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第七十一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160

   独孤煌面色苍白眼中都是绝望, 他嘴唇翕动,可是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苏步青看到这样的独孤煌面上有愤怒有决绝还有隐秘的快意, 他与独孤煌四目相对:“我们的同门情谊到此为止。”

   独孤煌发出了一声悲鸣,他蜷缩成一团,头抵在地上,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能不倒下去。不过他会如何已经没人会关心了,宁莫愁切断五感在打坐,苏步青说完这话之后就坐在旁边也开始打坐。

   言修玉左看看,谢谨言祖孙两在聊天,右看看,苏步青他们都没人理他。他悄咪咪的挪到温衡身边去,贱兮兮的戳戳温衡的腰:“嘿, 和我说说话呗。”

   温衡无奈的睁开眼睛:“你怎么知道我能和你聊天?”言修玉展开扇子潇洒一笑:“我这人慧眼如炬, 一眼就看出你熊熊燃烧的八卦之魂,快和我聊聊,不然我要憋死了。”

   温衡算是看出来了, 难怪宁莫愁这么讨厌言修玉, 合着这个男人嘴碎又八卦。温衡无语道:“你别忘了, 你之前还想偷袭我, 还让灵玉杀我。”

   言修玉没什么负罪感的双手一摊:“我这不是执行任务么, 再说了, 我都失败成了你的阶下囚了。现在你是老大。”可是这表情,分明没把温衡当成老大啊,他一脸贱兮兮:“快说说, 你怎么招惹执道仙君了,他要这么弄死你。”

   温衡说道:“我都不知道你们的执道仙君叫什么名字。”言修玉八卦的说道:“风无痕,我不是告诉你了么。现在你知道了,能说说你们之间的爱恨情仇了么?”

   温衡想了想:“我想,这个要我见到你们的仙君再说了。”言修玉哼哼道:“那你可没戏了,我们的风仙君来无影去无踪,只有他来找我们,我们从来找不到他。”哟,听起来好神秘啊!

   温衡微微一笑:“没事,他既然想弄死我,一次不成必然还有下一次。”言修玉惆怅的叹了一口气:“没想到我言修玉竟然出师不利,本来以为干掉你之后能回去喝个早茶,结果好了,以后连执界仙君都做不成了。”

   温衡不解了:“为什么?难道不是离陌仙尊任命你做执界仙君的吗?”言修玉道:“是离陌仙尊任命的啊,可是离陌仙尊忙着呢,他根本不管谁坐这个仙君的位置,只要不给他惹事,他就觉得无所谓。”

   温衡想到了他的大孙子卿如许:“糟了,卿如许被人告了一状,离陌仙尊岂不是觉得他惹事了?”言修玉嗯了一声:“你说卿如许啊,那家伙你不用担心,他可是离陌仙尊的心上宠,我们三个仙君,离陌仙尊对他的评价最好了。只不过他有个对手,就在离伤界,这家伙隔一段时间就告卿如许一状,离陌仙尊早就习惯了。你和卿如许认识呢?”

   温衡笑了笑:“是啊,认识,关系还不一般。这次就是因为他被离陌仙尊的人带走,我才想着上来帮帮他。”言修玉稀奇的瞅了瞅温衡:“哎哟,没看出来啊,卿如许那种人还能有朋友呢?”

   卿如许那种人?卿如许是哪种人?言修玉展开扇子哼哼道:“像快石头一样又硬又倔,他要是能服软,说不定早就做仙尊了。”

   看来里面有很多隐情,不过能确定卿如许现在没事,温衡的心就放下来了。现在卿如许的事情可以先放放,他要想办法揪出想要他命的风无痕。他不记得风无痕,不能确定之前是不是得罪过他,这事真麻烦啊。

   言修玉又戳戳温衡的软肉:“嘿,你怎么又不理人了?和我说话的呢?”温衡眨眨眼:“你想说什么?”言修玉指指那边说悄悄话的祖孙两:“这两个,都是你老乡?”

   原来是套谢谨言和谢灵玉的事情来了,温衡是那么八卦的人吗?他还真是!没一会儿他就忘记自己正在打坐的事实和言修玉说起谢谨言的故事来了。在温衡的叙述中,谢谨言是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的好男儿,他为了族人可以奉献一切,为了妻儿能付出自己的性命。

   言修玉听得唏嘘不已:“我竟然不知道他竟然是怎么一个伟岸的男人,好男人!”他有点理解谢谨言看到谢灵玉为什么会这么激动了,要是他经历了这么多,看到自己的玄孙飞升了,他比谢谨言还要激动。

   谢谨言觉得自己的记忆正在复苏,看着谢灵玉的脸,他脑海中就出现了兰陵城一开始的样貌。这些是温衡的留影石上没有的内容,他模模糊糊的想起来了。可是更多的事情他却不记得了,只能从孙子的讲述中寻找一点点印象。

   谢灵玉道:“我还是孩童的时候就被师尊带去了上清宗,这之后就很少回谢家。不过我知道谢家除了祠堂,还有个祖屋。”谢家的祖屋,是谢谨言成婚之后和他的夫人一手一脚的置办的。那是个不大的院子,灵玉小时候在祖屋中游戏过。

   谢谨言听闻之后想起了什么,他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干净的小院子,院子中有一个水井,水井旁边有木质的架子,上面爬着嫩绿的葫芦藤,葫芦藤上开着白色的小花。葫芦藤下有个石桌,石桌旁有个面容模糊的女人正同他说什么。

   谢谨言神情恍惚起来,他觉得,这个女人对他应该很重要,因为他一进屋就直奔葫芦藤下同她话。可是他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他能回忆起他同那女人说话的心情,就像面对谢灵玉的心情一样,他的心中暖暖的。

   “高祖,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谢灵玉安慰谢谨言道,“没关系的。”他年幼时听说过他的高祖的事情,在谢家人的评价中,对高祖和高祖奶奶两人的结合评论两极分化很严重。

   一部分说,高祖就不该和高祖奶奶在一起,如果不是高祖奶奶,高祖不会死。如果高祖不死,兰陵谢家依然是八大宗门之一。据说高祖娶高祖奶奶的时候,他已经是出窍修士了,而高祖奶奶,只是个普通的女人,连灵根都没有。她生下的孩子,没有一个继承了高祖的天赋。

   有些谢家人甚至不承认这个高祖奶奶,灵玉出生的时候,高祖奶奶已经去世很多年了。毕竟高祖奶奶只是个普通的人,能活五六百岁,已经是极限了。

   可是,在温老祖和师尊还有王家主他们的口中,高祖遇到高祖奶奶,是他的幸运。他还记得王芊凝家主说过这么一句话:谨言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就是遇到了你的高祖奶奶苏语曼,语曼她虽然没有灵根,可是她懂谨言。她给了谨言全部的爱,谨言也给了她全部的尊重和温柔,这份温柔,支撑着她一路走下来。她是个伟大的人啊。

   王家主和高祖奶奶私交甚笃,她那边有份留影石,录下了高祖奶奶的影像。谢灵玉曾经看过,那是个温柔的女人,有一双温柔睿智又沧桑的双眼,她那时候太老了,早已满头华发。她躺在祖屋的木架下,木架上面结着一只只嫩绿的小葫芦,有的还顶着白色的小花。

   谢灵玉那时候太小了,他只匆匆看了一眼,留影石就被王家主收起来了。王家主的笑容很哀伤,她对那时候还年幼的谢灵玉说道:“你和你的高祖,长得真像。若是你的高祖奶奶还在,看到你一定很高兴。”

   谢灵玉没能见到高祖奶奶,可是他见到了高祖。高祖风华正茂,可是他记忆中的高祖奶奶已经垂垂老矣,这两个人终究没能相伴到白头。

   谢灵玉都觉得伤感,何况是谢谨言?灵玉觉得,这事情不想起来,反而比较好。

   谢谨言微笑的闭上眼,脑海中的小院子渐渐的蒙上了一层轻纱,最终消散了。他的目光看向谢灵玉,同为剑修,他为谢灵玉骄傲:“灵玉你走的是浩然剑道?”谢灵玉点头:“是的,当时选择剑道的时候我还参悟了高祖的剑意。”

   谢灵玉选择浩然剑道在邵宁和温衡的预料中,这孩子和谢谨言太像了,谢谨言当年自学成才,若是当年他能有人带,他很有可能也是学浩然剑的。

   “我还在下界留了剑意吗?我不记得了。不过我现在的剑意和当初相比肯定有了变化,灵玉你要不要试试?”剑修就是这点讨厌,一旦熟悉之后就要探讨剑招。谢灵玉欣然点头:“好啊,劳烦高祖赐教。”

   这两剑修一开始还说温情的话,后来坐在那边剑意就凛冽起来了。温衡不得已打断了两人:“灵玉,给我一点面子,你们两出去再试探行不行?”他就这点树根了,万一这两人切磋过火一剑下来,他的树根要折损一半,到时候哭都没地方哭。

   谢谨言没以前的记忆,温衡揍他有点下不了手;谢灵玉又是小辈,温衡又不好意思动真格。要是真被这两人波及了,温衡只能自认倒霉,还是及时切断这两人的想法吧。闻言谢谨言讪讪的对谢灵玉说道:“我们出去再切磋吧?”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会儿有点怕温衡。

   这时候,树根中的水滴渐渐的小了,温衡站了起来:“诸位道友,水已经退下去了,我们可以出去了。”温衡的灵气散开,打坐的宁莫愁和苏步青醒了过来,只有独孤煌一脸衰样坐在角落中郁郁不得志。

   161

   树根一层一层退下去,阳光从树根间穿透下来,落在了众人身上。不知为何,众人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除了独孤煌,每个人都露出了笑容。

   海啸过后,逍遥境的阵法全毁,这群人终于可以飞身到空中看一看现在是什么情况了。一眼看过去,他们都惊呆了。除了被温衡的树根护住的这个小岛,其他的小岛已经消失了。被温衡护住的小岛也不太乐观,树根卷上来的时候弄断了不少原生的树木,现在树根退去,好多树木都折断了露出了森白的断面。

   附近的海面一片浑浊,里面漂浮着动物和海中鱼类的尸体,里面还夹杂着逍遥境被冲毁的其他小岛上面的东西。言修玉唏嘘道:“早上来的时候,这里还是一片净土。”

   可一场海啸过后,这里成了炼狱。

   温衡再一次问言修玉:“真的没有人能控制混沌海吗?”言修玉肯定道:“自然没人能控制,怎么,你怀疑海啸是人为的?”温衡想了想:“我觉得像,一切发生的都太巧了。”

   言修玉和宁莫愁互相看了看:“你的意思是说……执道仙君也要杀了我们?”言修玉说了这话自己先笑了:“不可能不可能,这一定是巧合。我们和风大人无冤无仇的,就算我们干不掉你,他也没必要杀了我们啊。杀了我们对他有什么好处啊?”

   宁莫愁也说道:“我们虽然只是仙君,可也不能任人斩杀。”除非风无痕疯了,不然他怎么敢对他们两个下手?宁莫愁也觉得,这是意外。

   谢灵玉道:“温老祖,我和您的想法一样,我觉得风无痕要取大家的性命。”众人看向谢灵玉,言修玉哼了一声:“你倒是说说,我们和风无痕有什么过节,就算我们弄不死温衡,他也不能连我们也一起干了啊。”

   谢灵玉道:“这几个月,我一直在离嗔界追随言仙君左右,这两日,我一直觉得言仙君被东西盯上了。”言修玉愣了一下:“什么?我被东西盯上了?什么东西?”

   谢灵玉纠结了一会儿:“臭虫。”众人一愣,言修玉怒道:“怎么骂人呢?我对你不差吧谢灵玉,你怎么这么说话呢?”

   谢灵玉俊脸微红,他连连摆手:“不,我没有骂您,我是说,有臭虫在盯着您。”谢灵玉道:“我有个朋友对神魂的感应特别强烈,有一日他到仙君的府邸上来寻我,然后问我言仙君是不是能驭虫。”

   言修玉愣了下:“我一个剑修又不是虫师,我驭虫干嘛?”谢灵玉道:“我也是这么对我朋友说的,然后他告诉我,仙尊府邸中有人的神识附着在臭虫之上。”

   言修玉狐疑的摸着下巴:“臭虫?我的府邸禁制如此森严,还会有臭虫?”宁莫愁沉吟道:“如果是臭虫的话,我们也遇到了。”

   温衡苦笑道:“我们都是被臭虫空投来的。这也就算了,在离恨界的时候,我就看到过臭虫。”温衡无奈道:“看来执道仙君风无痕早就盯上我们了。”苏步青纳闷道:“可是,我们做了什么?他为什么要盯上我们呢?”

   温衡双手一摊:“这个就要问他了。”

   言修玉道:“现在逍遥境也毁了,我任务也失败了。还是离开这里吧,我可不想再遇到海啸,再来几次,我小命就没了。”宁莫愁拍板:“到最近的离伤城去,正好将这事告诉离陌仙尊。”

   执道仙君无故伤人,这事传出去也不好听。不管他是有意还是无意,宁莫愁他们都被卷入了其中,肯定要找他要个说法。不过宁莫愁他们也不无辜,他们都能私下里帮人害人了,告状之后肯定也没好果子吃。

   宁莫愁倒是想开了:“执界仙君不做就不做了,我现在就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本来就不在乎这些虚名,本来以为能替天行道,结果没想到自己都快被消灭了,这口气她咽不下去。

   言修玉笑呵呵的扇扇子:“昂,我就想知道风无痕在干什么,死也要让我当个明白鬼啊。”言修玉合上扇子直指离伤界的方向:“走,让我们去离伤界看看。”

   可是……怎么走??言修玉他们过来乘坐的小舟被海浪不知道卷到哪里去了,宁莫愁他们来的又突然,谁都没想到会到逍遥境来,小舟没带,传讯符篆没带,就连追魂香都没带。从逍遥境到离伤界还挺远的,想叫个救兵都难。

   温衡想着,他是给萧厉烧香还是给太史谏之烧香呢?给萧厉烧香,他又要被萧厉骂了;给太史谏之烧香,太史谏之最近好忙,九州界的事就够这条老龙烦了。

   这时候谢灵玉开口了:“我给师兄他们发符篆,师兄他们知道您在这里,一定会过来接。”灵玉的师兄……温衡双眼都亮了:“是惊雷吗?惊雷也在这里吗?”

   邵宁四个弟子,大弟子卓不凡在离恨界,二弟子楚越不知道在哪里,三弟子是上清宗掌门名为张惊雷,四弟子便是灵玉。灵玉的师兄,排除一下就是张惊雷了!

   谢灵玉笑了:“温老祖,我的师兄可不止惊雷师兄啊。”温衡双眼更亮了,他的心狂乱的跳起来:“灵玉啊,你飞升的时候,是一个人到的离嗔界吗?”

   谢灵玉笑了:“温老祖什么时候问话都这么拐弯了?我一开始飞升的时候不在离嗔界,我和大家在离伤界,后来师兄们说让我去下界看看能不能找到几个熟人,我才去的离嗔界。结果到了离嗔界,正好看到他们在举行剑术比赛,我就去参加了。没想到就成了言仙君的大将。”

   温衡手都在哆嗦了,他期待的看着谢灵玉:“都有谁?离伤界都有谁?”

   谢灵玉点亮了符篆:“温老祖自己看不就知道了?”符篆燃起冒出一阵青烟,这是温衡最熟悉的符篆之一,青烟那边很快很快就会出现想要找的人的脸。和仙界的追魂香只能一对一不同,符篆那头会出现谁,完全看符篆燃起时对面都有谁。

   言修玉在旁边惊呼起来:“这,这不是仙界最近最流行的符篆吗?可以跨越五界联系到人,能在符篆上看到人的脸,能听到他们的声音,能精准的找到他们!这个可不便宜啊!谢灵玉,你竟然有这种宝贝不告诉我!”

   温衡看着符篆:“这,这不就是千机阁的符篆吗?”谢灵玉笑而不语,这时候,符篆那头传来了温和的声音,灵光中出现了一个身着蓝白色道袍的温润青年,他尊贵不凡,一看就有世家弟子的气质。

   青年温和的开口:“嗯?灵玉?怎么了?在离嗔界遇到事情了吗?”

   温衡想哭,他一飞升遇到的熟人都是别人家的弟子,这个时候终于遇到自己家的弟子了!!往常的时候,他看到别人家弟子都要夸一夸,可对着自己的弟子,他说的最多的话就是骂他们孽徒。他从没发现他自己的弟子在符篆中看起来这么靠谱!

   谢灵玉行了个礼:“谭师兄,你猜我遇到了谁?”没错,符篆对面的这人正是温衡的四弟子谭天笑,整个玄天宗的智商担当,赚钱小能手,曾经将温衡坑的一脸血的老谭,谭天笑!!

   谭天笑温和的笑着:“让我猜猜?嗯……是我师尊吧?”温衡乐呵呵的蹦了出去:“哎嘿,猜对了!”

   符篆那头传来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咳嗽声:“谁?!师尊吗?!”谭天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一个人给挤到旁边去了:“师弟你让让,快让我瞅瞅!”

   这一看,温衡又乐了,他的弟子都是批量出现的吗?一下出现了两个!眼前的青年面色有些发黄,脸上长着一些小雀斑,他不算英俊,可是温衡看到那张脸心里就像炸开了烟花一样。他笑的眼睛都成了两条缝:“狗子。”

   符篆那头的青年嗷的一声就哭上了:“呜呜呜,师尊,你跑到哪里去了,呜呜呜,我们想死你了!!”谭天笑温和的挤了进来,他眉眼弯弯对温衡说道:“师尊方才见到我给您行大礼了吗?”

   没看到,刚才整张符篆都给狗子的脸遮住了,鬼知道谭天笑在后面干嘛了。不过弟子既然这么说了,温衡就要给面子:“看到了,乖徒儿。”

   谭天笑叹了一口气对狗子说道:“别哭了,符篆不完善,师尊都出现幻觉了。师尊方才我骗你的,我没行礼。”温衡笑了,这才是他的弟子,果然是熟悉的感觉。谭天笑向后退了一步,这时候能在符篆中看到他的半身,他这时才对温衡行了个大礼:“谭天笑拜见师尊。”

   狗子在旁边擦擦泪也行了个大礼:“李二狗拜见师尊。”这时候符篆后面传来叽叽喳喳的声音:“谁谁谁?找到谁啦?”

   这时候符篆那边突然冒出了一双丰满的胸,视线上移才能看到一个女人清秀的下巴。温衡乐了:“棉花?”

   离伤界是个好地方,他的朋友和亲人都扎堆出现了!眼前的这个女人,是雪玉狐一族的白棉花,是白芝麻的后辈!白棉花惊喜的声音传来:“啊啊啊啊——恩公呀!!我想死你啦!!”

   这时符篆那边突然闪出一双幽蓝色的大眼睛,有半个女人的脸突然斜插过来挡住了棉花的胸,就冲这双犹如蕴含了星辰大海的双眼,都能看出这女人风华绝代。后面出现的女人眨眨眼:“恩公?”

   不只是雪玉狐族,连幻天狐一族的朋友都出现了!幻天狐族蓝盈盈,温衡认识她的时候,她还是个爱哭的害羞的小姑娘,现在已经变成了亭亭玉立的女仙。

   温衡打招呼:“盈盈。”蓝盈盈抱着脸尖叫起来:“啊啊啊啊啊啊——是恩公是恩公!!啊啊啊啊,恩公的脸还是这么好看!!”说着盈盈奔放的隔空对着温衡的方向亲了起来,棉花也不甘示弱:“让我来!!”

   符篆这边炸锅了,谢谨言红着脸:“这些女修……如此奔放吗?”言修玉惊呆了:“我的三千佳丽在这两个女人面前犹如泥土,啊,我的自尊……啊,温衡艳福不浅。”

   苏步青扭过头去:“若不是他喝过言灵果汁,我真不敢相信他的为人。”宁莫愁皱眉:“轻佻。”也不知道是说谁。

   温衡哭笑不得:“好了棉花,行了盈盈,说正事哪。我们被困在逍遥境了,谁来接我们一下。”棉花立刻跳起来:“我我我!!”蓝盈盈也举手:“我我我,我来!”

   两只狐狸在符篆的那边吵成了一片,突然之间旁边传来了幽幽的一句话:“你们继续吵吧,我想说,玄天宗的那两个,已经去取飞舟了。”说完白棉花和蓝盈盈都傻眼了,两人回头一看,在两座傲人的胸之间,方才谭天笑和李二狗站的地方,已经空无一人。

   白棉花火冒三丈:“啊,这两个混蛋,竟然抛弃我们自己跑了!”蓝盈盈同仇敌忾:“回来之后让他们去站街!”

   温衡沉声问道:“方才说话的,是云朵吗?”这时候,在符篆的上方从上而下泄下一片银色的发丝,雪玉狐白云朵以神奇的姿势插入了对话,温衡捂脸:“云朵,你是被人吊起来了吗?”

   白云朵点点头,符篆中看到他的脸向上提了一提:“方才正在给李道友试符篆,试到一半散人的符篆就来了。然后他们就把我倒吊在这里自己跑了。”

   隔着符篆,温衡都感受到了白云朵的无奈和自家弟子对自己深深的爱。白云朵幽幽的说道:“没事,我原谅他们,要是他们被倒吊在这里,我也会这样。对了散人,你后面是谁?我有点眼花,我看到了两个灵玉。”

   温衡感动道:“这是谢家家主谢谨言哪,你忘了?”白云朵那边可能是符篆失效了,他整个人噗通一下砸了下来,然后符篆闪了闪,就灭了。

   谢灵玉无奈的说道:“这个符篆刚刚做出来,持续的时间不长,没办法像下界那样长久的通话。”就这样已经很好了行吗?要知道天界现在跨界交流流行的还是几万年前的通讯方式——追魂香。

   162

   很快在逍遥境等待的众人就看到天上飞来一艘飞舟!!飞舟!!他们从来没见过有飞舟能在混沌海上飞好么?!

   言修玉目瞪口呆:“道祖在上,这些都是什么人啊。”温衡的弟子和朋友们都是什么奇人,这样都能行?!飞舟快速的逼近,言修玉掏出计时沙漏看了看后泪流满面:“比小舟快了十倍不止!!”

   他们的小舟,只能坐五到八个人,速度快了会引起混沌海中的妖兽的注意,速度慢了有可能会遇到混沌海的风浪。总之各种不便,他们也想用飞舟啊,可是普通的飞舟一飞到混沌海上空就会沉下去啊!!为什么这群人能做出在混沌海上飞的飞舟?!

   飞舟的上方站着两人,一人气质温润,一人热情活泼。温衡站在下面热泪盈眶,灵玉笑着对温衡说道:“温老祖是不是觉得看到师兄们特别激动?”

   温衡说道:“你不养狗。”灵玉:???

   温衡继续说道:“就无法体会狗向你奔来的这种满足感……”灵玉觉得这话要让谭师兄他们听到了,温老祖一定会被扣零花钱。

   温衡继续补上:“你没徒儿,就不能理解徒儿向你跑过来的这种幸福感。”这还是句人话!

   飞舟还没挺稳,狗子嗷呜一声就飞了下来,他一把抱住了温衡挂在了温衡胸口嗷嗷大哭起来:“阿衡你跑哪里去了?我担心死你了!!”

   比起狗子,谭天笑就正常多了,他慢慢的停好了飞舟后从飞舟上飞了下来,他先给温衡行了个礼端方的呼唤了一声师尊之后,第二句话就是:“师尊看来做了一番大事,逍遥境都毁了。”

   温衡举手:“我是无辜的,我们遇到了海啸。”谭天笑眉眼弯弯:“没事,故意的也没关系。”

   言修玉对苏步青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温衡的这个弟子不好忽悠,有种最终反派的感觉。”苏步青也在点头:“好巧,我也有这种感觉。”

   谭天笑看了看温衡身后的人,他的目光落在了谢谨言身上。他惊喜的笑了,然后行了个礼:“谢家主,久违了。”想当初谢谨言在的时候,谭天笑没少和他打交道,谢家穷啊,全靠了飞仙楼和千机阁,谢家才有后来的富裕。

   谢谨言不太记得谭天笑了,可是他却觉得谭天笑有点眼熟。他回了一礼:“见过这位道友。”温衡在旁边传音给谭天笑:“老谢失忆了,不记得以前的事。”

   谭天笑了然道:“是献魂阵的关系吧?”温衡点赞:“什么都瞒不过你。”

   谭天笑道:“各位道友请上飞舟。师尊一路辛苦,请上飞舟好好休息。”温衡身上挂着狗子:“辛苦天笑了。”谭天笑愉悦的说道:“还好,我想比起我们,师尊更加辛苦。”

   言修玉在飞舟上一惊一乍的:“哎哟,这飞舟是怎么飞起来的?这比小舟华丽太多了啊!”谢灵玉解释道:“这是师兄们到天界之后才制作出来的,速度有点慢。”

   无形装逼最致命,谢灵玉是个老实孩子,自然不知道自己的话给言修玉他们带来了多大的冲击。这还慢?那混沌海上的小舟,岂不是蜗牛??

   狗子还挂在温衡身上呢,温衡不得不拍拍狗子的后背:“狗子,哭一会儿差不多了,师尊我又不是死了,好了好了,知道你看到我又开心又激动,师尊也想你了。”李二狗吸吸鼻子:“师尊,我最近,太难了。”

   李二狗开始告状了:“我们只来得及弄了个飞仙楼出来,缺钱缺人缺支持,太难了。”一群没见识的仙人站在飞舟上观看混沌海的风景,谭天笑他们却在飞舟的客厅中闲聊,谭天笑坐在温衡另一边:“狗子最近快被逼疯了,难为他了。”

   狗子哼哼唧唧:“人家飞升了都能当甩手掌柜,就只有我,这什么仙界啊,都不如我们下界。”谭天笑感叹:“御灵界飞升的仙人本来就不多,还被分散开来了,我们只有加快速度,才能找到更多的人。”

   谭天笑和李二狗他们飞升之后就到了离伤界,身边都是和他们差不多的仙人,如何才能在人群中吸引更多的注意?谭天笑和李二狗同时想到了他们的产业飞仙楼和千机阁。但是他们人太少了,想要建设飞仙楼和千机阁,需要的是时间精力和钱。

   怎么来钱快?谭天笑很有头脑,他对狗子说要做仙界没有的东西。狗子擅长的就是符篆,谭天笑擅长的是经商。谭天笑和狗子研究了之后发现仙界现在的符篆只能在一界使用,想要跨界,目前最流行的就是追魂香。可是追魂香这种东西制作起来麻烦耗时长,下界的符篆不但能传音能对话还能让两人面对面交谈。狗子他们就在努力如何将下界的符篆用到上界来。

   狗子扒拉着自己的头发:“师尊你看,我的头发都掉了不少了。”这都是愁的,飞升之后到现在,狗子只研究出最多能跨越五界的符篆。不过能跨越五界已经很不容易了。

   在狗子努力的同时,天笑也在努力,天笑靠一己之力盘下了曾经离伤界最大的酒楼醉仙楼分号,期间各种手段都用上了。老谭是一个为了达成目的不太管手段的人,只要不闹出人命,打几个赌还是可以的。只要能争取到一点机会,卖笑陪酒这些事也是可以的。

   当然,白棉花和蓝盈盈他们出了不少力……就这样,在温衡他们认为卓不凡在离恨界建立的飞仙楼是第一座飞仙楼的同时,在离愁界两界之上的离伤界,他的师弟们,已经建成了飞仙楼。

   当然,因为人力和资金有限,谭天笑他们只将醉仙楼改名成飞仙楼,里面的装饰还是曾经醉仙楼的样子。等以后有钱了,他们会慢慢的将飞仙楼建设的更好。

   “现在飞仙楼的最大进账就是狗子的穿界符,就是灵玉用的这种,我们快存够钱了。等钱存够了,千机阁也就能重建了。”离伤界的飞仙楼里面还能看到醉仙楼的影子,有些机密的东西只能放在千机阁。天界肯定有无数的宝贝,等建成千机阁,必定能赚更多钱。

   不过这需要时间,谭天笑笑着:“如今找到了师尊,我们也就没有那么焦躁了。师尊,您不在的日子,我们都很想您。”虽然师尊他不靠谱还迟钝,可是没了他就是不行。

   温衡感动的说道:“我也想你们,这一路上来,我遇到了不少人,也结交了不少朋友,等以后有机会,我会让你们见见他们。”

   正说着,谢灵玉走了进来:“师兄,温老祖,我们到了离伤界的无伤城了。”温衡念叨了几下:“无伤城?无殇城?果真是个好名字。”他和无殇果真有缘,没到无伤城就见到了这么多弟子和朋友,过去了肯定能见到更多。

   无伤城在离伤界的东方,飞舟飞出去的时候引起了不少修士的注意。好多神识在打量着飞舟,看到飞舟停在了飞仙楼门前,不少修士又撤去了神识。

   谭天笑说道:“我放出话去,说飞仙楼身后有大能坐镇,有炼器和炼丹大师,他们忌惮不敢动飞仙楼,这样就能给飞仙楼争得喘息的时间。不过我本来也不需要骗他们多久。”谭天笑的笑容真的有种反派大佬的感觉,好像什么事都在他的掌握中一样。

   言修玉他们对谭天笑多了几分忌惮,这时候,他们必须重新审视温衡了。一开始,他们觉得温衡是个傻乎乎的人,对爱人一腔赤诚,实力不太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得罪了风无痕,可是这不重要,他就像是个小虫子一样,碾死他很容易。

   可是在逍遥境中,言修玉和宁莫愁在他身上吃了大亏,谁能想到傻乎乎的温衡竟然有这么强大的爆发力?他们毫无反抗之力就被掀翻了。如果温衡当时杀了他们,他们也没办法。可温衡非但没有杀了他们,还在海啸中保护了他们。

   这个时候,他们还会觉得温衡是好说话。一般人遇到这种事情,早就把他们丢在混沌海中喂鱼去了吧?结果,在他们放心下来的时候,他们看到了温衡身后的力量,他的弟子竟然能制造出在混沌海上飞行的飞舟!他的朋友们个个都深藏不露!这……就很值得玩味了。

   温衡的人设一下立不住了,宁莫愁再看温衡,就觉得温衡这人城府极深、老奸巨猾、实力还深不可测,再也不是那个傻乎乎好欺负的人了。

   宁莫愁的目光太明显了,温衡一脸懵逼:???宁莫愁看他的眼神什么意思?他怎么觉得看不懂了呢?

   飞舟停在了飞仙楼的院子中,院子中有阵法,不大的后院轻轻松松就停下了巨大的飞舟。温衡想了想:“这……是无殇做的阵法吗?”

   谭天笑笑了:“师尊之前不是问我为何能猜到你是吗?莲先生前几天就告诉我们你会来。我们已经做好准备了。”温衡心中一片感动,他转过身抱住了谭天笑,拍拍他的后背:“谢谢你天笑,你费心了。”

   飞升之后,他就没遇到过什么好事,旧木处处和他作对,可是他在天上也不是孤单一人。在他不知道的地方,有道侣替他安排,有弟子替他操劳,他何德何能能遇到他们啊!

   谭天笑一愣然后回抱了温衡:“师尊,能为玄天宗做事,能为你做事,天笑心满意足。”狗子在旁边酸唧唧的说道:“师尊偏心,抱四师弟都不抱我。”

   温衡敞开了怀抱:“来,师尊抱!”然后眼前三道灵光闪过,他就被三只狐狸压倒了,白棉花他们变成了妖形蹦到了温衡怀里:“恩公抱我呀!”“恩公,我可想你了!”“都让开,让我来舔!!”

   被狐狸们踩了一脸的温衡哭笑不得的倒在地上,他怎么忘了这茬?啊,好重,压死了。

   作者有话要说:surprise~~~今天出场了好多朋友!我想了想,必须让老温有个根据地了,于是我们老谭就出场了。

   让我来介绍一下老谭,此人,曾经坑得温衡一脸血,老谭是玄天宗智商担当,连续六千年被评为玄天宗最不能惹人排名第一,私以为,老谭这种人设,就是反派大佬的人设啊。

   宁莫愁:没看出来,你竟然是这样的人,老奸巨猾,老谋深算。

   温衡:???嗯?说我吗?

   众弟子们:哈哈哈,竟然有人说师尊聪明!!

   温衡:孽徒!【终于打出了这两个熟悉的字来了,我们老温对弟子们爱的称呼就是这两个字——孽徒!】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