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90、第九十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217

   灵虚楼前的广场上搭建了一个凉亭, 凉亭中摆着一张案台, 案台上躺着一个死人。这人面色呈现土灰色, 长着一副山羊胡子带着一副羽冠。他死状凄惨, 半张着口,露出口中发黑的舌头。华丽的装束和他本人极不协调, 看起来就像是一只猴子穿着人的衣衫一般。

   温衡皱眉,他还以为他过来会看到一只巨大的臭虫,能看到仙君们各展神通解剖了臭虫呢。结果风无痕竟然是个人啊, 而且还是温衡见过的人。

   这人正是离陌仙尊治下的执道仙君风无痕, 也是出现在温衡梦中诅咒他的那个老道。温衡还记得他出现在自己梦中的时候,左手拿着碗, 右手伸在碗中沾着碗中的液体,嘴里还念叨着: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啊!

   所以现在……风无痕到底是报仇成功了呢还是没成功呢?这个就不得而知了,反正温衡和他不熟,一句话都没说过。

   在风无痕的尸身周围,放着五张椅子, 上面坐着承恩界的水波横,还有从上界下界来的四个仙君。温衡一眼看去, 就看到了冷若冰霜的姬无双和吊儿郎当的楚越。凉亭中有结界,除了岛主,其他长老杂役都不能进去,他们只能站在凉亭外, 偶尔听得只言片语。

   姬无双和楚越坐在一处,姬无双面若霜雪,楚越满脸不耐烦。这两人竟然能被承澜派下来,承澜这是瞎啊。专挑不喜欢做事的人下来,这是不想找到风无痕的死因了吗?看看下界的离陌仙尊,人派出来的两个都是能做事的。

   比如他的乖孙卿如许和女装大佬的苏步青,卿如许谦谦君子,做事谨慎仔细。而苏步青有个凝翠楼,宁莫愁闭关的时候就是他帮着打点离愁界的一切杂事,说他是正牌执界仙君,没人有意见。这两个都是能干的,态度端正,和承澜派来的两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卿如许看到温衡顿时就笑了,温衡笑着摆摆手,卿如许心领神会的笑了了。苏步青抬起眼帘看了看温衡,对着温衡点点头,这就算是打过招呼了。

   看热闹的不少,不少掌门长老还有杂役都在附近。温衡熟练的挤到刀苍烨和雷劲苍旁边。没办法,他又不是岛主又不是长老,能给他一个站的地方就不错了。看看清崖子和柳月白他们,他们还能站在凉亭边缘观看,他们只能在稍微后面的地方围观了。

   刀苍烨瞟了他一眼:“醒了?”温衡笑着点头:“是啊,现在怎样了?”雷劲苍嘿了一声:“你心真大,前两天还笔挺挺的躺着,今天就出来看热闹了?”温衡眉开眼笑:“八卦,乃是人的本性。”可惜他少了一包瓜子,不然现在一定磕上了。

   刀苍烨道:“下界的执界仙君在四灵境死了,被人砍死的。”温衡想用神识一扫,结果没成功。这时候他才发现凉亭周围的结界和阵法让围观的人的神识不能乱飞。

   他有点遗憾,不过雷劲苍很快就满足了他的好奇心。雷劲苍递给温衡一个留影石:“风无痕的尸身是我们发现的,发现的时候我就留影了。满足你的好奇心,不过看完了晚上不要睡不着觉啊。”

   温衡笑呵呵的接过留影石:“怎会睡不着,多谢了。”看看,他就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留影石中清楚的记录了风无痕的致命伤,伤口在后脖处,一击致命,他的脑袋被利器砍得只剩下一点点皮肉相连。发现他的时候,他的脑袋怼到了他的肩膀上去了,身体趴在,脸却翻向上方。留影石中,他双目张大面色青紫,确实不太好看。

   在看凉亭中,风无痕的尸身完好的平躺这。温衡想了想,尸身能保持平躺的姿势,应该全靠了仙君们用灵气支撑着他的脖子,要不然脖子早就罢工了吧。温衡没忍住发表了感想:“噫……”

   雷劲苍就知道温衡会有这个反应:“他被人一刀砍断了脖子,基本上没有反抗,当场就嗝屁了。你这反应还算淡定的,还有直接吐了的。我反正想不通,上界的那些个仙君难道都不食人间烟火一个个没杀过人?就算没杀过人,没看过别人杀人吗?”

   雷劲苍后面的吐槽被温衡淡定的略过了。他关注的是另外的点:“死因倒是容易看出来,可是谁下手的?以及他为什么会在四灵境中出现?”

   雷劲苍瞅了一眼温衡:“你问我啊?我问鬼啊?”他要是知道也不会在这里看热闹了。

   温衡挠挠脸颊,好有道理的样子。不过他总觉得哪里不太对,他记得上一次看到离陌仙尊搜魂的时候,风无痕剩余的三分之一的神魂顺着他的树根去了下界,还被云清发现了。可是他又是如何从下界回来的?而且还到了四灵境中?

   温衡想到了一种可能,那就是风无痕顺着他的道木根系又爬到了上界,说不定他正好在四灵境中,风无痕就一起过来了。温衡越想越发觉得可能,可是他不能说出来,他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安奎摸着他的胡须说道:“风仙君是被贼人从后方暗算,砍断了脖子。”沈问心道:“这个不要你说,问题是,他的神魂为什么没能逃出来。”看,大家都是神探,一个个的都能戳准正题,不过他们谁都说不上来。

   苏步青垂着眼眸冷眼看着风无痕,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被离陌派来。说真的,看到风无痕的尸身,他心中只有畅快,风无痕先是让宁莫愁押解温衡去上界。结果半道又变卦,在他的凝翠楼里面用臭虫掳走了他们。他能说凝翠楼里面的臭虫味道过了这么久还没散掉吗?

   这也就算了,在逍遥境,他竟然还引发了海啸想要将宁莫愁他们集体埋葬在里面。这种人,死有余辜。

   可是他却不能说,他在离陌仙尊面前发过神魂誓言,有关温衡的事他一个字都不能透露。他不能说出之前遭遇的那些事,只怪他身份低微没办法反抗。不过看到风无痕躺在这里,他心中轻快:“可能是因为风仙君遭遇了一些事情,导致神魂受损,突然遭遇暴击,他没办法反抗,只能神魂陨落。”

   苏步青的说法得到了楚越的附和:“我也觉得是这样,不然脖子被砍断了,神魂应该能飞出来。随便夺舍什么总能活下来。”

   想想这个风无痕也挺可怜的,好端端的神魂分成了三份。一份用来追踪温衡,被温衡关在了藕丝结界中,又被提到离陌仙尊那边被搜魂。这就去了三分之一。

   还有三分之一在他想要在逍遥境发动海啸的时候卷入了海啸,直接被淹死了。这就去了三分之二。

   仅剩的三分之一兜兜转转没死在下界,反而跑到上界四灵境中死去了。哎,真是喜闻乐见……呸,闻者伤心听者落泪,仙界惨案啊。

   水波横道:“风仙君被害已经有一个月,那时候四灵境尚未开放,他是如何进去的呢。”楚越语直口快道:“这还不简单,他是执道仙君,总会知道几条捷径吧?在众人之前先到四灵境,能够占得先机。说不定他有随行人员,这人,正是害了他的凶手。”

   姬无双终于开口了,他目光沉沉的说道:“这就要调查平日风仙君与谁走得近,他最近都有什么安排,做了哪些事。除此之外,凶手应是剑修,剑意未圆满,经常用的武器中有刀。”

   闻言水波横皱眉:“这么查要查到何年?而且……”

   而且,谁关注风无痕是怎么死的?承澜只想知道风无痕是怎么钻到四灵境来的。四灵境是他治下最大的宝藏地,说句不好听的,四灵境正好卡在他治下十八岛的咽喉位置。就算是十八岛的岛主都不能随随便便的进入,何况他一个下界的仙君?

   要是谁都能进四灵境,往后承澜在上界还有话语权吗?

   有时候,一个人死去了,人们并不关注他是怎么死的,而是他死了之后会引发什么事。楚越他们下来就是为了搞清楚风无痕到底怎么进来的,至于凶手是谁,他们不在意。

   可是这也太难查了吧?他们和风无痕一点都不熟,并且听卿如许说,风无痕是个少言寡语的人,唯一的兴趣就是养臭虫。请问这种人会有朋友吗?太艰难了。

   水波横平静的说道:“神魂已经消散,想要查明曾经发生的事确实有难度,不如求助承惠界的人吧?”承惠界?承惠界干嘛的?温衡问刀苍烨,刀苍烨眼中像是有星光闪烁:“承惠界是所有修行天机道的人的天堂。”严肃的刀苍烨突然变成了这幅模样,温衡和雷劲苍都吓到了。

   天机道?温衡突然想到了曾经邵宁对他说的,仙界有个地方,聚集着无数的神棍。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承惠界?坑你一回只要不死欢迎下次再来承蒙惠顾的意思?

   刀苍烨道:“我虽也修行天机道,可是同承惠界真正的大能比起来,终究差了太多。”温衡头上垂下冷汗,刀苍烨都这么说了,承惠界难道真是大佬云集?到时候派出一个比李老还厉害的高手下来,一眼就看穿了温衡的来历,到时候温衡岂不是会很惨?

   水波横迟疑道:“承惠界最近动静很大,就是不知道仙尊愿不愿意让他们来。”楚越道:“人命关天的事,仙尊一定会同意的。”总之,赶紧找个大佬下来盖棺定案,他们不想每天都掀开风无痕的白布,看到他死不瞑目的眼。

   苏步青打了个响指,一块白布从风无痕的脚开始一直盖到了他的头:“那我们就等承惠界的仙尊来吧。”听到楚越他们这么说,下界的两人已经放弃挣扎了,反正人又不是他们杀的。水波横站起来:“我去回禀承澜仙尊。”

   姬无双突然开口道:“今日接到仙尊传信,说让我们就在承恩界把事情解决了。”

   水波横缓缓点头:“好。”说着几个仙君和岛主都站起来了,互相行了礼之后,他们就走出了凉亭。凉亭中升起阵法,风无痕的尸体就搁在阵法中再也没人管他们了。

   温衡挠挠脸颊:……没了??这就没了?他特意跑来看热闹,就看到风无痕的死相了?具体到底发生了什么?

   楚越一边走一边伸懒腰:“哎呀,你说这风无痕好端端的执界仙君不做,跑四灵境来寻死干嘛呢?”苏步青似笑非笑的说道:“不知道。”

   四周的杂役们散开,温衡拉住刀苍烨:“哎?这就结束了?”刀苍烨古怪的看了看温衡:“你还想怎样?”温衡道:“最少查出他怎么到的四灵境啊。”

   刀苍烨道:“你若是觉得自己能查出死因,现在就能上去。”温衡才不要上去呢,他就是觉得没看到传说中的剖尸断案,有点遗憾。雷劲苍道:“别废话了,没听水月门的水掌门说了么,我们都要回去了。”

   218

   温衡不解了:“为什么啊?这事就这样不管了?”他刚醒过来,就看了一场戏,这就要离开了?不过瘾啊。

   柳月白一直竖着耳朵听温衡他们在闲聊呢,听到温衡有这个疑问,他解惑道:“并不是不管了,而是我们不能继续在灵虚境查风无痕的死因了。一来,我们岛主离开各自的悬空岛时间太长了;二来,灵虚境位置特殊,若是发生什么变故,会影响十八悬空岛。”

   温衡似懂非懂:“……哦……”柳月白一看他的表情就乐了:“温道友,你不要担心。虽然我们回到各自的悬空岛,可我们承恩界五岛间有阵法连通。风无痕死在承澜仙尊治下,他必须查出死因。可是又不想让这事影响承泽承惠和承乾界,因此在我们承恩界解决。”

   温衡挠挠脸颊:“可上界和下界不都派来了岛主和仙君么,如果去了承恩界,他们能呆在哪里?还有风无痕的尸身,到时候放在哪里?”

   柳月白说道:“应当会放在水月宗,水月宗是承恩界第一宗。水波横又是我们承恩界仙尊第一人,放在水月宗争议最小。至于从下界来的岛主和仙君,应当也会在水月宗,只是具体的他们愿意呆在哪里,还要看他们的心情。说不定他们会随意看看,这种情况也没什么问题。”

   这时候清崖子走了过来:“散人,你听说了吗?我们要离开了。你是跟我走吧?”言谈间根本没给温衡选择的余地,柳月白看着清崖子:“清掌门,温道友是我无涯宗的人啊,你怎么能把他带去你们逍遥呢?”

   清崖子愣了一下:“散人你入了无涯宗?”温衡连忙摆手:“不不不,我只是无涯宗的客人。”啊,人太受欢迎就是这样,苦恼真多。

   最终温衡还是跟着清崖子去了逍遥,柳月白自己想通了,清崖子是温衡认识的人,他要去逍遥无可厚非。只怪他们无涯宗前段时间太混乱,错失了让温衡这种人才成为无涯宗弟子的机会啊。不过他们很快又会见面,水月楼在调查风无痕的死因,在死因调查出来之前,他们需要天天去水月楼报道。

   走上传送阵的时候温衡遗憾的看着椰林树影蓝天白云:“可惜。”清崖子笑道:“有什么可惜的?”温衡道:“我竟然没机会在这里穿花裤衩!”这么好的温度,适合趴在沙滩上晒黑,邵宁最喜欢做这事了。

   清崖子哭笑不得:“散人你别闹了。”温衡问清崖子:“怎么就我们两个,楚越和姬无双他们呢?还有卿如许和苏步青呢?”

   温衡很快就知道这群人在哪里了,灵光一闪之后,他就站在了逍遥宗的逍遥楼前。逍遥楼前站着数十个鼻青脸肿的仙人,清崖子道:“这几天趁你晕着,我回来收拾了他们一顿,你放心,现在最起码逍遥楼在我手里。”

   温衡给清崖子竖起了大拇指:“厉害。”

   清崖子威严的对逍遥宗的那些长老和核心弟子道:“我同道友论道,这几日宗门大小事务不用请示我。各自散去吧。”说完这句话后,那些人咻的一下都散开了,清崖子展开扇子哼了一声:“这群吃硬不吃软的家伙。”

   清崖子道:“我已经同姬掌门他们说好了,等会儿他们会从水月宗过来。方才你说,下界的卿如许他们也是散人认识的人?”

   温衡笑道:“卿如许是我外孙。”清崖子傻眼了:???

   逍遥宗遍布崇山峻岭,逍遥楼在最高的山峰上,放眼一看半山腰缠绕着白色的灵烟。逍遥宗宛如泼墨的山水画,每一处都是风景。

   温衡有滋有味的喝着果汁:“啊,人间仙境。”清崖子头上垂着冷汗:“散人,人家一般都是喝茶体验清风明月,你竟然喝果汁。而且,这本来就是仙境。”温衡咂咂嘴:“这不重要。他们怎么还没来?逍遥宗管饭不?”

   说完这话,就见逍遥宗的传送阵中灵光一闪,水波横带着上界下界的四个人来了。清崖子站起来行了个礼:“见过各位道友。”

   水波横软软的说道:“听闻他们都是温道友的熟人,我就带他们来了。温道友,你……”水波横话没说完,楚越已经惊喜的扑上来了抱住了温衡:“温老祖!!”

   温衡温柔的拍拍楚越的后背:“小越身体健康嗓门洪亮,老祖看了甚是欣慰。”楚越哈哈笑着:“看到老祖就觉得我到家了。”水波横幽怨的说道:“楚岛主和温道友是什么关系?”

   楚越爽朗的笑着:“温老祖是我师尊啊!”温衡笑道:“是的,虽然小越是老邵的弟子,可是也是我的弟子。”水波横迷惑的看着温衡,这年头,弟子还能公用的吗?

   事实上,还有更加混乱的。卿如许上前:“舅公。”温衡笑吟吟的对着大家介绍自己的乖孙:“来来来,小越,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外孙,也就是你的师侄。来,如许,这是你楚师伯。”卿如许特别听话:“楚师伯。”

   楚越愣了一下,她和卿如许一下就从道友的关系变成师伯和师侄的关系了?

   还有更过分的,温衡拉着姬无双:“小姬,这是我外孙,也是你的外孙。如许,来,叫姬舅公。”姬无双多淡定一个人,顿时风中凌乱:“散人,还能这样吗?”

   温衡点头:“当然可以,或者你觉得姬舅公不好听,也可以叫你姬爷爷。”神他妈的姬爷爷,这是姬无双和温衡相处以来最无奈的一次,修真界混乱的关系让他头疼。

   等温衡向大家介绍了卿如许之后,水波横的表情都快裂了。他挣扎了许久决定离开:“温道友,人我给你带到了,你们好好聊着。几位道友,明日仙尊会有回话,记得来水月宗。”

   众人对着水波横行礼,可怜的水波横两眼蒙圈的离开了。下界的人真是太混乱了,弟子公用也就算了,连孙子都公用了吗?

   最终大家决定给卿如许一个面子,人好歹是执界仙君,沦落成孙子就算了,真成公用的也太过分了。因此卿如许还是唤各位为道友,只有温衡,他还是老老实实的叫舅公。

   熟人相见,想说的话自然多。温衡在逍遥楼前架好了火锅,边吃边聊。楚越乐滋滋的掏出了酒罐子:“老祖,你不知道,飞升之后我都没能痛快的喝过酒,这次一定要喝个痛快!”

   楚越性情开朗活泼奔放,这段时间可憋死她了。见到温衡,她有说不完的话。温衡从储物袋里面掏出了一套衣服:“小越,老祖给你买了一套衣服,你看看合身不。”这是在离愁界买的衣服,为了这个,还被顾红衣当成猥、亵弟子的渣男。温衡真是太冤枉了。

   楚越得了衣服开心的不行:“老祖,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说着她身上灵光一现,当场就换上了温衡给她买的衣服:“好看吗?”温衡竖起大拇指:“好看,一看这衣服就适合你,我还买了一身给柔儿,一模一样就是颜色不同。”

   楚越幸福的都冒泡了:“温老祖的眼光一如既往的好!”直到这个时候,苏步青才相信,温衡真的没有这方面的心思,他疼爱他的女弟子就像疼爱他的女儿一样。

   这几日他与楚越也说过几句话,楚越苦大仇深,一开始他还以为楚越是那种幽怨的女人。没想到看到温衡之后,她就变了个人,在温衡面前她就像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一样。

   除了楚越,还有卿如许,卿如许和温衡说了几句家常,一群人围坐在一起,关系更加亲密了些。

   推杯换盏之间,他们从下界说道上界,从熟人聊到了实事,然后说着目前最热门的话题——风无痕之死。

   卿如许坦白道:“从离恨界来的时候,离陌仙尊对我说,要让我维护离恨界的名誉,最好给风无痕一个体面的死法。”风无痕死就死了,还给他们留了这么大个烂摊子,惹得两界都不太平。

   苏步青郁闷道:“那种人,死了就死了,还要什么体面不体面?我看离陌仙尊就是太顾着名誉,才会让风无痕那种人做了什么的执道仙君。他都能对执界仙君下手了,为什么还要替他遮遮掩掩的?”

   本来这次要来的是言修玉或者是宁莫愁,可是言修玉的离嗔界最近着火了忙的不可开交。离陌就转而让宁莫愁来,宁莫愁最近在闭关,没办法就拜托苏步青来了。

   姬无双道:“上界各界各怀心思各有打算,他们需要的其实不是真相,只是一个冠冕堂皇的说辞。”是这个理,可是该如何美化风无痕的行为,这是个难题。

   他要是吊死在四灵境,大家也就给他安排一个一时想不通自缢身亡的措辞了,可是他被人杀了。这就麻烦了,下手的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能从哪里找出一个合情合理的人来顶罪。总不能说是风无痕自己想不通砍死了自己吧。

   在场的都是熟人,苏步青甚至还知道风无痕害温衡的始末。温衡也没遮掩,他直言不讳道:“我觉得,风无痕死在四灵境可能是因为我。”他将自己的怀疑对他们说了,这么一说之后,姬无双他们倒是陷入了沉思。

   楚越担忧道:“这事我们知道了,老祖你无论如何不能露出马脚。明日承澜会派出承惠界的大师来查探风无痕的死因,别的我倒是不担心,就怕他查到你的头上。听说承惠界的那些修行天机道的人非常敏锐,能洞察天机。”温衡道:“我并没有出手杀风无痕,追查也追查不到我身上。我怀疑,承澜这么在意这事另有原因。”

   看着众人若有所思的面容,温衡宽慰道:“别这么愁眉不展的,再说了,明天看看承惠界的仙君能看出个什么结果来。万一他们神通广大,能找到风无痕死亡的真相呢。”

   219

   姬无双他们并没有在逍遥宗留宿,他们不想暴露太多,吃完饭后没多久,他们就回水月宗休息去了。接下来的几天,他们会一直呆在水月宗。至于温衡,他老老实实的呆在逍遥宗,接下来几天会像唱戏一般精彩。

   第二天一早,温衡就跟着清崖子去了水月宗。水波横一大早就在传送阵旁边等着了,看到温衡之后,他笑的非常温柔:“温道友,你来了。”惹得清崖子在旁边戳温衡:“散人,你是不是和水波横有什么?”

   呵,有的事情多了去了,说出来的话温衡怎么都洗不清。温衡笑而不语:“水掌门,今日能否容许温某看个热闹?”水波横笑道:“自然是可以的,温道友这边请。”

   说着水波横引着温衡去了他们的主殿。水月宗所在的悬空岛半边平原半边山地,站在水月宗的主峰放眼一看,能看到大半的悬空岛。水波横站在温衡身边温柔的说道:“温道友若是喜欢水月宗,可以在这里多呆一段时间。”温衡笑着拱拱手:“那岂不是会打扰水道友?”

   水波横道:“自然不会。我和楚云潇之事,说起来还是温道友挑破的。这段时间我仔细的想了我和他的关系,在世人眼中,我万般不好,但是在他看来,他觉得我万般好。或许将来他会厌倦我,但是此刻,他真心对我。人活在当下,就算仙人,也不过如此。长生的道路太漫长,能有个人执手也好。”

   温衡闻言久久不语,最后他问道:“水道友,你是因为感恩还是因为寂寞才答应楚云潇的?”水波横摇摇头:“并不,我对他也有不一般的心思,虽然不如对你来的这么直接,可是他对我而言,还是不同的。”

   温衡放心的点点头:“原来如此,那温某就祝愿两位道友能互通心意相知相伴。”水波横笑着行了个礼:“温道友先看着,我先去打理一下宗门事物,对了,您的朋友们很快会来,承恩界其他三岛的岛主也会来此。”

   温衡拱手:“水道友自便。”水波横走了之后,清崖子戳戳温衡的腰:“散人,你老实交代了吧?你和水波横真没发生什么?”温衡幽幽的看了他一眼:“你真想知道?”清崖子见温衡面色有异常,他连连摇头:“算了算了。”

   众人很快就集中在水月宗的正殿,正殿中,这次放了个棺椁。风无痕总算不是盖着白布躺在那里了,真是可喜可贺啊。

   温衡找了个椅子坐下看戏,他身边,左边是柳月白,右边是清崖子。三人闲聊了几句之后,就看见姬无双他们走了进来。在姬无双他们身后,走进来左手拿黄幡右手握卦珠身着道褂头戴八卦帽的老头子。老头子长了个奇大无比的脑门,脑门太大,导致他的帽子盖不住,只浅浅的盖住了发冠。

   老头名为韩瑃子,是承惠界数一数二的天机道大师。看到这老头,沈问心他们都站了起来。温衡看了看周围:“什么情况?”刀苍烨传音声音竟然有点颤抖:“韩瑃子大师是我们天机道修行第一人,他淡泊名利一心问道,到了现在窥探天机对他而言已经是小事。”

   温衡又看了一眼刀苍烨,刀苍烨多冷清自制的一个人,现在看到韩瑃子一个糟老头子,她整个人都像焕发了神采一般,满眼都是星星。温衡嘴角抽抽,看来刀长老一生只佩服高手,一般人难入她的眼了。

   韩瑃子进来之后神识一扫:“福生无量天尊。”温衡眨眨眼,这个他知道,这是神棍们打招呼的一个方式!

   刀苍烨竟然在行礼,口中也在念念有词:“福生无量天尊。”温衡快要看不下去了,好端端一个刀长老,还修行天机道,竟然崇拜一个老头子。

   韩瑃子整理了一下衣衫:“承仙尊之托,韩瑃子前来查探风无痕道友死因,鬼神回避,风无痕速来!”说着手中的黄幡猎猎作响,正殿中猛地涌起一阵寒意。

   刀苍烨崇拜的说道:“这是韩瑃子大师最有名的问灵之术,就算元魂破碎,他也能聚集起来。”温衡睁大眼睛看着正殿的方向,这么神奇吗?他要看看。

   正殿中的风越来越大,这时候猛然想起了幽幽的叹息声。那声音像是从每个人的耳根后发出的,温衡汗毛炸起,他扭过头去,看到了柳月白好奇的脸。温衡问道:“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柳月白传音道:“有啊,韩瑃子大师的三叹之术第一叹啊。”温衡嘴角抽抽,这是个什么招数?

   刀苍烨解释:“所谓三叹之术,第一叹,名为叹前尘;第二叹,名为叹过往;第三叹名为叹后世。要询问的灵魂听到这三叹会抛开过往所有恩怨,来到这里。”

   说话间,第二叹又在温衡耳边响起了,温衡觉得这声音就在自己耳畔回响,离得挺近。他闭上眼睛用神识查探了一下,身边除了柳月白他们,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可是他还是觉得那东西就贴着自己耳畔,好像只要一挥手,就能抓到。

   第二叹落下之后,正殿中的风停下了,倒是阴凉的感觉越来越重。

   温衡聚精会神的看向正殿中间,他也是看到过神魂的人,他还曾经担任过冥界的临时鬼帝。灵魂和鬼混,他都见过。可是他看了一会儿,什么都没看到,倒是韩瑃子的周身笼罩着紫色的灵光,看起来特别的庄严。

   这时候,第三叹又贴着温衡耳边响起来了,温衡再也扛不住了,他挥起巴掌就对着耳朵拍下去了。这一下之后,世界顿时清净了,他好像打爆了什么东西。

   温衡摊开手掌心,只见手心中出现了一摊黄豆大小的红色的液体,看起来像是血渍。液体中有一个白色的芝麻粒大小的东西,温衡觉得这应该是某种虫子。

   说来也怪,他拍了之后,就觉得周身阴冷的感觉消失了。再看向正殿的时候,他就像是独立在众人之外了,他看到周围的柳月白还有清崖子他们身上笼罩了一层紫色的灵光,大家都聚精会神的看着韩瑃子。就连棺椁旁边的姬无双他们都目不转睛。

   这时候,韩瑃子说话了,温衡能听到他的声音。这声音听起来像是隔了几道墙传来的那样。韩瑃子说道:“风无痕,你有什么仇怨,现在就说吧。告诉老夫,是谁杀害了你~”

   温衡看向棺椁,他什么都没看见。这时候他心中生出了一点疑惑,是他有问题还是众人着了道了?韩瑃子看不到他的异常吗?还是说他没进入韩瑃子的世界?这一切就是因为他拍死了一只不知名的虫子吗?

   温衡定睛看向正中间,只见韩瑃子手舞足蹈:“竟然如此!!原来这样!!”到底哪样?温衡八卦之魂熊熊燃烧,然而他什么都没看到!

   韩瑃子这时候指着棺椁痛骂:“好你个风无痕,竟然生出这样的心事,也罢也罢,念你神魂破碎肉身陨落,这事就揭过不提了吧!”

   温衡傻眼了:“什么情况?”这时候他听到了通天的声音:“这老东西是个神棍,比我还会忽悠人。没想到有朝一日我竟然需要借他的力。”

   温衡一愣:“通天,是你啊。你怎么出来了?”通天叹了一声:“这上界执道有关的事,难道还有比我更熟悉的人吗?”温衡点点头:“哦,也是哦,你跟我说说,这到底怎么回事?”

   通天的声音传来:“之前离陌治下的四象阵你还记得吗?”温衡点头:“记得啊。”他在灵泉里面听到道木在交流,顿时七窍流血失去意识。温衡不解道:“这和四象阵有什么关系?”

   通天道:“这一切,要从四象阵说起。”温衡:“好,长话短说。”

   通天:“四象阵是我砸上去的,当时离恨离愁离嗔离伤四界的道木先腐蚀了,我看着情况不对,就找申屠渐制作了四象阵的阵盘。”温衡问道:“申屠渐是谁?”通天哼了一声:“闭嘴,你到底要不要听了?”温衡闭嘴了。

   通天道:“四象阵启动之后,稳稳的托住了四界。后来我因为毕舟的事情被风无痕嫉恨,被剥去仙骨撸去职位,代替我接管四象阵的就是风无痕。”温衡点头:“这事我知道,风无痕和毕舟是好朋友,我还代你受过了。”

   通天道:“逍遥境的海啸发生之后,风无痕三分之一的神魂跟着你的道木根系去了下界。然后,在四象阵承受不住新道义崩坏的时候,你的道木根系接管了四界。其实那时候,风无痕就又跟着道木回来了。”

   温衡一愣:“那个时候就回来了吗?”他那时候七孔流血,在飞仙楼躺了好久,如果风无痕那时候就回来了,为什么一直没出现?

   通天道:“他回来的运气不好,正好遇到四象阵崩坏,仓促之间,他通过四象阵残留的阵法来到了四灵境。本来想着借段不语的势力来收拾你。没想到,你的小弟子云清突然发难,直接砍死了他。”

   温衡傻眼了:“等等等等,你说什么?又和云清有什么关系?”通天艰难的说道:“哎,有你这么做师尊的吗?云清应该是被风无痕掳到上界来了,风无痕想要以他来做威胁你的筹码。可是没想到云清突然发难砍死了他。在四灵境中,你被段不语捅刀子,就是云清帮了你,你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温衡严肃的问道:“那我徒儿呢?还在四灵境??”通天道:“不在了,被兽皇楼的徐泰捉走了。”

   温衡气的差点跳起来:“这么重要的事,你为什么不说?!”通天道:“刚恢复点力气,韩瑃子这老东西没召回风无痕的魂,倒是让我的魂魄凝实了点。”

   温衡郁闷的问道:“那他这会儿手舞足蹈在干嘛?”通天哼了一声声音渐渐小了:“在忽悠人,他的话,十句信一句就行了。我不行了,睡前给你一句忠告,你的小弟子运气比你好,你不用管他,管好你自己就行。”

   温衡气的都快掀桌了,这么重要的事,通天竟然现在才说?!他握紧拳头,不行,他要赶紧去上界兽皇楼找到云清。温衡想到这点就推推旁边的清崖子:“嘿,清崖子别听书了,出事了。”

   清崖子毫无反应,倒是棺椁旁边的韩瑃子有反应了,他幽幽的抬头看着温衡:“你是何人?竟然能从老夫的幻术下醒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温衡:出大事了,我徒儿被人掳走了!

   云清:师尊,我在这里挺好的,有吃有喝的,你不要管我,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温衡:通天真是猪一样的队友,这么重要的事竟然现在才告诉我。

   通天:对不起,我没想到你比猪还迟钝。

   今天给老温点个赞,一直一来见阵法中阵法,遇幻术中幻术的老温竟然奇迹般的摆脱了韩瑃子的幻术,可喜可贺!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