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第二十九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34

   外面狂风暴雨, 小舟的结界中, 温衡稳稳的坐在船舱中, 本来不大的船舱因为只坐了他一个人,显得分外的空旷。他稳定性还特别好,别人被风浪翻来覆去, 他却稳得像是黏在船底上。

   这不是最过分的, 在大家拼命抓着船舷想要稳定自己身形的时候,他竟然掏出了一床大棉被!!大雨虽然能被阻隔,可是混沌海上气温骤降, 风一吹透骨凉。怕被海兽惦记上,这群可怜的仙人只能靠着身体去迎击风浪, 他们的灵气只能缓慢的在体内流动, 这会儿又冷又乏,一个个的像是霜打了的茄子。温衡却盖上了爱的大棉被,他还掏出了一个软软的枕头,就这么随意的倒在了船舱中美美的睡了起来。

   讨饭棍上伸出了细小的根系,将温衡和棉被紧紧的捆在了一起。温衡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睡着了!黄老等人瞪着温衡这边的小舟, 眼中都出现了血丝,恨不得现在化身海兽捅穿他的船底!

   出发的第二晚狂风暴雨,大家为了抵御风雨一宿没能休息。第二天天亮的时候,其他三只小舟上的仙人们双眼通红精神疲乏。第一缕阳光暖暖的照到了水面,弥漫着雾气的混沌海上突然爆出了一阵愉悦的啾啾声。

   黄老他们脖子僵硬的看向温衡的船舱, 只见温衡的枕头边站着一只嫩黄色的一身绒毛的小胖鸟。胖鸟在温衡枕头边蹦来跳去:“啾啾啾~师尊起床~师尊起床~”温衡美美的睡着,小胖鸟叫不起他, 就蹦到了他的胸口,一双大眼睛盯着温衡的脸:“啾啾啾~师尊起床~”

   温衡睁开了双眼,他将手从被窝中伸了出来揉揉胖鸟的脑袋:“竟然还准备了这个。”昨天掏棉被的时候竟然没发现里面夹了个小弟子做的闹钟。在混沌海上又听到了弟子的声音,温衡万分怀念:“早啊。”小胖鸟心满意足的啾啾了两声:“师尊早上好~”说完之后就蹦蹦跳跳的跳到了枕头旁,他扭着胖胖的身体,几下就从枕头旁边的缝中钻到了枕头里。

   温衡笑了出来:“竟然躲在这里。”温衡伸了个懒腰笑吟吟的看向周围的三条小舟:“早上好啊。”话音刚落,他发现周围三条小舟上的人看他的眼神满是杀气,温衡后知后觉的说道:“怎么了?都没睡好吗?”

   黄老没好气的说道:“不好,温道友睡的不错啊!”狂风暴雨中,老温的呼噜声就像是刺耳的利剑直直的捅到了这群仙人脆弱的神经中。温衡爽朗的笑了:“是啊,我睡眠一直很好。”

   好的不只是睡眠,还有胃口。温衡收了大棉被后坐在小舟上,他摆出了几个白玉盘子和大碗,然后呼噜噜的开始吃早饭。浓郁的香味飘荡开来,黄老目眦尽裂。小舟上的仙人们恨不得将温衡溺死在混沌海中,没见过这么讨厌的人!

   豆腐汤是个好东西,暖身暖心。温衡抱着大碗在混沌海上看日出,他还兴致极好的拿出了留影石。水面上平静的像是一面镜子,薄薄的雾气在水面游荡,小舟破开了水面向着混沌海的深处游去。温衡怎么看怎么觉得混沌海是个好地方,正说着前方有一群长着长翅膀的鱼跃出了水面,说是翅膀,其实也不确切。这群鱼的鱼鳍比身体还长,在阳光下微微透明,上面沾着的水珠反射着五颜六色的光芒。大群的鱼在前方跃动,鱼鳍摆摆,尾巴扇扇,那场面美好的就像是仙境。

   温衡觉得是仙境的地方,黄老却觉得像是炼狱。他指着那群长着翅膀的正在游弋的鱼群说道:“出现了,摆渡鱼。据说这是通向黄泉的鱼,看到这种鱼,就证明接下来我们离能出现聚魂花的地方越来越近了。”温衡啃着油条:“摆渡鱼?”他在幽冥界没见过这种鱼,长得怪好看的来,不知道好吃不?

   不知是不是温衡的想法太危险,鱼群纷纷离开了温衡的目光所及之处向着远方游走了。温衡遗憾的想着,他该捉上一两条的。

   海雾越来越浓,周围的气温越来越低,明明头顶艳阳高照,可是旁边小舟上的人冻得面色都发白了。黄老都冻得像是老甘蔗一样面色发紫了,温衡实在看不过去了:“诸位道友,要棉被吗?”这是他的小弟子给他准备的棉被,里面塞着金乌毛,当然,这点他没有说。

   黄老哆哆嗦嗦的:“棉被能抵御这种极寒吗?快要彻骨寒地了,就算裹上十床棉被都不顶用。”韩顺抖抖索索的说道:“温道友,我能借一床棉被吗?”然后片刻之后,三条小舟上的人们都裹上了大棉被。

   温衡瞅了瞅周围的三条船,只能看到花花绿绿的棉被了。其中一条棉被上面还绣着一群小黄鸡,裹着这条棉被的两个修士露着脑袋在外面,看起来无比滑稽。说起来,这两个修士竟然是双胞胎,就坐在黄老和韩顺后面,他们两个取下了斗笠,露出了无比相似的容颜,裹在小鸡棉被中就像是两个老山芋一样。

   周围的气温越来越低,混沌海海面上出现了大大小小的冰山。水面开始结冰,小舟擦过冰层时发出细微的碎裂声音。不过这种小舟可以在泥土上面滑行,就算海面结成冰,他们也能在冰面上畅通无阻。

   “这里是个冰山吗?我们是在向着北方走吗?”在下界北方会结冰,温衡觉得他们是在向着北方前进。黄老说道:“不,这里可能是混沌海中孕育的某个未成形的小世界,也有可能是已经消亡的某个小世界。没人得知这里的来历,来找聚魂花的人发现了这里,他们给这里命名为彻骨寒地,聚魂花就生在彻骨寒地最冷的地方。”

   温衡若有所思的说道:“哦,我明白了,我们这是快要到目的地了吗?”看起来挺快的,没走多长时间啊,这就靠近了彻骨寒地了。黄老说道:“你想多了,这才到哪里啊,彻骨寒地就算走上三月都走不到尽头,等到水面完全结成冰,小舟无法前进,大家要在冰面上走上几千里才能找到能长出聚魂花的地儿。”

   温衡点点头:“原来如此啊。不过比起这个……黄老,你要吃什么自己下行不行?这块肉我看着很久了。”

   黄老蹲在温衡的小舟上,他和温衡两个一人裹着一床棉被,在他们中间放着一个火锅子,火锅旁边摆着五六盘果蔬和肉类。火锅下方有一条暗红色的藤蔓正不缓不急的燃着火焰舔着锅底,锅上的水沸腾着,嫩嫩的小菜还有各种肉类飘在上面,温衡一筷子摁住了黄老的筷子:“这是我的。”说完眼疾手快的夹走了刚刚烫熟的鸡肉卷儿沾了一口酱料塞到了口中。

   黄老嘟囔着:“小年轻真不知道尊老爱幼,吃你一块肉你就有意见,老子自己下。”旁边的小舟上,仙人们看温衡的眼神已经冒着绿光了。他们果真好想打死温衡啊!

   温衡的小舟上摆了这么多菜,可是能上他小舟的人,除了黄老就没有别人了。温衡也乐得开心,他也不想和其他人分享从下界带来的宝贝,大冬天的在冰天雪地中裹着棉被吃着爱心火锅,还有比这个更美的事情吗?答案,是没有的。

   吃了一顿火锅,黄老奇迹的看温衡顺眼了,果真是吃人嘴短啊!黄老对温衡说道:“等下了小舟,就要分开前进了,我不会去找聚魂花,你们能不能找到就看运气了。离开小舟之后,大家要随身携带一个沙漏,在沙漏中的沙全部漏光之前,一定要回到小舟上。哪怕没有找到聚魂花,也必须离开,明白吗?”

   温衡似懂非懂:“也就是说……你只是负责将大家送到这里来?为什么呢?”这一路上,小舟是黄老的,各种注意事项是黄老说的,温衡原本想着等大家找到聚魂花之后,要交给黄老一些花作为报酬。可是现在听黄老的意思,好像并不是这样?他更像是一个摆渡人啊?

   黄老叹了一口气:“我受命于幽帝,几千年来一直组织人寻找聚魂花,近些年找到的花朵越来越少,大家也不愿意来找了。要得一朵花,可能要搭上数十条命,不值得啊。”黄老坐在温衡身边捧着热茶,他喝了一口茶后叹了一句:“这彻骨寒地啊,是禁地。”

   温衡看了看黄老,黄老说的他不是很理解,他问道:“黄老,幽帝是指帝幽仙尊吗?”温衡来到九霄界之后,听到九霄界的人说幽帝,他想了想,这可能是帝幽仙尊的尊称吧?果然,黄老点点头:“是啊,幽帝就是帝幽仙尊。”

   温衡又问了:“幽帝需要聚魂花干什么呢?这花有什么奇效吗?能让他的修为更加高深吗?”黄老摇摇头:“聚魂花并不是能让修为更加高强的灵宝,事实上他对修士的修行毫无益处,若是不小心吸入了聚魂花的花粉,地仙的神魂都要受损。传说中,聚魂花能凝聚魂魄,能让人起死回生。幽帝应该是有重要的人陨落了,他想让他复生吧。”

   温衡叹了一口气:“哎,可怜啊……”真可怜啊,找聚魂花的这群地仙可怜,为了几朵花甚至可能搭上自己的性命。而让人来找聚魂花的幽帝更可怜,聚魂花的功效如此,想必幽帝想要复活的那个人对他而言太重要了。都是一群可怜蛋,谁都别觉得谁高尚。温衡喝了一口茶,眼前有一朵雪花悠然落下,温衡伸出手接住了那片雪花。

   如此走了几日之后,温度越来越低了。天空中落下了鹅毛一般大的雪花,幸亏只有雪花没有狂风,若是遇到狂风暴雪,说不定小舟前行的方向都要被影响了。

   黄老又回到了他原来的位置上,水面慢慢的开始变白了,不知道是雪落下的太快来不及化开,还是他们已经到了彻骨寒地了。小舟靠的越来越紧,没办法,如果不靠近的话大雪会阻碍视线,在这种情况下迷失了方向就麻烦了。

   突然温衡脚下的小舟猛地顿住了,黄老招呼大家:“好了,下来吧。”

   35

   要下小舟了,温衡已经不记得在小舟上呆了几日了,好像是三五日,又好像是三五十日。他觉得他的感觉正在慢慢的退化,他四下环顾了一圈,周围一片白茫茫,不知是神识受阻还是太久没有放出神识,温衡觉得他的神识竟然穿透不了这茂密的风雪了。

   从小舟上下来,温衡一脚就踩到了雪地中,顿时柔软的雪就没过了他的膝盖。到了这个时候,地仙们也不好意思继续裹着温衡的大棉被了,黄老带头将大棉被交给了温衡,黄老交了棉被之后,大部分修士也将棉被还给了他。

   当然,也有人提出想要买温衡的棉被,冰天雪地中能有个能御寒的东西再好不过了。不过黄老发话了:“到了彻骨寒地,有十八班武艺就使出来。”在座的都是仙人,灵气运转一周天身体就会暖和起来,他们的储物袋中装着的都是保命的东西,棉被和这些东西相比就有点上不得台面了。

   温衡也不推销,他将棉被都收了起来。

   黄老给剩下的十六人都发了一个小小的沙漏,他再三说明:“在沙漏中的沙子漏光之前,你们必须要回到这里。我只在这里等你们三炷香的时间,时间一到,我就会启程回去。除非你们觉得自己能在这里活下去,不然都要按时回来,明白了吗?”

   一路上太压抑,现在到了目的地,好多人的精神就放松下来了,有个人问道:“黄老,若是沙子漏光的时候,我们正好遇到一大片聚魂花,那不是亏大发了吗?”黄老哼了一声:“贪心的人在这里是活不下去的。”那人尴尬的笑了两声:“我就说说的。”黄老补刀:“更何况,你们想要找到聚魂花也不容易。”若是容易找到大片的聚魂花,那这些年幽帝为什么还继续派人来寻找?

   仙人们一个接一个的走了,只有温衡还杵着讨饭棍戳在原地。黄老看了看温衡:“怎么了?他们都出发了,你怎么还在这里?”温衡对着黄老微微一笑:“不着急,让他们先走一走便是。黄老,我有东西要送给你。”

   说着温衡拿出了一个火锅子还有一些菜,他还取出了一些酒,顺便给黄老留下了一床棉被:“我看了看,沙漏漏光之前,你一个人在这里要等很久。我这里有点东西,不值一提,但是能打发时间。”黄老嘟囔着:“留这些干嘛啊,我……”他很想说他用不着,可是他说不出口,因为他发现这些东西,他统统用得着。

   温衡留下东西之后转身就要走,黄老站在后面低声说了一句:“温衡,离开这里之后,每个人都有可能是你的敌人,你要当心。”温衡愣了一下,他回头对着黄老笑着点点头:“啊,我知道了,多谢提醒。”说完之后温衡的身形快如闪电,很快就消失在柔软的雪地上了。

   黄老摸着绣着小黄鸡的被面:“哎……是个好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回来。”

   温衡的速度极快,千里的距离对他而言不费事。在下界有个地方叫归墟,归墟旁边有茫茫的无极冰川,冰川中住着好多他的妖修朋友。每过一些年,他就要去拜访这些朋友们,他储物袋中有个好东西,叫雪中飞。

   那是一个能在雪地上飞行的法器,外形像是半截小舟,只能坐一个人。不过只要一个灵石就能飞行百里,轻巧方便,比起用双脚走路,那是轻巧多了啊。不过也有缺点,就是速度不够快,比起御剑飞行那是慢太多了。温衡不是乱说的,他正贴着雪上飞行的时候,一抬头就看到天上滑过一道瑰丽的剑光,看起来是这次来寻找聚魂花的某个道友。

   他也不着急,雪中飞顺着雪地的地势忽高忽低,温衡眼神也好,飞过的地方有什么他都能看清。不过他在这没有找到任何活物,他不由得在怀疑,这么恶劣的情况下,这里真的有聚魂花吗?

   要知道他在下界的时候去无极冰川,冰川看起来一片死寂,可是冰川下有很多生灵。有含苞待放的雪莲花啦,有出来觅食的老鼠兔子雪豹狐狸啦……这里和下界相比,就是一片死地啊。

   原本平缓的雪地渐渐的有了起伏,慢慢的出现了大片大片的山脉。幸亏大雪已经停了,温衡才没有因为看不清眼前的情况一头撞到雪山上。

   雪过天晴,天空中湛蓝像是一块精纯的璞玉,没有一丝杂质。上看有蓝天,下看一片白茫茫,来吧,找吧。巴掌大的聚魂花就在这里,就看看谁运气好,谁眼神佳了。

   温衡的运气一向不错,他刚向着雪山前进了一会儿,就遇到了和他一起来寻找聚魂花的人。仔细一看,还是熟人。正是那个救人不成还失去了一双手的青年。青年的一双手已经在这几天长出来了,不过他的手上还缠着白纱。看到是温衡,青年有些尴尬:“是你啊……”

   温衡对他颔首:“是啊,是我。还没请教道友尊姓大名?”青年表情尴尬的说道:“免贵,我姓时,名为时斌。”温衡刚想介绍自己就听时斌说道:“我知道你,温道友。还没多谢你救命之恩,谢谢。”

   时斌对着温衡行了个大礼,倒是让温衡闹了个大红脸,他连忙从雪中飞上站起来:“不用不……”然后老温失去平衡一头栽倒在了雪地中,雪中飞就是这点不好,人坐进去之后只能老老实实的呆着,要是有什么异动就会失去平衡。

   温衡从雪窝中爬起来,他哈哈笑着:“让你见笑了。”时斌稀奇的看着温衡的雪中飞:“温道友这是什么法器,看着倒是很精巧。”温衡老实说道:“这是我从下界带来的小玩意,物美价廉很实用。”时斌羡慕的看着雪中飞:“这个,看起来很温暖啊。”

   可不温暖么,温衡的雪中飞被他的弟子改造过,里面加上了灵兽的皮毛,前面还有能遮挡风雪的琉璃挡板。最主要的是,这个雪中飞里面能坐两个人!温衡坐进去之后只要阵法一启动,根本就不冷啊。时斌说道:“御剑飞行虽然方便,不过我已经在这里转了好几圈了,我好像迷失了方向了。”

   温衡热情的招呼时斌:“如果不介意的话,一起上路吧?”时斌想了想,然后绽开了一个笑容:“如此就打扰温道友了。”温衡还乐得有人陪,他连连说道:“不打扰不打扰,对了时道友,你转了几圈有什么发现吗?”

   闻言时斌面色郁闷:“什么都没发现,这里白雪皑皑,什么生命都看不到。”这点倒是和温衡的发现一模一样了。不过两人倒也不觉得有多沮丧,刚到彻骨寒地,要是现在就找到大片的聚魂花,反而不对劲。

   时斌坐在了雪中飞上,雪中飞摇摇摆摆的飞了起来。多了一个人,雪中飞消耗的灵气更大,温衡掀开了眼前的扣板,往里面填了一个灵石。时斌诧异的看向温衡:“方才那个,是灵石吗?”温衡一愣:“是啊,就是灵石啊?”时斌难道不认识灵石?不可能吧?

   时斌怀念的说道:“我爹娘是下界的修士,他们对我说,下界修士就会用灵石来购买想要的东西。”温衡弱弱的问道:“难道……仙界的修士不用灵石?”

   时斌说道:“不用,灵石里面蕴含的灵气太少了,上界的修士们多半用灵脉和灵矿来购买东西。”温衡震惊不已:“灵脉?!灵矿?!”时斌点头:“一条下品灵脉抵得上十条上品灵矿,一条中品灵脉抵得上十条下品灵脉,至于上品灵脉,抵得上十条中品灵脉。”

   温衡目瞪口呆:“灵脉……”他在下界想都不敢想,那时候各路仙家只要谁家能占据风水宝地,比如说占了一条灵脉做洞府或者做宗门,那可不得了啊!就比如温衡飞升的玄天宗,玄天宗所在的恒天山脉下就有一条灵脉。那是一条没有开采的矿脉,温衡有时候可以用树根看到灵脉中的灵石盘旋犹如星云。现在时斌告诉他,仙界的人都是用那些星云买东西?

   仙界人真有钱哪!沧桑的老温手里捏着一个灵石叹气道:“糟糕了,我手里只有灵石,难道到上界之后,灵石都没有用武之地了吗?就连买买糖果之类的也不行了吗?”时斌说道:“倒不是不行,只是九霄界和上面的世界灵石的度量太小了,可能买一株灵草,储物袋中的灵石加起来都不够。”

   温衡风中凌乱:“要是大家都这么干,哪里有这么多灵脉让大家开采?”时斌沉吟了片刻:“在八重天上有个仙尊,是灵脉化形的。他只要手一点,就算是顽石中都能生出灵脉,有他在,仙界不缺灵脉。不过近些年来灵脉越来越少了,我听说有些小世界已经将灵脉拆开来用了,说不定有朝一日大家又能用回灵石了。”时斌的语气中竟然有点兴奋,而温衡觉得这完全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

   不过……灵脉化形的仙尊??这不是他的好朋友灵犀口中的挚爱吗?他的好友灵犀,一生放浪不羁爱灵石,没想到飞升到上界竟然能有灵石化形的仙尊。灵犀要是遇到这个仙尊,岂不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不,不对,按照他对灵犀的了解,灵犀非得卖了这个仙尊不可。

   温衡嘴角扯出了一抹笑意,时斌问道:“温道友在笑什么?”温衡笑道:“想到了我的旧友,也不知道何时才能与他们见面。”

   36

   两人坐在雪中飞上难免话多,在闲聊中,温衡得知了时斌的身世。时斌是在上界出生的孩子,按照温衡得到的信息,在上界出生的孩子,再不济的也是个天仙。时斌他还真是个天仙。

   “只不过我爹娘都是地仙,我虽然顶着天仙的身份,却没能和其他天仙一样得到重用。几年前,爹娘为了让我能去上界看看,就出来寻找聚魂花,然后一去不回。我一人在九霄界实在无以为生,然后不得已出来找聚魂花了。”时斌失落的说道。

   温衡不解:“怎么会无以为生呢?九霄城中想要找个工作很容易啊,再不济可以去餐馆做杂役,去就九霄界中的剑宗门派中找份差事啊。”时斌红着脸低声说道:“那……多丢人啊。”温衡挠挠头发:“比起没了性命,面子更重要吗?”

   时斌说道:“说起来,我爹娘飞升的时候,去的是三十一重天,可是三十一重天上想要讨生活太艰难了,他们就来到了九霄界。就这样已经被城里的人鄙视了几千年,若是我再去做杂役,爹娘心里一定不好受。”温衡心中忍不住吐槽开了:你爹娘都没了,你都混到出来搏命了,这个时候还想要面子。

   温衡不赞同的说道:“我觉得这不算丢面子啊,没偷没抢,靠着自己的双手安身立命,这有什么丢脸的?真正的丢脸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啊。”时斌苦笑笑:“温道友,你刚刚飞升,你还不懂。”

   “下四界挤满了人,好多都是在上界混不下去的人流落过来的。但凡有点办法,大家都想离开这种地方。当然,也有原本在这里就过的很好的人,不过那些人都是有能力有本事的,不像我,空有天仙名号,却连地仙都不如。”时斌这么说道,温衡又挠了挠头发,时斌的这个观念在他看来完全不能理解。

   不过算了,他们只是萍水相逢罢了,说白了他们现在为了共同的目的上路。谁都不比谁高尚。

   时斌不由得问温衡:“温道友,你是为了什么要来找聚魂花?你是想要用聚魂花换灵矿在九霄界安身立命吗?”温衡说道:“我想去上界看看。”

   时斌愣了,半晌之后才说道:“那可真不容易。”一朵安魂花可以换七八条灵矿,这笔财富在九霄城虽然不算什么,但是买一处宅子关上门来过自己的小日子也是可以的。来寻找聚魂花的好多修士就是抱着这个理想才出发的,拼死一搏,找到花朵,换来灵矿,脱离做杂役的命运……

   “要去九坤界需要一百朵聚魂花,温道友你要加油了。”时斌对着温衡笑了,温衡点头:“嗯,我会的。”原来三十二重天叫九坤界吗?温衡不由得好奇了,那三十一重天叫什么名字呢?

   不过他没有问出来,雪中飞在雪山中飞行了大半日,眼见头顶有星光闪烁,竟然到了晚上了。

   温衡寻了一个避风处挖了个简易的容身处,然后缩在这里准备过夜。时斌不赞同的说道:“温道友,你这就休息了?不去寻找了?”外面风平浪静的,多好的找东西的时候啊,说不定运气好,就能遇到聚魂花了呢?温衡现在竟然想要休息?这不是浪费时间吗?

   温衡掏出沙漏看了看,根据他的预测,沙漏中的沙子想要完全流光需要半个月,现在沙漏的底部只有小小的一撮沙子。温衡将沙漏收好:“休息好了才能更好的前进。”时斌不赞同的摇头:“温道友,我们修士就算疲惫了,只要灵气一转就能恢复体力,现在的时间刻不容缓……”

   温衡摆摆手:“时道友要去就去吧,我在这里休息就是。”时斌看着温衡欲言又止,不过他对着温衡拱拱手:“行,我先去找找,要是找到了,我就告诉你。”温衡笑着摆摆手:“嗯,祝你旗开得胜。”

   时斌走了,周围又恢复了安静。只有柔软的雪发出的窸窸窣窣的声音,温衡躺在临时的雪窝中亮着夜明珠,看了一会儿书。没一会儿他又把书盖在了脸上,果然想要催眠的时候看书最好了!

   做了一夜光怪陆离的梦,第二天温衡坐起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升得很高了。温衡收拾好了行囊准备出发,就在他准备扒开雪窝的时候,他看到他昨夜躺着的地方有一团黑色,仔细一看,这是一棵已经被压的皱成一团的草。温衡心虚的将草扶起来:“哎呀,抱歉,昨天我怎么没看到你啊。”一定是昨夜太黑,他没看到这株草。

   说起来,这是温衡来到彻骨寒地后看到的第一个生物,哪怕它只是一株草。不过……草又怎么了?温衡自己还算半个草!他不会轻视任何一株草!

   被温衡扶起来的草蔫巴巴,看起来快嗝屁了。温衡输了一点灵气给它,只见这根长得细长又扭曲的草舒展开了叶子。这草的叶子很好看,像是鸡爪子一样,就是颜色灰灰的,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温衡点了点,一共九片叶子,在最上端,还有一个拇指大小的花苞。

   温衡输送了一点灵气给它之后,那花苞竟然抖抖索索的变大了。就像变魔术一般,这花苞在温衡面前一点点的绽放了。与此同时,一股令人窒息的臭味袭来,温衡只觉得眼前一黑一口气差点上不来。他弹了一下花苞:“你个没良心的,我给你输送灵气,你竟然放毒气来臭我。”切断了呼吸之后,温衡觉得舒服多了,这味道真是让人扛不住啊,这味道像腐尸像茅坑像大热天放了半个月的厨余,温衡没吐出来纯粹是因为接受能力强。

   花朵对着温衡开了一朵巴掌大的花,单层的,白花瓣黑花蕊。温衡拔开雪窝,一股清新的空气从外面涌入,与此同时第一缕阳光射入了雪窝。这朵小花迎着太阳抖着自己的花瓣,竟然有点圣洁的感觉。温衡夸了它一句:“这不是挺好看的么,非要这么臭……”

   等等……臭?温衡突然想到了他出发之前在韩顺那边看到的聚魂花的图像,眼前这朵花,不正是传说中的聚魂花吗?!温衡伸手碰碰花瓣,他一下笑了:“没想到你就是聚魂花啊,来,快到我玉盒里面来。”然后那朵不怎么好闻的花就被温衡掐了放到了玉盒中。

   温衡乐了,谁说聚魂花不好找,他只不过挖了一个雪窝,就找到了一朵聚魂花。那他只要挖一百个雪窝,岂不是就能找到一百朵聚魂花?事实证明温衡想多了,他连续刨了几十个坑,都快将这个山头上的雪刨出地道来了,却一朵都没发现。等他回到他挖出的第一个雪窝时,他发现,聚魂花的茎秆已经没了,地上只有一团淡淡的灰色。

   这就难办了啊,这聚魂花不太好找,看来找到聚魂花的他确实是走了运。

   温衡收拾好了行囊准备出发,他不知道时斌去了哪里,不过往里面走肯定是对的。乘坐雪中飞沿着山谷向着山里面前进的时候,温衡看到了一些人,一些倒在雪窝里面的人。这些人都被冻成了冰棍,他们身边有刀枪剑戟,有灵宝储物袋,诡异的是这群人光着身子面容狰狞。冰天雪地上这群人遭遇了什么会成这样?

   落在地上的储物袋应该被后面的人反复的捡起又丢下,温衡好奇的捡起了一个储物袋看了看,里面的东西都被冻成了粉末,只能倒出一抔粉来。他心头的疑惑更深了,这群人到底遇到了什么,为什么会以这样的样子倒下?

   正在温衡惊疑不定的时候,他听到了韩顺的声音:“温道友,你竟然到了这里,好巧。”温衡循声看去,只见韩顺正坐在他的法宝中悬停在他的头顶。温衡客气的拱手:“好巧啊韩道友。”

   韩顺居高临下:“温道友,你最好从这里出去,这条山谷古怪的很,这条山谷中葬身了数千条性命,每个人的死法都是这样的。每个妄图想要知道他们死法的人都成了下一个他们,你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温衡看了看周围,这群人有男有女,死状凄厉,胆小的人都不敢看。

   温衡对着韩顺行礼:“多谢韩道友提醒,对了韩道友,这条山谷里面有什么?”韩顺说道:“最里面有个山洞,很多人都觉得那边有聚魂花,他们都过去了,你最好也快过去吧。”说完之后韩顺便继续架着他的灵宝向前前进,留下温衡若有所思。

   “啪啪啪……”讨饭棍上的叶子拍了起来,温衡低头说道:“你也觉得他们这样太可怜了对不对?”温衡不是圣母,但是看到山谷中这些死样凄惨的人,他心中总不好受。哪怕他知道,就算他什么不做,天上的白雪会一层一层的落下,最后会将这些人永远的埋在雪下。

   可他还是想做点什么,他的灵气涌动,山谷两边的山峦上白雪抖动起来,最终猛地冲向了山谷,将这些尸体掩盖住了。这是温衡能给他们的唯一一点温柔,温衡坐在雪中飞上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安息吧。”

   温衡的灵气控制的很好,这条山谷中的尸身被遮住,山谷中的雪向上涨了几十丈。等到雪停下来的时候,山谷和旁边稍微矮一点的山峦近乎同样的高度了。

   雪中飞向着远处的山峦飞去,远远看着山峦就在眼前,可是飞起来的时候,温衡却发现,这是个浩大的工程,他飞了三天能信么?只能在这里呆半个月,他在路上就花了四天,难怪时斌无论如何都不想浪费时间休息。

   看到远处的高山,温衡总觉得在哪里看到过这座山,这座山的形状很奇特,像是一条盘曲的巨龙一样。随着温衡越来越近,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与此同时,温衡遇到了和他一同过来采花的道友们,道友们在他之前已经到了。山洞前有七八个人正在雪地上对峙,似乎发生了流血冲突。温衡看了看,其中就有他认识的时斌和韩顺。温衡骑着雪中飞慢悠悠的飞过来的时候,这群人都看向了温衡:“停下!”

   温衡刹住了雪中飞:“嗯?怎么了?”

   时斌眼中有亮光闪过:“山洞中果然有安魂花,可是里面有阵法,只能让一个人进去。”温衡沉吟了片刻:“然后呢?你们是在这里打架看看谁能第一个进去?”不得不说,温衡还真猜对了!韩顺说道:“对!明明是我们先来,他们却想要抢着进去。既然如此,谁都别去了!”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