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85、第八十五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202

   水波横见温衡向旁边挪了一下, 他幽怨的盯着温衡:“你怕我?”温衡笑道:“我与水掌门素昧平生,哪里谈得上怕?”温衡确实不怕水波横, 他就是觉得惹上了水波横会比较麻烦。

   水波横闻言浅浅的笑了一下, 他的笑容看起来无比的纯洁还带了一点害羞。温衡心里咯噔一下,糟糕,这家伙难道学的是媚术?这种级别的媚术要满级了啊。温衡觉得脑海中莲无殇的脸突然模糊了一下,这感觉不对!关键时候温衡在储物袋中猛掏莲无殇的东西,慌乱时刻管它摸出的是什么,千万要记住自己的道侣是谁。

   温衡猛地从储物袋中拽出了一根玉簪子,一看到这根玉簪, 温衡的表情就柔和了下来。他抚摸着玉簪水润的簪身,眼前出现了莲无殇温柔的脸。

   水波横眉头微蹙,他神色复杂的看着温衡缓声道:“你, 有心上人了?”按道理说第一次问这话挺唐突的,水波横和温衡没说几句话就打探别人的私事, 这点很不好。可是水波横有自己的理由,他刚刚对着温衡下了最强的暗示, 修行至今,没有人能逃过他的暗示。

   若是温衡定力不足,现在应该与水波横推杯换盏在他身边效犬马之劳了, 可温衡却无动于衷。这样的男人真的该死的顺眼, 尤其是他满眼都是温柔看着玉簪的时候,水波横多希望他能变成温衡手中的一根玉簪啊。

   温衡正色说道:“有,我们已经结为道侣了。”水波横眼神中闪出了一丝暗淡, 他失落的说道:“哦,原来如此。”周围的环境吵杂,水波横不说话之后,温衡的目光又被吸引到舞台上的表演中去了。

   不知道水波横是什么时候走的,温衡觉得,这人倒是挺乖觉的。可能是对自己有点好感吧,当得知自己有道侣之后,就知难而退了。想到了这点,温衡笑着将手里的玉簪放到了储物袋中,他丝毫不知,方才他经历了一场不小的考验。

   柳月白和清崖子相谈甚欢,外面吵吵闹闹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这两人竟然在做扇子!温衡发现这两人在做什么的时候,他们两人已经各自做好了一把扇子,上面还有阵法,一扇起来灵光四溢。

   柳月白惊叹不已:“清兄的技艺真是高超,这阵法镶嵌的巧妙。”噫,就这么一会儿,就称兄道弟啦?清崖子倒也大方:“在下界的时候,我们逍遥宗有一司专门做扇子,大概的手法我还是了解的。”

   温衡:……不知道清崖子有没有发现,柳月白用的扇子正是他送给温衡的。可能已经发现了吧?不然两人怎么会在扇子的话题上聊得这么开心?

   刀苍烨不知何时坐在了温衡身边:“方才水波横与你说什么了?”温衡正眯着眼睛吃零食呢,闻言他老实的回答:“他问我,有没有心上人。”刀苍烨道:“你有福了。”

   温衡一愣:“何出此言哪?”刀苍烨道:“水月门掌门水波横飞升八千年,追求他的修士很多,他却孤傲得紧,难得会主动与人说这方面的事。看来他是对你有意。”温衡笑道:“别闹了,我有道侣的。”

   刀苍烨愣了一下,她眼神中闪出了吃惊的光芒,她侧头上下打量着温衡:“你有道侣了?”温衡点点头:“有啊。这有什么问题吗?”刀苍烨道:“看着不像。”

   温衡道:“这种事情又不能写在脸上,我也没什么需要隐瞒的,确实有道侣。”而且感情还很好。刀苍烨闻言道:“我与水波横打过几次交道,他这人不达目的不罢休,你既然有道侣,记得要把持住。”温衡讷讷的:“……哦……”好严重的样子,他看了一眼水月门的方向,只见水波横已经不在原处了,想必应该是回去了。

   刀苍烨今日喝了几盏酒,话有点多。她对温衡说道:“小师弟和四师弟不可能了。”温衡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她的目光正落在柳月白和清崖子身上。

   刀苍烨道:“经历了这么多事,小师弟的心也冷了,他不会接受裴明月了。”温衡笑了一声:“人生在世不只是情情爱爱,更重要的是责任和道义。柳月白和裴明月做不成道侣,做师兄弟未尝不可。经历了这事,他们该放下的也要放下了。”

   刀苍烨低头喝了一杯果酒:“话虽如此,可我心里总是难受。若不是我,他们……”温衡笑道:“刀长老,你喝醉了。”

   刀苍烨眼神有些迷茫:“嗯,喝醉了。这些都是醉话,温道友莫要对小师弟说。”温衡颔首:“好的。”

   刀苍烨站起来:“我要回去休息了,明日要开始长老之间的比试了。明日见,温道友。”温衡笑着拱拱手:“明日见。”看着刀苍烨孤独离开的背影,温衡心中难免有些唏嘘。

   刀苍烨修行天机道,新的道木对她的诱惑力极大。她虽然平时少言寡语,不代表她内心没有想法。她心里还是希望师弟们能好好的,她的愧疚一时半会好不了,需要时间慢慢抹平。

   温衡觉得周围实在太吵闹了,一开始还觉得很热闹,听得时间长了觉得脑仁都突突的震得慌。他站起来对清崖子说道:“我先回去了啊。”清崖子道:“好,你先回去吧。”

   回去的通道就在灵虚广场边缘,有五个传送阵,上面分别对应着无涯到水月五个宗门。来时需要靠岛主令指引,可是在灵虚广场,却能通过传送阵到达想要去的宗门。大部分人会回到自己的宗门去,还有一小部分会受邀去别的宗门和道友切磋详谈。

   温衡走到了逍遥的传送通道中,通道中灵光一现,他就回到了逍遥所在的海岛上。突然从热闹处到冷清处,温衡还觉得有些不适应。他的脑袋和耳朵中仿佛还回荡着夔牛鼓的鼓点声,晃了几下声音才消散。温衡笑了一下,看来自己年纪大了,已经不习惯这样的热闹了。

   周围暗了下来,逍遥楼上亮着银色的灯光。温衡转头看了看小道延伸的方向,浓雾后方的天空隐隐的泛着灰红色,那就是灵虚广场的方向了吧。温衡推开了逍遥楼的门,他杵着讨饭棍走到了自己的房间中去。

   推开门,身边突然传来了莲无殇的声音:“回来了?”温衡震惊的转过头,在夜明珠的照耀下,他看到莲无殇含笑坐在他的床边,他惊喜不已:“无殇!你怎么来了?你身体怎么样?不是说晋级吗?怎么样了?”

   莲无殇不说话,只笑吟吟的看着温衡,温衡开心的将讨饭棍往旁边一丢。讨饭棍啪啪啪的拍起来,看起来很急切,就像是温衡现在的心一样。

   温衡上前就将莲无殇抱了个满怀:“我好想你,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发生了好多好多事。”莲无殇将头温柔的靠在了温衡的肩头,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他的样子又温柔又乖巧,温衡真是爱到了骨头里。莲无殇轻轻的应了一声:“嗯。”

   温衡低头嗅了嗅莲无殇身上的香味,一股幽香传来。他的眉头微微一皱很快就放开了:“无殇,你换香薰了?”莲无殇依然柔顺的点头:“嗯。”

   闻言温衡叹了一声:“这个香薰不适合我家无殇。”说着他放开了‘莲无殇’,后退了几步重新捡起了他的讨饭棍。温衡郁闷的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我以为,真是无殇呢。”

   床沿上的莲无殇蹙眉,他身上散出一阵灵气,灵气散光之后,身着白衣的水波横不解的问温衡:“就是因为熏香,你就知道我不是你的心上人吗?”

   温衡微微一笑:“无殇他不用熏香。他也不太温柔,我倒是希望他能像你一样百依百顺,不过那样也不是高傲的莲无殇了。”水波横叹了一口气:“你真的很爱你的道侣。”

   温衡道:“不知水掌门来找温某有何贵干?”水波横从床上站起来,他光洁的脚踩在地上,他轻盈得像是一朵水花。他柔声说道:“我想与你春风一度,我觉得你给我的感觉很安全。如果是你,我愿意委身。”

   温衡头发都要炸开了,他感觉一道霹雳从天而下,劈得他外焦里嫩的。温衡艰难的说道:“什么?”水波横娇羞的站在温衡面前,他羞涩的笑了笑,然后……拉开了他腰上的衣带。

   一件件素白的衣衫缓缓从水波横肩头滑落,水波横的双眼在夜明珠下像是亮着星星。他垂着眼眸:“我……第一次,还请君……怜惜。”

   温衡直接就傻掉了,他震惊的盯着水波横的脸,咳,对,只有脸,脑子里面一片浆糊。讨饭棍上的小叶子又啪啪啪的拍起来,温衡的神智被唤回,他艰难的吞吞口水,然后弯下腰,将水波横的衣服一件件捡起来,再一件件的披在他的身上。

   水波横露出了受伤的表情:“为什么?你这么瞧不上我吗?你的道侣难道不是男人吗?”温衡小心的将他的内杉给他披上:“怎会瞧不上?水掌门修为高深,温衡只是一介草莽,和你相比犹如云泥。”

   水波横羞愤的红了脸:“那你为什么还不要我?!”温衡不紧不慢的回答他刚刚说的话:“我的道侣确实是个男人,不过我爱他,并不是因为他的性别。而是因为那个人是他,他就算是一草一木,我都爱他。鱼水之欢夫妻之实,要在两人两情相悦的情况下才能发生,最起码我是这么认为的。”

   说话间 ,温衡将水波横的衣服都披上了,他还弯下腰给水波横将腰带系上,虽然系的那个蝴蝶结不太好看。他温和的说道:“水掌门,承蒙你高看温某,觉得温衡是良人。可温某已经有道侣,温某爱他,至死不渝。”

   温衡态度非常好,他缓声说道:“水掌门天人之姿,想要找一个真心对你好的,一定不是什么难事。你值得更好的人去爱你,而不是胡乱的将自己交出去。你这样,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也是对温某和温某道侣的不负责任。

   我那道侣啊,好说话的时候非常好说话,脾气上来的时候,我根本拉不动他。若是让他知道我在外面沾花惹草,这辈子我可能都见不到他了。他这人性子高傲的很,可是我爱惨了这样的他。

   水掌门,你来找温衡谈经论道,我欢迎。但是若是想要和我春风一度,对不住,要让您失望了。温某这人粗鄙无礼,认死理还犟,辜负了水掌门的一番心意,实在抱歉。”

   水波横眼中的情绪变了几变,最终他只能沉重的叹了一口气:“好男人,都是别人家的。”温衡笑道:“也不尽然,水掌门身边一定有深爱你的人,只是你双眼被遮蔽,看不到他。”

   203

   水波横无奈的看着温衡:“你可知道,我是草木成精?”温衡一愣:“哦?这倒是不知道。”

   水波横道:“我本是山中一株菟丝子,春出冬亡,一年之中就会走完一生。没曾想运气不错,遇到了帝流浆爆发,我沾染了帝流浆,才得知世上有年复一年沧海桑田。植物的本性想要让我攀附巨树一样的男人,可是我深知,这世上能依靠的人只有自己。然而看到你,不知为何,我腿软心跳,控制不住的想要亲近你。让你见笑了。”

   温衡终于明白了他看到水波横的时候生出的那种觉得他难缠的感觉是怎么回事了。原来水波横真的是菟丝子成精啊!这也太巧了吧?温衡给自己点了个赞,真是野兽一般的直觉。

   同时他也给自己擦了一把冷汗,若是方才没有及时发现房间里面的人不是真正的莲无殇,那他现在……在干嘛?温衡被自己的想法吓出了一身的冷汗。若是真和水波横做了那事,温衡觉得他应该无颜见莲无殇了。

   水波横对着温衡行了个礼:“是我想岔了。”温衡笑着回礼:“想通了就好。”

   水波横在温衡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温道友你刚飞升没多久吧?要不要来我们水月门?”温衡笑着摇摇头:“不了,和我一起飞升的小伙伴还散布在上界三十三重天,我想着,好歹飞升一次,至少要看一看上界风光。”

   听到温衡这么说,水波横点点头:“原来如此。这样吧,温道友,若是将来你无处可去,或者你和你的道侣分开了,你就来水月门找我,可好?”温衡很想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不过想了想,他还是点头了:“多谢水掌门。”

   水波横站起来欲言又止的看了看温衡,最终他拱拱手:“温道友早些歇息吧,明日再见。”温衡笑着拱拱手:“明日见。”他亲眼看着水波横走出了逍遥楼,并且从阵法中离开,这时候他才松了一口气。

   他擦擦额头,林子大了真是什么鸟都有啊,吓死魃了。幸亏没发生什么,要是真发生了,他就没法活了。温衡对道木叶片说道:“你也是,看着我涉险都不提醒我。”

   道木叶子停顿了一会儿后疯狂的拍了起来,几个意思啊?欺负它不会说话是不是?!

   温衡摸了摸叶片:“你看,多玄哪,差点咱就失去无殇了,以后可要小心再小心,不能让人暗算了去。”道木叶片蔫巴巴的不动弹,温衡叹了一口气:“上界艰难,越往上遇到的人越厉害。走到今天这步,不容易,不能因为这种小事阴沟里面翻船。”

   这话说给道木听是假,说给自己听才是真的。温衡觉得自己不聪明也没天分,若是手头的幸福他都不能好好的守护,他还谈什么拯救上界的人?

   第二天开始的是宗门长老之间的比试,温衡早上到达灵虚广场的时候愣了一下,昨天还有一两百人,今天怎么就剩十几个了??仔细一看,那些核心弟子都不见了!

   温衡问柳月白:“发生什么事了?”难道昨天晚上那群核心弟子闹腾的太厉害,集体食物中毒了?不至于吧?

   柳月白道:“核心弟子已经去灵虚境了,他们的比试结束了,就能先进去。”温衡一愣,还有这个说法呢?他一直以为全部比试结束了,大家呼啦啦一起进去呢。

   雷劲苍说道:“灵虚境会根据进入的人修为高低将人分开,里面有很多地方,甚至我怀疑有好几重天。就算大家一起进去,还是要被分开。”温衡疑惑的问道:“你们就不怕里面的宝贝被别人得了?”

   柳月白笑着摇摇头:“温道友,等你到了里面你就会明白了,里面宝贝很多,但是要看你有没有能力带出来。”温衡不懂,他没去过这么高级的遗迹。曾经他们那边有遗迹名为洞虚境,里面有很多小洞天,洞虚境有等级限制,筑基期的人不会被分到元婴那边去。可能,两个遗迹原理差不多吧。

   这一天的比试,清崖子又不能上阵,他揣着手郁闷的看着擂台中间。温衡觉得他正在心里骂街,他问道:“清道友,想什么呢?”清崖子道:“回去之后,我要再打他们一遍。”

   清崖子什么都没做,逍遥宗就因为弃权掉到了倒数第一,他不服啊。温衡笑的肚子都疼了,不过想想就明白了,清崖子这人最看重宗门名誉。当年的逍遥宗的掌门逍遥子被残魂附体做了恶事。旁人说逍遥宗一句不对,清崖子都要急脸。他是个很有宗门荣誉感的人。让他亲眼看到逍遥宗倒数,和打他的脸没有区别。

   虽然后来他离开了逍遥宗,将逍遥宗交给了自己的师弟。可是后来他的师弟没办法支持逍遥宗的时候,还是他回去力挽狂澜。逍遥二字深深的刻在了清崖子心中,他不容许逍遥宗一丝一毫不好。

   今天的比试中,刀苍烨和雷劲苍也上去比试了一把,他们的对手,一个是玉女宗的女修,一个是十绝宗的一人。还算好,一胜一平,无涯宗的排名倒是比往年都要好,排到了第三。

   最厉害的应当属水月门了,虽然水月门的掌门水波横看着柔柔弱弱,可他门下的弟子个个身手不凡。水月门能蝉联承恩界第一数千年,确实不是吹出来的。

   只一天的功夫,长老的比试就结束了。在下午的时候,终于轮到清崖子和柳月白上去了。

   这时候,温衡就看到岛主令上散发出了红光,红光照在场上的掌门身上,温衡注意到,擂台周围的水镜亮了。这是不是证明上界的那些宗门长老正在看?

   先上去的是柳月白,柳月白抓阄抓到了十绝的安奎老头子。安奎上去装模作样的比划了几招后拱拱手:“柳掌门,承让。”大家都是将来的同僚,说句不好听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好意思真下死手吗?将来还要不要见面了?还能不能混了?

   这时候擂台旁边的水镜中闪出了红色的光芒,刀苍烨说道:“小师弟这掌门位置得到了上界的承认了。”

   刀苍烨说完这话,擂台上方就投下一道金色的灵光,灵光落在柳月白身上的同时,天空中还响起了一句话:“恭喜无涯宗柳月白继任掌门之位。”

   再接下来,上场的是清崖子。清崖子上场之后,擂台旁边的水镜像是坏了一样闪了起来,不过闪了一会儿之后就又好了。清崖子运气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他的对手竟然是水波横。

   雷劲苍倒吸一口冷气:“噫,怎么运气这么差,竟然抽到了水掌门。”温衡问道:“水掌门很难缠吗?”

   雷劲苍纠结的说道:“您看了就知道了,非常的……黏糊。”黏糊?这是个什么形容词?电光火石间,清崖子已经和水波横对上了,擂台上水波横站的这边突然出了无数金色的小藤蔓,仔细一看,竟然是嫩嫩的菟丝子藤蔓。

   菟丝子藤蔓纠结起来,铺天盖地的迎向清崖子。清崖子对这些藤蔓非常的忌惮,他手中的灵剑灵光四溢,砍断了一根藤,很快就会长出第二根。而被砍断的菟丝子落地之后并没有死,而是继续扎根,开始爬。

   没一会儿,场上到处都是金色的藤蔓,清崖子被逼到了天空中,他的脚下,到处都是纠结成一团的菟丝子藤蔓,乍一看让人头皮发麻,这也太多了吧?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清崖子斩断了不少藤蔓,当有藤蔓从下方伸出来拽清崖子的腿脚的时候,清崖子就剑光出鞘斩断一大片。那些细碎的菟丝子藤蔓有些没有落下来,不知是太细碎了还是别的原因,它们竟然漂浮在空气中。细细看去就像是金粉一样到处飘。

   雷劲苍吞了一口唾沫:“来了。”说话间,那些金色的碎藤向着天空飞去,因为它们太过细小,没办法一一捕捉,清崖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金色的碎藤在他的头顶凝结成了一张网。

   雷劲苍道:“被这网缠住了,灵气会飞快的流失。”十五年前他上位的时候,差点被缠死在网里。如果光是这也,雷劲苍也不会用黏糊两个字来形容。清崖子很快就被网给缠住了,一缠住,清崖子的脸就变得很古怪,红红白白的。

   他周身灵光大阵,金色的网硬生生的被他震碎,清崖子猛地飞到空中忙不迭的拍打着胸襟。温衡注意到,他的灵气冲刷了自己好几遍,像是有虫蚁叮到了他的贴身肉上一般。

   雷劲苍同情的看着清崖子:“那东西会钻到衣服里面去,也不疼,就是贴着你的皮肤一个劲的扭,要多难受有多难受。”温衡嘴角抽抽,听这个描述就非常的难受。

   清崖子脸都红了,他终于掏出了他的扇子,扇子上写着一个‘崖’字,曾几何时,这把扇子上写着‘天命风流’四个字。清崖子的迷踪扇一出,就意味着他要弃剑用扇子了。话说清崖子本来就是法修来着,法修可以有好几样本命东西,什么本命灵植啊,本命灵剑啊,本命灵扇哪。法修的本命真多,不像剑修,到死就执着一把剑。

   清崖子手中的扇子一闪,一阵狂风突然起来,金色的碎藤眼看要被吹散。这时候碎藤在空中自动的凝结成一条粗壮的藤蔓,像灵蛇一样冲向清崖子而去。

   逍遥宗曾经的几个长老,每一个都不是善茬。清崖子当然也不是什么善茬,他眼神一凝,扇子一扇,一道火光从猛地燃起,火光中,灵蛇一样的藤蔓被点燃,火势趁着风势越来越大,一会儿之后,擂台上就只看到浓烟滚滚。

   雷劲苍咋舌:“我滴个乖乖,我当初怎么没想到可以用火攻?”温衡眨眨眼,他也没想到,要不是看到清崖子用,他可能还在想该怎么破敌。温衡觉得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他没有。

   这时候擂台上猛地灵光一现,灵光过后,擂台上清清爽爽空空荡荡。水波横对清崖子行了个礼:“清掌门高招,水某自愧不如。”这是……认输了?不,不对,水横波放水了。他的实力远不止如此!清崖子和温衡同时有这个感觉,那应该错不了了。

   清崖子从天上落下来,他合上扇子真诚的行了个礼:“多谢水掌门赐教。”承恩界的修士们大眼瞪小眼,这……新上来的逍遥宗掌门太生猛了,竟然直接拱翻了水波横?

   清崖子龇牙咧嘴的走到温衡旁边:“散人,快帮我挠挠。”说着背过身对着温衡,温衡:……还能怎么样,只能认命的伸出手帮他挠了呀。别说,还真被温衡挠出了什么。他隔着衣服摸到了一点硬茬,拖出来一看是一小节还在蠕动的碎藤。

   清崖子郁闷的说道:“以后不想和水波横打了,扛不住。”温衡看了看水波横的方向,只见他正遥看着这边。清崖子抱怨着:“我用灵气搜了五遍,还是不能把它们完全给驱逐出去,这东西挺厉害。这是什么啊?”温衡平静的说道:“菟丝子。”

   清崖子看着手心中的一小节菟丝子:“噫,太黏糊了。”

   204

   清崖子也得到了上界宗门掌门的肯定,水镜上一片红光,从始至终温衡没在水镜上看到任何人或者声音出现。承恩界的这些掌门们已经准备收拾收拾东西去灵虚境了。

   温衡纳闷的问柳月白:“之前不是说,宗门掌门更换,要获得其他十七岛的认可吗?”怎么大家都不准备看上面承泽界的大佬换届了吗?

   雷劲苍叹了一口气:“要是等上面的几界都看完太费时,上面都是神仙打架。只要在岛主令上设定好了,等上面打完了通过了就行了,早点进灵虚境还能在他们之前进去找到点好东西。太晚了人多危险大。”

   温衡:……合着擂台旁边的那十三面水镜是摆设呀?难怪只看到一片红光,听不到人声看不到人脸。柳月白说道:“不在投映阵内人还舒服一些,不然还会看到上界的擂台画面,反而会被干扰。”

   温衡稀奇的说道:“还真能看到上面的情况啊?”清崖子道:“能的,也能听到吵杂的模糊的声音,实在很扰人。上界的阵法和符篆真不如御灵界。”

   温衡连忙捂住了清崖子的嘴:“嘘——你悠着点,万一被上界的人揍了,我帮不了你。”清崖子点点头,他有感而发罢了,只能怪上界人不知道下界符篆的精妙。

   清崖子和水波横他们调节了一下岛主令,他们将岛主令留在擂台旁边,然后人准备溜号去灵虚境了。温衡回头看了看擂台上面的五个悬空的岛主令,他吐槽了一句:“这不是在忽悠人么?”

   柳月白道:“对,即便知道是在忽悠人,可是该做的场面还是要做。”温衡摇摇头:“浪费时间。”

   这时候,通向灵虚境的小道上的雾气终于散开了。雷劲苍说道:“能进灵虚境的人,只能在里面呆十天,超出时间会被传送出来。温道友进去之后若是失散了也不必惊慌,能找到什么各凭机缘。”

   温衡一愣,他其实就是过来看热闹的,本来以为能看到承澜,结果别说承澜,承泽界的人都没看到。再说了,他能进灵虚境吗?他不属于五个宗门其中之一啊。

   清崖子对温衡说道:“散人在想什么呢?”温衡摇摇头:“不,没什么。”能进灵虚境看看也好啊,万一能挖到什么宝贝呢。

   说着温衡就和大家一起走上了通向灵虚境的小道,小道上倒是没有什么阵法能直达灵虚境。小道长约二十里,在海面上像是一条长蛇一样笔直的伸向远方。此时正当夕阳西下,橘色的阳光洒在海面上,像是一湖的金子。

   二十里对修士而言不长,脚上用上一点灵气,一盏茶的功夫就过去了。温衡看向海面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小道下混沌海中黑压压的道木枝条。道木?

   如果他记得没错,他们之前是在灵虚楼中。之前听雷劲苍他们说,灵虚境在灵虚楼后方,他们难道已经通过这条小路离开灵虚楼了吗?温衡向后看去,他还确实看到了远处有一个孤独的海岛,海岛上有个宫殿的影子若隐若现。

   再定睛一看,十八个悬空岛的枝条都弯弯曲曲的集中到了这里。温衡看向枝条的前方,吃惊的发现,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灵虚境正好处在枝条交汇处。看起来所有的道木枝条都是从灵虚境的下方延伸出去的那样。

   再细看灵虚境,灵虚境黑压压一片。和悬空岛不同,灵虚境周围都是海水,这点倒是和下界的其他界差不多。

   小道不宽,只能容两人并肩行走。温衡和清崖子快速向着灵虚境逼近,清崖子说道:“散人,若是稍后我们在灵虚境中分开,可有办法能聚到一起?”温衡双手一摊:“那就不清楚了,只能看灵虚境能不能把我们分到一起了。”

   清崖子道:“若是分开了也不打紧,十日后又能见面。对了散人,您从灵虚境中出来之后就跟我去逍遥宗吧?”清崖子道:“等我把逍遥宗的事情处理好了,我陪你一起去上面的承泽承惠界。”

   温衡笑道:“这个要从长计议,不着急。不过我倒是要找水波横,他算是承恩界的执界仙君了吧,我需要他给我摁个印。”清崖子点点头:“那倒是真的,不过不知道他会开口要什么。我听说想要让执界仙君在引荐信上引荐,需要付出代价。我回头帮您打听打听,需要做什么水波横才能在引荐信上签字。”

   温衡笑道:“那行,那就拜托你了。”温衡想着,他的身份就是地仙,进去之后一定会被丢到鸟不拉屎的地方去。清崖子和水波横他们都是岛主,他们应该会被放到一起。

   没一会儿,他们就到了灵虚境的边缘。灵虚境笼罩在一个巨大的结界下,像是一个巨人一样静静的蛰伏在混沌海上。夕阳的余光静静的洒下,没一会儿最后一丝光也沉到了海面下。灵虚境的结界前出现了一道金色的大门,水波横他们一个个的走到了大门中。只见结界中灵光忽闪,看样子进去的人被传送到了不同的地方。

   柳月白他们走在前面:“温道友,我们先进去了。”温衡拱拱手:“好,注意安全。”柳月白他们进去之后,就轮到他和清崖子了。

   走到门口,温衡对清崖子说道:“多保重。”他有一种感觉,他会和清崖子分开。清崖子拱手:“散人也是。”两人走到门中,温衡只觉得脚下一空,他的身体就不受控制的向下落去。

   这种失重的感觉像极了乘坐传送阵的感觉,温衡脚下猛地一沉,他已经站在了灵虚境的大地上。温衡看看四周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他果然落单了。就知道上界的天道对他一点都不友好,这都把他送到哪里去了?

   四周都是茂密的树林,黑灯瞎火的。温衡不知道为什么这群人不能趁着白天进来,虽说他的眼睛在黑暗中也能看清东西,可是大晚上的从黑暗里面跳出个什么来,也会吓到魃的呀!

   温衡站着的地方是一处悬崖边,高高的悬崖下有一条河流弯弯曲曲的流向远方。温衡能听到水流流过的声音,还能听到夜行动物活动的声音。天上一轮新月缓缓的爬上了指头,银色的亮光照耀着大地。

   温衡将棍棍竖在身边,他张开双臂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树林中特有的潮湿气息扑面而来,温衡想着,他还是找个地方去睡觉比较好。这么想着,他的神识向着周围一放。呵,好家伙,方圆千里一人都没有,黑暗中最少有几百只妖兽盯住了温衡。

   温衡转过头去,只见他身后的山崖上,几只野狼双眼雪亮,正对着自己低声发出威胁的声音。温衡眨眨眼,他会把宝贵的睡眠时间浪费在和这群野兽打斗上吗?当然不会。

   温衡御风而起,摇摇摆摆的从悬崖上飞了出去,气的悬崖上面的野狼哼哼直叫。一边飞,神识一边扫,温衡很快就找到了今晚能睡觉的好地方,那是一棵巨大的松树,树上有一个鸟窝。

   温衡落在鸟窝附近的枝条上,鸟窝应该已经被废弃了,鸟窝中还遗留着鸟遗留下来的威压。从这个威压看,这鸟肯定不一般,不知这是什么鸟的巢穴,里面倒是宽敞干净,能容两三个人躺下。他看了看松树到地面的距离,这个距离,大部分的四足妖兽是爬不上来的。

   温衡取出了一床被子摊开,他将棍棍放在了被子旁边 ,然后钻到了被子中去。看了一天别人打架也挺累的啊,没一会儿温衡就发出了均匀的呼噜声。

   黑暗中,有个人影飞快的靠近这棵巨大的松树,人影在山林间穿梭,身形犹如行云流水。没一会儿他就摸到了松树下,他运起灵气飞快的向着上面的鸟窝靠近。

   鸟窝中,温衡和棍棍都睡着了,来人竟然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他静静的站在鸟窝旁看着温衡的睡颜,过了一会儿,他窸窸窣窣的钻到了温衡的被窝中去了。

   本该警觉的温衡和棍棍竟然毫无知觉,温衡幸福的打着小呼噜,棍棍的两片叶片耷拉着,也在均匀的上下。看样子睡得很熟。

   第二天,晨光破晓,温衡在鸟鸣声中醒了过来。结果一睁开双眼,他就感觉到身边有什么不对,他僵硬的转过头一看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水波横竟然躺在他的怀中睡得舒服,温衡脸刷的一下白了,冷汗哗哗哗的就开始往外冒。他惊慌的摸摸自己的衣衫,还好还好,衣衫完整。

   温衡推推水波横:“水掌门,醒醒。”水波横嘤了一声,往温衡的怀里钻了钻。温衡:……现在把他从窝里丢出去能不能行?

   作者有话要说:温衡:我引以为傲的警觉在水波横面前土崩瓦解,我竟然让人钻到我怀里来睡觉了。无殇,我不干净了!!

   莲无殇:植物系的幻术罢了,菟丝子的本能,你能察觉就有鬼了。下次知道不要在野地里面睡觉了吧?会被路过的野花采。

   温衡:你怎么一点都不吃醋?

   莲无殇:能睡到你温衡的,只有我。

   温衡;不知道是该难过还是该高兴……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