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第二十三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26

   醉仙楼来了新的小二,温润如玉长了一副好皮囊,脾气好随叫随到,别人说什么他都眉开眼笑。第一天工作就摔了十八个盘子,就算这样都没受到惩罚,这真是奇迹啊。要知道醉仙楼的胖掌柜对员工宽容是一回事,可是在他们犯错的时候也是很严格的啊。

   胖掌柜也有他的思量,他笑着对温衡说道:“第一天上工么,生疏难免,一回生二回熟么。明天可不能同样的错误再犯了啊。”温衡点头:“抱歉,下次不会犯了。”他只是想试试能不能同时把整个厨房的盘子都搬空,事实证明他可以。只是不要遇到故意使坏的人就好。

   十八个盘子都是被同在醉仙楼当跑堂的其他小二给打碎的,温衡笑着承担下了一切。明天开始他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晚上回去之后彭少堂对着温衡念叨:“你今天不需要那么卖力,你一卖力,抢了别人的饭碗自然会引来别人的嫉恨。”温衡笑着说道:“嗯,我知道了,谢谢提醒。”他没打算在这里长久的干,可是不代表其他人也是这样想的。

   同在醉仙楼当跑堂的法修有好多已经飞升好久了,在这个重剑修轻法修的九霄界,他们若是单独出去闯荡会遇到很多危险。在这里端盘子虽然说起来不好听,可是能得到的资源要比自己单打独斗来的多。

   看来不管在哪个世界,人心都是最复杂的。温衡坐在窗边看着天上的圆月,灵气在他的周身旋转了一圈,一整天的疲惫就被清除掉了。彭少堂又摸出了酒壶,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能忘掉一天的疲惫,突然他听到了温衡的声音:“彭兄,问你个事?”

   彭少堂淡定的将酒壶中的酒倒在酒杯中:“问吧。”温衡道:“下界的修士能够通过修行增强自己的实力,上界的仙人又该如何修行增强自己的力量呢?有什么功法吗?”

   说起这个彭少堂笑了出来:“你还真以为这里是下界啊,只要努力就能有回报?这里是天界啊,在这里,一飞升地位就被定好了。比如,你是地仙,这辈子都是地仙。你就算再努力,地仙的印记都会跟随着你,无法摆脱。”

   彭少堂眯了一口酒:“当然,听说几万年前,仙人也可以修行的,地仙可以修成天仙,天仙可以修成仙君……可是现在的仙界不需要那么多的仙君,糊糊涂涂的过过吧。地仙也好,天仙也罢,大家只要不作死跑到混沌海去,一个个都是不死之身,争这个有什么用?”

   彭少堂说道:“天界的灵气比下界浓郁千百倍,我们的身体在飞升之时已经定型了,肉身和神魂没办法再进步了。你就歇了这条心吧?”温衡还是好脾气的在笑,彭少堂喝了几杯酒之后就话多了,他对着温衡说道:“不过呢,你这个想法也正常,每个刚飞升的人都会证明自己与众不同去修行去努力,可是结果呢,还不如不折腾。”

   彭少堂有点醉意了,他哼着小曲:“谁都说成仙好,可下面的人又怎么知道,仙人现在崇尚的是返璞归真?”温衡坐在窗户前,房中的夜明珠渐渐暗下来,他的脸渐渐的没入黑暗中。

   第二天天一亮,温衡从入定中醒过来。今天又是做跑堂小二的一天,温衡已经想好了,今天的工作结束之后,他要去城门那边找李老。彭少堂说的道义的事情他很在意,他很想去看一看。

   温衡今天的表现很好,客人对他的评价很高。有好几个女修看着温衡红了脸,胆子更大的直接在温衡胸口摸了两把。可怜老温活了几万年竟然被小姑娘调戏了,幸亏他脸皮厚,摸一摸也没少块肉。要是柔儿她们被摸了,估计醉仙楼都要被他们掀翻了吧?

   醉仙楼是整个九霄城最大的酒楼,酒楼的主人是天界最厉害的厨神,这位厨神可不得了啊。据说几万年前飞升的时候天降祥瑞,上任天帝直接冠以厨神的封号给他。他的产业遍布三十三界,就算是各界的管治神明都要敬他三分。

   温衡握拳,早晚有一天,他要让他的飞仙楼遍布三十三界。为了这个伟大的目标,他必须要先找到自己的几个可爱的弟子们!

   醉仙楼的胖掌柜对温衡很满意,他第一眼看到温衡就觉得他是跑堂的好料子。虽然第一天温衡打翻了十八个盘子,可是第二天有不少客人夸他了。胖掌柜拍着温衡的肩膀:“年轻人,好好干!你的前途无量啊!”

   温衡默默的腹诽:端盘子的前途吗?可是他明面上依然笑眯眯:“多谢掌柜提携。对了掌柜,我可以在醉仙楼休息的时候去九霄城逛逛吗?”胖掌柜挺体恤的,他连连点头:“好啊,当然可以啊。只要不误了开工的时间就好。”

   温衡自然求之不得,下工之后他溜达溜达出了醉仙楼。讨饭棍上面的两片小叶子心情非常好,温衡一边走,它一边拍着叶子,温衡看向它的时候,它就歪歪扭扭的比个心出来给温衡看。温衡笑着说道:“憋坏了吧?”

   这几天为了端盘子,温衡只能将讨饭棍放在房间中,别说讨饭棍了,就连温衡都觉得全身不自在。还是这样好啊,温衡吹着九霄城的夜风走过了好几条街,不知道他现在去城墙那边能不能遇到李老。

   九霄城中都是仙人,这时候就能看出凡人和仙人的不同了。凡人晚上要睡觉,仙人可以千百年都清醒着。日落月升却不影响天空中剑修们活动,绚烂的剑光像是烟火一样时不时的在九霄城各处闪现。

   能飞升到上界的人,都有几把刷子,就算是醉仙楼中端盘子的小二也是地仙。在这个全民皆仙的地方,有些东西就诡异的被吹捧起来了,比如大半夜还在开业的酒馆,里面挨挨挤挤坐满了仙人。比如路边灯红酒绿中正挥着大花帕子洒下一片灵光的姑娘们:“仙长,来玩啊~”

   温衡站在长街上叹了一口气,这算是什么仙界。他想象中的仙界,大家都是谪仙一样的人物,不食人间烟火,行动处一派仙家手段仙人风范。眼前的九霄城和下界最普通的城镇有什么区别?

   难道是因为已经成仙,已经没什么想要达成的,因此开始吹捧下界的东西了?就像彭少堂说的那样,现在流行返璞归真?那还飞升什么?做个什么仙?在下界不好吗?

   啊,不对,很多修士也是飞升到上界之后才发现这点的吧?当他们发现飞升之后的生活成了这样,就开始了醉生梦死,要么就去死,要么就这样混着吧?

   到底哪里出问题了呢?温衡抬头看向天空,他看到东方的天空中有一道巨大的黑色阴影隐没在云层之下。这便是支撑三十三层天的道木吗?

   一晚上能走多远?温衡对自己的速度很有自信,可是当他越向东方走,他就越能感觉到上界道木对他的排斥。等他走到九霄城东边城门看到城墙的时候,他停下了脚步。就算他追着旧木而去又有什么意义呢?

   东方的城墙上亮着白色的风灯,惨白的灯光落在地上,将温衡的背影拉的很长。温衡的神识顺着城墙延伸开去,他发现九霄城很大,有他飞升的御灵界那么大。在九霄城的边上,都建着高高的城墙。九霄城中灯火辉煌,比他在下界看到的任何一个城镇都要繁华。可九霄城只有一个,和外面混沌海相比,九霄城就像是一粒小小的明珠。

   高高的城墙立着或许并不只是为了抵御混沌海中不知名异兽,更多的是为了保护城中的仙人那惶恐的内心。想想看,茫茫大海,只有九霄一处陆地,这么一想觉得很孤单啊。

   温衡靠在城墙上杵着讨饭棍隔着山峦看着混沌海,他今天应该遇不到李老了。不过也不着急,他既然飞升到上界,有的就是时间。

   天色微亮的时候,温衡回到了醉仙楼。没想到一进门就看到了精神饱满的彭少堂,彭少堂一看到温衡就诧异的问道:“你去哪里了?一整晚都没回来?刚刚掌柜的来找你了,你走了大运,掌柜今天让你伺候几个仙君,据说今天仙尊有可能也回来啊!”

   温衡眉眼弯弯:“仙君哪?”他运气真好,没想到这么快就能看看九霄界的大人物了啊。

   在这个地仙占大头,天仙占小部分的九霄界,仙君以上的人是凤毛麟角了啊。话说回来,温衡一直不明白仙人的等级是如何定下的,想到了这点他就问彭少堂了。

   彭少堂冷笑一声:“你问我?我问谁?”口气中满满的郁郁不得志,温衡想着可能彭少堂是个地仙,不知道这些吧。结果没一会儿他就听到了彭少堂的话:“出生在三十三重天上的那些人,哪怕和□□凡胎没什么区别的那些人,最少也是个天仙。像我们这样飞升的修士,就算修为再高,也最多是个仙君。”

   合着还有严重的种族歧视哪?那些仙二代一出生就是天仙了?这简直荒谬。不过荒谬的事情多了去了,不差这一点两点。

   正说着,胖掌柜急匆匆的走过来了:“小温哪,你过来我有话对你说。”老温:……突然被人叫小温,有点小激动是什么情况,感觉自己都变年轻了呢。老温乐颠颠的应了一声:“来了!”

   彭少堂看着温衡乐颠颠的背影不屑的哼了一声:“出息……”

   老温被胖掌柜摁着说注意事项:“今天不光是我们九霄界的持界仙君水神要来,还有战神风神他们,仙君有七八个。这是我们醉仙楼的大事,原本你刚来,轮不到你去伺候他们,可我觉得你是个好的,让你多锻炼锻炼没错。你要记着啊,谨言慎行,注意自己的形象。”

   话音刚落胖掌柜就开始嫌弃温衡的讨饭棍了:“哎,你这个棍子这么拿着就不行,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讨饭的。你现在可代表着我们醉仙楼的颜面,这东西赶紧放旁边去。”胖掌柜还想帮温衡去放,只不过一只手没能提起讨饭棍,他就放弃了:“看着挺细,没想到还挺重。自己找地方放好了啊,来,把衣服换了,穿这个喜庆!”

   说完他兜头丢给温衡一套衣服,温衡一看,这颜色……红彤彤的,再一看醉仙楼里面其他的小二,活像一个个活动的红灯笼。温衡提着这套衣服内心是万分抗拒的:“掌柜……”能不能不穿?

   胖掌柜头也不回的走了:“快准备准备,客人很快就到了。”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还记得不,老温他还穿过女装。和一般的攻不同,老温对自己的形象从来不在意。说我特意毁老温形象的亲们,你们真的冤枉我了,他就是这么一个人啊!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