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100、第一百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237

   说起执道仙君段不语, 承澜治下四界的岛主们都会给他竖起大拇指。他虽然不善言辞,可是只要有什么问题给他发个符篆, 就会收到他详细的回复。他甚至没有自己的行宫,就住在山海阁一座普通山上的小木屋中。

   他话不多, 除了对承澜仙尊之外, 对其他的岛主都不多说。即便如此, 他人缘不错,对自己麾下的修士多有照顾,他会在隐患爆发之前先行排除掉。有不少修士慕名前来在山海阁的山峦中安静的修行,段不语的山海阁是十八岛公认的纷争最少的地方。

   山海阁一岛没有城镇, 只有清修之所。来到这里的修士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段不语那里报道和他打个招呼,因此山海阁的传送阵就放在段不语家门口。来山海阁的人一出传送阵就能看到段不语的木屋, 运气好的还能看到段不语在门口照顾灵植。

   温衡他们落下之后就是这样的,传送阵中灵光一现,三人就落在了段不语的木屋前。正巧的是, 段不语手中正提着一个水壶,水壶中正源源不断的喷出晶莹的水珠灌溉着木屋前的灵植。如果不是段不语一脸严肃苦大仇深, 这地方真像是隐士居住之处。

   段不语看到传送阵中灵光闪动, 他抬眼看了一下, 然后就愣住了。他和温衡四目相对, 温衡笑了一下。段不语眼神一凝:“糟了……”

   太史谏之他们都没看清发生了什么, 温衡已经化作了黑色的灵光冲到了段不语面前。只听一声轻微的‘噗——’声传来,段不语的脑袋已经被温衡打爆了,顿时脑浆飞溅血肉模糊。

   段不语的身躯和他手中提着的水壶重重的落在地上, 红色的鲜血和水壶中的水一起蔓延开来。段不语双眼没闭上,还在直直的侧着头看着旁边。

   温衡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神清气爽~”太史谏之和谢谨言傻眼了,温衡竟然一上来就打死了一个人!!

   太史谏之惊道:“太子你疯了,你怎么一言不发就打死人呢?”温衡看着段不语的身躯凉凉的说道:“上次发过誓了,再见到他一定打爆他的狗头。”

   谢谨言:……原来温衡是这么凶残的吗?温衡无辜的说道:“他趁我不注意捅我刀子,你们知道不,太疼了,我差点就挂了。”

   太史谏之盯着段不语看了看:“这是段不语?承澜的跟班?四界的执道仙君?”谢谨言:!!!温衡竟然一下打死了一个大人物!

   温衡点点头:“是他,怎么了?”太史谏之道:“有点麻烦,这里随时都有人来往,赶紧把他藏起来。”说着太史谏之用灵气卷着段不语的身躯向着他的小木屋跑去,他一边跑一边说着:“要是被人看到你干掉了执道仙君,你就走不了了!”

   温衡环视了一圈,这是一座非常简单的木屋。他根本无法想象这样一间木屋竟然属于一个执道仙君。木屋中央只有一个蒲团,在靠窗的地方还有一个简单的木架,上面放着几个木质的器皿。

   太史谏之将段不语放在木屋中的地上,他叹了一声:“太子你也太莽撞了,这么大的事你都不跟我说一声。承乾界不比下界,你要去其他的岛,需要段不语点亮你的引荐信啊!”

   温衡梗住了,他看了看地上死不瞑目的段不语正在凉的身躯。谢谨言这家伙竟然蹲下来握住了段不语的手指掏出了他的引荐信:“趁热,看看能不能行。”

   看到谢谨言这么干,温衡也掏出了引荐信凑了过去:“来来来,加个我。”这两人竟然一本正经的在挤段不语胳膊中没有消散的灵气出来,太史谏之快要绝望了:“你们两……是认真的吗?”

   可惜不行,段不语挂掉了,引荐信上只能摁出血手印,引荐信上承乾界的亮点始终暗淡着。温衡困扰的挠挠头发:“哎……早知道就晚点下手了,至少要逼着他给我灵气才行啊。”现在好了,他成了黑户了。

   太史谏之无奈了:“别说了。”他将门口的血迹清理了一下,然后关上了大门:“人都成这样了,还有什么可说的?”他们只能安心做黑户了。

   温衡叹了一口气:“话说回来,段不语也太不经打了吧?我就打了一棍子?神魂都散了?”他明明没用力啊。

   太史谏之炸了:“你够了啊!你以为你是用什么在打他啊!天下能经得住你道木一抽的有几个人啊!”温衡委屈上了:“可是我真的没用力气,真的,我要是用力气了,他的脑袋已经缩到胸腔里面去了,你看,现在只是脑袋破了。”

   太史谏之指着段不语脑袋上巨大的凹陷:“你管这叫脑袋破了?!行行行你别说了,我求你了。”太史谏之转了个圈苦口婆心的劝温衡:“太子,我不是反对你杀段不语,可是你也要对我说一声啊。你这不声不响的干掉了他,我岂不是会很没面子?”

   温衡眨眨眼:“所以你只是因为没面子才生气?”太史谏之哼了一声:“那当然,你带我来上界不就是让我做前锋吗?以后这种杀人越货打家劫舍的事情,你一定要让我来啊,不然我来干嘛来了?看你揍人?多没面子。”

   温衡点点头:“知道了,下次我会注意的。”太史谏之这才宽慰的点点头:“这就对了。好了,趁着没人发现,我们离开这里吧。传送阵应该还能用,我们快点到兽皇楼,神不知鬼不觉。”

   正说着,只听房中传来了一声幽幽的叹息。温衡和太史谏之看向谢谨言:“叹什么气呢?”谢谨言一脸无辜:“不是我。”

   这时,房中渐渐消失了,原本素净的房间渐渐扭曲,墙壁渐渐的消失,地上只留下了一只蒲团。没一会儿三人一尸就身处在一处空旷的世界中。温衡郁闷道:“我们是不是又被阵法或者幻术困住了?”

   太史谏之想了想:“应该是这样,不过没事。我可以破。”太史谏之双眼猛地冒出一阵金色的灵光,他双手合十,再分开的时候,手中已经出现了一柄金光闪闪的灵剑。他哼了一声:“想拦住我太史谏之,太天真了。”

   太史谏之握着灵剑转了一圈,最终他选定了一个方向,只见手中的灵剑剑光一闪,一道浑厚的剑气破剑而出:“破!”剑气洒出之后,眼前并没有什么变化。太史谏之奇怪的挠挠头:“不应该啊,这个方向应该就是破阵所在啊。”

   温衡这时拍了拍太史谏之的肩膀:“谏之,你看。”太史谏之转过头,只见蒲团上坐着一团虚影,仔细一看,不是那段不语是谁?

   太史谏之眼神一凝:“你竟敢将我们困在幻术中?段不语,你胆子也太大了。”段不语严肃的脸上出现了一点微笑:“这并非我本意,太史大人稍安勿躁。这是我保命的一个手段罢了。”

   温衡松了一口气:“就说我没用力,你还不信我。”太史谏之又有意见了:“太子,你连杀个人都不彻底,以后这种事情还是我来比较好。放心只要我一出手,他立刻魂飞魄散。”

   谢谨言急忙在旁边说道:“别忘了引荐信,等他签了引荐信再说。”太史谏之觉得这个难度有点大,不过若是想要杀了段不语,很容易。

   段不语说道:“我足下的蒲团名为三清蒲团。”太史谏之沉吟了一下:“可是神魂依附之后蒲团不毁神魂也不灭的三清蒲团?”段不语点点头:“正是。只是这三清蒲团启动的时候,将你们都困在了其中。还要多谢太史大人将我送到了蒲团周围,如若不然,我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能凝魂。”

   温衡疑问道:“什么意思?”段不语说道:“木屋只是蒲团的一个障眼法,我在木屋内才能让蒲团中的阵法启动。是太史大人将我送了进来……”闻言温衡和谢谨言幽怨的看着太史谏之,太史谏之尴尬的挪开视线:“我,我也不知道啊。我本来只想藏尸,给我们争取一点离开时间罢了。”

   段不语说道:“在蒲团阵法中,我不生不灭不死不老,你们没有办法杀了我。”

   温衡对太史谏之说道:“谏之,你真是救得一手好人啊。”太史谏之捂脸:“这是误会,误会。”都怪他多事,要是早知道段不语有三清蒲团,他才不会藏尸,他会帮着焚尸。对啊,他为什么不直接一口火烧了段不语的尸身?哦,他怕火光引来其他人的注意。哎……失策啊。

   谢谨言才不信这个邪,只见剑光一闪,谢谨言的剑气已经杀到了段不语神魂附近。剑气即将碰到段不语的时候,只见他身下的蒲团猛地爆发出一阵金色的灵光,谢谨言的剑噗通一声落到了地上。

   段不语的嘴角露出了一点笑容:“没用的,三清蒲团是上古至宝,想要毁掉蒲团不是这么容易的事。”太史谏之沉重的说道:“是,三清蒲团想要毁坏很难,只要世上还有一根草,蒲团就能重塑。”

   温衡头疼的说道:“那段不语岂不是有免死灵牌,怎么都死不了了?”段不语这时候露出了一点笑容:“某种意义上,是的。”

   温衡和谢谨言又看向太史谏之了,太史谏之蹲下了身体:“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手贱了。”他怎么会想到段不语有这么强大的作弊神器?

   段不语道:“你们现在处于三清蒲团阵法中,想要杀我,难。我现在只是一缕神魂,想要杀你们,也难。虽然不想接受这个现实,我不得不说一句,现在我们势均力敌,谁都不能把对方如何。”

   温衡说道:“这样吧,四灵境中你捅我一刀,我现在给了你一棍子,咱扯平了。咱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你放我们出去,我们不打扰你凝魂,你身体……”温衡昧着良心说道,“你身体修修还能用,以后见面咱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段不语摇头:“不行。理由有两点,第一点,我现在很虚弱,没办法开启蒲团的阵法让你们出去。还有一点,你若是出去,必将成为承澜仙尊的敌人。先太子轩辕衡,我不能让你出去。”

   太史谏之闷声说道:“承澜给你多少钱?你这么忠心?我太史谏之出双倍行不行?”温衡感动的看了看太史谏之,他脑海中有个疑惑,太史谏之他有钱吗?他看了看太史谏之的靴子,谏之的靴子都快破了啊!

   段不语道:“我对承澜仙尊的忠诚,无人可以撼动。”温衡叹了一声:“承澜做人挺不错的,还有个这么忠心的小弟。”

   238

   太史谏之也纳闷呢:“对啊,我也想不通,承澜那种人竟然还有忠心的小弟,天理不公啊!”反正他们都闲着,没事做八卦八卦也好啊。

   温衡从储物袋里面拿出了火锅:“来来来,吃点东西,反正一时半会也出不去。”太史谏之和谢谨言两人二话不说就坐下了,温衡点起了火招呼段不语:“你不用管我们,你继续啊。”

   有吃的,有喝的,还有个段不语在说书,这小日子哪里有?温衡一点都没有被困住的窘迫和难堪。他大咧咧的留了个位置正对着蒲团,若不是蒲团离火锅的位置有点远,看起来就像四人在开心的吃火锅似的。

   太史谏之嫌火不够快,他打了个响指,火锅中的水立刻就沸腾了。顿时热辣辣的火锅味道就飘出来了,他捞了一块变了色的嫩肉片一边吃一边问段不语:“说说看呢,承澜做了什么,你这么不离不弃的。据我所知,承澜不信任你啊。”

   段不语的表情有些暗淡,他说道:“纵然仙尊对我不信任,可我身为他的部下,必将为他扫清障碍让他高枕无忧。”温衡他们太好奇了:“这么忠心,承澜何德何能啊?”

   段不语面容出现了温柔的笑容,他怀念的说道:“因为仙尊给了我希望,他让我活了下去。当时我就发誓了,将来为了仙尊,就算要我粉身碎骨,让我魂飞魄散,我都不会有一句怨言。”

   谢谨言从温衡筷子下抢走了一个丸子,他问道:“你倒是说说啊,承澜怎么救了你,我们都非常好奇啊。”温衡从太史谏之筷子下抢了一块肉一边吃一边说道:“对啊,你说说啊,就当满足我们的八卦心。”

   段不语已经许久不与人说这些事了,这些事他觉得是他和承澜之间的秘密,一直以来,他守口如瓶。无论承澜对他如何,他都不会放在心上。可今日看到这么放松的温衡他们,他竟然有了一吐为快的冲动。

   “我万年前飞升时,只是个名不经传的天仙。那时刚飞升,总想着做点什么展示自己的实力,好让别人高看一眼。那时候混沌海上有很多的遗迹和小洞天。我便和同伴驾着小舟去了混沌海深处,我们去的小洞天那时候并没有名字,才刚刚被人发现。

   等我们到了小洞天附近,那小洞天被人封了起来。据说里面很危险。需要排除危险之后,我们才能进去。可是我们想着,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于是偷偷的从结界薄弱处潜入了。

   进入小洞天之后,青天白日风平浪静,小洞天中灵气丰沛,有很多灵宝,才半日的功夫,我们就得了不少好东西。当时我们都以为自己赌对了,我们觉得这里一定是被大家族给圈成了自己家的遗迹,这么多的灵宝,哪里像是有危险的样子?

   正在我们欢呼雀跃的时候,灾难降临了。小洞天白天风平浪静,可是到了夜晚,就成了地狱。有很多从没见过的妖兽潜伏在黑暗中,我的同伴一个个的被它们捕捉。

   你们见过三四丈高的蜘蛛吗?我见过,我被那种蜘蛛追着和同伴们失去了联系进入到了小洞天的深处。

   我以为我能撑过去,可没想到,到了小洞天第一夜我就被蜘蛛捉到了。那蜘蛛吐出的毒液不但能腐蚀人的皮肤,就连神识都会受到影响。我被毒液喷到了,我那时候比现在还要惨,我双眼被腐蚀,神智被侵蚀。然后被它们带回到它们的洞穴中去当成食物储备起来。

   我不知道在蜘蛛洞穴中过了多久,我看不清,听不明,只能闻到蜘蛛洞穴的腥臭味。每当蜘蛛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我都惶惶不可终日,我哀求讨饶,却没人回应我。你们知道绝望的滋味吗?我就是蜘蛛的食物,不知道何时会被它们吃掉。

   蜘蛛洞中没有白天黑夜,我被蜘蛛丝捆绑。一开始还期待有人来救我,后来我想着,自尽吧。再这样下去,我会在蜘蛛吃掉我之前先疯掉。可是就连这点愿望我都没办法达成,只能绝望的等死。

   我修行数千年才飞升上界,却不料刚来上界就成了蜘蛛的食物。我恨,我悔,可是我却毫无办法。就在我心灰意冷的等待死亡的时候,承澜仙尊出现了。

   我虽然听不清他的声音,看不清他的脸,可是当蜘蛛洞被他掀开,他将我提到外面的时候。我活了过来。他问我叫什么名字,告诉我,要活下去。他给我服下珍贵的丹药,告诉我蜘蛛已经被他清理干净了。我……我那时候就发誓,若是我能活着出小洞天,必将奉此人为主,段不语这条命,从此就是他的了。

   在丹药的作用下,我双眼能看到模模糊糊的画面,耳中也能听到模糊的声音了。我问他,他叫什么名字。他说,他叫承澜。我当时就想着,能拥有这么好听名字的人,一定有着伟大的胸襟和宽广的胸怀。承澜仙尊就像一束光,照到了我的心头。

   我本想着和他好好相处,他却只给我留下了一瓶丹药。他对我说,他要去将洞虚境中危险的妖兽管束起来,不能陪我太久,让我恢复之后速速离开。

   我朦朦胧胧的看着他的身影离开,他穿着白色的衣衫,肩头有一团耀目的红色。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神明。

   从小洞天出来之后,我服下了丹药重塑了面容。等到完全恢复之后,我到处打探承澜仙尊的消息,后来才知道,他是巫族的太子,千年一遇的天才。却屈尊做了轩辕太子的侍读,他是何等骄傲的人,竟然要遭受这样的折辱。

   我在巫族求见他求了数百年,才得以见到他。可他已经不记得救过我这事了,我虽然有点失落,可是转念一想,仙尊心性高洁,他能救我一人,必然也能救无数人。他虽早已忘了我,可我却不能做忘恩负义的人。只要我在一天,我就要做仙尊最得力的干将,为他扫清一切障碍。

   在仙尊麾下一呆就是上万年,这期间仙尊性子越来越冷淡,不过在我心中,他一直是小洞天中救我的恩人。”

   温衡他们终于明白了段不语对承澜死心塌地的原因,也能理解,若是有人能救他们于水火,他们也会把这人当兄弟,请他吃火锅。

   太史谏之却迟疑着:“问你个事,小洞天都有名字,你去的小洞天后来叫了什么名字?”温衡奇怪的问道:“谏之你问这个干嘛?他那时候听不清看不明的,估计出来就再也不想回忆那段记忆了吧?”

   太史谏之吃着肉片纳闷:“总觉得承澜的性子不会做这种事。我问个清楚,免得段不语做了冤大头。”

   段不语坚定的说道:“承澜仙尊的事,我会调查得清清楚楚。那小洞天最后命名为青莲小洞天,封了小洞天的人便是当时的轩辕太子,他带着承澜仙尊他们去了小洞天。这事一定不会作假!”

   太史谏之闻言古怪的又问了一遍:“你再说一遍?什么小洞天?”段不语道:“青莲小洞天!”

   温衡见太史谏之面色古怪,他问道:“怎么了,这个小洞天有什么奇怪的吗?”太史谏之哼了一声:“若是别的小洞天我可能不知道,青莲小洞天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那是轩辕太子发现混沌青莲的地方。”

   温衡兴奋道:“真的?那里还是我和无殇定情的地方呢?”太史谏之差点呛了:“太子你别闹了。”

   太史谏之放下了手里的碗筷对段不语说道:“你可知小洞天为何会叫青莲小洞天?”段不语道:“后来听说在里面发现了混沌青莲,因此命名为青莲小洞天。”

   太史谏之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段不语啊段不语,你聪明一世,怎么就在关键的事情上犯糊涂了呢?”段不语听太史谏之话不对,他神色一凝:“你什么意思?”

   太史谏之道:“发现青莲小洞天的人就是太子轩辕衡,他说小洞天中非常凶险,应该有至宝。可是怕不知情的仙人贸然进入会遭遇不测,便招来了他的亲卫将小洞天封锁起来了,说要将整个小洞天的危险妖兽分开管束起来。

   当时,我就是他亲卫的首领,我对他说,既然已经是仙人,想要夺宝就要冒风险。我让他只管将混沌青莲取了,剩下的就不要管了,可他偏不听,一定要留在那里肃清妖兽。

   我无法阻拦他,只能陪着他一起在青莲小洞天中。小洞天被封上之后,除了亲卫之外,当时留在青莲小洞天的有五人能自由活动,这五人分别是我、轩辕太子、萧厉、承澜和安哲。

   在我们肃清妖兽的过程中,发现有人潜入了小洞天。因为我先前已经将小洞天已经封锁的消息传了出去,却还有人不怕死的过来。为了救这些人,我的亲卫中有人陨落,我怒不可遏下令下去,若是再有人潜入,任由他们去死。我不能因为几个贪财的人让我的部下冒风险。

   轩辕太子却不认同我这个观点,他总是偷偷的去救那些被困住的人。丹药不足,他会将自己的随身丹药发出去,被我发现了好几次,太子毫不悔改。他对我说,谏之,他们只是想求财,并不想送命,若是能救还是救了吧。

   救你的人一定是轩辕太子,不会是承澜。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说吗?因为你的承澜仙尊,当时是我的拥趸。他亲眼看着亲卫陨落,对偷偷潜入的人深恶痛绝。”

   段不语愣住了,他震惊了一会儿之后反驳道:“不,你是轩辕太子的人,你一定会帮他说话。我不信,你说的每一个字都不信。”

   239

   太史谏之笑了一声:“还号称承澜的事情你都调查了,你就没调查出来,你家承澜仙尊一到青莲小洞天没几天就被潜入者牵连被妖兽啃了身体,在牙帐躺着了,安哲还特意被轩辕太子派着陪他聊天解闷?这种事情都查不出来。”

   段不语还是不信:“不,不可能。你骗我!我还有仙尊给我的丹药瓶,这么多年,我一直留着!”段不语慌乱的在蒲团上旁边的缝中寻找着什么,一会儿之后,他找到了一只巴掌大小的精巧的玉瓶。他慌乱的将玉瓶放在手心中:“你看,这是承澜仙尊给我的丹药!”

   太史谏之看了看玉瓶后叹了一声:“玉瓶下面是不是有个印章?印章上面是不是有龙首纹?”段不语惊到:“你,你怎会知道?”

   太史谏之道:“都跟你说了,太子救了太多人,一开始是分自己的灵药出去救人。后来灵药不足了,就去偷拿亲卫的丹药储备,为了这个我还说了他。”端着碗的温衡:“轩辕太子还做过这事呢?”太史谏之横了他一眼:“你自己不好意思做,你让你的鸟太一来偷!”

   段不语面色苍白,他本来就是个神魂了,一下变白了之后整个人看起来都快散了。他还在垂死挣扎:“不可能,说不定是承澜仙尊拿了亲卫的瓶子。”

   太史谏之忍不了了,他站起来走到段不语面前伸出手:“让我看看这瓶子,我给你证据。你的玉瓶的瓶身上是不是有颜色暗淡的地方?”段不语死死的握着瓶子,他怕一松开手,他就再也没有反驳的力气了。

   太史谏之却不给他机会,他强硬的拿过瓶子指着瓶身,直到这时,众人才看清玉瓶的瓶身上有一圈颜色暗淡,不细看还看不出来。太史谏之从怀里摸出了一个玉瓶,这玉瓶和段不语珍藏的玉瓶一模一样,只不过上面没有这一圈。

   太史谏之道:“你知道这个是什么吗?想必你已经调查过了。这玉瓶是青灵玉做的,只有高温才会在上面留下灼烧的痕迹。我们亲卫装丹药的瓶子都是用的青灵玉,你不是想说承澜给你的药瓶么?我先不问你牙帐中的承澜怎么找到你给你丹药,我就让你看看这圈烧灼的痕迹。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太子的鸟干的。太子的鸟是一只毕方,火系灵鸟,只有一条腿。太子缺少丹药却不好意思自己去拿,就示意太一去拿,太一会在它偷拿的丹药瓶上都留下灼烧的痕迹!”

   太史谏之又从怀里拿出了一个有着灼烧痕迹的玉瓶:“这是我逮住太一的时候从它的爪子下抢下来的玉瓶!你自己看看有什么不同!

   太一和承澜不对付,承澜一只眼睛就是它啄瞎的。你不会是想说,太一听承澜的话去偷拿玉瓶吗?你真是想多了,若是他们有这么好的关系,也不至于见面就不对付。”

   段不语颤抖着捧住了三个玉瓶,他的手抖动的力度越来越大。太史谏之嘲讽的看了他一眼:“蠢货,自诩聪明,报恩都找错了人。承澜那性子还会救人?你怕是想多了吧?

   承澜被潜入者牵连,害得他伤了身体,他对潜入者深恶痛绝。别说让他去救人,看到潜入者他不杀人就算好的了。你竟然觉得是他救了你?你重新找个人,比如萧厉,比如安哲,哪怕是我,都有说服力。唯独他,我是不信的。你跟着他万年,竟然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段不语突然嘶嚎了一声:“啊——我找错了人了吗?我跟错了人了吗?!”他的神魂双眼通红,血泪顺着眼眶滚下,他嘶嚎着:“原来我一直跟错了人,报恩错了人,报仇也报错了人!!”

   太史谏之火上浇油:“哎嘿嘿,没错,对的!恭喜你瞎了狗眼,找错了主子。”温衡和谢谨言端着碗有着共同的感觉:荒谬。还不如多吃两块肉!

   太史谏之还在落井下石:“对啊对啊,是不是恨不得自己现在就去死?你眼中天人一般的承澜可不是因为谁虐待了他变成这样,他本来就是个恶棍。”段不语绝望的捧着三个玉瓶,他哭成了泪人:“我竟然错了这么多年!我竟然错将恩人当仇人!”

   太史谏之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他严肃的问道:“问你个事,轩辕太子的死,你有没有出手?”段不语抱着三个瓶子嚎哭着,他从蒲团上滚下来对着温衡的方向重重的磕着头,可是他是灵体,怎么磕都磕不出声音。不过身躯倒是变得越来越淡了,他手中的三个瓶子上沾着他的血泪,一个大男人哭成这样真的太惨了。

   可太史谏之问这话也是有理由的:“你是承澜的走狗,承澜这些年做的事你都有参与,按照你和承澜相见的时间推断,那时候轩辕太子还在世,你有没有为他出谋划策?你有没有害过轩辕太子?”

   段不语泣不成声:“承澜仙尊……承澜他对我不信任,从我主动找到他投诚的那一刻,他就不信任我。为了获得他的信任,我曾经出计策对付过太子的鸟。太子陨落后,我设法将太一引诱到了阵法中,我将太一做成了干尸!!苍天哪!你何其残忍!为什么要让我做下这种事情?!”

   段不语伸出两只手指猛地抠向自己的双眼:“我段不语长了这双眼睛有何用啊?!辨人不明,是非不分,将仇人变成恩人,对恩人却恩将仇报!段不语就算死上千次都不为过啊!”

   段不语手中一用力,他竟然将他的双眼硬生生的戳瞎了,顿时他双眼中的血泪奔流的更加快。他哭倒在地上:“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要让我成为这样一个不忠不义的小人?万年来我不停的给承澜找理由,觉得他是因为事情太多压力太大才变了性子,原来,一开始就不是他!!”

   段不语哭完之后他伸手摸着地上的三个瓶子,他准确的找到了轩辕衡给他的那个丹药瓶。他将丹药瓶深深的卧在了手心中,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太子,是我识人不明有眼无珠。我无颜面对您,我成为了承澜收下的恶犬和爪牙,为了替他排除隐患,我对只是和轩辕太子相像的你下了毒手。我有罪,段不语不配活在世上。

   然而我身无长物,所有的东西都给了承澜。我能有的只有这个三清蒲团,待我死后,蒲团就赠给太子,虽然不能抵挡我做过的恶,却是我最后的一点心意了。太子,对不住你,我若是……我若是早日能发觉,救我的是你,就不会有这事了。”

   温衡这时候幽幽的说了一句:“对啊谏之,轩辕衡为什么不正大光明的说他是轩辕衡,为什么要说是承澜的名字?这不是惹人误会么?”是啊,段不语也想知道。

   太史谏之道:“五人中,萧厉和安哲随便您怎么折腾,我虽然对你有意见,但是最终会随了你的意思,只有承澜不同。他不接受你帮助这群潜入者,一直在跟太子生气。太子为了让他对潜入者有改观,便对救下的潜入者说,他就是承澜,希望这群人出去之后能好好的感激承澜。你一番好意,想要为承澜博一个好名声,可是却坑了自己也坑了你救下的人啊。”

   温衡若有所思:“嗯……这真是轩辕衡自己作死,怪不得旁人。他老老实实的说自己的身份,不就没有这破事了?”结果段不语误会了,承澜也因为这事一直不信任段不语,一下坑两个。

   温衡点评道:“轩辕太子实力作死,自己把自己玩死了。”太史谏之想了想后幽幽的看向温衡:“是这个理,我也一直觉得太子脑子里面有坑。”

   温衡乐呵道:“你看我有什么用,我脑子里面又没有坑,我根本没脑子。”温衡对段不语说道:“你呢,也别寻死觅活了,没多大的事,我不是和你说了么,你和我之间,你捅我一刀,我砸你一棍,算是扯平了。但是你和太一之间呢,该还的还是要还的,可不能这么随便的就死了。”

   段不语跪在地上:“太子,太一已死,我只能去幽冥找它赔罪。”温衡道:“没啊,太一挺好的,在兽皇楼。你也别想着一死了之,好好的活着,遇到太一之后对他好一点,他这人特别好哄,你只要不坑他,真诚的道歉,他会原谅你的。”

   段不语惊愕的抬起头来,他双眼中再度流下血泪:“真的吗?我还能够得到救赎吗?我还能有机会能赎罪吗?”温衡道:“能,首先你要先到蒲团上面坐着,然后先凝魂。你的身体……嗯……”

   之前昧着良心说修修还能用的温衡这会儿觉得心虚了,这身躯反正他修不了了。段不语感激涕零:“太子,纵然身躯陨落,纵然我成为一抹游魂,只要太子能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温衡和谢谨言掏出引荐信:“来,先把引荐信给我点了。”段不语还不习惯黑暗的日子,他的手在温衡的引荐信上摸索了一会儿才点亮了承乾界的名字。温衡奇道:“为什么你就能全部点亮?而承惠界他们就需要四个岛主一起点?”

   段不语谦卑的说道:“那是因为我是执道仙君,在引荐信这事上,权利和承澜一样。”段不语说起承澜依然有不一样的滋味,他没有想到,他和承澜万年来的相知相伴就是个笑话。

   段不语听到温衡窸窸窣窣的声音,还有太史谏之他们的惊呼:“卧槽,你收这玩意干嘛??”温衡忙着将段不语的尸身往养灵囊中丢:“等到上界,如果没人能修好段不语的身体,我就给他做个义骸。”

   段不语涕泪交加:“太子……呜呜呜……再下愿意为您肝脑涂地。”太史谏之凉凉的说道:“你已经脑花出来了,别膈应人了。快放我们出去吧。”

   温衡拍着养灵囊:“总觉得养灵囊成了藏尸地。”让他看看,养灵囊里面有三具尸身,分别是通天、猫头鹰和段不语的,接下来也会有三个神魂。若是没人偷养灵囊也就罢了,若是有人偷,一打开之后发现三具尸体,哎嘿……一定非常刺激吧?

   作者有话要说:趁热盖章谢谨言、修修能用轩辕衡、杀人到底太史谏之……这三人在一起真的神一般的组合。

   老邵和灵犀也在路上了,老温马上会有自己的正牌小伙伴了。

   明天去接可爱的云清清,该把他放出来了,再不放出来兽皇楼的灵兽都要被云清打肿了。

   下面,重头戏!!锵锵锵锵~~看到了没?一百章啦~~

   留言哦,有红包哦~不过名额有限,只有88个哦,先来先得哦~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