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第七十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157

   温衡看到划船的,第一反应就是萧厉。毕竟萧厉驾着他的小舟, 无数次的将他救出困境。这时湖面上传来了缥缈的歌声, 宁莫愁听到这歌声就皱眉:“是他。”

   苏步青问道:“是谁?”宁莫愁郁闷的盯着水面:“不是什么好鸟。”

   水面上悠悠飘来一艘纯白的小舟, 小舟头上站着一个白衣飘飘的男人,男人广袖流仙生的俊美非凡, 他长着一双上挑的丹凤眼, 唇角似笑非笑,给人一种活络的感觉。他一手放在腰间别着灵剑剑柄上, 一手握着一把月白色镶金边的扇子。扇子上用鎏金的大字写着一个字‘帅’。

   男人身后,站着一个和谢谨言一样以恶鬼面具覆面的铠甲男人, 看来执界仙君的近卫都不露脸, 就连战袍都是统一的。温衡瞅了瞅, 觉得那铠甲将军和自己对视了一眼, 嗯……有点眼熟。

   男人看到宁莫愁之后乐了,他扇子一收笑吟吟的拱拱手:“哎呀,宁仙君,好久不见, 有没有想我啊?”宁莫愁冷着脸:“你怎么会在这里?”

   苏步青纳闷的问宁莫愁:“他是谁啊?”男人笑眯眯的展开扇子, 脚尖在小舟上轻轻一点,摆了个非常帅的姿势从小舟上飞到了众人面前。整个过程中, 扇子上面的那个帅字熠熠生辉, 差点亮瞎温衡的狗眼。

   他装模作样的合扇拱拱手:“在下言修玉,是离嗔界的执界仙君。”离嗔界是离愁界上面一界,言修玉竟然是执界仙君?他是温衡他们见过的最会装逼的一个执界仙君。

   宁莫愁还是那个问题:“你怎么在这里?这里是何处?”言修玉哈哈一笑:“宁仙君竟然不知道?这里是逍遥境呀, 你不知道此处怎会到这里来?”

   此时说来就无厘头了,温衡觉得他们要是将实情告知言修玉,这个男人肯定不信。若不是亲身经历,温衡也不会信的,他们五人是被臭虫空投到这里来的。

   苏步青问道:“逍遥境?是哪里?”宁莫愁道:“逍遥境是混沌海上的一个小洞天,里面有八十八座小岛,在离伤界附近。我们怎会突然到了这里?”

   言修玉挑眉:“大概是执道仙君邀请大家来的吧,先前我收到了执界仙君的一道符篆,让我到逍遥境来共赏美景。”共赏美景?这话听起来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宁莫愁太了解言修玉的秉性了,她淡漠的说道:“说吧,仙君要我们做什么?”言修玉叹了一口气:“宁仙君,你还是一如既往的不解风情。执界仙君是个老头字没情调,没想到你比他有过之无不及。”

   言修玉收起扇子对着小舟上的侍卫说道:“轮到你了,看到他没?干掉他。”说着言修玉的扇子直指站在旁边发呆的温衡,温衡正在魂游天外,冷不丁听到言修玉的话,他还没反应过来。直到苏步青推推温衡:“嘿,温道友,别傻站着了,你摊上事了。”

   温衡猛然惊醒:“嗯?怎么了?”苏步青简直要服了温衡:“执界仙君要杀了你!”

   温衡一愣:“我又不认识他,他杀了我干嘛?”言修玉笑了笑:“那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他要你命,赶紧的洗干净脖子,处理好了事情我们还有空去喝个茶。”

   言修玉对宁莫愁说道:“听说离伤界最近开了个飞仙楼物美价廉味道不错,等下一起去?”宁莫愁不感兴趣道:“不去。你确定执界仙君要温衡的性命?我接到的命令是带他来离伤界等执界仙君审判。”言修玉呵呵一笑:“这不是已经审判出结果了么。”

   这时宁莫愁身边灵光一闪,一道符篆飞到了宁莫愁面前,她点开符篆看了看,这一看之后,她眉头皱了起来。她看了看符篆,又看了看温衡。她对谢谨言说道:“杀了他。”这个他,指的就是温衡。

   温衡傻眼了:“我做什么了我??”怎么一个两个都要杀他?他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谢谨言有些迟疑:“仙君,这事要不要再问清楚?”宁莫愁抽出了腰间的长剑:“你若下不了手,便换我来。”言修玉哈哈笑了:“不愧是冷血无情宁莫愁,我还以为这人对你很重要。”

   宁莫愁和言修玉极有默契,他们一左一右的攻向温衡,而傻乎乎的温衡还没反应过来。只听两声灵剑相撞的声音传来,温衡定睛一看,左边,谢谨言挡住了言修玉。右边,言修玉带来的铠甲将军挡住了宁莫愁,两个铠甲将军将温衡护在中间。

   咦?这可稀奇了!!温衡迟疑的左右看看,越看越觉得眼熟,他心里有了个大胆的猜测。

   宁莫愁眉头一挑:“谢谨言,你竟然违背我的意愿。”言修玉呵呵一笑:“好你个谢灵玉,没看出来还有自己的小心事。”

   两个执界仙君手中剑光一闪,铠甲将军的面具被劈裂,露出了两张相似的脸。这下众人都傻眼了——温衡的左右,站着面容相似,身高相仿犹如双生子的一对儿璧人。

   温衡笑开了花,方才他就觉得这个铠甲将军有点眼熟,没想到竟然是谢灵玉!谢灵玉是老邵的最小的弟子,是谢谨言的玄孙,还是嫡亲的!

   温衡左边看看:“谨言?”右边看看:“灵玉?”右边的青年笑弯了眉眼,他温润的开口:“温老祖,终于见到你了。”

   一开口,就能发现谢灵玉和谢谨言的不同,谢灵玉周身气势浩然,不愧是修行浩然剑道的流云剑仙谢灵玉。而谢谨言剑路比谢谨言要杂,不过他是用惯了剑阵的人,气势上比谢灵玉也查不到哪里去。

   温衡乐疯了:“灵玉!!灵玉快来!我找到了你的高祖!!谨言,谨言呐,这就是我跟你说的,你的玄孙灵玉,看看,是不是人如美玉?”太开心了,他竟然能亲眼见一见祖孙相认的美好画面,想想都想哭。

   温衡红了双眼,他不好意思的擦擦眼角:“可算见到了。”他心中有酸涩又感动,灵玉本该一出生就在谨言的呵护下长大,而谨言,也本该儿孙满堂享受天伦之乐。可是因为种种原因,这对爷孙竟然现在才见面。

   两个同样出色的剑修站在面前,说他们是双生子都有人信。谢谨言和谢灵玉四目相对,两人都大吃一惊。谢灵玉小心翼翼的伸出一道神识去碰了碰谢谨言的识海,谢谨言接纳了这道神识。一阵神魂上的悸动传来,谢谨言双眼慢慢的红了,他眼中浸出了泪花亮得惊人。

   谢灵玉的神识在谢谨言的识海中转了一圈,像是一条银色的小鱼一样自由的游弋着。谢谨言看着这道神识,他心都要化了,他虽然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神识,可是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自己的血脉!他的神魂都在震颤,手中的灵剑感应到主人的情绪,正在嗡嗡作响。

   谢谨言笑了,一行泪从眼眶中猝不及防的落下了。温衡给他留影石的时候,他看着留影石中的自己,听着自己曾经做过的事,他只是将信将疑。他不记得,因而对那些事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可是看到谢灵玉,他忍不住的就哭了,一颗坚强的心瞬间就化成了一汪春水。

   谢灵玉眼眶也红了,他试探的开口唤了一声:“高祖?”一声高祖之后,谢谨言泪雨千行。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突然绷不住了,或许是他知道这世上他并不是一个人,或许是他已经冷硬太久了。看到这么一个钟灵毓秀的小辈,他的心像是揉成了一团,又酸又涩又甜又苦,这时候他觉得自己死而无憾。

   谢谨言哭的都握不住自己的剑,温衡在旁边擦泪,他哽咽的说道:“灵玉,你抱一抱你的高祖,他一个人太苦了。”谢灵玉红着眼上前抱住了谢谨言,他再一次呼唤道:“高祖,我是灵玉,是您的玄孙。”

   谢谨言一边哭一边笑:“灵玉,灵玉!好名字,好孩子啊!好孩子啊!”他紧紧的拥抱着谢灵玉,感谢上苍赐予他这么一个后辈。

   人的血缘关系是一种特别神奇特别奇妙的关系,就是明明两人第一次见面,却无比的熟悉。两个都冷静自制的剑修这会儿激动的都没办法握剑,他们的灵剑各自悬停在主人的身后嗡嗡作响。灵剑之间也有自己的问候方式,确认过眼神,是自家人。两柄剑还激动的挽了个剑花。

   可是世上就是有这么没眼力劲儿的人,宁莫愁和言修玉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决定偷袭温衡。

   正在擤鼻涕的温衡感受到两股杀气扑面而来:“嗯?”然后下一秒,他们两人就被树根五花大绑掀翻在地无法动弹。温衡哽咽着教训他们:“有没有眼力劲?怎么这么缺德呢?没看到感人的祖孙相认的场面吗?你们打什么岔!”

   宁莫愁挣扎了几下无法动弹,她冷静的说道:“我们没想打扰他们,我们想要杀的是你。”温衡抹着泪根本没听他们在说什么,他打了个响指,树根们纠缠起来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两个偷袭他的倒霉仙君被倒吊在树上。风一吹,两人晃晃荡荡,还互相撞撞,看起来不太舒服的样子。

   言修玉他们过来的时候,温衡是孤家寡人,谢谨言只能算是他的老乡,宁莫愁要收拾温衡在他们看来是很轻松的一件事。结果没想到,温衡这厮竟然深藏不露,加上谢谨言和谢灵玉的加入,局势一下子就变了。

   反正苏步青觉得自己不是谢谨言的对手,现在的独孤煌连苏步青都打不过,更别说谢灵玉了。

   温衡看向苏步青和独孤煌:“你们也要杀了我吗?”苏步青后退一步:“不,我没那个意思。”独孤煌掂量了一下他和温衡之间的实力差后弱弱的说道:“能不能把莫愁给放了?有什么话好好说。”

   放是不可能放的,温衡回头看了看瞪着他的言修玉和宁莫愁,他二话不说叠加了十几层禁言术上去:“先让他们反思一下,在别人祖孙相认的时候他们跑出来打岔,这是多么过分的事情。”

   苏步青和独孤煌和温衡一起坐在树根上,一群人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谢谨言和谢灵玉抱头痛哭的感人场景。温衡早就打开了留影石:“我要把这么感动的场面拍下来给老邵看,他一定看一次哭一次。”

   158

   谢谨言和谢灵玉脱下了坚硬的铠甲,不知道是不是祖孙之间有心灵感应,这两人都穿着月白色的道袍,那叫一个帅啊!这两人就像双生子一样,温衡一直觉得谢灵玉是上清宗的颜值担当,现在这样的美人又多了一个,看着都觉得心情舒畅。

   谢谨言越看谢灵玉心里越高兴,他敢对天发誓,这是他飞升以来最快乐的一天。他遇到了他的玄孙,一个玉树临风的好男儿。开心之余,谢谨言心中也隐隐的升起了一阵失落,若是他没有飞升,一直在下界,现在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呢?

   幸亏谢谨言失去了他在下界的记忆,若是他想起来,现在必定痛不欲生,无法像现在这样欣喜若狂。

   谢灵玉道:“先前我只听师尊和温老祖说过高祖的事,高祖铮铮男儿,灵玉钦佩不已。”谢谨言笑着拍拍谢灵玉的肩膀:“好孩子啊。”

   祖孙两在互相夸奖,彩虹屁吹的一个接一个的。温衡把留影石架好,他要问更加关键的事。温衡的目光落在言修玉身上:“言仙君,温某有几件事情要询问一下仙君,还请仙君如实告知。”温衡等了一会儿:“仙君为何不说话?”

   言修玉被树根倒吊着转圈圈:“……”他倒是想说话来着,温衡刚刚给他叠加了禁言术,他说不出来啊。后来苏步青提醒温衡:“温道友,方才你给他们叠加了禁言术。”

   温衡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发:“啊,抱歉,我忘了。”记性不太好的温衡没什么诚意的道歉着。

   言修玉的禁言术被解开了,他说道:“没想到谢灵玉竟然认识你们,失策。” 温衡乐道:“我要多谢你把灵玉带过来。还没问你,灵玉怎么成了仙君的近侍了?”

   言修玉哼了一声:“离嗔界剑仙大赛上,谢灵玉一举夺魁,我就收他成了我的将军,后来见他做事稳妥,有意栽培他。”结果这就是他栽培出来的大将……言修玉苍凉的转了个圈圈,有一种为他人做了嫁衣裳的感觉。

   温衡点头:“原来如此,那仙君能不能告诉我,离嗔界离愁界的执界仙君是何人?你又是何时收到他的符篆要求除了我的?”言修玉道:“符篆在我的袖中,你自己看了便知。”

   温衡伸出一根树根在言修玉袖中掏了掏,他掏出了一张黑色的符篆,看起来与宁莫愁方才收到的有点相似。他展开符篆,符篆中升起一道灵光,灵光中出现了一个头戴羽冠的黄脸老道,温衡定睛一看,这不是出现在他梦中的神神叨叨的老道吗?

   老道开口道:“言仙君,风某有一事相求,劳驾您去一趟逍遥境,帮老道我除掉一个劲敌。”这之后出现了一段画面,画面中出现了温衡的脸,温衡似乎在熟睡中,画面中他的脸很大还有些扭曲,好像是什么巨人一样。

   视觉也很奇怪,除了温衡的这张脸除了被放大之外,颜色也是诡异的红色,头发确是绿色的……这么看来,多帅的脸都像是恶鬼啊!温衡面色纠结的看了好长一段时间后疑惑的想着,言修玉莫非有特异功能,这样都能认出他来?

   除了温衡的脸之外,其他地方都模糊,温衡身边似乎还躺着一个人,不过看的不是很清楚。符篆中还传来了嗡嗡嗡拍动翅膀的声音。

   温衡想了想,莫非这是附身在飞蝇身上?能躺在温衡身边的人,只有莲无殇了。幸亏画面中出现的只有温衡的脸,若是无殇的脸也被扭曲成这样,温衡能和这个执道仙君拼了。

   执界仙君说道:“事成之后,我会给仙君您一块断界石作为报酬。”然后就没了,温衡捏着符篆翻来覆去的看:“没了?”言修玉老实的说道:“没了。”

   温衡悲愤不已:“你就为了一块断界石要人命!我的命就值一块断界石吗?!”老温气呼呼的,“你这是对我的藐视!还有,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

   言修玉道:“你这样的发型一眼就能认出来。”温衡摸了摸自己的小卷卷,再一次在心里问候了龙傲天家祖宗十八代。

   言修玉老实说道:“断界石事小,可是能为执界仙君做事,这是一种特别的荣誉。让你给你的领导做事,你会觉得麻烦吗?贴钱你也会去做的吧?”温衡哼了一声:“我要是有领导,才不会惯着他。对了,你们都是执界仙君了,为什么要这么听执道仙君的话?他明明级别和你差不多。”

   宁莫愁在一边的树根上动了动,温衡觉得她有话说,于是他便撤去了禁言术。宁莫愁冷淡的说道:“执界仙君,只要有仙君职位的人都能做,可执道仙君,只有被天道认可的人才能做。能为执界仙君做事,在我们的认知中便是替天行道。断界石,是道木上凝结的道义形成的石头,无比珍贵。”

   宁莫愁说道:“我和言修玉失策了,若是早知道力量不及你,必定不会这么轻易的动手。”温衡无奈的说道:“宁仙君,我谢谢你啊。”幸亏宁莫愁他们偷袭,不然谨言和灵玉还见不了面。

   温衡叹了一口气:“现在好了,你们偷袭我的计划也失败了,我也有防备了。你们怎么对执界仙君交代呢?”宁莫愁不在意:“技不如人没什么好交代的。”言修玉也接口道:“没办法,顶多被撸了执界仙君的位置呗。哎,可惜了我的三千佳丽,还没焐热呢,我就没特权了。”

   温衡突然面色一变,他速度极快的收回了树根。言修玉轻盈的落到地上笑道:“怎么?突然想通了要束手就擒了?”宁莫愁严肃道:“我觉得他要劝降。”

   温衡才不会劝降呢,他是看到更可怕的情况发生了。本来宁静的水突然急速的退了下去露出了水下大片的礁石,礁石下还搁浅着无数拍着尾巴的鱼。温衡指指混沌海:“是不是快海啸了?”

   本来还想和温衡再过几招的言修玉神识一扫大吃一惊:“卧槽!怎么回事?!”这架势吓人啊!按照潮水退下去的速度和范围估算,海啸要是过来,逍遥境整个就平了啊!大家都要成混沌海中的鱼食了啊!

   不过他们是仙人,能飞!言修玉等人想要向天上飞去,可突然之间,他们觉得自己的身躯犹如千斤重,怎么都飞不起来。言修玉变了脸色:“怎么回事?”宁莫愁狼狈的单膝着地:“这里似乎有阵法。”能让大家飞不起来也动弹不得的阵法,可恨的是到了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这点。

   这时候,大地开始颤动起来,众人的耳边传来了巨大的轰鸣声,神识一扫,只见混沌海上出现了一条墨色的线,这条线在海天交接处快速向着众人逼近。越是靠近,众人越是心惊——这分明是高达数百丈的滔天巨浪!

   早上还风景宜人的混沌海这会儿撕开了面纱变得狰狞狂暴,在巨浪面前,逍遥境中的小岛屿根本不堪一击!没一会儿,距离就只剩下了几十里,不要一盏茶的功夫,巨浪会冲毁整个逍遥境!

   谢谨言和谢灵玉也不叙旧了,两人站到了温衡身后,灵玉问道:“老祖,怎么办?”关键时候信温衡,谢灵玉一直笃信不已。温衡看着眼前的浪:“首先我要确认一个事,这个……不是幻术吧?”

   他特别容易中幻术,中了之后还分不出幻术和现实。不过这个可不是幻术,同时白了脸的众人肯定的告诉温衡:“这是真的,没人能控制混沌海!”

   温衡努力的向上飞了一把,发现他笨得像是一块铁一样,根本飞不起来,别说飞了,就连挪动脚步都分外困难。看着越来越近的巨浪,温衡摸了摸储物袋,他摸出了双鱼玉,可是看了看双鱼玉上面的伤痕,他又默默的放下了。

   “啪啪啪~”这时候温衡的讨饭棍拍的无比的欢快,似乎想要引起温衡的注意。温衡头疼道:“硬扛吗?”小叶子扭动起来,温衡下定了决心:“那便硬扛吧!”

   大地震动起来,只不过这次的震动和巨浪逼近的震动不一样,好像有什么在土层下方滚动,随时都会破土而出!

   温衡他们站立的小岛中树木开始倒塌,无数水桶粗细的树根从地底钻出,小岛周围的海床上也冒出了树根,树根向上升起,升到一定高度之后便向着温衡他们的方向卷来。一层层的树根重重叠叠的包裹了众人,世界渐渐的暗了下来。

   黑暗中亮起了一点荧光,渐渐的荧光越来越多。谢灵玉知道这是树根嫩嫩的前端,他以前听邵宁说过,可这还是他第一次亲眼见到。树根形成了一个圆形的空腔,空腔外面便是结实有力的树根,每一根树根的前端都冒出了一点荧光,抬头看去,只见周围都是灿烂的荧光,就连脚下,都有荧光!众人仿佛置身在灿烂的星河中。

   这种美景难得见到,除了温衡,大家都目瞪口呆。温衡闭着眼睛握着讨饭棍,讨饭棍的树根还在源源不断的生出,他感觉到他的力量在不断的流失。

   若是有人现在看到逍遥境,一定会吃惊不已。逍遥境的一个小岛被黑色的树根团团围住,像是一个半球一样护住了什么。

   第一波巨浪冲击到树根上,树根发出了断裂的声音,强大的浪潮带走了折断的树根。不过断了一根树根,很快就会生出第二根,第三根……

   置身在树根包围中的人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但是他们能听到巨大的轰鸣声。轰鸣声远去,树根间有水滴落下,不过那点水滴对立面的人没什么影响。

   温衡松了一口气:“最大的浪已经过去了,不过外面的水有点高,你们是在里面还是出去?我觉得困住大家的阵法应该消失了。”这么强大的浪潮过去,什么阵法都冲毁了吧?

   众人还想继续留在温衡的树根中,没别的原因,在这里他们身心都无比的顺畅。

   温衡松开了讨饭棍,讨饭棍上面的叶子还挺精神的,见温衡看它,它还拍拍。温衡席地而坐:“好险。”

   如果换了别人,现在他们经历的确实很险,可是这里有温衡,好像也没想象中那么惊险啊。感觉就是浪打过来了,温衡支起树根,然后浪走了……就这样的。

   可对温衡而言,这确实很险,他几乎在一瞬间将自己全部的力量都供给了讨饭棍,他就怕浪太强大树根来不及长,巨浪要是冲破了他树根墙,里面的人都会被淹死,到时候浪褪去,只会留下翻着白肚皮的一群人浮在树根中间。想想就太惨了。

   温衡有点乏力,他打坐道:“那就先在这里等等吧,诸位道友请便,不用管我。”说着他闭上了双眼,开始恢复灵气。

   159

   树根中的人面面相觑,这时候,剩下的六人竟然分成了三派。一派,是刚刚相认的谢谨言谢灵玉祖孙,这对祖孙守在温衡旁边继续他们方才没说完的认亲话题。另外的四人,苏步青和言修玉大眼瞪小眼,独孤煌坐在宁莫愁面前似乎想说什么。

   宁莫愁闭着眼睛静静的打坐,周围只有安静的水流声,她的内心狠平静。不过独孤煌并不平静。

   独孤煌一动,身上断裂的链条就会发出声响,他鼓足了勇气开口:“莫愁,你还好吗?”方才在小道上,宁莫愁和言修玉直接就被放倒了,独孤煌觉得在那种情况下,宁莫愁肯定受了点伤。

   宁莫愁不理他,独孤煌小心翼翼的开口:“莫愁,我知道你恨我,你……”宁莫愁这时候睁开了双眼,她平静的对独孤煌说道:“有些事情,我想我有必要对你说清楚。”

   独孤煌面色一喜,他不自觉的搓搓手:“你,你说。你说什么我都听着。”他已经好几千年没和宁莫愁好好说话了。

   宁莫愁道:“你说我恨你,其实并没有。你对我而言,只是个路人。”独孤煌愣了一下:“怎么会是路人呢?”他们曾经那么亲密无间,后来独孤煌犯了错,独孤煌觉得宁莫愁一定恨毒了他,怎么会是路人呢?

   宁莫愁平静的说道:“年少无知的时候,我将甜言蜜语当成了承诺,将山盟海誓当成了信条。我曾经深深的信任你,深情的爱慕你。你对我说要和我结为道侣的那一天,我很快乐。”

   宁莫愁道:“那种快乐,就像飞升一般,整个人抑制不住。我那时候想着,能与大师兄在一起,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了,我们可以一起行侠仗义,一起打抱不平。你爱结交豪侠,我便在你身边陪着你守着你便是。只要你同我在一起,做什么都是快乐的。”

   “当时,我就是这么想的。我觉得我会一直这么幸福下去,我们可以一起并肩看日出,一起游历仙界的山山水水,见更多的人,做更多的事。光想一想,都觉得每一天都很开心。事实上,和你结为道侣之后的那段日子,虽然辛苦,但是我确实感受到快乐了。

   只不过,人是会变的,让我想想,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变的。可能是你在危难中救了几个素不相识的道友,却将我置身危险中的时候;也可能是我满怀欣喜想要买想要的灵宝的时候,你却将身上的灵石都给了落难的人的时候。

   一次两次,我在想,是我不对,是我狭隘。你是一个伟大的修士,胸怀天下,我不该有这样的小女儿心态。”宁莫愁平静的说着,独孤煌却一脸茫然,他不记得宁莫愁说的是什么事了,他帮助的人太多了,做过的事也太多了。他竟然从不知道宁莫愁有过这样的时候。

   独孤煌小心的问道:“你说我将灵石给落难的人,这点我承认,可是你没告诉我你想要什么啊,如果你说,我一定会给你买。还有你说我把你置身在危险中,我……我不记得啊。”

   宁莫愁不在意的说道:“这不重要,后来我学会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自己买,不再依赖你。也学会了努力修行不再懈怠,这样才能在你转身护住别人的时候保护自己。”

   宁莫愁的话让独孤煌一阵心慌:“可是……”

   宁莫愁道:“然而那个时候,我对你还是有感情的,我在想,是我做的不够好。呵,这也不奇怪,陷入感情中的女人,有几个是清醒的。”

   宁莫愁双目开始放空,她幽幽的说道:“那时候的我,希望自己变得更好,这样你就能多陪陪我,多看看我。我为此努力了一百多年,直到后来有了孩子。对,有了孩子之后,我变了。”

   宁莫愁沉沉的叹了一声:“有了孩子,我的心就定下来了。我不想过到处漂泊的日子,我也不想整日面对仇家的追杀。我只想一家人好好的在忘忧宗,有师尊,有师兄,有你,我觉得就足够了。”

   “可是你说,你要为我们的孩子变得更强大,然后你出去了。我委屈了,算我那个时候矫情,我觉得我都怀孕了,你就不能停下脚步好好的陪着我们吗?有多重要的事,能大过道侣和自己的子嗣啊。你出去了,留下了满腹牢骚的我。”

   “说实话,我到现在想想都觉得那时候的我无比的丑陋,一开始我隔一个时辰就会给你发一个符篆,符篆不够了,我就让二师兄去帮我画。二师兄和师尊总是纵容我的,你知道的。

   后来,我每隔一炷香就给你发一个符篆,我就想听听你的声音,知道你是不是还好。可是你总是不回,我就这样等着,然后越来越疯狂,越来越偏执。我觉得我已经不是自己了,我不是那个活泼热情的宁莫愁了。

   师尊给我取名莫愁,可是我那个时候,满是愁怨。这种状态持续了整个孕期,你不在,我看着我日渐臃肿的身躯和荒废的修为手足无措。我那时候在想,我和你结为道侣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孕育一个孩子然后自己变得不像自己,而你却还是我行我素?

   我变了,可是你没变。多不公平。”宁莫愁语气很平静,甚至没有一点怨恨的语气,她只是在陈诉一个事实,冷静的不像是自己经历过的事情一样。

   “天照楼来忘忧宗的那天,你不在。我知道情况冲出去的时候,师尊已经惨死了,二师兄身受重伤。我看着满目疮痍在疑惑,这时候,宗门最强的你在哪里?哦,原来你在天照楼的炉鼎的怀里,那一刻我瞬间就明白了——原来你也变了。”

   宁莫愁的目光落在独孤煌的脸上:“我因为你变了,你也因为我变了,原来我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对你也有影响。只是我没能换来一个更加体贴疼爱我的丈夫,我只是把你推得更远了。”

   “你问我后不后悔?不后悔,宁莫愁言出必行,做过的事就不会反悔。嫁给你为妻,我不后悔,那时候我真心的爱你,想到和你在一起,我是幸福的。孕育我们的子嗣,我不后悔,感受着他在腹中一天天长大,我快要做母亲了,我是幸福的。至于给你一天发无数的符篆,我不后悔,最少我将自己的感受表达出来了。

   可是这一切并没有什么用,我没有因为我的不后悔就改变一些事实。事实上,我没能保护好师尊和二师兄,没能保护好宗门,没能生下我期待了数月的孩子。我已经受到了自己天真蠢笨的惩罚,数千年前天照楼血洗忘忧宗的那天,死去的不只是师尊和同门,还有那个天真的宁莫愁。

   现在活下来的我,是忘忧宗宗主,是执界仙君,知道这个就足够了。”

   独孤煌惶恐的问道:“那我呢?莫愁,我呢?我在你心里一点分量都没有了?”真是好大的脸,这个时候还觉得自己能和宁莫愁再续前缘呢?那之前找到宁莫愁是旁边听着的言修玉和苏步青面色都变了,这男人真是恶心的可以啊。

   宁莫愁平静的说道:“曾经忘忧宗宁莫愁小师妹需要你的时候 ,你在哪里?在宗门遭遇危险的时候,你在哪里?他们需要你的时候,你都不在,现在你出来又有什么用?执界仙君宁莫愁不需要你,你在我心里,什么都不是。”

   独孤煌身躯在颤抖,他痛苦的揪住了自己的头发想要往地上哐哐哐撞。温衡闭着眼睛凉飕飕的说道:“别撞我的树根,我的树根很脆弱,撞坏了我就把你的肠子抽出来在你脖子上打个结。”

   独孤煌的身躯一下就僵住了,他满眼都是凄凉的看着宁莫愁:“莫愁,求求你,你恨我吧,我不求你爱我,你恨我也好。你骂我打我恨我我都接受,你别这样不理我。”

   宁莫愁闭上眼睛:“这话,你应该对你的小师妹说,而不该对我说。同样的话,我不想重复。”说完之后,宁莫愁切断了自己的五感,任凭独孤煌哀求哭泣都无动于衷。

   苏步青哼了一声:“别做样子了,独孤煌,但凡当初你心里有宗门,有师妹,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步。”苏步青终于没忍住,宁莫愁说的云淡风轻,可作为当事人之一的苏步青没有这么冷静。他恨不得揪着独孤煌暴打他一顿。

   苏步青愤怒道:“你知道吗,你把我们三人从小的情谊全部败光了!你还记得你是怎么答应我的吗?你说,你会好好对她,一生一世只爱她一个人。就因为这个,我没敢和你争莫愁,我知道莫愁她心里更喜欢你。为了她的幸福,我让了。”

   苏步青看看宁莫愁:“结果你做了什么?在夫人有孕的时候,你找了红颜知己,好本事啊独孤煌,不愧是豪侠!多少女修为你神魂颠倒,你能耐。

   你跟我说说,天照楼杀来的那天你做了什么?让我来跟你说,你那红颜知己盗了我们宗门的地图!忘忧宗长老全部因此陨落!我们的师尊,从小教育我们仁义礼仪的师尊,你知道死的多惨?他尸骨无存!”

   苏步青双眼红了,他吼了出来:“你知道尸骨无存是什么概念吗??师尊的血肉,是我和师妹,一捧一捧的捧起来的!这些年你睡着的时候就没有一次梦到他老人家吗?!独孤煌,你的心是铁打的吗?!

   凝翠楼建成的时候,你默不作声的走了进来,当时我什么都没说。大家同门一场,已经发生的事情没法更改,再追究谁的问题没那个必要了。

   可是过了这么多年,你现在惺惺作态干嘛呢?但凡你有一点良知,你就不该打扰我们的生活,可是你是怎么做的呢?你在凝翠楼膈应了我几千年,作为你的师弟,是我苏步青太好说话了还是你是把你自己看的太重了!”

   苏步青就像是一头愤怒的野兽:“因为你,师尊死不瞑目,因为你,师妹和我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你是不是很满意!你究竟还想做什么?是不是非要逼着我出手你才能消失?”

   苏步青柳眉倒竖,他双眼红着却骄傲的挺胸抬头,他指着独孤煌一字一顿:“你想让我和师妹送你上路?想都别想,跟你这种人动手,只会脏了我们的手。识相点,以后桥归桥路归路。若是还来膈应我们,别觉得我们心狠手辣。”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让离嗔界执界仙君言修玉来给大家表演一段扇子舞——

   言修玉:大家看我的扇面,写了什么字?

   众人:帅!!

   言修玉心满意足:哎嘿,我就是这么帅!

   离陌仙君治下的三个执界仙君都出来了,目前为止,大家还记得一路过来的执界仙君们吗?我来给大家捋一下:帝幽仙尊治下有三个,水神、战神、风神。离陌仙尊治下:卿如许、宁莫愁、言修玉。啊啊啊啊突然发现我果然用心想配角名字,用脚指头写主角名字。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