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第四十八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91

   袁正清和蔚正心的速度极快, 温衡他们以为还要过个十天半个月才能拿到引荐信,没想到只过了几天,他们就收到了袁正清的传信, 说是引荐信已经好了, 只要他们去取就行了。

   那时温衡和邵宁两人正在九坤界的其他城市晃荡中, 别说,这种带有旅行意义的飞升还挺带感的。温衡从下界上来一直都有被催促的感觉,而邵宁为了寻找温衡一路火急火燎的, 这两个终于有悠闲的时间去看上界的风土人情了。

   九坤城附近有个城市叫奔浪城,这个城市靠近混沌海,城市地下有火热的地脉灵火涌动。整个城市比其他城市热上许多。可这个城市并没有因为热就荒芜, 这里反而成了九坤界有名的休闲胜地。阳光透过阵法,落在人身上热辣辣,不小心能晒脱一层皮。

   靠近混沌海的地方有一大片绵延的沙滩,沙滩后面鲜花盛放, 远看碧海蓝天, 近看椰林树影。修真界以含蓄为美, 可是在这里, 大家的性子似乎都被热辣的阳光点燃, 变得奔放了起来。沙子绵软, 沙滩上有一朵朵的阵法展开,留下一片阴凉。阴凉中有无数的修士露着膀子在闲聊切磋,远处的混沌海中, 在阵法保护的地方, 还有修士在御水冲凉。

   这真是仙境啊!放眼一看, 全是大裤衩子。这么热的天,穿着厚重的道袍岂不是太不舒坦了?再说了, 到这里就是为了释放天性来着,想要含蓄为什么要到这里来?

   温衡接到袁正清的符篆时,他和邵宁两人正穿着花裤衩子躺在沙滩上晒太阳。两人花了三千灵石买了一个在沙滩上能美黑的阵法,只要阵法展开,能全方位无死角的让身体每一寸肌肤晒到太阳,安全方便,不会晒脱了皮。

   邵宁翻了个身力求太阳将自己晒的均匀一点,他叹息道:“哎,要是千机阁的地图还能用就好了,这样就能知道大家在哪个世界。”温衡也在感叹:“是啊,只怪上界每一界之间要跨越的距离太长了。”

   邵宁沉吟道:“不只是距离的问题,之前你由阎君和他的部下送到上界,你没有感觉。我有这种感觉,每一个小世界都有自己的通道。还记得当时我们去无间隙吗?我们从元灵界进入无间隙的时候会产生极大的不适应性。从下层往上层去,每一层的灵气变化都很明显,人会有很明显的反应。”

   温衡纳闷的说道:“什么意思?也就是说修为差的,连上界都去不了吗?”邵宁点点头:“我是这么认为的,不过我一直向下走,不太能确定。但是能肯定的就是上界三十三重天,每一重都是一个世界。千机阁的地图要是想要起作用,就必须要让每一层的通道都同时打开。”

   温衡想了想:“太复杂了,听着晕乎乎的。这事还是交给狗子和天笑他们处理吧。”他不太聪明,太高深的术法不要问他,他不懂的。

   邵宁伸了个懒腰:“好了,收拾收拾我们向着上界走吧。上界在打仗耶……”温衡坐起来扯了自己的袍子穿上:“哎,说不定去了上界我们就没办法在沙滩上晒太阳了。话说,这个裤衩子不错。”

   邵宁看了看自己的白肚皮:“老温,我黑了吗?”温衡沉吟了片刻:“没黑,你要是想变黑还不容易?用个术法把肤色变黑不就行了吗?何必花上三千灵石买这么个坑人的阵法。”邵宁站起来抖抖身上的沙子:“你懂个什么,术法只是从表面改变我的皮肤,我的本质并没有变。”

   温衡幽幽的说道:“说的好像你不是通过阵法想要让自己变黑一样,有什么区别吗?”邵宁尴尬的挠挠脸:“好像没什么区别哦。哎,浪费灵石。不过出来旅游么,就是要在别人呆腻的地方掏空自己的储物袋之后再回到自己呆腻的地方啊。不然有什么意义呢?”

   温衡想了想,也真是这个道理。他收起阵法:“这个阵法以后还能用,等我们回到上清宗,我们就在凌绝顶上继续晒。”邵宁竖起大拇指:“好主意!”

   温衡丢给邵宁一个椰子,这种水果下界也有,不过生长在南方的海岛上。两人捧着椰子穿着花裤衩子从沙滩上撤退,在奔浪城中间就有个传送阵,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回到九坤城去取引荐信,然后去三十一层天九浩界。

   传送阵门旁边有穿着清凉热情奔放的女修手中拿着鲜花串儿:“欢迎再次光临奔浪城!”说完在温衡和邵宁的脖子上挂上了两串鲜花花环。两人笑嘻嘻的对着女修们道谢,然后身上灵光一现,花裤衩子就被厚重的道袍遮住啦。他们要去的是九坤城,可不能失了仪态啊。

   不过这里是个好地方,将来有机会要带着徒儿们来玩!两个老祖暗搓搓的想着,还慎重的将花环收了起来。

   再度回到九坤城,温衡他们吃了一惊。九坤城的变化……有点大啊。之前九坤城的房子和街道整齐划一,现在房子的色彩开始变了,变得五彩斑斓的。

   温衡看了一会儿:“……还不如一开始的整齐划一呢。”邵宁叹了一声:“一朝天子一朝臣,现在青灯做了执道仙君,九坤界的风向自然要向着寂灭宗靠拢。”至于曾经的执道仙君文语嫣,谁还管她?

   温衡他们有袁正清给的引路符篆,想要去寂灭宗就变得很容易。一到山门就有道童引着他们向着长老们的洞府而去,温衡看了看周围,再次感叹了一句:“变化真大啊。”

   他们旅游的短短几日,不光九坤城有变化,处于深山老林的寂灭宗也变得门庭若市了。他们第一次来的时候,寂灭宗的洞府不过十几座,现在一看,一座山头就有十几座洞府。走个三两步就能碰到结伴同行的道人……

   “风向变得真快啊。”温衡再一次感叹世事变迁。“好了,别感叹了。”邵宁传音过去,“自古人往高处走,走到哪里都有攀附权贵的人,不足为奇。”温衡叹息道:“是啊……曾经,我们也是被攀附的对象啊。”邵宁笑了:“歇歇吧你。”

   袁正清正好在洞府中,见到温衡过来,他还算客气的将引荐信交给了温衡。温衡又翘起了兰花指:“多谢大长老。”袁正清鸡皮疙瘩都掉下来了,恨不得现在就撵温衡走。

   拿到温衡的引荐信那天,袁正清就已经处理好了引荐信的事,为什么过了几天才给温衡呢?他就是想吊着温衡,说起来真气人啊,这么好的体魄,竟然长在了娘炮身上!袁正清一想到这点就气的想要吐血!真想找个人夺舍了温衡,让这么强壮的身体能永远为他们宗门所用啊。

   袁正清他们只是想想罢了,他们又不是什么邪门歪道,这种草菅人命的事情,他们暂时还做不出来。

   得了引荐信之后,温衡想到了韩爵和简真:“袁长老,不知能不能让我同韩道友还有简道友道个别?”袁正清倒是答应了:“他们都在各自的洞府中,温道友和邵道友自行前去就行。”

   离开袁正清洞府的时候,温衡回头看了看,邵宁问道:“怎么了?”温衡说道:“总觉得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袁正清他们了。”邵宁笑道:“这种人,不见也无妨。”

   韩爵虽然被关禁闭,可是他的洞府离简真的洞府太近了。温衡他们一过去就看到这对师兄弟在笑着说什么,看到温衡和邵宁,两人连忙站起来行礼:“温仙长,邵仙长。”

   温衡客套道:“身体好些了吗?”简真笑道:“好多了。”温衡说明来意:“我和老邵准备去九浩界了,过来跟二位道个别。多谢二位这段时间的关照。”

   简真闻言红了脸:“温仙长说笑了,明明是两位仙长在关照我们。上界的事我们帮不了什么,若是以后有需要,简真愿意为您肝脑涂地。”韩爵连忙表明态度:“我也是!”

   这时温衡眼中突然间金光流转,他看到了简真的未来。简真原本是不会有未来的,他应该死在几日前的夜晚,落得魂飞魄散的下场。因为温衡的出现,他的命运被改写了。

   温衡看到,在不久的将来,简真竟然成为了寂灭宗宗主!哟,小伙子前途无量啊!不过仔细想想,简真本来就心思细腻,之前拖着残病之躯还能成为静寂楼主事的人,现在身体恢复了,那更不得了啊。寂灭宗本来就是一群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体修开创的宗门,对上简真,他们还真不是简真的对手啊。

   到了这个时候,温衡有点明白为什么道木要坚持救简真了。旧天道让简真去死,新天道让简真活着。简真将来会成为新的执道仙君,至于他侍奉的是哪个天道,一目了然。

   韩爵被关禁闭,简真现在在掩人耳目中,两人都没办法送温衡去传送阵。不过温衡也不是孤单上路,他有邵宁哪!

   离开寂灭宗,温衡他们再一次向着传送阵出发。温衡提醒道:“老邵我跟你说,九坤城的传送阵,真的太垃圾了。我上次过来差点没吐出来。”邵宁沉吟了片刻:“不会吧?我觉得还行啊。”

   在快要到达广场的时候,温衡他们遇到了关俊彦,关俊彦依然带着他的部下守卫着九坤城。看到温衡和邵宁,他问道:“要走了吗?”温衡笑道:“是啊,关守卫有什么要关照我的吗?”

   关俊彦想了想:“到了上界记得,要遵纪守法好好做人。”温衡……无言以对,他到底给关俊彦造成了什么样的伤害?他竟然会这么评价自己?

   哎,太伤魃的心了。

   92

   灵光一闪,温衡他们周围一片迷雾,温衡一把抓住了邵宁的衣服:“老邵,别走丢了。”邵宁纳闷道:“这里是哪里?怎么这么大的雾?”根据他们了解的消息,他们会被传送到战神守卫的通道附近,到时候对战神或者他的部下出示了引荐信,他们就能去三十一重天九浩界了。

   可周围一片迷雾,什么都看不清。说好的战神呢?说好的通道呢?温衡觉得他们耳聋眼瞎,神识没办法穿透迷雾五丈距离。太被动了。

   周围很安静,越是安静,温衡心中就越警觉。他和邵宁交换了一个眼神:“当心。”邵宁拔剑出鞘,柔情在两人身边笼罩出一层莹润的防御结界。温衡手中的讨饭棍中生出莹亮的树根,树根贴着地面向着旁边发散开来。

   温衡很快看清了周围的情况,他们处在道木的枝条上,枝条两边浸在了水中,中间高两边低,看起来像是一条长长的河堤。河堤的尽头有一片营区,营区周围戒备森严,能看到将士们手握兵器紧张的布阵。层层阵法将营地围得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符篆和阵法的灵光在迷雾中发出颜色各异的灵光。

   河堤两侧的海水中,有巨大的身影在徘徊。这些都是混沌海中的异兽。密密麻麻,有些已经爬上了道木,在迷雾的遮掩下他们张牙舞爪。

   原来营区的阵法和符篆是为了对付混沌海的异兽的吗?温衡分明记得前几日他看九坤界道木时,道木距离混沌海还有很远的距离。怎么这么快海水就涨上来了?

   温衡将他看到的情况传给了邵宁,邵宁沉吟了片刻:“去营地。”他们双拳四手,怎敌得过海中异兽?灭了一头来一头,温衡他们又不傻。迷雾遮挡了人修的视线,却也让异兽们的视线被阻碍。

   温衡点了点双鱼玉,想要让双鱼玉帮忙遮住自己和邵宁的气息,双鱼围着温衡的手转了转,一阵清凉的湿意在二人身边散开。邵宁的柔情剑剑意被遮住,温衡的道木灵气也被遮住。两条小鱼平日里高傲得很,温衡需要它们帮忙的时候,它们黏在双鱼玉上吐个泡泡敷衍过去就算了,可今天却一反常态从储物袋中跳了出来。

   两条小鱼围着温衡和邵宁转了几圈,两人就觉得自己的脚下涌起了一阵细小的水流。两条小鱼贴着地面快速又紧张的向前游动,微微透明的鱼尾和鱼鳍扇得飞快。它们悄无声息却速度惊人,几息之后就带着两人来到了营帐前。

   营帐前重重叠叠的阵法阻止小鱼们继续前进,两条小鱼急的吐了几个泡泡。温衡点点它们的脑袋,示意它们可以回去了。

   一道水光猛地从斜方向向着小鱼射来!邵宁只感觉到了细微的灵气波动,他眼神一凝,柔情剑已经截断了水光的前路。两条小鱼瑟缩的摆摆尾巴,温衡连忙拉开储物袋想让两条鱼进去。

   这时只听无数细微的水声传来,浓雾中成千上万的水箭发出急促的咻咻声传来。邵宁剑光一闪,柔情剑将这些水剑统统隔绝在外。到了这个时候,两人哪里还能不明白,他们遭遇了海中异兽的攻击!这时候要是能躲到营帐中,他们的压力就会减少很多!

   隔着符篆和阵法,温衡大声说道:“我是九坤界修士,我要去上界!我们有引荐信!请开门啊!”这时营帐中传来了咒骂:“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挑着灾日来!在外面等着吧!”温衡和邵宁一愣,这是什么意思?怕被异兽攻击,所以不想开门了吗?

   邵宁皱眉传音道:“老温,我能抵挡一阵,可是长时间抵挡不行。”旁边就是混沌海,眼前是看不透的迷雾,迷雾中藏着蠢蠢欲动的异兽。邵宁就算剑意圆满,也经不住这么折腾啊!

   温衡说道:“请开门让我们进去吧!我们在外面撑不了多久!”营帐中没有回应,温衡和邵宁对视一眼,双方都看到了对方眼神中的凝重。在庞大的海兽面前,就算是邵宁这样的剑仙,也撑不了多久。上界的人飞升可以走后门,可上界孕育出来的异兽不会掺水。

   到了这个时候,温衡发现来到营帐附近还不如刚刚呆在原地,眼看着异兽们挪动着庞大的身躯向着营帐的方向移动,温衡心中叫苦。他高估了上界人的人性,现在被夹在营帐和海兽间,温衡和邵宁进退两难。

   “叮——”邵宁的飞剑击中了什么硬物,定睛一看,竟然是一枚骨钉!骨钉被飞剑击飞眼看着要落到旁边的混沌海中,这时候却诡异的贴着海面飞了起来,然后又光似的冲向了营帐的方向。只听一声撕裂声传来,骨钉钉在了结界中的一张符篆上,符篆被撕碎起火,符篆附近的结界散发的光芒明显的暗淡了下来。

   接下来温衡他们看到了铺天盖地的骨钉划破长空而来,温衡声音都变了:“这鱼到底有多少骨头?!”说完他一把摁下邵宁卷起树根将两人裹得严严实实,只听树根簌簌断裂的声音传来,温衡心有余悸:“好强大的力量。”

   邵宁预估了一下:“这种战斗力,比得上下界出窍期修士的攻击。”邵宁还补充了一句:“我说的是一根骨钉的力量,这么多骨钉,我们两出去估计就成筛子了。”

   温衡探出一根树根瞅了瞅到底是何方神圣能放出这么可怕的骨钉,结果一眼看过去,他都惊呆了。只见海平面上出现了一只滚圆凶悍的河豚鱼,和一般的气鼓鼓的可爱的河豚鱼不一样,这只河豚面目狰狞,满口都是尖牙。它全身上下都长着骨钉,每一根骨钉都比老邵的柔情剑长!

   温衡搭着邵宁的手让他看了看这条河豚鱼,邵宁惊呆了:“这……也太可怕了吧?”咋办,邵宁觉得自己修行到现在竟然干不掉一条河豚鱼!

   温衡分析道:“这条河豚一定是这片海域的老大。”他这么说是有理由的,首先这条河豚很大,其他异兽的攻击像毛毛雨,而它的攻击像疾风骤雨,不是一个级别的!其次,河豚鱼在攻击的时候,其他的异兽都躲的远远的,海面上只有这头全身长着骨刺的河豚高高在上。

   “突突突突——”温衡他们周围的道木上钉上了几百枚骨钉,每一枚骨钉都深深的扎入道木中只留下半截胳膊长的骨头。温衡看到周围的道木开始变得黏腻。河豚深吸了一口气,发出了类似婴儿叫声一般的叫声。只听又是一阵骨钉飞来的声音,像飞蝗又像是万千剑意,裹挟着令人胆寒的杀气呼啸而来。

   温衡纳闷:“这河豚哪里这么多骨钉?”结果定睛一看,河豚周身的刺在此起彼伏的生长着。尖利的刺从粗糙的皮肤间伸出,有一臂长时,就被猛地弹了出去。温衡看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太可怕了!

   河豚的骨刺飞出去又长出来,短短几息之间,它已经发出了几千枚骨钉。骨钉打断了温衡的树根,更多的骨钉刺穿了后方营帐的结界,结界上面的符篆被引燃,眼看就稀薄的快要破了!一旦结界破了,营帐中的那些将士,就会被一拥而上的异兽吞噬。混沌海有多可怕?它用一条河豚鱼就告诉了在场的修士——你们都是垃圾。

   营帐中的人惊慌起来了,战神手握巨斧吼道:“将士们!稳住!”

   河豚臌胀起来,发出呼哧呼哧吸气的声音,温衡定睛一看,好家伙,河豚的身形比方才大了两倍不止。它周身还萦绕着紫黑色的毒素,隔着浓厚的白雾,都能看到海面上一坨山一般的巨物!

   战神手中的斧头指向河豚:“畜生!吃我一斧头!”很有气势,不过温衡必须要说一句,战神这是在找死啊。眼前的河豚,就算是邵宁都没有那个把握能一剑诛杀,就算是飞升的老邵也没办法面对几千个出窍修士的群攻啊。

   河豚叽叽咕咕的声音传来,新一批的骨刺从它的皮肤中生了出来。新生的骨刺是白色的,沾染到河豚周围的毒雾之后就变成了诡异的紫黑色。

   温衡一看这个架势就皱眉了:“糟糕,营帐上面的结界挡不住。”先前的一波攻击,营帐上面笼罩的符篆和结界已经被消耗得差不多了,现在河豚要放大招了!温衡想上前与河豚正面一战,他却怕他撤回树根,邵宁会受伤。

   邵宁沉吟着,“老温,你送我上去,我试试看能不能一剑捅穿它!”温衡担心的是另一个问题:“别闹了,河豚的毒素麻烦,就算我能躲开骨刺的攻击,你能躲开那些毒素?”邵宁深吸一口气:“可是也不能在这里送死啊!”邵宁也看出来了,河豚要是再爆发一阵,温衡之前召唤出来的树根就断的差不多了。要是温衡力气跟不上,他们两个就会变成筛子!满身都是窟窿眼!

   “波波——”这时候两条小鱼再一次从储物袋里面游了出来。温衡诧异道:“往常你们两个怎么叫都不出来,今天怎么这么反常?外面太危险了,快进去。”

   小白鱼锦鸿对着温衡吐了一个圆圆的水泡,小红鱼凝雪围着温衡的手指转了转。温衡想了想问道:“你们是想说,你们有办法对付这条河豚鱼?”两条小鱼的鱼鳍和鱼尾扇得更欢,他们首尾相连游的圆圆的成了一个红白色的太极图。

   邵宁担忧的说道:“他们这么小,怎么对付河豚?”河豚就像山一样,就算是温衡他们面对河豚都像蝼蚁,何况这么两条鱼?锦鸿游到邵宁面前摇头摆尾,似乎在对邵宁说别担心。

   温衡见两条小鱼立场坚定,便将围着他们的树根撤开露出一条小小的通道,两条小鱼一前一后快速的游了出去,就像是两团水滴融入了水波中。两条鱼速度极快却悄无声息,温衡他们都没能锁定两条鱼的行踪。

   这时只听河豚婴啼一声,庞大的身躯突然抬起,因为它太圆了,于是径直在原地打起了滚,像个球一样滴溜溜的转起来了。这时候河豚身上还在生长的尖刺像是天女散针一样四处抛洒开来,原本蹲在河豚旁边凑热闹的那群异兽纷纷中招,顿时响起了一片嘶嚎。

   93

   温衡对邵宁说道:“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灯下黑。”河豚眼中只有和他同级别的异兽和对手,哪里会注意到行踪隐秘的两条小鱼?河豚在原地滴溜溜的转着,它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一着急,它身上的骨针长得更长更快,方圆百里的异兽都遭了秧。温衡看到有几头异兽脖子都被骨针穿透了。

   两条鱼能做的不止是把河豚转圈圈,他们还能让河豚身上的毒雾渐渐散开。不知道是不是河豚被转晕了还是力量不济了,它身上的骨钉生长的速度变慢了,身形也小了起来。

   “噗噗——”轻微的水声再度响起,温衡他们一下锁定了发出动静的妖兽,那是一条六只眼睛的鱼,个子只有一臂长,嘴巴旁边长着无数的孔。水从小孔中被喷出来就像水箭一般直奔河豚的方向而去?难道是异兽们互相攻击了吗?不,当然不是这样!

   温衡发现两条小鱼开始惊慌的闪躲着水箭,巨大的河豚身上的尖刺和毒雾没能对小鱼有伤害,但是这头异兽喷出的水箭却能击中小鱼。

   温衡手中的树根暴涨,一下卷住了那头异兽。异兽都没能哼哼两声就被温衡的树根给卷的无法动弹,可耳边的噗噗声并没有减小,定睛一看,附近的水域中这样的六眼鱼足有几千条,水面上一片噗噗声,这点伤害对皮糙肉厚的河豚没有什么伤害,不过对小鱼们的伤害太大了!

   就算温衡长了无数的树根想去混沌海中捉这么多六眼鱼还是有点难度的。邵宁吼了一声:“我给你殿后,你收拾河豚!”河豚的动作慢了下来,邵宁和温衡化作两道灵光,一道挽出万道剑意剑招直奔混沌海中的六眼鱼们,一道举着讨饭棍,化作了黑色的灵光对着河豚而去。

   只听一声沉闷的击打声传来,温衡的棍子先落到了河豚身上,河豚的气囊被打爆了,一股巨大的气流和水流从伤□□出来,喷了温衡一身。这下之后河豚并没死,它的身形小了一圈,整条鱼被打得晕头转向的。温衡还是第一次遇到没能一击就打死的异兽,不过河豚的气势明显弱了。它破损的肚皮上有个大口子,口子中还喷着水和空气,这导致它的身形不受控滴溜溜的转着落向混沌海。

   看着是温衡取得了胜利,可温衡的情况也不乐观。温衡看着皮糙肉厚是不是,可是他不抗毒啊!残留的淡紫色的毒雾顺着讨饭棍向上蔓延,温衡的手很快呈现诡异的紫红色。从河豚肚子中喷出来的水流溅了他一身,现在他的面上已经开始出现紫红色的斑点了。

   两条小鱼也不乐观,河豚鱼翻滚的时候,锦鸿被撞了一下,这一下撞掉了他的鳞片,撕裂了他柔软的微微透明的鱼鳍和鱼尾。凝雪更糟糕,他的鱼身上出现了一道贯穿性的伤口,开始流血了!

   即便两条鱼变成了这样,他们还是坚持飞起来围着温衡转了几圈,温衡觉得面上已经开始火辣辣的皮肤一阵阵的清凉。温衡心疼的伸出手想要阻止两条鱼:“锦鸿凝雪,别转了,快回到玉佩上面去。”

   凝雪的红尾巴扇扇,几滴血顺着他的鱼尾滑了下来,他的速度变慢了。温衡连忙伸手捉住了他:“别游了,快回去。”他不知道怎么办了,若是人受伤,他可以让他们服用丹药,可是器灵受伤了,能怎么办?

   凝雪无力的卧在温衡手心上,锦鸿很快也飞下来躺在了凝雪旁边收尾相接。温衡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变成了一枚红白色的双鱼玉,只是这次的双鱼玉上,两条小鱼一动不动,玉身上出现了一条贯穿的裂纹。

   温衡捧着玉眼眶都红了,他是个不负责的主人,两条鱼跟着他没吃到什么好东西,还被他乱取名字。他需要他们的时候才会让他们出来透透气,不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只能呆在储物袋中。现在他该怎么办?他该怎么救他们?

   邵宁一剑挥下,看似轻飘飘的剑招落在水面上半点涟漪都没能激起,可是片刻之后,海水中炸锅了,那些六眼鱼被温柔的剑光击中,一条条的翻着白肚皮浮了上来。这时候海中浮起了庞然大物,定睛一看,却是那刚刚被温衡打破肚皮当场没死的河豚鱼。

   河豚这会儿死得透透的了,它翻着肚皮面目狰狞的浮在被它的毒素污染的海面上,在它的身边,陆续浮上来一些海兽,体型还都不小。

   身边的浓雾渐渐散开,在两人肉眼可见的情况下,混沌海水降了下去。那些体型庞大的海兽纷纷转头沉入了水中,看来对这里已经失去了兴趣。这时候营帐外面的结界打开了,将士们冲了出来:“杀啊——”

   没来得及逃窜的异兽连滚带爬的滚下了长长的道木,速度慢一点的,就被几人合伙一起击杀了。

   邵宁收回剑招飞到温衡身边:“老温你没事吧?”温衡难受道:“鱼受伤了,凝雪身体都被贯穿了。锦鸿的鳞片和鱼鳍鱼尾也受伤了。老邵,怎么办?”

   邵宁连忙安慰温衡:“没事没事,器灵在灵器中能自行恢复。”温衡不敢相信:“真的吗?”邵宁笑道:“不信你问柔情啊。”说着柔情剑中灵光一闪,一个青衣少年出现在灵剑旁边。这便是老邵的柔情剑剑灵,他本来是五行之一的木之灵,后来才成了邵宁的剑灵。

   柔情笑嘻嘻的对着温衡打了个招呼:“衡衡你别担心啦,我们器灵在守护的灵器中会自行修复的,只要灵器不坏,就没问题。”温衡对着柔情伸出手让他看了看双鱼玉的样子:“玉佩裂了。”

   柔情的脸也裂了:“啊啊啊啊——灵器坏啦!!”温衡顿时难过的不想说话:“都是我的错,我应该先把他们收起来再对付河豚鱼。”邵宁只能徒劳的安慰他:“没事的,你这玉佩还能恢复。等我们到了上界,去寻找上界的炼器大师,说不定就能好了。”

   温衡难过的不行,他自责的捧着双鱼玉:“你说我平时对他们这么差,他们还帮我,凝雪身体都被捅穿了,还在帮我解毒。我对不起他们。”邵宁只能拍拍温衡的肩膀:“没事的,等我们到上界找到炼器大师,他们一定能帮忙修复凝雪和锦鸿。你别太伤心了。”

   温衡摸着玉佩上的凝雪:“一坨白,你一定要好起来啊。还有你一坨红,以后要好……”温衡话没说完,两条鱼抬起头对着温衡的脸噗噗就是两大口水。

   温衡……擦擦脸上的水,邵宁乐了:“放心吧,这么精神,问题不大。”两条鱼摆摆尾巴,再给他们乱取名字,就把温衡摁在混沌海里喂鱼!

   这时周围的战况也接近尾声了,战神带着将士们将道木上清扫一空,混沌海水降下去,道木的枝条又恢复成原本的样子,看起来像是一片黑色的陆地,不过这里比起语嫣带着他们看到的道木枝条要小上很多。

   浓雾散去,阳光重新照耀着大地,温衡一抬头就明白为什么了。他看到了九浩界就在他们头顶上不远处,这里建设传送阵,距离最短。温衡一想到刚到九坤界的那个传送阵坐的,他就想找制作者投诉,不给个差评他都觉得心情不好。

   战神神色复杂的走到温衡他们面前:“是你们。”温衡和邵宁拱拱手:“对。”

   要不是这孙子不开营帐,他们也不至于做了这么久的夹心饼干。不过站在战神的立场上,他若是开了结界,异兽侵入营帐一定会死伤无数,这么一想,温衡也就释怀了不说什么了。

   战神对着温衡点头:“你随我来。”温衡和邵宁跟在战神身后,只能看到那柄几乎和战神登高的大斧头。哎,可怜,一看到战神,温衡就想到他的脑门绿油油。

   战神道:“方才我为了将士们的生命安全考虑,没让你们进来,抱歉。”温衡他们早就想到这点了,现在战神又提出来,两人也就想通了:“战神大人的做法没什么问题。”立场不同罢了,没什么苛责的。

   战神道:“没想到你们能活下来,你们的实力很强。”战神早就知道温衡的力量有多大,当时他一拳打到自己的腹部,自己都被打晕了,没想到温衡竟然强大到能和混沌海的异兽一战。

   说话间他们穿过了营帐的阵法,一到了营帐中,两人就受到了将士们的注目。邵宁问道:“战神大人,你们说的灾日,是怎么回事?”

   战神说道:“我们现在所在的土地地势低,混沌海每过数百年就会涨上来,涨潮时,海水中的异兽就会从海中爬出来。异兽往往力量惊人又有稀奇古怪的招数,每次它们上岸,就会伤害附近的居民。所幸灾日持续的时间不长,只要能撑过去就行。”

   虽然轻描淡写的说撑过去,可往年的灾日,那一次不是血流成河?

   归来的将士们好多都挖到了异兽的内丹,邵宁一剑下去劈死了万千条六眼鱼,这种鱼虽然只有臂长,可是里面的内丹金灿灿的有拇指那么大。将士们挖了一筐子,兴奋的抬着往营帐的方向而来。

   神识一扫,温衡发现营帐竟然很大,里面足足有四五千人。战神的营帐在最中心位置,营帐前方就有一个金灿灿的传送阵。战神掀开营帐,温衡他们跟了过去。一进门发现这里面就是个洞府,这个营帐竟然比战神在九坤界的行宫还要气派。

   战神大步走到上首位,他随手将背后的巨斧放在椅子旁边,他对着身后的两人点头:“坐吧。”可能是因为把温衡他们关在外面,战神觉得亏欠了他们;也有可能是见识了温衡和邵宁的实力,战神怕他们发难,他的态度挺不错的。

   两人寻了两个靠在一起的椅子坐下,战神神色复杂的看着两人:“你们,要去上界?上界现在战火连绵,现在不是上去的最好时候。不如留在九坤界?等上面局势稳定了再上去?”

   战神补充了一句:“我见二位实力超群,若是你们愿意留下,我愿将大将之位奉上。”温衡挠挠脸颊,好么,他飞升到上界之后,一直被人觊觎身体,要么就是想调戏他的,要么就是想要挖他的。哎,这样的飞升有什么意义!不如在玄天宗做一条快乐的小咸鱼!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