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93、第九十三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216

   战况刹那间就变了, 胜利的一方成了温衡。玄月真人傻眼了, 他和杨逑两人呆愣愣的看着场地中的八百核心弟子。这是他引以为傲的剑阵,一瞬间,就倾覆了。玄月看着笑眯眯的温衡,这时候他再也不能将温衡看成一个傻乎乎的地仙了, 什么样的地仙有这种实力?

   温衡周围的广场上,惊蛰楼的核心弟子断剑的断骨头的,一个个的在哀嚎。温衡还挺乐观的, 他说道:“没事, 只是皮外伤, 不致命,回去养养就好了。”就这点小伤,比之前的那两千五百名修士的下场好多了啊, 之前那些人还要躺几天,这群人只要嗑药打坐就行了啊。

   围观的仙人哗然, 这种实力,应该远超仙君了吧?有这等实力, 不说做一岛的岛主, 就算统领一界也轻轻松松。

   温衡看向玄月:“玄月掌门,人, 我打了;馆,我踢了。现在这个结果您还满意吗?如果您没意见,就对我的弟子道歉吧?”玄月看着地上的弟子,心中明白他和温衡对峙是毫无胜算的, 可是让他低头对楚越认错,那不是坐实了他们惊蛰楼出尔反尔言而无信吗?往后在仙界还有谁愿意投入惊蛰楼下?

   玄月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为了他可笑的尊严,他哼道:“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可是为了我的宗门,我会和你一战!”温衡叹道:“何必呢?做错了老老实实的道个歉会死吗?非要死要面子活受罪?”

   玄月道:“士可杀不可辱。”温衡乐道:“别闹了,谁都没想要辱你,一开始挑事的人是你,别说的好像是我们没事干专门过来找你麻烦一样。”

   温衡觉得玄月这种人非常的……嗯……可笑,挑事的是他,反悔的是他,拉不下面子的是他,当然,到最后承担后果的也是他。

   玄月对天拱拱手:“我玄月飞升三万六千八百年,惊蛰楼开创两万八千年,今日为了我惊蛰楼的颜面,玄月甘愿死战!”闻言温衡赶紧制止他:“停停停,别说的这么冠冕堂皇的,我就让你道个歉。说声对不起会死吗?”

   温衡扬声道:“诸位道友评评理,我弟子楚越单枪匹马飞升上界,正好遇到惊蛰楼内门弟子大比,她过关斩将成了惊蛰楼的掌门。她为了向玄月真人学习,将惊蛰楼更名成为上清宗,结果惊蛰楼转头就不认了,说楚越是上清宗的人不是惊蛰楼的弟子。现在玄月真人口口声声为了惊蛰楼的颜面,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温某和弟子无理取闹。诸位道友,温某只求玄月对我的弟子道个歉,这个不为过吧?”

   下面人窃窃私语,对着玄月指指点点。玄月涨红了脸:“无理取闹!反正今日我不会道歉,大不了我玄月以身求道,舍生取义。”温衡嘴角抽抽:“合着您修行的是无赖道?温某长见识了。”

   楚越这时候开口了:“温老祖,我不要玄月的道歉了。已经够了,惊蛰楼多行不义,以后自有天收。温老祖清风明月的人,何必和泼皮无赖的人计较?我们走吧,离开这里去找小师弟。”温衡为她做的太多了,她不想看到温衡被玄月这样的无赖纠缠。

   温衡正色道:“那不行,方才我打的,只是玄月的棋子,整件事的始作俑者就是玄月和大长老,若是不能给你讨个公道,我要被老邵骂死。”楚越一听感动的泪汪汪,这就是她的宗门,在她收到委屈之后会不顾一切的安慰她给她讨回公道,她何德何能,能得进入这样的宗门。

   温衡对着玄月行了个礼:“本来这事呢,只要你一句道歉就能解决了。可是事到如今,不知情的以为是我们无理取闹了,今天温某还真的要和你比试了。这次,生死不论。来吧,别废话了,为了你的道义上吧。”

   玄月梗了一下,温衡怎么不按常理出牌?他都说成这样了,他是听不懂还是怎么回事?就不能圆润的滚了吗?围观的人都看出来了,温衡实力过人,玄月对上他就是死路。玄月本想给自己赚个好面子,现在好了,上不来下不去了。

   温衡放话之后就站在原处,他抬头看看天空,此时太阳已经西斜:“玄月掌门,温某给你一炷香的功夫准备。”他不准备再听玄月的狡辩,他这人笨,就认死理。

   玄月悲壮的对同门拱拱手:“各位同门,玄月去也,以后惊蛰楼就交给各位同门了。”玄月的几个长老对着温衡破口大骂起来:“踢馆就踢馆,还非要要人命!好狠毒的人啊!”“掌门莫要上当,这种人就不能给他脸面,我们几人齐心协力必定能将他赶出惊蛰楼!”

   姬无双皱眉:“无耻。”当然,他不是说温衡,温衡的为人他太清楚了。他说的是惊蛰楼的这群人,这群人平日算计别人算计惯了,突然遇到一个实力强大并且执着的人来对峙,他们就原形毕露了。

   温衡不在乎的说道:“废话少说,不服我的上来只管和我打一架就是。”温衡话一落,那几个骂骂咧咧的长老瞬间闭嘴了,温衡已经充分展露了实力,他们上去也只会倒下来。

   玄月终于下定决心站到温衡面前,玄月手中的拂尘变成了一柄灵剑。他摆出架势,脚下灵光闪动,刹那间剑光配合着阵法的光芒,让人睁不开眼。

   温衡微笑着:“你是想速战速决,还是想回味人生?”玄月一时没能理解温衡在说什么,他一脸充楞:“啊?”温衡解释道:“你若是想速战速决,我便速度快点,你若是想回味人生,我就配合你,给你反悔的时间。”

   玄月面色涨红:“休得折辱于我!有什么招数只管放!我玄月不……”

   “噗——”玄月的身躯一下被打断成了两截,他的上半身握着灵剑落到了几丈外的地上,下半身噗通一声向前倒去。温衡一棍子直接将玄月的肉身打爆,他慢慢的收回讨饭棍,看着玄月的神魂晕头转向的飞出了紫府。

   温衡伸手一握,便将玄月的神魂握在手心中。玄月大惊失色:“你,你不能赶尽杀绝啊!”温衡冷眼看着他,嘴角却还挑着笑意:“玄月真人说笑了,我何时做过赶尽杀绝的事?方才你见我杀了你任何一个弟子吗?”

   玄月的神魂是白金色,这种颜色的神魂是仙君的神魂。温衡想着,这样一个内心龌龊的人,为什么还能拥有这么灿烂的神魂颜色?温衡还以为他的神魂是黑色的。

   玄月挣扎道:“你快放了我!我道歉便是!”温衡笑了:“你觉得,我的弟子,还缺你一个道歉吗?”玄月尖声说道:“你这是何意?我都已经答应道歉了,你还想怎样?”

   温衡笑着一用力,玄月的神魂就出现了裂纹,他惨烈的哀嚎起来。温衡慢条斯理的说道:“我跟你说过了,我给你反悔的时间,但是没说给你反悔的机会。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杀你?”

   玄月这时候才真正的害怕了,他先前看温衡一直没对他宗门的弟子下手,就觉得温衡不敢真正的把他怎样。他甚至想着,装腔作势还能继续挽回惊蛰楼和他的颜面。

   温衡笑道:“你想所有的好处都归你,却不付出代价,你觉得这事可能吗?我之前就对你说了,我这人脑子笨,认死理。你说你,这么聪明的人,这么会给自己找理由找台阶,为什么这点都看不透?是对自己太自信了,还是太低估别人了?”

   温衡不是个喜欢杀戮的人,他一直觉得自己没有资格终结别人的生命。可他有逆鳞有软肋,谁触碰了就是死!

   他手中一用力,玄月的神魂凄惨的叫了一声化作了灵气消散了。温衡挥挥手,像是甩走了什么脏东西。

   楚越震惊的看着温衡,她知道温老祖是个多温吞的人,没想到他竟然会为了自己下了杀手!楚越捂着嘴,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做修士的,哪个手里没有沾点血?温老祖是他们这群人中沾血最少的人,平日里他都对楚越他们叨叨天理昭昭因果循环,结果他竟然杀人了?

   温衡缓声道:“惊蛰楼三千三的内门弟子对我出手,我小小的惩戒一番,是因为他们不是主谋,他们只是棋子。而玄月,身为一宗掌门没有原则罔顾道义。他欺辱我弟子,还再三挑衅我,我杀他情理之中。谁不服,尽管上来,我给他一个说法。”

   温衡看向杨逑:“你呢?有没有什么想对楚越和我说的?”

   杨逑身体抖得像筛糠一样,他滚圆的身体猛地向下一跪,然后噗通噗通的对着楚越和温衡的方向磕头:“楚掌门!!我错了!我不该利益熏心和玄月同流合污!不该不承认你的掌门身份!求您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吧!掌门之位还是你的!我们惊蛰楼以后就叫上清宗,我们以后尊您为掌门,再也不会生是非!求求您!”

   温衡走下擂台到楚越面前:“小越,你还愿不愿意呆在这里?老祖尊重你的选择,你若是要走,我们现在就走。我们去姬无双和老张他们的地盘,你继续做无忧无虑的楚越。你若是还想呆在这里,我也尊重你的选择,我觉得他们以后不敢欺负你了。”

   楚越看着温衡的脸:“老祖,我……”跟着你走这四个字即将脱口而出,可楚越想到了什么,她坚定的摇头了:“老祖,我要留在这里。”

   217

   温衡是个很有魅力的人,从他飞升到九霄界开始,就有人想要追随在他身后。御灵界的那些小伙伴,李行云啊,张初尘啊,他们都想跟着温衡走。可是后来他们都留在了飞升后所在的世界,难道他们贪恋那点权势?不,他们一点都不留恋上界,他们考虑的是,如何给温衡扫清障碍。

   楚越之前也想跟着温衡走,她飞升到上界这么久,遇到自己的亲人多开心啊。只有温衡替她出头给她讨回公道,这样的长辈,她如何不想跟随。可是就在她站在下面看着温衡为了她收拾惊蛰楼的这群人的时候,楚越觉得,她太没用了,她非但不能给老温帮忙,还给他添乱,这样的自己,有什么脸面离开?

   楚越是个很有干劲的人,她想通了,她要留在这里,她宁愿委曲求全,也要让老祖没用后顾之忧的离开。从此之后,她不会对惊蛰楼的这群人那么客气了。

   温衡哪里不知道楚越的想法,他担忧的问道:“小越,不要勉强。”楚越坚定的摇摇头:“我留下,我以后会多多请教姬掌门和三位剑仙,若是哪里做的不对需要帮助,我会询问他们的意见。”

   看到楚越重新燃起斗志,这是好事。就是温衡还是担心楚越,楚越这丫头性格大大咧咧的,她无拘无束惯了……可看到楚越这么坚定,他又不好说什么。

   再说了,如果楚越跟着他走也不安全。上界局势变化多端,楚越跟着他会比留在这里危险数倍。他应该会把她留在他觉得安全的地方,比如归于姬无双麾下,让姬无双帮忙照料着。可那样楚越心里又会有别的想法,现在楚越坚定的要留下,温衡觉得这或许也是个好办法。

   楚越站到擂台上,杨逑捧来了宗门信物,温衡看了看,那是一道青玉色的玉佩。杨逑谄媚的说道:“掌门,这就是掌门信物,有了它,您就真正的成为惊蛰楼,呸,您瞧我这张嘴!”杨逑扇了自己一巴掌,继续谄媚的笑着,“您就是上清宗宗主了,以后啊,全宗都归您调度。”

   楚越看着手中的玉佩嗤笑了一声:“就这个?”就因为这个东西,惊蛰楼的人说不承认她就不承认她?她一个活生生的人竟然比不得一块死物?!楚越甩手就将玉佩摔得稀巴烂:“这种信物,我们上清宗不需要。”

   杨逑心痛不已却拿楚越没办法:“是是是,以后您是掌门,您说了算。”楚越站在擂台上发号施令:“今日我师尊大驾光临,上清宗有什么好的都拿出来!快去!”

   张修远对温衡说道:“楚越这小丫头不适合当掌门,要不我借几个人帮她一把?”温衡道:“那就再好不过了,多谢你了,老张。”张修远哀怨的瞅着温衡:“老……张?”

   温衡不在乎的说道:“总不能喊你小张吧,那岂不是和张初尘他们分不出来了。”张修宁在旁边捧着肚子笑:“散人真有你的。”

   温衡看到这几个人脑海中灵光一现:“来,给我摁个手印,点亮我的引荐信。”姬无双问道:“散人这么着急就要上去吗?”

   温衡烦恼道:“不上去不行啊,云清被掳过来了,我必须上去找他。”姬无双同情的在上面摁了手印:“散人,要不我陪您上去?”

   温衡摆摆手:“不了,你们现在是承澜治下的岛主,说句不好听的,你们的一举一动指不定有多少双眼睛看着。”温衡一个人还好一点,若是姬无双跟着走,他可能很快就被承澜发现了。

   温衡道:“你们能在这里将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了,就已经帮了大忙了。”他免不了和承澜还有段不语一战,打完了之后他就要接管十八个悬空岛,到时候还需要姬无双他们镇着。

   楚越安排好了之后就来找温衡了:“老祖,他们在玄月楼摆宴席了,我们去吧?”

   说是宴席,三千多的内门弟子正躺着,玄月挂了,杨逑不敢充老大,只能远远的站着。大殿中只有楚越温衡几人,倒成了自家人的见面会。

   龚定坤郁闷的说道:“我在我们定坤宗准备好了宴席,就等散人你过去呢,没想到你竟然先到了楚越丫头这里。”温衡岔开话题:“这不是楚越这里有事么?我更想知道,你为什么好好的神剑门不呆?把名字改成定坤宗了?”

   龚定坤指着旁边的张修远和张修宁说道:“还不是他们两,他们先改了名字,我觉得挺好,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宗门,听起来挺不错的,就也跟着改了。”

   张修远道:“我们当时想着,晋陵张家这个名字有点招摇了,就想着用自己的名字来命名,这样有熟人一眼就能看出来。”温衡嘴角抽抽,这还真是只有熟人能看出来的名字。

   龚定坤道:“散人你不会明天就要上去吧?我跟你说,我听说上面的承惠界都是一群算命的,你上去的话说不定能混得风生水起哦。不过也不一定,你直来直去,说不定惹了谁被追杀。”姬无双忍了又忍,最后没忍住:“师尊,你能不能说点好的?”

   龚定坤讪讪的看了看姬无双,说起来好笑,龚定坤这个做师尊的,还挺怕姬无双生气的。温衡倒是能理解龚定坤,毕竟他的弟子发脾气的时候,他也怕。

   温衡打圆场:“明天不去,我要在小越这里呆几天,等她这边我觉得没问题了,我再上去。”云清是他的弟子不假,可楚越也是他的弟子,他不会放着楚越不管的。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宴席之后,姬无双他们就回到了自己的宗门。这群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曾经承泽界五岛还有点界限,现在已经成了一家。明日,来自姬无双他们的支援会源源不断的顺着传送阵送到上清宗,到时候看看还有谁敢轻视楚越。

   楚越不小心喝多了,温衡在杨逑的指引下,背着她走向她的寝宫。楚越醉醺醺的对温衡嘀咕着:“师尊,师尊!”温衡应了一声:“嗯。我在。”

   楚越哼哼着:“难受……”温衡问道:“喝多了吧?师尊帮你用灵气化开?”楚越哼哼:“不是,我心里难受。我……想师兄师弟他们了,师尊,你留在这里多呆几天好不好?”

   可楚越转身就自言自语:“不行呀,师尊要走,小师弟他被人绑走了,要去救小师弟。嗯……小师弟最重要……”说着楚越嘟囔着睡着了。楚越的话落在温衡心头,温衡只能叹了一口气,若是他能像无殇一样分成数十个分神一人身边留一个就好了。

   将楚越放在床上之后,杨逑谄媚的点头哈腰:“掌门师尊,您的寝宫也为您准备好了。”温衡给楚越盖好被子,他微微一笑:“不急,我有事要对你说。”

   杨逑连连拱手:“掌门师尊请讲。”温衡站起来向着门外走去:“出去说,别吵着我徒儿。”杨逑连忙跟在温衡身后。

   温衡揣着手眯着眼睛看着杨逑:“你跟着玄月多久了?”杨逑道:“四千多年了。”温衡道:“先前听说你要挑战玄月做掌门?”

   杨逑苦着脸:“哎哟,掌门师尊您有所不知,我这是被玄月逼迫的。玄月此人生性多疑,每过五百年,就要让我鼓动宗门中对他有异心的弟子参加宗门大比,这样他才能及时将威胁清除出去。我是被他逼迫的,我哪里有那个能力敢挑衅玄月啊,我就是个地仙……”

   温衡笑道:“这么说来,你有苦衷。那以后你还要反楚越吗?”杨逑摇摇头:“不不不,不敢不敢。楚越掌门雷厉风行,掌门师尊您又高深莫测,我哪里敢哪。”

   温衡道:“楚越她生性豪迈,不是一般的闺阁女子。她仗义直爽,在下界的时候我们宗门师兄弟都知道她的为人,平日里她散漫惯了,我们也都由着她。她成了现在这样,我们宠着的,由不得你们在背后说三道四。若是下次让我听到宗门里面有人拿楚越的言谈举止说事,我就有一个算一个,送他去和玄月相会。懂了吗?”

   杨逑头上的冷汗都出来了,他举起手发誓:“掌门师尊您放心,我杨逑只要在上清宗一日,就不会让任何人拿楚越掌门说事。再说,楚越掌门现在是我们上清宗的领袖,她的言行就是我们的标杆。您放一百个心,我们上清宗以后会跟随掌门的步伐,上下同心!”

   温衡笑道:“那就好,来,发个誓。”说的天花乱坠的事情多了去了,温衡觉得,他还是让杨逑发个誓比较好。杨逑二话不说就发誓了,结果发完誓他面色就不对了。这次的誓言感觉沉甸甸的,和以往不同啊。

   温衡看着杨逑的脸色笑而不语,半晌之后他对杨逑说道:“好了,没你什么事了。去休息吧,对了,玄月的身体,厚葬了吧。”杨逑得令松了一口气:“好嘞!”生怕温衡一个不顺心一棍子砸死他了,看着杨逑连滚带爬的离开,温衡叹了一口气。

   做人真难哪,有时候对世界抱有善意,世界却以刀剑回馈自己。有时候自己露出了凶恶的一面,平了周围的议论和谣言,却过不了自己心头的一关。温衡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心,今天他亲手捏碎了一个神魂,他终究还是沾染了上界的因果了。不过,他不后悔。若是连身边的人都没办法保护,他飞升到上界来就毫无意义。

   楚越沉沉的睡着,温衡回去看了看她。他低声问道:“小越,别太委屈自己了。”楚越沉沉的睡着,嘴角还露出了笑容。

   温衡今夜估计要失眠,他看了看窗外的风景,从怀里掏出了一叠符篆。符篆燃起,青烟中传来了谭天笑的声音:“师尊?”温衡应了一声:“天笑还没休息?”

   谭天笑笑道:“没,今天和狗子去了离嗔界看了飞仙楼的铺子,感觉挺不错的。就多喝了几杯水酒,这会儿正想找人聊聊。”温衡笑道:“巧了,师尊也想找人聊聊。”

   谭天笑的声音低沉:“这算不算师徒之间的默契?”温衡乐了:“是啊,必须算。”在玄天宗的时候,他有时候睡不着就会去找弟子们聊天,有时候一聊就是一晚上。

   谭天笑细细的说着飞仙楼最近的进展,温衡离开之后,飞仙楼发展迅猛。谭天笑和卓不凡他们已经碰头了,目前飞仙楼已经建起了五个分号,千机阁也在筹备中了。谭天笑道:“师尊你在下界开了个好头,我们得利不少。”

   谭天笑发现,离嗔界的执界仙君是温衡的熟人言修玉;离愁界的执界仙君还是温衡的熟人宁莫愁;离恨界的是温衡的孙子卿如许。在这三界想要建飞仙楼,比他们一开始轻松了无数倍。谭天笑觉得,按照这种势头,不用几个月,下界都能建好飞仙楼分号。

   谭天笑道:“等下界处理好了,飞仙楼和千机阁就要向着上界走,不过还缺少时间。”温衡笑道:“没事,慢慢来。”

   谭天笑笑了几声:“师尊这会儿来符篆,心里应该不舒服,发生什么事了吗?”温衡道:“什么都瞒不住你们,我今天杀人了。”说着他将楚越的事情简单的说了几句,谭天笑在符篆的另一头嗯嗯的回应着。

   师徒两说了五六张符篆,足足一个时辰才灭了符篆。不得不说,说完了之后,温衡心中舒坦多了。

   这时候他不由得感叹,没有一个人飞升到上界真是太好了,身边能有说话的亲人朋友真是太好了。

   218

   接下来的几天,温衡就跟在楚越身后看着她做掌门。楚越真不适合做掌门啊,温衡看着都替楚越心酸,他仿佛看到楚越正逼着自己强硬成长,有种赶鸭子上架的感觉。

   无数次温衡话到嘴边都停下了,他觉得他不该打击楚越的积极性。可是连续观察了三日,楚越焦头烂额,姬无双他们送来的人也焦头烂额。楚越都快哭了,温衡眼看着她都快将脑门前面的刘海给拔光了。

   楚越做事是一把好手,让她带队教弟子,这事妥妥的。可运筹帷幄确实不是那个料子,温衡想着,实在不行,就让楚越挑选出能下一任掌门的人。他还没来得及对楚越说出这事,事情就有了变化。

   温衡来到上清宗的第四天下午,他正抱着讨饭棍看着楚越纠结万分。楚越面前站着十几个吵吵嚷嚷的人,有的是惊蛰楼曾经的管事,有的是姬无双他们送来的人。因为意见不同,因为行为相左,他们互相不服,玄月楼闹的像是菜市场。

   楚越坐在椅子后面低着头捂着脸,温衡叹着气一筹莫展。他也听了这群人吵闹的问题,可是他竟然觉得两边说的都有道理!这时候来了一个小道童,小道童对着温衡行了个礼:“启禀掌门师尊,外面的传送阵中来了个男人,说要见您和楚掌门。”

   温衡随口问道:“是姬无双他们送来的人吗?”这几天姬无双和张修远他们陆陆续续送来数十人,每一个都是在宗门中能独当一面的高手。

   小道童道:“他说,他是掌门师尊的弟子,叫谭天笑。”温衡和楚越两个对视一眼,然后身形如电咻的一下就不见了。

   传送阵前,穿着蓝白色道袍的谭天笑风尘仆仆却眉眼含笑,看到温衡和楚越,他先行了个礼:“师尊,师姐。”温衡惊喜不已:“天笑,你怎么来了?!”楚越嗷的一声就扑过去了:“谭师弟!!你怎么来了!”

   谭天笑笑道:“那天晚上收到师尊的符篆,我想着师姐这边可能有点问题,就和狗子合计了一下。现在下面的飞仙楼和千机阁问题不大,有很多人帮忙。你们这边可能需要人,我就收拾收拾过来了。”

   温衡愧疚道:“给你添麻烦了天笑。”谭天笑乐观道:“师尊何出此言?我本来想着,可能需要半个月才能到这里,结果我只花了三天。您帮了我大忙,若不是你到上界,我竟然不知道原来承恩五岛里面有我们自己人。更惊喜的是,承泽界的岛主都是自己人。我想着,姬掌门和三个剑仙还有师姐都有实力但是不太擅长用人,我就厚着脸皮自荐来了。”

   谭天笑笑弯了眉眼:“本来我就想着把飞仙楼和千机阁的业务往上发展,现在师尊和师姐你们直接送来了打好的江山。我就不客气了。”

   楚越太开心了:“谭师弟!有你在,师姐我太开心了!”温衡拍拍谭天笑的肩膀:“天笑,多谢你。”

   谭天笑有他的考量,他当时一听温衡说楚越姬无双还有张家三个老祖都在一界,就知道这群人战斗力强但是会被人坑。这群人中只有一个张修远有做家主的经验,可张修远一人想要掌控五个悬空岛终究还是有点勉强。

   谭天笑一过来,一口茶都没来得及喝就接管了楚越手头的东西。他只花了一个时辰,就将惊蛰楼留下的产业理得清清楚楚,里面的人脉更是弄得明明白白。楚越和温衡两个站在旁边眼中都是星星,楚越甚至给温衡传音:温老祖,你究竟是从哪里挖到谭师弟这个宝贝的?

   温衡羞愧不已:我经常欣赏李行云那种类型的人,觉得他们非常能干。现在我发现,原来我的弟子每一个都很能干!

   到了傍晚时分,谭天笑已经重新任命了上清宗的各路掌门管事,姬无双他们送来的人被他安排到了合适的岗位上。玄月楼中吵吵嚷嚷的声音平息下来,变成了赞叹声。得到了解决办法的管事们各自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了,谭天笑笑道:“师姐这里可用之才真多。”

   楚越幽幽的说道:“你没来之前,我觉得他们都是废物,包括我也是废物。”谭天笑乐了:“师姐这话就不对了,就算是垃圾,放对了地方也是资源。明日我会去拜访姬掌门和三位剑仙,相信用不了多久,承泽界就会团结如一个宗门。”

   温衡突然觉得他无比的英明,他怎么就想到给谭天笑发符篆了呢?真是太聪明了!

   谭天笑站起身,灵气在周身流转了几圈,他的疲倦就被带走了。他对温衡说道:“来之前,我收到了谢家主的传信。”温衡一愣:“哎?谨言的吗?对了,他找到灵玉和景清了吗?”

   谭天笑说道:“并没有,谢家主已经到了承乾界。”温衡道:“那我明天就去上界,争取早点和老谢碰头,找到灵玉之后就让他到这里和你们汇合,免得大家失散了。”

   谭天笑点头:“也好,只是我上来的时候听清崖子说,承惠界不太好相处。师尊需要我陪同你去吗?”温衡笑道:“你能帮忙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了,我就已经感激不尽了。”谭天笑压力太大了,要是还陪温衡到处跑,他精力跟不上。再说了,老谭做生意是一把好手,但是论起打斗,他还不是楚越的对手呢。

   楚越开心的说道:“有谭师弟在这里,我觉得有什么困难都不怕了。师弟,师姐我不是个好掌门,但是只要你开口,需要什么我都给你弄来。”谭天笑道:“放心吧师姐,接下来需要你帮忙的事情还有很多。”

   三人在一起其乐融融,谭天笑说道:“本来狗子也想来的,可是我和他只能走一个,因此来的是我。狗子要是知道我在这里和你们吃香的喝辣的,他一定嫉妒死了。”

   温衡道:“你可以现在给狗子发个符篆,我们刺激他一下。”天笑道:“狗子去了离恨界,已经超过了五界,符篆传不到。”温衡这才作罢,真遗憾哪,明明他遇到的弟子都能凑一桌了,却被分开在天界各处。

   谭天笑看着温衡的脸色说道:“师尊,我听清崖子说,小师弟被人掳上来了?”温衡听了这话担忧不已:“是啊,云清被兽皇楼的人掳走了,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谭天笑道:“若是别人我还会担心一下,若是小师弟,我觉得不需要担忧,小师弟运气是我们一群人中最好的。说不定师尊上去看到他,他正在过好日子。”

   温衡也是这么想的,不然他早就飞奔上去了。这时,温衡突然听到了一阵悠长的声音,像是有谁吹起了号角,他问两个徒儿:“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楚越他们竖起耳朵:“没有啊。”

   温衡细细听,那声音又消失了。谭天笑说道:“我见周围有很多悬空岛,说不定是其他悬空岛的人发出的声音。”温衡觉得这个很有道理,反正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吃晚饭之后,谭天笑就被温衡打发着去休息了,老谭为了上来一路风尘仆仆,难以想象,他一个刚到上界的人是怎么只用三天就找到这里的。要知道,温衡若不是有柳月白清崖子水波横他们放水,他现在还在无涯宗晃荡呢。

   温衡看着谭天笑睡下,他才溜达溜达的往自己的房间走。这时候一滴液体突然落在了他的手背上,他定睛一看,竟然一滴血!他抬头向上看去,只见上方的屋梁上旁边猛然蹿出一道黑影落在了他面前。黑影声音低沉:“是我,别慌张。”

   眼前的身形如此熟悉,黑乎乎的斗篷上插着几根茅草 ,仔细一看,这不是白芝麻他们说的能隐匿人身形的草吗?哎?叫什么来着?温衡一下想不起来了。不过斗篷人是谁他倒是挺清楚的,他刚想说话,就见戴着斗篷的黑影伸出手捂住了他的嘴,太史谏之的声音传来:“嘘,别说话。”

   温衡一愣,只能乖乖的不动。这时候外面又隐约传来了号角声,温衡觉得有神识向着这个方向扫来。太史谏之斗篷对着温衡兜头而下,温衡就被严严实实的遮住了。

   斗篷下,太史谏之神色警觉:“巫族的人在附近,别被他们发现了。”温衡一头雾水:巫族?干嘛的?

   过了一会儿太史谏之才放开了温衡:“好像走了。”温衡确实感觉到有一股奇怪的压力离开了,他连忙问道:“你受伤了?”太史谏之沉闷的哼了一声:“不小心被射了一箭,没事死不了。”

   温衡连忙架着太史谏之往自己的房间走:“没事吧?能行吗?我有丹药,你先磕几粒。”太史谏之伸手接过温衡的丹药吞了下去。他大半的重量都落在温衡身上,看起来伤的不轻。

   不过太史谏之并没有过分关注他的伤口,反而跟温衡说起了别的事:“萧厉应该对你说过,当时轩辕太子身后有八大族支持,可是后来有两族叛变,导致太子陨落。其中一个,是太子未婚妻所在的素家,还有一族,便是巫族。巫族人善占卜吉凶,承惠界就有巫族人分布。”

   温衡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哦,原来如此。不过我更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太史谏之也一头雾水呢,他奇怪的问温衡:“前段时间,我接到追魂香,你啾啾啾说什么呢?还哭哭啼啼的,我还以为你发生了什么事,紧赶慢赶的过来,却发现你在吃火锅?”

   温衡:???他什么时候啾啾啾了?

   作者有话要说:谭天笑:接到了师尊的符篆,我就知道他遇到麻烦,结果一来就看到师尊和师姐焦头烂额。来的真巧。

   太史谏之:接到温衡的符篆,我就知道他有麻烦。结果一来就看到他正在和弟子吃火锅?嗯……来的也巧。

   温衡:天笑这个我能理解,可是谏之这个很诡异啊,我什么时候点香了?

   远在兽皇楼的云清,熟练的点燃了香烛,对着师尊他们的画像开始啾啾啾的诉说思念之情。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