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第五十二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咦嘻嘻, 这是防盗章哟~

   说完之后他转出了杨云的房间,温衡无奈的捂脸,他真没想到杨云会凑过来找打。这下好了, 他和杨云的关系估计好不了了。哎……他还想在这里留下一点美好的回忆呢,这下子反而立了一个敌。

   阎君的声音传来:“温衡, 你来一下。”温衡叹了一口气:“来了。”

   再度面对阎君,温衡透过他脸上的猛鬼面罩看到了阎君的眼。阎君的瞳孔是银色的, 温衡看着阎君的双眼脑海中有了片刻恍惚,他记得他在哪里见过银色的瞳孔。他又看向阎君的双手,他的双手上覆盖着一层手套, 不过不难看出阎君十指修长。

   温衡不由自主的叹了一口气:“阎君的手应该很好看。”听到温衡这么说,阎君猛地缩回了手放在了桌子下面。温衡这才觉得自己的失礼,他抱歉的说道:“阎君,抱歉。”他不应该对一个大男人评头论足,可是看到阎君,同他相处下去, 他的视线就不由自主的被他的双手吸引。

   阎君不自在的指指长桌下方的椅子,长桌下放着十张椅子,据说这是鬼帝们的座位。巅峰时期,幽冥界有十个鬼帝,如今只剩下四个了。温衡挑了一张椅子坐下,说来也怪,明明他坐在阎君下方,他却总觉得自己在俯视阎君。

   “我查了一下, 你确实是飞升失误来到了这里。如果你愿意,现在我就能送你去上界。”阎君这么说道,温衡却摆摆手:“不着急。阎君,有点事情我想向您请教。”温衡的反应让阎君有些充楞,阎君沉吟了片刻:“说吧。”

   “不知阎君可知道我飞升的那个世界?”温衡补充道,“我飞升的世界叫御灵界,旁边是妖修们的世界,叫元灵界。这两界的生灵,是否会在幽冥界轮回往生?”

   阎君冷静的说道:“不曾听说过。”温衡有些失落的说道:“哦……那敢问阎君,这世上是不是只有一个幽冥界?”阎君冷哼一声:“阴曹地府难道还能有两个?那不是乱套了?”

   温衡被怼的说不出话来,他并不是故意想提出这种弱智的问题,实在是他心中有疑惑。如果御灵界和元灵界的灵魂没有来到这个幽冥界,那那些年在两界离开的人,他们的神魂又去了哪里了呢?就温衡所知道的,下界的人这些年一直都增长,万物欣欣向荣,整个世界都在他的道木笼罩之下,属于元灵界和御灵界的幽冥界又在哪里呢?温衡陷入了深深的疑惑。

   “之前我就想问你,你……不是人吧?”阎君眼神何等毒辣,一下就看出了温衡的不同寻常。温衡也没有被揭穿的尴尬,他坦然的笑了:“温某乃是旱魃之躯。”

   阎君双瞳猛地一缩拍着桌子就站起来:“旱魃?!你竟然成了旱魃!”

   到了这里,就涉及到一些不得不说的事情了。温衡,本命灵植为鼎天道木。他原本是上界人,被人陷害惨死落入下界,变成了旱魃破土而出。飞升之前,他一直在下界修行,直到和下界的同僚们一同飞升。

   原本,他可以不用飞升,他的道木已经自成一界,假以时日会成为另一个世界。可是温衡还是上来了,一来,是想看看能不能拯救上界崩坏的道木下已经快要腐朽的世界,二来,顺便帮自己报个仇,要知道上辈子,他死的有点惨。

   温衡笑着看向阎君:“阎君莫非认识温某?”阎君都这个反应了,说不认识就是在忽悠鬼吧?哪知道阎君脸皮不是一点厚,他又淡定的坐下了:“从来只听闻山精鬼怪能修行飞升,没听说过旱魃能飞升。”温衡眯着眼睛看着阎君心道:装,再装……

   得知下界的灵魂没有到这里来过,温衡心中又欣慰又纠结。欣慰的是他的老温头没有经历这么痛苦的排队轮回,纠结的是……他的道义下,那些灵魂都去哪里了啊?!真想回到下界去看一看,周围是不是有个刚刚成型的幽冥界啊。

   阎君问道:“你现在要离开吗?你若是要离开,我现在就送你走。”温衡沉吟片刻:“阎君不在的这些日子,鬼帝和无常们帮助温某很多,若是有需要,温某愿意效犬马之劳。”

   阎君刚想说什么,就听杜子仁传声而来:“阎君,上界送了一个犯错的仙君下来!”

   阎君再一次站起来,这一次他的声音带着压抑的怒火:“他们还想怎么样?!”温衡想要跟着阎君一起去,阎君强势的对温衡说道:“你就留在这里,不要出去。”温衡挠挠脸颊,好么,不去就不去。

   阎君带着两个鬼帝去了去了恶鬼界,温衡叹了一口气,他倒是想去看看,但是阎君不让,还是算了吧。阎君是一界之主,他的话自然有分量。

   温衡也没闲着,他充分发扬了做师尊的时候养出来的好品德——知错就改。他凑到了杨云旁边:“鬼帝,你需要什么吗?哪里痛?要服用丹药吗?”杨云……杨云脸色刷白:“你……你不要过来,你一笑我心里就哆嗦,你离我远点。”

   孟婆在旁边娇滴滴的说道:“温衡你别吓他了。”杨云一下子冷着脸:“我同温衡说话,关你什么事?”

   然后温衡就看着孟婆嚎哭着冲了出去,小山一般的身躯震得地板都在动。孟婆离开之后,杨云哼了一声:“你别笑,不许笑。”温衡一本正经:“好了,不笑了。”杨云这才好受一点:“我第一次看到你这样的人,一身蛮力,一笑就不是好人。”

   温衡委屈极了:“瞎说,我的弟子们都觉得我笑起来的时候特别温柔特别包容。”杨云对他一定有偏见!杨云皱着眉一直盯着温衡看,温衡被他盯得发毛,过了一会儿杨云说道:“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你。”

   温衡板着脸:“可能是因为我长了一张大众脸?”杨云摇摇头:“不,我一定在哪里见过你。”温衡随他去,杨云这阴阳怪气的毛病估计好不了了。温衡随意的想着话题:“孟婆明明是个男的,为什么大家要叫他孟婆?”

   杨云面色古怪的看了看温衡:“谁对你说他是男的?”温衡咔嚓一声石化了:“不是男的??可是……”孟婆那一身肌肉疙瘩比温衡的肌肉还要结实啊!

   杨云想到了什么,面色微微发红,他对着温衡开口道:“喂,你……有道侣了吗?”温衡认真点头:“有了。”杨云叹了一口气:“那就算了。”

   温衡一愣:“你怎么突然问我道侣的事情?”杨云冷淡的转过头:“没什么。”温衡嘀咕着:“奇怪……”杨云怎么莫名其妙的,突然问他有没有道侣,要做什么事情才会这么问?杨云对温衡说道:“你先出去吧,我休息一会儿。”

   温衡闻声站起来:“好的,有什么需要说一声就是。”走了没两步,他就看到缩在走廊上柱子后面的孟婆,孟婆哭的满脸都是泪,温衡摸出一方手帕递给孟婆:“没事吧?姑娘……”

   讲真的,孟婆这么魁梧的身材,真不像是女人。可是杨云都说了她是女人,那还是按照温衡一贯对待女修的态度来对待吧。温衡对女修一直很温柔,他的大弟子就是女修,他本人则被两界的修士成为女修之友。他的那些女性朋友们每一个都温柔优雅端庄大方,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孟婆这款的女鬼。

   孟婆抬起泪眼看了看温衡,温衡细细看了看,这才发现,孟婆面皮白净,连胡子都没有。她哽咽道:“除了杨云,你是……第二个叫我姑娘的。呜呜呜……”

   温衡想着,孟婆可能是个不太漂亮的姑娘,看看,都自卑成这样了。温衡这人就见不得女人哭,哪怕是孟婆这样的女人。温衡温和的说道:“说起来失礼,我之前一直以为你是个男人,叫孟婆。”孟婆呜咽了一声:“他说……他不喜欢女人,我才变成了这样。”

   温衡大概明白孟婆口中的他是谁了,哎,没想到天地都快灭亡了,还有痴男怨女在这里。温衡劝慰道:“知道吗?自信的姑娘最漂亮!你要相信,无论你变成什么样,你都是天下独一无二的人。”

   孟婆盯着温衡泪雨连连,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道理我都懂,可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温衡叹了一声:“他若是喜欢你,你变成虫子他都觉得可爱;他若是不喜欢你,你就算是天仙,他也依然嫌弃。”

   16

   萧厉在前面走着,温衡跟在后面说好话:“小乖乖,小可爱,小宝贝,乖孙……”还没进入抱犊山下方的山洞,萧厉就恶心的不行了:“好了,你闭嘴吧,不要你夸我了。”哪有温衡这样夸人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在说情话,一般夸人不都是这样的么:英明神武、机智过人……

   温衡挠挠头发嘿嘿一笑:“在玄天宗的时候说这些顺口了。”他那么多徒子徒孙,看到辈分比他小的,他就顺口夸一夸,这样子不是挺和谐的么?被他夸奖的徒子徒孙们不都挺开心的么?

   抱犊山下的山洞又大又深,山洞两侧的石壁上被挖出了无数大小不一的牢笼,牢笼中关押着各种奇形怪状的生物。温衡走过一个牢笼前的时候,牢笼中伸出了一条长着倒刺的舌头,那舌头差点舔到温衡!萧厉眼神一凝,手中的骨鞭就甩了出去,那生物的舌头被打得鲜血淋漓,它哀嚎一声缩回到黑暗中去了。

   温衡瞅了半天都没能看出那是什么,萧厉说道:“万千小世界总会出现形态诡异的妖兽,这就是其中之一。”萧厉淡定的从各个牢笼前走过,笼中的生物看到萧厉都静默不出声,可是看到温衡的时候都鬼哭狼嚎,伸爪子的,伸舌头的,看起来很兴奋。

   萧厉嫌弃道:“垃圾,都镇不住这些恶鬼,干什么吃的。”温衡一路走来一直被嫌弃,他都习惯了。旁边又有一只恶鬼对着温衡探出了长着骨刺的尾巴,温衡觉得,这些恶鬼对他可能有点误会,难道他看起来美味营养还容易到手?

   他随意的挥了一下讨饭棍,只听沉闷的噗通声传来,被道木打中的那条尾巴就灰飞烟灭了。牢中的恶鬼顿时嚎哭起来,似乎这是不能承受的痛。萧厉继续嫌弃温衡:“竟然用道木打鬼,没出息。”

   温衡眯着眼睛:“再嫌弃我,我就用道木打你。”萧厉哼了一声:“你才不会。”温衡威胁道:“我这一棍子下去,你会疼哭。”萧厉根本不把温衡的威胁放在心上:“当我不知道你?以前就这个德行,别人说什么都好好好。”

   跟着萧厉走向更深邃处,旁边牢笼中传来的压迫感就越发强大。恶鬼界的恶鬼是真真正正手染鲜血无法被救赎的,温衡问道:“这些恶鬼只能这样关着了么?”萧厉冷笑一声:“不然还能怎么样?这些东西修为强大,各种招式都试过一遍依然精神抖擞,以前天道下还能让他们灰飞烟灭,但是现在上界道木崩坏,只能让这些东西自生自灭。”

   萧厉嘲讽的说道:“可笑不?堂堂阎君竟然连处置这群垃圾的能力都没有。”温衡不解:“怎么会没有呢?肉身会湮灭,灵魂也会消亡,只要你愿意,可以杀他们几万遍。”

   萧厉说道:“是你不懂还是我不懂?杀了他们,有些因果就需要我来承担,而我的印章丢了。”温衡一愣:“什么印章?”萧厉说道:“阎君有一枚印章,名为酆都印,有了这个印章能消除因果,酆都印要是在,我也不会这么被动。”

   温衡倒是没听说过酆都印,看起来很重要。萧厉说道:“东方鬼帝蔡郁垒帮我去找了,只是找了这些年,一直没下落。”难怪温衡在阎罗殿只看到过三个鬼帝。

   这时候,两边的牢笼渐渐空了,他们已经足够深入,这里已经听不到外面的哀嚎声了。温衡走了两步,有水滴落在了他头上,他觉得他们正在向着地下走去,温度渐渐的降了下来。

   “我们在向下走吗?”温衡这话问出来之后,他的声音就回荡在长长的通道中。萧厉不理他,温衡神识向着前方探去,只见前方出现了一个较大的洞窟,洞窟中有百来个牢笼,牢笼中还有床和桌子,比起外面正在受刑的那些恶鬼,这里的待遇简直是天堂了。

   仔细一看洞窟中还有阵法在维持,里面灵气充沛,温度适宜。要不是周围墙上燃着长明灯,温衡还会以为这是在外面的阎罗殿。

   萧厉带着温衡径直走向最里面的一个牢笼,只见牢笼中的床上有一个身着白衣的人盘膝正背对着他们。温衡一看到那背影就乐了,这不是通天吗?!

   他流落到下界的时候,就是通天在引导他。没想到到上界遇到的第一个自己认识的人竟然是通天!温衡上前:“通天!通天我上来了。”在温衡的想象中,通天应该很快乐的回应他,可是温衡都到了牢笼边了,通天竟然一动不动,背影看起来沧桑又颓废。

   “别喊了,他的魂魄受损了。”萧厉打开了牢笼走了进去,温衡紧随其后。通天双目呆滞的看着黑色的石壁,他老态龙钟嘴唇翕动似乎在自言自语。

   温衡的脚步不由得放缓,他走到床边坐下:“通天,是我啊,温衡。”通天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他的手就像是枯槁的树根,看得到手背上一根根凸起的骨头。

   “他们关了他三千多年,他的肉身毁了,神魂也濒临崩溃。”萧厉站在旁边冷静的说道,“若不是还有一点执念能支撑着他,他早就不在了。”听到这句话,温衡心头顿时不是滋味。

   他记性不太好,从土里爬出来之后脑中什么都没有。在通天遗迹中第一次遇到通天时,他是那么强大,通天对他的态度更像是对待自家没出息的孩子那样,温衡一度很不信任他。

   飞升前两人最后一次见面时,通天告诉他,让他看在上界千万子民的生命的份上,来上界一趟,救救这些人。温衡和莲无殇商议之后决定要带着大部队飞升,哪怕他们能提前飞升,他们都选择等待。他在下界多呆了三千多年,没想到通天就在上面被关了三千多年。

   “上面的人说他害了一个仙君,看在他曾经天帝帝师的份上只是将他关起来。”萧厉这么一说,温衡就明白了。“通天是为了我。”温衡心中升起了浓厚的愧疚,“上界曾经派一个名为毕舟的走狗去了下界,毕舟在下界发现了我。通天为了让我多一点时间成长,就和毕舟打了一架。”

   萧厉听完沉默了,他转身大刀阔斧的坐在一旁的凳子上:“你为什么不早点上来?”为什么?温衡也想过这个问题。

   上界曾是他的故乡,他在上界的地位还不低。对别人而言飞升能脱胎换骨羽化登仙,对他而言,并没有实质性的变化。一旦飞升就会面对普天之下皆仇敌的局面,他在下界多滋润啊,亲友都在,徒子徒孙满天下,什么事都不做也会有人尊重他。假以时日,他的道木越发强大就会形成新的天界,他就是执掌天道的人,他为何要到上界来找虐?

   他对天界没有归属感,飞升上界更多的也是看看上界三十三重天的人有没有被挽救的资格。说句不好听的,他不在乎啊,上界对他而言只是一个过去式,他的希望还在御灵界的玄天宗。

   通天嘴唇翕动,温衡从他的气息中判断出他在重复一句话:“会回来的……”别人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可温衡知道。通天坚定的相信他,他一定会回来,一定能挽救上界的众生。温衡心中酸涩不已,他握着通天的手:“我上来了。”

   通天没有回应温衡的话,他的神魂昏聩,可以想象他到底遭遇了什么样的折磨。他的手冰凉,明明上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还神采飞扬。温衡自责道:“我来晚了……”

   “你就不该来,晚什么晚?”萧厉说道,“他太傻了,不值得。要我说,他就不该去下界找你。他不去找你,还能在上界做上几万年的神仙。通天仙君博文广知,谁看到他都要给他几分面子。可是他跑到下界去了,把你给叫了上来。这一切啊,不值得。”

   萧厉平静的说道:“这就是个腐朽的世界,千万小世界因道木而生因道木而死,有什么问题吗?”萧厉说道:“你身怀道木飞升上界确实能挽救一批灵魂,可是他们值得吗?温衡,我若是你,我现在就回到下界,任由上界灰飞烟灭。”

   温衡低下头看着他双手中通天枯槁消瘦的手,他坚定的说道:“不,我该来。这里有我的亲人有我的仇人,就算天界毁灭,有些该算的账还是要算清楚。”萧厉沉重的叹了一口气:“随便你,不过我要对你说的是,上面三十三重天,每一重都危险重重。一旦他们知道你回来了,你面对的就是狂风暴雨一样的追杀。到时候别说报仇雪恨,有可能你会灰飞烟灭。”

   温衡坚定的说道:“即便如此,我也要上去看一看。”萧厉放弃了劝说:“随便你,你和以前一样,别人说的话你从来听不进去。”

   萧厉起身就要离开,温衡叫住了他:“等等,通天还能救吗?”萧厉扭头说道:“能从上界人手里保下他的性命已经不容易了,至于他能不能好,我不知道。”“我能带他走吗?”温衡问道,“在这里他迟早会魂飞魄散,我带他走吧。”

   萧厉头也没回:“随便你。”温衡从储物袋中掏出了一个灰扑扑的袋子,他手中灵气一动,通天就被收到了袋子中。他将袋子挂在腰上,珍惜的拍了拍袋子后笑了:“幸亏当时没丢掉太一的养灵囊,现在还能用得着。”要是某一天通天在养灵囊中恢复了神智,他应该会追杀自己的吧?

   15

   温衡,原名轩辕衡。曾经是仙界太子,据说是个品行高洁风流倜傥的人物。因为太不食人间烟火,某一天他身边看不惯他的人联手发动了叛乱,灭掉了轩辕衡。其中轩辕衡的胞弟——轩辕律,是最大赢家。

   温衡飞升上界,就是想看看害他的几个小混蛋。其实温衡这人也没太多的复仇心,他就是想逮住轩辕律,抽他几下心里就舒坦了。毕竟上辈子死的惨啊!这口气不出,温衡觉得他吃饭都不香。

   “你死了之后,轩辕律做了天帝。他扶持了八个仙尊做他自己的爪牙统治着上界三十三重天。每四层天就处于一个仙尊的统治之下。”萧厉端起温衡递给他的茶,两人坐在鬼帝们经常坐的椅子上面对面说着上界的情况。

   “八个仙尊,每个仙尊统领四重天,上界三十三重天,一下就去了三十二重,最后一重天应该就是轩辕律掌控的吧?”这个时候温衡竟然开窍了,真是可喜可贺。

   “是的。他的八个仙尊分别是:帝幽仙尊和离陌仙尊,这两个仙尊是曾经的仙尊,实力超群,不属于轩辕律那一派的。所以这两个剑尊掌管着三十三界下八界。”随着萧厉说出这两个名字,温衡眼前闪过两个仙风道骨的剑修。

   “中十二界的执掌仙尊分别是承澜、安哲还有念古仙尊。”说完这三个名字,萧厉看了看温衡,似乎想从温衡脸上读出什么不同寻常出来。可惜温衡脸色未变:“嗯?这三个仙尊有什么问题么?”

   “承澜和安哲是你的侍读,你没印象了吗?”萧厉说起这两个名字还咬牙切齿,“这两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再不是玩意也轮不到他们背主!”温衡听了之后笑了:“我身边还有这么大的白眼狼呢?我竟然一点都不记得了。”

   萧厉冷哼一声:“不记得才好,这两个东西,多见一眼都觉得恶心。”温衡说道:“难怪这两个名字像是小厮的名字。”萧厉呵呵一笑:“我也是你的侍读之一,忘了吧?”温衡挠挠脸颊:“不好意思,还真不记得了。”

   萧厉继续介绍:“上十二界执掌仙尊分别是:祁阳仙尊、玄冥仙尊和素雪仙子。”这三个人名说出来之后,萧厉停顿了很久:“你……没什么想说的?”温衡一愣:“我能有什么想说的?”

   萧厉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素雪原本是要成为你道侣的女人啊!你竟然把她给忘记了?”温衡眨眨眼:“不太记得了,通天说过我在上界有不少敌人,可是没说太细,很多我都不记得了。”

   萧厉愣了一下:“通天?通天找过你?难怪,难怪了。”说着他站起来:“走,我带你去一趟恶鬼界。”温衡皱眉:“怎么了?”萧厉说道:“今天被上界人送过来的犯了错的那个仙尊,就是通天。”

   恶鬼界烈焰滚滚,刚出传送阵就觉得身体被烧灼。这样的温度,往生界的那些灵魂要是过来,铁定烧得魂飞魄散。萧厉说道:“曾经幽冥界很大,现在只剩下了三界。恶鬼界的环境是最恶劣的,关押的很多都是一些臭名昭著的恶鬼,这里有两个鬼帝坐镇。”赵文和和杜子仁常年镇压这里,只有极少数的时候他们才会去阎罗殿休息片刻。

   温衡神识一扫就明白为什么恶鬼界如此炎热,在恶鬼界中央,有一个正在喷涌着岩浆的火山。眼看着萧厉带着自己向火山而去,温衡问道:“恶鬼界的恶鬼们难道关押在火山中?”

   萧厉回头,鬼面上反射出橙红色的火焰光,他冷酷的说道:“是的,最阴毒的灵魂,只配呆在岩浆中。”温衡抖了一下,萧厉这性子不太好说话啊,难怪他看到修罗界的恶鬼搭建城池会对自己生气,原来他的理念是这样的吗?

   看着萧厉在前面走着,温衡眼中总是会莫名的闪现一个银色瞳孔的孩子冷淡的坐在房间角落。他表情冷淡的看着窗外的春光,旁边的热闹与他无关。“你在发什么呆?”萧厉突然回头,温衡差点就撞到萧厉背后去了。

   萧厉不满道:“走路你都能走神,你整天除了犯傻发呆还能干嘛?活该你被敌人阴翻,就你这样的能捡回一条命都是天道眷顾!”萧厉骂起温衡来倒是一套一套的,温衡不由得想起了他的两个好朋友。不知老邵和灵犀现在可好?

   萧厉看到温衡走神的样子更火大:“我在和你说话你都能走神!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恨不得一脚把你踹到地狱业火里面去!”温衡和煦的笑笑:“脾气别这么爆么,我这不是不熟悉地形么?”萧厉说道:“跟着我,你还能走错?”

   温衡开始怀念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个话少又严肃的阎君了,这反差也太大了,温衡觉得阎君萧厉可能有点精神分裂外加一点狂躁症。

   恶鬼界寸草不生,四周只有橙红色的火焰在燃烧,火焰燃烧冒出大量的黑烟。恶鬼界的天空黑沉沉,不像其他的世界青天白日的。温衡原本觉得往生界和修罗界的情况就很糟糕了,来到了恶鬼界,他才觉得另外两个世界算好的了。

   越靠近火山,温度越发高。温衡看到在火山周围涌动着大量的岩浆,在岩浆中有什么在涌动。定睛一看,岩浆中竟然有八条火龙在翻腾,火龙们口中叼着烧灼得通红的锁链,锁链的另一头伸向火山的正中心,温衡神识一探,只见正中心的岩浆中,巨龙们叼着一个烧灼得通红的巨大的笼子。

   笼子悬吊在岩浆上空,里面关押着数千灵魂,灵魂们嚎哭着从笼子中伸出手胡乱的挥舞着。笼子上下浮动着,有时候会因为岩浆上涌或者是火龙们活动靠近岩浆,这时候笼子中就会燃起火焰,灵魂就会惨叫起来。

   温衡神识一扫,这些人的修为很高啊,在这种环境下还能保持活力,不愧是上界的神仙啊!可是这样的惩罚未免太残酷了些,他刚想说什么,萧厉一个眼神就让他闭嘴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收起你的圣母心。”

   萧厉随手指了一个形容枯槁的男人:“这人曾经是上界仙君,因为一己私利去了浮生界抽取了地脉,导致浮生界大旱十三年,饿殍遍地伤亡几千万。判他在火焰上焚烧两万年过分吗?”

   他又指了一个被火焰烫得无处躲藏的男人:“这人曾是一界之主,因为心爱的女人丢了一支朱钗大发雷霆引起地动,地动中生灵死伤几百万,在火上焚烧两万年过分了?”

   这里都是些罪大恶极的人,看样子温衡没办法给他们求情了。温衡皱眉:“通天……他也让一界众生死伤几千万了?”萧厉说道:“没有啊。”温衡说道:“那为什么通天要被关在这里?”

   萧厉乜了温衡一眼:“眼神不好?你哪只眼睛看到通天在这个笼子里面了?”温衡嘴角抽抽,他还真没用神识看,他只是看到这里有个大笼子就认定通天在里面受刑了,惭愧啊。

   萧厉说道:“我就是怕你还和以前一样没原则,先带你过来看看恶人是什么下场,免得你好了伤疤忘了疼。”温衡不说话了,萧厉还真是了解他的脾性,一般情况下,他都是很好说话的人。

   萧厉带着温衡绕过火山口,走向火山后方的一座巨大的山。温衡看了看,这应该是恶鬼界最高的山了。萧厉说道:“此山名为抱犊山,山下镇压着千万厉鬼。”

   越靠近抱犊山,温衡就越发觉得心情抑郁。萧厉稀奇说道:“你明明都成了旱魃了,为什么还这么讨厌暴戾之气?恶鬼界的凶悍暴戾还有残酷的气息,你应该很喜欢才是。”

   温衡左顾右盼:“不,我不喜欢这种氛围,我还是喜欢听雨观花,赏月吹风,可以的话吃点好吃的,和亲人在一起。”萧厉沉重的看了温衡一眼:“轩辕衡,你都死过一次了,怎么还死性不改?”温衡正色:“天生的,这辈子可能好不了了。”

   抱犊山下方有个巨大的山洞,山洞中隐隐约约传来了嚎叫和哀恸的哭声,听着让人汗毛都竖起来了。萧厉站在抱犊山的洞口欣赏的说了一句:“这才应该是幽冥界的正常风格,往生界和修罗界是什么鬼?”

   温衡终于忍不住了:“萧厉,我上辈子,是不是对你很差?”这才导致萧厉成了这个性子,看看这符反派的性格和嘴脸,温衡觉得萧厉就是那种能止小儿夜啼的恶鬼……啊,不好意思,他忘记了,萧厉是阎君,不折不扣的阎君。

   有这样的领导者在幽冥界,恶鬼们一定会瑟瑟发抖啊!

   萧厉侧头看了看温衡:“上辈子?就那样吧,算不上友好,也算不上差。你是神族太子,而我,是鬼族人。我们两个反正没能好好说过话。”难怪了,温衡就说萧厉看到自己没好脸色,原来是这个原因。哎,这该死的人际关系啊。

   萧厉对着温衡阴森森的说道:“以前我在你的地盘,现在你在我的地盘,你最好给我收敛一点。”温衡握着讨饭棍:“好么,我不说话就是。”

   萧厉:“不,你要说话。先夸我一百遍,不然我现在就把你埋了。”温衡皱眉,他和萧厉的积怨太深了啊。还能解不?

   赵文和离开了,温衡在心里唾弃自己。他怎么好意思说他会养鸟养猫?他的徒儿知道他这么信口瞎咧咧,一定会骂他。不过反过来想想,这种资料不都是乱填的吗?难道还会有谁深究吗?

   离开大部队的第一晚,温衡睡得挺不错,梦中徒儿们没组团来揍他。他睡了一觉之后神清气爽,此时天色已经亮了。他站起来推开窗,窗外阳光明媚一片好风光。

   昨天他来到阎罗殿的时候,太阳正当落山,他又懒得放出神识。今天神识一转,阎罗殿的风景尽收眼底。

   阎罗殿是一栋三层建筑,就建在忘川河和奈何桥后方,现在时间尚早,忘川的水缓缓的流动着,像是一条黑色的缎子缓缓的流向远方。在忘川旁边,红艳艳的石蒜蔓延开来,开的轰轰烈烈的非常好看。

   在阎罗殿附近,分别有三处传送阵。从昨天他听到的消息看来,这三个传送阵应该分别通向往生界、恶鬼界、修罗界。温衡昨天就从往生界而来,往生界中只有一些快要转世投胎的灵魂,另外两界,不知道他有没有机会去看一眼。

   走出房间,他正好看到杜子仁和赵文和走了出来。他客气的打了个招呼:“早啊两位道友。”赵文和态度很和善:“早啊温道友。”杜子仁威严的颔首:“早。”

   杜子仁上前在温衡手中放上了一个红色的纸包:“这是你的香火。”温衡都傻眼了:“啊?”他打开一看,只见红纸包中包裹着两根红蜡烛!对,他没看错,通红的!恒天城里面的人家祭祖的时候点的红蜡烛!

   温衡盯着两个蜡烛纠结的看了半天:“请问,这是……干嘛?”他是要去很黑很黑的地方吗?需要点蜡烛?他有夜明珠啊。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为大家揭开风神一家惨死的真相。

   今天老温和老龙来了一场老人之间的养生对话,这两个老东西看着年轻,其实都不小了。啊,有个亲亲推荐我看降智小甜饼,哈哈哈,好看,一口气全看完了,掉在坑里爬不出来了。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