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81、第八十一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190

   温衡想要去上界二十五层承恩界, 这事狗子和天笑他们是反对的。不是说不让温衡去, 温衡飞升到上界为的不就是看看上界的风景么。狗子和天笑觉得, 温衡应该带他们一起走。

   谭天笑天生一副笑脸, 就算蹙眉的时候都在笑:“师尊,你一个人去上界, 我不放心。”温衡这么傻,上界的人都是九窍玲珑心,真算计起来,温衡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狗子也在苦口婆心:“师尊您就不能等等吗?等我和天笑把飞仙楼稳住了……”

   温衡笑眯眯的:“别闹,你们安心在这里开飞仙楼,顺便联系联系张初尘他们, 等我去上界给你们开疆辟土之后, 还指望你们以最快的速度把飞仙楼和千机阁建起来啊。”

   下八界出现了好多御灵界和元灵界的修士了,整合整合也是一股巨大的力量。

   狗子和谭天笑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 他们这个师尊想要做什么事从来都是来去随心, 他们做弟子的说了也是白说。谭天笑道:“其实我们一开始就知道劝说你会是这个结果。哎……”

   谭天笑从袖中掏出储物袋:“这里面是符篆和灵脉,你去上界肯定用得着。”谭天笑有时候觉得, 他面对的根本就不是师尊,而是儿子。而且还是孽子, 专门气他从不悔改的那种。

   棉花他们眨眨眼, 他们完全不能理解狗子他们为什么要担忧。在他们看来温衡只是去上界走走,温衡这么厉害,一定不会有事。他们满怀期待:“恩公,要是在上界看到什么好东西, 要发符篆告诉我们哦。”看,一个个的都好乐观。

   谭天笑好无奈,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温衡收拾行囊准备去上界。二十五层承恩界就是承澜管辖之下了,师尊这是羊入虎口啊。谭天笑惆怅不已,他看看温衡,温衡却毫无察觉还在和棉花他们谈笑风生。

   到了出发的这天,谭天笑他们一大帮浩浩荡荡的送着温衡去了传送阵那边。其实昨天温衡就到传送阵这里来过了,他来送卿如许回离恨界,今天变成大家送他,这心情还有点微妙呢。

   狗子苦着脸,温衡戳戳狗子的腰:“笑一个么,师尊是到上界去,又不是去送死,怎么这个表情呢?”狗子叹了一声:“师尊你这么缺心眼,我怕你一上去就被人卖了。”温衡瞪眼,这个孽徒,不打不行了。他刚操起讨饭棍,狗子就躲到旁边去了。

   今天来送行的还有莫老先生,今天是莫老出来的日子,话说这几天莫老出现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莫老先生对温衡说道:“太子去上界一路要多加小心,我和承澜没有深交过,只知道承澜这人睚眦必报,气量狭小。你若是上去了,最好能暂时避其锋芒。”

   温衡颔首:“多谢莫老先生提醒。”莫三道:“飞仙楼你不要担心,只要离陌和我在一天,总不会让别人欺负了去。再说,还有卿家在,你只管放心的走。”

   温衡笑了,看来莫三他们都不知道飞仙楼和千机阁真正的实力。也罢,等飞仙楼和千机阁崭露头角的那一天,希望他们能大吃一惊。

   温衡站上了传送阵,谭天笑上前一步:“师尊,多保重。”温衡对一群人挥挥手:“知道了,都回去吧。”

   传送阵中灵光一闪,温衡的身形就消失了。狗子失落的说道:“师尊在身边的时候招猫逗狗特讨厌,可是他一走,我这心里就觉得空落落的。”谭天笑也有同样的感觉,哪怕温衡没事坐在飞仙楼走廊上打瞌睡,他们心里都特别踏实。

   “没事的,恩公是什么人哪。再说了,灵玉景清和谢家主他们都在上面,你们还担心他吃亏了去?”白云朵乐观的不行,“我倒是觉得,该担心的是上界的承澜了,估计他一点都不想看到散人的脸。”

   白云朵这么一说,众人便放松下来了。也是,温衡身怀道木,有什么样的磨难能难倒他呢。

   再说温衡这边,他眼前一黑,再睁开眼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承恩界的……天空上!!啊啊啊,为什么上界的传送阵会设在空中!温衡脚下的灵光一闪之后,他的身体就重重的向下落下。

   幸亏他也是能御风的修士,这种程度难不倒他!温衡刚刚在空中站定身形,他环视四周惊叹不已。承恩界不愧是三十三界中的中界,这风景就是和下界不同。

   这里的土地浮在空中,看着就像是浮在空中的一座座堡垒一样。温衡足下就是一块浮空岛。低头一看,便能看到下方修建得庄严又威武的仙宫。放眼周围,神识所及之处,远远近近大大小小浮着十八座灵岛,至于神识不能看到的地方,就不知道有多少灵岛了。

   最近的灵岛就在温衡身侧十里,温衡惊叹的看着这座岛,他看不到岛上的风光,只能看到呈现锥形的浮空岛下方。浮空岛之间飞着他没见过的五颜六色的灵鸟,真是个神仙地方。

   这一次,他看到了道木,在遥远的南方,高大的道木遮天蔽日,像是一堵黑色的墙。悬浮在空中的这些岛屿由黑色的盘曲的树枝链接。温衡不知道上界的人能不能看到这些黑色的树枝,反正在温衡的眼中,承恩界的风景太壮观了。

   他悬在空中想要仔细的看看他接下来要呆的世界,十八个岛屿呢,看不到的地方可能还有更多的岛,他先去哪里呢?

   这时就听见后方传来一声惊慌失措的喊声:“让开!!让开!!”身后有什么快速逼近。

   温衡狐疑的转过身:???只见一道流光飞速撞来,飞剑上的人是个惊慌失措的少年,少年脚下踩着一只桀骜的灵剑,他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在控制这柄灵剑,身形摇晃步伐不稳。他大惊失色:“让——”

   让不开了,温衡一转头就看到了少年,根本不等他反应过来,少年已经重重的撞到他身上。只听沉闷的咚的一声传来,少年撞在了温衡的怀里,两人撞得眼冒金星在天上抱成一团旋转着向下方砸去,而少年脚下的灵剑失去控制摇摇摆摆的撞向了旁边悬空的岛屿。

   只听轰的一声之后,灵剑先砸到了旁边的浮空岛上,浮空岛纹丝未动,灵剑只砸下了一点山石。和巨大的浮空岛相比,灵剑造成的攻击就像是挠痒痒。

   下一秒,温衡和少年也着地了,温衡面朝蓝天背部着地,两人落到了一开始温衡看到的建着华丽仙宫的浮空岛上。温衡一口老血快要被砸出来了,啊,好重。这少年重得跟个秤砣似的,不过比起他的小弟子的千斤坠还差了点火候。

   温衡倒是没事,少年倒是不太好,那一下撞得太重。少年撞得肋骨断裂鼻血长流。他趴在温衡的胸口缓了好一会儿才站起来。他捂着鼻子止血,一双大眼睛中满是泪光。他捂着鼻子哼哼唧唧:“这位道友对不住,我刚学会御剑,灵剑失控了。你还能站起来吗?”

   温衡还没说什么,就听旁边传来了讥笑声:“你们快来看哪,清淡峰的小傻子又摔了,这次还把人从天上撞下来了!”少年眼中都是委屈,他没忍住,哇的一下哭鼻子了。他也顾不上刚坐起身的温衡,自顾自的蹲在温衡身边哭的伤心:“呜呜呜,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温衡叹了一口气,他伸手摸摸少年的脑袋:“男儿有泪不轻弹,谁都是从初学者到大神,这次撞到人不可怕,以后多注意就好了。”少年抬起泪眼,他瞅瞅鼻涕:“这位道友,对不起,还有,谢谢你。”

   没有骂他没有嫌弃他,还安慰他。少年哽咽道:“你和我师尊一样是个好人!”老好人温衡站起来,他看了看周围:“这里是承恩界吗?我刚到这里不清楚。”

   少年连忙点头:“对对对,这里是承恩界的无涯宗,道友你刚到这里吗?你有熟人在这里吗?”温衡摇摇头:“并没有,我刚从下界过来。”少年红着眼崇拜的看着温衡:“哇,从下界来的啊,那你一定很厉害。”

   这时候旁边飞来几个仙人,为首的那个嘲笑道:“哈哈哈,真厉害就不会被你撞到了。我说啊,你最好不要和这个小傻子混在一起,你刚到承恩界是不是?那就应该找个靠谱的宗门找个靠谱的师兄弟。”

   温衡一愣,怎么?到了承恩界都要拜师学艺的吗?做个快乐的散修不行吗?

   为首的仙人仿佛看穿了温衡的想法,他讥笑道:“承恩界五大宗门,我们无涯宗是其中之一。你运气好一下来就遇到了我们无涯宗,我们宗门好进。你要是落到了其他的宗门,比如月照宗之类的,你就惨了。当然,你要是想要做散修,在承恩界很难混。怎么样?要不要加入我们无涯宗?”

   温衡拱拱手:“多谢道友提醒,只是我已经有宗门了。”为首的仙人一愣:“你不是说你刚从下界飞来吗?怎会有宗门了?”

   温衡道:“我在下界有宗门了。”闻言为首的仙人哂笑一声:“呵,下界宗门,也配在上界有名字吗?”旁边有人劝他:“何必多废口舌,让他自己碰壁就知道了。哎哟,那小傻子的师傅来了,走了走了。”

   说着几个人忙不迭的就滚走了,而他身边的少年则亮晶晶的看着不远处的一道赤红色流光。发出流光的是一个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面容忧郁的男人。虽说气质忧郁,但是这男人一看就非常温柔,轮椅悬空停在了温衡和少年的身边。

   少年委屈的喊了一声:“师尊。”男人无奈叹了一口气,他说道:“小牧,为师同你说什么了?”少年低下头局促不安吱吱呜呜。

   男人对着温衡拱拱手:“在下柳月白,弟子鲁莽冲撞了道友,给您赔不是了。”温衡拱手:“在下温衡,见过柳道友。”

   191

   温衡坐在清淡峰上柳月白的洞府前,柳月白是个非常风雅的男人,他的洞府前生着无数的灵草,灵草间夹杂着几丛修竹,在修竹间又搭建了竹制的凉亭。凉亭间有石桌竹凳,姜牧,也就是把温衡撞下来的少年正忙着给他的师傅和温衡斟茶倒水。

   “清淡峰平日只有我和弟子二人,我不利于行,弟子愚钝,来这里的人少。怠慢温道友了。”柳月白面上露出了丝丝困窘,他能拿出来招待温衡的,只有自己制作的竹叶茶。

   温衡倒是不介意:“柳道友客气了,我刚从离伤界到承恩界,什么情况都不清楚。幸亏遇到了小姜和柳道友,不然都没人能给我解惑。”

   柳月白微微一笑:“你从下界来,自然是不了解上界的情况,也难怪了。”

   原来承澜仙尊治下四届分别名为承恩、承泽、承惠、承乾界,四界一共十八个浮空岛。和下界一界一处不同,这四界都在一起,只是根据岛屿漂浮的高低不同来判断哪个岛屿属于哪一界。比如无涯宗所在的无涯岛,平日里和其他四个岛屿漂浮在同样高度,这五个岛屿就属于承恩界。

   顺便一提,承泽和承恩各自拥有五个岛屿,而承惠承乾各自拥有四个岛屿。每个岛屿上都有一个做主的宗门,十八个岛就有十八个宗门,宗门宗主直接听命于承澜仙尊。

   温衡觉得承澜开会的时候肯定特别壮观,想他只有七个弟子,每次开会要说什么,七嘴八舌的,一会儿就扯得找不到北了,而承澜竟然有十八个……哦,承澜也是岛主之一。

   温衡觉得他根本记不住这十八个岛的名字,不如……从一号岛到十八号岛这样取一个好记又靠谱的名字吧!

   比如温衡现在所在的无涯岛,上面有无涯宗,温衡在心中默默的对自己说道:我现在来到了承恩界一号岛上……没办法,他脑子不太好,只能用这种方法了。

   温衡这次为什么会被空投呢,如果按照正常状态,温衡出来的时候应该不在无涯岛上,而是在小姜的灵剑撞的二号岛上。这十八个岛屿平日里是固定的,可是当各个岛屿上有什么大事发生,比如说岛主更迭的时候,其他的岛屿会比平时靠得紧一些。这样就会有错位,温衡就正好踩在了错位的这个点上出来了。

   柳月白是无涯宗的五长老,按道理说,堂堂一个长老不应该混到他这种地步。只怪造化弄人,柳月白遇到了一场灾难,结果双腿再也站不起来。后来他同门师兄上位,给了他一个长老的职位。

   柳月白这个长老掌管清淡峰,本来清淡峰上还有一些修行的仙人,可是后来看着跟着柳月白实在没前途,就全部跑了。清淡峰如今就只留下了柳月白和姜牧两人,一个瘸一个傻,清淡峰上连个麻雀都不会来。谁都知道这里没有前途没有油水。

   温衡这样的仙人来到承恩界,一般会有两个选择,一个,挑选一个岛屿,入了岛上的宗门,成为宗门一份子开始修行生活该干啥干啥。还有一个,就是做散修,不入宗门全凭自己的本事摸爬滚打。顺便说一句,这十八个岛屿都被主要宗门占据了,散修的日子不好过啊。有什么天才地宝,大宗门的消息多灵通,等散修们过去的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温衡沉吟片刻,他是要随大流加个门派混混样子呢,还是坚定自己的立场坚决不换宗门,做个快乐的小散修?不过他本能的感觉到,要是做散修,他的小日子不太好过。

   温衡正在思考,就见小姜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师尊师尊,黄师伯他们过来了!!”闻言柳月白缓声说道:“来就来了,怕什么。”小姜急的脸色都红了:“他一定来要我弄丢的灵剑了!”

   灵剑?是指失控撞到二号岛上面的那把吗?温衡诧异的挠挠头,这有什么好要的,直接上去取下来不就行了?

   可是一问,还真不行。若是在空中也就罢了,可是各个岛屿之间禁制很厉害。灵剑戳到了二号岛的底部就是二号岛的东西,要要回灵剑,就要通过二号岛的人取出。

   温衡困惑的挠挠头,这么麻烦的吗?不说他还不知道。不过……一柄灵剑很贵吗?值得一个长老来问另一个长老要?这样的灵剑上清宗玄天宗一抓一大把,别说一把剑,就算徒孙们把长老的本命灵剑都折断了,长老都不会说一句重话,反而会反思自己为什么会堕落成这样。

   柳月白的师兄很快就到了,一看这师兄就知道了,他只是打着寻找灵剑的名号来找茬的。

   小姜紧张的站在柳月白身后,柳月白拱拱手:“师兄。”柳月白的师兄名为黄烨明,长着一双三角眼,一双眼睛滴溜溜的在柳月白身上转:“师弟啊,身子怎么样了啊?”看起来像是嘘寒问暖,可是温衡听着怎么就这么不对劲呢?说不上来这种感觉,温衡觉得黄烨明在调戏柳月白。当然,温衡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

   柳月白冷淡的说道:“还是老样子,师兄找我有什么事吗?”一说这个,黄烨明就笑了:“师弟啊,不是我说你。咱无涯宗家大业大不假,可是也不能像你的弟子一样天天丢灵剑啊,长此以往每人丢一把,无涯宗还用不用开了?”

   小姜低着头:“师伯,我错了,下次不敢了。”黄烨明叹了一声虚情假意道:“师伯也不是要为难你,可是小牧啊,你都修行这么久了,好歹也是天仙资质,怎到现在都像无垢之体一样不会御剑?这说出去,要辱没清淡峰名声的啊。”

   姜牧的脑袋恨不得垂到地上去了,柳月白淡淡的说道:“师兄不要责怪小牧了,是我命令他勤加修行,灵剑我会赔,就从我的月奉中扣除吧。”

   黄烨明讪笑着:“同门师兄弟,怎会为了一柄灵剑扣你月奉,说出去辱没师尊对我们的教诲。我这次来啊,就是看看你,顺便提点提点小牧。对了,有件事要对你说,四师弟他回来了,现在在掌门所在的无涯峰上。要不要师兄带你去看看他啊?”

   柳月白淡淡的说道:“不去了,多谢师兄提醒。”黄烨明叹了一声:“都是同门师兄弟,该放下的就放下吧。”

   柳月白垂下眼帘一言不发,黄烨明笑了笑:“我就不打扰师弟了,师弟,三日后师尊忌日,记得来啊。”柳月白颔首:“嗯。”

   温衡和姜牧不语,看起来无涯宗水深啊。可是水再深,温衡也要呆啊。一来是因为他刚到承恩界还没搞清楚东南西北,二来姜牧坚定的让温衡留在清淡峰,说是他撞了温衡,无以为报,他要多照顾温衡几天。

   柳月白是个很好相处的人,正好温衡也是。三人在清淡峰详谈一下午之后就变得很热络了。尤其是姜牧,他年纪小,正是活泼好动的年纪,看到他,温衡就想到了被他留在下界的弟子云清。一想到云清,温衡对姜牧就更加好了。

   柳月白坐着轮椅在给灵植浇水,他微笑着说道:“温道友很喜欢孩子?”温衡道:“我有个小弟子,比姜牧小一点,我飞升的时候把他留下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柳月白感触的说道:“修士修行都说断情绝爱,可事实上,能问鼎大道飞升上界的,都是有情有义的人。真正无情无义的,反而会陨落。温道友如此牵挂小弟子,大善。”

   温衡还以为他会鄙视自己呢,毕竟修真界好多修士都觉得儿女情长抵不过大道三千,所有的感情都会变质,唯有自己的道心不会变。可事实上,道心会崩,当然了,儿女情长也会变质。

   柳月白的洞府有两层,柳月白和姜牧住在下面一层。姜牧带着温衡去了第二层,姜牧推开门对温衡说道:“温仙长,这里是我师尊以前住的屋子,师尊说其他的房间太简陋,怕怠慢了仙长。”

   温衡摸摸姜牧的头:“代我谢谢你师尊。”姜牧眯着眼睛笑了,他走到房间里面去帮温衡推开窗:“我们清淡峰的夜景很不错,房间中有阵法,晚上不关窗一眼就能看到外面。”

   温衡走到房间中,环视一圈,这是个肃静的房间。里面还残留着房间主人的气息,二楼的桌椅都是给正常人用的,而一楼的桌椅明显矮小,看来柳月白双腿没有废之前,他确实是住在这里的。

   只是这么俊秀一个人,怎么好好的毁了双腿了呢?温衡想问,又觉得有点唐突。算了,谁都有自己的秘密不想为外人所知。柳月白能收留温衡,温衡觉得已经很不错了。毕竟他住人家的房子还没花钱,该知足了。

   透过窗户一看,温衡就明白姜牧说的夜景很好是什么意思了。之前说过,承恩界的十八个岛屿是漂浮在空中的,只是高低不同。在暮色下,能够看到七八个岛屿的轮廓,这些浮空岛就像是华丽的灯笼一样漂浮在空中。岛上灯火通明,岛外叶明星稀,耳边不时有仙乐传来,确实是仙境。

   这样的风景应该录下来让无殇看看,温衡逃出留影石兴致勃勃的拍了起来。姜牧问道:“这是留影石吗?”温衡笑了:“是呀,是留影石。”

   姜牧羡慕的说道:“真好呀,我以前也有留影石的,不过被其他峰的弟子都抢走了。里面有好多师尊以前对我说过的话呢。”温衡笑了,他从储物袋中掏出一个空的留影石递给姜牧:“那你这次要藏好了哦,不能被人抢走了。”

   姜牧双眼亮晶晶的看着温衡:“谢谢温道友,你真是个好人!”温衡笑着看着姜牧蹦跶着出了门,他面对双眼亮晶晶的孩子总是没有抵抗力,一想到他有个同样可爱的弟子被留在了下界,并且还有三分之一的风无痕的神魂去了下界,他的心就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温衡脱下外套,在床上铺上了爱的大棉被。他将讨饭棍放在床边,只要一伸手就能拿到。灭了夜明珠之后,温衡看了看窗外的风景,嗯,好风景!特别催眠!

   温衡看了一会儿之后便闭上了双眼,可能是伸出清淡峰的关系,周围□□静了,清淡峰外就像是有一道无形的屏障隔开了两个世界。

   一边,坐在轮椅中的柳月白冷冷清清,一边承恩界的仙人热热闹闹。

   192

   温衡是被人摸醒的,他的睡眠一直不错,就算云清把脚丫踹到他脸上,他也能继续睡。当有人摸他的时候,他第一反应以为是无殇,心里还嘀咕呢,无殇今晚怎么这么热情呢?

   可是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的无殇不在!问题来了,谁在摸他?!

   温衡猛然睁开了双眼,他看到黑暗中有个身材高大的人正坐在床边,一双手在自己的胸口摸着。这人一身酒味,口中还念念有词:“月白,月白,我好想你。我想你啊月白。月白,你胸肌好大……”

   温衡终于没忍住爆了粗口,他伸手就抽过了讨饭棍,棍棍唰的一声抽到了这人的双手上,只听咔嚓一声传来……

   “啊啊啊啊——”正在熟睡的柳月白猛地被惊醒,清淡峰上鸡飞狗跳。哦,清淡峰没有鸡和狗,只有柳月白和姜牧,姜牧朦朦胧胧的爬起来:“师尊,我听到有人在惨叫,温道友做噩梦了吗?”

   柳月白在姜牧的脖子上摸了一把:“你听错了,好好睡吧。”姜牧软软的又倒下了。柳月白给他盖好被子,然后双手撑着身子挪到了轮椅上。

   柳月白已经许久没有到二楼了,轮椅不方便从楼中的台阶上下,他还是从二楼窗户进去的。一进去就看到夜明珠下,一个满身酒气的男人正在翻滚,四肢都被打断了。

   男人嘶嚎着却叫不出声音来,温衡给他叠了十层禁言术,这事他会乱说?

   柳月白从窗户翻入,温衡坐在床上,中间隔了一个打滚的男人。温衡眨眨眼:“那个……你听我解释,柳道友。我不知道这人是谁,大晚上跑房间来摸我,我没忍住……”

   柳月白面上红一阵白一阵,他难堪的扭过了头。地上的男人被疼痛惊醒,他双眼血红的看着柳月白,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柳月白挣扎着说道:“让温道友见笑了,这位是无涯宗的四长老裴明月,我的……师兄。”温衡看了看柳月白,他笑着说道:“原来是柳道友的师兄啊,那是温某唐突了。”

   温衡手中灵气运转,裴明月觉得自己断了的四肢回来了,方才他觉得他好不了了,要做一辈子的人彘了。裴明月的酒意被疼痛赶走,他惊疑不定的看着温衡:“你是谁?为何会在柳月白的房间中。”

   柳月白冷声道:“他是我的客人,有什么问题吗?”裴明月震惊又失望的看着柳月白:“柳月白,你竟然,你竟然……”柳月白推着轮椅到温衡身边:“有什么问题吗?”

   裴明月涨红了脸:“你竟然留人住在你的房间里!这小白脸是你的客人?你骗谁呢?”温衡本来不想说话的,可是没忍住,他幽幽的说道:“请不要觊觎我,我是有道侣的人。”

   裴明月磕下丹药,他的四肢恢复了。他狠狠的瞪了一眼温衡:“我记住你了,你们两个真好啊。我记住了。”温衡看了看柳月白,柳月白正垂着眼帘一言不发。

   裴明月涨红了脸,最终他狠狠的甩了一下衣袖:“哼!”然后翻窗出去了。

   温衡觉得明天要是再这样,他要在窗沿后面放上一排的老鼠夹,谁进来谁倒霉。玄天宗出产的老鼠夹,就算是大乘期的老鼠都逃不掉!

   啊,好尴尬。温衡没想到会出这事,他瞅了瞅柳月白。他不是不通人事的毛头小伙子,方才裴明月把他当成柳月白,他还有什么不懂的。

   柳月白尴尬的开口:“我和他……”温衡连忙说道:“没事的柳道友,你不要放在心上。”柳月白心如死灰,这样子太可怜了。温衡说道:“若是裴道友是你的心上人,明天我会找机会和他说清楚的。”

   柳月白摇摇头:“不是你想的这样,我和他,不是那么单纯的关系。”温衡小心的问道:“柳道友,你今晚还准备睡觉吗?”柳月白苦笑着摇摇头:“没法睡了。”

   好么,温衡也苦笑着,柳月白不睡,他也别想睡了。

   温衡扶着柳月白坐在房中的椅子上,他坐在另一边的椅子上。他取出了茶点招呼柳月白:“反正都睡不着了,来,吃吃东西聊聊天。有什么不愉快的说出来心里就舒服了。”

   柳月白失魂落魄的抱着茶盏喝了一口:“他是我的四师兄,我们师兄妹一共六人。大师兄是如今无涯宗的掌门,名为雷劲苍,二师姐名为刀苍烨、三师兄你今天下午见过,名为黄烨明、四师兄裴明月、我柳月白、六师妹方白凤……”

   温衡喝了一口茶,感叹着:“你师尊挺有文化。”弟子们的名字,每一个人都承接了上一个人的最后一个字,就这么循环下来,真有纪念意义。不像他在玄天宗给几个山峰命名都被弟子们嫌弃得不得了。

   柳月白道:“师尊还在世的时候,我们师兄妹六人还算好。其中,裴明月,和我……是你想的那种关系,我们很隐蔽。谁都不知道,只想最后让师尊知道……”在上界同性道侣很常见,同门师兄弟结为道侣也普遍,这没什么。

   柳月白双目放空:“可是我没想到小师妹跑过来对我说,她喜欢裴明月。而小师妹,是大家的宠儿。她在我和裴明月说明关系之前,找师尊说了。”

   温衡一愣:“这种事情你情我愿的,谁先说也没用啊。你师尊一定会问裴明月的意见啊。”柳月白也点头:“是啊,正是因为这样,我和裴明月的关系就瞒不住了。”

   温衡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要是这么简单,柳月白的腿不会成了这样,他和裴明月更不会变成现在这个境地。柳月白道:“我和裴明月的关系暴露之后,小师妹哭的很伤心,说我们两个是骗子,骗了她的感情。”

   温衡头上垂下一滴汗,这……小师妹被娇惯坏了吧。

   柳月白说道:“当时我和裴明月觉得小师妹只是被娇惯坏了,等她接受现实之后就不会闹了。可是,我们都没有等到心平气和和她说话的机会。小师妹她……陨落了。”

   温衡一愣:“怎么会陨落?自杀了?”柳月白道:“师妹虽然骄纵,可是也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师妹死了,死在了我的剑下。”

   温衡一愣:“怎会?你杀了她?”柳月白摇摇头:“并没有,我有十把佩剑,那是我其中一把,被人盗了去杀了师妹。”柳月白想到当时的场面依然痛楚难当,他的小师妹那么可爱,死的时候却死不瞑目。他的佩剑从她背后捅穿了她的心脏,她的紫府和神魂都被震碎。

   柳月白缓声道:“师妹去世之后,师尊相信不是我做的。可是宗门中传出流言,说是我嫉恨师妹和我抢夺裴明月,因而要了师妹的命。我怎会如此……就算这辈子和裴明月不在一起,我也不会对自己的同门举起剑。”

   温衡点点头,对同门下手是他的大忌,当初道和就是因为对天笑下手,结果被大家往死里招呼了去。

   柳月白道:“师妹没了之后,我只要和裴明月在一起,就会想到她死不瞑目的双眼。我心中有了芥蒂,就渐渐的冷淡了裴明月。他也感觉到了,他一直对我说,这不是我的错,我的佩剑出现在那边只是一个意外。”

   “他一直在找能让我们重修于好的机会,直到灵虚境开启,十八岛都会派出弟子进灵虚境寻宝,无涯宗派出了我们师兄弟。在灵虚境中,我们遇到了发狂的灵兽,为了推开裴明月,我被妖兽踩中了脊骨,从此之后就没能站起来。”

   “我倒下之后,师尊没办法承受打击,就陨落了。当时大师兄和裴明月都有能力竞争无涯宗掌门之位,可裴明月心中有愧,无法面对我,于是就离开了无涯宗。十五年了,他今日回来了。”柳月白轻描淡写的说了自己和几个同门之间的爱恨纠葛。说的人云淡风轻,可是那些年背负的痛苦和仇怨,难以为外人道。

   柳月白叹了一口气,他喝了一口茶:“好茶。”对面的温衡差点就掏出瓜子了,要不是他为了安抚住邵宁把瓜子都献了出去,他这会儿已经磕上了!当然,幸亏他没有磕上,不然柳月白现在就能把他丢出清淡峰。

   “十五年来,我寸步不离清淡峰,我这辈子已经是个废人了。他如今回来又能做什么呢?”柳月白失落的说着,温衡在心中狂野的腹诽着:他回来了,他回来摸你,呸,是摸我胸肌了!

   要是今天晚上躺在床上的是柳月白,温衡睡在楼下的话,这会儿已经在听活春、宫了!

   柳月白失落了一会儿又恢复了平静,他就像是死水一样:“我已经不是当时的柳月白了,他也不是当时的裴明月,我们之间隔着的东西太多了。我们付出的也太多了,我和他注定了不可能。那就不要给他希望了。”

   温衡道:“他对你还是有意的,他一回来就过来找你。”温衡突然觉得自己到清淡峰来的不是时候,要是他晚一天来,说不定这两人还有机会,现在好了,裴明月已经把自己当成柳月白的小白脸了。

   温衡不服气的摸摸自己的脸:他白吗?好吧,他确实是白。

   柳月白幽幽的看着窗外的风景:“就这样吧,如今我只想带着小牧,希望小牧能早日学会御剑。等小牧学成,离开清淡峰,我也就做完自己该做的事了。”

   话语中似乎存了死志,温衡担忧的看了看柳月白。他对柳月白说道:“你难道就没有别的追求了吗?”柳月白苦笑笑:“我这样的人,哪里还能有追求。”

   温衡道:“当然,世界这么大,有这么多没看过的风景,没吃过的美食。也有想要和自己在一起的人,为什么不好好珍惜。你介意的只是横在你和裴明月之间的小师妹和你的腿,你有没有想过找出是谁杀了你的小师妹?想没想过治好自己的腿?”

   柳月白闻言悲怆的笑了:“怎会没有想过。有一段时间,眼睛一闭,就看到师妹哭着喊着让我为她报仇。可是我们实在找不到蛛丝马迹,只能就此作罢。再说我的腿,不会有希望了。”柳月白伸出手抚摸着自己毫无知觉的膝盖,他面上带着死寂:“我完了。”

   温衡笑道:“算命吗?我很擅长算卦,要不要卜一卦?不准不要钱。”

   作者有话要说:被人摸胸的温衡:无殇,我被人摸了!!

   邵宁嗑瓜子:哟?被人摸了?

   灵犀嗑瓜子:我要写在画本子里。万年老魃惨被摸胸,偷欢小贼断手断脚。

   弟子们:师尊,别喊了,你的肉就像是小师弟的屁股,不值钱,谁都能摸。

   温衡再度挣扎:无殇,我被人摸了!!

   莲无殇:知道了。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