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94、第九十四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219

   温衡想了想:“那可能是我的小弟子无知点燃了你的追魂香。”他扶着太史谏之推开了寝宫的大门, 再小心的将太史谏之扶到床上。太史谏之脱下了斗篷,露出了后背上一支断裂的箭头, 箭头深深的没入太史谏之的身体中,鲜血将他黑色的夜行衣浸透好大一块。

   温衡比划了一下那箭头, 他从没见过这么大的箭, 伤口有巴掌大, 箭竿的材质像是金属, 比他的拇指还要粗。一般的箭矢为了能射得高远, 都轻便小巧,太史谏之身上的箭矢明显不是这种。

   太史谏之还在和温衡说话:“哦?你的小弟子?是穿蓝白袍子的那个吗?看着是个不错的小伙子, 精明能干。”温衡皱眉看着太史谏之的伤口回答:“那不是,那是我四弟子和老邵的二弟子, 当然,老邵的弟子也是我的弟子。你这伤口不好处理啊。”

   太史谏之嘿嘿一笑:“巫族的戮神弓可以屠神,这是用箭的那个小辈修为不够, 不然我现在已经凉了。”温衡想要撕下太史谏之的衣服,太史谏之连忙阻止道:“哎哎哎?你要干嘛?”

   温衡道:“把你的衣服撕下来清理伤口啊。”太史谏之道:“别撕, 我夜行衣就这一套, 撕了我就没穿的了, 你给我小心的脱下来!”温衡嘴角抽抽:“谏之, 你这么穷的吗?”

   太史谏之扯腰带苦着脸:“这不是当时从族里走的潇洒什么都没带么,就这些衣服都穿了上万年了,平时有点灵脉就给白芝麻他们建设散修盟去了,我才搞的这么窘迫。”

   温衡心酸的说道:“没事, 坏了到时候送你几套。”太史谏之乐了:“那行,你撕吧。”说着他噗通一下趴温衡的床上:“我太困了,我睡一会儿。储物袋里面有药,拔出箭头给我撒点药……呼噜噜……”

   太史谏之秒睡,温衡伸手探了探他的脉搏,他灵气亏损严重。应该是忙着赶来,又受了伤,这才虚成了这样。温衡扯开了太史谏之的衣服,一眼就愣住了。太史谏之后背整个都淤青起来,在箭矢射入的部分皮肉都变成了紫黑色。这箭头莫不是有毒?

   温衡一手握住了箭头,一手握着灵药。他两根手指死死的捏住了箭头,猛地一用力,一枚带血的四棱箭头被他从肉中拔出,顿时一股黑色的血飚了出来。温衡将箭头丢到一边的矮桌上,然后运起灵气将黑色的血液裹在结界中。

   中途他不断的观察太史谏之的面色,太史谏之睡得特别沉,就算箭头离身,他身躯猛地一震都没能唤醒他。温衡想着,太史谏之是不是因为太疼晕过去了?可是那一声声打雷一般的呼噜声又显示他睡得挺好。温衡接了一盆的黑血后,伤口处流出来的血液才变成了红色。他小心的撒上灵药,太史谏之后背上的淤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开来。只是伤口还是有淤血缓缓的渗出。

   温衡想了想,他摘了一片道木叶子贴到伤口上。叶片贴上之后就化作了青色的灵光消散了,太史谏之长长的呼噜了一声,然后滚了一圈卷着被子就睡到了床里面。温衡举着手:……这算是好了还是没好啊?温衡神识向着太史谏之的后背一探,只见他背后的伤口开始愈合,没一会儿,他的后背光洁如新。

   太史谏之裹着被子蜷着睡了起来,面色还是有些发白,不过要比方才好多了。温衡哭笑不得,太史谏之对他真的太放心了,万一他是个刺客,太史谏之的小命就不保了啊。

   温衡本来想陪着太史谏之,但是呆了一炷香的功夫之后,他实在扛不住了。太史谏之的呼噜,是他听过的最响亮的呼噜,声声都像炸雷。温衡不得不给他叠加了结界,大晚上的不能把其他人都吵醒啊。

   他手中捏着沾血的箭头打开门,一开门就看到楚越和谭天笑两人正瞪着温衡。温衡一人在他们脑袋上拍了一下:“干嘛呢?”

   谭天笑笑道:“本来已经睡下了,突然听到惊天动地的呼噜声,想着师尊应该来客人了。”温衡笑道:“吵醒你们了啊,不好意思。是曾经在天界的熟人,叫太史谏之,可以信任。不过他受伤了,你们看看这个箭头,以前见过这样的箭吗?”

   温衡将手里的箭头托在手上给谭天笑他们看了看,楚越拿起来瞅了瞅惊叹道:“这要多大的弓才能射出这么大的箭啊。”谭天笑估摸了一下:“下界没有这种箭头。”温衡道:“谏之说这弓的名字叫戮神弓,我没听说过,天笑你们可听说过?”

   楚越摇头,但是谭天笑倒是有点印象:“飞升之后倒是听说过戮神弓,据说是仙界十大兵器之一。师尊的客人被戮神弓所伤?他没事吧?”一般这种神兵利器杀伤力惊人,弄不好当场就凉凉了。

   温衡将箭头交给谭天笑:“将来开千机阁的时候留意一下这个箭头,好了,现在你们该回去休息了,天笑尤其是你,不许熬夜。快去。”说着温衡推着谭天笑就向他的寝宫走,“我已经给谏之加上结界了,不会吵到你了。还有你小越,该休息了,不许偷喝酒了。”

   楚越偷偷的放下手里的酒坛子嘿嘿的笑着:“谭师弟给了我几坛美酒,我实在是馋得慌。”温衡一手一个推着他们向前走:“该休息就休息,熬夜会秃头。”

   看着两个弟子进了门,温衡挠挠头发,他本来想着明天去承惠界,可太史谏之突然到来,行程就被打乱了。哎,头秃。

   温衡最后切断了听觉在自己的房间中打地铺,想来想去昏昏沉沉中,他终于睡着了。第二天一早,他被太史谏之推醒,睁开眼睛一看,只见太史谏之嘴唇开合,却一个字都听不到,温衡这时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他切断听觉了。

   重新连上听觉,太史谏之的声音传来:“太子?说话啊?”温衡笑道:“谏之身体怎么样了?”太史谏之光着膀子:“挺好的,连伤疤都没留下。太子,我衣服呢?”

   温衡捂脸,他只能翻翻自己的储物袋:“等等啊。”最后他翻出了一身自己备用的衣服,温衡递给太史谏之的时候还特意关照了一句:“新的,我没穿过。”就怕太史谏之觉得膈应,哪知道太史谏之一点都不介意,他大咧咧的套上。当他把黄金一般的长发从黑色的衣服中撩出来的时候,温衡看到了一片金光闪过。

   太史谏之猿臂蜂腰,穿着温衡的衣服阵法一闪之后特别合身。他动了动腰腿,然后感叹了一句:“有一种恍若新生的感觉,这个时候,必须吟诗一首。啊~~”然后他推开窗当着温衡的面吟诵了一首诗,温衡瞪着太史谏之,一句话都没听明白。

   太史谏之吟诵完了之后又窸窸窣窣的摸上了自己的斗篷:“见你安好,我就放心了。”他接到追魂香的时候还以为温衡怎么着了呢,结果他丢下九州界的事情赶过来就看到温衡在吃火锅,无奈的同时又觉得放心下来了。

   温衡倒是没有太史谏之这么放心:“你昨天说的戮神弓是怎么回事?你怎么惹到他们了?”

   太史谏之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他倒了一口水喝了起来:“我和巫族有点个人恩怨,本来我之前在下八界,那里算是我的地盘,巫族看不上那里,我们相安无事也就井水不犯河水。现在我来找你,进入了巫族的地盘,做了点事情惊动了他们,然后就被他们用弓箭射伤了。”

   温衡叹道:“巫族未免太霸道了吧?难道还不许你到上界来吗?”太史谏之道:“这倒不是,巫族的主要地盘就集中在承澜治下,我已经万年没从这里走了,这次过来故地重游难免有些感想,就多呆了一会儿。”

   温衡听太史谏之这么一说,心里对巫族就没什么好印象了:“这也太霸道了,无凭无据就伤人……”温衡还没说完就见太史谏之露出了挑衅的笑容:“嘿,你猜我干了什么?我去了一趟巫族,把他们的问天盘给拿过来了。”

   温衡一头雾水,啥?问天盘?这是个什么东西?只见太史谏之贱兮兮的从储物袋中掏出了一个一尺大小一寸厚度的圆盘,圆盘质地青黑色,像是玉质的基底,在正中间有一个小小的凸起,围着凸起有一圈凹凸不平的呈现圆形的花纹。定睛一看上面刻着数百道长长短短的线条。

   温衡嘴角抽抽:“这是什么?”太史谏之随手把问天盘搁在他和温衡中间的茶桌上:“问天盘啊,据说是巫族用来感应天地的法宝,至宝!”温衡幽幽的说道:“合着你是因为偷了问天盘才被巫族追杀的吗?你这不是活该吗?”

   太史谏之大义凛然:“又没有谁规定问天盘就一定是巫族的,上古时期这种法宝都是各大家族通用的,应龙一族可以用,麒麟一族也可以,巫族霸道惯了,霸占了这么久还不归还。”

   温衡拿着问天盘翻来覆去的看着:“这就是个玉环吧?有什么特别的吗?”太史谏之道:“用这个要配合问天阵使用。巫族那些老东西成天在问天盘上占卜来占卜去。整天打着天道的幌子不做人事,我看不惯他们太久了。”

   温衡笑着把问天盘放下:“谏之好强的怨气啊。”太史谏之哼了一声:“万年前,巫族用问天盘策算出轩辕律是天命所归,然后所有的巫族就倒戈了。若不是他们倒戈,你也不会死的那么惨。”

   太史谏之口气中出现了怨气:“当年轩辕太子身后八大势力,应龙一族、凤凰一族、麒麟一族、金乌一族、巫族、卿家、素家、鬼族……鬼族被灭,巫族和素家转投轩辕律,其他五家遭受了狂风暴雨一样的扫荡,万年来只能龟缩一隅……憋得太久了啊,太子你就纵容我这次临时起意吧,你就当不知道这事可好?”

   闻言温衡沉默了,原来太史谏之是为了他偷问天盘,这份情谊,他该如何回馈?温衡笑着对太史谏之说道:“好。”

   太史谏之愉快的眯着眼睛,威严的脸上出现了狡黠的笑容:“嘿嘿,我早就想这么干了,不过这万年来一直提不起精神。现在正好你到了这里,我还要跟着你一起去承惠界看看巫族人手忙脚乱的样子,一想到这个我就开心。”

   温衡纵容的对太史谏之说道:“好。”

   220

   话说回来,太史谏之的胆子不是一点两点的肥。单枪匹马闯到了巫族的领地,从随时有人监视的问天阵上抠下了问天盘。还从承惠界逃到了承泽界,然后还能顺利的找到自己,这种魄力,这种胆气,不愧是上古应龙一族,太凶残了。

   太史谏之将问天盘推给温衡:“给你了,收好。”温衡一愣:“给我干嘛啊,我又用不着。”太史谏之道:“这东西我没用,你不是身怀道木么,你看看能不能用这个看出点什么来。”

   温衡拿过问天盘细细的看着上面的纹理,说真的,他完全不清楚上面长长短短的花纹代表了什么。“咔——”突然之间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温衡定睛一看,只见问天盘边缘突然出现了一道裂纹。裂纹咔咔作响,没一会儿就贯穿了整张问天盘。

   温衡无辜的看向太史谏之:“我什么都没做啊。”他只是把它拿起来,然后它就裂了,这真的不关自己的事啊!太史谏之眉头一挑,温衡连忙将问天盘放在他们中间的茶桌上。

   问天盘就像是一块放入沸水中的冰糖一样,上面很快出现了碎冰一样的裂纹,即便已经放下了它,裂纹还在不断的扩大。很快,完整的问天盘碎成了一滩粉末,温衡看到上面溢出了几道青色的灵光。灵光打着转转飞到了讨饭棍的两片小叶片上,小叶子扇扇,像是什么都发生一样。

   温衡:……他的道木好像又吸收了奇怪的东西了,怎么才能让它吐出来?

   太史谏之道:“巫族在旧木下占卜,得到的是旧木的天道。问天盘上沾着旧木的道义,敌不过新木也很正常。”太史谏之这么一说,温衡倒是放松了。

   太史谏之乐呵道:“这样也好,这样算毁尸灭迹,巫族人想找都找不到了。太妙了!”

   这时候谭天笑敲了敲温衡的门:“师尊醒了吗?”太史谏之对谭天笑赞不绝口:“这小伙子不错,温文尔雅有治世之才,太子得之大幸!”温衡古怪的看了看太史谏之:“你昨日就见我徒儿一面吧?评价竟然这么高?”

   太史谏之道:“他对你的态度不卑不亢又尊敬又热爱,这样的徒儿我见了也喜欢。”温衡瞅了瞅太史谏之,他开门让谭天笑进来。

   谭天笑笑道:“师尊早上好。”温衡笑道:“来的正好,你太史师伯对你的评价很高啊。”谭天笑笑着对太史谏之行了个大礼:“晚辈谭天笑,见过太史师伯。”

   太史谏之连忙上前扶谭天笑起来:“师侄请起。昨日一见师侄,就觉得师侄玉树临风气度不凡,今日一见更觉得师侄是人中龙凤。”谭天笑也不客气,他说道:“太史师伯气宇轩昂威而不怒亲而不犯,乃是师侄我的楷模。”

   温衡站在旁边怀疑人生,他跟不上话题了吗?这是怎么回事?他的弟子和他的朋友在互相吹捧吗?这诡异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太史谏之和谭天笑两人竟然能聊到一起去,还聊的很开心。温衡一脸懵逼的盯着他们两,他已经可以预见到不远的将来太史谏之有数不清的灵脉使用了,他怀疑这条老龙拉拢他的徒儿就是看中了他徒儿能赚钱这点。

   谭天笑和太史谏之说了一会儿之后终于想到了他来找温衡的主要事情:“师尊,承惠界来人了,说要缉拿犯人,希望各大宗门配合。楚越在前面挡着,我来通风报信。”

   谭天笑补充道:“承惠界最大的世家巫族中的至宝丢失了,犯人据说还在十八岛的范围中。师尊您要不要带着师伯避一避?”谭天笑何等通透,昨日太史谏之受伤前来,背上还留着巫族的箭头,这不是明晃晃的告诉大家,这货就是偷了巫族至宝的小贼么?

   昨天谭天笑没能看到太史谏之的模样,今日一见,他就明白了,这事牵扯甚多。他现在能想到的就是让师尊他们避一避,不要被上界的人逮到了。据说上界人追踪小贼来到了承泽界,晚点姬无双他们都要接受盘查。

   悬空五岛就这么大,去哪里能避开呢?温衡正想着他要不要带太史谏之找个山洞躲一躲,就见太史谏之狡黠的露出了大白牙:“太子可听说过灯下黑?”

   温衡这种迟钝的人瞬间明白了:“谏之是说……我们去承惠界?”太史谏之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们现在就去承惠界,把事情搞大,把水搞混,然后浑水摸鱼!”

   谭天笑又开始吹太史谏之的彩虹屁了:“太史师伯这招可行,巫族一定想不到您会去上界。不过,您有办法能隐匿自己吗?”不要浑水摸鱼做不到,还被瓮中捉鳖了。

   太史谏之伸展了一下老胳膊老腿,他身上灵光一现:“我已经数万年没变小了,今日就让太子见见我变小的样子吧。”话音一落,太史谏之的身形就消失了,灵光中出现了一条巴掌大小的长着短短翅膀的小金龙。太史谏之围着温衡绕了一圈,最后缠在了温衡讨饭棍上,看起来就像是讨饭棍上的龙形花纹。

   温衡和谭天笑两人蹲下来研究了一会儿,这个问:“谏之,你这样难受不?”“太史师伯这样会不会太憋屈?”

   太史谏之抬起脑袋,他变得太小了,看起来就像是一条长了角的泥鳅。但是声音依然威严,他说道:“此处挺好,安全还能遮掩气息。而且我们龙族天性就喜欢缠绕在东西上,曾经行宫中还有专门的盘龙柱。”

   温衡笑道:“卿家把混沌珠给了我,道木和你的气息都能被遮住,只要你能受得了 ,讨饭棍上确实挺安全的。”闻言太史谏之更放心了:“卿家竟然把混沌珠给你了?这么说,你和卿韵竹相认啦?不错不错。不过我有个事情要对你先说清楚了,我好多年没变小了,变小的时候力量和气息都会变小,这样我对外界的警惕性就不够,太子只能多担待了。”

   温衡说道:“放心吧,这个交给我了。我们现在收拾收拾就出发吧。”

   说是收拾,其实没有什么可以收拾的。谭天笑送温衡到了传送阵旁边,幸亏楚越将巫族使者带到了大殿中,这时候传送阵旁边没人。

   谭天笑拱拱手:“师尊,万事小心。”温衡拍拍他的肩膀:“你也是,好好照顾好自己。”谭天笑对温衡和太史谏之行了个礼:“天笑不远送了,两位长辈慢行。”

   传送阵中灵光一现,温衡遗憾的对太史谏之说道:“可惜了,楚越那丫头你没见着,应该让你见一见的。不过没事,下次还有机会。”太史谏之道:“昨天远远的看了一眼,是个好姑娘,太子身边的人不会差的。”

   话音一落,两人已经到了承惠界的大地上,周围熙熙攘攘到处都是人群。定睛一看,这群人好多都头戴羽冠手拿卦珠,身上绣着八卦牌的,腰间挂着八卦阵的,手中拿着八卦幡的……这一切的一切,让温衡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这就是传说中的神棍的天堂……呸,天机道修士的天堂……温衡嘟囔了一声:“不就是一群神棍么?刀苍烨一定是没在这里被坑过,才会对这里这么向往。”

   温衡刚走出传送阵,就有一个身着明黄色道袍的修士迎了上来:“这位道友,我见你印堂发黑,似有大难降临,来一卦逆天改命啊?”温衡眨眨眼,这话……有点耳熟,一般情况下,这话是他的开场白,现在突然有人对他说,哎嘿,还有点诡异的熟悉感。

   这时候旁边又走来一个修士,这人手中拿着白羽扇,头戴白羽冠,穿着白色的道袍,整个人飘飘欲仙。他刷的站在温衡身边开始摇扇子:“我见这位道友龙章凤姿,眼中有精光,近日应有好事将近,道友即将有大机缘,要不要小生帮道友算一卦?算不准不要钱?”

   这话……也耳熟,温衡经常对别人说,不准不要钱哦。原来这话由别人说出口是这番滋味啊,怪怪的。

   温衡笑容满面,他指指二人:“两位道友,你们两一人说我印堂发黑有大灾快要降临,一人说我有好事将近。我听谁的?要不你们两猜个拳?”

   先后到来的两个修士互相看了看,然后对视一眼。温衡呵呵一笑,他也是神棍,这种话就不要重复了么。他刚走了两步,他发誓,只有两步。他的胳膊就被一左一右的拽住了。

   左看,是黄杉神棍:“这不冲突啊,大机缘下隐藏着大灾难。”右看,是白羽神棍:“对啊,机缘和灾祸并存,道友不来一卦?”温衡就这样被两人连拖带拽的拉到了一边的楼中,温衡还晕乎乎的呢,就听这两人像连珠炮一样从八卦谈到六壬,从温衡的前世谈到今生。

   温衡本来觉得他不会被忽悠,可是听听这两人都说了什么。

   “这位道友,你上辈子可是个不得了的人啊,那叫一个位高权重,所以才能修来今世飞升仙界。”这么一说没问题啊,前世他是太子轩辕衡啊,确实位高权重啊。

   “你前段时间是不是有血光之灾?我掐指一算,你应该是被小人阴了,到现在心中还愤愤不平,可对?”对啊,没错啊,他在四灵境中被段不语捅了一刀,到现在还气呼呼的要找段不语的麻烦呢。

   温衡就这样傻愣愣的被两人忽悠的一愣一愣的,他看着两人的口不停的开合,各种阵法算盘在他眼前演示,他竟然无法反驳!直到最后他掏出了五条灵脉去逆天改命去了……

   顺便一提,这是温衡全部的灵脉,之前他倒是赚了不少,萧厉给的,一路上赚的,着实赚了不少。可是看到谭天笑之后,他就将全部的灵脉留给了他的弟子。老谭看他可怜,就给他留了五条。

   两个修士收了他的灵脉就拱手,然后装模作样的给温衡作了法改了命。温衡就这样看着他们飘然离去,他坐在酒馆的房间中,总觉得哪里不对。

   太史谏之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太子啊……你,真傻……”温衡晃荡了一下空荡荡的储物袋,他刚刚是不是把储物袋里面的灵脉都献出去了??啊啊啊啊,谭天笑就给他五条灵脉让他买零食的,他竟然就这样被人忽悠了?他还算是个合格的神棍吗?

   太史谏之恨铁不成钢:“这两修士就是两个没修行到家的神棍,竟然把你忽悠的一愣一愣的。我提醒你你都不知道,现在好了,太子,你还有钱付账吗?”

   温衡摸摸储物袋,差点流下了委屈的泪:“没……没了。”

   来到承惠界的第一个时辰,神棍温衡就被其他的神棍骗光了身上所有的灵脉。真是血泪教训。

   221

   这不是最可怕的事,最可怕的是这两神棍竟然点了一桌的东西还没付账,温衡兜里面只有几个灵石了,实在没办法支付这桌酒菜钱了。悲愤的温衡坐在桌子钱大吃起来,太史谏之好奇的问温衡:“太子竟然还有胃口吃饭?你不想着追回你的灵脉吗?”

   温衡说道:“愿赌服输,他们能把我的灵脉骗走,证明他们也有点本事。至于我……吃完了这顿,等下和小二商量一下,洗盘子抵债吧。”太史谏之一脸懵逼:“洗……洗盘子?太子你是认真的吗?”

   温衡将太史谏之从道木上拽下来放在盘子旁边,还给他夹了一大块肉:“你也吃点吧,你放心,我一个人刷盘子就行。”太史谏之心中涌出了一股奇异感觉,这种被豢养的感觉是怎么回事?他恍惚觉得自己成了温衡的宠物。

   温衡一边给太史谏之夹菜一边说道:“洗盘子只是权宜之计,咱不是刚到承惠界么,对这里不熟。我们可以留在这座酒楼中,然后趁机打探承惠界的消息。你要相信我,酒楼是一座城市中最能打探消息的地方,我很有经验。”

   太史谏之趴在一坨比他还要大的肉上抬着头:“你确定你是因为想要打探消息留下,而不是因为没钱付账被人留下刷盘子吗?”温衡清清嗓子:“我储物袋里面还有一点从四灵境带出来的宝贝,等熟悉了情况之后,我们就去把它们卖了,到时候就可以离开酒楼了。”

   太史谏之怀疑的看着温衡,当然,他那两粒比芝麻大不了多少的眼睛对温衡毫无杀伤力。

   这时候,温衡听到了一声不确定的呼唤:“可是……温道友?”温衡和太史谏之向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身着月白色道袍的女人正看着温衡。太史谏之嚼着口中的肉,两颊鼓鼓的:“太子熟人?”

   温衡乐了,他咽下口中食物,然后擦擦嘴:“语嫣?”这个女人,正是温衡在九坤界遇到的执道仙君文语嫣,没想到文语嫣辞了执道仙君的职位之后竟然到了承惠界?这是什么样的狗屎运才能遇到她啊!

   你们以为温衡是见到故人心中激动吗?啊,也有,可是最重要的是……文语嫣欠他钱啊!欠了好几千的灵脉哪!对于正缺钱的温衡而言,文语嫣此刻就是行走的灵脉。

   温衡不好意思的开口了:“语嫣,问一下,你身上有灵脉吗?我刚刚被人忽悠了,身上的灵脉都被掏空了。”太史谏之恨不得在肉上掏个洞把自己埋进去,然而他想了想,依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埋头吃肉。

   语嫣愣了一下:“温道友在天机道上的修为如此高深,怎还会被人忽悠了去?”若不是语嫣对温衡的人品有一定的了解,她还以为温衡看到她就问她要钱呢。

   温衡尴尬的说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人有失足马有失蹄,吃馅饼总要掉芝麻的……”太史谏之咬了一口肉唾弃的翻了个白眼儿:“一派胡言。”

   万幸的是语嫣身上有钱,她缓声对温衡说道:“温道友只管点,这顿算语嫣请的。”说着她还取出了一个月白色的储物袋递给温衡:“这里面是我答应给温道友的灵脉。”温衡摆摆手:“你还记得呢?”

   当时语嫣对温衡放话,只要温衡能说出文家那些藏污纳垢的事,有一件事她就给温衡一条灵矿,结果自然输掉了。温衡将储物袋推给语嫣:“你刚帮了我,这算是我的谢礼。”

   语嫣也不容易,文家覆灭之后,她算是净身出户。这才几个月的时间,她是如何聚集这么多的灵矿的?一个姑娘家在外面行走本来就艰难,温衡要是收了她的灵矿,她若是遇到个什么事怎么办?想到这点,温衡就决定做个豁达的人。再者说来,他们在承惠界遇到语嫣,还有很多地方要仰仗她。现在若是就清算,将来就不太好开口了啊。

   语嫣坚定的说道:“当日我说过,一定会将灵矿凑齐还给你,若是你不收,我岂不是出尔反尔?”温衡道:“这怎么能算你出尔反尔呢?”

   几番推让之后,温衡只能无奈的收下了灵石。他想着,等到时候遇到什么东西语嫣感兴趣,他就帮她拿下吧。

   语嫣的目光落在趴在盘子旁边啃肉的太史谏之身上,她稀奇的问道:“这是何物?怎生的如此奇特?”温衡道:“这是我在遗迹中收的灵宠。”语嫣温柔的伸出手摸摸太史谏之小小的身体:“真可爱,它有名字吗?”

   温衡惯性脱出口:“太史……啊,谏之,嗯……太贱?”说完之后他心惊胆战的看了看太史谏之,对不起,他一时之间脑子打结,只想在太史谏之四个字里面凑一下,没想到这四个字组合起来非常的……难以启齿。

   温衡盯着太史谏之震惊的目光:“你就叫他谏之吧。”语嫣道:“哪个谏?哪个之?”温衡道:“谏言的谏,之乎者也的之。”

   语嫣道:“好名字,听说上古应龙一族的族长就是这个名。”她点了点太史谏之的脑袋脸上露出了一抹轻柔的微笑:“真可爱。”

   温衡觉得语嫣这段时间变化挺大的,曾经见她的时候,她一脸冷漠,不食人间烟火。现在竟然会为了一只小灵宠笑了。

   温衡问语嫣道:“对了语嫣,你到这里来了多久了?”语嫣道:“离开九坤界之后我就直接到这里了,这里有很多修行天机道的修士。我想着在这里继续修行,遇到问题也能向周围的道友探讨。”

   温衡点点头:“那你知道现在承惠界是什么情况吗?我在下面的时候听说这里来了个很厉害的修士,一上来就把最强的韩瑃子给拉下了位置?”

   语嫣道:“是有这么一回事,承惠界有四个岛屿,我们现在所在的岛屿是最大的岛屿,名为天机岛,除此之外还有六壬岛、浮生岛以及无妄岛。天机岛上现在最大的宗门名为玄天宗。新来的掌门叫千机散人,这千机散人真厉害,一过来就将天机岛上曾经最大的宗门天机宗的掌门韩瑃子给比下去了。他在短短数月就将其他三岛的宗门都给压下去了,现在一家独大,其他三家都以千机散人为尊。

   玄天宗现在成为承惠界能和巫族一拼的宗门,实力不可小觑。实不相瞒,我现在就在玄天宗修行,现在是玄天宗的一个内门弟子。玄天宗的术法精妙,尤其是千机散人,虽不曾见过他的面,可是每次听他讲道,语嫣都有不小的收获。”

   温衡面色古怪,听到最后眉头挑起:“玄天宗?千机散人?语嫣能否带我去玄天宗看一看?我也想听千机散人讲道。”语嫣道:“千机散人广设讲坛,谁都能去玄天宗。对了,现在有很多散修都去了玄天宗投奔到玄天宗门下。想要见千机散人的修士很多,温道友若是想见散人,需要排队。”

   还有一句话语嫣没有说,她记得温衡在文家卜卦的时候,温衡拿出了一个卜卦的小桌子,她记得温衡的桌子上还写着四个烫金的大字——千机散人。

   她来到承惠界听到千机散人这四个字的时候总觉得在哪里听过,之前一直没想起来,现在看到温衡,她想起来了。然后她就深切的同情起温衡来了,两个人选用一个道号的事情也有,这时候就看谁更强大了。弱小的人要么另选道号,要么在道号前面加个小字。

   比如,如果两人都叫明光真人,强的那个还好,弱的那个就要叫小明光真人。这……不是明晃晃的告诉别人,这个不如另一个啊。

   温衡站起来笑道:“没事,排队我排得起。万一我运气好,一下就能见到千机散人呢?”语嫣点头:“也是,温道友气运足,天机道修行很厉害,千机散人应该会见你。”温衡笑而不语,他见太史谏之将一坨肉啃得光光的后,就顺手将他挂在道木上。

   油腻腻的太史谏之给温衡传音:“怎么了?”温衡传音过去:“我想,我应该要遇到熟人了。”能够正大光明挂着玄天宗的名号,还把他的名号挂出来的,会是谁呢?

   温衡看了看满大街的神棍,突然凉凉的笑了一下,真是意料之外的重逢啊。

   语嫣看着温衡的笑容总觉得他笑的很危险,她安慰温衡:“没事的温道友,玄天宗修行天机道的修士多,等待的时间也不难熬。”温衡笑着拱拱手:“如此就劳烦语嫣带路,我们有什么边走边说吧?”

   作者有话要说:太史谏之:再一次严肃的对你说,我名为太史谏之,你可以唤我太史或者谏之。但是不许叫我太贱以及类似的词语。

   温衡:贱之……

   太史谏之抓狂:都怪我爹,给我取了这个破名字!!

   今天的老温被人坑走了身上的灵石,准备留在酒楼里面刷盘子。

   想到这个,太史谏之的心情微妙的平衡了。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