断界石,就全身难受。”

   莲无殇突然直直的看向温衡,温衡:???下一秒,莲无殇用剑身轻轻的靠了一下温衡的手背。温衡身体一僵,然后就僵直的不能动弹了,他面色都开始发青了!

   莲无殇连忙挪开剑,他送了一股灵气到温衡体内:“没事吧?好些了吗?”温衡猛地喘了一口气:“差点觉得自己快死了……”这种被人扼住咽喉的感觉,太痛苦了。

   莲无殇沉吟道:“不知断界石是克旱魃还是克制道木,总之,这种石头是你的克星,以后要留意,不能被这东西给制住。”说着莲无殇手中发力,一柄长剑顿时就四分五裂。

   莲无殇手中运起灵气将裂开的剑体都收了起来,温衡心有余悸:“据说这东西能隔开两界,坚硬无比。我记得风神说过,断界石会出现在两界交汇处,按说我们在下界的时候御灵界和元灵界交汇处就没这种东西啊。”

   莲无殇道:“这有可能是上界特有的……”温衡摇头:“我在御灵界见过这种石头,昆山王家你还记得吗?有个人暗堕了,打开了通向无间隙的通道,那时候我就在浓雾中碰到过这种石头。”

   莲无殇想了想:“有可能这个是上界道木产生的东西,对你的伤害特别大。”温衡认同道:“是啊,我若是旧木,我也不想就这么消亡,总要有点防身的东西。”

   莲无殇将断剑收好:“我会好好查查断界石是怎么产生的,你不要太过担忧,听太史谏之说,断界石在仙界也罕见,不会到处都是。”要是到处都是断界石,温衡就惨了。

   莲无殇道:“太史谏之应该去下界背你说的那个断界石牢笼去了,回头我会去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比起这个,温衡,你要不要看看九州界的道木?”

   每到一个世界,温衡都要亲眼看看旧木的状态,可是到了九州界,温衡竟然没想到这一茬。温衡摸摸脑袋:“你不说,我都忘了,我还想着直接去上界。可是……我们该去哪里找道木?”

   下几界都有人带领他去看道木,九州界情况复杂,温衡这时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到九州界之后没有看到过九州界的道木!这是怎么回事?莫不是温衡的能力变弱了?

   在九州界他还用过几次根系,他还将混沌海上的清水湾小洞天给搅了个天翻地覆,在此过程中,他好像没碰到过九州界的道木!

   想到了这一点,温衡狐疑的看了看四周,在下界的时候,他一眼就能看到道木所在的方向,可是他神识扫了一圈,竟然没看到支撑九州界的道木!这个发现让温衡吃了一惊:“无殇,我看不到道木。”

   等他将他的发现告诉莲无殇之后,莲无殇都沉默了,半晌之后,聪明的莲无殇道:“看不到就算了,不看也罢。”所谓的天道和命运就是会在适当的时候发生该发生的事情,在此之前,有些事情无法预料。

   莲无殇对温衡说道:“等我们将传送通道处理好,我们就一起去上界。”只要温衡走过的地方,新的道义总会延伸开来。未来的事情会怎样,那不是现在的他们能担忧的。莲无殇低着头思忖着,温衡看到道侣这样心情就舒畅了。

   温衡突然凑过来亲亲莲无殇的脸颊,莲无殇狐疑的抬头:???温衡笑眯眯的说道:“刚刚我得了一笔灵石,走,我请你去吃好吃的!说起来,我们到九州界来还没过上舒坦的小日子呢,趁着老邵他们都不在,我们两人去吃好东西!”

   温衡提着储物袋嘚瑟的笑着,莲无殇被他的笑容感染:“好,听你的。”有爱人在身边,有希望在前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作者有话要说:太史谏之和上界使臣的小剧场。

   使臣:太史大人,帝幽仙尊真的是死于阵法反噬吗?

   太史谏之:不是,我杀的。

   使臣【擦汗】:大人,为什么啊?

   太史谏之:他扒拉我。

   使臣点头:原来如此,罪不可赦!

   使臣在回禀天帝的折子上写着:帝幽仙尊因两仪阵和笼中术术法反噬陨落。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