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99、第九十九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234

   承涵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他神识扫了一圈, 却一个人都没发现。他抽出灵剑:“谁?!藏头露尾鬼鬼祟祟!有本事出来!”

   这时候他只觉得背后一阵凉意袭来, 他的后背被重重的撞了一下, 他面朝着地面重重的砸了下来。一声沉闷的噗通声之后, 承涵腰以下失去了知觉。他只觉得后背被谁踩住了。他的神识被限制无法放出去, 他艰难的转过头, 看到了黑色的衣角。

   温衡一脚踩在承涵的后背上,不得不说,胖子踩起来真软, 他不由得多踩了两脚。承涵破口大骂:“你是何人!你可知这里是哪里?!竟敢偷袭我?!”

   温衡眯着眼睛加重了脚下的力道, 他温和的问道:“前些日子, 你带回来一只九尾。你利用了他还将他折磨得遍体鳞伤, 还记得吗?”承涵的骨头终于承受不住温衡的重量, 一声沉闷的碎裂声传来,承涵痛苦的呜咽了一声。他感觉自己后背上压了一个山脉!

   承涵额头上有冷汗渗出, 他不由得降低了声音:“你是九尾一族的人?来寻仇了吗?”温衡轻笑了一声:“呵。”

   承涵道:“我查过了, 他虽是九尾,却没有九尾一族的印记,他是刚飞升的九尾。我实在没有办法,不得已借他的力量一用, 不然十八悬空岛都要落到地上, 到时候死伤无数。我……我知道我对不住九尾一族,可是我也是被逼的啊。”

   温衡缓声道:“用了他的灵气也就罢了,为何还要折磨他?”承涵闻言大惊:“我没有啊!我只是将他交给了我的同族!”

   温衡眼中没有怜悯, 他盯着承涵的后背道:“是啊,交给你的族人,然后将他关在了刑房,对他严刑拷打。你虽没亲自动手,却是始作俑者。”

   承涵现在还在嘴硬:“我是巫族的现任族长,你不能这么对我。若是我上书给天帝,你们九尾一族也要倒霉。”温衡道:“你当我在意?”

   承涵冷汗刷刷刷的下来,他的后背从一开始的麻木到现在火烧火燎的疼了起来,他忍不住哼哼了起来:“是我对不起你们,看在我们从古至今的情谊上,能不能饶过我这次?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温衡哼了一声:“还有下次?”承涵连连求饶:“不不,不会有下一次了。”

   温衡道:“带我去看看悬空阵。”承涵一惊:“不行!那是我巫族禁地!”温衡道:“用我小辈灵气的时候怎不说那是你巫族禁地?怎没见你带巫族人去献祭?”

   承涵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杀意从后脑勺上传来,他只能点头:“好,我带你去,只是我这样,一出门就会被发现了。你先放开我?”

   温衡笑了一下,然后承涵看到无数的树根从地底冒出将他捆了个五花大绑。从始至终,他都没看到绑架他的人长什么样,他的身体悬空,朝着大门而去。只看到大门开合了一下,承涵就已经到了房间外。

   周围有无数承家人来来往往,承涵的异样却没有一个人发觉。承涵想要呼救,就听而后那人缓缓的说道:“你只管叫,能引起他们的注意就算我输。”承涵眼珠子一转,这时候他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想活命的,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们悬空阵在哪里,我这人脾气不太好,说错了让我们兜圈子,我直接把你的脖子拧下来。”

   温衡瞅了瞅明萱:“你这么威胁他,万一他真的宁死不屈呢?”明萱哼了一声:“巫族人的志气只有那么大,他要是宁死不屈,在被你止住的时候就自爆元魂了,还用等到现在?”温衡和太史谏之默默的给明萱竖起了大拇指,太史谏之还偷偷给温衡传音:“以前我就觉得,明萱是我们这群人里面最不好惹的一个,太子你可不能惹她啊,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温衡觉得很有道理,他们能轻而易举的进入巫族控制住承涵,明萱出了大力气。承涵在明萱没说话之前,一直以为只有温衡一人绑架了他,其实这里有四个人哪!

   承涵面如死灰:“好,我带你们去。”

   悬空阵的入口在问天湖的另外一边,那是一座已经倒塌的院子,院子中有一口直径仅有两尺的井。承涵腰部以下动弹不得,但是他的手还能行动,他在井口附近双手扣在一起结了一个印,井口突然就放大了,两尺宽的井顿时就成了一丈宽的井,几人并行着都能下去。

   井口有一道的台阶,从上往下一看,便能看到台阶沿着井壁螺旋形向下,在井的下方有白色的灵光冒出。温衡想了想,按照这口井的指向的位置,再结合景清说的,悬空阵莫非在问天湖的下方?

   明萱道:“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你们竟然将悬空阵布置在这里,不怕人发觉吗?”承涵老实的说道:“问天盘没消失之前,这口井只有家主能看到。”

   承涵还是第一次被人提着下了井,井中并不像想象中的那般冰凉,反而很温暖,与此同时有种摄人的压力传来。步行了足足几百阶台阶之后,一群人走到了井下。严格上说,他们走到最后一阶台阶的时候,世界突然就变成了纯白色。

   纯白色的空间无边无际,头顶有水声传来,脚下有风声呼啸,就像景清说的那样。温衡想了想,在他上方是问天湖泊,下方的风声大概是因为悬空岛悬浮在空中的原因,这么一来,他们的位置也就能确定了,他们正处在悬空岛的中间位置。

   承涵闷哼了一声,他求饶道:“这位道友,能不能让我服下丹药?”他太疼了,觉得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温衡松开了他,承涵噗通一声落在了地上,温衡低头看着地面,地面上烟云笼罩,一脚踩上去,烟云就浅浅的流动了一下。温衡在地上蹭了蹭,地面还挺坚实的。

   承涵吞了一粒丹药下肚,他身上的疼痛顿时缓解了很多。他抬起头看向前方,只一眼他就认出了明萱和太史谏之:“是你们,应龙一族和麒麟一族这么做要是被天帝知道了,会被责罚!”不过他很快就转了口:“你放心,只要你们保证我平安无事,我一定不会说出去。”

   太史谏之凉凉的看了他一眼,什么话都没说。明萱也没理他,四人径直向着前方走去。承涵眼珠子转了转,他慢吞吞的爬起来想着要往后退,结果就听明萱说:“你最好老实一点,别想着逃跑。”

   承涵似乎想到了什么,他面色变了一变,最终低眉顺眼的跟上了四人。谢灵玉厌恶的看了承涵一眼,就是这样欺软怕硬还奸诈无耻的小人让景清吃尽了苦头,这种人死上一千次都不为过。

   走了约有一炷香的功夫之后,眼前有灵光山洞,这时候温衡他们才发现,他们到空间中时感受到的灵气正是从这里发出去的。

   这是一个巨大的阵法,足足有百丈之大,可是在阵法的正中心,只有一个小小的祭坛。温衡他们眼尖,看到这祭坛上躺着一副骸骨。这幅骸骨呈现透明色,在骸骨的周围不时有灵光闪过。温衡他们看到,骸骨上不时溢出阵阵灵气,即便隔了这么强大的阵法,温衡他们依然能感受到那灵气有多强大。

   明萱和太史谏之的脸色变了,两人对视一眼同时看向温衡。温衡感受到他们的视线,他奇怪的转过头:“嗯?怎么了?”明萱和太史谏之道:“太子,你有没有熟悉的感觉?”

   温衡迟钝的看向两人:“什么?什么熟悉?”太史谏之指着里面的骸骨:“那副神骨,你见了有没有熟悉的感觉?”

   温衡神识一探后若有所思:“骨头,不都这样吗?”不过他必须要说一句,这是一具非常周正的骨骼,能看得出骨头的主人是个男人,还有着大长腿。然而那有什么用,再好看的骨头,它也是骨头不是?

   明萱沉痛的说道:“太子,这是你的神骨。”温衡愣了一下,谢灵玉惊了:“这是……温老祖的骨头?!”那温老祖岂不是没有神骨了?

   承涵听到明萱这么说,他面色一凝然后看向温衡的脸。然后他就颤抖了起来:“你,你是……你是神威太子!”温衡哼了一声:“那又如何?”

   承涵一听连滚带爬的向外跑,他发疯一样叫起来:“对不起!太子!对不起!这是承澜的意思,这不是我干的!我是无辜的!求求您饶了我!”承涵一定用上了他吃奶的劲,这才多久啊,竟然跑出了数里。

   温衡:???他只不过表露了他是神威太子的身份,承涵这是见鬼了?

   谢灵玉眼神一凝:“哪里跑?!”说着他手中流云剑一闪,承涵的一条腿就离开了他的身躯。小谢同志一般不出手,出手就是杀招啊!承涵又痛又急,一条腿没了之后,他摔倒在地上,却还在连滚带爬的离开这里。

   温衡他们看到,承涵的血液像是受到什么指引一般汇成了一条浅浅的水流,然后向着阵法的方向爬来。承涵的面色很快就发白,他全身颤抖哆嗦得不成样子。

   明萱皱眉叹了一口气:“真难看哪。”温衡手中灵光一闪,好不容易跑出去几里的承涵又被道木根系拽了回来。承涵抖得不成样子,他想跪在地上给温衡磕头,可是少了一条腿,他没办法跪直了,他斜斜的倒在地上,脑袋在地上咚咚咚的磕着:“太子,太子,这事我们巫族的小辈不知道啊,这事是承澜的意思,请您放巫族一条生路!”

   温衡缓声道:“我不是噬杀之人,你慢慢说。”

   235

   太史谏之道:“还是我先说吧,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温衡看向太史谏之,太史谏之双眼微微泛红,他看向祭坛上面的神骨对温衡说道:“你落败之后被轩辕律捉住,他先是囚禁了你,然后剥除了你的神骨。你的神骨是仙界最高贵的神骨,因着这个原因,你才能成为神威太子。

   神骨被剥离之后,我本想偷偷的将神骨偷走,不想这幅神骨落到轩辕律手中。可是我失败了,神骨也不知所踪。我本来以为轩辕律会用你的神骨,可是却没想到神骨竟然会在问天阵下!”

   明萱道:“我也没想到神骨会在这里,我一直以为轩辕律已经换上了太子的神骨。”

   温衡看向承涵,承涵抖得不成样子,他上下颌一直在打颤,竟然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温衡看他实在紧张,他就在承涵口中塞了一粒灵药,灵药的作用下,他腿上的血止住了。承涵眼珠子向上转着,他愣愣的看着温衡许久,然后猛地想到了什么低下了双眼。

   承涵说道:“太子,剥除您的神骨这事,我只是有所耳闻。我原先和太史大人他们一样以为神骨会被天帝……不,轩辕律所用,可是后来出了什么岔子,承澜就带回了神骨。他说神骨力量太强大,这股力量必须要利用起来,于是他和几个仙尊一起研究出了这个悬空阵。有了这神骨,悬空十八岛才能离开混沌海面悬浮在空中啊!”

   承涵紧张的不行,说一句都要断三句。他说道:“承澜说,我们巫族本来就该是上天选定的种族,和其他在混沌海中挣扎的种族不一样!有了悬空阵之后,悬空十八岛才渐渐的飞到了空中,这才,这才……”

   太史谏之恨声道:“巫族是天选之族?好大的脸!”明萱皱眉道:“这种小事就不用计较了。承澜那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继续听他说吧。”

   承涵说道:“悬空阵附近有障眼法,我……不,小人可以撤去障眼法,让太子看看这里的真实情况。”温衡点点头:“嗯。”承涵太紧张了,他的手在地上画了好几次术法都没成功,最后一次他终于成功了。

   这时候空间中的白色烟雾全部散开来了,四周变得透明。明萱他们双瞳猛地一缩,他们看到了一个鬼斧神工的阵法。

   下界,比如九霄界,每一界都建在道木的枝条上,巨大的陆地浮在混沌海上。直到到了离陌仙尊治下,离恨界到离伤界四界是没有道木支撑的,连接四界和道木的是四象阵。

   承澜治下也是有道木的,只不过道木枝条像温衡的道木根系一样乱七八糟的连着悬空十八岛。温衡去灵虚境的时候,曾经看到悬空十八岛的所有树枝都聚集到了灵虚境。他那时候还觉得上界的道木长得很有特色,到了现在,他才明白,不是道木长得特色,而是悬空十八岛改变了道木树枝的走向。

   温衡脚下出现了一块陆地,陆地上面有十八个大大小小的湖泊,湖泊中有一些细细的树根飞到了天上连接这悬空十八岛。十八岛在陆地上空出现了四层,最下面和倒数第二层应该就是承恩界和承泽界,这两界有五个悬空岛。

   在这里,能看到五个悬空岛像是台阶一样螺旋形盘旋,然后便是承泽界,这十个岛屿盘旋得很有规律,从低到高。接下来便是温衡他们所在的承惠界,这里有三个悬空岛,也是螺旋形状在盘旋,直到上方的承乾界,也有四个悬空岛……

   看到这里,是不是觉得哪里不对了?承惠界应该有四个岛屿,,但是盘旋的岛屿中,却少了一个岛屿。

   承涵解释道:“我们巫族所在的天机岛不止是承惠界最大的岛屿,也是整个阵法的核心所在处。”温衡看到天机岛处在所有岛屿的正中心位置,在天机岛上,有十七条灵气通道连通着其他的岛屿。

   仔细看去,天机岛上的灵气呈现白金色,这……不是各个悬空岛的结界的颜色吗?原来各个悬空岛的结界力量来自天机岛吗?再细细看去,十七条灵气通道的尽头正是眼前这个悬空阵!

   正是靠着轩辕衡的神骨,十八个悬空岛才能浮现在空中啊!

   明萱恨声道:“他竟敢这么做!”太史谏之道:“估计是轩辕律的指示吧,无法融合太子的神骨,也没办法毁了去,就用这种办法削弱神骨的力量,直到最后神骨力量被消除殆尽。”

   承涵哆嗦的说着:“是,是的。我曾经听承澜说过,等某一天神骨的力量用完,我们巫族便会落在地面……”温衡指着地面巨大的陆地问道:“下面那是什么地方?”

   承涵道:“那是十八悬空岛本来所在的地方,现在我们称呼那里为灵虚境。”闻言温衡愣了一下:“你是说,悬空十八岛原本是灵虚境的一部分?”

   承涵道:“是的,以前的人都知道,可是为了居住在上方,他们都离开了灵虚境。灵虚境因此变得不完整,只有在十八岛运行到曾经所在的位置上时,灵虚境才能开启。可是因为阵法的关系,灵虚境开启的时间很短。近年来不知什么原因,灵虚境上出现了一些小洞天,承澜因此很头疼。”

   温衡纳闷的问道:“他头疼什么?”承涵道:“十八悬空岛虽然浮上了天空,可是若是有一天神骨的力量用完,小洞天还是会落下。承澜不希望这样,可是悬空岛来自灵虚境,和灵虚境密不可分,他一直想要斩断和灵虚境的关系。灵虚境的小洞天多了,会影响阵法的运转,我说不上来这是什么原因……”

   温衡道:“我大概明白是什么原因。”道木枝条和根系不一样,枝条不柔软。悬空岛飞到了空中之后,按道理说就自动脱离了枝条,可是因为种种原因,道木的树枝非但没有断开,还变异了,还分裂出十八条枝条连在悬空岛上……

   温衡看到有不少神骨的灵气顺着道木的枝条向着下方的灵虚境传去。他曾经听无殇说过,小洞天若要成形,就需要大量的灵气。洞虚境的小洞天出现,应当是因为神骨的原因吧?

   一旦灵虚境产生了新的小洞天,灵虚境的格局就会发生变化。将来承澜想要让悬空岛再回去,就没地方呆了。这大概就是他觉得头疼的原因吧?

   承澜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吧?他要是老老实实的挖个坑把神骨埋起来,说不定还没这么多问题。他又想飞上天空做人上人,又害怕将来落回地面之后无处可呆,真是什么好处都想沾啊。

   温衡看了看悬空十八岛,十八岛远在高高的天空中,若是从这里落下不能回到原来的地方,有些岛屿必定会摔到混沌海中,有些会落在灵虚境上摔得粉碎。离开了地面的岛屿想要回去,太难了。

   太史谏之唤回了温衡的思绪:“太子,您现在想怎么做?您要想要拿回您的神骨,我们现在就去拿!”隔着阵法,温衡远远的看了他曾经的神骨,说实话,很陌生。

   也是,谁会没事情隔着皮肉看自己的骨头长成什么样?温衡对这幅神骨没有任何的熟悉感,甚至于神骨上面的灵气,他都觉得陌生。他很想问一下,他的神骨到底有什么力量能支撑十八悬空岛在空中悬浮了万年?他有这么厉害吗?

   温衡这么想着,他就问了出来。明萱说道:“太子的神骨和其他人的神骨不一样,您的神骨是天道赐予的,和修行来的不一样。”明萱这么说了之后,温衡更好奇了,天道是怎么赐予他一副神骨的?好好奇啊!好想知道啊!

   太史谏之撩起袖子:“明萱,干吧!”温衡连忙叫住他们:“等等,你们要干嘛?”

   太史谏之狐疑的说道:“这本来就是太子的东西,自然要取回来。”温衡笑着摇摇头:“若是现在取回神骨,十八悬空岛会如何?”太史谏之道:“那自然是落回地面。”

   温衡缓声道:“那就是了,一旦悬空岛陨落,总有逃不出来的人。再说了,一副早已离开我身躯的神骨,我拿回来也塞不回去了。我旱魃之躯,这神骨这么晶莹剔透,我配不上的。就让它在这里发挥最后的力量吧。”这幅神骨还是天道赠与的呢,应当是旧木的恩赐吧。

   温衡道:“我已经有新的骨骼和生命,就不徒造杀孽了。将来道木根系接管悬空十八岛,神骨说不定还能帮个忙,这样不好么?好好的仙岛坠落之后必将一片狼藉,到时候道木根系只能接管一些残桓断壁,何必呢?”

   太史谏之纠结道:“可是……”这是太子的神骨啊,他怎么一点都不想要呢?难道他不知道自己的神骨有多强大?

   明萱道:“听太子的。”她倒是干脆利落,太史谏之挫败的看着明萱:“怎么连你也这么说?”明萱道:“太子手中有新的天道,说不定新的道木和神骨意外的合拍呢?”

   明萱这么说是有理由的,先前拽着承涵回来的道木根系一直没有回去,它反而趁着温衡不注意悄悄爬到悬空阵中,这会儿已经卷住了神骨,正缠着神骨的左手做出竖大拇指的动作呢。缠绕在神骨上面的道木根系像是吸收到了什么养分,一会儿的功夫就长出了一片树根出来。

   温衡回头的时候,阵法中的神骨已经被道木根系密密麻麻的覆盖了,吸收了神骨力量的道木根系开始慢慢的扎入千机岛的地下。温衡看到有些走得快的道木根系已经通过原本的灵气传送通道伸展开来了。看这个架势,应该用不了多久就能将悬空十八岛都爬个遍。

   他还看到有些根系顺着旧木的树枝慢慢的向下爬去,看样子是向着灵虚境走去了。

   温衡叹了一口气,他的讨饭棍有时候真的很霸道,他本来还想着过一段时间再接管承澜治下的土地,可讨饭棍看到机会就直接上了。道义果真润物无声无处不在啊。

   温衡看了看悬空阵:“这阵法还有必要在吗?”明萱道:“太子作决定。”

   承涵这时候竟然应和上了:“自然不需要了!为了这个悬空阵,我们巫族万年来陨落了不少弟子。悬空阵是承澜制作的,需要定期用鲜血和神魂加固,族中那些年出生的好苗子都陨落了……”

   温衡对着承涵笑了:“送着族人来这里的,不就是你吗?”承涵苦着脸:“我也没办法啊,我是巫族的族长……”

   明萱听不下去了,她再一次说道:“巫族没落了,连骨气都荡然无存了。”温衡叹了一身:“我倒是觉得悬空阵不错,要是突然撤了,十八岛不就掉下去了么?”承涵一下被梗的说不出话来了,他畏畏缩缩的看了看温衡:“那……那就留着吧。”

   温衡看了一眼灵玉:“灵玉,你要亲自动手吗?”谢灵玉点点头:“嗯。”他就是为了这个才来到了这里。

   承涵心惊胆战的看了一眼谢灵玉,这个冷面俊俏的青年正杀气腾腾的看着他,他心中顿时感觉不妙。他对着温衡拼命磕头:“太子,太子饶命啊!你不能杀我,杀了我,会有巫族的诅咒啊!”

   温衡淡定的说道:“我从来不怕诅咒,有什么诅咒冲我来就行。”承涵闻言心中一片绝望,他运起全部灵气向着远处飞去。太史谏之学着明萱的样子感叹了一声:“真难看啊。”

   谢灵玉流光剑一挥,承涵的脑袋已经滚落到地上。顿时他的身躯和头颅中的血液都被悬空阵吸收了去,悬空阵中顿时灵光大现!有了巫族族长的血,悬空阵还能坚持好几千年呢。

   承涵的神魂尖叫着被谢灵玉从紫府中拽了出来,他哭喊着:“饶命啊!饶命啊!”谢灵玉将承涵的神魂困在术法中:“景清是我道侣,他纯真善良,你却用下等龌龊的方法害他。我不能忍。我本想让你感受一下景清受到的伤痛,让你千百倍的体验绝望的滋味。可从小的教养告诉我,我若是这么做了,和你没有任何区别。”

   谢灵玉眼中一片肃杀:“所以我会干脆利落的送你上路。”说完这话之后,流光剑化作万千剑影,向着被困住的承涵的神魂飞了过去。承涵尖叫了一声,就被无数的剑光撕碎,他化作了灵光,被悬空阵强大的阵法也吸收了进去。

   谁能想到巫族的族长竟然以这样的方法陨落?承涵送了不少人到这里,没想到最后一个祭阵的就是他自己!

   谢灵玉眼中的恨稍微淡了一些,温衡拍拍他的肩膀:“灵玉,做的好。”谢灵玉恨声道:“景清温和纯善,从不用宵小的手段,他却被这样的人害……只怪我没能好好保护他。”

   温衡应了一声:“人有千虑必有一失么,别说你了,我这不是还打了个盹让云清被人抓走了吗……”谢灵玉震惊的看向温衡:“老祖,云清不是在下界吗?你……认真的吗?”

   236

   谢灵玉是云清的好鸡友,谁都不能替代。云清最尊敬的就是他的灵玉师兄,可以毫不客气的说道,要是温衡和谢灵玉打起来了,云清肯定帮着他的灵玉师兄在背后砸他师尊。这两人在一起的时候特别能说,能叽叽咕咕说几个时辰不重样的,谢灵玉这辈子的话除了对景清说之外,都和云清说了。

   谢灵玉这段时间被景清的事情烦恼,王道和他们还没敢把云清的事情告诉他。现在温衡说了这事,谢灵玉顿时就风中凌乱了。

   谢灵玉难以置信的问温衡:“他不是在下界吗?他修为不够啊,怎么能上来了呢?”温衡唏嘘道:“是啊,我要赶紧去上面找他了,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谢灵玉道:“我也要一起去!”

   温衡还能说什么:“我们两同时出现,云清肯定飞到你怀里。”谢灵玉笑了:“不会的,他一定会奔到老祖怀里。”

   一群人走出了井口,整个巫族兵荒马乱。他们几人身形隐藏得很好,旁边忙碌的巫族人都没有发现他们。

   谢灵玉严肃道:“老祖,我还要处理几个人。”温衡摆摆手:“去吧。”给景清上刑的那几个人应当是逃不过去了,那几人还都是巫族有点能力的人哪。只不过灵玉的手段他一直都很清楚,这孩子不出手则以,一出手都是杀招。

   没了承涵的巫族本来就是一盘散沙,灵玉再收拾几个,巫族已经不足为惧了。没了问天盘,损了族长,这些年又被悬空阵磨光了族中的精锐。巫族已经翻不出浪花来了。

   谢灵玉的身形向着主宅的方向飞去,太史谏之叹道:“这孩子厉害,我应龙一族的小辈能与他一战的,少啊。”温衡笑道:“你是不知道灵玉从小有多少师兄在磨练他。”

   谢灵玉在上清宗的那些年,哪个师兄没有指点过他?他资质极高,心性过人,想当年他是下界最年轻的出窍期大能哪,也是飞升的人中最年轻的一个。

   明萱对着井口双手结印:“悬空阵的入口我封了,承澜想要过来,也要通过我这关。”太史谏之竖起大拇指:“多少年没见你用术法了。”明萱白了他一眼:“昨日不还在你面前用的么?”太史谏之:……

   温衡他们站在承家坞外等着灵玉,没一会儿谢灵玉就回来了,他脚步轻快,一看就得手了。温衡笑道:“怎样?”谢灵玉老实的说道:“问过景清了,对他用刑的一个都没放过。”

   温衡道:“那我们回玄天宗吧,道和应当等急了。”明萱清清嗓子:“太子,对不住,我该走了。”

   温衡愣了一下:“这么早就走了吗?我还没请你吃饭哪!”太史谏之尴尬的咳了一声,明萱倒是很淡定:“我不能离开太久。”

   温衡对着明萱拱拱手:“这次的事情多谢你了,要不是你,景清没有这么容易救回来。”明萱行了个礼道:“举手之劳而已。我在上界等您。”

   温衡颔首:“多注意安全。”明萱笑了笑然后身形便消散开了,温衡揣着手问太史谏之:“明萱她是麒麟一族?”

   太史谏之道:“是啊,她现在的立场有点尴尬,不能像我和萧厉一样这么光明正大的支持你。太子你不要怪她,她也有很多无奈。”温衡若有所思,太史谏之叹道:“明萱她很不容易,当年的事她也出力了,只是她不能做的太明显。”

   温衡奇怪的说道:“我没有怪她啊,我是在想啊……麒麟,长什么样?威武不?”太史谏之嘴角抽抽:“您就问这个?下次让她变成原形让你看看你就知道了,不过我要说一句啊,麒麟一族没成婚的母麒麟一旦看到她们的原形,要娶她们的哦……”

   温衡深深的看了太史谏之一样:“多谢提醒,我这辈子都不会看她的原形的。”太史谏之在旁边叽叽咕咕的笑了起来:“太子你也有怂的时候啊。”

   温衡揣着手落寞的说道:“我可是有道侣的人,我会为了我家无殇守身如玉。”谢灵玉在旁边嘴角抽抽,温老祖一如既往的没节操。

   他们身后,巫族的领地不知道为何燃起了大火,浓烟滚滚中听到巫族人咋咋呼呼的声音:“祖宅着火啦!!”

   温衡他们回到玄天宗的时候,景清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谢灵玉抱住了景清:“好些了吗?”温衡看得眼热,他暗搓搓的凑过去关照景清:“清清啊,你要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情就让灵玉去做知道吗?”

   谢谨言见温衡像个大号的牛皮糖一样粘着他玄孙和玄孙的道侣,他没忍住在旁边吐槽:“这么大个人了,怎么好意思?”温衡扭头看了看谢谨言:“哎哟,谨言你记忆恢复了吗?”方才那句吐槽,和下界的谢谨言吐槽温衡的语调一模一样啊!

   王道和推门而入:“师尊你们回来啦?走走走,我们去上界找小师弟去。”他身后韩瑃子抱住了他的大腿整个人都在地上被王道和拖着走:“老大,不能啊!你不能抛弃我们离我们而去啊!没了你,玄天宗要乱套的啊!!”

   王道和嫌弃道:“放开我,我要去救我师弟!你离我远点!”韩瑃子老泪纵横:“不行啊!没有老大的玄天宗算什么玄天宗,我们会支撑不下去的啊!!”真是见者伤心闻者落泪,然而王道和是什么人,他提着韩瑃子的衣襟就把他扔到了门外:“这种小事还要麻烦我?”

   温衡清清嗓子:“道和啊,事实上师尊准备一个人上去找你小师弟。”闻言王道和炸了:“什么?!不行!万一你出点事情怎么办?我不同意!”

   温衡笑道:“放心吧,我和兽皇楼的岛主还有点交情,上面还有个岛主和我关系还不错。你放心吧。”王道和不放心,他头摇成了拨浪鼓:“不不不,还有两个可是你的死敌,不让你去!”

   温衡道:“我又不傻,我不会先去找云清么?”谢灵玉道:“老祖,我和您一起去吧,云清在上界我不放心。”

   温衡头痛不已:“你们人太多,万一暴露反而不好,我一个人去还能轻而易举的带云清出来,人一多万一出什么事,我管不过来。再说了,道和你还有玄天宗一堆事情要处理,灵玉你难道不要照顾景清吗?”

   面对两个热切的想要跟着他去上界的弟子,他实在没办法只能拉过了太史谏之和谢谨言:“实在不放心我的话,有谏之和谨言,放心我们三个一定不会被坑的!”太史谏之挠挠头发:“放心,上面的那几个岛主都不是我的对手。”

   谢谨言郁闷不已:“你找你的弟子,你拉我干嘛?”他还没和玄孙呆够啊,他看到灵玉心情就大好啊。温衡给他传音:“这么大个人了,好意思梗在灵玉和景清之间?要脸不?”好么,谢谨言吐槽温衡的话又被他原封不动的还过来了。

   最终的结果就是王道和他们将温衡三人送到了传送阵旁边,王道和再三叮嘱:“师尊,你接到小师弟就赶紧回来,不要在上界逗留啊。”温衡竖起大拇指:“放心,接到云清立刻把他送回来,不会出事的。”

   传送阵中灵光闪动,三人的身影很快就消失了。这时候谢灵玉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玄天宗上面的阵法通向上界哪一岛?”王道和挠挠头:“没问过耶,韩瑃子,传送阵另一头是哪里?”

   韩瑃子摇头晃脑道:“我们承惠界的阵法是时时刻刻变动的,不同的时间连通上四界不同的地方,这个时候上去的话……”韩瑃子掐指一算:“应当是……山海阁!”

   王道和愣了一下:“不是应该是兽皇楼吗?”韩瑃子道:“哦上一个时辰是兽皇楼,现在已经到山海阁了。”王道和声音有点飘:“山海阁的岛主是谁?”

   韩瑃子拱拱手:“那可是我们的执道仙君段不语段大人的治地啊!”

   作者有话要说:巫族翻不出什么浪花,整个巫族能打的只有一个承澜,然鹅承澜还不知道他老巢都被端了。

   师尊大人运气不太好的带着太史和谨言去见段不语了,第一个照面,按照老温许下的诺言,当然是第一个照面直接送段不语上路啊。明天要说说段不语和承澜不得不说的那些故事,咦嘻嘻嘻~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