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第三十七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自从来到了九霄城, 温衡就失去了方向感,有时候他觉得是东方,可是走着走着却成了西城门, 有时候他看着南方的湖泊,却被告知湖泊在他们的北方。温衡一直觉得九霄城的阵法有毛病,他都没有办法确定方向了。

   就比如现在,德文带着他向着元德仙君的府邸飞去,他觉得他正在向着东方飞,可德文却说元德仙君的府邸在北方。因为北方是正位,有天道所在。温衡:???算了, 他就当自己是路痴吧。

   鸾鸟车飞行的时候很平稳,坐在车中几乎感觉不到颠簸, 上界人果真会享受。德文这时靠了上来:“小温温哪,你在想什么呢?”温衡扭过头去认真的说道:“我在想, 如果把你从鸾鸟车上丢下去, 你会不会摔得半身不遂。”温衡一下就捏住了德文在他大腿上准备乱摸的手。他眉眼弯弯:“德文仙君, 我再次提醒您一句, 我卖艺不卖身。”

   德文哼了一声委屈的说道:“别人看到我, 哪个不是哭着喊着扑过来, 就你,不解风情!哼!摸不给摸,看总可以给看了吧?”说着两只手撑着下巴坐在温衡旁边的锦踏上沉醉的看着温衡的侧颜:“小温哪, 你爹娘是怎么生你的, 真好看, 没有一点死角。”

   温衡不理他, 只要德文不要对他动手动脚的,一切都好商量。鸾鸟在天空飞着, 温衡透过窗户看到了外面的白云朵朵,九霄界的风景美的像是画,看到这样的美景,他能将德文都给屏蔽了。

   温衡怡然自得,德文幽怨的不行:“喂,小温温,你看看我啊,你看看我啊。”被无视的德文寂寞的撩拨温衡的讨饭棍上面的叶子,叶子蔫巴巴的没什么精彩耷拉着,德文拽拽叶子:“哎,你看你的主人,竟然一眼都不看我。”温衡斜眼瞄了一下德文,德文委屈的像个小媳妇一样:“哎,别人都是哭着喊着扑到我怀里,你主人竟然正眼都不看我。”

   鸾鸟清越的鸣叫了几声,元德仙君的府邸快要到了。德文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走吧小温温,接下来就靠你啦。”温衡双手一摊,他什么都看不到,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而且越靠近道木所在,温衡就觉得说不出来的烦躁,上界的天道是多讨厌他啊。

   透过窗户,温衡看到一堵灰黑色的墙,这堵墙笔直的通向天空。直到鸾鸟飞到了这里,温衡才发现墙漆黑的墙下方还有一方黑色的土地。定睛一看,这不是道木的树干吗?!他看到的那堵墙是道木的主干,而他的脚下这片土地,竟然在道木树枝上!好神奇!

   这一眼,温衡就发觉了上界的道木和他种出的道木的不同点。他的道木根植于道木空间,树根延伸向周围的三界,树干干净漆黑质地坚硬,笔直健康的向上生长。在上方能看到绿油油的细长叶片,花开枝头道果芳香扑鼻。道木空间独立于下三界存在,里面的道木树枝树干延伸开来能覆盖三界。

   而上界的道木主干呈现灰黑色,上面像是沾着一些黏腻的瘤子,远看去疙疙瘩瘩的。温衡向上看了一眼,顺着这根主干向上,他隐隐约约看到了数十个隐隐绰绰的阴影,这些应该就是道木支撑的世界吧?

   温衡的道木都是用树根拽着小世界,上界的道木竟然是用枝干托着天界!温衡顿时就觉得他对下界太坏了,竟然不把他们捧在手心上,竟然直接挂在了根上!他竟然还打算将来所有的小世界都给他老老实实挂在根系上,像花生那样一个接一个的靠着。

   温衡了解道木,道木整体质地坚硬,可是枝干的强度是比不过树根的。他在下界渡劫的时候道木枝干被雷劫劈断,树根却能源源不断生生不息的支援他。他觉得上界的小世界位置有些不妥,道木树枝去承托世界了,道木叶子怎么办呢?温衡扫视一圈,一片叶子都没能看到。或许叶子在更上面吧?

   而且上界道木还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温衡闻了闻,心里直犯恶心。他切断了自己的嗅觉,却依然没办法压□□内的厌恶感。

   德文凑过来向着窗外看了看:“看什么呢?青天白日的,有什么好看的?”温衡随意的指着道木说道:“看上界的道木呢。”

   德文双眼睁大吃惊的看着温衡:“真有道木啊?”

   这下轮到温衡吃惊了:“这么大一根,你看不到吗?”德文瞪大了双眼认真的看着温衡指的方向:“哪里哪里?我怎么没看到啊?看来你果然能窥探天机,元德对我说过,只有被天道选中的人才能看到我们九霄界的道。”温衡干巴巴的问道:“那元德能看到吗?”

   德文双手一摊:“元德说他还没能看到,不过他的师尊李老是执道仙君,李老说,只要元德好好修行,将来就让他来侍奉道木。”温衡吐槽着:“一棵树罢了,有灵气就能长,需要怎么侍奉?”

   下界的道木,温衡都是怎么对付它的呢?给它阳光,给它雨露,让它自由的生长。缺养分了,就让它吸收些灵气,温衡满世界溜达的那些年,道木就这么孤零零的站在玄天宗上,连个浇水的人都没有。还要怎么伺候?

   德文道:“我也不清楚这里面的弯弯绕绕,是元德告诉我的。好了,下车吧。”说着德文先起身,他走到车门前拉开车门跳了下去,然后站在车门口风骚的喊着:“小温温,快出来啊,别害羞啊~”温衡鸡皮疙瘩掉一地,他果然应该一棍子敲死德文。

   温衡从鸾车上下来,一下来他就愣了。眼前是一座山,山上错落有致的分布着数十座古色古香的洞府。元德的洞府在山腰上,在他的洞府后方有一条飞溅的瀑布,白色的瀑布轰鸣着,巨大的水流呼啸着从德文府邸旁边的山涧向着下方奔流而去。这时温衡才发现,李老他们所在的地上,是整个九霄界最高处。

   那么问题来了,最高处只有李老的府邸,呼啸的瀑布从哪里来的水呢?温衡想了想,发现这涉及到高深的阵法问题,还是算了吧,别为难自己了。

   远眺可以看到九霄城的大半,入眼一片湖光山色美不胜收。德文深吸了一口气:“每次来到元德仙君的府邸,都觉得我住的地方在山沟沟里面。”德文的府邸在寒潭下,为了拍马屁,德文还真是豁出去了啊。

   温衡若有所思,在此之前,他一直以为九霄界的道木扎根在混沌海,然后和他的道木一样的模式,现在他不确定了。他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上界的道木比他的道木大啊!!人家一根树枝就和温衡的树干差不多粗了啊!这该死的实力差,若是轩辕律能调动道木的树根,分分钟就能绞断他的道木啊!不是一个等级的啊。

   温衡正在思考间,德文已经对着元德府邸前面的小厮点头了:“我来拜访元德仙君。”门口的小厮恭敬的行了个礼说道:“仙君见谅,我们主人有命令,这段时间他要闭关潜修,任何人不能打扰。”德文愣了一下:“嘿,皮痒了是吧?认识我是谁不?知道我和你家主人的关系不?”

   小厮吞吞吐吐到:“德文仙君请见谅,我们主人确实不太方便。”德文摆出一副纨绔傲慢的姿态,他哼了一声:“有什么不方便的,我同你家主人促膝长谈的时候,你们还没飞升。给我把门打开,我要让元德看看我新收的美人。”说着他向后点了点温衡,小厮们抬头看了看温衡,然后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

   德文不等他们拒绝便不耐烦道:“少磨磨蹭蹭的,让元德看完之后我还要赶下一家,快开门。不然以后他别想找我聊天。快点开门啊,本君耐心有限!”小厮们交头接耳了一下,不知他们用了什么秘法,温衡竟然没听到他们在说什么。

   为首的小厮上前一步对着德文行了个礼:“德文仙君,主子现在在静室……”德文耐心终于告罄,他抬脚便踹向那小厮:“不长眼睛的狗东西,磨磨唧唧磨磨蹭蹭搅了爷的兴致,等下看到元德,我要告你一状!岂有此理!”

   德文不愧是仙君,一脚下去,小厮被踢飞十几米,再爬起来的时候已经唇角染血。即便这样他也不敢发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德文甩着袖子推开了大门:“元德,元德?本君来找你玩了!”

   温衡转头看了看被踢飞的小厮,小厮们上前扶起领头的小厮,他们的眼中都露出愤恨,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温衡想着,这要是谁在玄天宗这么嚣张,玄天宗的弟子们早就一拥而上打得他头破血流了。可怜啊,在这九霄界阶层犹如大山,想要逾越难于飞升!

   小厮们的目光集中在温衡身上,温衡立刻就意识到他成了被集火的对象。他对着这群人尴尬的笑笑,然后跟上了德文的脚步。看着德文六亲不认的步伐,温衡可耻的后知后觉,他这样,像不像德文的走狗?

   在下界的时候,他从没有仗势欺人过,没想到飞升上界,竟然有机会让他做了一回狗腿子。哎,人性沦丧啊!

   其实温衡想多了啊,他哪里像是走狗啊。他在小厮们眼中充其量也就是个用完了就丢的炉鼎啊,连做狗腿子,他都不够格!真是太悲伤了。

   59

   温衡四下打量着,元德的府邸中各种灵植闪着灵光随处可见,虽然他认不出这些灵植的名字,可就凭他这双眼睛,也能分辨出他们的不同之处啊。元德的府邸通幽曲径,温衡觉得他的行宫都敌不过元德府邸的十分之一。看,这该死的贫富差距!

   院中有阵法,一进门,后院的瀑布声就被隔绝在外,院中鸟语花香,一片世外桃源的样子。温衡像是个土包子,定定的站着看了好一会儿。德文向前走了一段路发现温衡没跟来,又折回找温衡:“小温温哪,看什么哪,你要是喜欢,回头我也给你建一个。”

   温衡眨眨眼:“好啊。”这话一说,后面跟着温衡的小厮们都露出了不屑的眼神,切,就这种货色他们见多了,等仙君们热情退去,他很快就被丢到脑后什么都不算了。温衡自然能感觉到身后不屑的眼神,可是他在乎吗?他脸皮很厚,不在乎!

   德文轻车熟路的转过了假山奇石,向着后院而去:“元德,元德,我德文啊,我来看你了!”跟绕口令似的,不过温衡知道,这可能是某种解除阵法的口令,他感觉到当德文说了这话之后,有几道强悍的神识瞬间消失了。

   看来元德仙君的府邸藏龙卧虎啊,温衡觉得有一道神识盯住了自己。温衡心想,莫非是他认识的人?不知是敌是友呢?亦或是不认识的人,只是觉得他可疑?毕竟这里是整个九霄界最靠近道木所在地,这里的守卫肯定有点本事才能护住这里吧?

   “元德,我来了!”德文大大方方的推开了眼前一座精致小楼的门,只见楼中猛地砸出一道剑光。德文身体一偏躲过了剑光,房中传来了元德的声音:“何方妖孽,竟然闯入我的静室!”德文撇过头去看了看被剑光劈成两半的地面,他撩起袖子对温衡说了一句:“等我一下啊。”

   说着走了进去关上了门,只听屋内噼里啪啦东西碎裂的声音传来,然后房中传来了长长的一声惨叫:“啊——”因为声音太尖锐,也分不出是谁的。温衡掏掏耳朵,弹了弹并不存在的耳屎。

   “吱呀——”门开了,门后的胶合怕是被砍断了,半边门歪了,德文衣衫不整的走了出来:“小温温,来嘛,我已经同元德说了,他要见你。”

   温衡嘴角抽抽,德文到底对元德做了什么?进门之后,温衡就知道他做了什么了。整个房间中除了一样家具,其他的都成了碎片,这唯一的家具就是床,元德被德文五花大绑在床上,口中堵着一团轻纱。他面色通红,像是一只无法蹦跶的肥跳蚤。

   德文随手将门带上,关上之前还对外面的小厮挥挥手:“都站在这里干什么,去去,我们聊一会儿。”小厮们面面相觑,只能眼看着德文哐当一下关上了门。这之后房间内一点异响都没传出,看来是加了结界。

   元德渐渐的冷静下来了,德文在旁边说道:“冷静了吗?还记得我是谁不?”元德摇头,眼中全是怀疑和惊惧,德文叹了一口气:“得了,一时半会你是想不起来了,不过我不怪你。你这样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温衡,你能掐会算,看看他这是怎么了?”

   温衡眼中金光流转,他没有看元德接下来会遇到什么,他看得是元德之前发生过什么。然后还真被他看到了!

   元德的师尊李老就在这里最高处的宫殿中,整日伺候着道木,那日元德磕了一嘴的牙,他服下丹药还是剧痛难忍,于是他就去找李老看看有没有办法能缓解一下痛楚。元德的记忆在进入李老的宫殿后断了。

   温衡将这个情况告诉了德文,德文沉吟了片刻:“说起来,德文上一次失去记忆,也是去了李老那里。我们现在怎么办?”德文竟然问温衡了,温衡笑道:“要不我们一起去拜访李老吧?”

   德文的头立刻摇成了拨浪鼓:“不成不成,你是不知道李老对我们九霄界有多重要。他可是执道仙君,若是冒犯了他,我会被水神淹死在寒潭中。”元德的眼神渐渐的变得迷茫,他躺在床上像是一只中毒的跳蚤。

   德文扭头看了看德文而后叹了一口气:“你倒好,自己躺在这里一问三不知,倒是会给我找麻烦。你那小厮朱洪才过去找我,说你又失忆了,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够想起来。”

   德文站起来走向窗户旁边的废墟,那里应该是元德放文书的地方,德文从里面挑挑拣拣拿出一个木盒:“好险,幸亏这个玉盒还没丢。”温衡问道:“这是什么?”

   德文说道:“元德之前就预料到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他将自己的记忆存了一份在盒子里,盒子上面有结界,解除咒术只有他和我知道。”温衡无语的说道:“那你之前为什么不告诉他?你还问我干嘛?直接将记忆还给元德啊,让元德告诉你不就好了。”

   德文瞅了瞅温衡:“你是不是傻,元德又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失去记忆,他隔一段时间才重新存储一次,万一这次失忆之前他没将自己的记忆复刻进去呢?”说着德文在盒子上一挥,盒子上闪出了一个繁复的阵法,德文轻念咒术,盒子应声而开。一道青烟从木盒中钻出钻入了元德的识海。

   元德的身体猛地一震,他双眼一翻晕过去了。温衡拍了拍元德的脸:“他要昏迷多久?”德文双手一摊:“不知道。”

   如果元德要晕个两三天,温衡他们只能暂时撤离了。好在元德哼了一声就醒过来了,一醒过来他就哭了:“呜呜呜,我的龟甲啊!!”行么,记忆还停留在一个月前龟甲被毁了的时候呢。

   元德翻了个身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他诧异的抬头:“德文,你怎么来了?”德文哼了一声:“现在记得我了?”元德翻了个白眼:“谁都不记得也不能忘记你啊。”德文正色:“你方才忘记了。”

   元德一咕噜坐起来,他比德文还严肃:“又开始了?”德文沉重的点点头:“是的。”

   元德恍恍惚惚的坐在桌子旁,不得不说仙人们的阵法真厉害,都成了废墟了还能恢复如初。元德从木盒子里面翻出一缕烟云,温衡没看错的话,那就是一缕乳白色的烟云。烟云在元德手心中汇聚起来,像薄雾一般轻柔的荡开。

   德文说道:“盒子里面竟然有烟纱?我还以为你用魂石将记忆复刻在其中,没想到竟然是烟纱。难怪你这么谨慎,都不对我说一声。”元德说道:“我哪里敢说,这是保命的东西啊。”温衡一愣:“这是什么?”

   德文解释道:“这叫烟纱,能让修士分裂的神魂寄住在其中,就算元神毁灭,烟纱中的神魂还能继续存活,并且能依靠烟纱恢复全部的元魂。”德文面色有点发白,轻柔的烟纱在他的手中犹如千斤重。他说道:“我的神魂受损越来越严重,这几次失去记忆,全靠了烟纱,我才能保持清醒。”

   德文说道:“温衡看到你去了李老那里,然后就什么都看不到了,你还记得什么吗?”元德恍惚的摇摇头:“我去师尊那里了?我去那里干什么?”这位的记忆还停留在一个月之前龟壳被毁的时候呢。

   元德按着太阳穴:“说起来每一次我失去记忆,好像都有人对我说我去过师尊那里。”三人眼神交汇,元德下定决心:“我们再去一趟师尊那里怎么样?”好主意,温衡反正没意见的。德文想了想:“你可想清楚了,那是你师尊,如果真是他对你下手,你这么一去……开弓没有回头箭了啊。”

   元德咬牙道:“去!我就是想要知道,为什么我会失去记忆。”好勇气!温衡在旁边都想给元德鼓掌了,他幽幽的说道:“元德仙君,你有么有想过,还有另一种可能。”德文和元德同时看向温衡:“什么可能?”

   温衡一本正经:“其实每次元德仙君都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失去记忆,可是经历了什么之后,他每次都忘记。等他有怀疑去追查的时候,然后又会经历相同的事情,再度失去记忆。有没有这个可能?”

   打个比方,元德对师尊有了抱怨,去师尊那里,师尊给他灌了一碗能失忆的……比如……孟婆汤。对,孟婆汤!一碗孟婆汤下肚之后,元德又被打包丢回了府邸里面,过几天他师尊出现在他面前:“元德啊,你身体好些了吗?师尊有事情要让你去做啊。”元德忘了这回事,屁颠颠的就过去做了。

   德文嘴角抽抽:“你……怎么能想到这么缺德又极有可能的情况?别说,还真有这种可能。”元德头痛不已:“我好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能每次都失去一段记忆后神魂受损躺床上修养个一年半载啊!”

   失去记忆是小事,神魂受损的滋味太痛苦了,就算休息个一年半载都不可能恢复。要不是烟纱,元德早就挂了好么?

   温衡笑眯眯的坐在旁边喝茶,他太悠闲了,两位仙君争论了一会儿扭头看向他的时候,他正优哉游哉的摸出一个蜜果子吃着。德文郁闷的说道:“我怎么觉得你这么招人恨呢?”元德这才反应过来:“对啊,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德文叹了一声:“元德,记忆不全就别问了,还不是你把他招来的。”元德一脸懵逼:“我?我做了什么?”德文说道:“你说,你找到了那个变数吗?”元德满脸狐疑:“有么?”

   哎,不能和失忆的人说话,分分钟气的肝疼。德文叹了一口气:“你说吧,下面你准备怎么办,我们听你的。”元德想了想:“去师尊那边问清楚!”

   元德说道:“这一次,我们要偷偷的潜进去!”德文瞪大了眼睛:“你认真的?我们三个竟然要去挑战整个九霄界防御最好的李老府邸?”

   60

   李老是下四界的执道仙君,他在每一层都有一处洞府,洞府必定在整个小世界灵气最浓郁处。这里的防御也一定是最强的,别说一探洞府,就连元德这种李老的徒弟去了李老洞府之后都不敢随处乱走。现在温衡他们要去探寻这种地方,真是嫌命太长了。

   元德带着温衡他们走出了门,一出门,站在门口的小厮们就激动起来了:“主人,您醒了啊!”元德摆摆手:“都聚在这里干嘛?去做事去。对了,小朱呢?让他把丹药房打扫干净,本君回来要炼丹。”

   周围的小厮们面面相觑,最终领头的那个上前一步:“主人,朱统领他,昨天晚上陨落了。”元德一愣:“陨落了?!好吧,等我再练一枚回春丹就好了。”

   温衡偷偷的问德文仙君:“元德仙君还能起死回生呢?”他要是能起死回生,萧厉岂不是太没用了?德文展开扇子遮着嘴:“那个本来就是个傀儡,没灵气罢了,有灵气又能正常工作了。”温衡头上垂下汗,他竟然没能分出真人和傀儡的区别?是他退化了还是上界的傀儡术太精湛了。

   元德听到了他们的谈话:“说起来,我师尊也有个快要报废的傀儡,出了点问题,喜欢溜到九霄城的城墙那边瞎咧咧。一直没空理他,不过师尊的那个傀儡那么糟糕,应该没傻子会听他说吧。”温衡梗了一下,他就是被那个瞎咧咧的傀儡忽悠去了醉仙楼的傻子!

   元德带着德文和温衡两人出了门,一出门就直奔鸾车而去。温衡不解,等到他上车之后才问道:“李老的洞府就在上面,几步路的事情,为什么还要坐鸾车?”元德一脸严肃:“师尊前门有执界仙君的剑仙坐阵,我带你们走后门。”

   后门?后门是哪里?李老的洞府不是在山上最高处吗?鸾车飞起绕着山峦飞了起来,温衡这才发现,这座山只有一半!前面的山势和缓,李老的弟子们就住在其中,而翻过最高处,山峦后方却像被剑劈了一样出现了险峻的一条深渊!

   元德说道:“后山地势险峻,来的人少,这里有个偏门,知道的人不多。”温衡指着下方:“你管这里叫地势险峻??”

   在温衡的眼中,飞过了山峦,往下一看就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坑洞。之前就说过,九霄界在道木的树枝上,来的时候山峦遮住了温衡的神识,他没注意看,现在才发现,过了这座山峦就能看见支撑九霄界的那条枝条。枝条的另一头连着主干,这一头挑着九霄界。在山峦后方的枝条已经腐朽出了一个比九霄界正中心湖泊还要巨大的洞!

   坑洞边缘,不时有黑色的汁液滚落,坑洞中能看到混沌海水在翻涌,液体落下污染了海水,海水的颜色呈现淡淡的黑色。撑着九霄界的道木枝条竟然成了这般模样!随着道木枝条腐蚀,早晚有一天九霄界会落入混沌海,再也不属于上界三十三重天!

   元德和德文狐疑的看了看下面:“这不是地势险峻?”后峰犹如刀削,飞鸟都难以站立,这还不够险峻?两人看了看,却发现温衡的目光盯着下方在看,两人看向下方:“下面烟云缭绕,什么都看不到,也许是无尽海吧。”温衡这才知道,原来他和他们眼中看到的东西是不一样的。

   后上的峭壁上,有一座小门,元德指着小门说道:“这就是后门,我们从那边进去就行。”这时鸾鸟却无法靠近峭壁,华丽的鸾鸟被一阵自下而上的狂风吹的连连拍翅。元德打开车门:“这边有罡风出没,就现在!赶紧跳!”

   元德从鸾车上蹦了出去,德文和温衡紧随其后,只不过落下之后,奇怪的现场就发生了,只有温衡一人正在向着小门出飞去,另外两人被风吹的狂乱摇摆,元德惊呼:“罡风变大了!糟糕,我们要被吹到混沌海去了!”

   温衡速度极快,他的讨饭棍上伸出两根树根分别卷住了二人,这两人顿时就像被放飞的风筝一样。温衡站到小门附近的时候,树根才发力将两人拽了过来,这时两人面色已经发白,德文的脸颊已经被罡风划破,这会儿正在飙血。

   德文缓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一回过神来就揪着元德开骂:“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之前不说?!你要早说我还能支个结界挡一挡啊!”元德理亏:“我也不知道现在的罡风变得这么厉害了啊。抱歉抱歉,没事吧?”德文擦了一把脸,脸上的伤痕慢慢恢复了。

   元德对着温衡鞠了一躬:“多谢温道友救命之恩。”如果刚刚不是温衡拽住了他们,他们说不定已经被罡风吹飞,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温衡笑着摆摆手:“大家是同伴,就不要谢来谢去了。话说,这里真的是李老的后门吗?”

   温衡这么说是有道理的,这个后门在半山腰,李老的府邸在最高峰上,李老就算设个后门没必要设这么低矮吧?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元德在他们家开了个后门。

   元德左右看看:“这里就是后门,我曾经和师尊来过数次……”元德的面色突然凝重起来,他皱眉:“对啊,师尊带我来这里干嘛?”他只记得他来过这里,后来发生了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元德还在痛苦的思考着,温衡已经一把拉开了门。这扇门常年承受罡风吹拂,必定不是普通材质,还挺重的呢。元德在后面幽幽的说道:“温道友臂力惊人……”其实这扇门有机关来着,温衡竟然一爪子把机关都给破了。

   温衡想了想又把门给合上了:“要不,还是走机关吧?”两个仙君齐齐黑线,他刚刚都强硬的拉开门了,要是门里有什么阵法之类早就触动了。而且,被暴力扯开的机关还能不能用都是未知数。元德说道:“劳烦温道友再开一下门吧。”

   温衡无负担的又把门给拉开第一个闪到了门中,迎面而来的便是不见尽头的台阶,台阶分别向上方和下方延伸而去。元德看到向下的台阶不由得纳闷:“奇怪,这里为什么会有一个向下的台阶?”在他的记忆中只有向上的,这条向下的怎么回事?

   温衡问道:“向上还是向下?”总要选一个方向前进,向上是李老的府邸,向下不知道通向何处。元德一锤定音:“向下!我觉得这里很可疑。”德文对温衡吐槽道:“我总觉得元德的失忆和这条台阶有关。”

   顺着台阶一路向下,幸亏台阶两边的通道上有长明灯,温衡他们才能看清眼前的路。温衡看了看油灯的造型,他心头有了点思量。在下界的时候,他在通天遗迹中看到过这种造型的油灯,这油灯长得像无间隙中能吞噬人血肉的怪物。

   三人向下行走,走到最后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山洞,山洞中有一个巨大的池子,池中的水漆黑黏腻都快没出水池了。元德自语:“我好像在哪里看到过这个东西……”他伸出手想要触摸水池,温衡连忙抓住他:“当心,别乱碰!”

   德文抽出扇子沾沾池水,只见沾了池水的扇面很快变成了漆黑的碎屑。德文一惊:“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厉害!”温衡沉吟道:“这东西,有点像我们下界的恶水。”而他在下界的时候已经确认了,恶水,是鼎天道木腐坏后的汁液。

   池水周围有无数交错的黑色管道,温衡定睛一看,这哪里是管子,这分明是道木的枝干啊!再细细一看,周围的墙壁上到处都是这样的枝干。不时有漆黑的恶水从头顶滴落到池水中,山洞中到处都是水滴声,此起彼伏,可是低落的恶水在池子中连一丝涟漪都无法泛起。

   “那里有个人!”德文无意中一扫,看到对面的树枝中间缠绕着一个人。那人只有半个脸露在外面,枯槁的头发灰白,他盘膝坐着,整个身体都被封在了树根中间。

   元德一看到这老人就激动起来了:“师尊!”元德的师尊,那就是李老了啊。元德连忙扑上去想要撕扯李老身前的树枝,德文和温衡眼疾手快拉住了他:“不能动!”

   裹着李老的是快要腐烂的鼎天道木!道木的汁液溅到人身上,人就会被腐蚀心智啊!

   等等,腐蚀心智?温衡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他细细的看了看李老面前的树枝,上面确实有被人拉扯过的痕迹。他想,元德失忆的原因他应该找到了。

   元德几乎崩溃:“我师尊不是去闭关了吗?!为什么会在这里!”德文吼了一声:“元德你冷静点!你还没看清,哪里就能断定那是你师尊?!”元德涕泪交加:“我自己的师尊,我还能不认识,他一定是我的师尊!呜呜呜……”

   德文上前撩起那人遮着半边脸的长发,长发下的那半张脸灰败死气沉沉,这人俨然已经死去多时。德文小心的将那人脸上的枝条扒开看了看:“你再看看,这是你师尊吗?”

   元德泪流满面:“这不是我师尊还能是谁?!”元德踉跄的上前摸着李老的脸:“师尊,师尊你怎么在这里?”

   沉浸在悲痛中的元德和已经被惊的说不出话来的德文都没注意温衡的表情,事实上温衡的表情比他们好不了多少。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元德正捧着的李老的那张脸,和他认识的通天,一模一样!

   怎么回事?李老是通天?!温衡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时,他听到隐约有声音传来,他警觉告诉两人:“有人来了!”德文从袖中摸出了半个核桃壳:“幸亏带了七星核桃,不然都不知道往哪里躲。”说完他手中的核桃壳快速升起,越变越大直到笼罩了三个人。

   “这是?”温衡一惊,差点蹦到核桃壳外的地方。德文连忙拉住了他:“跑什么,这是我最强大的防御法器七星桃核,有了他,别人不会看到我们。这玩意灵!”说着德文露出了猥琐的笑容,温衡心中顿时升起了不好的想法。德文猥琐的补充了一句:“小温温身材不错啊。”果然,这厮竟然偷窥过他!岂有此理!

   不容温衡发作,说话声越来越近。温衡皮笑肉不笑的眯了德文一眼:“这笔账我们回头再算。”元德强忍着悲痛将李老面前的树枝扒拉了一下恢复成了原状,三人在核桃壳的笼罩下走向离他们过来的通道最远的的一边,在他们的认知中,如果有人过来,应该是从那边来的。

   这三人在角落站定,温衡看了看自己的手,他还能看到自己的双手,这桃核真的管用吗?不会半路失灵了吧?那岂不是很尴尬?

   德文似乎看出了温衡的怀疑,他哼道:“这可是申屠大师炼制的桃核,绝不会出问题。我花了大价钱买的!你放心,我一直在用,绝不会被人发现。”温衡忍无可忍,他一个肘击向后击去,德文顿时蜷缩起来了:“你……真打啊!”

   正说着,脚步声传来,只听身边刺啦一声,在根系后方露出了一扇打开的门!三人顿时不敢大意,来者有两人,一人是执道仙君李老,一人,是执界仙君水神。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