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82、第八十二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193

   听到温衡这么说, 柳月白愣了一下:“温道友……你……修行的是天机道?”温衡笑容满面:“没有专门修行过, 与生俱来会算命。来一卦吧?”

   柳月白笑了:“温道友何必这么安慰我。自从双腿不能动弹之后, 在一段时间内, 我尝试了各种办法,甚至我花了重金向执道仙尊祈求, 祈求天道能让我重新站起来。可是……”可是都不行,还因此掏空了清淡峰的全部积蓄,若不是如此清淡峰现在也不会破落成这种模样。

   温衡笑道:“反正闲来无事,算一算呗。”说着他双眼中金光流转,这一看,温衡吃了一惊, 他到底是什么运气!他竟然看到柳月白站在大殿中, 下方千人臣服。在上界他已经看到过两个人是这样的气运了。

   一个是在九坤界,寂灭宗的简真。简真当时紫府破裂不久于人世, 温衡花了三片道木叶子救回了他。以简真的智商, 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成为寂灭宗宗主,取代他的宗门老祖成为九坤界的执界仙君。

   而柳月白现在也是这样的情况, 温衡觉得他会取代他的师兄成为无涯宗的掌门。温衡神色复杂,他的运气真是太好了。他觉得天道对他其实挺好的, 只要找到快挂的人救了他, 就会让旁边的人的命运都产生变化。

   且不管柳月白将来会成为什么人,有一件事他能确定,就是他站起来了!方才温衡看得真切,柳月白是站着说话的, 气势惊人!

   柳月白看着温衡眼中的金色灵光吓了一跳:“温道友,你的眼睛……”温衡摆摆手:“不碍事,帮你看了看,你的腿能好。”

   柳月白闻言猛然睁大了眼睛,他的声音中带着自己都没注意到的颤抖:“能……能好?”他的腿能好?柳月白突然笑了一下,然后眼眶就红了:“他们都说不可能好了,若是能好,又该怎么好起来呢?”

   他多么盼望能够再站起来,坐在轮椅上十几年,他虽然已经习惯了这种滋味,可是若能让他站起来走上一圈,他死而无憾。柳月白抬头满眼都是期盼:“温道友,我这条腿,如何才能好?”

   温衡笑着:“能好,不过你要先发个誓。”柳月白嘴唇翕动:“好。”就算用他的修为用他的元寿来交换,他也乐意。

   温衡道:“你要用你的道心起誓,接下来的事情不能告知任何人,不然魂飞魄散灰飞烟灭。”柳月白二话不说就竖起指头:“我柳月白以道心起誓,若是温道友为我治好了双腿,我不会将我们之间的任何事情说出去,否则魂飞魄散身死道消。”

   柳月白从没用神魂起誓过,他飞升之后在无涯宗一直顺风顺水,直到自己断腿,才看到事态炎凉。第一次用神魂起誓感觉就是不一样,和平常伸出三个指头指天发誓完全不同,他清楚的看到他的紫府中出现了一道金黄色的锁链,锁链系住了他神魂的脖子,柳月白知道,只要自己违背了誓言,这根锁链会扭断自己的神魂。

   不过他不后悔,只要温衡能够帮他治好腿,他一切都不在乎。走投无路的柳月白完全没想到,若是温衡是诳他的,接下来要对他图谋不轨,他该如何是好。到时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柳月白期盼的看着温衡,他还没想到这一点。正是因为他的坦率,温衡才想着这人值得一救。

   温衡走到窗户前关上了窗户,外面的风景再好,也和柳月白没有关系。柳月白的目光一直落在温衡身上,仿佛温衡就是他的救赎。

   温衡关好窗户之后走到柳月白面前,他看了看柳月白的脸笑道:“我没想到会这么鲁莽的就决定帮你,这也是一种缘分。你能站起来之后,希望你能重拾希望好好的活下去。这世上还有很多美好,多出去溜达溜达,心胸就开阔了。”

   柳月白认真的点头:“好。”只要能让他站起来,别说出去溜达溜达,天天在外面溜达都可以。

   温衡蹲下身隔着衣服捏捏柳月白的脚踝,柳月白的腿明显开始瘦弱,看来是伤了经脉,灵气无法传送到他的双腿中。普通的肉身在天界这么强大的灵气淬炼下也不会像这样虚弱,温衡伸手从他的小腿开始向上捏,捏到大腿上的时候他问道:“双腿的骨骼和经脉没什么问题,你伤的是椎骨?”

   柳月白不想回忆受伤时候惨痛的经历,但是他不得不回忆,他痛苦的说道:“灵虚境中有一群夔兽,我被夔兽的角刺伤了后腰,倒地的时候又被踏了一脚。”

   柳月白的下半身当场就成了一滩肉泥,他当场就昏死过去了,等他再度醒来的时候,他的身体虽然在丹药和灵气的滋养下恢复了,可是他再也没能站起来。师尊说,他的经脉损毁,这辈子都不会好了。

   温衡对柳月白说道:“你介意让我检查一下你的伤口吗?”柳月白皱眉,后腰伤口位置比较尴尬,若是要查探伤口,免不了要亲眼看一看。

   柳月白很快就舒展开眉头:“好。”他用灵气转着轮椅到床边,本想撑着两只双手上床,可是看到床上的大棉被,柳月白的嘴角抽了抽……这背面也太……可爱了吧?

   柳月白本来想推开温衡的棉被,温衡不介意的说道:“没事,你直接趴上去吧。”柳月白也不说什么了,他双手用力,就爬到了床上。他的脸和上半身压在棉被上,下半身毫无知觉。

   棉被又软又香,柳月白和背面上卖萌的小鸡崽子看了个对眼:“挺可爱。”温衡掀开柳月白的袍子:“是啊,我弟子给做的,你要是喜欢,我可以送一条给你。”柳月白也不推辞:“多谢。”

   温衡也不避嫌,他将柳月白的衣服和裤子分别向上下拉去,然后就看到了他后腰脊椎附近一道手掌大小的伤疤。柳月白被踩成肉泥的身体都能恢复如初,这道伤口为什么没消退?难道夔兽的角有毒?亦或是脊椎处很重要,柳月白的师尊没舍得用重药?

   温衡伸手按了按柳月白的伤口,他的皮肤倒是挺有光泽,温衡上下按按问道:“有感觉吗?”柳月白:“上面有感觉,下面没知觉 。”

   温衡的神识探到柳月白的皮肤下,只见伤口处的脊椎,骨头倒是完好,但是骨头附近的几条灵脉全部断裂,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断裂,是粉碎状的断裂。柳月白下半身的经脉已经开始萎缩,若是搁在凡人或者无垢之体身上,他们早就死的透透的了。

   温衡摸摸讨饭棍,棍棍伸出了一条树根,树根上卷着一条细长的叶片。温衡接过树叶放在柳月白的伤口上,叶片沾到伤口处就自动的化成了青色的灵光钻到了皮肤中去。

   温衡看到柳月白断裂的经脉被青色的灵光修复,拉直,延伸,他的经脉正在生长!!只不过一片叶片不太够,温衡又花了两张叶片,经脉才长好。

   温衡本想问问柳月白感觉怎么样,可是定睛一看,柳月白已经歪着头趴在棉被上,两只手搂住了小鸡枕头睡着了。温衡:……得,他今晚没地方睡了。

   第二天日上三杠,柳月白才恍恍惚惚的醒过来。他已经自动的钻到棉被中去了,醒过来的时候,他正好好的躺着。柳月白双手一撑翻身坐起,他想要坐到轮椅中去。这十几年他养成了习惯,就算不用腿,双手也能发力。今天的轮椅有点远,他靠在床沿上伸手去拉轮椅的椅背。

   轮椅滑动着到了床边,他两只手撑在轮椅两侧,双手一用力,他的身体就灵活的翻到了轮椅上。今天好像比平时顺利,到轮椅上去的时候不需要艰难的翻身。他想了想,这一定是因为他的腰能扭动的原因。

   腰?能扭动了??柳月白猛地想到了什么。他看了看周围,四周一片安静,这是他熟悉又陌生的房间啊。柳月白撩起了裤脚,看到了他恢复如初的双腿。他双手撑着轮椅的扶手,试探着将一条腿伸了出去。

   动了!腿动了!腿落在地上了!柳月白双手一用力,他身形猛的从轮椅上站了起来,因为起身太急,他还前后晃动了两下。他站起来了!

   他扶着床沿,对着床上印着小黄鸡的背面笑了。笑着笑着,他就哭了。

   姜牧正在吃东西,他崇拜的看着温衡:“温仙师,你竟然会做这么好吃的东西!!”温衡爱怜的摸摸姜牧的脑袋,他该怎么表达这些东西不是他做的?姜牧也太好哄了,温衡不太敢吃的一种裹着蜜的糖果,他吃的津津有味。

   姜牧一手拖着一枚桑叶,桑叶上放着五六粒枣子一般大小的形状不太规则的金黄色的糖果,糖果外面沾着白色的细粉。他小心的捻起一粒丢到口中,上下牙床轻轻一合,薄而脆的糖果外衣就会碎裂开来,里面金黄色的糖浆就会滚出来,顿时口舌生香。这种糖果叫一口蜜,因为里面正好包裹着一口蜜。温衡常常因为吃的太多而牙疼,久而久之,他就少吃了。

   姜牧吃了一粒后将剩下的糖果用桑叶仔细包起来:“我要留给我师尊吃。谢谢你啊温仙长。”温衡笑而不语:“再休息一会儿来运气,就按照书上写的。”姜牧笑眯了眼睛:“好嘞!”

   石桌上放着一本书,书页的封皮上写着《零基础到筑基》,这正是温衡这个大老粗写的两本巨作其中之一。恒天城经典读物之一,因为这本书,恒天城的居民都能练气,因而人均寿命都很长。

   温衡仔细的看了看姜牧,带过无数徒子徒孙的温衡一眼就看出姜牧不能御剑的问题所在了。姜牧他灵气太强大,不知道循序渐进,一上来就输出最大的灵气来控制灵剑,这样自然要碰壁。姜牧的资质搁在下界,绝对是奇才,可是在上界,他就不入流了。

   仙界出生的人,级别最低也是天仙,作为仙人,运用灵气是最基本的。姜牧出生在上界,竟然不会御剑,难怪无涯宗其他峰的弟子叫他小傻子。可灵气这种东西,少了不行,多了更不行。

   这时候温衡的这本零基础到筑基就能完美的解决这个问题,姜牧听温衡说了几次之后,就能很顺利的压制自己的灵气了。往常他一跳上飞剑,就灵气开到最大,然后就失控了。这一次,他终于能架着飞剑慢吞吞的在天上飞了。

   姜牧兴奋不已:“温仙师,原来御剑不一定要很快很快啊!”温衡坐在竹椅上笑眯眯:“对啊,慢有慢招,快有快法。欲速则不达,慢慢来。你这样就做的很好啊,等下飞一炷香之后就下来休息一下,吃点东西。”

   姜牧欢乐的不行:“我觉得我能一整天御剑!”温衡笑道:“一开始别太快。”姜牧灵活的指挥着飞剑转了几个圈,往常他一转圈就要摔跟头,今天竟然稳稳的停在了飞剑上。他觉得他的心头甜滋滋的,一定是温衡的一口蜜从他的嘴里甜到了心里!

   194

   姜牧很聪明,只要方法得当,一提点就能通。柳月白出来的时候,姜牧已经能拽拽的御剑在清淡峰上空飞来飞去了。柳月白推开了门走了出来,虽然十几年没下地,却不妨碍他正常行走。他每一步都走的很稳,每一步都像是在走向新生活和新希望。

   柳月白激动的看着温衡,笼罩在他身上的忧郁一扫而空,他变成了一个神采飞扬的青年。温衡一回头就看到他了:“柳道友早上好啊。”不早了,已经中午了。

   柳月白走了几步,他走到温衡面前撩起袍子重重的跪在了地上。温衡都跳起来了:“快起来快起来,这可使不得!”柳月白坚定的磕了三个响头:“温道友,我该如何感激您?”

   温衡赶紧上前拉起柳月白:“说什么谢,能遇到你也是你我有缘,快起来。”柳月白被温衡拉起了身,这时候温衡才发现,柳月白长身玉立,是个温文尔雅的修士啊。

   姜牧兴奋的从飞剑上下来:“师尊!!师尊,你会走路了!!太好了,我师尊会走路了!”然后他就被温衡捂住了嘴:“嘘,你师尊要给你师伯他们一个惊喜,你不能嚷出去了。”姜牧连连点头:“嗯嗯嗯!”

   姜牧双眼亮晶晶的看着柳月白:“师尊,温仙长教我御剑了,我能御剑了!”说着他跳上了飞剑:“师尊,我飞给你看!”

   柳月白红着眼看着在空中飞行的姜牧:“好,好!我原本想着拜托清溪峰给小牧打造别的灵宝,没想到他学会了御剑!温道友,没看到你竟然是这么厉害的剑修!小牧修行剑道可算有指望了。”温衡瞄着柳月白:“柳道友……你不是剑修??”

   柳月白说道:“我是法修。温道友你……难道不是剑修?”

   啊,好尴尬。温衡身边的修士大多都是剑修。他自己勉强算是个法修,可是他会的术法加起来不会超过十种,阵法符篆更是不灵。可是他对剑招倒是了如指掌,如果不是老邵和弟子们经常揪着他切磋,估计也不会有这个成就。

   温衡看到姜牧御剑的时候就理所当然的觉得柳月白是个剑修,因为一般情况下,师尊是剑修,弟子才会御剑。可是他万万没想到,柳月白和他一样是个法修。

   柳月白的法器是什么呢?他的法器是一柄铁扇子。温衡做梦都没想到啊,他弱弱的问柳月白:“那……你说你有十把灵剑的呢?”柳月白无辜的回答道:“我那是收藏用的。我的法器是铁扇子,不过在灵虚境损毁了。”

   柳月白对温衡说道:“温道友的法器在何处?”温衡提起手里的讨饭棍:“这就是我的法器……”两人面面相觑,然后齐齐笑了。这真是意想不到啊。

   “小牧是我双腿失去知觉之后收的弟子,他本是我的一个道童,在灵宝阁中打扫。后来那些弟子嫌弃清淡峰没有前途,纷纷投奔了其他峰头。只有他留了下来,最困难的时候,只有他一人陪在我身边。好几次我存了死志,看到他的笑脸,我才停下了这个想法。

   小牧这孩子不笨,就是缺少人点化。我曾经问他想要修行什么,他对我说,他想学剑成为剑修。他对我说这话的时候,我已经把灵宝阁里面的飞剑都卖了,清淡峰上什么都没有,只有我这个瘸子。他却不嫌弃我,每天照料我鼓励我。我当时想着,这孩子要是不能御剑,我就给他打造一柄飞剑形状的灵气,不用他御剑,上去就能飞。

   现在我能站起来了,他也能御剑了。我们清淡峰会变得越来越好!”

   温衡笑着点头:“这样才好。”柳月白叹了一口气,他看了看苍蓝色的天空:“没想到我还能站起来,突然觉得这条命还有要做的事。温道友,有件事,我想拜托你。”

   温衡正在摸储物袋:“嗯?”柳月白说道:“你能治好我,能窥探天机,想必能找到杀害我师妹的凶手。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帮我这个忙。”

   温衡摸出一个蜜果子塞到口中:“嗯……”柳月白尴尬的说道:“我知道,温道友帮了我这么多,我已经无以为报。再提出这样的要求确实过分了,可是一想到师妹死的惨毫无头绪,我就夜不能眠。”

   温衡腹诽着:谁说你夜不能眠的?昨天抱着被子睡得那么香的不是你是谁?不过他是个很有涵养的人,他微笑道:“好。”

   好不容易能听到江湖八卦,温衡总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啊。人都是八卦的,好奇心害死魃啊。

   温衡在清淡峰上呆了三天,这三天,他大概的了解了承澜仙尊治下的十八界和他在的无涯宗。和下面的八界一样,承澜治下也有执道仙尊,这个执道仙尊名为段不语,是十八岛主之一。

   十八个岛的岛主变动还是挺大的,一般百年就会有其中一个岛主被新人更替。每次新岛主上位的时候,十八个岛屿就会靠在一起,承澜就会出现,等承澜认可了岛主,这些新岛主才能在各自所在的宗门站稳脚。

   举个例子,比如柳月白现在要代替他师兄雷劲苍,他首先要在宗门大赛上赢了师兄,然后去承澜那边报道,接受其他岛主的审查。审查通过了,他才能回来继续当他的岛主。若是不通过,那不好意思了,估计回不来了。

   这三天,柳月白也在头疼。他确实是站起来了,可是他的法器在灵虚境中被破坏了,没有趁手的法器加上这些年他疏于修行,他觉得自己的修为退了不少。柳月白在灵宝阁中寻找了很久,只找到了一些曾经炼器剩下的矿石,这些矿石想要重新打造一把铁扇子,需要好久。

   温衡这时候又摸储物袋了,他储物袋中有扇子。下界有个逍遥宗曾经和他打过交道,逍遥宗的长老们不管美丑每个人都握着一把扇子。温衡一度觉得逍遥宗人人会做扇子,宗门专门做扇子批发交易。后来他的朋友清崖子送了他几把自己打造的扇子,温衡是看不出好坏,他收下之后就放在储物袋里面了。

   温衡见柳月白这么苦恼,他便拿出了扇子:“来来来,你看看我的扇子能不能用。”温衡记得清崖子一开始送他扇子的说了,这扇子是迷踪扇的加强版,里面有阵法。后来又零零散散送了三四把。

   温衡将扇子放在石桌上,石桌的一个角就被扇子压塌了。柳月白倒是眼神一亮,他伸手取过一把洁白扇面的扇子惊叹不已:“不知这扇子是何人所制?竟然如此精妙!”

   端看扇面,看着就是一把普通扇子,可是一展开柳月白就发现了里面的不同。他随手拿了一把舞了起来,温衡坐在旁边看着柳月白,不得不说,美人舞扇赏心悦目。

   扇子开合间灵光四溢,只听刷的一声,扇子中射出了一片银针,密密麻麻的扎在前方的地上。再一横扫,扇子的上方出现了一片刀光,细细一看,上面竟然镶嵌着一片片雪亮的刀片。

   温衡惊了一身冷汗,清崖子竟然送他这么可怕的东西!幸亏他没拿出来用过,要不然扇扇风飞出来一片银针或者几把飞刀,他岂不是很冤枉?!

   柳月白双眼都是惊艳:“好扇!定然是炼器大师制作!”温衡笑道:“送你了。”

   柳月白震惊的看着温衡,他看看手中的扇子又看看温衡:“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温衡笑道:“放在我这里都浪费,只要你以后不用这扇子对付我就行了。”

   柳月白最后的烦恼也没了,他合上扇子对温衡行了个大礼:“温道友对我的大恩大德,柳月白没齿难忘。”

   隔天早上一大早,温衡就随着柳月白他们出发去无涯宗的主峰无涯峰了。无涯宗真的太大了,温衡觉得无涯界比恒天山脉大上了四五倍,御剑都要飞两炷香的功夫。

   为了不暴露柳月白双腿已经恢复的事实,柳月白还是坐在轮椅上。温衡和小牧站在他身后,轮椅飞行的时候会在下方伸出一块板来,这两人就站在这块板上。

   无涯峰上点着香烛,人还没到,香烛味道已经飘然而至。温衡看了看无涯峰,无涯峰山峦险峻,华美的楼阁依着山势而建。柳月白到了无涯峰面色就悲伤起来了:“师尊离世已经十五年了,起劲眼睛一闭都能想到他的音容笑貌。是我不孝,师尊生前不曾让他省心,他去世之后竟然一次都没来给他老人家上过香。”

   嗯……确实挺不孝的。不过看到柳月白这么痛苦,温衡就不说什么了。柳月白的轮椅在无涯峰行宫前的广场上停下,有两个人从行宫中迎了过来:“五师弟,你来了。”

   这两人,一人是温衡先前见过的黄烨明,还有一个是个女修,这女修一身红衣英气逼人。她眉宇间有凛然傲气,眼神更是霸气,好似在睥睨苍生。看到柳月白的时候,女修的眼神倒是放软了,她颔首道:“月白。”

   柳月白对着女修和黄烨明拱拱手礼:“二师姐,三师兄。”这女修正是柳月白的二师姐刀苍烨,刀苍烨这名字霸气,为人更霸气。她转到柳月白身后看了一眼温衡,然后推着柳月白的轮椅向着大殿走去:“十五年了,师兄弟们终于能聚在一起了。”

   柳月白难过的说了一句:“是我不好。”因为自己废了双腿,十五年没想离开清淡峰。他不是没有努力过,他越努力,越发现自己无能。

   195

   温衡他们想要跟着柳月白一起进去,黄烨明拦住了他们:“你们两人在这里候着。”闻言柳月白说道:“三师兄,他是我请来的医仙,为我治腿,我需要靠着他的灵气……我……”

   这是柳月白和温衡说好的,只有在给师尊上香的时候,他们才能看到无涯宗的掌门长老和核心弟子。柳月白宁愿示弱也不想失去这个机会,虽说怀疑同门不对,他首先想的就是排除同门的嫌疑,他宁愿是宗门的敌人混进来偷走了他的灵剑伤害了小师妹也不想是自己宗门的人做的。

   黄烨明见柳月白这么说只能挥挥手:“进去吧,不要乱走。”温衡赶紧跟上。

   那边刀苍烨推着柳月白进了大殿,大殿中放着他们师尊的牌位,柳月白一看到牌位就红了眼:“师尊……”大殿中的弟子们自发的分开一条道,刀苍烨推着柳月白到了前面。

   掌门雷劲苍黑着脸看了看柳月白,他是个大高个儿,肤色黝黑,长着络腮胡子。在美男成群的仙界,雷劲苍是颜色不同的烟火,不知道的还以为他靠打家劫舍为生。

   他点了三支香递给柳月白。柳月白挣扎了一下站了起来,他想最起码敬香的时候能让师尊看看他的腿好了,他也不想坐在轮椅上给师尊上香。柳月白看似踉跄的站起身,他的手拍拍衣衫然后颤抖着接过了雷劲苍手中的三支香。

   柳月白的师兄弟们看到柳月白重新站起来,有惊大于喜的,也有喜大于惊的。柳月白将香举过头顶:“师尊,徒儿不孝,今日才来看您。师尊,对不起。”

   柳月白身形踉跄了一下眼看要摔倒,这时候雷劲苍和裴明月一左一右架住了他的胳膊稳住了他的身形。柳月白低声的说道:“谢谢两位师兄。”

   雷劲苍黑着脸:“身子不好就不要逞能。”雷劲苍声音低沉,却体贴的将柳月白塞到轮椅中,他的神识在柳月白身上转了一圈:“师弟这身子有所好转?”

   柳月白点点头:“我寻了个医仙,在他的帮助下能站起来了,不过想要好起来还需要一些时日。”这也是温衡和他事先准备好的说辞,在混沌珠的遮掩下,柳月白的真实情况只有温衡和当事人柳月白能看的明白。

   闻言裴明月惊疑的看向温衡:“是他?”温衡眉眼弯弯和裴明月四目相对,裴明月羞愧的遮住了脸:“师弟,师兄糊涂了。你不要放在心上。”柳月白微微点头:“师兄你想多了。”

   这时候刀苍烨说道:“既然人都来齐了,就开始吧。”

   无涯宗的长老加核心弟子足有千人,温衡站在一旁的角落里围观,别说,真壮观。他眼中金光流转,从掌门开始一个个的看了过去。

   没想到雷劲苍这样的黑脸掌门竟然出乎意料的柔软,他竟然是个体贴师尊照顾师兄弟的好师兄。温衡还特意在他的脸上多停留了片刻,毕竟最终得力最终上位的人是他。他翻来覆去看了几遍,没看到雷劲苍做了什么坏事。

   第二个看的是黄烨明,这家伙正好站在掌门身后,这一看温衡嘴角抽抽。这家伙修行不行,但是在好色上面真是太有造诣了。光炉鼎这货就有三十几个,就这样他还惦记着柳月白。不过小师妹那事还真不是他做的。

   第三个看的是裴明月,在温衡看来,裴明月此人实在难堪重任,他也不是什么良配。他能因为心中愧疚就将残疾的道侣留在无涯宗,自己跑出去十几年不归家,这点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他这种人,说好听点是重情重义,说难听一点是优柔寡断拎不清。不知道自己要什么,遇到点事情就觉得自己过不去,当断不断拖泥带水的。

   不过裴明明不是杀害小师妹的凶手,他那时候正和柳月白卿卿我我想着怎么去找小师妹说这事呢。凶手不是他。

   还剩一个刀苍烨,刀苍烨正一脸严肃的站在前排,她站在最边缘,离温衡最远。就温衡对人的了解,刀苍烨这样的女修肯定不会做出残害同门的事情来啊。这种女修大多都严于律己勤勉自律,不会为了儿女情长耽误自己的修为。

   温衡叹了一口气,看来要在广大的核心弟子里面翻了。这么大的工程量,速度要快一点了。温衡在转开视线的时候还是决定扫一扫刀苍烨,排除一下嫌疑么。

   结果一看,温衡直接傻眼了。嗯……刀苍烨就是杀害小师妹方白凤的凶手。温衡看到刀苍烨用灵气卷着灵剑从后背捅穿了她师妹的紫府,捅过去的时候,刀苍烨眼中一片寒冰,她一点表情也没有,看起来冷静的可怕。

   凶手是找到了,可是为什么??温衡还想继续看,可这时候他被打断了。旁边有个内门弟子问他:“这位道友,你眼睛怎么了?”温衡一本正经:“我正在给你们的五长老传送灵气,不能断,断了他就站不起来了。”

   吓得那内门弟子缩回脖子不敢说话了。接下来温衡就闭目养神了,他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至于动机,这种事情就让柳月白他们这些同门兄弟搞定吧。

   在大殿中呆了半日之后,繁琐的祭祀才结束。裴明月推着柳月白:“月白,到我的清雅峰上去聊聊吧?我们许久没有好好聊聊了。”黄烨明嘿嘿笑着:“去什么清雅峰,去我的清涿峰,我们师兄弟好好叙叙旧。”

   雷劲苍皱着眉:“师弟身体刚有起色,你们不要让他累到了。我看师弟你还是回你的清淡峰上去,缺什么和师兄说一声就好。”

   柳月白对着师兄弟们拱拱手:“多谢师兄们厚爱。”他看了看温衡:“温医师,我们回去吧?”温衡应了一声上前推柳月白,裴明月站在后面欲言又止。温衡注意到刀苍烨的表情,她依然是那么平静,好像一切都不曾在她眼中停留过。

   一回到清淡峰,柳月白就让小牧去旁边玩去了。等小牧的身影消失,他急急的问道:“怎么样?有蛛丝马迹吗?”温衡老实的说道:“有,我现在就能把凶手告诉你,只是我不知道她的动机是什么,这个需要你自己去问她。”

   柳月白急切的问道:“是谁?”温衡道:“你师姐,刀苍烨。”

   柳月白如遭雷击:“为什么?!”温衡双手一摊:“你别问我啊,我告诉你凶手了,剩下的需要你自己去问清楚了。”

   柳月白难以置信:“怎么会是师姐?我想过会是大师兄,会是三师兄,甚至会是裴明月,可唯独没有想到会是二师姐。你知道我二师姐是个什么样的人吗?她冷静自制,平日里只知道修行问道,宗门的大小事务她从不沾手。怎会是她?她和小师妹关系最好了,小师妹无数次在我面前说,她最崇拜的人就是二师姐。怎么会?”

   温衡淡定的喝茶:“我觉得,你可以找你二师姐来问清楚。”

   柳月白摇着头:“师姐不会告诉我的,一定不会告诉我的。”温衡反问道:“你又不是你师姐,你怎么会知道她不会说?”

   刀苍烨的洞府在无涯宗最险峻的一处悬崖上,鸟飞不到,悬崖上一棵草木也没有,只有凌冽的寒风陪着她。从无涯峰回到她的洞府之后,刀苍烨就开始闭关。

   夜幕时分,刀苍烨睁开了双眼:“出来。”闻言一身白衣的柳月白出现在她的洞府中,看到柳月白,刀苍烨微微诧异:“月白?”

   柳月白干涩的开口:“师姐。今日我来,有一事想要让师姐解惑。”刀苍烨看了看柳月白的腿,她点点头:“你的腿何时恢复的?”

   柳月白说起这个就觉得有点伤心,他为了揪出凶手装瘸:“三日前好的。”刀苍烨指了指洞府中的蒲团:“坐着说话,你的腿还要休息。”

   柳月白乖乖的坐下,刀苍烨盘膝坐在蒲团对面的塌上,她冷静的说道:“想问什么?”柳月白艰难的说道:“小师妹是你杀的吗?”

   刀苍烨点头:“是我杀的。”柳月白没想到她这么坦率就承认了,他问道:“你为何之前不说?”刀苍烨淡定的说道:“你没问。”

   柳月白一口老血梗在喉咙口,他想起来了,小师妹被杀之后,师门上下乱成一团,只有刀苍烨还在淡定的闭关,师尊说她正在突破,不要打扰她。柳月白他们就什么都没问,再后来就是他在灵虚境受伤,刀苍烨去清淡峰看过他,见他神情落寞安慰了几句就走了。

   柳月白终于问出了最想问的问题:“为什么?小师妹心中待你如至亲,你为什么要杀了她?”

   刀苍烨淡定的对柳月白说道:“你知道我修行的是什么?”柳月白愣了一下:“师姐你修行的是天机道。”

   刀苍烨冷静的点点头:“对,我修行天机道,不过天机太深,始终无法参透,倒是让我能窥探人心了。你说,方白凤视我如至亲?她是不是在你面前说过我们宗门所有人的好话,在她的口中,宗门中人都极好?她很幸运能遇到这样的宗门?”

   柳月白想了想:“是这样,可这样……”有什么不对吗?这样阳光灿烂的小师妹有什么问题吗?

   刀苍烨深呼吸,一字一顿的说道:“眼睛会骗人、耳朵会骗人、话语也会骗人、感官感知到的东西都会骗人。你以为的你以为,往往不是你以为的。”

   柳月白被刀苍烨这一串儿像绕口令一般的话语绕住了。

   刀苍烨道:“方白凤,我杀的,师尊授意,我动的手。你还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作者有话要说:温衡瞪着柳月白:你不是剑修?!那你为什么有十把飞剑!

   柳月白瞅着温衡:你是法修?!那你为什么只会十种不到的术法?!

   两人菜鸡互啄中……

   不知道大家有有没有遇到过一种人,他伶牙俐齿,见谁都能说得天花乱坠,让人觉得他和你天下第一好。可是背地里,他会带头编排你。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