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第三十一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温衡对着白蛇道歉, 足足说了三盏茶的功夫,白蛇才敢靠近他。萧厉揣着手哼道:“小白就和你犯冲,一开始你的鸟要吃它,我好不容易救下来。之前每次你遇到它, 它都没好果子吃,没想到你再回来还是和他八字犯冲,好不了了。”

   温衡弱弱的挠头:“嗯?有么?”萧厉没好气的说道:“怎么没有, 你的毕方鸟太一, 见一次就要揪走小白的鳞片,好几次都差点吃了它!”突然之间,萧厉沉默了, 许久之后他叹了一口气:“你的毕方鸟被承澜害了,承澜一直讨厌它, 你被囚禁起来的时候, 毕方就被折磨的断气了,我同承澜吵了一架, 承澜直接将太一的肉身给毁了。后来就不知道太一去了哪里。”

   萧厉感叹道:“那时候大家都嫌弃它,只有你不嫌弃它。你将他从灵兽园抱回去好好的养着,它也知道你对他好,除了你之外, 它谁都不让碰。脾气可差了……现在看来, 那些表面上对你笑的人, 私底下还不如一只鸟。”

   那时候吵吵闹闹,现在却觉得, 那时候他讨厌的东西未必就是坏的,他喜欢的东西未必也是好的。就比如轩辕衡的毕方鸟,现在想想,那只鸟挺不错的。

   萧厉说道:“你被囚禁之后,太一要去找你,承澜也要将太一囚禁起来,太一抓瞎了他一只眼睛。”正是因为如此,可怜的太一才被承澜直接杀了,萧厉叹息道:“养鸟不过花点吃食,那些年你给侍读的好处又何止一口吃的。可惜啊,他们两个加起来都不如一只鸟。不过我同你说这个应该没什么用,你连我都不记得了,又怎么会记得你的鸟,你的剑灵。”

   温衡一直竖着耳朵听萧厉感叹呢,听到这里他欲言又止。半晌之后才说道:“太一我是记得的。”萧厉瞅了瞅温衡:“嗯?”

   温衡说道:“我在下界遇到了太一的神魂。”然后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太一有了自己的造化,现在生活的很不错。萧厉瞪着温衡:“合着我们上界的人你忘得光光,就记住了你的鸟了啊?”温衡又补充了一句气的萧厉仰倒,温衡说:“我还记得我的莲花。”

   萧厉的脸一下就红了,他双眼都充血了:“轩辕衡!你都死了一次了,脑子里面还在养花遛鸟!你给老子站住,不用轩辕律出手,我今天就让你往生了!”温衡会停吗?他才不会停,他跑的比兔子还快。

   萧厉没好气的对温衡说道:“快滚吧,下次不许你来回春洲,你一来,我的族人都不得清净。”温衡弱弱的指出其中的错误:“阎君,你也是能看到灵魂的人,你的族人都去往生了,他们早就不在这里了。”回春洲这些年被冰雪覆盖,虽然每个月都有人来送死,可是在回春洲上死去的人直接魂飞魄散了,这里连个鬼都没有。

   温衡终于想起来他到回春洲要做的事情了,他严肃道:“对了,我是来找聚魂花的。”萧厉皱眉:“你要聚魂花干什么?”

   温衡说道:“我需要收集一百朵聚魂花,才能去三十三重天的水神那里换取去上界的引荐信,不然我上不去。”萧厉不屑道:“我不信你来强硬的会打不过水神那个垃圾。聚魂花?多了去了,就是不给。”

   温衡一愣:“为什么?”萧厉说道:“当我不知道呢?要聚魂花的是帝幽仙尊,他的小情人魂飞魄散了,他指望着用这些聚魂花回去重聚他情人的魂魄呢。”温衡点点头:“原来如此啊,我就说为什么三十三重天会用这个来作为去上界的筹码。”聚魂花在九霄界可贵了,一朵花好几条灵脉。

   萧厉哼了一声:“你也是个没用的,都飞升上去了,竟然还被他们牵着鼻子走。”温衡一本正经:“我们要以德服人,以暴制暴是不对的。”萧厉恨不得一鞭子把温衡卷起来吊在冰川上让他冻成人干得了。

   温衡说道:“说起来,我摘到了一朵聚魂花,不太好闻……”说着温衡摸向自己的袖子,片刻之后温衡的脸色都僵硬了,他的手在袖管中摸了又摸:“哎?”

   萧厉强忍着笑:“嗯,你继续摸啊。”温衡拉开自己的袖口:“我储物袋呢?”他放在袖口中的储物袋都没了!温衡觉得一个晴天霹雳下来了,他整个人都要裂了:“我储物袋呢?!”

   一定是韩顺!温衡猛地想到了他,他失去意识之前,身边只有一个韩顺!没想到他竟然这么龌龊,竟然偷他的储物袋!温衡的怒火蹭蹭蹭的就上来了。

   狭隘的温衡不曾因为鬼族人全族被灭生气,他却因为两个储物袋被人顺走生气了。温衡生气的说道:“等我找到韩顺,我一定要把他摁在混沌海里面喂鱼!”萧厉终于没忍住捧腹大笑:“你竟然现在才发现!你竟然现在才发现!”

   他和温衡两个在坟冢中间呆了三四天了,结果温衡都没发现他东西丢了。迟钝成这样,活该被人偷啊!萧厉笑的都快在地上打滚了,他擦了擦生理性的泪:“你还真以为飞升的人都风光霁月一派仙家风范呢?想多了你。你自己品行端正,不代表别人就行的正。”

   温衡郁闷道:“那是我全部身家,要是弄丢了就麻烦了。”他连玉盒都被顺走了,就算能摘到聚魂花,都没地方存放了。温衡叹了一口气:“糟糕了,我现在是去找我的储物袋呢,还是去摘聚魂花呢?”

   萧厉揣着手仰着头:“你怎么自说自话我说给你聚魂花了吗?”

   结果萧厉给温衡聚魂花了吗?当然是给了。温衡看着坟冢中间一大片聚魂花目瞪口呆:“不是……这些花从哪里来的?”他们之前在这里呆了那么久,一朵花都没有啊!现在萧厉只不过重新带他到坟冢那边看了一眼,他竟然吃惊的发现,整个坟冢中间都是聚魂花!他是眼花了吗?不信邪的温衡揉揉眼睛,结果面前还真是一片花海。

   黑白色的聚魂花挨挨挤挤,坟冢中间的小路上都是碗口大小的花。虽然味道不好闻,可是看起来无比的庄严肃穆。不,不对,温衡现在一点臭味都没有闻到,他只闻到一股潮湿的霉味。

   温衡的傻样成功的取悦了萧厉,萧厉说道:“所谓聚魂花,这种花只开在死人聚集处,背阴,遇到太阳的时候就像是尸体暴露在空气下臭不可闻。可是在这里太阳照不进来,味道就没有那么浓烈。”

   “你刚刚不是问我花从哪里来的?”萧厉指着花海,“它们是从鬼族人的坟冢中冒出来的。我怕有人为了聚魂花来打扰族人清净,特意启用了阵法。”萧厉的解释让温衡一头雾水,他不是很了解,什么样的阵法能让花隐藏起来,他在这里呆了三四天,竟然一点异样都没发现。

   萧厉古怪的看了一眼温衡:“你以前不是很擅长解除各种幻术阵法?怎么到了现在这么简单的阵法都看不出来?”温衡只觉得一口老血卡在喉咙口:“我擅长解除?不,我一直都很擅长中招。”要是萧厉这话让他的徒儿和朋友们听到了,他们一定会觉得萧厉在说胡话。

   温衡恬不知耻的向萧厉伸出了手:“有玉盒不?借来用一下?以后还你?”萧厉惊了一下:“你现在……这么厚颜无耻的吗?我说过要给你聚魂花吗?”还有脸问萧厉要盒子装花?脸怎么这么大呢?

   温衡委屈道:“我的东西被人顺走了,总不能我现在去追他,然后再回来摘花吧?”萧厉无奈的吐出一口浊气:“败给你了。”

   温衡手中托着一个玉盒,他在周围摘花。萧厉坐在一个坟冢上幽幽的说道:“你准备摘多少朵?”温衡想了想:“他们说,有一百朵就能得到水神的引荐了,我想一百朵够了吧?”萧厉斩钉截铁的:“摘个五百朵。”

   温衡点点头:“好,听你的。”萧厉皱眉道:“你都不问为什么?”温衡双手一摊:“为什么要问为什么,你说多少就是多少。”萧厉哼了一声:“我刚刚让你不要摘花,你不是也欢乐的摘花了?”

   温衡嘿嘿一笑,萧厉解释道:“聚魂花需要吸取尸体和灵魂的力量才能开放,族人当年被埋在此处之后,这里就长出了聚魂花。一万多年来,无数人觊觎这些花,可是他们从来不敢打听这里发生了什么?”

   温衡问道:“有人到这里来摘过花?”萧厉沉吟了片刻:“彻骨寒地很多人有来无回,就算偶尔有摘到花的人也是在外面碰巧摘到几种。能到这里的,只有你和之前的那个男人。不……还有一个……”萧厉的面色沉了下来,温衡觉得那个人一定是萧厉讨厌的人,他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温衡摘了五百多朵聚魂花,他说道:“够了。对了你怎么能坐在族人的坟冢上呢?快下来,多失礼。”萧厉横了温衡一眼:“我坐在自己的坟头上还要向你汇报?!”

   温衡愣了一下:“你……”萧厉说道:“我肉、身受损,灵魂无法依附在肉、身上。老阎君为我打造了一些义骸,只有到上界的时候我才需要义骸,在幽冥界的时候,我可以以本来面目示人。这是我的坟冢,鬼族被灭的那天萧厉也就死了,我在这里建了一个衣冠冢……”

   这些年中只要想到族人,萧厉就会上来坐在这里和族人呆上几天。混沌海的水难以逾越,每次来回萧厉都要伤痕累累,可是他依然坚持着回来看一看,他怕要是他都不来,鬼族就真的被人遗忘了。温衡心头更加沉重:“对不起……”

   他觉得自己真是个混蛋,鬼族为他付出这么多,他回来之后却连复仇的心都提不起来。一想到这个,他觉得自己站在这里都是对鬼族人的亵渎。

   萧厉说道:“你又在胡思乱想什么呢?不是都跟你说了么?那些东西都过去了,你只管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情。复仇的事情,自然有天定。”做了这么多年阎君,萧厉早就想开了,要不然复仇的怒火早就将他吞灭了。

   “对不起……”温衡沉重的道歉了一声,他已经记不清这是他多少次说这句话了。萧厉挥挥手:“别说了,花也摘好了,你也该出发了。等你走了之后,这个洞穴我要重新用上阵法。”

   41

   温衡来到洞穴外的时候,外面的雪停下来了,所有打斗过的痕迹都被大雪覆盖,洞口处也盖上了大半的新雪,再来上几场雪,这个洞口就会被完全封起来。洞口处,萧厉的白蛇团成一团委屈的看着地上的两根大牙。

   萧厉用一根绳子将小白的两根断牙串了起来,小白尾巴尖一扫,两颗牙就被它挂在了尾巴上。

   “这些年我不在的时候,都是小白在这里守着族人。小白他无法像驺吾一样随我去幽冥界,委屈它了。”随着萧厉的话,小白低下了大脑袋嘶嘶的吐出了蛇信。看得出来能同主人短暂的相处让他很开心,温衡也伸出手摸摸小白的鳞片:“小白受委屈了啊。”

   小白对着温衡咧开嘴,露出了没了大牙的牙床。萧厉说道:“好在它在这里也不无聊,很多人会到这里来搜寻聚魂花,小白也就多了玩具。”温衡本来不想说什么的,可是他想了想还是说了一句:“小白它守着族人这点没错,可是若是杀戮太多,若是哪天遇到了比他强的修士,他岂不是会很危险?”

   就拿温衡来说,他一棍子就打断了小白的牙,要是遇到老邵那种级别的剑仙,小白还不被他们削成蛇棍啊?听了温衡的话,萧厉冷哼一声:“你当小白和你一样傻?看到风头不对他会躲起来啊。”温衡不说话了,他心想道:万一哪天小白来不及跑呢?

   萧厉冷笑道:“我现在可是阎君,而且新的道义已经影响幽冥界了,现在我有了新的酆都印。说不定这次回去会有新的生死簿子……”说起这个,萧厉眯起了眼睛意味深长的看着温衡:“你在我不乐意的情况下改变了幽冥界,可是你一定没有想到,你同时赋予了我新的权利。”

   “你知道阎君代表着什么吗?代表着——生杀予夺!”萧厉说道,“等到新的生死簿成型,那些欠我的人,我会一一追讨过来。”

   温衡看了看头顶的天空,他点点头:“只要不滥杀无辜,债还是要讨的。”他实在没有理由劝说萧厉放开过去,任谁背着血海深仇心里都无法平静。温衡不是鬼族人,还失去了过去的记忆,他对鬼族发生的事情只觉得很抱歉很难过,可萧厉不同。萧厉背负的要更加沉重,过去的一切都压在了他的心头。

   上界的道木崩坏的这些年,上界的仙人只知道寻求天道的庇护,却不想承担该承担的罪孽。等新的天道占领三十三界之后,那些作过恶的人都会受到新天道的制裁。

   这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欠了的东西,都要还的。萧厉的复仇,只要不出格,也在天道的允许之下。要不然有些修士以杀证道还能飞升?那就说明这些修士杀的都是该杀之人,是天道借他们的手来除去这些人。

   温衡可以预料到,不久的将来萧厉将会成为对上界那些仙人最不留情面的刀子,不只是因为他身上背负的仇恨,更多的是因为他所处的位置。他是阎君,他比谁都清楚因果报应。

   萧厉开始日常嫌弃温衡:“好了,你还呆看什么?再看下去,你就跟不上回去的船了。”温衡叹了一口气,他从袖管中摸出了一个小小的沙漏,沙漏中的沙子早就落到了下方。温衡苦笑一声:“我还真是要谢谢韩顺,顺走了我的储物袋还给我留下了这个计时沙漏。”这会儿韩顺他们一定跟着黄老他们到了混沌海上了吧?温衡速度再快都追不上混沌海上的小舟了啊。

   他在陆地上是跑的快,可是让他长时间御风,他速度也不行。

   萧厉飞身就站在了小白的头上,他居高临下对着温衡伸出手:“来,上来。看看你的出息!”温衡一抬头,正好看到灿烂的阳光从头顶泄下照在萧厉身上,萧厉意气风发,和温衡看到的记忆中那个桀骜不驯的少年重合了。“嗯,拜托了。”温衡伸出手拉住了萧厉。

   小白还是条筷子长的小蛇的时候就在回春洲到处窜,回春洲成了彻骨寒地,经常有人过来摘花,小白为了赶走这些人顺带解闷,它每天都要顺着山谷溜达一圈。就像萧厉说的,小白很聪明,当来到这里的人很厉害的时候,小白就躲起来;当发现这群人是菜鸟的时候,小白就溜达出来……

   小白速度极快,温衡觉得小白在雪上滑行的速度比他自己跑还要快,温衡忍不住夸小白了:“小白可以啊,速度好快啊!真能干!”小白听了特别开心,它吐着蛇信身形在雪地上成了移动的电光。萧厉不屑道:“出息……”

   很快就来到了之前黄老停小舟的地方,可是到了那里什么都没了,雪地上留下了浅浅的一条痕迹。温衡觉得他们应该离开了,不过应该离开没多久,小白速度快,这些人用法宝飞上三四天的时间,它只用了一炷香的功夫就到了。

   再让小白向前,它却不乐意了。萧厉说道:“前面虽然被大雪覆盖成冰盖,可是那里已经不是回春洲的地界了。阵法无法到达那边,小白没办法再前进了。”难怪黄老会把小舟停在这里,不知道黄老是知道前面是曾经的鬼族,还是这些年中他发现小舟停在这里离目标最近还最安全?

   小白低下头将温衡和萧厉两人放下,它盯着萧厉不舍的蹭着。萧厉摸摸它的大脑袋:“我要送太子回去了,接下来我就不回来了,又要麻烦你守着族人了,小白,你辛苦了。”小白难过的低下头团成了一团,每次分别的时候,小白的反应都让萧厉难受。萧厉也想将小白带回幽冥界,可是它没有驺吾的能力,去了幽冥界,它在回春洲的肉身就会死去。就算它的灵魂回来,肉身也无法恢复了。

   萧厉手一挥,温衡又看到了萧厉送他来上界的那条小舟。萧厉上了小舟招呼温衡:“走吧,我送你去九霄城。”小舟缓缓的启动,小白也不团成一团了,它嘶嘶的吐着蛇信子焦急的跟在小舟后面游动着。

   温衡对萧厉说道:“小白跟着我们呢,你回头看它一眼吧?”萧厉狠下心说道:“我带不走它,给它希望干嘛呢?总要分别的。”理是这个理,可是看到灵宠跟在后面滑行,温衡非常不忍心。

   萧厉回头对着小白挥挥手:“小白回去吧,别送了。我下次来看你……”小白果然停下了,它孤独的立在冰盖上,直直的看着萧厉,连蛇信都不吐了。萧厉挥挥手:“回去吧……”小白还是立在那里,小舟越来越远,直到成了一个小白点,最后扬起了一阵风,小白的身影就被风雪遮住了。

   温衡心里难受,他坐在船舱中和萧厉两人一言不发。只有小舟慢慢的向前荡去……

   温衡问道:“真的没有办法带小白回幽冥界吗?”萧厉平静的说道:“回春洲和上界虽然分离了,可是却没能沉到混沌海中去,某种程度上,这里还属于生者的地界。生与死没有那么容易跨越。小白脱离肉身之后灵魂很普通,在幽冥界它要是不去投胎很快会消散。”

   “好残酷……”温衡说道。萧厉平静的划着桨:“更残酷的事情我都经历过,这算什么?”

   黄老坐在小舟上裹着大棉被,他沉默的看着船舱中的时斌和韩顺,这一次也是无功而返。无功而返的事情,他做的多了,但是没有像这次一样愤怒又无力。韩顺身上裹着一条大花棉被,他见黄老阴沉的盯着他看,他嘿嘿笑了笑:“黄老为何这么看着我?”

   黄老没说话,他叹了一口气。倒是时斌开口了:“你们下了洞穴,然后呢?”韩顺说道:“然后我们又遇到了那条蛇,温道友被蛇吞了。”时斌不信:“温道友能一棍子砸断蛇牙,蛇怎会是他的对手?而且若是他被吞了,他的东西怎会在你身上?”

   韩顺被时斌戳到了痛脚,他涨红了脸,他梗着脖子:“你什么意思啊?你这么能耐怎么不敢和我们一起下洞穴?我不是跟你说了吗?这是温道友给我的!”时斌怒道:“我不信!一定是你使了阴招阴了温道友!”

   韩顺跳了起来,大花棉被都落了下来,一只角落到了小舟下的冰水中。韩顺说道:“说话要讲证据,你无凭无据,你是看到了还是听到了?就这么空口白牙的污人清白!”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黄老呵了一声:“清白?那种东西你有吗?”

   黄老常年带人来彻骨寒地,对于能从彻骨寒地回来的人印象自然深刻。他看人也准,韩顺这样的人,若说没有用上阴招,他是不信的。只可惜温衡,一个豁达热心的修士,就被这样的小人害了。天道坏了啊,好人没好报!

   韩顺怒道:“你们两个异口同声说我害了温衡,你们倒是拿出证据来啊!拿不出证据来,我还要为自己讨会公道,没见你们这样的人!要不是我,温道友的遗物怎么能出来!”

   旁边传来了温衡幽幽的声音:“这么说来,我还要感谢你了?”韩顺猛然回头,他看到在他们后方,一条小舟正在无声无息的靠近。温衡站在小舟前方,他旁边有个面色冷漠的少年正在划船。

   42

   小舟破水而来,静静的停靠在了黄老他们的小舟旁边。温衡客气的对黄老和时斌拱拱手:“黄老,时道友,我回来了。”黄老和时斌开心的站了起来,时斌双眼亮晶晶的:“温道友,你回来啦!”黄老笑呵呵的:“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他们在笑,可是韩顺的脸一下就白了。他算好了,温衡无论如何都没办法赶上了,他将温衡的全部东西都顺走了,难道说温衡那个被压住的储物袋里面另有乾坤?!韩顺强颜欢笑:“温道友,没想到你还能活着回来,真是太意外了!”

   温衡笑着点点头:“我也挺意外的,对了,韩道友能将从我这里顺走的东西还给我了吗?”一句话后,水面上一片死寂,韩顺觉得自己的面皮被温衡扯下来放在地上踩了又踩,他呵呵的笑了两声:“那自然是要……归还的。”

   韩顺还算有点自知之明,他见识到了温衡的战斗力,哪里敢和他硬来。他顺走的两个储物袋很快就还到了温衡手中,温衡掂量了一下笑了:“不对,韩道友,你似乎取走了我储物袋中的东西啊。”储物袋中的东西少了五分之四,只剩下了一些上界人看不上的灵石还有他和无殇的书信。

   韩顺装不知道:“温道友说什么呢?你将储物袋交给我的时候,里面只有这些东西啊。”到了这个时候了,韩顺还是坚定的用蹩脚的借口维护他那可笑的面子,他要是承认了,传出去之后九霄城的那些熟人怎么看他?

   温衡垂着眼眸掂着储物袋,他微微笑了:“你知道吗韩道友,我的储物袋中,装着的都是些不值钱的小玩意。下界的小东西,上界人看不上,若是说有什么值钱的,那就是我寻到的一株聚魂花。聚魂花可以给你,可是你能不能把其他的东西还给我,那些东西对我而言很重要。”

   韩顺在顺走温衡的储物袋之后就检查过里面的东西了,确实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他本来是看不上的。可是想到在海面上饥寒交迫灵气都不敢用,韩顺就将温衡的飞升大礼包给昧下了。他没想到在这些东西里面竟然还有一株聚魂花?!他怎么会没看到?!

   韩顺笑道:“温道友说笑了,你东西交给我的时候,确实只有这么多,至于那什么聚魂花我也是没看到的。”温衡抬头笑着看着韩顺:“韩道友,你知道,混沌海的水是什么味道的吗?”韩顺一下没能理解温衡说的是什么,他还傻乎乎的反问了一下:“什么?”

   下一刻,温衡的讨饭棍中就伸出了一根莹亮的树根,树根以雷霆之势卷起了韩顺,然后将他摁到了水中。混沌海的水,对上界的仙人们都有压制作用,任凭你是地仙还是天仙,掉到混沌海中也是挣扎不了多久的。

   韩顺像个倒栽葱一样被温衡摁在水中,韩顺一开始还想挣扎,可是他觉得他的体力在飞速的流失!他咕噜噜的喝了半肚子水,鼻腔中都是海水,韩顺觉得自己快死了。温衡将他提出海面:“我的飞升大礼包呢?!我徒儿给我做的好吃的呢?!大棉被呢?小鸡枕头呢?!我的符篆和蜡烛呢?!”

   韩顺狼狈的呛了几口水,他觉得他的口鼻火烧火燎,无尽海水冰冷彻骨,他喝了半肚子的冰碴子!韩顺眼睛都睁不开,他吐了几口水出来,整张脸都变成了酱紫色。即便成了这样,他还在嘴硬:“温衡!咳咳……九霄界修士禁制私下用刑!回到九霄界我要去执界仙君那里去告你!”

   温衡看向黄老和时斌:“有这事?”时斌尴尬的说道:“是啊,九霄界有明文规定,仙人不能因私泄愤,不能私下斗殴行刑毁坏别人仙体,违者要被拖到诛仙台上剔除仙骨的。”温衡挠挠脸颊:“嗯……我没有私下啊,我正大光明的!”

   说完他又把韩顺摁在了海水中,韩顺在水中:“咕噜噜……”眼看韩顺灌了一肚子的海水,温衡把他提出了海面:“再问一次,我的飞升大礼包呢?”韩顺翻着白眼,口中吐出海水,面色变得青白。温衡的树根抽轻轻打了他几下,韩顺杀猪一样叫起来了:“啊啊啊,疼啊!”

   时斌和黄老同时唾弃韩顺,这点出息,被树根摸了两下就鬼哭狼嚎的,之前不是嘴硬的么?

   温衡提着韩顺到黄老他们的小舟上,树根吊着韩顺的一条腿,温衡抖了抖树根,韩顺也跟着抖了抖,可是只抖下了一些海水,韩顺身上的东西竟然一个都没掉下来。温衡不由得给他点赞:“厉害,这放东西的能力真不一般。那就不能怪我了。”

   树根从韩顺的衣襟处摸进去,翻遍了全身都没能找到韩顺的储物袋。韩顺嘿嘿笑了两声似乎在嘲笑温衡的无能:“找不到吧?拿我没办法吧?”

   温衡沉吟了片刻,他的树根悬停在韩顺的脑门前:“我有个小弟子,特别喜欢吃东西,他身上总是会带着无数的储物袋。有时候我怕他吃的太多,会没收了他的储物袋,可是他总是能摸出吃的来。后来啊,我发现,他将吃的藏在了一个绝妙的地方。你猜那是哪里?”

   韩顺的眼睛惊恐的睁大了,温衡笑道:“修士的紫府,历来是最私密最隐蔽的地方,除了至亲之人,否则不会让任何人进入他们的紫府中。你说,他是多爱吃东西,才会将紫府当成了另一个储物袋?真厉害啊。不知道韩道友的紫府是不是和我的小弟子一样塞满了吃的?”

   韩顺声音都在哆嗦,他还在强撑:“你少危言耸听,我还从来没听说过谁的紫府能被树根侵入!而且你就是个地仙!”温衡无所谓的笑了笑:“能不能行,试试就行了啊。”

   温衡伸出了一根细细的树枝抵到了韩顺的眉心处,韩顺双瞳猛地扩大,同时一阵凄厉的惨嚎声响起。温衡温柔的说道:“在下界的时候,我有几个九尾一族的朋友,他们对我说,被搜魂的时候越反抗越疼痛。我不会搜魂,不过我想原理是一样的,来,韩道友,掀开你的紫府来,让我来看看你的神魂。说起来我还没见过修士的神魂啊~是什么样子的呢?”

   温衡不费吹灰之力就侵入了韩顺的紫府,结果一看,好家伙,韩顺的紫府中漂浮着数十个储物袋。温衡乐了,他一个个的向外掏储物袋,很快黄老的小舟上就掉落了一堆储物袋。温衡掏储物袋的时候,他看到了韩顺的紫府,那是一个灰色的人,和韩顺一模一样,只不过小了很多。

   温衡的一根细细的树根在他的紫府中看起来都有水桶粗,这个小小的神魂看起来还没韩顺本人高。韩顺的神魂在颤抖着哆嗦着,似乎拼了命的想要逃离温衡的树根。温衡也没为难他,掏出了储物袋之后,他就撤回了树根。

   黄老叹为观止:“从没见过这样的本命灵植,竟然能直接侵入别人的紫府。”仙家手段繁多,只要不在大家聚集的地方,总是会有一些阴暗的事情发生。有时候两个仙人打斗起来恨不得置对方于死地的时候,各种招数都能用上。平日见多了仙人禁锢对手的神魂,可是那都是在对手放出自己的神魂的时候才会中招。甚少有人能侵入对方紫府还不把对方变成小傻子的。

   韩顺一身湿透,当然,这和刚刚他在混沌海中被浸了水有关。他面色苍白,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他瘫坐在黄老的小舟中:“太可怕了……你是什么怪物?”

   温衡才不理他,他只是提起了韩顺的储物袋打开看了看,属于他的东西,他全部都装回了自己的储物袋。萧厉看到温衡将一个个的油纸包收起来,他还掏出了木盆木椅粗瓷碗!更过分的是竟然还有几十双筷子。萧厉没忍住:“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温衡笑眯眯的:“这是我徒儿给大家准备的飞升大礼包,我的最多哦。”萧厉冷汗:“这有什么可骄傲的。”

   温衡掏出了一个玉盒:“哦,找到了,聚魂花。”他随手塞在吃完了桑葚的玉盒中,韩顺竟然没发现温衡的食物中竟然还有这个东西。这下韩顺终于说不出话来了,亏他之前口口声声说温衡只给他那点东西,结果温衡的东西他竟然没细看。

   温衡笑道:“失策了吧?”韩顺恢复了冷静,他依然在嘴硬:“是,我是拿了你的东西,你能奈我何?这里还有九霄界的修士,你要是对我下杀手,回去之后九霄界的律法不会放过你。”

   温衡看了看黄老:“有这事?”黄老咳了一声扭过头去:“我什么都不知道。”韩顺暴躁的说道:“老东西,你以为包庇温衡这事就没人知道了?只要他动了手,我就会诅咒他,只要他回到九霄城,我就会让别人都知道。我还会让大家都知道,你们包庇他害我。”

   萧厉终于忍不住了,他轻轻的笑了一声:“第一次看到将不要脸说的这么清丽脱俗的。上界修士真让我大开眼界,也罢,既然你口口声声说温衡不能对你动手,那我只能勉为其难出面了。”

   韩顺惊疑不定的看向萧厉,黄老和时斌也诧异的看向萧厉。萧厉要是不说话,大家还以为他是个傀儡,他表情那么冷淡,坐在小舟上这么长时间,连表情都没有变化。没想到现在突然出声了,吓了大家一跳。

   萧厉对温衡说道:“这人我带走了。”温衡点点头:“带走吧,这么污糟的人,下辈子应该做不成人了。”萧厉哼了一声:“做人?想多了,只要他去幽冥界,他做过的事情会一一清算,最少也要在恶鬼界关押个几百年。”

   温衡同情的看了看韩顺,最终他点点头:“好,如此就麻烦你了。”这人要是回了九霄界会给他带来一点麻烦,萧厉带走他就再好不过了。萧厉身上荡开一阵可怕的气息,黄老和时斌面色一变,他们同时看到温衡身边刚刚那冷清的少年身形一闪就变成了一团氤氲的黑雾。黑雾中,一个身材高大的带着厉鬼面具的男人正威严的站在船头:“走吧,遇到我你运气好。”

   韩顺神色恍惚的站起来:“是……”然后他‘噗通’一声跳进了混沌海!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