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第四十一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70

   温衡坐过无数的传送阵, 他自己经常溜达溜达到处跑。在下界的时候,他还曾经被人装到储物袋中坐传送阵,那时候他感觉还好, 而现在……他觉得这是他坐过的最糟糕的传送阵!差评!这要是在御灵界, 他早就去投诉了好吗?

   温衡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觉得天地都在旋转,心中的恶心感怎么都压不下去,眼睛一闭, 世界都在晃悠。他好想吐!

   突然之间温衡被人踢了两脚:“喂,别瘫在传送阵里面,你躺着别人怎么用传送阵?快起来!”温衡费力的支起身子,他握住了讨饭棍,讨饭棍上面两片小叶子也打着璇儿,看样子它也晕了。

   他撑起身体踉跄着爬起来, 踹他的那个人看他满脸煞白嘀咕了一声:“看着人高马大的, 竟然娇弱成这样,啧啧……”温衡往旁边走了几百米,看到一处台阶他才坐下休息了一会儿。

   神识一转他就看清了自己所在的位置, 他处在一个广场上, 广场的正中央有十个传送阵, 传送阵中灵光不时的闪动,人在里面进进出出。沿着中心广场环绕着十几阶台阶, 温衡正坐在这十几阶台阶上背对着广场,广场下方便是一眼看不到头的房子。

   细细看去,这座城市的房子竟然以这个广场为中心, 从内向外发散开去。神识下, 这座城市的布局像是一个规整的圆,里面的街道一圈一圈的将整个城市分成了完美的对称图案。

   这里的房子也很有特色, 全部都是石头制作而成的,屋顶尖尖,没有廊檐。房子都有四层高,同样的样式,同样的朝向,同样的颜色……温衡觉得建设九坤城的人应该有强迫症。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甜香,温衡细看去,城中生长着一种叶片绿油油卵圆形的小灌木,灌木上顶着一簇簇乳白的五角星形状的花朵,空气中的甜香就是花朵散发出来的。闻着这股花香,他胸口的恶心感才渐渐散去。

   他坐在台阶上足足一个时辰,直到日头偏西,他才站起来向着台阶下走去。幸亏上界灵气充沛,要是换了其他的地方,他现在还直挺挺的躺着哪。讨饭棍在灰白色的地面上点出笃笃的声响,温衡摇晃着向前走去,路过的人纷纷侧目看向他——这人走路一晃三摇的,真没事?

   温衡觉得他需要找个地方躺着,他随意的走向了一条街,街上人来人往非常热闹,可是往来的人行色匆匆,温衡想问一下哪边有能歇息的地都没人理他。不过温衡是一般人吗?他不是!

   他找了个僻静的小巷子,掏出了他的板车。再度爬到板车上的时候,温衡觉得全身心都放松下来了。他闭上眼睛想要睡一觉,结果刚睡下去没一会儿,板车外就传来了敲击声:“这是什么东西?喂,里头有人吗?”

   温衡钻出来,只见板车前站了三个身穿铠甲的气势冷冽的修士,他们应该是九坤城的守卫吧?为首的守卫寒着脸:“不知道九坤城的规定吗?不允许破坏市容,要是谁都像你这样住在灵宝中,那我们九坤城岂不是乱套了?鬼神印拿来!”

   好么,这是在查户口了,温衡将鬼神印交出去。守卫看了一眼面色不善:“地仙?九霄界来的?”温衡点头:“是的。”奇怪了,这群人怎么能在鬼神印上看出他来自哪里?

   守卫大手一挥:“带走。”温衡眼见大事不妙,他手中灵光一闪,破板车就被他装起来了。然后两个守卫一左一右夹住了温衡的胳膊:“老实点!跟我走!”温衡一头雾水:“请问,我犯了什么事?”

   守卫手中捏着温衡的鬼神印,他哼道:“你倒是有能耐,竟然能混到我们九坤城来了。你不知道吗?九霄界沉了,一界的人都下去了。好多人没有引荐信却趁乱逃到了上界,你们这是非法闯入知道吗?!”

   温衡头上垂下一滴汗:“哦……可是,我有引荐信啊。”闻言守卫一下愣住了,他纳闷的看了看温衡,然后伸出了手:“引荐信拿来。”

   温衡从储物袋里面掏掏,拿出了玉石质地的引荐信。守卫一愣:“竟然李老发的引荐信,该不会偷了别人的吧?”再看看温衡一副虚弱的样子,守卫哼了一声:“不管怎么看都觉得可疑,有碍市容……带走,先关几天再说!”

   温衡被关起来的时候还一脸蒙圈,他张张口:“小哥,我的鬼神印和引荐信不要弄丢了啊,记得还给我啊。”正在关门的守卫小哥不耐烦的看了看温衡:“等你洗清嫌疑就放你出来。”

   好么,还说找个地方歇一歇,现在他竟然能住在了免费的牢房中,省钱了。

   牢房在九霄界的城内,不过在最外圈。牢房的材质坚硬,墙上和窗上都是阵法,关押仙人的地方总要特殊一点,各路仙家百般神通,万一溜掉了不就麻烦了么?不过温衡也没想着跑,他在牢房内席地而躺,他要补眠,他要回魂去了。

   阳光从只有手掌那么大的窗户中透过来,在地上留下了一块巴掌大的光亮。在最外面有崇山峻岭,太阳西下的时候将山峦的影子拉长,很快那一点光亮也消失了。

   牢房中不止他一个人,其他的房间中都关着两个人,温衡想着可能他来的晚,正好有个独立房间。来回巡视的守卫走过温衡这间房间的时候都要停下来看一看:“这人是死了吗?怎么睡成这样?”

   守卫们窃窃私语:“他犯了什么事被关起来了?”“嗨,关头儿今天心情不好,正好看到他住在法器里面。他是从九霄界来的,有鬼神印和引荐信。”“哟,东西都全的啊,那他有点冤枉啊。”“嗨,进来的人哪个不喊着冤枉?”

   “关几天没什么问题就放他走吧。”“昂,不过这小子心态不错啊,不吵不闹的。”“病秧子嘛,没那个精力。本来想把他放到好一点的号里面,可是他是个穷鬼,身上就一根棍和一辆破破烂烂的板车。就算想照顾他都没机会。”

   温衡暗自发笑,他眼见这群人不分青红皂白,早就让道木根系卷着他的储物袋们收回去了。说起来,他虽然无法自由的回到道木空间中,可是藏些东西还挺方便的。

   他真的太累了,没一会儿就进入了黑甜乡。这一觉睡的非常舒服,哪怕周围的环境嘈杂,哪怕味道不好闻,哪怕没有柔软的被子和枕头,温衡依然睡得天昏地暗的。

   “嘿,心真大,在爵爷的号里面睡成这样,等爵爷回来有他好看了。”温衡睡得太沉了,守卫的小哥说的话都没能吵醒他。倒是旁边的牢房里面传来了叹息声:“可怜啊,爵爷要收拾他了。”而旁边有人不认同:“嘿,我看不见得,说不定爵爷会善待他呢?

   温衡躺在正中间睡的笔挺挺的,特别工整。过了一会儿牢房门打开,一个魁梧的汉子走进了门。他看到地上的温衡时哼了一声,然后径自向着角落走去。“这种伎俩?太小看我了。”汉子坐在角落中完美的融入了背景,他闭上眼睛,周围的犯人都闭嘴了。

   太阳几度升起落下,再度站在牢房前面的守卫发愁了:“这位是睡神飞升的?都睡了三天三夜了,还没醒呢?”“三天没变姿势,这是死了吧?”“爵爷竟然忍他三天了,竟然还没把他办了。”“嗨,别瞎说,我们爵爷是谁啊,也是有原则有道义的仙长啊。爵爷对不对?您要不要喝杯茶啊?”

   角落里的汉子睁开了双眼:“滚!”守卫顿时作鸟兽散了。

   当太阳光暖暖的落在温衡的脸颊上时,他睁开了眼睛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啊,睡得真好。”睡得关节都有点松动了,一动起来就咔嚓咔嚓的作响。

   “醒了?睡醒了就该滚了。”这时候在温衡身后传来了浑厚的声音,温衡扭头一看,只见在墙角缩着一团黑影,定睛一看,那是个一身肌肉疙瘩,半边脸被头发遮住的汉子。

   温衡拱拱手:“哎呀,是不是打扰到你了?”那汉子嘲讽道:“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在牢房中还能安然入睡的人。”他从阴影中站起来,温衡这才发现他的半边脸上纹着青黑色的图腾。汉子双眼下漆黑,看起来像画了一个浓浓的妆一样。

   汉子双手双脚都系着厚重的枷锁,一动起来就发出沉闷的声响。他一站起来……原本高大的温衡顿时就小鸟依人了,温衡平视的话只能看到汉子健壮的胸……胸肌。

   “你可以滚了。”汉子闷声说道,温衡眉眼弯弯:“好嘞~再见~”说完他转身想出牢房,然后就被牢房门拦住了。温衡眨眨眼:“来人啊,开门啊!”

   周围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响动,温衡感觉到数百道神识落在了他身上。牢房里面的人都太闲了吗?有点点八卦都要看?

   突然之间温衡的肩膀上落下了一只大手,温衡及时的克制了自己的理智,幸亏没动手,不然就要发生惨案了。手的主人低下头在温衡耳畔嗅着:“慢着,身上还抹了香水,看来你有备而来,倒是小看你了。”

   温衡身体僵硬了:“这位道友?”汉子将温衡的身体掰过来正面对着他,他撩起温衡的头发细细的看了看,呼吸顿时就粗了:“都让你滚了,你还磨蹭,这是你自找的,怪不得旁人。”牢房中的其他犯人顿时露出看好戏的神情,还有不怕事大的竟然在吹口哨!

   高大的汉子双眼都变成了红色,他伸出手想要摸温衡的脸,温衡躲过了:“这位道友有话好说,不要动手动脚的,大家都是君子,君子动口就行了。”

   旁边的牢房中传出了讥笑:“嘿嘿,这个可怜的小兔子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要遇到什么,哈哈哈哈!”温衡头上垂下一滴汗:小兔子??是说他吗?他长得像兔子?

   牢房中的呼声越来越高:“爵爷!让这小兔子见识见识你的大宝贝!”

   71

   汉子一步步逼近温衡,温衡后退了一步,后背碰到了牢门,牢门上的阵法一阵闪动,一股强烈的电流从温衡的后背上爆发出来了。

   汉子说道:“你还不知道?从你踏进这间号的那一刻开始,你就是我的炉鼎了。”炉鼎?是温衡知道的那个吗?嘿,有意思,温衡动了动筋骨:“这位道友,大家萍水相逢,就算不能做朋友也不能做敌人。我劝你最好离我远一点,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温衡再迟钝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了,这男人竟然打他身体的主意啊!老温困惑的摸摸自己的脸,他怎么觉得飞升到上界之后,他怎么总是遇到这些个牛鬼蛇神?莫非他帅得天上地下绝无仅有?不可能啊?

   汉子笑了:“倒是有点傲气,只可惜到了我的地盘。”温衡叹了一口气:“我这人一贯以来喜欢以德服人,你这样是不对的。”都到了这个时候了,温衡竟然还想着这茬呢。

   汉子伸手去挑温衡的衣襟了,温衡惊了:!!

   只听一声沉闷的咚声传来,汉子他……斜飞出去了,撞坏了刻着阵法的围墙,砸坏了旁边六间牢房,顿时间牢房中飞沙走石鬼哭狼嚎。掉落的砖墙还有围栏砸在了看好戏的这群人身上,受了温衡重拳一击的汉子躺在地上胸膛凹陷了下去。

   温衡杵着讨饭棍笑眯眯的说道:“现在能安静的听我说道理了吗?”汉子口吐鲜血眼中都是震惊,他竟然没能看到温衡的动作就飞出去了。

   牢房中的异状惊动了守卫,守卫们冲进来的时候手持灵剑盾牌,等他们看清情况的时候都不说话了。作为九坤城牢房一霸的爵爷竟然被新来的打成了狗子,这世界有点玄幻啊。

   爵爷又换了个新的号,这次的号更大,不过上面的阵法有点老旧,狱卒们担心关不住他。温衡被守卫提出来在门口问话。

   守卫小哥:“你怎么动手了?”温衡委屈道:“他对我动手动脚。”

   守卫小哥:“他动手动脚你就先动手?”温衡说道:“要不然呢?我总不能让他为所欲为啊,我也是个男人啊。”

   守卫小哥:“你看你把他打得,他可是我们九坤城牢房中的龙头老大爵爷啊,你这么对他,将来他如何立足?”温衡双手一摊:“我还是玄天宗千机散人温衡呢,他对我动手动脚,我将来怎么面对我的道侣和同僚?我不要面子的吗?”

   守卫见温衡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他打开了爵爷旁边的号:“本来还说放你出去,你看看你,真不省心。”大门在温衡面前砰的关上,温衡碰了一鼻子灰,他扭头看了看左边是墙壁,右边是隔着栏杆瞪着他的爵爷。温衡叹了口气:“早说啊,早说放了我,我无论如何都要忍下去啊。”

   温衡坐在牢房的地上旁边放着讨饭棍,爵爷服下了丹药这会儿有力气说话了:“你小子,下手真黑啊。”温衡老实的说道:“我没用力。”他要是用力,这个爵爷早就挂了。

   爵爷靠在墙角,两人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还是爵爷先开口了:“韩爵,你呢?”温衡说道:“温衡。”

   韩爵问道:“你怎么进来的?”温衡:“我在板车上睡觉,他们说我有碍市容。”韩爵头上垂下一滴汗:“你被整了吧?谁说不能在板车上睡觉的?”温衡说道:“不知道,反正我就进来了。对了,你是怎么进来的?”

   韩爵哼了一声:“我得罪了文家被关起来了。”温衡一愣:“文家?”

   九坤界和下面的九霄界不一样,九霄界人虽多,可大部分的力量还是把持在执界仙君水神手中。而九坤界呈现三足鼎立的局面,第一股势力便是执界仙君战神和他麾下的那些将士;第二大势力是文家,文家是上界久远的修真家族,据说已经在九坤界好几万年。

   文家厉害之处在哪里呢?这个家族把持着九坤界大部分的财力,九坤界的城池有一大半都是文家出资修建的。文家和执界仙君联姻,这之后文家的势力更加庞大。

   第三股势力便是不服另外两股势力的寂灭宗,寂灭宗是体修宗门。因为修行功法特殊,修行到一定境界可以让仙体更加强悍,因此备受飞升的修士们的追捧。

   三股势力好的时候像一家人一样,关系差起来的时候恨不得一夜之内其他两股势力全部灭了。总之就是这么一个复杂的关系……

   韩爵就是寂灭宗大长老的得意弟子,原本有大好前途的韩爵为什么会进来呢?韩爵这人除了修行之外还有个致命的爱好,他爱美色。尤其喜欢那些身体修长的美男子,作为一个男人,他特别喜欢看着别的男人为他痴狂着迷。无论身心,他都会得到满足!

   韩爵几年前去找美人的时候和文家的一个分支的纨绔看上了同一个美人,两边都仗着自己家大业大互不相让。韩爵这暴脾气三两下就把那纨绔给送上了西天。这下可捅了马蜂窝了,打死文家的纨绔不算什么,可打了文家的脸,文家人无论如何都不能轻饶了韩爵啊。

   就这样,韩爵到了牢房中。他拳头大力量强,很快就成了九坤城牢房一霸,人称爵爷。原本风平浪静的,坐个几百年牢也就出去了,可两个月前,牢中的守卫开始向他的牢房中塞男人了!

   韩爵也不是什么货色都看得上的,他心想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果然一打听,执界仙君和文家闹掰了,现在开始和寂灭宗套起了近乎。温衡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送到了牢中,当然,不排除守卫就是坏心眼想要整温衡,可没想到温衡还就入了韩爵的眼。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韩爵这会儿还觉得胸口疼呢,为了老二伤了身真是不值得啊。韩爵想了想就决定和解了,温衡这样不显示不露水的男人竟然能一拳打飞他,这种实力,放在九坤界肯定是三股势力招揽的对象啊!

   就在这个时候,守卫的小哥将温衡的东西给他送了过来:“温衡,你的鬼神印和引荐信,收好了啊。”温衡客气的接过,然后客气的问道:“小哥,我的板车呢?”小哥嫌弃的说道:“破破烂烂的东西谁要你的,放大门口呢,等你出去之后自己拖走。”

   温衡笑了,莲无殇亲手布置的阵法真管用,外人看来,板车不管内外都破破烂烂,可在他眼中,这是无可代替的珍宝啊。

   温衡又拉着小哥问道:“小哥小哥,敢问我什么时候能出去啊?”小哥白了温衡一眼:“这个啊,你要问爵爷了,爵爷什么时候放你出去你什么时候就能出去。”为了讨好爵爷,这群人真是没原则啊。

   温衡又和韩爵大眼瞪小眼,温衡问道:“韩道友,我什么时候能出去?”韩爵笑了:“以你的修为,想出去还不是轻而易举?”温衡站起来一本正经:“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修士,那种犯上作乱目无王法的事情我才不做。”

   说着老温一把推开了牢房的大门:“我要去找我的小板车,再见。”韩爵:!!!说好的遵纪守法呢?

   站在九坤界的牢房外,温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总算来到了上一层,这一层上面会不会遇到他的小伙伴呢?他还没想好怎么办,这一界的执道仙君还是李老,可是李老已经连通九霄界一起被他的讨饭棍不知道拖到哪里去了。这一界的执界仙君战神……战神他头上的那顶绿帽子戴着,想必现在一定暴躁。

   如果这一界有他的同伴在,他该想一个什么办法让他们都知道自己在这里呢?温衡坐在板车上撑着腮帮子想了一炷香的功夫,他终于想了个简洁明了却有粗暴有效的办法——让执界仙君战神帮自己找。

   那么如何让执界仙君帮忙呢?温衡觉得就凭他让战神得知了他那白莲花夫人的计划,让他知道自己头顶草原这件事都足够让战神帮忙了。想好了之后温衡收拾好了板车,他要出发去找执界仙君。

   就在他要出发的时候,他听到身后传来了韩爵的声音:“你就这么走了?”温衡回头一看,只见韩爵带着沉重的枷锁走了出来,他吃了一惊:“你怎么也出来了?你刑满释放了?”

   韩爵不在乎道:“我若是想走早就走了,师尊让我在这里戒骄戒躁,我将这里当成了修行之所。”韩爵说完热切的看向温衡:“你要去哪里?”大有温衡不回答,他就一路跟随的架势。

   温衡老实说道:“我想寻找我的同伴们,他们和我一起飞升,不知道会不会在九坤界。”韩爵了然的点头:“原来这样啊,你早说啊,我可以帮你。”韩爵道:“你刚飞升有所不知,九坤界最大的情报网后面就是我们寂灭宗,你想找人,一句话的事情。”

   温衡乐了,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不过他又警觉地看着韩爵:“如果你帮我的话,需要收取什么酬劳?”他身上倒是有灵石和二十二条灵脉,上界的东西都很贵,温衡就怕不够用啊。

   韩爵定定的看着温衡,然后古铜色的皮肤上飞起了红晕。温衡一看转身就走,想让他出卖他的身体,想都别想!上界的人有毛病吗?觊觎他一个已婚男人的身体,一个个的脑子有坑!

   韩爵连忙叫住温衡:“温道友留步啊,我还没说哪,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温衡更加不肯相信他了,瞧瞧,口口声声说自己不是那个意思,还不是和自己想到一处去了?

   韩爵见温衡真的要走,他急了:“温道友,我就是想让你陪我切磋几招!”温衡停了下来:“切磋几招?”不行了,他现在一看到韩爵就会想歪,他已经无法直视切磋这个词了。

   韩爵道:“我见温道友力气惊人,不知你是不是也是体修。若是体修的话,不知能不能和我过几招指点指点我,我一直卡着,方才你击中我的时候,我觉得我瓶颈隐隐有了一点松动。”

   温衡一听就放心了,早说么,他别的不行,比力气还没输过。

   72

   韩爵快哭了,他遭受到了出生以来最严重的打击。他和温衡一个照面就会被打飞出去,温衡的速度奇快力大无穷,哪怕知道他会攻击自己的哪个部位,他都没办法防御住。

   偏温衡还打击韩爵:“我不是体修啊,我是法修。”韩爵是不信的,这么强悍的身体敢说不是体修的身体?用他们寂灭宗的标准来算,温衡的身躯肯定在金身之上,这样一幅结实的身体,韩爵一辈子都没办法修炼成功!

   韩爵不信:“你说你是法修,你施个术法啊!”温衡想了想然后手中灵光一现,韩爵就说不出话来了,大块头的韩爵卡着自己的脖子手足无措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温衡淡定的说道:“看,这就证据。”

   禁言术,温衡使用最溜的术法没有之一,如果韩爵不服气,温衡还能给他再叠上十几层。韩爵最后都被温衡揍的没脾气了,最后他抱拳作揖,他输了。

   温衡解开了禁言术,韩爵敬佩的给温衡行了个大礼:“温道友,先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请您不要和我一般见识。”韩爵已经见识到了温衡的可怕之处,温衡之前说他没用力是真的,要是他用力了,只怕自己的身躯都保不住了。

   温衡大方的说道:“没事,不打不相识么,对了,什么时候去帮我找我的同僚?”韩爵正说着,只见一开始关着温衡的那个守卫小哥走过来了。韩爵和他四目相对,温衡都能感觉到空气中的电流在呲呲作响。这两人关系不太好的样子。

   领队叫关俊彦,是战神麾下的一名大将,最近战神去守着上界通道不让上界的战火蔓延到九坤界,他的同僚都去了,只有他被留下来看大牢了。关俊彦为此窝了一肚子的火气,当他看到韩爵的时候,两人眼中都带了刀淬了毒。

   关俊彦冷声道:“你怎么出来了?进去。”韩爵不屑道:“不进去,手下败将有什么资格命令我?”关俊彦脸色更阴冷了:“别忘了,你是罪犯。”韩爵嗤笑了一声:“你也就吓唬吓唬不懂的人,说谁是罪犯?你才是这里最大的罪犯吧?”

   温衡站在旁边挠挠脸颊,总觉得要是不走的话他会被卷入到奇怪的事情里面去。果然关俊彦神色一凛看向温衡:“你是谁?”得,这位大爷都忘了温衡是谁了,明明是他把温衡关起来的。

   温衡提醒道:“我是前几天在板车上睡觉,你说我影响市容把我关起来的那个。”关俊彦皱眉:“睡法器里面你还有理了?”韩爵喷道:“九坤界哪条天条说不允许睡在法器里面?我看你是做惯了文家的走狗,跪久了站不起来了吧。”

   关俊彦被戳到了痛处,他面色一红:“你放屁!”温衡真心觉得仙人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骂人的时候也会说脏话。眼看关俊彦要发飙,韩爵身形猛的又涨了一寸,他站起来身上的肌肉疙瘩都在动。束缚住他手脚的枷锁被灵气卷动互相撞击起来。

   韩爵说道:“关俊彦,我今天要离开,你能奈我何?”关俊彦不怒反笑,他抽出一柄银灰色的长缨枪:“那就要问问我手中这柄追魂枪了。”

   温衡站在旁边弱弱的开口:“那个……大家都是一界修士,要以和为贵啊。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能走了吗?”这点上韩爵和关俊彦倒是想到一处去了,这两人大吼一声:“不许走!”

   温衡很难办啊,他只能站远了一点离这两人远一点,万一波及到他,那他就只能不好意思的还击了。开打了!开打了!韩爵和关俊彦打起来了,打的那叫一个飞沙走石火光四溅!精彩!好看!温衡摸出了一包瓜子咔嚓咔嚓的磕起来了,他还拿出了一个小马扎坐下了,远距离慢慢看!

   温衡看戏的目光实在太强大了,强大到韩爵和关俊彦实在无法忽视再也打不下去了。两人扭头一看,只见温衡坐在小马扎上双眼弯弯,地上一地瓜子壳。见两人看向自己,温衡很淡定:“看我干嘛?继续啊。”

   关俊彦将□□收起来:“不打了。”被人当猴看的滋味不好受,关俊彦看着温衡:“还看什么看?再看就把你捉进去。”温衡光速收起小马扎:“再见!”他都睡饱了,不想继续进去了。

   韩爵一本正经:“我要出去。”关俊彦冷着脸:“按照规矩,你还要关一百八十八年。”韩爵道:“规矩就是用来打破的,爷我不想呆了。”

   关俊彦道:“只要你敢踏出这里一步,明天你的通缉令就会遍布九坤城。”韩爵豪放的笑道:“你当老子在乎?”韩爵大步向着温衡走来:“走吧温道友,我带你回寂灭宗!”

   温衡对着关俊彦行了个礼,他能结实韩爵全靠了关俊彦。要不是关俊彦说他有碍市容把他逮起来,他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找到快速找到小伙伴的方法。关俊彦脸色铁青,却拿两人没办法。温衡笑了笑,跟着韩爵大步的走向九坤城外的崇山峻岭。没回头都能感觉到关俊彦的怒火:“你会后悔的!”

   韩爵理都不理关俊彦,他殷勤的问温衡:“温道友刚到九坤界,我来做你的向导吧。”温衡客气的拱手:“麻烦韩道友了。”韩爵咧开大嘴露出一排白牙:“嘿嘿,不麻烦,不麻烦。”

   杨云将温衡传送到九坤界最大的城市九坤城,他却不知道如今九坤界的势力有了很大的变化。

   九坤界三足鼎立,大大小小的城池十几座。其中最大的城池名义上处于战神管辖之下,可实际上现在由文家管控。作为三巨头之一的寂灭宗自然不会把宗门放在九坤城,他们在附近的山脉中扎根,旁边还有好几个依附寂灭宗的城镇。

   翻过几座山岭之后,温衡他们来到了其中一个小镇上。小镇叫积玉镇,夜色中它就像镶嵌在山间的一朵萤火一样。温衡飞身而起看了看周围,他看到了不远处九坤城灿烂的灯火,和九坤城的灯火相比,积玉镇的灯火小的像萤火。

   温衡落下后沉吟了一会儿:“韩道友,方才一直想要问你,我们为什么不御风而行?”他跟着韩爵在山里转来转去,他还以为走了很远,结果飞起来一看……明明御风一杯茶的功夫就能到!为什么要兜这么大个圈子?

   韩爵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不好意思啊温道友,我手脚都束缚着枷锁,御风有点困难。”温衡了然的点头:“早说啊,早说我可以带你。”韩爵眼睛一亮,然后不好意思的红了脸。温衡觉得自己提出了一个糟糕的建议,算了,就当他没说吧。

   积玉镇中很繁华,里面的建筑古色古香,和九坤城那整齐划一却又让人无端觉得压抑氛围相比,这里更加随意。韩爵带着温衡刚进小镇,就有人飞快的迎了上来:“大师兄,你回来啦!”

   温衡转头一看,这是一个俊秀的青年,他似有不足之症,面色苍白,脸颊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似乎一路跑来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压力。韩爵又惊又喜,他笑着上前想要拥抱这个青年,可是看了看他手足上的枷锁,他只能轻轻的用拳头碰了碰青年的胸膛:“小师弟,你怎么在这里?”

   来人叫简真,是韩爵的小师弟。简真笑道:“我正好在这边的静寂楼中管事,没想到你竟然来了。哈哈哈~”然后简真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咳的撕心裂肺。韩爵连忙上前想要拍拍简真的后背,结果他就被简真身后的人阻止了:“爵爷,不能啊!”

   韩爵猛然想起曾经一巴掌把小师弟脊椎都给拍碎的事情,他急的在旁边团团转:“师弟,你没事吧?”简真一边咳一边摆手:“不碍事,不碍事,咳咳咳……”

   温衡上前在简真后背上轻轻的拍了一下,他动作轻柔,一股灵气被他送到了简真体内。只是循环了一周,他就看到了简真体弱成这样的原因了,简真的紫府破了个大洞,他没办法吸收储存灵气。紫府破成这样还能活着,简真就是奇迹啊!

   简真诧异的看向温衡:“敢问这位道友尊姓大名?”温衡笑着拱拱手:“在下温衡,是木灵根修士,方才见道友咳得喘不上气来,想到我医者朋友教我的方法就试了试。”简真笑了:“多谢温道友,果然好多了。”

   韩爵介绍道:“小真,这是我遇到的朋友温衡。温道友,这是我的小师弟简真。温道友想要寻找他的同伴,我就将他带到我们寂灭宗来了。”简真闻言笑了:“找人吗?找人的话你算是找对地方了,我们寂灭宗有最强大的消息网,只要你的朋友来到了九坤界,应该都能找到。”

   温衡闻言眉眼弯弯:“多谢韩道友,多谢简道友。”温衡觉得自己的运气真不错,虽然有点磨难,可是总能找到对的路,也能找到愿意帮他的人!

   三人连说带笑走向积玉镇中心最大的一栋建筑,温衡神识一扫,这是一栋八层高的楼,里面灯火通明,可以断言,积玉镇中最亮的光就是从这里传出去的。他抬头看了看牌匾,牌匾上写着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静寂楼。

   温衡觉得这里应该像他的产业千机阁一样是一个能买卖东西并且能够交流情报的地方吧,他真是找对地方了!再一次感谢关俊彦,要不是他,自己还不知道要兜兜转转找多久。

   楼中人来人往热闹非凡,温衡看了看,一二两层是买卖东西的地方。他看到不少披着斗篷的修士到这里交换灵宝,楼中灵光四射,到处都是珠光宝气。简真带着温衡直接上了三楼。

   三层中只有数十个修士正在整理东西,见到简真,这些修士行了礼,简真摆摆手,他们又坐下继续忙碌了。简真引着他们走向三层靠窗的一个房间中去了。

   这是一间装修极其雅致的房间,房中弥漫着一股清苦的药香。韩爵一嗅到这味道就皱眉了:“还在服用文家的方子?”简真无奈道:“是啊,试了很多方子,还是他们家的方子最有效。”韩爵心疼道:“苦了你了。”

   简真笑了笑:“没什么苦不苦的,只能说我运气不好。温道友,您请坐。师兄,你要不要先去打理一下?”简真哭笑不得的看着韩爵的衣衫,“幸亏师傅他老人家不在,不然又要说你了。”简真嘿嘿笑了一下:“那行,我去打理一下。”

   韩爵拖着他的枷锁叮叮当当的走了,简真给温衡上了一杯茶。温衡双手接过:“麻烦了。”简真笑着摇摇头:“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大师兄带人来我们寂灭宗,您是大师兄的贵客。”

   说着简真坐在温衡对面,温衡有种被查户口的感觉。他立刻老实的掏出了鬼神印和引荐信:“我有证明,我不是黑户。”简真噗呲一下笑了:“光看温道友的容貌,只觉得温道友深藏不露,却不料您大智若愚。”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