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第七十二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163

   雪玉狐和幻天狐们太热情了, 他们的若是恢复成妖形,每一个都像小山一样大, 可是为了能踩着温衡舔舔他,他们都缩小了妖形,看起来像是大号的狗子一样。不过狐狸们记性都不太好,每次都忘了控制自己的体重,压在温衡身上的分量可不轻啊。

   白云朵两只前爪踩着温衡的肩膀忙不迭的在温衡的两颊上舔着:“恩公~可算找到你了。”作为一只公狐狸,白云朵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对。在雪玉狐一族,只有最尊贵的客人和长辈才能得到爱的舔舔。

   白棉花踩着温衡的肚子推搡着白云朵:“舔好了没?轮到我了。”蓝盈盈站的位置非常尴尬,不过她毫无自觉:“还有我,还有我!”可怜的温衡身上压了三座大山,要是换了身体娇弱的, 估计已经被三只狐狸踩断肋骨挂掉了。

   谭天笑和狗子他们笑得前仰后合:“哈哈哈, 师尊,你还有今天!”每次看到师尊生无可恋的平躺在地上任由狐狸们蹂、躏,他们就忍不住想要笑出声来。

   宁莫愁他们没觉得这有什么好笑的, 他们看着温衡身上的三只狐狸难以置信:“这是……雪玉狐和幻天狐?”传说中这两种狐狸已经灭绝好久了, 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这两种狐狸是狐族的分支, 虽说名气不如九尾神兽那么大, 不过实力可不容小觑。

   就拿正在舔温衡的那只公狐狸来说, 他散发出来的气势一点都不比言修玉和宁莫愁差!

   温衡狼狈的坐起来, 他揉揉蓝盈盈的脑袋:“好了好了,感受到你们的热情了,谢谢谢谢。”蓝盈盈在温衡脸上又舔了一下:“你不在, 我们吃东西都没胃口。”

   说完这话之后,蓝盈盈他们变成了风华绝代的大美人,言修玉头一偏就看到了蓝盈盈的□□,顿时他鼻血长流。蓝盈盈瞅了瞅言修玉等人,她的目光落在这群人最后颓丧的独孤煌身上。蓝盈盈舔舔嘴角娇声问道:“恩公呀,介个是谁呀?”

   白棉花凑到苏步青面前,苏步青红着脸向后退了好几步:“这位姑娘,请自重!”白棉花歪歪头:“恩公呀,这群人是你在上界认识的人吗?是我们的新朋友吗?”

   温衡在狗子的搀扶下站起来,他正在整理身上的衣衫:“啊,是的。”白棉花闻言热情的挽住了宁莫愁的胳膊:“你是恩公的朋友,也是我们的朋友啦~~走啦走啦,带你们去吃好吃的!”

   宁莫愁愣住了,她狐疑的看向温衡。温衡难道不打算将之前在逍遥境的事情告诉大家吗?不过他们迟早会知道,谢灵玉和谢谨言是他们的人,他们一定会说的吧?

   谢谨言环视着周围的院子,此时太阳已经偏西,正当到飞仙楼饭点。前方的酒楼中歌舞升平,诱人的饭菜香幽幽飘来,院子里一群人和乐融融,谢谨言欣慰的对谢灵玉说道:“灵玉跟对了师尊啊。”

   可惜邵宁不在,要是邵宁在他肯定要松一口气,邵宁一直担心谢谨言恢复记忆要和他拼命,怪他拐走了自己的孙子哪。

   言修玉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本来想着干掉温衡他们后能到这里来吃个早茶。没想到早茶没喝到,却在飞仙楼最好的包厢中吃了晚饭,还是免费的。

   飞仙楼延续了以往的风格——贵。随便炒个素菜都敢收一条灵矿,温衡给了谭天笑一个肯定的眼神,他竖起大拇指:“天笑,可以的。”

   谭天笑笑而不语,狗子在旁边喋喋不休:“师尊,我跟你说嗷,我们一开始真的太艰难了。刚到离伤界什么都没有,物价死贵,买什么都以灵脉灵矿计数,我们下界的灵石根本没用。”

   说起来真的是一把辛酸泪,几个飞升的修士两眼一抹黑,全部身家加起来都不足两条灵矿。面对离伤界高额的生活费,这群修士吃够了苦头。

   狗子喝了几口酒伤心的拉着温衡的衣袖:“我们,我们把小师弟给我们准备的飞升大礼包都卖出去了。这才凑到了前两个月的生活费。”离伤界物价贵,这么多人也不是不能露宿街头,只是一上来就露宿街头太伤人了。

   幸亏他们有飞升大礼包,谭天笑将大家的大礼包收集起来,靠里面小师弟做的吃的味道不错,卖到了不错的价钱。谭天笑端着酒水幽幽的说道:“枉我们在御灵界自诩高人,结果到了上界才知道我们什么都不是,一切都要重头开始。”

   不过这群人中的人修都是经历过苦日子的,重头开始对他们并不难。他们靠着凑来的钱财,靠着厚脸皮和各种手段,最终盘下了最大的醉仙楼!!现在终于快要迎来好日子了!

   灵玉他们加上狐狸们满满的坐了一大桌,就连神色抑郁的独孤煌都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言修玉已经和白云朵勾肩搭背称兄道弟了,完全忘了今天早上他还在追杀温衡的事情。

   整个酒桌上最冷静的应当属宁莫愁了,宁莫愁到现在都没明白,她怎么就和温衡坐在一张桌子上了。按照她的逻辑,如果温衡刺杀她,只要逮到机会,她就会直接送温衡上路,她才不会磨磨唧唧和伤害过自己的人同桌。

   飞仙楼的饭菜味道不错,这些都是曾经醉仙楼的大厨做的。温衡尝了几口赞不绝口:“嗯嗯,好吃,就是比起云清做的,差了点。”也不知道是在夸还是在贬低这些大厨,狗子伤心的说道:“小师弟给我做的叫花鸡,我一只都没舍得吃,都卖出去了。”

   温衡闻言在储物袋中翻了翻掏出了一个荷叶包:“师尊这里有。”狗子嗷呜一声扑了过去:“师尊我爱你,师弟,我也爱你!”

   谭天笑遗憾的说道:“小师弟的一番心意,都被我们浪费了。”温衡笑道:“也没有浪费,要是他知道自己做的饭菜能让师兄们度过最艰难的时期,他一定会很开心。”

   酒席很圆满,大家酒足饭饱。言修玉被小二扶着去了客房,苏步青他们也各自回到了谭天笑为他们准备的房间中。不管他们心中有再多的疑问和警觉,飞仙楼的人对他们都无比热情,弄得他们都不好意思问东问西。

   得知卓不凡在离恨界在开飞仙楼,谭天笑立刻盘算着要和卓不凡联系,这样他们能统一调度。吃晚饭之后,谭天笑就忙这事去了。

   狗子也不轻松,他要继续去研究他的符篆去了。棉花他们也要去帮忙,温衡看来看去,只有自己一个成了废物,什么都帮不上忙。

   温衡正躺在飞仙楼的床上反省呢,突然之间,他看到窗户旁边有什么在慢慢的挪动。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只蔫巴巴的臭虫!!这真是凑巧了,温衡嘿了一声操起了鞋底。

   修士修行到一定程度,神识覆盖的范围之内有一点风吹草动他们都清清楚楚。不过温衡比较懒,谁没事情整天把神识放出去监控自己周围方圆千里的范围?喜欢放出神识掌控周围的人,要么就是极其没有安全感,要么就是没有事情做太无聊。

   用神识碾压一只臭虫显得自己太没有格调,温衡本想选择用最传统的方式送臭虫上路。只要一声脆响,臭虫就会变成鞋底一滩看不出形状的碎肉。不过他想了想,很快就放弃了这个想法。没别的原因,他不想脏了自己的鞋底。不过他并不是没有办法对付这只臭虫。

   温衡手指一弹,一抹淡青色的灵光从他的指间射出。臭虫刚刚钻到房间中来,突然就被结界困住了。扁扁的臭虫伸出两只触须触碰着结界,它东转转西转转,转了一会儿之后发现没办法突破这个结界。只见指甲盖大小的臭虫六条小腿抽了抽,竟然挂掉了!

   这时候尸体中间冒出了一缕金色的神魂,神魂很淡,不注意看根本看不出来。不过温衡这会儿正无聊,他看得很真切,这缕神魂在游走的时候露出了风无痕的脸。

   温衡乐了,没想到这缕神魂竟然能显示原主的脸了?证明这缕神魂对原主而言挺重要的。一般分裂出来的神魂多了,才会出现脸面,若是普通的神识,是不会出现主人的面容的,只会带着一点原主的气息。

   金色,如果温衡记得没错,上界的等级划分中,天仙的神魂就是金色的了,仙君的神魂颜色更加明亮。看到这一抹金色,温衡微微一笑:你好啊,风仙君,就怕你不来。

   真是打不死的臭虫,没想到竟然还敢到温衡这边来监视他?真当温衡没脾气?

   温衡将这一抹神魂连同臭虫的尸体一起收起来了,可惜灵玉将来的另一半,九尾狐景清不在。若是景清在,就能顺着这一缕神魂找到风无痕本人。不过被温衡困住的神魂想要逃走还是有点难度的。困住这一缕神魂的可不是普通的东西,那是莲无殇留在这里的一团藕丝,藕丝结界只要束缚着东西,能逃脱的少之又少。

   温衡微笑着看着淡青色藕丝结界中□□西撞的神魂,想逃?温衡笑着和衣而卧,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以为飞仙楼是他家后院呢?今天有点晚了,明天再处理这只臭虫吧。

   被藕丝结界困住了,想要逃走,除非神魂的主人狠下心将这缕神魂给灭了。温衡灭了夜明珠,看起来臭虫像是自己不小心触到了结界被困住一样。

   温衡翻了个身,今晚风无痕应该要睡不着了吧?

   164

   第二天日上三竿,温衡醒了。狗子一脸哀怨的坐在温衡床边:“师尊,你睡得真好,我都进来三次了你都没醒。”温衡呵呵一笑:“这不是没什么事么,难得睡个懒觉。怎么了?”

   狗子道:“那两个仙君今天一早就走掉了,说是去执界仙尊的府邸去告状去了。”温衡点头:“哦,去就去呗。”狗子道:“我听他们说,你的孙子,叫卿如许的,犯了点事被执界仙尊叫过去问话了?你怎么不着急啊?”

   温衡一个翻身坐起来:“哎呀。”狗子问道:“师尊,怎么了?”温衡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发:“我把我孙子给忘记了。”

   温衡急急忙忙的走出门,正好看到手中捧着账本的谭天笑。谭天笑笑道:“师尊要去执界仙尊府邸?”温衡点头:“是啊,有要事要做。”

   谭天笑道:“是离恨界执界仙君卿如许的事情吧?”温衡惊了:“怎么什么都瞒不住你?”

   谭天笑道:“昨天师尊没对我们说,不过之前莲先生告诉我了,让我留意一下这方面的事。这几天我打听到了,卿如许只是被离陌仙尊提过来问几句话,这几天应该就能出去。不过卿家已经派人在执界仙尊府邸等着卿如许了,他出来应该会被他的家人接走。”

   闻言温衡愣了一下:“家人?”是哦,卿如许曾经对他说过,他的祖母快要一万八千岁大寿了。温衡那时候没多大的感觉,现在他反应过来了。如果说卿如许是他的孙子的话,他的祖母……岂不是也和自己有血缘关系?

   卿家,和自己有血缘关系!温衡猛然停下了脚步,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他接近了上辈子的自己。在他认下卿如许的时候,他就已经和卿家有了亲戚关系。

   温衡突然有点紧张了,这感觉说不上来。明明他来去自如惯了,突然间,他有了孙子,现在他孙子后面还有个大家族。

   谭天笑一看温衡的表情就知道他对卿家一无所知,谭天笑道:“师尊想要去见卿如许吗?我陪您去见见他。”温衡摆摆手:“不,不去了。”卿家有人在那边,他过去算什么呢?

   再说卿如许只要能从离陌仙尊那里平安出来,卿家接到他,他还能有什么危险呢?

   谭天笑说道:“卿家在无伤城是数一数二的世家,卿如许是这一辈的翘楚。卿家人素来低调,我到离伤界这么久,卿家的事情知之甚少。师尊若是有心想要和卿家结交,我会给师尊准备礼物,届时陪您一起去。”

   温衡笑道:“天笑你也太贴心了,不过我还没想好。先不管这么多了吧。对了天笑,景清去哪里了?”

   昨天在闲聊的时候,温衡得知和谭天笑他们在一起的人还有景清。谭天笑说道:“景清和灵玉两个,一个向着下界发展,一个向着上界走,昨日景清还传了符篆回来,说他到了承澜仙尊治下了。”

   温衡想了想:“能不能让景清回来一趟。”谭天笑一愣:“可是……出什么事了?”温衡老实的说道:“我,逮到了一只臭虫。”

   都说风无痕仙君来无影去无踪,居无定所神秘非凡。众人可能没想到,这么神秘的仙君会操控臭虫来监控人。温衡捅了捅藕丝结界,结界在桌子上圆润的滚了起来。狗子眼疾手快的接住了结界:“可不能乱滚,要是弄坏了他就溜掉了。”

   会操控臭虫监视温衡,能变出臭虫的海洋空投他,还能让人暗杀他……说风无痕是轩辕衡的朋友,谁都不会信。现在好不容易他自投罗网,若是能顺着这点神魂找到风无痕,那就再好不过了。

   谭天笑很快就给景清发了符篆,他对温衡说道:“师尊昨晚就捉到了,为何今早才说?”若是昨晚就告知谭天笑他们,说不定现在景清已经回来了。

   温衡笑笑:“我见你们昨日为了我的事情忙碌,心里已经很过意不去了,我想着等你们睡个好觉,睡醒了才能有精神做事。”谭天笑哭笑不得:“师尊,明明是你自己犯懒,不要说的这么冠冕堂皇。”温衡哼了一声:“孽徒,这都被你发现了。”

   景清没回来,谁都不敢打开藕丝结界,万一风无痕跑了,下次要想再捉住他就难了。

   温衡默默的瞪着结界,谭天笑叹道:“师尊莫非准备今日一整天都在这里和这只臭虫大眼瞪小眼?”温衡转头幽怨的说道:“不然呢?你们都忙自己的事情,没人陪我玩,我好寂寞。”

   谭天笑捂脸:“师尊你够了。”狗子在旁边摇头:“怎么办才好,昨天看到师尊觉得他是全世界最好的师尊,今天就巴不得他早点滚,这是我有毛病了吗?”谭天笑一本正经:“你没毛病,我也有同样的感觉。”

   温衡哼哼道:“孽徒。”

   谭天笑掏储物袋了:“师尊,给你十条灵矿,你出去转转吧。无伤城东方有个兰花谷,此时兰花盛放正当花期。”狗子在旁边泼冷水:“师弟,你确定师尊能赏花?”谭天笑道:“就算不赏花,过去闻闻味道也能平心静气。”

   温衡大方的拒绝了谭天笑的灵石,他说道:“别小看我,师尊我飞升到仙界,也是赚了点钱的。”狗子:“钱呢?”

   温衡道:“留在离恨界让你们卓师兄重建飞仙楼去了。”五百多条灵脉哪!巨款!温衡拽拽的表示他才看不上十条灵矿。

   谭天笑将藕丝结界收起来:“师尊,这个我先收着。”他收东西很稳妥,不会出事。要是放在温衡身上,说不定遇到个人给他掏了他都不知道。温衡也知道自己的习惯,他说道:“那行,你先收着吧。对了,谨言呢?”

   说起这个狗子的怨气就更大了:“谢家主和灵玉两个出去采购了。”狗子忍了又忍,最终没忍住:“你看看人家老祖,记忆没恢复就在帮忙做事,你再看看你。”

   温衡:“我也能帮忙的!”两个弟子默默的闭嘴,他们走到门口站好,对着门伸出了一只手:“恭送师尊,师尊玩的愉快。”

   温衡气呼呼的:“孽徒!”不就是在下界帮忙的时候用力过猛不小心适得其反了吗?至于到现在还防贼一样的防他?温衡提着讨饭棍走出了飞仙楼,走了两步又折回了。

   他对着谭天笑伸出手:“我想了想,我还是带点零钱,万一路上遇到什么麻烦说不定能帮上忙。”谭天笑笑着在温衡手心里面放下一个储物袋:“好,师尊走好。对了师尊,兰花谷那边的东西不要买,又贵又不好。”

   温衡头也不回的挥挥手:“知道了,忙去吧。”每次和弟子们在一起,他都是最没用的那个,他都习惯了。

   从飞仙楼出来,温衡抬头看了看无伤城的天空,天空湛蓝,上面飘着几朵瘦瘦的白云。微风吹拂在脸上,温衡神清气爽。无伤城是个好地方,在这里,他遇到了自己的徒儿,这是个不错的开始。

   温衡从储物袋里摸出一个蜜果子一边走一边啃,讨饭棍两片叶子扇扇,代表它的心情也不错。

   像温衡这样步行至兰花谷的人很多,走了没多久,温衡眼前一亮,他看到了一条河。此时正当枯水期,河中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石头,石头下有清澈的水流流过,这时候温衡才发现,不远处竟然有一片雪山。河中的水都是雪山融水,难怪如此清澈。

   水流流过淅淅沥沥作响,过了这条河,对面不远就是兰花谷。有很多仙人御剑从温衡的头顶而过,但是也有和温衡一样撩起了裤腿想淌过河水的。

   不远处一个慈祥的圆脸老者就和温衡有同样的想法,温衡看到他的时候,他一手提着靴子,一手撩起道袍,左脚尖浸在水流中龇牙咧嘴呢。温衡对他颔首,老者也笑着颔首:“这水,真刺激。”

   温衡学着老者的样子伸出了脚,果然,不用灵气护体确实刺激的头发都竖起来了。温衡对老者说:“老先生可以用灵气护体。”老者摆摆手:“哎?不成不成,灵气护体就不能感受这山川河流了。”

   老者有自己的一套理论:“仙人感悟天道飞升,可平时太依赖灵气反而忘记了自己的根本。我们本质上,都是人啊。要卸去自己的伪装,亲近自然感受自然,这样,方能领悟更加深刻的道义。”

   温衡受教:“原来如此!”老者招呼温衡:“年轻人到我这里来,我这里的水浅一点,好淌过去。”说着老者涉水向前,要不是他龇牙咧嘴一惊一乍的,温衡还真被他忽悠过去了。

   一会儿之后,水中出现了两个龇牙咧嘴一惊一乍的人,温衡哆嗦着:“好凉。”普通的冰山融雪怎会凉成这样?温衡觉得他脚下的不是水,简直是千年寒潭!

   老者竖起大拇指:“年轻人可以的,身体不错。哎嘿,你跟着老头子我的脚步走,准没错!回头啊,我就教给你一套我自创的心法,保证你过一次河,身体就强壮一点。”

   这时温衡听到御剑过去的人说道:“老疯子又在忽悠人了。”“能被忽悠到的都是傻子,这可是冰灵泉的融水,真不怕死。”

   温衡和老头四目相对,温衡挠挠脸颊,他……是不是被忽悠了?

   不过别说,站在融水中,温衡确实感受到了自然的真理。他抖着牙齿说道:“真冷啊……”老头子也白着脸哆嗦着:“是……呀……”

   灵气在身体中转了一圈,身体就回暖了。温衡和老头走到了河对岸,他们寻了一块大石头坐了上去。温衡给老者倒了一杯热茶:“老先生每天都来过河吗?”老者笑呵呵的:“哪有,平时不得闲,只能有空过来一趟。”

   老者慈祥的看着温衡:“年轻人看着面生,你刚到离伤界吧?第一次来这里吧?”温衡点头:“是啊。您怎么知道?”老者道:“哦,他们只要来过一次的,都不会趟水前进。”

   165

   老者指向不远处的绵延雪山:“看到这座雪山了吗?”温衡点头,这么大的雪山,看不到是瞎子。老者道:“这是我们离伤界最大的雪山,他有个好听的名字,叫无殇雪山。”

   温衡问道:“是无伤城的那个伤吗?”老者摇摇头:“不,另一个殇。”老者手中运起灵气在石头上写了一个字,温衡这时才惊觉,原来老者说的殇,和莲无殇的名字的一样。温衡笑眯了眼:“好名字。”

   老者笑道:“是啊,确实是个好名字。不过现在知道这个名字的少了,大家都直接叫他雪山,反正整个离伤界,只有一座雪山。”温衡点头:“只要能辨认就行,名字只是个称呼。”

   老者乐呵道:“就是这个理。这雪山深处,有一汪冰灵泉,冰灵泉是先天寒潭,里面虽然是水,可是水温比冰山还要寒冷。我们刚刚淌过的水啊,里面就混了冰灵泉的水。”

   温衡道:“这么寒冷的泉水,里面必定有先天灵宝,怎没人下去打探?”老者道:“怎会没人去?有人去了,然后到了冰灵泉里就会被冻死,久而久之就没人打那边的主意了。”

   温衡不在意的点头,听听就罢了,他没那个兴趣过去。好好的活着不好吗?为什么要过去送死?

   老者见温衡低头喝茶,他问道:“我见小年轻面善,你叫什么名字啊?”温衡拱手:“在下温衡。老先生尊姓大名?”老者乐呵呵的:“免贵,姓莫,行三,大家都叫我莫三。”

   温衡再一次行礼:“莫老先生。”莫三颔首:“老头子我家在不伤城,平日里家中就只有我一个,着实闷得慌。今日和温小友有缘,不知能否结伴游兰花谷?”

   温衡耳朵竖起来了,有当地人带领逛兰花谷?何乐而不为?温衡乐颠颠的:“求之不得。”

   两人喝了一点茶,吃了几个茶果子后便向着兰花谷出发。兰花谷地势狭长,谷中长满了兰花。据说有数千个品种的兰花,此时正当兰花绽放的季节,谷中人来人往热闹非凡。谷地顺着山势蔓延,在谷地中有几条木质的小道悬空架在兰花上空,走在上面犹如置身画中。

   美不美温衡欣赏不出来,香是真的香,这里的兰花品种多。有甜甜的奶香,有清冷的幽香,还有热烈的浓香。有些造型奇特的兰花前,还有不少仙人驻足观看,掏留影石的,临时作画的,吟诗作赋的,席地而坐对酒当歌的……温衡觉得不知道是人在看花,还是花在看人。

   莫三慢吞吞的向前走,温衡也不紧不慢的跟着。莫三是个很好的向导,而且对兰草很有研究,他给温衡指出了好几株据说别处没有的兰草。温衡眼拙,他觉得花都开得差不多,除了大小样子有点差别,其他的没什么区别啊。

   莫三面上的笑容慢慢的淡了,他复杂的看着温衡。温衡无奈的拱拱手:“莫老先生,温某是个粗人,不懂欣赏。”莫三叹了一口气:“对于爱花的人,这兰花谷是瑰宝之所,对于不爱花的,这里多名贵的花也只是一株会开花的草罢了。”

   是这个理,可是温衡总觉得莫三不开心。他想,一定是他不能给莫三及时的反馈,莫三有些失望了。不过那又如何,温衡不会勉强自己去应和自己不擅长的东西。

   莫三很快兴致就来了,他领着温衡继续向前走:“这前面啊,有个兰芳阁,有很多风雅的人士会在这里结交友人。你刚到离伤界,可以过去看看。”

   温衡不忍心辜负了莫三的好意,他便跟着莫三一路前进。别说,兰草真香,不开花的时候和野草差不多,可一开花,真香。虽然不像牡丹芍药那样大朵大朵的,也挺有风情的。

   幸亏温衡没说出来,他要是说出将兰草和牡丹相提并论的话,在场的好多修士能追着他打。竟然用牡丹这种艳俗的花朵来侮辱高洁的兰草!找打!

   温衡这么想不是没有道理的,他认识一个老凤凰,就爱颜色鲜艳花朵艳丽的花,越艳俗他越喜欢。凤渊曾经站在他刚刚开花的道木上放声高歌,温衡觉得,作为一株植物,他也是艳俗的植物之流啊!

   不远处松林掩映之间出现了一栋古朴的建筑,从温衡这个角度,能看到建筑上有人在晃动。转了几个弯之后,他看到了一个小小的湖泊,兰芳阁就建在湖泊旁边。

   兰芳阁有三层,方才温衡看到的那一层是第三层,在下面还有两层。兰芳阁前有一个临水的平台,好多修士会从无伤城飞来直接落在这里。兰芳阁楼左右的小道要比别处宽,上面有不少修士在摆摊。中传来钟鼓之声,不时还有修士的笑声传来。看起来挺热闹。

   莫三笑呵呵的说道:“喏,是不是很热闹?”温衡点头:“是啊,看起来好多人啊。”莫三道:“可不是,每年兰花绽放的季节,他们会选出兰花的花魁。有很多人会带着自己精心培养的兰草过来。”

   温衡问道:“过来卖的吗?”他这么问不是没有理由的,他看到摆摊的修士好多都是在卖兰草的,那些开着漂亮花朵的兰草被栽在精致的花盆里,造型优雅。也有的修士卖的据说是精心培育的兰草幼苗,不过上面没有开花。

   莫三笑到:“外面这些就是卖了赚点花用,里面的兰草,有钱也买不到。”温衡挠挠脸颊,他没钱,也不想买。

   路过小摊的时候,不少修士都在兜售自己的兰草:“当年开花的兰草啊,只要一个灵矿。”别闹了好么,一个灵矿死贵死贵了,而且还不开花,鬼才买啊!

   温衡这么笃定的告诉自己,他可是受过弟子们教育的师尊,怎么会随便买东西呢?然后下一刻他就蹲在一个小摊子前面了:“五个灵石卖不卖?”作为一个好师尊,砍价是必修课。

   卖灵草的修士涨红了脸,咻的一下拔出了剑:“你竟敢羞辱我!竟然拿灵石来买我的兰草!”温衡吓得转身就跑,灵石怎么了?灵石也是好东西好不好,在下界灵石可宝贝了!下界的普通人还在用铜板银子和金子在购物,灵石已经很高端了好么?他就希望有一天自己能有花不完的灵石。

   温衡擦擦汗:“不卖就不卖,这么凶干嘛?”莫三才旁边乐了:“他不是不卖,而是你给的价太低了。”温衡一本正经:“他的兰草看着只是很普通的兰草,五个灵石足够了啊。”

   莫三笑道:“倒是真有修士去山中挖兰草来卖,只不过品相都不是很好。”温衡想了想:“算了,大不了我等下去挖一株,带回去当纪念品。”这厮有走到哪里买纪念品的坏习惯,所以谭天笑他们才关照他不要乱买。

   莫三提议道:“那你还不如现在去挖,说不定运气好挖了一株旷世奇兰回来,还能碰个花魁回去。”温衡头摇成了拨浪鼓:“不可能不可能,我又不认识兰花。到时候路边随便捡一株带回去就行了。”

   莫三叹道:“也是,这无殇雪山下的森林中要是有品相好的兰花,早早就被人看上了,哪里能轮得到你。”温衡放松的说道:“是啊是啊。”他想要的也就是一株纪念品,能养活,能开花就行。不过他觉得,他挖回去,最终还是丢给弟子们。就他这种性子,养啥啥不行。

   说话间,莫三引着温衡进了兰芳阁,兰芳阁入眼都是人,兰花被摆在结界中放在展台上一字排开,好多神识都在围观这些千姿百态的兰花。

   温衡百无聊赖的看了看,以他的眼光,没看出什么区别。倒是莫三看的津津有味的,温衡便找了个窗户靠着看风景。温衡开始想莲无殇了,若是无殇在这里,他一定很会欣赏兰花,说不定还能分出个好坏。无殇什么时候才能突破?

   这时温衡嗅到了一股清幽的兰香,在兰芳阁里闻到兰花的香味不足为奇,可是温衡却觉得那兰花香不是从室内传来的,而是从室外传来的。他探出脑袋看了看,只见他脚下的兰芳阁邻水而建,从他的角度看,看不到什么东西。

   这时候一条游鱼搅乱了水波,温衡看到水波的倒影碎了,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他神识往下一探,乐了。

   什么叫灯下黑,这就叫灯下黑。谁会想到兰芳阁临水的木质横梁上竟然长着一枝兰草?温衡看了看,这枝兰草长在兰芳阁柱子内侧,贴着温衡站着的地面延伸。它不大,从叶子到根只有一丈长,和里面那些体态修长的兰草相比,它矮墩墩的,挺可爱。

   它有两株一芽,只有十片小叶子,可是却顽强的顶了一朵花在上面!温衡都想给它鼓掌,在这么一个犄角旮旯里面,它竟然长得这么好。决定了,就是它了,温衡要把它作为这次的纪念品带回去,交给弟子当礼物!

   灵气一转,温衡就将这株兰草小心翼翼又无情的从脚下的缝隙中抠了出来。拿出来之后,他才看清了这朵花的样子。小小的兰草叶片呈现圆形,上面开着一朵绿油油的话,里面的花心有些淡黄色,花瓣像莲花瓣一样,能看到整齐的经络。

   温衡捧着这株兰草乐颠颠的去找莫三:“莫老先生,我找到了一株兰花,你看哪里有卖花盆的?”莫三闻言回头一看,就看到温衡手心中的这株兰花,莫三当场就傻眼了:“莲……莲瓣素心兰!”

   莫三这话一说出口,旁边就有人围了过来,他们细细的看着温衡手心中的兰花,一个个的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真是莲瓣素心兰!卿二爷一定会喜欢,去通知卿二爷!”温衡一脸懵逼,怎么,这个兰花很珍贵吗?还有,卿二爷是谁?

   莫三面色一变,他连忙拉着温衡就向外走:“走走走,我们赶紧走。”温衡纳闷的问道:“不看兰花展了吗?”莫三道:“不走的话,这花就不是你的了。”

   莫三他们刚跨出兰芳阁的门槛,突然有三道身形落在温衡他们面前,为首的是一个男生女相的男人,这男人体态有些阴柔,说他是女人可能又有人信。男人身后的两个修士倒是孔武有力的样子,莫三后退一步:“卿二爷。”

   卿二爷掩口一笑:“哟,你竟然认识我?我怎没见过你?还有,这位道友,你是谁呀?”卿二爷伸出兰花指点了点温衡的胸口:“这兰花,归我好不好呀?”

   温衡笑了:“你要这兰花啊?”卿二爷风骚的挑起温衡的下巴:“我啊,不光要这兰花,连你,我也想要啊。”

   作者有话要说:温衡:突然想起来,我能开出艳俗的花,所以我是大家定义的——妖艳贱货。

   弟子们:师尊,你能有点自知之明不?

   老温的烂桃花又来了,只不过,这次的更狗血,提醒一下,这人姓卿。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