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第四十二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听简真这么一说, 温衡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发:“初来乍到对上界不了解,闹了不少笑话。”简真笑着摇摇头:“不,我觉得温道友能找到这里必定有大机缘。”他伸手取过温衡的鬼神印看了看, “您是自御灵界飞升?”

   温衡眼中一亮:“简道友知道御灵界?”简真点点头:“我知道上十二层天上有一位凤凰妖修从御灵界而来,也只知道这一位。”温衡心中一喜:“那个凤凰, 是不是叫凤渊?”

   简真摇摇头:“这点倒是不清楚, 那已经是几千年前的事了,那时我们下界的人还能去上界。我那时候也刚飞升, 和那位凤凰妖修只说了几句话。那……可真是个骄傲的人啊。”温衡想到了凤渊的为人,他笑了:“那应该就是他了, 他这人性子傲得很。”

   他怎么忘了呢, 他飞升到上界, 不止一百人, 还有之前飞升的老凤君凤渊和龙君墨封啊。不过凤渊还好,墨封可能不想见到他,毕竟他在下界给龙君的三个儿子批命的时候说的都不错, 可实际上他们都过的不咋地。咳……扯远了。

   简真说道:“上界的事情静寂楼没办法调查了,但是九坤界的事情还是能查一查的。您放心,近期内若是有从御灵界飞升的人, 我一定告诉您。”温衡站起来行了一礼:“如此就多谢了。”

   简真笑了:“说起来, 我有点事情想要问温道友, 我师兄他之前被关在了九坤界的牢房中,您是怎么遇到他的呢?”温衡倒也老实:“哦, 我刚到九坤界无处可去就睡在了自己的板车中, 九坤界的守卫说我有碍市容把我关起来了, 正好就关到韩道友的号里面去了。”

   简真看温衡的目光顿时就复杂了,他嘴角依然有淡淡的笑容:“原来如此啊。”

   这时候, 韩爵从房间中出来了,他手脚上依然束缚着沉重的枷锁,他笑道:“你们两个说什么呢?这么开心。”简真笑道:“方才在问温道友是如何认识你的。”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韩爵的脸都红了,他丢脸的摇头:“哎,不说了不说了,太丢人了。小真,我长到这么大,第一次被人一拳打趴下。”简真一愣:“打趴下?”他很快就笑了出来,“那真是丢脸丢大了。”

   温衡见韩爵换了衣服手脚却还带着枷锁,他不由得发问了:“韩道友,手脚上面的枷锁是取不下来吗?要不温某帮你一把?”韩爵抬起双手看了看,他爽朗的笑道:“温道友你误会了,这是我师傅给我上的枷锁,他说我为人冲动鲁莽,给我戴上枷锁希望我冲动的时候能看看枷锁,克制住自己的脾气。一日没能控制住自己,一日就要戴着。”

   好么,原来这是来自师尊深沉的爱,打扰了。

   简真笑了:“师尊他老人家自己都没想到给你上的枷锁,你竟然戴了这么多年。”韩爵应了一声:“是啊,感觉它已经成了我的一部分了,哈哈哈哈!”

   说笑间简真又在咳嗽了,温衡叹了一口气,简真的身体情况恶劣成这样,可能撑不了多久了。简真咳了几声后喝了一口茶才压下,韩爵在旁边担忧的问道:“师弟,还好吧?”简真微笑着摆摆手。

   温衡问道:“虽然有点失礼,我想问一下,简道友的身体是怎么了?是先天不足还是受到了重创?”说起这个,韩爵面色就阴沉了下来:“还不是文语嫣那个贱人干的好事!”

   文家的当家人是个女修,名为文语嫣。这位女修修为极高,是九坤界中修为仅次于执界仙君战神的修士。据说她年纪轻轻就飞升上界成为仙君,她运气不错,飞升后没多久就帮当时的仙帝解决了一件麻烦的事情,因此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在下界的文家人也跟着她飞升了。

   文语嫣也是个能干的,文家那么几个人在她的荫蔽之下在九坤界开枝散叶,发展到现在成了九坤界三大势力之一,几乎无人能撼动。她的侄女文雅儿还嫁给了战神,成为战神曾经的眸中月光心上朱砂。

   势力大了难免会有摩擦,文家和寂灭宗几次碰撞后发现干不掉对方,只能默默的忍了下来。几百年前,混沌海上出现了一个遗迹,遗迹中据说有异宝。听到这个消息,九坤界的大小势力就想去看看啊,文语嫣带着文家分枝人,寂寞宗宗主带着他的几个弟子就出发了。

   在遗迹中为了抢夺一尊灵宝,文家人和寂灭宗就打起来了,混战中文语嫣和寂灭宗宗主就动手了。文语嫣放大招的时候寂灭宗宗主挡了一下,结果放出去的大招就打偏了,文家和寂灭宗的小辈都有损伤,伤得重的当场就嗝屁了,伤得轻的,比如简真,就紫府破裂在慢慢的熬啊。

   当然,这是温衡听完了之后梳理出来的,韩爵那暴脾气,十句话里面是问候文语嫣全家的话,不提炼一下真的没法听。温衡心里在嘀咕了,文家和寂灭宗都有损失,而且这是误伤,就像简真说的,他就是运气不好啊。

   简真叹了一口气道:“双方为了一尊灵宝大打出手,结果谁都没能得到灵宝。两方人马只能带着自己的人回去,这事以后也就不再提了。”虽然不再提起,可伤痛却结结实实的留下了,简真每一天都生不如死,没有人能分担他的痛苦。

   简真笑道:“听我们说了这么多,温道友也乏了吧?这样吧,你先去休息,明天我就将你找人的消息放出去,一有消息我就告诉你。”

   温衡就这样被安置在了静寂楼中,来到静寂楼的第一夜,睡眠质量一直很好的温衡失眠了,就算小鸡棉被和枕头都没办法拯救他的睡眠。没别的原因,隔壁的韩爵发出的动静太大了,韩爵可能憋久了,简真这个贴心小师弟给他准备了三个炉鼎送了过去……

   温衡切断了自己的听力,静寂楼里面竟然没有隔音阵法吗?岂有此理。温衡发散思维了一下,他想了想韩爵要是他的弟子,可能没有一个会给他送炉鼎,非但不会送,还会组团来嘲讽韩爵。想一想竟然还挺带感……

   温衡在静寂楼中呆了四天,他发出去的消息犹如大海尘世一点音讯也没有。他也不着急,他也考虑过要是这个世界没有他的朋友们在这种可能,要是他们都不在,他就要开始向着上界出发了。

   不过在出发去上界之前,他想要看看九坤界道木的情况。结果一打听,还真让他打听到了一点消息。简真沉吟道:“我们九坤界的执道仙君是李老,不过李老他神龙见首不见尾,平日不在九坤界。”温衡知道啊,李老现在带着九霄界的人还不知道去了哪里。

   “李老不在的时候,会让文家的文语嫣帮忙照顾道木。”简真讽刺的笑了笑,“说是照顾道木,可谁知道到底有没有?文语嫣用照顾道木这个名义,这些年得了多少好处?文家人肆无忌惮,不就是这点?”

   温衡挠挠脸颊,他很想说一句,道木是有的,可是他还是果断的选择了沉默,这时候说的话越少越好。他盘算着想去看看执道仙君所在的府邸,可是当他说出口之后,简真眉头就皱起来了:“李老的府邸在九坤城中,九坤城在文家人的掌控之下。你被我们带到寂灭宗来,只怕文家已经知道了。你要是再入城,说不定会被他们以各种理由抓起来。”

   温衡一脸淡定:“那我可以变个样子进去。”简真叹了口气:“没用的,入城要用鬼神印,你的鬼神印已经被他们记录下了。”温衡梗了一下,原来他已经上了黑名单但是自己还不知道?

   简真说道:“这样,我让我的一个部下带你去,你用别人的鬼神印。你确定你只是去看看李老的府邸?”温衡一本正经的说道:“是啊,我都到了九坤界,总要到著名景点去看看吧。”

   简真头上垂下一滴汗:“著名景点?”温衡笑着露出牙齿:“我要录下走过的路,将来遇到我道侣的时候让他看看。”简真诧异的问温衡:“温道友有道侣了么?”温衡点头:“是啊,有的,就是飞升的时候失散了,所以我要找到他啊。”

   简真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他笑道:“那就祝温道友早日与你的道侣团聚。”温衡总觉得简直对自己的态度好了一些,他摸摸头:“那就麻烦简道友了,对了,韩道友还没出来吗?”

   这货疯了吗?都三四天了,炉鼎换了好几个,他竟然都没出来!当然,温衡和莲无殇双修的时候也曾经十天半月不出门,不过他可不敢像韩爵这么放肆啊。

   简真手中灵光一闪,这时从楼梯上走来一个衣衫朴素身量中等的方脸汉子,汉子对着简真行了个礼。简真对汉子说道:“老田,你能带温道友去九坤城看看执道仙君的府邸吗?”

   老田想了想:“应该没问题。”温衡对着简真拱拱手:“多谢简道友,多谢田道友。”老田憨憨的笑了:“叫我老田就好。”

   离开静寂楼的时候,温衡觉得简真一直在看着他,他回头对着简真笑着挥挥手。简真果然靠在窗户上看着他,他也笑着对温衡挥挥手。老田对温衡说道:“温道友,我们走过去吧?我们积玉镇附近有阵法,一般人进来都要走。”

   温衡笑道:“老田决定就好,我跟着你。”老田笑道:“那我们要抓紧了,不然天色晚了出不了九坤城。”温衡随口问道:“九坤城难道还有封城时间呢?”老田笑呵呵的说道:“有哇,去早了要在城门口排队,去晚了就会被关在里面出不来。”

   老田的效率比韩爵好多了,韩爵带着温衡像无头苍蝇一样在山里乱转,老田则带着温衡沿着一条山谷向九坤城走去。三炷香之后他们就看到了九坤城的城门。

   74

   老田对温衡说道:“温道友,你的鬼神印让我看看。”温衡递过鬼神印,老田在鬼神印上摸了一下,温衡看到鬼神印上原本金色的字稍稍有了一点变化。老田说道:“鬼神印上果然被刻上了记号,我帮你遮住了,不过坚持的时间不长,到了明天就会消散掉。应该够用了。”

   温衡敬佩道:“老田真厉害啊,我竟然没发现!”老田嘿嘿笑了:“我在没进入寂灭宗之前是九坤城里面专门查看鬼神印的人之一,这点小把戏骗的了别人骗不过我。”温衡竖起大拇指:“厉害!”

   进城的时候果然很顺利,老田带着温衡很容易就进去了。进去之后老田径直向正中心的广场走去,一边走他一边介绍:“李老的府邸正好在我们的对面,我们之间穿过去花的时间不会太久。”温衡连连点头,有个当地人带着真是太好了,要是他一个人摸索,保证像没头苍蝇一样乱撞。

   温衡看了看周围:“不过说真的,九坤城真的容易迷路,你看一模一样的房子,差不多的街道,要不是来往的人长着不一样的脸,都觉得这是个假的城市了。”老田笑了:“这可是文家的族长建造的城池,这个格局叫什么来着?哎,一下子不记得了,看久了还觉得挺好看的!”

   温衡口不对心四下张望:“是啊。”九坤城的街道上有很多灵兽,来往的修士和九霄界没什么不一样,有人衣冠楚楚,有人身形萧瑟。还有很多灵兽往来其中,温衡从一只赤豹旁边走过的时候,赤豹竟然伸出了爪子去抓温衡,看样子想要和温衡玩一会儿。可是温衡只能抱歉的离开,他赶时间哪。

   结果走了没两步,一只鸾鸟挣脱了束缚的带子溜达溜达到了温衡面前,它伸着长长的脖子拦在了温衡面前:“呱。”温衡头上垂下一滴汗,老田笑了:“温道友很受灵兽喜爱啊,方才的赤豹现在的鸾鸟,不愧擅长驯养灵兽。”

   温衡从储物袋中掏出一把坚果,鸾鸟低下脑袋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温衡摸摸鸾鸟的脑袋:“快吃吧,吃完了我要走了。”鸾鸟不紧不慢的吃着,一粒一粒的拾完了温衡手中的坚果,它伸着脖子蹭着温衡的衣衫:“嘎——”

   温衡笑道:“不能吃了,吃多了不消化。再说我有事情哪,不能陪你了。”鸾鸟却叼住了温衡的衣袖不让他走,温衡哭笑不得,早知道就不招惹这么黏人的鸾鸟了。

   就在温衡将自己的衣袖从鸾鸟口中拉扯出来的时候,从旁边的小楼中走出了一群女修,为首的那个气质纤弱,定睛一看温衡嘴角抽抽,真是冤家路窄啊。这女人竟然是战神的夫人,就是那个被温衡揭穿了和别人厮混给战神戴绿帽子的那个!叫什么来着?对了,叫文雅儿!

   温衡转过身去,希望这群人早点走了吧,不要看到他。他偷偷的往旁边走了两步,妄图站到鸾车后面让鸾车挡住那些女人的视线,他想的好,可是鸾鸟却不乐意了。鸾鸟揪着温衡的衣袖拍着翅膀呱唧呱唧的闷叫着,驾鸾鸟的小厮连忙上前训斥鸾鸟:“呔!呔!快放开!”

   文雅儿用帕子掩着口鼻:“今天鸾鸟怎么这么吵闹?”小厮拽着鸾鸟的脖子,鸾鸟则拼命的钳制着温衡的衣袖。眼看鸾鸟死死不丢口,小厮急了拍了鸾鸟几下,鸾鸟吃痛委屈的哼了两声。温衡不忍心了,他说道:“你让他松开口就行了,不要打他啊。”

   文雅儿身体一僵,她三步并作两步走下了台阶站到了温衡面前。温衡和她四目相对,文雅儿气白了脸,一会儿之后她的脸又变成了红色,像开了染坊一样五颜六色的。她气的都抖起来了,她咬牙切齿:“是你啊。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

   温衡笑了笑:“又见面了,战神夫人。最近可好啊?”老田一见到温衡卷入了事端,他偷偷的站到了旁边,温衡也不看他。他已经卷入了麻烦,希望老田能有些眼色不要也卷了进去。

   文雅儿冷笑一声:“拜你所赐,我过的不太好。带走他!”前一句是对温衡说的,后一句是对跟着她出来的那些小厮和家丁说的。可能气氛太凝重,鸾鸟也松开了嘴巴往旁边靠了靠,温衡转头看它,鸾鸟两只乌溜溜的眼睛盯着温衡看着:“嘎。”

   温衡笑了:“小混蛋真会惹事。”他转头看向文雅儿:“战神夫人言重了,怎么能说是拜我所赐呢?毕竟你肚子中的孩子不是我的,也不是我让你和别人厮混的。”

   文雅儿一惊,她没想到温衡竟然有这个胆子把她的秘密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虽然九坤城有头面的人都听到了风言风语,但是目前碍于文家的势力,战神还没和她和离。文雅儿气的哆嗦的更厉害了,像是筛糠一样。

   文雅儿咬碎了一口银牙:“带他走!”温衡态度非常好的补充了一句:“夫人,你胎息不稳,要平心静气啊,切莫动怒。”这句话简直火上浇油,文雅儿脸都黑了。

   文雅儿后面的女眷走了出来,其中有一个年长的,面容与文雅儿有几分相似。温衡原本想着这人有可能是文家家主文语嫣,结果他却听文雅儿低声啜泣:“母亲,这就是那个满口胡言乱语的神棍!”

   文雅儿的母亲面色顿时一凝:“来人啊,打死这个口出狂言的骗子!”温衡叹了一口气:“夫人何必动怒,温某是胡言乱语还是说出了真相,你心里比我更清楚。”

   文雅儿的母亲阴狠的咆哮道:“还迟疑什么!打死他!”小厮们一拥而上,身上佩戴的十八般武器就向着温衡而来。温衡叹了一口气:“何必呢?有话好好说啊。”

   只听噗通噗通七八声沉闷的声响传来,小厮们惨嚎着倒在地上翻滚着,而他们手中的十八般武器纷纷落在地上断裂开来。温衡笑道:“有话好说么,不要动手动脚。”

   街上的惨状惊动了守卫,温衡再一次看到了关俊彦,关俊彦脸色铁青:“又!是!你!”温衡:“嗨,又见面了。”

   温衡看了看周围,是打呢,还是跑呢?鬼使神差的,他竟然选择了原地不动,他想看看这群人接下来又要闹出什么事情来。

   温衡被抓住了,五花大绑的。讨饭棍因为太重没人能拿得动就被留在了街上,关俊彦亲自押着温衡。温衡一边走一边叨叨着:“我跟你说啊,我的讨饭棍你不要乱丢啊,这个很宝贝的,弄丢了很麻烦的。”关俊彦踹了温衡一脚,结果温衡没能踹倒,反而自己踹裂了骨头疼的龇牙咧嘴。

   即便疼成了这样,关俊彦依然很有气场,他冷哼道:“你多关心关心你自己!”关俊彦心里也嘀咕,不知温衡怎么得罪战神那个娇滴滴的夫人了,虽然说他一直觉得文雅儿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架不住他们老大就喜欢这款的啊。

   关俊彦压着温衡向文家的地界走去,九坤界有一条长街,都是文家的。关俊彦知道,文家的那对母女要对温衡动用私刑了。文家水深,他只是战神麾下的大将,而且战神和文雅儿一时半会和离不了,有些事情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温衡双手被反剪,不太舒服,他和关俊彦商量了一下:“能不能让我换个姿势?这样的姿势太难受了。”关俊彦趁没人注意将温衡手上的捆仙绳松了松,温衡笑了:“谢了!”

   鸾鸟在天上飞着,关俊彦他们压着温衡在地上走着。关俊彦本来想着温衡要趁机逃走,没想到他非但没逃走,还大大方方的跟着他们的脚步走,到最后押着他的两个守卫只要走在前面就行了。

   关俊彦嗤笑了一声:“这么多犯人,你是最特殊的一个。”温衡笑眯眯的说道:“那一般的犯人是怎么做的?”关俊彦说道:“咒骂、求饶、想尽一切办法逃跑。”温衡沉吟了片刻:“需要我配合一下吗?来,你想让我骂你什么。”

   关俊彦没忍住又想踹温衡了,温衡一本正经:“不是你说的我是最特殊的一个么,我最擅长入乡随俗,不搞特殊待遇。”关俊彦骂了一句:“去你的。”

   文家所在的长街就在温衡他们原本要去的方向,原本温衡就要过来,这下正好顺路了。只是路边的房子都差不多,温衡有点纳闷了:“执道仙君李老的府邸在哪里呢?怎么都没有特殊标志?”

   关俊彦说道:“文家那条街最后的那个最大的府邸,就是李老的府邸,怎么?你还想找李老?脸真大啊。”温衡摇头:“不,我不找李老,我是过来观光的。好不容易来一趟九坤界,总要留点纪念。”

   关俊彦没好气的说道:“你还以为你能离开文府?你想多了。文府的刑堂比我们大牢的还要可怕,就怕你承受不住一命呜呼。”温衡幽幽的说道:“这么惨的吗?万一我一命呜呼了,是不是还准备用一张草席卷着丢乱葬岗去?”

   关俊彦不想理温衡了:“九坤界没有乱葬岗,多的是让人无声无息消失的办法。”有点可惜啊,温衡的力量很强,能和韩爵一战,就这么死了有点浪费啊。关俊彦说道:“喂,我给你一条生路,要不你投入我们战神麾下吧?”

   温衡看向关俊彦,关俊彦不太好意思:“我就说说的,你不愿意就算了。”温衡觉得自从他飞升到上界之后,一直处于被人调戏,被人挖墙角的状态。他自己都不好意思起来了,他羞涩的说道:“其实我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好。”

   关俊彦一头雾水:“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就问你要不要投入战神麾下,你这边扭捏个什么劲?娘们似的。”温衡继续一本正经:“哦,不去。”关俊彦狐疑的看了看温衡,半晌之后摇摇头:“哎,脑壳有包。”

   75

   文雅儿已经哭上了,她哭的一抽一抽的给战神发符篆:“那个天杀的乌鸦嘴神棍到我们九坤界来了,夫君,你快回来,我是清白的,我心里只有你。嘤嘤嘤……”

   温衡环视四周,没想到外面看起来整齐划一的房子里面别有洞天啊,走进来之后雕栏画栋假山奇石的,里面还有一座座的亭台楼阁。温衡现在就被五花大绑的跪在一座楼前面的水榭上,他周围坐着数十个文家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人还挺多的,这些都是文家主家的人。

   文雅儿哭的梨花带雨,她哽咽着对文家人说道:“各位长辈,雅儿蒙受不白之冤,今日终于可以昭雪了。”文雅儿伸出纤纤玉手指着温衡,啊,还带着点颤抖,温衡看到文雅儿手中的白手绢抖啊抖的,还抖的挺好看的。

   “就是这个人,在九霄界对着夫君胡言乱语,说我与人厮混……嘤嘤嘤……”文雅儿哭的怪可怜的,她匍匐在地上,“还请家中长辈为我做主啊!”

   “不像话,空口无凭污人清白,缺德!”“是啊是啊,幸亏雅儿运气好,忍辱负重竟然等到你到九坤界,不然岂不是要背着这条污名活下去!”文家人一人一句,唾沫星子都快淹死温衡了。

   温衡气定神闲笑道:“诸位道友,温衡此人一向行的正坐得直,我说出来的话极少收回。我给你们家姑娘的批语,给了就不会改,你们不要联手打压我妄图让我翻供,做梦!”关键时刻,温衡想到了画本子里面那些被屈打成招的故事,他套用了某个主人公说的话,说完了之后他觉得发挥的不是太好,还在组织语言准备维护他做为神棍的尊严!

   这时文雅儿的母亲冲了过来想要厮打温衡:“你还敢胡言乱语,看我撕了你的嘴!”温衡总觉得文家的画风有点不太正确,到底是哪里不正确呢,直到文雅儿的母亲冲过来要打温衡的时候,温衡才恍然大悟——眼前的这些人,好像,都没有灵气!

   在场的人,除了文雅儿之外,其他的人只是□□凡胎,顶多就是因为好吃的吃多了,身体中的沉珂和污垢被带出了。他们本质上都是普通人,连灵气都不会用的。就拿文雅儿她母亲来说,这女人讨伐温衡竟然不用武器,竟然想用指甲挠温衡的脸!

   呵,多么无聊的战斗方式,多么显而易见的结果。只听文雅儿的母亲惨叫了起来:“啊——我的手啊!”温衡站在原地淡定的看着那女人,崩了指甲了吧?他就算不还击,文雅儿的母亲也输定了。

   文雅儿的母亲保养得当的八个手指甲全部翻折了出来,一片血肉模糊。剧痛让这个妇人哭了出来,就算磕下了丹药,她也依然在痛苦的哭着。温衡垂着眼帘看着地面,他又不是圣人,没有理由被人欺负成这样还不反抗。给妇人一点小小的惩罚吧,只要他不点头,妇人会一直疼下去。

   见文雅儿的母亲成了这样,文家人警觉了点,看来这个地仙有点实力,不能硬上。他们改用语言攻击了,这个说温衡丧良心,那个骂温衡缺德。温衡本来不想理他们的,可是后来他们骂的有点过分了,加上温衡被文雅儿哭的有点烦,他抬起了头:“温某擅长算命,诸位,敢来一卦吗?算不准不要钱,算准了,会要命。敢不敢?”

   温衡眼中金光流转,他看向叫骂的最凶的一个老头,温衡微微一笑:“这位老先生说我丧良心,只怕你更丧良心,这些年你看中的姑娘不管他们是不是有婚配你都抢回来,数一数足有三十八人之多。玩弄了她们就随意的抛弃,因为你殒命的人有十八人,这些年睡觉是不是都觉得不安?”

   老者气的抖抖的:“荒谬!我文家家大业大,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温衡摆摆手:“既然是算命,那之前和之后的,都要算一算,你说呢?”

   关俊彦问守卫:“他什么时候松开捆仙绳的?”两个守卫一脸懵逼:“啊?”三人盯着温衡看,只见温衡一只手上捏着捆仙绳背在身后,还有一只手已经伸到身前去了。

   温衡笑道:“你吃喝嫖赌坏事做尽,放心,你活不了多久了。今天就是你归西的日子。”老者一听气的脸色刷白:“混……混蛋!!”

   温衡也不管他,他看向骂自己缺德的一个妇人:“这位夫人说我缺德,缺德的是你自己才对吧。你如何对你的媳妇儿,自己都忘了吗?你生了个天生体弱的孩子,眼看他要活不成了,你绑了城中飞升不久的女修逼着她同你孩子成婚。女修不从,你就让人断了她的经脉,毁了她的根骨,打断她的四肢,把她困在了棺木中同你儿子合葬。好狠的心,这才叫真缺德,真丧尽天良。”

   温衡话音一落,妇人的脸色一下就变了。温衡嘲讽的说道:“说我缺德,你才是坏事做尽的那个。”妇人脸色都白了:“你,你胡说!没有的事。”

   温衡微微一笑:“你大概没有想到,那姑娘还活着吧?虽然被你们封在棺材中几十年,她靠着稀薄的灵气撑到了现在。”温衡看向关俊彦:“关守卫,文家的人我信不过,可不可以让你的士兵去这妇人宅子中第三层的院落挖开坟墓救出那个可怜的姑娘?”

   关俊彦将信将疑,温衡正色的行了个礼:“拜托了,你就当证实我是不是在信口胡言,去开一下吧。”妇人强硬的挡在了水榭的出口处:“不,不行!那是我儿的墓穴,你们不能惊扰我儿亡灵。”

   温衡笑道:“你儿还有亡灵?你儿本来就是个魂魄不全的痴呆儿,哪里有亡灵可以惊扰。何况,如果你不心虚,为何不敢开馆一试?”两个守卫冷声对妇人说道:“守城将士办案,闲杂人等不得阻挠。”

   说着守卫推开妇人大步走了出去,一边走出去一边还在叫来更多的同伴。妇人面如死灰,像失去了魂魄一样踉跄着靠在水榭旁边的扶手上。文家人一看这个架势,就知道温衡说的大概是真的。

   死寂在文家人中间蔓延,温衡温柔的声音响起:“本来我不想揭开文家的遮羞布,奈何你们非要自取其辱。坏事做多了会有报应的,对着天道如何立誓都没用。”

   温衡手中捆仙绳一抖,他将不远处的一根圆木卷了过来放到了旁边,他大刀阔斧的坐下:“来,还有谁不服想要批命的,今天千机散人不收钱,免费给你们算。我倒是要看看,这看似光明的文府里面到底有多少阴暗!来啊!”

   这时候有个弱弱的声音插了进来:“那个,算命先生,我想问问,我丢了的阿花去了哪里。”温衡循声一看,只见一个黄毛丫头站在人群的最边缘眼巴巴的看着温衡,她怕温衡不懂她的意思,还补充了一句:“阿花是一只猫。”

   温衡对着她笑了笑,他看了看姑娘的过去和未来。阿花是一只灵猫,是小姑娘最重要的朋友。可是姑娘天生体弱,家人不让她和阿花接触,几次将阿花送走之后,阿花又找了回来。最后一次,阿花被文家重新加固的阵法卡住了,死在了后院的假山后面。

   温衡是个温柔的人,一般情况下他会顾及别人的心情,说出的话都非常委婉。可是现在他觉得他说不出那些温柔的话来,他就是要□□裸的告诉这个姑娘真相:“阿花在你们家后院的假山后面,在竹子旁边。”话说出口,他还是转了个弯,或许小姑娘看到阿花的时候,才能知道温衡有多残忍。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守卫飞快的跑了进来对着关俊彦耳语了几句,关俊彦面色一沉:“果真有?”守卫点头:“是的。”

   关俊彦惊疑不定的看向温衡,温衡是刚刚到九坤界的修士,若不是清楚这一点,他必定会认为这事是温衡干的。

   关俊彦冷酷的扫了文家人一眼:“好样的,文家真是家大势大。”温衡侧头看向关俊彦:“证实了吧?”关俊彦说道:“人还活着,不过很虚弱,已经送到医馆中去了。”

   关俊彦对守卫说道:“拿人。”守卫上前准备拖走瘫坐在地上的妇人,妇人这时知道害怕了,她哭着:“叔爷救我!我是一时糊涂鬼迷心窍啊!我不想死啊!”

   温衡幽幽的说道:“你不想死,被你关在棺木中几十年的姑娘更不想死,你若是无辜,她如何接受?”被妇人指明的叔爷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头,他上前一步:“这里是文府,就算要拿人,也要等我们族长回来!”

   文家人顿时找到了主心骨:“对对,要等我们族长回来!”“就是,你们不能随便拿人!”“我们族长可是李老指明的下一任执道仙君,你们不能乱来。”

   温衡好笑道:“你们真好笑。你们做下这些事的时候告诉你们族长了吗?你们族长点头了吗?她若是点头了,守卫可以连她一起抓。上界莫非没有律法可以任由你们胡来?得到利益的时候不想着族长,现在需要族长出来挡枪了,一个个的惦记上族长了。”

   温衡这么说不是没有道理的,他在文家人的记忆中看到,文家的家主文语嫣是个不苟言笑的女人,文家人做这些事她大多数不知情。

   就在这时,温衡第一个批命的老者嚎了一声重重的向后倒去,他抽抽了几下就停下了呼吸一命归西了。温衡抚掌道:“看看,应验了吧。”

   关俊彦上前摸了摸老者的呼吸和心跳:“死了。”众目睽睽之下,老者就这么死了,温衡在这么多双眼睛之下根本没做什么小动作,大家看的分明,这点不能冤枉他。

   这时,刚刚寻找阿花的小姑娘抱着一具早就僵硬的灵猫嚎哭着进来了:“阿花,花花……呜呜呜……”文家人傻眼了,温衡后来批示的那几条,短期内全部应验了!

   温衡舒了一口气:“欠下的债,要还的。还有谁不服,尽管来。”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