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第十一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14

   温衡想念莲无殇了,他劝了孟婆几句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摸出了留影石,他将留影石放在唇边亲了一下,留影石中传来了一声清雅的声音:“怎么了?”温衡低声说道:“想你了。”

   接下来却没人回应温衡,只有留影石上灵光闪动,不一会儿房中站着一个风华绝代的青年,他站在哪里都像是画中仙,一身青衣让他犹如谪仙……不,一旦飞升,他的爱人莲无殇是真正的仙。留影石能记录下发生过的事情,在幽冥界的房间中,投影出在下界他录下的道侣的形象。

   “无殇。”温衡笑着抱着讨饭棍看着青年的影像,青年正手执笔在纸上画画。画面拉近,留影石中传来了他的声音:“又在画我?”莲无殇转头笑道:“嗯,怕飞升之后事情太多就没有这个闲情逸致了,多画一点。”

   镜头中,他拥抱住了自己的道侣,还在道侣的脸颊上亲了亲,可怜的留影石就落在了桌上,录下了一张未完成的自己的画像。

   看了一会儿之后,温衡摊开书信,他要给莲无殇写信,记录下这段时间的所见所闻所感。素白的纸上留下了温衡的狗爬。

   无殇:

   身体可还好?徒儿们安好?我挺好的,能吃能睡。你不用担心我。这封信估计传不到你手上,白玉小鸟没办法穿越幽冥界,更加不能穿越上界几重天。惟愿我的牵挂能传递到你身边。

   我与大家分散许久,心中甚为想念。很想早日与大家团聚,但是感觉告诉我,如今我不与大家见面为好。飞升上界,我已经不为上界道义所容。我有预感,一旦我正式去上界,必将有一片腥风血雨。

   我现在在幽冥界,已经看到了阎君。阎君应该是我的故人,可是我却不太记得他了。除此之外幽冥界情况不太乐观,我在想要不要将幽冥界归于道木下,这里的灵魂长久困于此处无比凄惨。我想助阎君一臂之力,待我将这里的事情处理好,我就去上界。

   温衡还想絮絮叨叨,就听门外传来了脚步声。温衡警觉地将信笺收起来,他刚收拾好,卧房的门就被打开了。进来的是阎君,气急败坏风风火火的样子:“温衡!!”

   看起来很严重的样子,温衡傻愣愣的回应:“怎么了?”阎君劈头盖脸砸了一束花到温衡的脸上:“都这个时候了,你竟然还有心思栽花种树!你到底有没有一点紧迫感!你这样就是典型的死猪不怕开水烫,烂泥扶不上墙!”

   温衡手忙脚乱的接住了花束,他都傻了:“什么?发生什么事情了?”刚刚阎君不是去恶鬼界接待上界的人了么?据说还送了一个上界犯了错的仙君过来,现在砸了一束花到他脸上,这是什么情况?

   温衡完全插不上话,他被阎君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幸亏他脾气不错,他看着阎君暴跳如雷,竟然还觉得挺有趣。想想阎君一个气质冷冽的世外高人被气成了这样,这种诡异的成就感是怎么回事?

   阎君骂了好一会儿终于消停了,温衡这才弱弱的问道:“阎君,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阎君带着恶鬼面具冷哼一声:“你自己作的孽,你自己处理!”说完甩袖而去,看样子气大发了。

   温衡被骂的莫名其妙的,他转出门去正好碰到了鬼帝赵文和。温衡:“鬼帝,阎君这是怎么了?不是去恶鬼界接待上界的人了吗?”赵文和欲言又止的看了看温衡:“上界的人送来了一个犯错的仙君,很快就处理好了。阎君他……去了一趟修罗界。”

   温衡一愣:“修罗界?修罗界怎么了?”赵文和说道:“修罗界的恶鬼们给你送了这束花,说几日不见挺想念你的,想让你过去看看他们。他们……给你立了十几座雕塑。”

   温衡一惊:“雕塑?”赵文和点点头后语重心长的拍拍温衡的肩膀:“我都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不知道是该羡慕还是该警告。你现在在修罗界恶鬼们的心中地位比阎君还要高,这……哎……你自求多福吧。”

   赵文和转身进门,温衡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花束。这是修罗界最常见的几种花,放在一起还挺有美感。温衡叹了一口气,看样子阎君不喜欢别人挑战他的权威啊,他之前还在想着要不要助阎君一臂之力,现在看来阎君不希望有太多改变啊。

   这可难办了啊,温衡握着花束轻轻嗅了嗅,非但没什么香味,闻起来还有点臭臭的。他的嘴角挑出了一点弧线,看起来心情不错。

   夜幕降临,阎罗殿灯火通明。驺吾趴在阎君的脚旁舒服的打着呼噜,阎君在灯光下用朱笔批着这段时间沉积下来的公文。温衡不请自来,他大模大样的坐在了阎君下首。阎君瞄了他一眼后继续批示公文,一句话都没对温衡说。

   温衡开门见山:“你认识我?”阎君冷哼一声:“无名小卒,谁会认识你?”

   温衡肯定的说道:“你认识我。”阎君不理温衡,温衡说道:“之前的事情,我记得不是太清楚了。可是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觉得你很熟悉,你或许是我的某位故人。对你,我想坦诚相待。”

   阎君的动作缓慢了几分,他随意的说道:“哦?你想如何对我坦诚相待?别忘了,你现在只是个飞升到这里的地仙,而我,是阎君。”说完阎君放下了手中的朱笔。

   温衡笑道:“阎君执掌幽冥界,不知道你对幽冥界的未来,有什么打算?”阎君的表情隐没在面具之下,出于尊重,温衡没有用神识去看面具下的神情,不过他觉得,阎君此刻的表情有些嘲弄的意味。阎君说道:“幽冥界的未来,与你有什么关系?”

   温衡坦言:“支撑幽冥界的道木已经崩溃,阎君难道没有想过未来怎么办?”阎君说道:“真到了那天,生死自由天定。你老老实实的去你的上界就行了,这里与你无关。”

   温衡笑了:“阎君似乎很不希望我呆在幽冥界?”阎君银色的双眼看向温衡:“你能做什么?你辛苦修行不就是为了飞升?现在让你飞升上界,你还有什么不满的?”

   温衡叹了一口气:“阎君,纵然我只是个小小的修士,也想做点什么能改变这个世界。”阎君冷笑一声拿起笔:“改变?你不是已经改变了吗?修罗界城池都修建了,给你建的雕像都十几个,还有人给你献花。挺成功啊。”

   温衡正色:“那些不是我让他们做的。”阎君身上传来了恐怖的气息,他被这句话激怒了:“轩辕衡!你每次都这样!觉得自己无辜,什么都不关自己的事,是别人主动送给你的。别人不图你什么会对你好?你到底有没有脑子?!”

   温衡再一次笃定:“喏,你果然认识我,你刚刚叫出了我上辈子的名字。”轩辕衡,是温衡上辈子的名字。上辈子的老温,也是个清风明月的大佬来着。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温衡来到幽冥界之后,从来没对任何人说过他的这个名字。

   阎君梗了一下,似乎在懊恼自己的快言快语。他低下头心不在焉的开始批注公文:“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你快点滚去你的上界,做你的仙人去。”

   温衡再一次相信了自己的感觉,他手中的讨饭棍重重的往地上一戳:“我这人,对朋友一直很真诚。前提是朋友能好好说话。”驺吾猛地跳起来龇牙咧嘴露出没了四根大牙的牙床,然后它‘嘤’的一声就被树根捆了丢在旁边的角落去了。至于阎君,也被树根五花大绑了。

   阎君大吃一惊:“轩辕衡,你竟然这么对我!”温衡缓声说道:“据说,我曾经是天界太子,能直呼我姓名的人,如果不是地位和我相当,那应该是玩的比较好的朋友。”阎君气的瞳孔都在剧烈的收缩。

   温衡抱歉的拱拱手:“阎君,并非是我非要用这种方法对你,我死前应该遭受过重创,好多事情我都想不起来了。”任谁在土里躺了上万年,记性都不会好到哪里去了,温衡一直觉得自己比较笨,一定是因为脑浆都干涸了。

   温衡温声说道:“如果你曾经是我的至交好友,我希望你能静下心来听我说一些事。如果你不是……”阎君口气明显和缓了下来:“如果我不是呢?”温衡笑了笑:“那我只能篡位了。”

   阎君一下就梗住了,半晌之后他说道:“好,你说,我听着。今天你要是说不出个子丑寅卯,你就别想着飞升,我不把你重新埋在土里做旱魃,我就不是萧厉!”

   原来阎君名为萧厉?这个名字,很熟悉。温衡脑海中响起了少年清爽的声音:“太子,太子我跟你说话,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太子啊!轩辕衡!”记忆中的少年和面前冷面的阎君重合。

   正在这时,萧厉注意到捆绑自己的树根:“这是……道木?!”温衡张张口却什么都没说得出来,他只能点点头:“看来你知道的事情挺多。不着急,我们慢慢说就是了。”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