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第三十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韩顺火冒三丈, 和他对峙的正是那对双胞胎, 听到韩顺这么说, 双胞胎也毫不客气的反击:“某人真是脸大如盆,明明是我们先到。山洞里面有聚魂花的消息也是我们确认的,你竟然还想后来居上?”

   眼看着两边又要掐起来, 温衡两边灭火:“哎呀, 大家不要生气嘛,都是一个船上过来的道友,共同经历过生死, 何必打成这样?我有个不错的想法,这样, 大家一个个的进去, 然后摘到能摘到的聚魂花出来?出来后平分?”

   话音一落,温衡就被大家鄙视了:“你如何能保证有人不藏私?而且,如果先进去的人把花都摘了,后面去的人岂不是摘不到了?这时候怎么平分?”温衡眨眨眼,真头疼。这事如果在御灵界, 现在他是和他的小伙伴们在一起,他的弟子和小伙伴们一定会选择听他的。说不定大家还会猜拳看谁第一个进去,把花都摘出来平分。

   看啊,这可耻的劣根性,大家都怕别人沾了光, 结果卡在洞口谁都不肯让。

   温衡掏出沙漏看了看:“所以你们是想先打一架?谁胜了谁进去?那别啰嗦了,快打吧。”结果话音一落, 众人的目光又盯住了温衡:“就知道你这个混蛋一肚子的坏水,我们打的鱼死网破,你好坐收渔翁之利是吧?!”

   温衡一口气梗在喉咙口,啊,好气,他说什么都是错的。得,他不说话了还不行吗?

   温衡气的转了个圈,然后爬上了他的雪中飞:“我不发表意见,你们随意。”他的目光看向众人身后的洞穴,不知为何,他觉得很危险。他将雪中飞拔高一点,却总觉得洞穴中有东西盯着他。他又将雪中飞拔高一点,那种被盯着的感觉才散开。

   升到了这个高度,他才看清了他的来时路。之前就说了,彻骨寒地中间高,四周低,温衡他们来的地方远在千里之外,从这个方向看去自然看不到一开始的平原。可是却能看到温衡之前埋尸的山谷,那条山谷弯弯曲曲由远及近,从远方一直延伸到他的脚下。他觉得这条山谷像一条巨龙,一开始埋尸的地方是一个山谷,看起来像是龙口。

   这一路过来,他一边走一边埋,埋到现在,山谷两边的新雪都下去了,留下了底层的雪,雪下能看到一点黑色的山脊。正是这样,温衡才能发现这条山谷的走向像是龙,两边的山脊像是龙的身躯,他飞过来的地方像是龙的肠胃!

   他又低头看了看脚下的山,越看越觉得洞口附近的山像是盘曲的龙形。彻骨寒地难道曾经龙族的府邸?他们不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触发了这里的阵法吧?

   温衡心中有了疑惑,他对着下方正在争论的众人说道:“别打了,你们上来看看,我觉得这里不对。”闻言倒是有两三个人上来看了看,温衡看到的他们早就看到了,他们不屑的哼了一声:“就这个?我们早就发现了,你这个蠢货一边走一边搞的雪崩,也不怕自己被埋在里面。”

   温衡被他们劈头盖脑的训了一顿,好么,果然是他迟钝吗?不过那种挥之不去的不祥感始终萦绕在他心头,他还是提醒道:“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好地方,大家最好速战速决,我怕迟了生出变故。”

   结果他又被训了:“废话,谁不知道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这里可是彻骨寒地,到这里来的人九死一生!”

   正说着,温衡看到脚下的白雪动了一下,他急忙指着脚下的白雪:“你们看到了吗?雪动了!”韩顺说道:“温道友,你就别添乱了,你是不是中幻术了?”

   温衡揉揉眼睛,他中幻术了吗?好么,之前确实有人对他说过,聚魂花附近容易出现幻觉。温衡疑惑的揉揉眼睛:“我……中幻术了吗?”韩顺肯定的告诉他:“是的,修为低的人就容易中幻术!”这还是温衡亲口对他说的,温衡说他不擅长解除幻术,但是却容易中幻术。这不,还没看到聚魂花,他就中招了,这都是什么垃圾人啊。

   韩顺真心诚意的对温衡说道:“温道友,麻烦你哪边凉快哪边呆着去,别捣乱了。这里不是混沌海,没有海兽。”混沌海上大家忍他很久了,别逼着他们新仇旧恨一起上,到时候把他摁在这里暴打一顿,温衡哭都没地方哭去。

   温衡被大家一顿怼时不说话了,他叹了一口气,委委屈屈的飞到了旁边的雪上上,正好能看到这群人打架,也能避开黑洞洞的洞口。温衡坐在雪中飞上换了个灵石,一边换一边嘟囔:“我……中幻术了?难道是之前中的?”他之前摘了一朵聚魂花,是不是那时候中招的呢?他真的太讨厌自己的体质了,干啥啥不行,还专门会中招。

   温衡倒出一杯水:“我需要冷静一下。”结果他就看到下方的洞口中猛地窜出了一条白色的巨蛇,温衡刚喝了一口水,结果一口水就喷出去了。他大喊一声:“有蛇啊!快跑!”话音刚落,温衡定睛一看,哪里有蛇,眼前只有白雪。韩顺他们实在太烦温衡了,韩顺吼道:“哪里有蛇!你再胡言乱语打扰我们,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温衡眼中金光流转,他看到这群人被蛇连打带拍,一下就死伤四五个,只活了韩顺和时斌两个。他又喊道:“别闹了,真有蛇!快跑啊!”

   韩顺终于忍无可忍,他从袖子中甩出一块布,这块布准确的贴到了温衡的嘴上,带着一点浑浊的药膏味道。温衡唔了几声,抠了几下都没抠下来。他又定睛看向下方,只见下方这群人正打的风生水起,温衡不由得充楞了,难道他真的出现幻觉了?温衡本来对自己的乌鸦嘴很自信来着,可是这会儿他不确定了,他是不是真中了幻术了?他不擅长解除幻术啊!这要是真中了幻术,就麻烦了。

   想通了之后温衡又将雪中飞升高了一点,就在他升到足够高的时候。他听到了下方的惨叫,他低头一看,只见洞口猛地窜出一抹白光,白光在广场上闪了几下,四个人当场血溅一地。韩顺和时斌惊呆了,就在这时白光盘曲着身体露出了真容,只见一条头上长了一只角的白蛇对着剩下的三人露出了一口尖牙。

   白蛇对着其中一人哈出一口气,那人周身燃起了冰蓝色的烈火,他身上的衣衫被烧光,人却从头顶开始慢慢变成了冰雕。这个死法……和山谷中的那些死去的人一模一样啊!

   “啊啊啊!!”韩顺和时斌惊恐的叫了出来,“救命啊!”这时候知道叫救命了,刚刚明明凶悍得很。其实不怪他们两人惶恐,这条蛇也太大了,它一个脑袋都比时斌整个人大两倍。明明是这么庞大的身躯,巨蛇行动速度却快如闪电。

   眼看时斌和韩顺要被蛇吞入腹中,只见一道黑色的灵光闪过。时斌睁开双眼的时候,只看到巨蛇口中两根大牙碎裂了,蛇口中喷涌出鲜血来。白蛇疼疯了,它在山洞前上撞了几下然后猛地蹿到了山洞中去了。

   “唔。”温衡收好讨饭棍看向韩顺,韩顺面色刷白,腿抖的都站不住了。时斌连手中的剑都落到了地上:“好可怕……”时斌崩溃了,他趴在地上哭喊着:“爹!娘!我好害怕啊!”

   韩顺还有点理智,他抖着腿对温衡行礼:“温道友……多谢……”温衡瞅了瞅韩顺:“唔。”快把你的布揭开!

   ‘刺啦——’韩顺解开了贴在温衡嘴上的布,温衡猛地捂住了嘴:“嗯……”真疼,嘴唇一定红了。温衡舔舔嘴角,竟然还有点苦味,他不由得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韩顺不好意思的说道:“这是九霄城医馆里面的狗皮膏药,方才实在找不到东西堵您的嘴,就摸出了它。”记得买膏药的时候,韩顺问医馆的小伙计,这膏药管用不,会不会掉下来。小伙计竖起大拇指对他说‘放心吧,就算撕掉一层皮都不会掉。’

   温衡捂着嘴问道:“还有吗?”韩顺连忙从储物袋中摸出了一贴膏药递给温衡:“都在这里了。”温衡二话不说撕了一块就贴韩顺嘴上了,贴好了之后他还抹了抹力求狗皮膏贴的更完美。韩顺一脸懵逼:???

   温衡嘴巴红红的:“太疼了,我只不过以及之道还施彼身罢了。”韩顺哭笑不得,只得连连作揖。

   时斌还在哭,温衡叹了一口气:“别哭了。”他好朋友邵宁号称神剑门小哭包,心情不好就要哭,可是邵宁的哭从来都不让温衡心烦。温衡想着主要是时斌他长得不如他家老邵,哭起来一点都不可爱,更别说惹人爱怜了。

   时斌在旁边哽咽着:“我,我不要找聚魂花了,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呜呜呜……回家被师叔师伯他们打,都比这个好,呜呜呜……”温衡叹了一口气,时斌还是个心智不成熟的孩子,这次出来找聚魂花,在他的身心上留下了重创。

   温衡说道:“路在那边,要回去的话现在就能回去了,你去吧。”时斌呜呜咽咽好大一会儿,哭的一抽一抽的,过了好大一会儿才停下来。等他止住哭声之后,他对着温衡跪下:“温道友,你救了我两次,大恩大德无以为谢,这辈子只要您需要我,时斌愿赴汤蹈火为您达成所愿!”

   温衡不需要时斌的赴汤蹈火,他笑着对时斌挥挥手:“好了,回去吧,到时候小舟那边见。”时斌也不停留,他太害怕这个地方了,和温衡告别之后,他二话不说上了飞剑头也不回的跑了。温衡觉得有生之年,时斌应该不会离开九霄城来混沌海了,这里对他而言真不是什么好地方。

   38

   处理好了时斌的事情,温衡一扭头就看到正在努力把狗皮膏从嘴上往下撕的韩顺。韩顺可怜兮兮的看向温衡:“呜呜呜,呜呜!”温衡伸手揭下了韩顺嘴上的狗皮膏,只听一声惨烈的哀嚎传来,韩顺嘴上被撕下了一层油皮,嘴巴红的比温衡还要厉害。

   韩顺眼泪都出来了:“啊,真疼!”温衡也在旁边点头:“是啊,真疼。”韩顺双手不知道该不该揉他的嘴,生理性的泪在他的眼中打转:“回去我要砸了他们的医馆,这群小兔崽子,太缺德了,老子皮都被撕下来了。”竟然说脏话了……

   温衡看向洞穴:“里面有聚魂花,你去不去?”韩顺笑道:“都来了,哪里有空手而归的说法。”而且他有预感,只要跟着温衡,他就不需要惧怕洞穴中的大蛇。

   温衡收好讨饭棍便向着洞穴走去:“那就一起去吧。”白蛇受了伤,虽然现在还在洞穴中,可是他们只想摘点花罢了,白蛇没必要以命相搏。洞穴深邃,里面有一股腥臊之气传来,闻一闻都想吐。不过这点味道对温衡他们不算什么,两人沿着洞穴向下走去。

   洞口附近的地面滑腻,想必是白蛇常年从这里去外面,地面都被磨平了。一开始的洞穴不大,走了几百米之后,眼前豁然开朗。这是一个极大的山洞,在夜明珠的照耀下,才能看清下面,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地下世界。

   地下黑黢黢,温衡他们的神识向下探去却遇到了阻隔,这里似乎有结界阻碍了他们。他们此刻正站在地下世界周围的石壁上,在他们眼前的石壁上有盘旋的,能向下走去的台阶。温衡他们二话不说就向着下方走去,他们走了好几炷香的功夫才走到了底部。这时候夜明珠照亮了周围,周围一片死寂,别说是聚魂花,这里鬼都没有一个。

   啊,不,这里有鬼。直到走到坑底的时候,温衡他们才发现这坑底是一个巨大的坟冢。这里有一座座圆形的坟冢,黑色的坟冢在夜明珠的照耀下绵延了数十里。粗粗的估计,这里埋葬了足足有数万人。坟冢上没有墓碑,同样大小的坟冢密密麻麻又整整齐齐的排列着,让人头皮发麻。

   韩顺看到这个场面都不敢大声说话了:“不是说这里有聚魂花吗?怎么……怎么……”怎么会变成坟冢了呢?双胞胎不是说他们亲眼看到聚魂花了吗?

   “可能是幻觉吧。”不知道为什么,温衡看到这些坟冢,心中很沉重,这种沉重的感觉压得他无法呼吸。他不得不盘膝坐下,韩顺在旁边担忧的问道:“温道友,你没事吧?”温衡摇摇头:“没事,我休息一会儿。”

   韩顺不想在这里休息啊,这里这么多坟冢,加上这里还有神出鬼没的白蛇,万一白蛇不止一条呢?他们岂不是要交代这里?这时候韩顺已经认定了,双胞胎一定是出现了幻觉才会看到这里有聚魂花!他头皮发麻,只觉得每个坟冢都变成了一个人在盯着他看。

   韩顺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呆了,可是他看温衡,却发现温衡看似很痛苦。他面色发白,头上挂着豆大的汗珠,好像被魇住了一样。

   韩顺在温衡耳边呼唤他:“温道友?温道友?”温衡毫无反应!韩顺本想一走了之,可是他的目光落到温衡的衣袖中的时候,他想到了一路上温衡拿出来的那些东西,看起来都不错啊。韩顺这会儿起了歹心,他大着胆子推了推温衡,温衡的身子便向着旁边倒去,讨饭棍压在了温衡腰间的储物袋上。

   韩顺神识一扫,温衡还有呼吸心跳,他伸手在温衡的袖口中摸了几下,结果摸出了两个储物袋,他也来不及打开查看,便塞到了自己的衣袖中。温衡腰间还挂着一个储物袋,看起来灰扑扑的,不过韩顺也不准备放过这个袋子,他伸手去拉了几下,却发现压着储物袋的棍子太沉了,完全无法挪动。

   坟冢给韩顺带来了极大的压力,他发现无法拉动温衡腰间的储物袋之后就放弃了这个想法,然后,他头也不回的向着上方遁去。离开的时候,他连温衡头顶上的夜明珠都顺走了。

   有谁能够想到,韩顺此人三次来到彻骨寒地,他的本意本就不是来寻聚魂花?或许一开始他是想过来收集聚魂花,可是后来他发现,比起收集聚魂花,捡漏更加轻松。总会有死在这里的修士遗落下来的储物袋,他运气好的时候一次就捡了十个储物袋的宝贝。

   韩顺夺路而逃,他根本就不会考虑温衡接下来会怎么样。在他看来,温衡已经是死人了,且不说温衡什么时候能醒过来,等他醒过来,他的东西都被他顺走了,想要到小舟那边,太难了。没有这些东西,温衡不是冻死在这里,就是会被这里的异兽吞没掉。

   韩顺御剑而去,留下了一长串放肆的笑声。在他走了之后没多久,彻骨寒地就起了大风,狂风暴雪中覆盖了之前的打斗痕迹。在广场上,白蛇留下的两只牙沾着血可怜兮兮的躺在地上。

   突然之间,牙前的雪地上出现了一双黑色的靴子,靴子上方的小腿结实有力。靴子的主人举着一把素白的伞,静静的站在洞穴口。洞穴中传来了呜咽的声音,没一会儿大白蛇冲了出来,一看到这人就拿头去蹭他的胸口。

   “好了,我知道了,你受委屈了。别哭了……他呢?”若是温衡在这里,一下就能发现,这人还是熟人!这不是萧厉用的义骸么?

   萧厉走向洞穴中,他收起了伞,比起温衡他们下来的时候小心翼翼,萧厉算得上轻车熟路。大白蛇在前面带路,萧厉在后面走着,没一会儿就走到了谷底。看到温衡昏迷在坟冢前,萧厉大吃一惊:“轩辕衡!喂,你没事吧!”

   温衡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他做了一个长长的噩梦,梦中,有人在屠杀手无寸铁的平民。平民们毫无反抗的余地,只能求饶哭泣,可是他们的示弱没有激起敌人的怜惜。那些杀红了眼的士兵,每个人的甲胄上走结上了厚厚的一层血水。山河被鲜血染红,平和的家园尸体堆积成山。

   温衡徒劳的悲伤着,他在梦中呼唤着:“住手!住手!”可是他却什么都无法改变。这些平民无论男女老幼,都长着同样的银色眸子,一看到他们的双眼,温衡就想起了萧厉。

   杀戮进行了整整一天,鬼族被屠戮殆尽,面对尸山血海,温衡无助的落泪了。

   “我都没哭,你哭什么?”萧厉的声音幽幽的传来,温衡很想睁开双眼看一看他,可是他却睁不开,他只能握住了萧厉的手。萧厉叹了一口气:“睡吧,这都过去了。”温衡闻到一股幽香传来,他这才觉得从梦境中猛地挣脱出来。

   不知道睡了多久,他终于睁开了眼睛,他看向旁边,只见萧厉正跪在他身边给他身边的坟冢点燃一支香。见温衡醒来,萧厉连头没转:“醒了?”温衡应了一声:“嗯,我睡过去多久?”

   这个时候,按照以往那些问候方式,温衡应该问一下:“你怎么在这里啊?”可是温衡问不出来,他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如果他的梦是真的,这里就是萧厉的故乡,这里躺着的,都是萧厉的族人。

   萧厉双手合十对着坟冢行了个礼,然后淡定的转头:“没多久,一天一夜罢了。”温衡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没走两步又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这……是因为我对不对?”梦中鬼族人被杀戮,出动的还是军队。温衡听到了年老的鬼族人怒斥这群闯入他们家园的恶棍:“你们这群遭天谴的走狗,害了神威太子做了轩辕律的狗,你们会后悔的!”

   “神威太子,是我吗?”温衡不记得了,明明是这么重要的事情,他却什么都不记得了。他双眼泛红噙着泪:“鬼族是因为支持我,所以被轩辕律清扫了吗?”萧厉转头定定的看向温衡:“不,你不是神威太子轩辕衡,你是温衡。”

   就这么一句话,残忍的将温衡放在了痛苦的另一边。温衡终于明白了萧厉初见他为什么对他的感情这么复杂,他若是萧厉,可能比他还要暴躁。

   萧厉深吸一口气说道:“万年前鬼族势弱,为了能让家族发展壮大,鬼族将当时的太子萧厉送给了当时的神威太子做侍读,期盼着能靠着这层关系让太子多多提携鬼族。事实上,鬼族的这个策略是成功的,神威太子轩辕衡待萧厉亲如兄弟,因着轩辕衡的关系,鬼族在当时的各大家族中又重新崛起得到重用。”

   萧厉冷静的对温衡说道:“太子轩辕衡,感应天道而生,品性高洁仁厚宽容,他对周围的人友善热忱,对亲近的人更是满怀信任。所有人都觉得他会成为下一任天帝,可是他却志不在此,他爱莲,爱所有高洁的东西,他不想要那些世俗之物,无论是天帝之位还是其他的……但他不想要的东西,多的是想要的人。”

   “上一任天帝陨落之后,天帝之位本该由神威太子继承,可是其弟轩辕律取而代之。支持轩辕衡的八族,转投轩辕律的有两族,其他六族中,有五族因为力量强大能自保,势力最弱的鬼族被屠戮一空。”萧厉冷静的说着当年经历的事情,“这是我知道的历史,不过在正史上,神威太子的死因是这么说的,神威太子轩辕衡,因未能重用鬼族,被鬼族所刺杀……”

   萧厉冷笑了一下:“多蹩脚的借口啊,你知道吗?正史上,刺杀轩辕衡的那个鬼族人,是我。”

   39

   温衡说不出话来了,他的泪顺着眼眶滚下:“不,不是这样的。”鬼族对他忠心耿耿,他被虐杀之后,是萧厉拼了命给他收的尸,可是世人竟然将这么大一盆污水泼在萧厉和已经不能说话的鬼族身上。冤枉啊!

   “当然不是这样的,可是真相如何,还重要吗?”萧厉跪在坟冢前冷静的问温衡,“这世上还会有人在意这件事吗?”

   “追随神威太子,我不悔;鬼族因为支持他被灭族,我的族人们也不悔……我悔的是,看到现在的你。”萧厉伸出手想要去触摸温衡的脸颊,“你和轩辕衡一模一样,甚至你们的秉性和曾经也如此相似。可是我却知道你不是他,属于神威太子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温衡,你为什么要上来呢?你应该好好的在下界,孕育新的道木,做你的仁爱仙帝去,为什么要上来和这个腐朽的世界死磕呢?”

   “你都已经死了啊,我亲眼看着你死的,你的神骨被抽出,你的呼吸一点点没了,身体慢慢的凉了。你为什么还要上来趟这趟浑水呢?你看你,活了两世还是这么傻,你这样的人,怎么能走下去呢?你是上来送死的啊。”萧厉的义骸冰凉,温衡觉得脸上一片冰凉。

   “我悔,我应该在看到你的第一眼就一鞭子把你抽回下界去,免得你到了上界,我还提心吊胆。之前的万年间,我都不曾有过希望,你现在过来又算什么呢?温衡,你现在做的那些事和想要做的那些事,有意义吗?”

   萧厉银色的双眼盯着温衡,他一字一顿:“我之前就问过你,上界真的有必要拯救吗?你上来干什么呢?你对我说什么,你还记得吗?你说,你既然上来了,有些未了的事情总要有个说法。你说,天道是公平的,夺走你那么多,总会给你一些补偿,天道会将最好的人送到你身边。可是我看到了什么呢?温衡,你摸着你的良心说说,你到三十三重天才几天?你就落到了什么田地?”

   萧厉眼中有水光闪动:“我曾经……无比信任你,我觉得世上没有比你更值得追随的人,你的每个决定,我都不会质疑。我曾经坚信不疑,我的族人也曾经这么坚定的站在你的身后。然后,然后我们得到了什么呢?我们信赖的太子死了,鬼族被屠杀了,世上再无一人存活。你向我们证明了,我们的坚持都是笑话。”

   温衡低着头跪在坟冢前:“对不起……”除了这声迟来的对不起,他什么都做不了。

   萧厉说道:“我曾经以为你变了,我觉得你死过一次,最起码能长点记性。可是你还是这么容易相信人,这么容易被人骗。我知道你失去了之前的记忆,过往的那一切对你而言就像是一场梦,我怎么说,怎么表达我的痛苦和悲伤,你都没有办法感同身受。”

   萧厉带着泪嘲讽的笑了:“我心里怨恨啊,过去的那些年只要我睡下去,我就会想到族人被屠杀的这天,那些哀嚎声在我耳边回荡。我在想啊,到底哪里错了呢?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被这样伤害?”

   萧厉嘴角挂着笑:“后来啊,我想明白了,错在哪里呢?错在我的族人太贪心,他们将我送到了你身边,享受优待的同时就要承受某一天你不在时的打击。错在我,明知道轩辕衡是那样的心性,却不知道未雨绸缪,还在他身上放上了全部的希望。错在轩辕衡,错在他一意孤行不听人劝,明知道他身边的人狼子野心,他还一味的纵容。”

   萧厉的泪终于滚了下来,他的声音凝结成了冰:“温衡你看,我们都不无辜,我们都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了代价。你轻信于人结果落得魂飞魄散,即便再度回到这里,也不是神威太子。我不知变通,落得肉身毁灭神魂受损,人不人鬼不鬼,虽说成了幽冥界的阎君,可是却只能隐藏在恶鬼面具之下不敢以真实身份示人。我的族人因为贪心,一族全灭。走到这步,该啊……谁都不无辜。”

   温衡终于明白了萧厉看到他的时候那种又爱又恨的感觉是怎么回事了。如果他是萧厉,面对害死自己和族人的凶手,他心中应该满是恨意的,要不是轩辕衡,鬼族不会覆灭,他就算做不成仙尊,现在也能成为鬼族中的中流砥柱,说不定还能奢求有自己的家。他的族人虽然过得不如其他种族,可是最起码还能活着。

   可是他又是萧厉的朋友,萧厉在他已经被囚禁起来的时候还在为他四下奔走……

   “对不起……”温衡跪在万千坟冢前底下了头颅,“是我的错。”一个轩辕衡倒下不可怕,可怕的是曾经支持他的势力被清扫。他一个人死了没什么,可是他死之后,有千万的灵魂因他而亡。温衡觉得喉头梗住了,在他得知自己死状凄惨的时候,他只是想感叹一声。可是在听到鬼族的遭遇之后,他却感叹不出来。

   他想,他应该愤怒,他应该拍案而起攻上一重天揪着轩辕律的衣襟将他狠狠的摁在地上,然后对轩辕律后面的支持者展开狂风暴雨一般的报复,那些背叛他的伤害他的人都要受到惩罚。他想,正常人都应该会有这样的情绪。

   可是……他没有。

   他很冷静,他心情很沉重不假,喉头像堵着一口剧毒一样让他痛不欲生不假,可是他不想报复。

   政治博弈从来都是惨烈的,自古成王败寇,轩辕衡输了就是输了,他的一生是短暂的悲哀的。他的陨落就标志着他的那一派陨落,以后开启的是另一个朝代。轩辕律做天帝上万年,他身后追随他的子民何止千万,若是一一清扫,上界三十三重天没有一处不流血。

   他不想看到流血事件,他只想给轩辕律一个巴掌,或者将他遭遇的那些事情原封不动的还给轩辕律。可是现在的情况,让他有点不知所措了。

   萧厉看到了温衡的脸上的沉重,他擦了擦泪说道:“你不要觉得有什么困扰的,你现在不是轩辕衡,你是温衡。你到上界来的目的不是杀戮而是拯救。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情,那些过去的事情不该有你背负。”

   温衡低声说道:“他们是因为我而死,可是我竟然连给他们报仇的心都提不起来。你说的对,萧厉,我是窝囊废,我烂泥扶不上墙。”他很难过,可是却不希望以另一场杀戮来解决这件事。

   萧厉平静的说道:“我知道。”

   萧厉道:“就算你改头换面,你的骨子里面还是轩辕衡,你的道义不是仇恨,不是睚眦必报,你的道义是包容和温和。你若是真的对我拍着胸脯保证什么,我反而不敢相信了。我认识的轩辕衡,是个仁厚宽容的人,他心中永远都有大爱。这也是大家义无反顾追随他的原因,在他的身上,能看到光明。”

   温衡更加愧疚了:“可是我却让大家都失望了。”萧厉说道:“最失望的时候都过去了,现在说这些没用了。”这些年萧厉在幽冥界做阎君,见多了生死,看多了报应,他反而看淡了一些事。只不过对于上界三十三重天的厌恶,一点都没减少。

   “我不知道通天仙君是怎么找到你的,既然他能劝说你回到上界,你就去做自己一开始想做的事情吧。”萧厉说道,“这一次,你身边有下界飞升的同伴,我想你一定……”能得偿所愿……萧厉本来想这么说的,可是这句话还没说出口,萧厉面色变得古怪起来:“哎……”

   这才分开几天,他就能把自己搞的这么狼狈,就这样的傻子去了上界,真的没问题?

   萧厉很快就想通了:“你放心,现在我执掌幽冥界,现在幽冥界已经和下界联系起来了。万一你被他们弄死了,魂魄只要没散,我都让你重新投胎。不过万一散了,就难办了。”温衡有点想笑,明明是这么严肃的场合,明明之前说的话那么沉重,可他一听萧厉说话,眉头就舒展开来了:“我这算不算走后门?”

   萧厉板着脸:“你走的后门还少?”要不是萧厉手下留情,温衡在幽冥界都能死上十七八次了。

   温衡和萧厉两人站起来,给每一座坟冢添了一抔土。这是个浩大的工程,两人足足做了三天三夜才做完。

   萧厉说道:“这里是鬼族曾经所在的土地,我知道九霄界的人称它为彻骨寒地,以前这里叫回春洲。”这里曾经是一个鸟语花香风景宜人的地方,萧厉在这里度过了快乐的童年,直到他被送去一重天成了轩辕衡的侍读。

   萧厉说道:“鬼族被屠戮的那天,我不在,我被妖火焚烧失去了□□,灵魂也受损。老阎君和我的父亲有交情,他将我带去了幽冥界。等我再回回春洲的时候,我的族人都没了。这里的坟冢,是我一座一座的搭建的。回春洲结界破开,渐渐和上界分离开来,流落到了混沌海中,现在外面都是风雪,只有这里族人才能得到安宁。”

   萧厉说的云淡风轻,温衡却透过黑暗看到一个少年将族人的尸体一具具的收起来,他挖好了一个个的坑,将族人们一一埋下,风雪中,少年背上背着尸骸踉跄的走着。不知道用上多少年,不知用坏了多少义骸,萧厉才将他的族人们收敛到这里。温衡更加愧疚了:“对不起……”

   萧厉瞅了温衡一眼:“你是不是只会说这句?”温衡:“对不起……”

   萧厉说道:“没有你想的这么可怜,他们屠杀的时候还留下了小白。这些年我在幽冥界,只留小白一条蛇看着族人们,我要隔上好久才能回来看一看。”这一次从温衡去九霄界,萧厉便顺道回来看了看,结果人还没走,就看到温衡颠颠的过来了。这厮被人坑的一脸血,萧厉简直看不下去了。

   说起这个,萧厉就来气:“对别人倒是心软留情,对自己人下手倒是狠,你是不是窝里横上瘾了?”温衡一头雾水:“嗯?”

   他很快就明白萧厉说的是什么了,随着萧厉的骂声响起,温衡看到坟冢深处亮起了两盏金色的大灯笼。灯笼越来越近,温衡看清了,这不是外头那条蛇么?白蛇嘴角还挂着血,看到萧厉的时候它摇头摆尾的想要靠近,结果看到温衡,它就瑟缩起来了。

   萧厉摸着白蛇的脑袋:“不怕啊,他是没认出你来。快过来给小白道歉!说起来,我养的宠物难道都和你有仇?你怎么一见面就断它们的牙齿?驺吾也是,小白也是,它们到底哪里得罪你了?”

   温衡原本想着,萧厉都这么可怜了,他骂几句就随他吧,可是他还是没忍住,他弱弱的说道:“我不是故意的,驺吾是自己扑过来把牙齿弄断的,再说,我也不知道白蛇是你养的啊。”要是早知道,温衡肯定不会下手,他会站在原地让白蛇啃。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