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第六十一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130

   温衡和邵宁两个又躲在角落暗搓搓的嗑瓜子了,邵宁突然问道:“老温, 我有个问题。你说我们飞升这才多久, 莲先生把自己分裂成十八份, 还要从上界追下来。他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赢得这么多人的尊敬的?你猜莲先生做了什么?”

   一个人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想要活下去就很困难了,在这种情况下莲无殇还要找温衡, 还要经营自己的圈子。他是怎么做到的?温衡也好想知道莲无殇到底做了什么一下子能镇住这么多的仙君啊?

   他给莲无殇传了个音问道:“无殇, 你到离恨界做了什么,怎么他们对你毕恭毕敬的?”莲无殇抿了抿唇,然后幽幽的传音过来:“我本想找个酒楼茶馆想打听你的消息, 结果误打误撞到了吟风阁, 破了一个谜题,赢了一座宅子。然后就是你们看到的这样了。”

   莲无殇说的轻描淡写的,温衡和邵宁倒是来了兴致了:“说说么, 说说么,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闲的只有他们, 莲无殇很忙的好不好?可是温柔的莲无殇还是满足了他们的要求。

   那是莲无殇的分神刚到离恨界的事情, 他从传送通道出来之后就淡定的奔着无恨城而来。一般而言, 一个城市中最能打探消息的地方就在市井中, 酒楼、茶馆、街市……人越多,能打探的消息就越多。

   莲无殇刚到无恨城就发现了, 这座城市以风雅为风尚,聚在一起大吃大喝的事情很少,路过的剑修们都带着佩兰香囊, 这是个全民皆风流的地方。莲无殇期待的大排档泡汤了,不过人的本性都是八卦的,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莲无殇坚信这群衣冠楚楚的剑修们一定有自己的情报网,他要打进去!

   谈何容易?莲无殇人生地不熟,他的神识在无恨城转了几圈,除了看到一座座带着结界的行宫外,其他的都看不出来。关键时刻他听到了两个路过的修士在聊天:“吟风阁今天好热闹,卿大人在那里宴请各路仙君。我们也去凑个热闹吧?”

   莲无殇是个不喜欢热闹的人,但是听到这两人这么说,他双眼都亮了。从他们的谈话中,他推断出来,这个卿大人,应该是离恨界某个很有权势的人。就这样,莲无殇一路打听着来到了吟风阁。

   他来的时候宴会已经开始了,按道理说莲无殇这样来路不明的修士是不能进吟风阁的大门的。莲无殇也不着急,他就在吟风阁前溜达了片刻,这一溜达,他的视线就落在了吟风阁外一道石壁上,石壁上刻着几行字,字迹经过日晒风水已经腐蚀看得不是很清楚。莲无殇辨认了片刻之后发现这上面有一道破损的阵法,阵法年久失修,若不是莲无殇心细,估计都发现不了。

   莲无殇是谁啊,他顺手就将阵法给修复了。阵法修复完了之后,石壁上的字流光溢彩顿时清晰起来了,看来这不只是个普通的守护阵法。这时候莲无殇看清了上面写着的是什么。上面用一种古老的文字写着一段话:五人宿郊外,一人暴毙。甲:凶犯不是我;乙:凶犯是丙;丙:凶犯是丁;丁:丙在胡说。有一人说谎,凶手是谁。

   莲无殇头上垂下一滴汗,这不是很简单吗?一个说谎,用脚指头想想都是丙啊。阵法上面有灵光闪动,竟然还给了选项。莲无殇二话不说就选了丙。

   然后阵法猛地爆出了百丈灵光,半个无恨城都浸染在七彩的霞光中。在霞光中,吟风楼上飞出了两只鸾鸟,鸾鸟围着莲无殇清越的鸣叫起来,与此同时吟风楼前面出现了一所行宫的虚影。

   卿如许他们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见到的莲无殇,莲无殇全身笼罩在七彩霞光中,两只鸾鸟围着他清鸣。卿如许顿时双眼就直了,再也挪不开双眼。

   温衡和邵宁两傻眼了:“就这样??”莲无殇说的轻描淡写的,温衡他们听的感觉很普通么。邵宁道:“那毕竟是万年未解的谜题啊,怎么觉得很简单?”

   莲无殇道:“难的不是谜题,而是字。那种字体,认识的人很少。”合着莲无殇不是靠运气取胜,而是靠实力取胜啊!认识这种古老文字的人没办法修复术法,能修复术法的人不认识上面的字。这个很简单的谜题就这样遗留下来,被莲无殇捡漏了。

   莲无殇道:“若是有人翻译出来,谜底早就解出了。”这就是知识的力量啊!莲无殇能有现在的地位都是靠了他存在青莲洲那成千上万的书册啊!

   温衡心悦诚服:“不愧是无殇,厉害。”莲无殇道:“凑巧罢了。”

   这时候,仙人们的游戏进入了最热闹的时候,据说作出的诗词能感动吟风阁上的两只鸾鸟,就证明他们的诗词能感动天地!仙人们十八般技能都甩出来了,那词语用得,温衡和邵宁两个听都没听过。

   说起诗词温衡不懂,可是论感动鸾鸟……温衡是行家啊!吟风阁上面的两只鸾鸟一看就营养不良饿了很久了,连毛都炸在身上了,两只鸟在不明情况的人眼中是高冷,在温衡眼中,这分明是饿的没力气理人了啊。

   温衡一进门的时候就注意到两只鸾鸟了,这两只倒霉的鸟缩着脖子蹲在吟风阁行宫的飞檐上,身形虽然比普通的鸾鸟大,可那状态明显就是有气无力。

   莲无殇传音道:“这两只鸾鸟是跟着我得到的行宫一起出现的,不知是不是在阵法中被困久了,飞了两圈之后就落在那里没挪窝。”两只鸟高冷的态度让仙人们纷纷竖起大拇指,赞它们有风骨。这段时间,这群人就以得到鸾鸟的回应为荣。若是他们的诗句能让鸾鸟叫一声,那便是胜利了!

   温衡觉得这群人怕是有毛病,反正他要是饿的前胸贴后背的时候,谁说什么都不好使。

   邵宁同情的瞅了瞅飞檐上面两只缩头缩脑的鸾鸟叹了一口气:“我要是鸾鸟,每天听他们吟诗作曲,胃口都不好了。”温衡开始掏储物袋了:“可不是。”

   温衡从储物袋里面掏出了一袋子坚果,一打开坚果的纸包,邵宁就凑过来看了看:“哎?这个是什么,我怎么没有??”温衡小心的抓了一把给邵宁:“这是云清和云白最喜欢的果仁,我有的也不多。”

   邵宁尝了一个竖起大拇指:“香!又香又脆!再给我一把!”温衡道:“差不多得了啊……”

   “呱——呱呱呱——”在温衡将坚果纸包从储物袋中拿出来的时候,两只鸾鸟就站起来伸长了脖子发出了鸣叫。而下方正背着手吟诗的仙君喜形于色:“神鸟回应我了!!”

   当邵宁开始嚼干果的时候,两只鸾鸟已经站不住了。“呱呱——”两只鸾鸟张开翅膀冲着吟风楼一层飞了过来,“呱呱呱——”

   正在吟诗的仙君乐疯了,他跑到大门前:“啊!神鸟被我召唤来……”结果下一秒,其中一只大鸟一翅膀就将挡在门口的仙君扇到一边去了,两只鸟扑腾着翅膀连跑带跳的蹦到了温衡和邵宁面前,性子急的大鸟已经伸长了脖子对着邵宁手中没吃完的坚果而去了。

   “呱呱——”两只鸟饿坏了,邵宁手中那点果仁只够他们尝个味道。温衡这时候又掏出一把果仁给邵宁,他自己也拿了一把。两只鸟低着头在温衡和邵宁掌心中吃的香甜,温衡没忍住揉揉鸟头:“慢点吃,别噎着了。”鸾鸟呱呱的回应了温衡两声,它伸长脖子,将温衡手心上大大小小的果仁全部拾光,一粒都没留下。

   两人的掌心很快就空了,两只鸟对着两人点起了脖子,它们扑腾着翅膀讨食吃。温衡没忍住,一包果仁都被他和邵宁喂给了两只鸟。两只鸟吃完之后身上的毛色都变了!

   一开始偏向橘红色的鸾鸟慢慢变成了五色,颜色渐渐的加深,看起来有点像熟透的葡萄散发着华丽的紫色光芒。它们的尾羽和翅膀上的毛开始变长,两只鸟流光溢彩,变成了真正的神鸟!怪好看的来。

   莲无殇道:“我竟然没看出来,这两只竟然不是鸾鸟。”温衡愣神道:“不是鸾鸟,那是什么?”

   莲无殇道:“这是凤凰。”温衡:……

   别闹了,凤凰他又不是没见过。他和莲无殇还养过凤凰来。莲无殇道:“这是鸑鷟,属于凤凰一脉。”温衡一愣:“月啄??啥?”

   莲无殇解释道:“上古时期,凤凰有五种颜色,红色的叫凤,颜色偏向青色的成为青鸾,黄色的叫鹓鶵,白色的叫鸿鹄,紫色的叫鸑鷟。后来生灵能化形之后,叫法就变了,能化形的统称凤凰,不能化形的就变成了各种灵鸟。”

   温衡道:“在上古时期凤渊那样的就叫鹓鶵,云白那样的叫鸿鹄?竟然还有这个讲究。”温衡一直以为凤凰家,红的叫红凤凰,黄的叫黄凤凰,白的叫白凤凰。原来上古时期分的那么细致呢?

   那么问题来了,凤渊一个黄凤凰,是怎么生出云白这样的白凤凰来的?是云白变异了,还是云白随了他的娘亲?温衡开始了新一轮的苦恼。

   两只凤凰低下头对着温衡和邵宁点点头,雄的那只仰头清越的鸣叫了一声,雌的那只低下头低声迎合起来。它们扑腾着翅膀高高低低的飞了起来,两只凤凰闪着灵光,互相追逐起舞,周围的人都看呆了。

   温衡看着这两只凤凰,脑海中发散了一下,将来有机会让云清和云白也这么舞一段,肯定很好看啊。

   卿如许问道:“莲先生,这两只凤凰是在起舞吗?”莲无殇看了一会儿:“应该是。”

   “啾——”两只凤凰翩然起舞,围观的仙君啧啧称奇。温衡对邵宁说道:“老邵你看,吃饱了之后连叫声都不一样了。”之前两只凤凰呱呱的叫,这会儿开始啾啾鸣叫了,果然饿了是没有精神管形象的。

   131

   卿如许对着各位仙君拱拱手:“诸位仙君,今日诗会定下的规则便是谁能拔得头筹,谁能得到奖品。温道友虽不曾参加诗会,可是却让凤凰为他起舞,若是诸位仙君没有意见,今日的奖品便归温道友,诸位意下如何?”

   诸位仙君友善的笑了:“自然是没意见的。”就连被凤凰拍了一翅膀滚到旁边的仙君都没意见:“温道友有大德,能让凤凰都认可,奖品理应归他。”温衡乐了,喂鸟还有这个好处呢?两只凤凰鸣叫了两声,然后踱着步溜达溜达出去了,它们吃饱了,要蹲在阳光明媚的地方晒晒羽毛。

   莲无殇站在旁边微笑着看着温衡,温衡扭头与他对视一笑。两人的默契让卿如许黯淡了双眼,卿如许觉得,他对莲无殇的心思还是早早灭了吧。

   这时候有道童手中捧着红绸覆盖的礼品走了进来,礼品放在四尺的托盘上,托盘都比道童高。温衡都替道童担心,怕他脚下一滑摔了。可是后来想想,能在仙界做道童的人,哪一个不是高手?

   卿如许接过礼品恭敬的走到温衡面前。温衡站起来行了个礼,他伸出双手:“多谢仙君。”卿如许将礼品放在温衡的双手中:“温道友有大才,在下自愧不如。”温衡连忙谦虚道:“仙君言重了。”

   礼物一入手,一道剑意就传到了温衡紫府中,温衡诧异的问卿如许:“归云剑?”卿如许赞赏的颔首:“温道友果真厉害,隔着锦霞锻都能探出下方的灵剑名为归云。”

   温衡的脸色一下就变了,他一把掀开了托盘上的锦霞锻。只见黑色的檀木托盘上放着一柄三尺半的长剑,长剑没有剑鞘,锋利的剑身上寒光四射。强大的剑意喷薄而出,不少仙君都在称赞:“好剑!”“是啊是啊,这柄灵剑只怕快要生出剑灵来了。”

   多不容易,靠着剑修淬炼剑意让灵剑与主人神魂共鸣从而产生剑灵,这个过程需要千万年。

   温衡看了看邵宁:“老邵。”邵宁站起来伸手摁在归云剑上,他面色不再轻松:“是归云。”这三个字说出口,卿如许立刻感觉到了其中的不寻常,他看了看莲无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莲无殇传音给温衡他们:“此处人多眼杂,稍后再说。”

   好不容易等送走了一众仙君,温衡和邵宁就再也站不住了。两人刚想揪着卿如许问清楚,就见卿如许疑惑的问道:“归云剑……莫非有什么问题?”为什么温衡和邵宁看到归云剑就变了脸色?

   温衡道:“归云剑自然是没有问题的,这是一柄好剑,长三尺三,重三千斤。”邵宁道:“这柄灵剑,是我们的弟子的本命灵剑。”这话一出,卿如许面色也变了,作为一个剑仙,他当然知道本命灵剑这四个字的重量。说句不好听的,剑在人在,剑亡人亡!

   邵宁着急道:“仙君,您是在哪里找到这柄灵剑的?灵剑的主人出了什么事?”卿如许老实的说道:“实不相瞒,这柄灵剑也是下面的人在遗迹中找到了给我的。我见这柄剑品相不凡,就用来做礼物。这柄灵剑我收到已有三日。”

   邵宁身形踉跄了一下,温衡连忙撑着邵宁:“老邵,你冷静,不凡性情你最清楚,归云剑毫发无损,他也一定没事!”卿如许见状引着三人向吟风楼二楼走去:“楼上有静室,坐下来慢慢聊。”

   卿如许给邵宁倒了一杯水,邵宁握着归云剑正闭着眼睛感应剑气。邵宁不擅长术法,可是他是个优秀的剑修,卓不凡的灵剑快要产生剑灵了,发生了什么事它也能说上一二。

   归云剑震荡发出嗡嗡的声响,邵宁面色严肃。莲无殇坐在旁边也神色严肃,他和温衡两人正紧紧的盯着邵宁,邵宁感应剑气已经有三炷香的功夫了,到现在都没睁开眼睛。

   柔情剑灵在邵宁感应归云气息的时候就从柔情剑离出来了,他悬在柔情剑旁边哇哇大哭。剑灵能反应主人的心情,柔情剑灵这会儿正代替邵宁哭着呢。卿如许有些手足无措:“剑君别哭了。”在上界,剑灵也是有尊称的,柔情这样的剑灵会被称为剑君。

   柔情抹着眼泪:“归云说,归云说不凡不见了。哇——”在哪里不见的,在何处不见的,可怜的归云剑还没能像柔情一样有那么好的神智,它也说不上来,只知道在一片白雾中,主人丢下了它然后就不见了。

   邵宁睁开双眼,他对着温衡他们摇摇头:“不行,归云剑灵尚未成形,只有只言片语,翻来覆去只有那几句话。搞不清来龙去脉……”说着邵宁就哭成了泪人:“呜呜呜,不凡哪,要是出什么事,我这个做师尊的……做师尊的,呜呜呜……”

   温衡在旁边给邵宁擦眼泪:“别哭,别哭,大家都在,慢慢想办法。”温衡看向卿如许:“仙君,我们需要您的帮助,您能不能招来献剑给您的部下?我们想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您所见,归云剑是我们弟子的剑。”

   卿如许点头:“好。”说着他手中灵气翻涌,一会儿后一个身着黄衣长着一双桃花眼的仙君踏着灵光飞到了吟风阁中。“仙君,您找我?”黄衣仙君名为高靖之,他风雅的行了个礼。“靖之,你在何处找到的这柄归云剑?”卿如许问道。

   高靖之微笑道:“仙君为何问这个?”卿如许:“归云剑的主人你可认识?”

   高靖之抽出腰间的扇子扇了扇:“我只知归云剑,不知归云剑的主人。”卿如许:“靖之,归云剑的主人是我客人的弟子,你在何处得到的归云剑,能不能告诉他们?”

   高靖之看了看哭成泪人趴在温衡肩头的邵宁和抱着温衡的腰哭得嗷嗷嗷的柔情剑灵,画面太美,看不下去了。莲无殇倒是习惯了这个场面,反正邵宁心情不好的时候都要找温衡哭一场来着。邵宁哭得越大声,眼泪流的越多,他恢复速度就越快。

   高靖之迂回转弯,反正就是不正面回答卿如许,或许离恨界的仙人们以这样说话的方式为荣吧?可温衡和邵宁忍不了了啊。邵宁从温衡肩膀上抬起头,他红着眼睛擤了一把鼻涕和温衡对视一眼。莲无殇怜悯的看了看对即将发生的事毫无警惕的高靖之:这位仙君,扛住啊。

   两人手里的东西一丢扑上去就摁住了高靖之。高靖之:???他什么都没来得及做,身体就已经倒在地上了,随后他的双手被反剪,漆黑的树根将高靖之五花大绑,随后雨点一般的拳头就落到了他的身上。

   温衡拉开邵宁:“让我来,你哭的时候战斗力不行。”邵宁嘤了一声,他擦了一脸的泪:“谁说我不行!”说着他一脚踹到了高靖之的大腿上,只听一声骨裂声传来,邵宁哭着说道:“我打你打不过,我还打不过他吗?”

   高靖之疯了:“你们是谁?!你们这样是不对的!”他已经很多年没体会过身体的疼痛了,作为仙人,缺胳膊断腿根本不算什么,他不是没受过伤的人。可是这两人的攻击打在他的肉身,却疼到了他的神魂中。高靖之眼泪都被打出来了:“住手!住手!你们这群强盗土匪!”

   卿如许都傻眼了,他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高靖之被温衡还有邵宁联手揍的鼻青脸肿毫无还手之力。他本来还想阻止一下,莲无殇淡淡的说道:“卿道友,我建议你不要动手。”卿如许迟疑了一下:“这样……不好吧?”

   邵宁哭着一拳抡到高靖之脸上,高靖之的两颗大牙就飞了出来,到了现在,高靖之也风雅不起来了。他嘶嚎着:“你们是何人?!偷袭仙君是重罪!”邵宁嗷嗷嗷的哭着:“我是归云剑卓不凡的师尊!我弟子呢?!我弟子哪!”

   温衡咔嚓一声扭断了高靖之的胳膊:“快说,不说我就把你的手塞到你嘴巴里面去,把你的肠子掏出来在脖子上打个死结!”卿如许抖了一下,这两人太暴躁了,太凶残了!

   邵宁呜咽着:“再不说,就剥皮剔骨挂倒吊在墙上风干。”如果邵宁不是哭着说这句话的话,可能更有威慑力。

   卿如许擦擦汗,这两人都是什么人啊,太凶残了。他偷偷瞄了一眼莲无殇,只见莲无殇表情淡定,看样子一点都不吃惊。卿如许叹了一声:“真是……有辱斯文。”

   高靖之跪在地上,他断了一条胳膊一条腿,他衣衫凌乱披头散发鼻青脸肿。他哽咽着:“我,我在混沌海上的混元小洞天发现这柄灵剑的,剑主人我没见到。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邵宁举起手,高靖之连忙捂着脸哀求着:“求求你,别打了,我都说了,我真的是捡到的灵剑,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卿如许沉吟道:“靖之,混元小洞天不是半个月前就已经关闭,禁止进入了吗?”高靖之挂着泪:“仙君,我错了,我偷偷的潜入了。”

   卿如许眉头一挑,他总算知道高靖之左右迂回不肯正面回答他的原因了,合着这柄灵剑的来源不太好,高靖之想隐瞒呢。结果他没能瞒住,还被暴打了一顿。或者说,在一顿暴打之下,他可耻的招供了。

   132

   邵宁哽咽着:“你早说,不就什么事都没了吗?”高靖之战战兢兢的看了看温衡和邵宁一眼:“我不敢说啊。”温衡微笑着:“后来不是说了么,说以说你这是欠打啊!”

   好有道理,高靖之无言以对。邵宁抽抽鼻子:“我要去找不凡。”温衡道:“这个不用你说,咱弟子都没了,能不找么?”

   卿如许纳闷的问道:“两位莫非是同宗的师兄弟?”温衡一本正经:“我和老邵好的像一个人,他徒弟就是我徒弟。”邵宁点头:“对,我徒弟就是他徒弟。不分彼此!”

   莲无殇不想看这两个傻子,他沉吟道:“混元小洞天,怎么走?”卿如许道:“小洞天每月开放一次,月初开放,月中关闭。现在是关闭时期……”莲无殇认真的重复了一遍:“怎么走?”

   别忽悠人了,莲无殇又不傻,高靖之都能潜进去,何况他。卿如许无奈的对莲无殇道:“莲先生,您这是逼着我破坏规定。”莲无殇道:“抱歉,人命关天,管不了那么多。”

   卿如许道:“也罢,在我离恨界出的事,我这个执界仙君总有责任,我陪你们一起去。”他看向莲无殇:“这样可好?”

   莲无殇拱拱手:“劳烦卿道友了。”卿如许的心思他一直知道,他无法回应,当然也不会给他任何念想。在感情的事情上面,温衡和莲无殇两人惊人的相似,他们从来不会吊着任何人的感情,不行就是不行。

   出发日期选在了晚上,白天出发目标太大,不太好圆。再说了卿如许还有不少事情要处理,他必须安排好了才能出门。邵宁觉得每一分每一秒都无法忍受,他泪汪汪的抱着归云剑:“不凡这孩子,不管遇到什么都要自己扛。上清宗他最大,惊雷和灵玉没出现之前,什么事都是他一手一脚的安排。我这个做师尊的经常不着调,他这个大师兄扛起了一切。”

   邵宁伤心的抚摸着归云剑:“他刻苦勤勉认真,从来不让我担心。我下去找你的时候,路过离恨界,不凡还给我发了符篆,说他会在这里等着我们。我想着等你的事情处理好了,上来的时候再见他,没想到,他竟然不见了。”邵宁说道伤心处又开始挂着泪。

   温衡叹了一口气:“谁说不是呢,不凡这孩子和阿柔一样太隐忍。总是给人一种很可靠的感觉,可是他们还是孩子啊。”温衡和邵宁的那几个弟子,每个人脾气性格都不一样,卓不凡跟着他们的时候,温衡是连饭都吃不饱的讨饭佬,邵宁是被人追杀的倒霉蛋。

   温衡三人坐在莲无殇的行宫中静静的等天色变暗,莲无殇宽慰道:“没事的,归云剑是不凡的本命灵剑,若是不凡真遭遇了不幸,归云剑不会完好无损。”若是剑修陨落,灵剑生出剑灵也就罢了,没生出剑灵的灵剑,很多都会折断。

   邵宁红着眼眶:“对,不凡一定好好的,他一定没事。”

   温衡叹了一声,他只想着飞升之后自己被天道针对,却没有考虑过上界也有风险。崩坏的天道下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飞升的人们,并不像看起来的那么平安。他开始担忧他的同伴们了,想到了这点,他想给朋友们烧香求道祖保佑来着,可是……道祖能听到他的话吗?执掌旧木的道祖应该不想看到温衡。

   算了,反正都拿出香炉了,温衡就顺便给幽冥界的朋友们点了一支香。莲无殇无奈的问道:“你在干什么?”温衡道:“幽冥界的阎君和鬼帝们以香烛为生,我给他们上支香。万一他们能保佑不凡平安无事呢?就算他们不能保佑不凡,也不影响我祭拜他们啊。”

   莲无殇哭笑不得:“你……高兴就好。”

   在温衡他们的等待中,夜晚总算降临了。三人走出了行宫,飞快的向着和卿如许他们约好的位置前进。之前说过,离恨界山多,无恨城正好在离恨界的正中位置。想要去混沌海上必须要走传送阵,传送阵前,卿如许他们已经在等着了。

   卿如许一身劲装,他诧异的看了看温衡欲言又止:“温道友……”温衡好脾气的回应:“嗯?仙君想要说什么?”卿如许道:“我刚刚看到你棍子上面的两片叶子在动。”他一直以为那两片叶子是装饰,没想到看到叶片在动!

   温衡笑道:“这是我的本命灵植,没事喜欢找点存在感,仙君不用管它就行。”卿如许点点头,他依然有些疑惑:“不知道为什么,这两片叶子让我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温衡敷衍道:“很多叶子都长成这样啊,细细长长的,太多了。”卿如许将信将疑的点点头:“或许吧。”

   莲无殇道:“边走边说吧。”说着他先走到了传送阵中,温衡他们很快就跟上了。高靖之有些畏惧的看着温衡他们:“你们不会打我了吧?”温衡道:“要看你还有没有隐瞒的了。”高靖之连忙摇头:“没有了没有了。”

   他到现在还觉得身体在痛,哪怕手脚都好了,可看到温衡和邵宁的脸,他不止身体痛,灵魂也在痛。可怜的高靖之觉得他睡着了要做噩梦了。

   传送阵中灵光一闪,一群人就出现在离恨界和混沌海的交界处。卿如许说道:“混元小洞天在离恨界的西方,坐小舟一切顺利的话要一天一夜,最近出海可能会碰到海兽出没,大家记得在小舟中坐稳了,不要用灵气。”

   温衡已经见识过混沌海的海兽有多可怕了,他肯定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卿如许从储物袋中掏出一条小舟,小舟落到水面开始变大,温衡发现卿如许的小舟竟然比下四界的小舟要大上两倍。不仅如此,上面竟然还有棚子。卿如许先上了小舟,他站在船头上对莲无殇说道:“上来吧。”

   莲无殇脚下生风轻飘飘的落在了小舟上,卿如许掀开小舟上的帘子对莲无殇说道:“莲先生请进。”温衡和邵宁随后上了小舟,掀开帘子温衡惊叹道:“真厉害。”

   看着简单的小舟里面布置古朴大方,不得不说,卿如许的审美在线,随便一个装饰都恰到好处。莲无殇夸奖卿如许:“仙君大雅。”

   大俗的温衡杵在旁边,感觉自己又被卿如许给比到了尘埃里。

   小舟破水而去,在小舟中竟然感觉不到颠簸,就像回到了在下界豪华飞舟上面的感觉。莲无殇被小舟上的一排藏书吸引,现在正在夜明珠下翻书。邵宁抱着归云剑坐在椅子上发呆,温衡一会儿发发呆,一会儿去看看莲无殇,两边都不耽误。

   就在大家觉得今晚会风平浪静过去的时候,小舟突然之间震动了一下,然后停了下来。众人猛然惊醒,莲无殇警觉的放下了手中的书,卿如许面色凝重,他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众人连忙收敛自己的灵气,整个小舟就像是一块枯木一样浮在水面上。

   外面一点声音都听不到,又无法放出神识去看看是什么情况,众人只能焦躁的等待着。小舟震动之后开始颠簸了起来,看样子是外层的阵法坏了,现在在水面走的时候能感觉到混沌海的水面了。

   “砰——”漫长的安静之后,船身猛地被掀起,坐在船舱中的五人顿时被掀翻。好在众人都是修士,他们眼疾手快的稳住了自己的身形。船身翻滚了几下后重重的侧翻在水中,幸亏船身上有阵法,海水才没有进入船舱,不过长期侧翻在水里,这个状态太危险了。

   卿如许给众人传音:“有可能是海兽把小舟当成玩具了。”修士就那么大的个子,就算吃下去也没什么灵气,海兽追逐混沌海面的东西一种是为了觅食,还有一种就是为了兴趣。不知道他们遇到了什么海兽。

   温衡这时候觉得他在九霄界去找聚魂花的时候遇到的那些海兽还算可爱的……

   正说着,船身又被抛起来了,这一击船舱中的东西再也无法固定到处飞。高靖之猝不及防,被桌案上面的玉瓶重重的问候了蛋蛋 。看着就疼啊!高靖之当场就蜷缩起来像一只可怜的小虾米,哪怕被撞成了这样,还不能出声,高靖之流着泪咬着自己的衣袖坚强的忍了下去。温衡对着他竖起了大拇指:壮士!

   温衡传音给卿如许:“仙君,如果我们被海兽袭击,船沉了的话,你有没有备用方案?”卿如许想了想:“还有一个办法。”众人竖起耳朵:“什么方法?”

   卿如许一脸淡定:“让我们对着道祖祈求吧,愿道祖保佑我们能在混沌海上活下去。”众人表情都凝固了,这个场合说什么冷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小舟周围不时传来砰砰的撞击声,最后一击的时候,只听到咔嚓一声。卿如许沉重的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诸位道友,看来道祖没有庇护我们,我们今日要殒命在混沌海了。”卿如许这时候也顾不得灵气不灵气了,他拔出了腰间的佩剑:“让我去会会这只海兽。”

   死也要拉一个当垫背!众人一起从船舱中冲了出去。悬浮在海面上神识一扫,好家伙,混沌海面都炸锅了啊。水底巨大的阴影一只接一只。他们乘坐的小舟像是球一样被海兽们抛来抛去,就在温衡他们飞上天空的时候,可怜的小舟再也承受不住碎裂开来,变成了海上零星的木屑。

   放眼一看,海兽群遍布五百里的海域,混沌海上飞行极其艰难,要是脱力分分钟就掉下去成鱼食了啊。卿如许道:“先飞一段。”向前飞五百里不成问题,至于之后的事情,再说吧。

   邵宁跳上飞剑招呼温衡:“老温,上来啊。”温衡摇头:“不行,你没在混沌海呆过,你不知道混沌海有多可怕。”除了太史谏之那样的应龙能在水里游得欢,其他人到了混沌海都怂得像是小鸭子。

   莲无殇道:“先飞吧,说不定前面会有出路。”至于出路在哪里,莲无殇也不清楚。五人在夜色的掩护下向着原本要前进的方向飞着。

   一路飞下来连个歇脚的地方都没有,邵宁纳闷不已:“我怎么觉得今天飞得这么费劲?”他觉得身体很沉重,飞着飞着柔情就会向着混沌海面降下去。邵宁还好,卿如许和高靖之已经面色苍白,好几次都点着水面飞了。水面上到处都是海兽,卿如许差点撞到海兽身上去。

   邵宁对温衡说道:“老温,你想想办法啊。你不是神棍吗,你算算,我们的生路在哪里?”温衡眼中金光流转,这一次,他看向了身边的莲无殇。在众人都精疲力尽的时候,莲无殇面色凝重,可是他却依然轻盈。

   “让我试试吧,我是混沌青莲化形,我的本体应该能在混沌海上飞行一段时间。”莲无殇这么说道,然后被温衡强力阻止了:“别闹,你一朵莲花在海上还不够喂鱼。”

   这时候温衡的目光被下方的一只落单的海兽吸引,那是一条皮肤光滑的鱼,脑袋上有个气孔。温衡看到它的时候,它正欢乐的跃出水面,小孔中噗嗤的在喷水。温衡对莲无殇说道:“无殇,你有没有坐过鱼?”

   莲无殇一愣:“做鱼?”他老实的回答道:“我做鱼干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卿如许:世上竟然有莲先生这样博学多才的修士!

   莲无殇:过奖过奖。

   温衡:不如说他们是文盲不识字!

   众人:你有什么资格说他们?

   文盲衡小剧场:

   莲无殇:这两个字是这么读的:鸑鷟【yue zhuo 音同月啄】鹓鶵【yuan chu 音同 渊雏】。

   温衡:啥?

   莲无殇:鸑鷟,鹓鶵

   温衡:嗯?

   莲无殇沉下脸,接下来是家暴时间,别看了。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