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103、第一百零三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246

   毕方是一种长成之后体型巨大的鸟儿, 成年的毕方身形虽然比不上鲲鹏,却和凤凰金乌之类的神兽不相上下。在兽皇楼的后殿中, 在阵法和结界环绕中,有一只山一样巨大的毕方鸟。

   阳光从屋脊上的洞中落下, 正好照到毕方鸟的脖颈上。毕方就像是活着一般, 它呈现展翅扑杀的姿势, 一条腿向着身子前方探去,展开的双翼和兽皇楼宫殿一般宽。这是一只威猛的鸟儿,全身的羽毛像是火焰一般,任谁见了都要赞叹一声。

   乍一看毕方, 还以为它还活着,可是它眼中已经没有灵光, 围绕在它周围的火焰也早已冰冷。它双目圆瞪,即便过去了这么多年,也能隔着阵法看到它的愤怒。

   温衡鼻子一酸:“太一。”徐泰说道:“是的, 它就是神威太子豢养的灵兽太一,它是从我们兽皇楼中走出去的, 最终也回到了我们兽皇楼。它是一个奇迹, 上一任掌门说过, 太一刚出生的时候太虚弱, 随时都会死去, 可是神威太子您却将它养的好好的。”

   温衡之前就知道段不语说他害了太一的事,可是亲眼看到太一的肉身,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气。

   云清惊叹的站在阵法前, 两只眼睛亮晶晶的,他抬着头看着眼前的大鸟:“好大啊。”温衡转头看了看云清,云清的神识都被太一的身体吸引了,他没注意到温衡在看他。他一手拉着谢谨言,神识在大鸟每一片羽毛上扫过。

   太史谏之沉痛道:“您陨落之后,太一消失过一段时间。后来才知道,它为了给您复仇,埋伏在承澜的府邸附近,趁他不注意啄瞎了承澜的一只眼睛。没过多久,它就遇害了。”

   温衡向着阵法的方向伸出手,他手心中有一团温热,似乎太一残留的温度还在他掌心中。

   猝不及防的,一滴泪就滚出了温衡的眼眶。太史谏之叹了一口气:“我就知道你再见到太一,一定会受不了。在所有人都放弃复仇的想法之后,只有太一还在坚持着为你讨回公道。”

   太一落到了什么下场呢?它灵肉分离,神魂陨落。虽说在下界,它遇到了去沧澜遗迹中的温衡,可那些年温衡深埋土中的时候,太一一直一只鸟在遗迹中。它就这么孤单又执着的等待着,等来了能唤出它名字的温衡。

   值得吗?温衡一直想问太一,值得吗?肉身因为他成了标本,神魂孤寂了千万年最终还为了温衡而消散。就连投胎重新做人,也坎坎坷坷,没了一条命。

   值得吗?温衡觉得自己从来都不是个好主人好道侣,他做事优柔寡断不思进取,从来不像别人那样无所畏惧。他畏畏缩缩,甚至连给太一复仇,都分得清清楚楚。这样的他,有什么资格面对对他全心全意的太一?

   值得吗?为了无可救药的轩辕衡和温衡,一次次的付出自己的一切。身为太一留下的一切都烟消云散,能记得他的又有几个?温衡看着阵法中双眼已经失去神采的太一的双眼,好想当面问他一句,到底值不值得?

   还记得在下界献魂阵中,太一的神魂和他一起被困住。太一那时候已经能说话了,他叫他师尊,说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很开心。能重新遇到温衡,他很高兴。甚至吞下丹药神魂消散的时候,他还在努力安慰温衡,低声说自己不疼……

   温衡低下头捂住了双眼,他不配有太一这样的伙伴。

   云清偷偷的对谢谨言说道:“灵玉师兄,我师尊怎么了?”谢谨言摸摸云清的脑袋:“阵法中的这只鸟,是你师尊以前的伙伴。”

   云清双眼亮晶晶的看着太一的肉身:“真的吗?它就是太一吗?它这样好帅啊。我好想变成他这样……”然后没说完就被太史谏之快速的捂住了嘴巴:“呸呸呸,小孩子家家的胡言乱语,这种话能乱说吗?”云清挣扎着:“唔……”

   温衡擦擦泪对着云清招招手:“云清,过来。”云清顺从的跑了过去:“师尊?”温衡抱着云清站起来面对太一的肉身,这是他唯有的慰藉,太一虽然没了,可是云清却好好的活着。

   云清是太一神魂转世,虽说他完全不记得有太一的存在,可是他却和太一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是全新的,也是传承者。温衡柔声说着:“他叫太一,是……另外一个你。”

   太史谏之闻言猛地睁大了双眼,他身上散发出一阵可怕的威压,可是压力转瞬即逝。他很快收敛了威压好好的站在原处听温衡和云清说话,表面上看起来波澜不惊,心里却早已掀起了狂风巨浪。

   云清乖巧的点点头:“嗯,我曾经听灵犀老祖和邵老祖说过,说我以前的名字叫太一。可是我不记得了呀。”温衡笑着说道:“不记得也没关系,师尊就是想让你好好看看它。无论你记不记得都没事,只要你好好的。”

   温衡道:“本来这些事情不应该让你知道,可师尊还是想要告诉你一声。如果以后师尊走了……”温衡开始伤感了,若是他在上界走不下去又被人阴死了,他至少希望云清能好好的活下去。不要像太一一样犯傻,无端断送了自己一条命。

   云清脆脆的问道:“师尊你要破碎虚空去别的世界吗?”温衡摇头:“不……”云清微微的眯起了眼睛,语气有点不善:“那师尊你是准备去哪里?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又想像飞升之前一样把我一个人留在下界自己跑了?我跟你说师尊,这次我不答应。”

   温衡无奈的转过脸:“你能不能听师尊把话说完?”云清眨眨眼:“好么。”温衡继续语重心长:“假如师尊要是死了……”云清:“是谁杀了你?师尊我要给你报仇。”

   这个话题应该说不下去了,温衡看着云清认真的双眼,只见云清握着拳头:“谁杀我师尊,我就杀他师尊,我还要杀了他,可以的话,还要杀了他全家。斩草除根,一个不留。”

   温衡头上垂下冷汗:“等等,这话是谁教你的?”他的小弟子是这么偏执可怕的性子吗?云清面色古怪道:“这个需要教吗?他都杀了你了,我还要对他手下留情?”

   温衡头痛的叹了一口气,他不在的这段日子,云清到底遭遇了什么?这孩子以前不是这个性子啊,他做事很有分寸,除了有点贪心,谁伤害了他,他只会报复伤害他的人,以前不会株连九族啊。怎么现在开始走偏了?

   温衡想着,他是不是应该给云清好好的上个课?结果他还没来得及上课,云清就愤怒上了:“师尊这么傻,那人还要杀你,错的一定是那人。那人的家人不劝阻他还任由他杀你,就要付出代价!我不管,反正欺负我可以,杀我师尊就不行,杀我师门也不行,玄天宗上清宗的师兄弟们必须好好的,一个不能少。”

   温衡正色道:“师尊以前不是对你说过,万事有因果,不要滥杀无辜么?”云清身后有太一巨大的标本,他一字一顿的说道:“师尊,我从不滥杀无辜,但是若是某天你和师兄师姐们被人害了,就算我豁出这条命,我也要让伤害你的人付出惨痛的代价。他毁了我最重要的人,我就要让他千百倍的还回来。”

   温衡看着云清的小脸,他竟然说的这么认真,难以想象,这是那个平日招招手他就乖乖跑来的小弟子。或许他从来没了解过他的小弟子,又或是说,他的道和云清的道不一样?对了,无殇说过,云清的道义和玄天宗任何一个人的道义都不同。云清比他果断。

   太史谏之从温衡手中抱过云清:“太子你就别挣扎了,我觉得这孩子说的话虽然偏执但是在理,你啊就好好的活着。”云清也在旁边点头:“就是就是,好好活着不好么?”

   云清说道:“虽然我不是因为自己的意愿来到的上界,我每天都在想云白和欢欢他们,可是我来了,就会好好的活着。谁要我的命,我都不给。我要留着我的命和师兄师姐师尊们相见,我要和大家在一起过好日子。想要伤害我的人,我一定不会放过。”

   云清正色说道:“师尊,你也知道,我的道义是圆,你们都是我的圆环中最重要的一环,若是你们缺失了,我的圆就不完整了。谁让我的道义不圆,我就端了他。”云清双手捧住了温衡的头:“师尊,我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个好孩子,若是你们不在了,我会变成天下最坏的人。所以为了我们,你都要好好的。”

   温衡……感动死了,可是却不能表现出来。为师的威严在那里撑着呢,可是这点威严很快也在云清面前荡然无存。云清抱着温衡的脑袋珍重的亲了亲他的额头:“你是我最重要的师尊,谁都不能替代,谁都不能伤害你。师尊,我好爱你。”

   温衡眼眶湿了,他笑道:“你从哪里学到的情话?是不是又把师尊当成云白了?”云清哼哼了两声:“我又不傻,我分得清呢。”

   太史谏之笑道:“好了,说这么严肃干嘛呢。现在大家都好好的,将来只会越来越好。云清来,让太史伯伯抱抱你。”云清笑着从温衡怀里挣脱出来:“云白说的,男人不能总是被人抱。不过我还是个崽子,当然可以抱啦!”

   太史谏之给温衡传音:“云清是太一?”温衡道:“是啊,是太一,他是太一的神魂转世。我原本以为他和太一是不同的两个人,可是不知为何,总觉得太一的魂还在。”

   云清这人最好说话,只要一句好话,他马上就尾巴翘翘的找不到北了。可是这样温柔的孩子却当着温衡的面说出要杀人全家这种话来。他一向言出必行,他也极少说谎,这和太一有什么区别?

   当年的太一在轩辕衡陨落之后明明可以好好的活下去,可是它却选择了复仇。这点和云清一模一样,温衡刚刚抱着云清的时候,甚至看到云清的脸和太一重合了。

   罢了罢了,他自己的道义都没弄好,怎么能指点徒弟呢?就这样吧,挺好的。为了让他的小弟子一直这么天真烂漫,他一定要好好的活着,活的比谁都长。然后在小白峰上天天吃好吃的,长成一个胖胖的师尊。

   247

   云清一边抬头看着太一,一边对太史谏之说道:“太史伯伯,太一好像活着呢。我看到他眼睛里面有光在闪。”太史谏之认真的看了看:“没有啊,你看错了吧?”若是太一还活着,那云清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云清认真的看了看:“活着呢,有光在闪呢。”闻言徐泰说道:“可能是太一体内的妖丹在闪动。太一变成这样之后,他的身魂离体,妖丹却留在了体内。有很多仙尊眼馋太一体内的妖丹,我们一度认为要保不住太一的妖丹了,却没想到谁都不能取出妖丹。”

   据说万年前太一的尸身刚到兽皇楼的时候,很多仙尊想要过来挖妖丹,可是都纷纷被强大的妖火焚烧,有个仙尊被烧得到现在脑袋上还没长头发。他们都说太一跟随轩辕太子数千年,早就有天道庇护,若是突破阵法,会被妖火吞噬。因着这个原因,妖丹才好好的保留了下来。

   温衡很想带走太一,可是这么大的尸骸,他能放在哪里呢?栩栩如生的太一放在哪里都会勾起他的泪,若是将太一埋了,他舍不得。若是将太一留在这里,他一想到太一孤零零的呆在这里,心里就难受。

   云清歪着脑袋微微皱眉:“太史伯伯,太一在喊我。”太史谏之愣了一下:“怎会?”云清指着巨大的太一:“对,太一在呼唤我。”

   说着他在太史谏之怀中变成了妖形,然后冲到了阵法中。云清的速度太快,徐泰来不及阻止面色大变:“糟糕!”就在云清冲到阵法中去的一瞬间,阵法中原本安静的空气突然变成了赤红色。

   巨大的热浪隔着阵法都逼得太史谏之他们后退了数十丈,阵法中已经成了火焰的海洋。谢谨言着急的握着灵剑:“糟糕!那孩子进去了!”这温度,就算是谢谨言进去也要被烧成灰,云清那么稚嫩,进去之后岂不是要成了烤鸡了!

   这时候阵法中传来了一声清越的鸣叫声,温衡和太史谏之眼眶一红:“是……太一的叫声。”太一成为神魂的那些年,经常会从养灵囊中跑出来和温衡腻在一起,心情好的时候还会叫上几声。它的声线清越,不比凤凰之类的羽族差。

   反倒是云清,大嗓门唱歌从来找不到调,和太一一副好嗓子相比,云清一开口能吵得人半夜睡不着觉。

   火光中太一的羽毛燃烧了起来,朱红色的羽毛从翅尖开始一点点的成为了红色的灵光,渐渐的消散在空气中。太一的肉身被焚毁了!周围的温度却越发高了起来,赤红色的火焰变成了明黄色,又变成了青白色,到最后竟然成了一种缥缈的白色。

   阵法旁边的装饰着了火,徐泰大惊失色:“怎么会?!”他第一次看到地砖也能燃烧起来,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热度!

   徐泰推搡着温衡他们:“快出去!这里的温度太高了!”他是妖族,太一的妖火就让他难以忍受,等妖火变色之后,他觉得面上的毛都有了焦糊味道。

   太史谏之惊叹道:“好强的火焰。”不愧是金乌的火焰,这种火焰,就算有阵法阻隔,他也要退避三舍。他手中却不能停:“别愣着了,快帮忙,你们想要兽皇楼失火吗?!”

   金乌火焰再这样灼烧下去,整个兽皇楼都会化为灰烬。太史谏之他们忍着强烈的不适在火焰周围了一道道的阵法。在阵法的阻隔下,妖火总算被控制在了后殿的范围内,没蔓延到前方去。

   即便如此,徐泰温衡他们四人也狼狈不堪,美男子太史谏之和谢谨言被妖火烤得皮肤都红了,徐泰面上和手上的毛发都焦了,正散发着一股浓厚的焦糊味,真验证了灰头土脸四个字。至于温衡,他好不到哪里去,帮太史谏之忙的时候,一缕妖火飘了出来,燎了他的发尾,这会儿发尾已经焦掉了。

   过了三炷香之后,后殿中的火焰才渐渐的平息下来。仔细一看,整个后殿都化成了飞灰,屋顶上历经万年的砖瓦被烧化了,露出了一个圆圆的洞。后殿中的地砖被烧没了,整个后殿只有一层洁白的灰烬。

   在灰烬的上方,小鸡崽一样的云清悬空停着。他一身绒毛更加丰厚,整只鸡大了好几圈,看起来更圆了。他张开了双眼,眼中有红色的灵光一闪而过,他拍拍翅膀:“师尊。”

   然后身形化作了灵光撞到了温衡怀里,谢谨言在旁边给温衡竖起了大拇指:“壮士。”温衡怀里发出刺啦刺啦的声音,仔细一看,温衡的衣服都燃起来了。

   温衡挥起手对着云清的屁股就一巴掌:“快把热度控制一下,师尊快被你烤了!”云清应了一声,然后冒着青烟的小鸡崽子又变得萌萌的,头上的一戳呆毛一翘一翘的:“师尊,我看到太一了。”

   温衡抱着云清的手抖了一下:“真的?他对你说什么了?”那应该是太一的妖丹吧,云清是太一的魂魄转世,妖丹依然记得灵魂,因此召唤了云清。

   太一妖丹的力量都给了云清,妖丹中存着的那点执念应该也传达给云清了。云清说道:“太一对我说,不要放过任何伤害师尊的人。”

   温衡心酸的问道:“然后呢?”云清说道:“我说好的,然后太一就消失了。它可真漂亮啊,虽然只有一条腿,可是真的超级帅!”

   温衡揉揉云清的头发:“是啊,他一直特别帅,将来你长大了,也会和他一样帅。”云清正色:“不,我会比他帅!我有三条腿哪,打架的时候我一定能赢。”

   温衡哭笑不得,太一一直想要有三条腿,他没能达成的夙愿让云清达成了。就像太史谏之说的那样,他们会越来越好。

   从兽皇楼出来之后,温衡给徐泰赔礼道歉:“对不住,小徒儿烧了兽皇楼,该怎么赔你回头理一理,我给你凑出来。”徐泰为难的挠着头发:“太子您这不是为难我么,我们兽皇楼好歹也是上古就传下来的,这……怎么能估计价格呢?”

   温衡头痛的看了看在旁边尾巴翘翘一脸无辜的云清,他叹了一声:“我知道兽皇楼是无价之宝,可是事情已经成了这样,总要想办法弥补。是按照曾经的样子修复兽皇楼还是折算成灵矿灵脉,徐道友你做主。”

   徐泰特别为难,要是温衡没有轩辕太子的身份罩着,徐泰早就拎着他暴打一顿让他赔偿了。可这怎么开口?

   太史谏之道:“若是修复也不难,就几块瓦片和地砖罢了。”徐泰更愁苦了:“太史大人,您有所不知啊。这屋顶的瓦片还好说,只是赤鎏金做的。可下面的椽子,是用金梧木搭建的。如今上界的金梧木都在凤族,难找啊。再说兽皇楼的地面是用玄玉雕刻的。玄玉更难得啊。”

   闻言太史谏之也没办法了,他叹道:“赤鎏金还好,凑凑还能凑出来。可……金梧木难得,玄玉更难得。如今凤族的领地普通人进不去,想要求得金梧木太难。我记得上一次仙界发现玄玉矿,还是轩辕太子在位的时候。那时候各族赏了点,想要找玄玉只能去各大家族库里寻找了。”

   温衡心里咯噔一下,糟糕,他们说的三种东西,对他而言好像都难找了。赤鎏金在下界的时候就非常珍贵,可太史他们却说那个还算好找。金梧木他也知道,下界也有,可是他要是知道怎么去下界,他肯定第一时间将云清塞回御灵界去。至于玄玉,听着这个描述,好像更难搞啊……

   这时候他更加幽怨的看了看云清,云清这小家伙一向运气不错,他一出手都挑大的。

   谢谨言已经在翻储物袋了:“我这里有这些年存下的一些宝物,本想给灵玉,可是先给散人救急吧。”温衡也翻了翻自己的储物袋,太伤心了,他的储物袋中只有云清做的吃的,至于灵脉,只有语嫣给的。可能拿出来还不够凑一块玄玉地砖的钱。

   太史谏之探头看了看温衡和谢谨言的储物袋,然后摸了摸自己瘪瘪的储物袋流下了伤心的泪。他是三人中最穷的,不解释。曾经富可敌国的应龙如今一贫如洗,他豁出去了:“我……有一身鳞片,可以应急。要不,给我留下逆鳞,其他的都拔了吧?”

   论三个大人给自家闯祸的孩子兜底都能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太史谏之以事实告诉大家——他可以不要鳞片。有这样的长辈,云清真的占了大便宜!

   徐泰当然不敢要太史谏之的鳞片,开玩笑,他要是真敢这么做,应龙一族能平了他兽皇楼。更何况太史谏之还是他的偶像,借他十个胆他都不敢对偶像下手啊。

   这时候一直在旁边溜达的云清凑了过来:“师尊你们在干什么?”温衡叹道:“你把人房子烧了,师尊要给你想办法啊。”云清不服气的哼哼着:“明明是太一烧的,怎么说是我烧的呢?”

   他叹了一口气:“好么,师尊说过太一是另一个我。我总不能让长辈为我操心。”云清忧伤的打开了自己的储物袋:“还缺什么?”

   说着鸡崽子掏出了小山一样的灵石堆,在灵石堆中还混着无数没打开的储物袋。太史谏之眼睛都直了:“清清啊,你这是……”温衡道:“云清运气一向不错。”

   徐泰苦着脸:“可是这里的灵石也换不来几条灵脉,金梧木和玄石难找啊。”云清眨眨眼:“金梧木我有啊。”

   说着他将灵石都收起来,这次堆在徐泰面前的是一根根水桶粗细的金梧木枝条,云清说道:“前段日子正好在给小白峰和思归山的金梧木修枝。长得太快了遮了果树,老龟也说背上太重了。只能修了,这个能用吗?我还有小苗子,你要吗?”

   徐泰双眼都直了:“够了够了。”他捡了一根金梧木枝条看了看,这样的质地,别说做椽子,就算做大梁都足够了!

   云清想了想:“玄石是什么?我没见过呀。”温衡指着脚下的砖:“就是这种石头。”云清低下头擦了擦砖面,只见灰尘擦去之后,露出了平整光滑的黑色内里,看起来非常的坚硬,和下界的玄铁差不多。

   248

   云清想了想:“我好像在哪里见到过这个东西。”说着他埋着头在翻他的储物袋,没一会儿他就掏出了一个黄色的储物袋,他说道:“这个储物袋不是我的,是那个掳我到上界的人的。我收拾的时候看到里面有很多这种石头,我想着应该有用就没丢掉。”

   云清是一只很会过日子的鸡,他运气好还抠门,过日子精打细算的。得了储物袋第一时间就会翻看里面有什么,只要不是太糟糕的,他都会留着。这就导致他的储物袋永远鼓鼓囊囊的。

   云清说的这个储物袋,是风无痕的。说起这个,云清又要哭一场了。他委屈的不行:“师尊我跟你说,我真的很倒霉,本来我在玄天宗好好的,那天突然感觉到树根有东西,我就过去一看,一看就看到一个人躺在咱千机峰上。我还好心的救治他呢,结果他醒过来就挟持了我,然后就天旋地转。然后我就到了之前遇到师尊你的地方,哦,就是灵虚境。”

   “那人太坏了,他欺负我,我刚到那里的时候就听他说什么四象阵断了,要去上界找谁。我那时候动弹不得,他就带着我一直走,到了灵虚境的时候,他发现他要找的人不在。他就放下了我不管,还骂我打我。我趁着他不防备,稍稍恢复了力气之后,就偷袭了他。”

   这么说着,云清身边浮起了两把幽蓝色的小菜刀,云清委屈道:“我一刀砍了他的脖子,然后我就躲到了灵虚境中了。”

   太史谏之拿着云清的小菜刀看了看,不知道是不是看自己家的小辈格外可爱还是怎么回事,他看云清的菜刀都觉得比别的菜刀可爱。他弹了弹菜刀,菜刀发出了叮叮的声响,这是两把利器。太史谏之道:“风无痕死在这两把菜刀下不委屈。”

   云清道:“我砍死他之后,就拿了他的储物袋,里面就有这个。”说着他打开了储物袋,储物袋中倒出了半个广场的玄石。太史谏之双瞳一缩:“风无痕竟然有这么多玄石!!”

   温衡说道:“他好歹也是个执道仙君,有点好东西不是正常么?”他揉揉云清的脑袋叹道:“受苦了。”云清对上界的人不熟,他也不知道温衡之前经历的事情,温衡却从他的只言片语之间理清了来龙去脉。

   云清本来好好的在下面修行生活,突然被带到了上界。他不仅反杀了风无痕还在灵虚境中混的风生水起,救了被段不语阴了的师尊之后为了给师尊报仇,没报成功还被徐泰逮到了兽皇楼。到了兽皇楼没受委屈,天天好吃好喝养胖了一圈,要不是天天有灵兽来给他练手,他还能再胖一点。

   好不容易和师尊汇合了,徐泰知道了他的身份,非但没怪他还好好的对他。在兽皇楼中他竟然还运气极好的得了太一的妖丹中的灵气让自己实力大涨,这也就算了,连他烧的兽皇楼,这会儿都找到了能修复的宝贝。

   云清这运气,真是好得让人眼红!温衡觉得,当初他给太一吃的那一粒道果还是有点用的,他自己运气不好,可是身边有这么一个运气极好的小弟子,也足够让人嫉妒了。

   兽皇楼前的广场上放着整齐的金梧木和成堆的玄石,云清贴心的问徐泰:“就只要修复刚刚被我烧坏的地方吗?”徐泰愣愣的点头,云清变成了人形,他打了个响指:“我知道啦。好了,豆豆花花,出来工作啦!”

   只听哗啦一声,广场上突然多出了无数藤蔓,每一条藤蔓都有水桶一样粗,红色,上面还长着尖利的倒刺。仔细看去,所有的藤蔓其实只是从一根藤蔓上面延伸出来的。这……不是上界的嗜血藤吗?只是颜色不同啊!

   太史谏之他们唬了一跳,温衡倒是很淡定:“哦,花花和豆豆也跟过来了吗?”云清有两株本命灵植云花花和云豆豆,都挺厉害的。

   云清笑着说道:“是呀,前段时间我没什么力气,花花和豆豆就在休息。刚刚我接受了太一的力气,花花和豆豆也就醒了,看起来比在下界的时候还厉害了一点。”云清这么说着,一条红色的嗜血藤缠绕着过来围着云清蹭了一下。

   云清摸了摸嗜血藤对太史谏之介绍道:“太史伯伯,这是我的本命灵植云花花。花花,去跟太史伯伯打个招呼。”嗜血藤在地上快速蔓延着,然后蹭到了太史谏之手边。太史谏之摸了一下嗜血藤,嗜血藤在太史谏之身边扭吧扭吧的。藤蔓都快甩出残影了。

   还有一条绕到了温衡身边也在亲昵的蹭着温衡的脸,温衡摸了摸云花花:“花花长大了呀。”嗜血藤从温衡的脚底开始缠绕,将温衡缠绕得结结实实。太史谏之吓了一跳:“太子你没事吧?”

   嗜血藤这东西可难缠,仙界的人遇到这东西都绕着走,没想到云清的本命灵植竟然是嗜血藤!这孩子真是什么都敢收啊。

   温衡笑道:“没事,花花这是看到我高兴,下次要是再看到你,云花花也会这么对你的。”太史谏之这才放心下来,他摸了一把嗜血藤:“竟然还能这样,真是太神奇了。”

   倒是谢谨言站在嗜血藤中有些局促不安,嗜血藤围着他转着圈圈,却不上前。云清笑道:“一定是灵玉师兄飞升之后气息变了,花花都不敢认你了。花花,他是灵玉师兄,你不认得了吗?”

   云花花迟疑的伸出一根藤蔓碰了碰谢谨言的手,谢谨言摸了摸云花花呼唤道:“花花。”云花花顿时就开心起来了,它围着谢谨言绕了好几圈,将谢谨言卷起来。谢谨言无意中碰到了云花花的倒刺,他发现花花竟然将倒刺扭开,像是怕伤到了自己一样。

   “啪啪啪,啪啪啪~”广场上响起了清脆的拍手的声音。温衡一听这声音就乐了:“豆豆也醒了啊?”众人定睛看去,只见云清身边长出了一株绿油油的植物,这植物长着两片叶子,叶子圆滚滚,仔细一看,叶片挥着叶片对着众人:(づ ̄3 ̄)づ

   徐泰和太史谏之他们的脸都快裂了啊!!这又是个什么玩意,竟然还有表情出来,虽然萌萌的,可是太可怕了啊!倒是谢谨言盯着云豆豆若有所思,他好像在哪里见过。

   云清介绍道:“这是云豆豆,豆豆它最喜欢亲人。”温衡补充道:“这是焚心木云豆豆,长成之后能隐匿人的行踪,别小看它,这是火系的灵植。而且,非常有用。”

   说着云豆豆的叶片变大了,它溜达到温衡的身后变成了一张椅子,温衡一屁股坐下:“有时候还能变成床,有豆豆在,在哪里都能睡得舒坦。”

   太史谏之脖子僵硬的看着温衡下方的绿色椅子,他觉得他快要维持不住他的表情了。这到底是什么奇葩灵植?

   云清打了个响指:“走,花花帮忙,我们去修复后殿去。”说着云花花卷着金梧木和玄石向着后殿的方向涌去,乍一看呼啦啦一大群。一会儿之后后殿中就响起了砖瓦的声音,徐泰愣了一下:“我去看看。”谢谨言也说道:“我也去。”

   云清是个动手小能手,自己烧的宫殿自己建好。他的小菜刀削铁如泥,很快在谢谨言的帮助下就将玄玉给劈成了大小一致的地砖。云花花将劈好的地砖一块块的安在地上,都不用谢谨言他们帮忙!

   至于屋顶,云清也很快就修复好了。谢谨言站在下面长叹短吁,云清这孩子真的太乖巧太聪慧了,他还有什么不会的?

   云清还真有不会的,他不会无中生有,被焚毁的赤鎏金他没有,还是徐泰从库房中拿出来给他的。云清蹲在房顶上一边铺瓦一边唱歌:“云白白,天青青,晨露沾白衣~~”

   顿时兽皇楼飞行中的灵兽落下一地,谢谨言手里的赤鎏金砸到脚上去了。没别的原因,云清的歌声真难听。

   太史谏之坐在云豆豆椅子上优哉游哉:“太子,你在下界就过着这样的日子吗?”太舒服了,他一开始是看不上云豆豆的,可是这会儿他只想讨个种子回家种着去。

   温衡道:“有很多烦恼,也有很多快乐的事。以后有机会,谏之可以去下界转转,虽然比不上上界波澜壮阔,却是我心神向往的地方。”

   云清很快就收拾好了后殿,修复好的后殿看起来棒极了!屋顶上的洞洞云清都给补上了,徐泰对此很满意!

   本来想着云清弄好后殿之后一群人就离开,可是徐泰太热情了,非要拉着温衡他们在兽皇楼多呆几日。多呆几日是不可能的,但是多呆一晚还是可以的。

   第二日一早,温衡四人站在传送阵中对着徐泰拱手:“打扰徐道友了。”徐泰对温衡等人回了一个礼:“温道友此行必定艰难,还请多保重身体。”

   他已经知道温衡的身份,却不能正大光明的帮着温衡。他是承澜治下的岛主,兽皇楼有这么多灵兽还需要他照顾。若是卷入了是非被承澜报复,他自己死了没事,可那些灵兽怎么办?只能遥祝温衡一切顺利。

   徐泰低头眼神复杂的看着云清,他身后站着几只灵兽。徐泰恳切的说道:“以后有空可要常来兽皇楼转转,胖大胖二他们不会再欺负你了,他们会想你的。”云清学着温衡的样子拱拱手:“这段时间多谢徐掌门关照。以后有空我还会来找你的。”徐泰挠挠脸颊,他脸颊上面的毛被烤焦了,一摸一手黑。

   云清对着两只熊猫说道:“我先走了哦,将来有空来看你们。”两熊猫:“嗯~~”竟然还依依不舍了,真是见鬼了,莫非是打出感情来了?

   温衡再次给徐泰行了个礼,传送阵中灵光一现,四人的身形就消失了。徐泰郁闷的转身:“哎,走了。好了,别看了,都回去吧。人在的时候天天欺负人家,走都走了还望眼欲穿的。”他在两只猫熊身上拍了一下,两只猫熊嘤了一声,跟着徐泰慢慢的走向兽皇楼。

   温衡摸摸云清的头发:“等下你就能看到你道和师兄了,说不定还能看到天笑和小越。”云清开心极了:“真哒?”

   温衡举手:“真的,不骗你。出了传送阵就是。”云清期待的说道:“好呀好呀,我好想我师兄师姐。”这时候太史谏之却突然察觉到不对劲:“不对,我们怎么传送了这么久还没到?!”

   温衡这才感觉到异常,是啊,从兽皇楼出发到现在,按道理说早就应该到承乾界了啊。在传送阵的感觉不舒服,周围一片黑乎乎,耳边传来虎啸的风声,周围的一切都不可查。云清讨厌传送阵,都变成了原形了。

   “咔嚓——”太史谏之猛地抬头,这时候看到裹着他们的结界分成了两半。太史谏之大吃一惊:“太子!”平稳的结界碎裂开来,太史谏之的世界顿时天旋地转,他只来得及抓紧了身边人的手,就被黑暗吞没了。

   温衡一把抱住了云清护住了他,下一息他的身体就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发出了沉闷的噗通声。唔,摔得真疼,他这是到哪里了啊?上界传送阵失效了吗?

   “好久不见,神威太子。”耳边传来了谁的声音,冰冷无情中还夹杂着一点嘲讽。

   温衡抬起头,他看到了蒙着双眼的承澜正坐在高高的大殿上翘着二郎腿。承澜嘴角挑起一丝笑容:“好歹我也是您的随从,您来到上界,怎不来找我?”

   作者有话要说:承澜:太子看到我有没有想说的?是不是很惊喜很感动?

   温衡:卧槽。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