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第六十四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139

   莲无殇说道:“方才我已经确认了小洞天中的白雾能吸取人的神魂, 人在白雾中会迷失方向。现在看看白雾中的阵法是如何运转的。”莲无殇面前的阵法中, 出现了一条红色的线条,线条在天空中缓慢的前进着, 没一会儿红色的线条在阵法中突然消失了。与此同时,山洞外传来了扑簌簌的声音, 众人定睛一看,只见白玉小鸟慢慢的扑腾着翅膀飞进来了。

   小鸟一进山洞, 就笔直的落在了山洞靠墙的地上团成了一团。黑色的豆眼了无生机, 它也不动弹了。

   莲无殇指着阵法上红线断裂的地方说道:“我们大概被困在这里。”众人定睛看去, 只见这是一处比较高的山峦,山峦中间细两头粗,看起来像是一个尖嘴葫芦。这个山峦在小洞天的中心位置, 莲无殇道:“看来这里就是混元小洞天的阵眼所在了。”

   他们被困在了阵眼中, 若是不破除术法, 就会像鬼打墙一样只能在原地打转,再也没法出去。

   不过莲无殇确定了位置,接下来就很好办了。他在袖管中掏了掏, 结果掏出了一打的白玉小鸟。他对温衡说道:“小鸟呢?拿出来。”温衡也掏了掏,这对夫夫掏了一地的鸟出来。

   温衡怀念的说道:“在御灵界的那些年, 就靠着这群小可爱每天传信啊。”莲无殇也想到了这点:“是啊,那些年跑坏了不少小鸟。”两人站在小鸟前面相视一笑甜蜜和幸福围绕在他们周围。

   高靖之嘴角抽抽:“啊,有道侣了不起啊,有什么了不起的。”卿如许认真的说道:“有心心相印的道侣,确实了不起。”他现在越发觉得, 温衡和莲无殇在一起很般配,无论哪个,都是他无法肖想的存在。

   莲无殇对着一群小鸟使了个术法,顿时山洞中一片鸟鸣声,小鸟们啾啾叫着冲出了山洞。没一会儿,莲无殇拓印的阵法中出现了无数条蜿蜒的红线。

   小鸟们飞进来又飞出去,半日之后,最后一只小鸟飞了进来落到了地上。莲无殇看着拓印阵法中小鸟们飞行后形成的阵法痕迹笑了:“成了。”

   拓印阵法中,出现了一个花纹繁复的阵法,阵法八边形,看起来又庄严又肃穆。莲无殇道:“这个阵法我没见过,不过可以试着解一解。”做难题是每个学霸们都喜欢干的事,莲无殇燃起了斗志,温衡只能在旁边默默的搞辅助:“来,先喝完莲子羹再做题。”

   莲无殇拿着一支荷梗在山洞中推演了数个时辰,其间高靖之不解的问道:“既然小鸟能出去,我们也出去就行了啊,我们手中有混元果,一路啃着就行了。”

   卿如许替莲无殇解答了这个问题:“人和鸟不一样,阵法可以衍化,我们的神魂只有一条,不能用人的神魂冒险。莲先生先找出阵法这点是对的,若是阵法不解,我们出去了只会被困在阵法中。”

   高靖之更加不解了:“那我们干脆就在这里等啊,反正十几天之后,混元小洞天又会开了,到时候白雾散了,我们再出去不是一样么?”卿如许淡淡问道:“靖之,混元小洞天你比较熟,你在没有白雾的时候见到过我们现在被困的这座山吗?”

   高靖之看了看之后摇摇头:“没见过,形状这么奇特的山,若是见过一定忘不了。我记得混元小洞天这个位置,是个湖泊。”卿如许道:“这就是阵法的奥妙之处,有些阵法触发的时候需要达成一定的条件。就比如,这座山,需要在大雾中才能出现。一旦白雾消失了,它也就消失了。到时候我们想要回到来时的地方,就困难了。”

   温衡问邵宁:“老邵你听懂了吗?”邵宁老实的交代:“好像听懂了,又好像没听懂,你知道的,我对术法没什么研究。”卓不凡扭过头去笑了,他的这两个师尊太率真了。

   孟婆惆怅的迈着小短腿:“奈何桥肯定排了长队了,最近投胎的人可多了。也不知道马面他们有没有帮我熬汤,他们最近也很忙,说不定都没空回幽冥界。阎君要是知道我被困在这里一定会大发雷霆,我回去之后要被骂了。”

   温衡听到孟婆的碎碎念,就插嘴问了:“孟姑娘,最近幽冥界还好吗?阎君和鬼帝他们都还好吗?”虽然他刚见过萧厉不久,不过不知道萧厉有没有回幽冥界,他可能会去一趟回春洲祭拜族人。

   孟婆道:“大家都挺好的,就是比较忙,你走了之后,就多了好几个世界的人来轮回,每天排队投胎的人,从奈何桥排几十里。幽冥界现在的香火很足,不过大家过惯了苦日子,现在反而舍不得浪费了。”

   “最近鬼帝们都忙得不见影子,阎君出去过几次,后来有一次匆匆忙忙的回来叫上杨云鬼帝出去了。后来听杨云鬼帝说,他见到你了,说你干了一件不得了的事。你把九霄界给拱翻了。”

   高靖之和卿如许一个满脸震惊,一个面色沉静,他们听到了不得了的消息!卿如许倒是淡定了:“慎言。”从他看到温衡的那一眼开始,他就知道温衡这人绝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么无害。一路上的所见所闻更加让他确定了,温衡这群人各个身怀绝技,没事不要招惹他们。

   卿如许对高靖之道:“不管听到什么,都不要说出去,出去之后,就当这里什么都没发生。”

   不等高靖之表态,孟婆就说道:“这有什么难的,出去之后一人灌一碗孟婆汤,保证什么都忘光。”明明顶着可爱的小鸟的身体,孟婆说话真可怕啊。高靖之当下就觉得这只小鸟一点都不可爱了。

   卓不凡不知道温衡他们做了这么多事,他正兴致勃勃的拉着邵宁让邵宁说温老祖的丰功伟绩呢。邵宁老实的说道:“温老祖拱翻九霄界的时候,我不在,我是在九坤界遇到你温老祖的,那时候,他正在被谢家的老祖谢谨言追杀。”

   卓不凡傻眼了:“谁?”邵宁道:“谢谨言,灵玉的高祖。”卓不凡:???半晌之后卓不凡幽幽吐出一口气:“灵玉要是看到他高祖,一定很开心。”

   莲无殇手中的阵法一闪而过,他放下了手中推演的荷梗松了一口气:“成了。不过想要解除整个小洞天的阵法有点难,只能做一个临时的阵法,能让我们避开白雾的侵蚀走小洞天原本的路出去。”

   能做到这步已经很伟大了!温衡都忍不住要给莲无殇欢呼。莲无殇道:“让我准备一下,我们稍后出发。”这时候卿如许上前:“莲先生,我来帮你吧?”莲无殇颔首:“有劳。”

   温衡又陷入了自卑情绪无法自拔:“我……帮不了无殇,我是个废物。”他一看到书就忍不住犯困,在阵法上面,他真的尽力了。邵宁同情的拍怕温衡的肩膀:“老温,别想了,笨不是你的错。任谁在土里躺了上万年,都好不了。”

   高靖之瑟瑟发抖了,他究竟遇到了什么人啊,为什么他们说的话听起来这么可怕?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在卿如许和莲无殇的携手下,每个人身上都挂上了一个晶莹的玉佩,玉佩上刻着阵法。只要走出山洞,阵法就会起作用抵消小洞天的阵法。

   温衡伸出了树根一个个的系在这群人的腰上,卿如许看了看腰上的树根,他对着温衡拱拱手:“多谢温道友。”温衡笑了笑,按道理说卿如许原本可以不淌这趟浑水,他一个执界仙君,就算不跟着温衡他们来,也没人会说他什么。可是他不但来了,一路上还多加照拂。为了温衡他们,他自己的小舟都被海兽拱坏了。

   卿如许一开始是对莲无殇有想法,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莲无殇这么好的人,喜欢他的必定不止一个。卿如许是个君子,他对温衡他们伸出了援手,温衡他们也会善待他。

   温衡笑着丢给卿如许几个混元果:“要是觉得头晕,就吃几个。”卿如许拱拱手,珍重的将混元果放到了袖子中。高靖之委屈的问温衡:“我的呢?我也想要混元果。”温衡揣着手笑道:“你玉盒里面有啊。”高靖之扁扁嘴:“切,双标。”

   一群人走出了山洞,眼前一片白雾茫茫。温衡在前面打头阵:“哇,好大的雾,分不出方向了。”他周围出现了一道淡青色的灵光,仔细一看,灵光将他的身躯团团围住,灵光发出的地方便是温衡腰间的玉佩。

   莲无殇道:“向前走就是了,眼前可能会出现幻像,只要闭着眼睛走,就不会被迷惑。”温衡果真放心大胆的闭上了眼睛,他还伸出了空闲的那只手牵住了莲无殇:“我闭上了。”

   卓不凡感叹道:“不管什么时候看到温老祖和莲先生,他们都是这么的恩爱。真羡慕啊。”邵宁哼哼道:“羡慕你也找一个,聘礼我会给你准备好的,加油徒儿,看好你。”

   卓不凡哭笑不得:“师尊,您说笑了。”邵宁到现在都没和神剑门掌门八字有一撇,他们这群人哪敢先行?啊,不对,小师弟谢灵玉有个很不错的交往对象呢!卓不凡握着归云剑在盘算着:“嗯,看来要和天笑狗子他们多聊聊,多赚点钱好下聘了。”

   高靖之无语道:“为什么这群人一点都不紧张呢?”秀恩爱的,开玩笑的,满脑子都想着为宗门添砖加瓦做贡献的。他再一次感叹道:“都是什么人哪。”

   140

   离开山洞之后数十里,温衡回头一看,不知道是不是阵法的关系,他看清了困着他们的那个葫芦一样的山。

   孟婆站在温衡的肩头看着这座葫芦形状的山道:“这么一看,这里确实是桃止山,温道友你看,困住我们的这个山像是鬼帝的宝葫芦。”孟婆回忆道:“曾经鬼帝说过,他的宝葫芦的形状和桃止山的一座山很像,他在一众宝器中一眼就相中了宝葫芦。桃止山在这里,鬼帝也不知道在哪里。”

   温衡安慰道:“没事的,说不定过一段时间,蔡郁垒鬼帝就回来了。”孟婆舒了一口气:“温道友说的一定会成真,蔡郁垒鬼帝是所有鬼帝中最随和的一个,温道友若是见到他,一定相谈甚欢。”

   哦?所有鬼帝中最随和的一个?他觉得赵文和就已经够随和的了,看来这个蔡郁垒非常的好说话啊。

   说话间,一群人走过混元谷地。正当混元果成熟的时刻。孟婆唏嘘不已:“往常在烟海上,我只能捡到成熟的红果,却不知这些果子长成这样。”

   说起这个,众人来了兴致,温衡一边收着混元果一边问孟婆:“我在幽冥界的时候,看到你在烟海上捞东西,捞的应该就是混元果了吧?”孟婆点头:“是啊,红果成熟之后会浮在烟海上,若是不及时采摘,就会沉到烟海中去。”

   “说起来,孟婆汤也是蔡鬼帝教我熬的,红果入孟婆汤也是他教我的。”孟婆怀念的说道,“蔡鬼帝是幽冥界最好的鬼帝啊。”

   莲无殇突然对温衡说道:“白泽给的白泽书在你身上吗?稍后让我看看。”温衡点点头:“在的。”无殇为什么会说这个?

   高靖之在众人身后幽幽的说道:“还有白泽?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哪。”温衡和莲无殇对视一眼:“等下还是灌他一碗孟婆汤吧。”这厮问题太多了,以防万一。高靖之连忙求饶:“我错了,我再也不问了!”

   在阵法的加持下,混元谷地中的白雾根本就奈何不了众人。莲无殇手中微缩的阵法一阵在闪动,在众人听到一片水流声的时候,众人眼前一亮。他们终于走出了混元谷地的白雾笼罩的区域。

   站在混元谷地外看着里面的白雾,众人纷纷松了一口气:“可算出来了。”高靖之没什么形象的瘫坐在地上:“小命差点就交代在里面了。”卿如许看着洁白的雾气心中有疑问:“虽然走了一遭小洞天,可是到现在为止我依然不清楚小洞天究竟为何物。”

   只知道里面有阵法,有混元果,还知道这里是桃止山。

   莲无殇在哗哗哗的翻白泽书,他翻看了一会儿之后无奈的瞅了瞅温衡。温衡被看的一脸蒙圈:“咋啦无殇?”莲无殇道:“白泽给你的书里面说的明明白白,可是你竟然没看。”莲无殇无奈了一会儿之后也不责怪温衡了:“不过也不能怪你,我也是刚想出来。”

   邵宁连忙凑过去:“说什么了?”

   莲无殇翻开白泽书指向幽冥篇,其中有一篇专门记载了桃止山。上面写着:桃止山盛产混元果,混元果又名红果,可入药可食用,混元果树生于阴阳交界处,果树成长时需要生界光照,成熟时需要死界雾气。

   “桃止山正好满足这一条件,桃止山半月在仙界半月在幽冥界。根据白泽书上记载,桃止山被称为鬼门关,处于生死交接的地带。当桃止山处于幽冥界时会被幽冥界的雾气笼罩,当处于仙界时,就一切正常。”这简直是栽种混元果的天选之地啊!

   高靖之恍然大悟:“难怪小洞天关闭的时候进去的人都出不来,原来他们进入了幽冥!”这时候他才汗毛倒竖:“哎呀娘呀,我以后再也不敢闭关之后来了。太吓人了!”

   孟婆蹲在温衡的肩膀上,她闷闷的说道:“温道友,我没带孟婆汤出来。”亏她一直喊着要给高靖之灌孟婆汤,结果出来了才发现,她被温衡拖下来的时候装备都没带。她想了想:“要不,让他们喝一口我送你的那种汤吧,以绝后患。”

   高靖之骂道:“你这人怎么这么狠呢?我得罪你了吗?你竟然要我们的命!”孟婆转过头幽幽的盯着高靖之:“活人的嘴骗人的鬼,你们要是将小洞天中发生的事情泄露出去,整个幽冥界都要倒霉,我才不会相信你们的话。”

   温衡笑道:“孟姑娘你还没告诉我,你给我的那种汤羹到底有什么用。”孟婆道:“这不是有现成的机会,试试就知道了。让他们两个喝一口,你就知道了。”

   高靖之噗通一下就跪在地上,他面色苍白的发誓:“我高靖之愿意以神魂起誓,绝不把小洞天发生的事情说出去。”这群人太可怕了,高靖之觉得他现在只能哀求,要是真打起来,他一个仙君,可能不是他们这里任何一个人的对手。

   卿如许就淡定很多:“若是害怕我们说出去,我们愿意发神魂誓言。若是这样还不能让大家满意,那你们动手吧。”卿如许道:“我虽实力不如你们,可也是铮铮男儿,坐以待毙不是我的风格。”

   温衡打圆场道:“我们没有这个意思,卿道友你们误会了。”卿如许愿意为了莲无殇他们以身涉险,一路上也极有君子之风,温衡觉得他可以信赖。至于高靖之,高靖之让他发个誓言就行了。

   孟婆欲言又止:“温道友,防人之心不可无,若是他们真说出去了……”温衡笑道:“说就说吧,嘴长在别人身上,我能堵得上一张嘴,还能堵得住天下人的嘴?”

   莲无殇看了看卿如许:“我信任卿如许。”

   高靖之泪流满面,合着大家不信任的只有他一人啊。高靖之有苦说不出,他举着三根指头发誓:“我,高靖之以道心起誓,若是将小洞天发生的事情说出去,就道心崩坏不得好死。”说完这话之后,高靖之觉得自己的紫府中多出了一条金灿灿的链条,他苦笑着:“神魂誓言果真不能乱发。”

   他哪里知道,他现在正对着天道发誓哪,天道顺手就赏了他一根锁链,以后说话的时候可要掂量掂量了。

   孟婆摇摇头:“温道友,你们真是……”太天真了。不过这样的温道友才会和其他人不一样,聚集在他身边的人也不像一般人那样满是心眼尔虞我诈。孟婆这双眼睛看人也准,她拍拍翅膀:“希望好人有好报。”

   来的时候,众人是跟着高靖之走的小路 ,回去的时候,莲无殇倒是带着大家走了大道。当一群人从山壁中间穿出来后,浩渺的混沌海映入眼帘,卓不凡这时候才有了活过来的感觉。

   邵宁检查了搁浅在泊岸上面的小舟,他头痛的摇摇头:“不行,都坏了。”就算打上重重结界都没办法带着他们横渡混沌海。

   邵宁对温衡说道:“老温,你看你是烧香召唤谁,还是看看能不能召唤来几条海兽?”

   卿如许道:“这倒不用,我已经给无恨城的部下发了消息,他们会派小舟来接我们。”那就再好不过了,有人来接再好不过。

   可该点的香还是要点的,温衡看了看肩膀上面垂头丧气的孟婆:“等下我会跟萧厉解释,你不要担心。”孟婆叹了一口气:“我不是说这个,我一想到好不容易见到温道友和你的朋友们就匆匆忙忙的要分开了,我心里难受。”

   孟婆抬起头看着莲无殇:“莲先生比留影石中录下的还要好,剑仙温柔和善,我……还想和你们在一起。”可是人鬼殊途,孟婆不回去不行啊,她不回去没人熬孟婆汤啊!

   混沌海上很快就出现了一个小点,摇着船桨的萧厉全身都笼罩在黑气中,俊秀的少年脸色铁青:“轩辕衡!”温衡讪讪的笑着:“嗨,又见面了……”

   萧厉握紧了拳头:“你能耐,竟然把我的部下给拖到生者的世界来了。”萧厉眼睛一瞪,孟婆怂得像个鹌鹑一句话都不敢说。温衡给萧厉顺毛:“别这样么,大家朋友一场,我这不是突发情况么。”

   萧厉没好气的说道:“我觉得,我们幽冥界应该派出专员护送你一路到一重天,你看看,短短几天的功夫,你召唤了我几次?你是不是觉得谁都和你一样没事做?”

   温衡被萧厉训的头都不敢抬:“我的错我的错,你消消气,气坏了身子不值当。”萧厉吼道:“我这是义骸!气不坏!”

   邵宁他们在旁边幸灾乐祸:“嘿嘿,老温又被骂了。”卿如许面色古怪:“剑仙,方才这位少年是不是喊温道友为……轩辕衡?”轩辕,是天界尊贵的姓氏,卿如许不才,和轩辕家还有点沾亲带故。

   邵宁笑了笑:“等下你问老温吧,这事我不好说。”

   高靖之咋舌:“来的少年也是幽冥界的人吗?好强大的气势!这么强大的力量,比我们的仙尊都厉害。”他越发笃定了,温衡这群人,各个深藏不露,他只能紧闭嘴巴。啊,憋着的滋味好难受,可是只要他动了想要找人一说的念头,他脑海中的枷锁就勒住了他的神魂。

   萧厉发了一通飚就将怒火转移到孟婆身上:“你也是,摘个红果都能出这事。”孟婆蹲在温衡肩上承受着阎君的狂风暴雨,她小声的转移话题:“阎君,这里是桃止山,是蔡郁垒鬼帝的治下,您知道这事吗?”

   萧厉的怒火一下就止住了,他看着温衡的双眼:“我知道这里是桃止山。”温衡想起来他离开幽冥界的时候萧厉对他说的那些话,萧厉说,如果他去上界看到蔡郁垒的话,通知他回来。可温衡这次只找到了桃止山,并没看到东方鬼帝。

   萧厉神色复杂的叹了一口气:“你,多保重。”温衡弱弱的问道:“老萧,不留下来吃个饭吗?今晚吃火锅呀。”萧厉没好气的瞪了温衡一眼:“就不能给你好脸色。”一脸傻笑的温衡:“别这么说呀,我这不是看到你开心吗。”

   萧厉哼了一声,他目光严厉的看向不认识的三人。温衡连忙说道:“这是我和老邵的徒儿卓不凡,不凡,这是你萧师叔。”卓不凡老实的行礼:“晚辈见过萧师叔。”

   萧厉的面色变了几变,他在身上摸了两把,然后摸出了一块黑色的石头出来。他走到卓不凡面前,温衡忍不住想笑,萧厉这身高也就到卓不凡的胸口吧。萧厉抬头看向卓不凡:“好孩子,一副好剑骨。这是泰山石,加入到灵剑中能让灵剑更加坚韧。”

   141

   卓不凡双手接过泰山石规规矩矩的对萧厉行礼:“多谢萧师叔。”

   邵宁给温衡传音:“阎君怎么突然就慈爱了?”温衡揣度道:“可能是从来没被人叫过师叔激动了吧?”

   萧厉鼓励的拍拍卓不凡的肩膀后又一脸严肃的站到了温衡面前:“好了,我该回去了。”温衡摆摆手,他觉得,不久的将来,他还是会看到萧厉的。萧厉就是劳碌命,碰到温衡只能认栽。

   萧厉带着孟婆上了小舟,孟婆挥着小翅膀:“温道友,莲先生,剑仙,后会有期!!”温衡他们拱拱手:“后会有期——”

   小舟在混沌海上荡开,没几下就跑的没影子了。温衡突然想起一件事:“哎?萧厉是不是傻?小洞天现在不是处在幽冥界之下吗?他为什么不直接从这里走?”邵宁幽幽的说道:“可能是和你在一起时间长了,他忘记了。”

   趁着接大家的小舟还没来,一群人坐在泊岸上,正如温衡所说的,他准备煮火锅。温衡和邵宁正在准备食材,两人还指挥卓不凡去浅海里面摸海鲜。

   卿如许面色犹豫的走到了温衡面前,他细细的看了看温衡的眉眼。温衡:???被卿如许看的都不好意思了,他又不是什么绝世美人,被卿如许这么看着,会害羞的。厚脸皮的温衡笑道:“卿道友找我有什么事吗?”

   卿如许犹豫了半天:“这些天和温道友相处,我知道温道友身上有秘密。你们上能去一重天,下能通幽冥,我想问一声……温道友,您是不是天界的前任太子轩辕衡?”

   温衡面色平静的看了看卿如许:“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卿如许道:“我就是想问问,如果您是轩辕衡,您应该是我的长辈。”温衡:!!!

   温衡傻眼了:“什么??”卿如许道:“前太子轩辕衡与我的祖母是表兄妹。”温衡一下就蒙圈了,他喊了一声:“无殇,无殇你过来一下。”他需要支援。

   莲无殇走过来的时候只见温衡表情很迷茫,他双眼看着卿如许却在对自己说话:“无殇,卿道友说,我和他的母亲,是表兄妹。快帮我理一下。”

   前太子轩辕衡,母亲姓卿来着,这里面弯弯绕绕太多了,温衡左耳进右耳出。莲无殇听了一会儿之后用最简单的话帮温衡理顺了他和卿如许的关系:“简单点说,卿如许是你的姨母的孩子的孩子的孩子。该叫你舅公。”

   邵宁在旁边鼓掌:“恭喜老温,还捡到个孙子!”温衡还傻着呢,他上下左右的打量卿如许:“我……孙子?”虽然不是直系的,旁系的孙子也是孙子!

   卿如许拱拱手:“舅公。”温衡被卿如许一句舅公给震在原地,他半晌都没回过身来。要不是莲无殇叫他,他还要恍惚很大一会儿。

   温衡坐在石头上怀疑人生:“我,一个旱魃,飞升到上界只是想看看上界的风景,然后我竟然有了孙子……无殇,我怎么觉得这么难以置信呢?”飞升上来之后,他看到了灵玉的高祖,见到了白棉花他们的祖宗,没想到,自己竟然成了别人的祖先!温衡整个人都是恍惚的:“这么说,我在上界,还有亲人?”

   莲无殇说道:“当然有,你弟弟还是天帝。”温衡茫然的摆摆手:“不,那不一样。”他对那个弟弟,一点印象都没有。他只知道轩辕律阴死了他,虽然没见到轩辕律,温衡对他的印象已经差到了谷地。可是卿如许不一样啊,卿如许他温和帅气,就连相貌都和自己有几分相似。

   温衡偷偷的瞄了瞄卿如许,他怎么觉得不敢正视卿如许了呢?

   “你不要有负担,你就把卿如许当成玄天宗你的徒子徒孙。”说真的,上界有亲人又能如何?那些年温衡在泥里挣扎的时候,这些人可是一个都没出面。温衡自然也知道这点,他笑道:“这些年,我有你,有弟子们,有老邵和灵犀他们,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可我已经把你们当成了亲人。我只是没习惯。”

   他看到过沈柔被自己的家族坑,看到狗子为了自己的家人苦恼,没想到,他竟然也经历了一次。

   邵宁对卿如许的态度一下就变了,曾经面对卿如许,他笑称仙君,现在面对卿如许,邵宁已经默认卿如许是他孙子了。邵宁笑道:“如许,你舅公是没反应过来,你看好了,等一会儿他反应过来了,一定开心极了。”

   卿如许神色复杂:“在我幼时,家族中长辈就对我说,要我以舅公为榜样,做个清风明月一样的仙人。可是不管我怎么努力,在长辈们口中都不及舅公万分之一。”

   邵宁了然:“结果看到老温之后,你幻灭了吧?觉得想象中的舅公一下就不一样了对吧?”卿如许点点头又摇摇头:“我只在史书中看到过舅公的英雄事迹,他舌战群儒匡扶弱小性情仁厚。如今一见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高靖之嘿嘿笑了:“这就是偶像在眼前幻灭的感觉啊。”卿如许侧头看了看温衡,随即他又笑了:“现在的舅公虽然有点笨笨的,可是却更加鲜活了。让我觉得一伸手就能触碰到他。”

   卿如许一伸手,果真摸到了温衡的大腿。温衡缓冲过来之后乐颠颠的过来认孙子了:“如许啊,乖孙。来来,让舅公看看,哎呀,这孩子长得真好,我们老温家的基因真不错!”邵宁黑线:“老温,你冷静点,你姓温,人家姓卿。而且你们还不是嫡亲的。”都隔代了。

   温衡温柔的摸摸卿如许的头发:“以后谢谨言和白芝麻他们显摆自己的小辈的时候,我也有小辈可以显摆了!瞧瞧,这是我的孙子!”完全没听到邵宁说话的温衡乐颠颠的打开了自己的储物袋:“来来,喜欢什么自己拿。”

   卿如许恭敬的跪在地上,温衡一愣赶紧扶他起来:“怎么了这是?怎么还跪下了?”卿如许坚定的对着温衡磕了三个头:“礼不可废。”

   温衡对邵宁传音:“这孩子有点死心眼。”邵宁道:“读书读多了都是这样的。”

   卿如许磕完头之后才站起来:“舅公。”温衡被这一声舅公叫的心酸:“乖孩子,你还愿意认我这个舅公哪。”换了一般人,知道温衡现在的身份早就跑的远远的了,他现在不是天帝,不能给卿家带来荣耀。可卿如许却主动的认了温衡,这让温衡对他从未谋面的母家有了一点好印象。

   卿如许道:“之前不知道舅公身份,如许做了很多冒犯舅公的事,还请舅公原谅如许。”温衡拍拍卿如许的肩膀:“别这么见外,你还是把我当温衡就好。”

   说完这句话之后,温衡觉得自己就是贱的,玄天宗的时候总是嘀咕弟子们对自己太不客气了,没想到现在有人尊敬他了,他又全身不舒服了。

   卓不凡背着一储物袋的大扇贝和螃蟹回来了,一回来看到泊岸上的前辈们表情诡异,他纳闷的问道:“师尊,这是怎么了?”等卓不凡知道事情的始末之后,卓不凡都惊呆了,他幽幽的说道:“所以说……我们又多了一个小辈啦?”

   卿如许不知道为什么认完温衡之后会变成现在这幅模样,邵宁拍着肩膀叫他孙子也就算了,卓不凡都拍着他的肩膀叫自己侄儿。卿如许觉得自己成了公用的了。

   不过这没有什么不好的,这群人对自己赤诚,并没有因为自己是执界仙君的身份就对自己有什么想法。卿如许在离恨界见过不少捧高踩低的,和温衡他们出发到现在,他有了一种和这群人终于靠近的感觉了。在此之前,这群人对自己也不错,可是总带着一点疏离,现在,那点疏离感已经不见了。

   吃火锅的时候感觉更明显了,温衡烫好了肉先夹给莲无殇,再夹给卿如许。就连莲无殇,都给卿如许夹了一块菜。卿如许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他从没想到他和莲先生关系一下突破到这种地步——他成了莲无殇的孙子。有点想哭,这是怎么回事呢?

   如果之前有人对卿如许说你将来会给人当孙子啊,卿如许会冷笑一声嗤之以鼻。结果现在卿如许捧着大碗又想哭又想笑,他这个公用的小辈好像挺受欢迎的。

   被冷落的高靖之咬着白萝卜:“切,当孙子了不起啊,切!”他也想当孙子,他也想让莲先生给他夹菜吃。

   卿如许到泊岸的时候就给部下发了消息,最快的小舟也要明天再能到,今晚一群人只能住在泊岸上了。这时候卿如许和高靖之看到了温衡他们的装备——小板车!

   卿如许看着外表破破烂烂的小板车动容道:“这就是舅公在下界用的法器吗?”温衡杵着讨饭棍:“不,法器在这里,你看到的是我们的移动行宫。乖,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房间,快进去看看。”

   卿如许走到了房间中,看到了来自舅公的关爱,这是一个明黄色的房间,无论是地板上天花板上窗帘上还是被套上,都是嫩黄色的小鸡崽子。卿如许的表情一下就僵硬了,舅公的审美和他好像不在一条线上啊。

   温衡热情的掏出了一个毛绒枕头放到了床上:“这以后就是你的房间了。好好休息,乖孙!对了,怕你寂寞,舅公我还给你准备了这个!好好休息啊,晚安!”说着温衡就走出了房间关上了房门,卿如许走到床边从被窝里面掏出了一个圆滚滚的小鸡玩偶,他和小鸡四目相对,头上垂下黑线:“这……真的没问题?”

   莲无殇笑道:“他没说什么?”这间儿童房是温衡亲手给云清布置的,结果云清就爱钻他们的被窝,后来长大之后他又自己布置了房间,久而久之温衡爱的房间就空下来了。

   温衡满意的竖起大拇指:“他挺满意的!”他亲手布置的房间还能错了?

   作者有话要说:卿如许:我没想到用这种方法得到了温衡和莲无殇的爱。

   莲无殇和温衡与邵宁灵犀:乖孙。

   众弟子们:乖侄儿~

   卿如许:他们叫我侄儿也就罢了,为什么你也叫我侄儿?

   云清:要不你叫我侄儿我叫你叔叔?你给我买买买?

   卿如许【看了看云清的装备】:叔叔。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