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83、第八十三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196

   刀苍烨道:“在你们眼中, 方白凤是可爱的小师妹, 她入门晚, 长了一副好皮囊, 又能言会道,师尊偏袒她, 我们也对她疼爱有加。她是不是也在很多场合说过她运气很好,能入无涯宗是她的运气?”

   柳月白还在恍惚中,听了刀苍烨的话,他迟钝的想了想,是这样的。小师妹经常在自己面前说自己的好话,说其他师兄弟的好话, 就算偶尔有抱怨, 也都娇嗔可爱,柳月白没将那些抱怨当一回事。

   刀苍烨道:“方白凤在入无涯宗之前, 是玉女宗的门徒, 这事你可知?”柳月白点点头:“有所耳闻。”玉女宗,是十八宗其中之一, 位于承恩界,是一个女修众多的宗门, 说起来还比无涯宗地位要高。

   刀苍烨道:“方白凤本名方璇, 她入无涯宗的时候也不是师尊的亲传弟子,她本是黄烨明的侍女之一。在玉女宗因为编排同门被赶了出来。她对我们说的时候,只说是玉女宗的同门逼迫她,她无家可归。师尊见她聪慧可爱, 就收作了我们的小师妹。”

   柳月白点点头:“是的。师尊在大殿上讲道,问了一个问题,当时我们都没能达上来,小师妹插话说了出来,因此得了师尊的肯定。”方白凤的身份是黄烨明去核实的,最终得到的结论和方白凤说的差不多。众人对小师妹更加疼爱了。

   刀苍烨道:“事实上,黄烨明被小师妹迷的神魂颠倒,他根本没有去求证。只是去玉女宗走了一圈,这事就不了了之了。”柳月白道:“可是,这不能说明什么……”

   刀苍烨一字一顿:“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方白凤是什么心性的人,即便她掩饰的再好,也会露出破绽。她吸取了在玉女宗的教训,到了我们无涯宗,将我们几人表面哄的很好。当她想要什么的时候,只要去其中某个人那里娇嗔一下,我们便不会怀疑什么,就将她要的东西送给她。”

   柳月白微微蹙眉,他记得是有那么几次,他从遗迹中得了好东西,方白凤看到了喜欢异常,柳月白见她实在喜欢,就送给她了。这是他能记得的,还有不记得的时候,基本上清淡峰有什么好东西,他都会自动的准备一份留给方白凤。

   刀苍烨道:“一开始,我也喜欢她,她伶俐可爱活泼,到我洞府中来找我说话聊天。我真心待过她,将她看成自己的亲人过。可是后来,不太对了,她开始在我面前说你们的不妥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呢?我想想,小事记得不是太清楚了,应该是从我出手揍烨明那次开始的。

   有一天她哭着过来说黄烨明侮辱了她,我知道烨明的秉性有点好色,当时以为他应该欺负了方白凤。于是我冲到清涿峰上揍了他一顿,烨明被打的莫名其妙。我转头的时候无意中看到方白凤在笑,那种笑容怎么形容?就像,我成了她手中的枪。后来我私下问了烨明才问清楚了,他只是和方白凤开了一句玩笑。

   方白凤要他的戮神鞭,黄烨明不愿意。就开玩笑说:小师妹,你现在胃口不小啊。就这句话,她让不明情况的我出手揍了自己的师弟。

   后来方白凤找我来道歉,说她就是想要给三师兄一点教训,没想到我出手这么狠。我从那时候就开始留意她,但是我没有和她撕破脸面。

   后来我发现,她难掩秉性,她会在我面前说你们的坏话。劲苍没能给她炼铁,她说大师兄好小气。烨明没有让她领到东西,她说三师兄抠门……这种事,太多太多了。想必你也应该听到她说其他师兄的不好。”

   柳月白认真的想了想:“确实是听到一些,可是……”

   刀苍烨道:“可是你们都没在意,想着她年纪小,娇羞可爱,这没有什么。我一开始就是这么想的,直到后来发现她越来越过分。你有没有发现,她从我们这里拿走东西,从来没有主动将自己的东西拿出来分享过?”柳月白闻言不做声了,是的,他只记得方白凤要走他的东西,他们做师兄的也不会主动要师妹的东西。

   刀苍烨说道这里,终于叹了一口气:“你知道,师尊信任我,有些事情不同你们商量却会同我商量。”

   柳月白点头:“是的,师姐修行天机道,看事情比我们通透。”他和师兄们对此毫无意见,二师姐心性坚毅,从不做有损宗门的事,就算她做了宗门掌门,其他的师兄弟也是认同的。

   刀苍烨道:“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方白凤和我走的很近。我之前想着我是师门中和她一样的女修,她亲近我说点体己话也是应该的。后来我觉得她可能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亲近我,方白凤觉得我会是下一任掌门,所以才靠近我。我将我的疑虑对师尊说了,师尊不太相信。因此,我和师尊打了个赌。”

   柳月白攒着衣服,他声音有点发抖:“什么赌?”

   刀苍烨沉重的看了柳月白一眼:“若是我不是下一任掌门,方白凤会亲近谁。”柳月白面色一白:“所以……裴明月……”

   刀苍烨沉重的点点头:“消息是我放出去的,我和师尊说好了,若是我赌赢了,师尊以后就要注意这点,不能被方白凤利用了去。师尊他同意了。我,对她说,我修行天机道,对无涯宗的事情没那么热心,师尊想要将掌门的位置传给裴明月。”

   柳月白面色终于变了,他难以置信的说道:“所以……她突然哭着喊着说,她喜欢裴明月?”

   刀苍烨的眼神闪了闪,最终她愧疚的看向柳月白:“对,从那时候开始,她就开始接近裴明月。可是你和裴明月的事,我和师尊一直都清楚。其实,我无心做无涯宗掌门的事,师尊一直清楚。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能如此信任我。师尊原本想要选定的继承人,是你。”

   柳月白双眼猛地睁大:“我?”

   刀苍烨缓缓的点头:“对,是你。可是你性子有点软,太过温柔,师尊觉得你需要锻炼。他正好通过这事看看裴明月和你的感情。师兄弟成为道侣这事很普遍,师尊也不是食古不化的人,他想着,若是你们经受了考验,就将掌门的位置传给你。裴明月的性子太暴躁,没有你这么稳妥。”

   柳月白都不知道说什么话了,刀苍烨叹了一声:“你和裴明月都通过了师尊的考验,在我们都觉得你们感情很好的时候,方白凤作出了一个决定。她要杀了你。”

   柳月白满脸都是震惊,小师妹要杀他?!为什么?!

   刀苍烨道:“因为除掉你,她就能名正言顺的和裴明月在一起了。她去你的灵宝阁拿走了你一把灵剑,想要在灵剑上施加术法,等你不查的时候,灵剑就会在你背后戳穿你的紫府。你可能不信,你十把灵剑,有六把已经被她动过手脚。”

   柳月白脑袋轰的一声,他脑海一片空白,他颤抖着问:“为什么?我对她不够好吗?”刀苍烨道:“你对她再好,有直接做掌门来的好吗?她从没将我们当成同门,我们只是她脚下的踏板,是她手中的旗子罢了。在她利用我收拾了黄烨明的时候,她就知道我们五人利用得当,有多大的力量。”

   柳月白看到他脑海中的方白凤褪去了娇俏可爱的样子变得面目狰狞,他不认识这样的小师妹了。

   刀苍烨道:“事情变得严重了,在第一次我破坏了她留在你剑上的术法的时候,我告诉了师尊。在第五次我破坏的时候,师尊终于承认了这个事实。他对我说,方白凤外表单纯,内心却狠毒狡诈,这种人不能留着。但是他下不了手,于是就变成我下手了。

   十六年前那天晚上,我去了她的洞府。她正在你的剑上设置术法,之前的术法被破坏,她觉得是她的术法有问题。她用的术法一次比一次狠毒。我问她,她为何要对你下手,她惊慌失措忙着否认。我没听她狡辩,我握着剑在她身后捅了她。那一剑我捅的是她的心脏,可是她的紫府和元魂却在阵法的作用下裂了。你看,她根本没想过给你留一条活路。

   这是她试验了六次的阵法,万无一失。被刺中的人不会有活口,也寻不到任何蛛丝马迹。方白凤没想过,最后要她命的,是自己耗费心思做出来的阵法。何等讽刺。”

   柳月白根本不知道刀苍烨和方白凤之间发生了这些事,更不知道他已经好几次从方白凤的算计下平安脱身。

   刀苍烨沧桑的说道:“本以为,这是师尊、我的赌约,却没想到,最终成了五个人都绕不出的结。刺死方白凤的剑是你的,你百口莫辩,和裴明月的关系也受到了影响。我杀了方白凤之后道心不稳,便闭关去了。等再出来的时候,得到的就是你受伤的消息。

   师尊让你们去灵虚境,是为了给你和裴明月制造和好的机会,却没想到因此害了你。师尊懊恼自责惭愧,种种情绪交加下,他恨自己识人不清,害了自己的弟子,最终他道心崩溃陨落了。而你,也在清淡峰郁郁寡欢,裴明月远走他乡……而我,一直在想,我这么做是不是害了四人。”

   刀苍烨道:“或许不该有那个赌约,我偷偷的处理了刀白凤。这样知道内情的只有我一人,师尊只会以为她陨落了,师兄们眼中的她依然纯洁无瑕,你和明月现在依然亲亲热热,说不定已经结为道侣,师尊也能好好的活着……这一切让我一个人知道就行了。”

   刀苍烨眼中流露出了悲伤:“事到如今,就算真相大白又能如何呢?师尊不在了,你和明月历经磨难再也不是曾经的模样,就连劲苍、烨明他们也变了样。”

   柳月白跪在蒲团上,他的泪滚滚而下,他没想到真相竟然是这样!柳月白哽咽着:“师姐,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告诉我?”刀苍烨看着痛苦的柳月白,她愧疚的低下了头:“对不起。”

   她用自己的方法护了柳月白六次,却从没想过告诉柳月白,或许在她的心中,她爱的一直是那个温柔的师弟吧。刀苍烨看着洞府外的天空幽幽的说道:“之前我觉得方白凤自私狠毒,或许,我和她是同一类人。”

   197

   这时候,刀苍烨洞府中传来了雷劲苍浑厚的嗓音:“怎会是同一类人?”刀苍烨猛地看向门口,门口她的三个师弟一个个的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裴明月眼眶发红,雷劲苍和黄烨明倒是神色如常。雷劲苍迈着大步走了进来,他径直坐在柳月白身边。他看了看柳月白黑着脸道:“别哭了,身体好不容易恢复,要好好的养着。”黄烨明露出一贯色眯眯的笑容:“是啊是啊,别哭了。”

   裴明月哑着嗓子问刀苍烨:“师姐,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刀苍烨叹了一声:“一开始,只是一个小小的怀疑,后来,变成了我和师尊的赌局。再然后,就失控了。告诉你们又能怎样?”

   雷劲苍道:“其实这事,我有所察觉。”刀苍烨盯着雷劲苍,雷劲苍道:“师妹性子虽冷淡,可是对我们师兄弟一视同仁。一开始你对方白凤态度与对我们一样,后来我发现你并不待见她。结合她的言行,我就发现了一点端倪。师妹,我们在一起数千年,彼此对对方的为人都清楚。”

   雷劲苍道:“那段时间你和师尊两个经常关上门说什么,我无法得知,可是方白凤哭着喊着要嫁给明月的之前,方白凤曾经来找我过我,问我知不知道师尊意图将掌门之位交给谁。我当时说,师尊要交给谁我都没有意见。那时候我就在想,这事情有问题。”

   黄烨明嘿嘿笑了笑:“相处数千年,师兄弟们谁能做些什么事,大家都心知肚明。当时我也听到了一点风言风语,说师尊要将掌门之位传给明月,说真,我不信。明月这人不是说他不好,只是做掌门,他不够稳妥。后来看到方白凤哭着喊着要嫁给明月,我就觉得这里面可能另有隐情。”

   雷劲苍道:“师妹的性子一贯如此,我们不问,你也不说。当然,这事我们也不会向你求证。月白的事情发生之后,他一蹶不振,明月远走他乡,你闭关不出,师尊陨落……我不得已临时挑起了无涯宗的大梁。这些年我也用事实证明了,我不是做掌门的料子。”

   黄烨明拍拍柳月白的后背:“我也用事实证明了,我就是个俗人。贪财好色,宗门在我手里好不了。自从方白凤成为我们小师妹之后,我们师兄妹之间就坏掉了。再这样下去,无涯宗就毁了。”

   裴明月红着眼:“你们之前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我们?”雷劲苍奇怪的看了一眼裴明月:“这种事情用眼睛看就能知道,为什么要说出来?”

   裴明月哑语了,回头想想,他难道没有错吗?就算方白凤的事情他是无辜的,可后来他无颜面对柳月白,将他一个人丢在宗门自己远走他乡,这难道就是对的吗?

   雷劲苍闷着声音问师弟师妹们:“今天大伙儿都在这里,该说的话也都说开了。我就想问大伙儿一句,咱无涯宗还能继续下去吗?我们五个人,还能将无涯宗撑下去吗”

   五人中已经有了嫌隙,之前的那些年互相之间的不理解和伤害已经无法消除。雷劲苍问出这个问题,也是在拷问他自己。他太累了,他真的不是做掌门的料子。无涯宗在他手中,这十几年来已经沦为十八岛最次的宗门,再这样下去,可能就要被别的宗门吞噬了。

   刀苍烨难得迷茫,她也不知道该看向谁,她希望有个人能站出来成为师兄弟之间的顶梁柱。可她只能无奈的说道:“我不知。”

   黄烨明露出一贯无所谓的笑,他的笑容很猥琐就对了:“怎会撑不下去呢,就现在这样也能撑下去啊。只是不久之后世上再无无涯宗,我们几个人死后无颜面对师尊就是了。”

   柳月白终于止住了泪,他红着眼睛一字一顿道:“一定能撑下去,只要师兄弟们还在,只要我们不散,无涯宗就还在。”雷劲苍对柳月白说道:“师弟这么说了,那师兄就相信你。”

   因为一个后来加入的方白凤,他们五人生了嫌隙,差点分崩离析。已经发生的事情无法更改,他们还要继续下去,眼前这种局面必须要打破。

   师兄弟五人互相看看,柳月白打破了沉默,他说道:“师尊先前选择我做掌门,那我就试试吧。过往的一切,我们一笑泯之可好?师姐师兄,你们还愿意给师弟撘一把手吗?”

   雷劲苍低下头抽抽鼻子,他闷声闷气的说道:“无涯宗是我家,除了这里我哪里都不去。你需要我,就对我说一声。师兄会在你身边。”困难时期,是不善言辞的雷劲苍挑起了大梁,现在师弟归来,他又毫无芥蒂的将自己的位置交了出去。大师兄做成他这样,已经可以了。

   柳月白站起来对雷劲苍行了个大礼:“多谢大师兄。”雷劲苍站起来回礼:“掌门。”

   刀苍烨站起来,她眼神复杂:“我,还能被你原谅吗?”柳月白应该要恨她,若不是她和师尊的一个赌注,他不会受那么多年的苦。从决定杀了方白凤开始,她就没在意过方白凤。她在意的至始至终只有无涯宗和她的师兄弟们。

   柳月白行了个大礼:“若不是师姐,无涯宗此刻是什么样子谁都不可知。”有方白凤这根搅屎棍在,无涯宗好不了。刀苍烨是出手杀人了,接连着引发了一系列的事情。不过这些事情不是她能控制的,她已经尽力了。柳月白已经想通了,他应该感谢刀苍烨:“师姐救我六次,是我该谢你。”

   刀苍烨眼中终于有水光闪动,她回了个礼:“往后需要刀苍烨的地方,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柳月白正式的回礼:“多谢师姐。”

   黄烨明猥琐的笑着:“哎嘿嘿,我就不多说什么了。掌门师弟懂我的。”柳月白正色的行礼:“多谢三师兄。”

   他怎会不懂黄烨明,黄烨明算不上君子,身上一堆毛病。但是危难时期,他从没有想过离开无涯宗,无涯宗风雨飘摇的时候,是他和雷劲苍挑起了大梁,其他的人都做了逃兵。

   柳月白最终对上了裴明月的双眼。裴明月神色复杂,他欲言又止:“月白,我……”柳月白正色道:“从此之后,我与四师兄只是师兄弟关系,前尘过往一笔勾销,以后一起将无涯宗建好,可行?”

   裴明月的表情像是要哭出来。然而他也知道自己没有哭的资本,他当年当了逃兵,在师门需要他的时候,在柳月白需要他的时候,他自己过不去心里的坎,他逃了。现在柳月白能说出这样的话已经很好了,他还能奢望什么?

   裴明月眼中的希望落空,他闭上眼睛狠狠的深吸了几口气。等再睁开双眼之后,他拱拱手:“一切听从掌门吩咐。”

   温衡悠哉悠哉的躺在躺椅上,他在竹制的凉亭间放上了摇摇椅。姜牧在旁边拽着他满头雾水:“温仙长,你同我说说呀,我到现在都没明白呢。我师尊怎么会变成无涯宗的掌门了?这几天好消息一个接一个的,我都快被砸晕了。”

   温衡笑而不语,他伸手结过姜牧递给他的葡萄。单纯的姜牧怎会了解成年人之间复杂的感情?无涯宗的这五个师兄弟在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会有很多挣扎和纠结,他们之间需要重新磨合。

   不过温衡相信,这五个师兄弟经历过那些磨难,最终都能涅槃重生。

   温衡噗噗吐出两个葡萄籽,小日子真悠闲啊。趁着这几天还能清闲一些,他就好好歇歇。

   这时候温衡身边突然燃起了符篆,温衡点开一看,是狗子和天笑发来的。天笑笑着说道:“师尊,你去了上界,怎一个符篆都不发过来?”狗子责怪道:“不知道我们会担心你吗?”

   姜牧在旁边惊叹不已:“哇,这是什么阵法,好厉害,竟然能看到人。原来温仙师也有弟子啊!!”温衡在他手里丢了一挂葡萄:“去玩吧,我和我弟子说说话。”

   姜牧得了葡萄就痛快的跑了,他现在可威风了,他是掌门的亲传弟子,有好多人巴结他!

   狗子看到温衡这个架势就笑了:“我和天笑还在担心,师尊会不会上去就被关在黑牢里面,不过看到您这样,我们就放心了。挺滋润的么。”

   温衡笑了:“我哪里会有这么惨。”温衡将他到承恩界来遇到的事情大概说了一下,天笑和狗子认真的听着,听完了之后还发表了评论:“看看,这就是师尊你平时对我们说的,沟通和交流很重要。有什么心结一定要说出来,有什么问题一定要提出来大家一起解决,绝对不能一个人憋着。”

   谭天笑就事论事:“若是方白凤一开始有这个苗头,她的师兄弟们及时掐住了,或许事态不会变成这样。”谭天笑对这个可有经验了,想当初道和混蛋成什么样,还不是在师兄弟的教育下长得根正苗红屁事没有?

   这点狗子也赞同:“就是就是,道和那样的都能改好,何况一个姑娘家?该打的时候不能手软。”谭天笑感叹道:“虽说人的本性难改,但是有些东西可以避免,我若是无涯宗的掌门,我都不会收一个小了那么多的弟子。”

   狗子在旁边哼哼:“就是,相差这么大,还这么娇惯,无涯宗变成现在这样,和他们的师尊有很大的关系。”

   温衡幽幽的说道:“其实,云清比你们也小了很多,你们平时比我还要娇惯他。”仔细想想,方白凤和云清真的在表象上面很像,云清经常哄得大家很开心,大家都很宠着他。

   谭天笑笑道:“师尊说笑了,方白凤那种满身都是心眼的女人怎么能和小师弟相提并论。”温衡想了想:“也是,云清是实心的。”

   狗子和谭天笑在符篆那边嘴角直抽抽:“这话不能让小师弟听到,师尊你也真是没谱,为什么要拿小师弟和那种女人比?没有可比性。师尊果然傻,您没事的时候就不能吃吃东西睡睡觉吗?非要乱想。”两个徒儿揪着温衡开了一会儿□□会之后,符篆灭了。

   温衡舒了一口气:“孽徒。”他明白了,他的宗门师兄弟之间如此和谐,是因为他们有空的时候就在编排自己说自己的坏话去了。温衡这么一想顿时哭笑不得,他这算是无意中成了弟子们的集火对象了吗?

   也罢,被集火总比他们之间有矛盾好。温衡捏了个葡萄:“幸亏我们宗门都是一群小傻子。”

   198

   柳月白再度回到清淡峰已经是几天后了,他面容有些憔悴,不过神情倒是不错。经历了那些风浪之后,他的心态也明显的平和了。等他回到清淡峰上看到温衡时,他惭愧的对温衡行了个礼:“温道友,这几天委屈你了。”

   他这几天太忙了,没空管温衡,只将他和小牧留在清淡峰。温衡倒是没什么,他笑呵呵的说道:“这有什么,我倒是觉得挺自在的,事情忙的怎么样了?”

   柳月白笑道:“这些年无涯宗有好多有资质的弟子投奔其他宗门,无涯宗亏损很大,总之不太好处理。不过师兄师姐他们都提起了干劲,这一点我觉得比什么都好。”

   温衡颔首:“是的,兄弟齐心合力断金。一个宗门的人就应该团结在一起。”柳月白又叹了一声:“现在我们无涯宗的排名在十八岛中排名最后了。”温衡笑了:“这有什么好叹气的,排在最后证明你们前面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哪。”

   柳月白笑道:“温道友的乐观让我羡慕。我今日接到了宗门大比的通知,温道友有兴趣去看看吗?”

   温衡双眼一下就亮了:“哎嘿,求之不得啊!!”他正想着怎么看看其他悬空岛的风光呢,这不,机会就上门了。

   柳月白道:“今年有六个宗门换了掌门,这次宗门大赛必定龙争虎斗非常精彩。虽然无涯宗过去也只能垫个底,不过看看其他宗门的力量,我们会对自己的实力有个更加清醒的认知。”

   温衡咋舌:“六个宗门换掌门呢?这也太多了。”柳月白道:“往年没有的,不知道为何,今年特别多。”都换了三分之一的宗门老大了,看来承澜治下的十八岛竞争很大啊。

   时光过的飞快,温衡觉得自己没在躺椅上呆上几天,就到了出发的日子。柳月白今年带了雷劲苍和刀苍烨,以及包括温衡在内的十个核心弟子准备出发。至于黄烨明和裴明月?乖乖在家看家吧。

   出发的传送阵在无涯峰前,温衡对无涯宗的两个长老点点头。刀苍烨眉头微皱盯着温衡看了看,温衡笑道:“刀长老为何这么看着我?”刀苍烨道:“你身上,有一股很神奇的力量。”

   温衡挠挠脸颊:“神奇?”刀苍烨道:“我窥探天机,多少能窥探别人的一点过去,你的过去,我一无所知。”温衡想了想:“嗯……那大概是刀长老你修为不够吧。”

   温衡这么说了之后,众人都傻眼了,温衡应该是第一个当着刀苍烨说她修为不够的人。你当心被刀长老一剑捅肾啊!刀长老生气起来很可怕!

   温衡和刀苍烨倒是没什么反应,刀苍烨甚至还认同的点点头:“有道理。”柳月白挡在温衡身后,万一师姐生气起来来这么一下,他好歹能帮忙挡一挡不是?

   当然,刀苍烨没动手。温衡问柳月白道:“我们现在要去哪里?是去二号岛吗?”柳月白愣了一下:“二号岛?你说的是我们附近的悬空岛吗?不,我们不去那里。”

   宗门大赛的地方在十八岛之外的灵虚境,灵虚境前有一栋灵虚楼,历年宗门大赛的时候都是在灵虚楼举行。因为悬空岛不太稳定,大家怕搞出的动静太大弄塌了悬空岛,灵虚境在混沌海上,没有这个担忧。而且灵虚楼后方就是灵虚境,获胜者能早点去灵虚境寻找想要的灵宝,一举两得。

   温衡摸摸自己的下巴,莫不成他一过去就会看到承澜?

   传送阵中灵光一现,温衡他们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无涯峰前。再度睁开双眼的时候,他已经来到了一个海岛上,对,就是海岛!椰林树影蓝天白云的海岛!

   温衡站在沙滩上,放眼一看,能看到蔚蓝色的混沌海,在他周围,有不少修士从传送阵中来来回回。海岛四周低中间高,像个龟壳一样。在最高处椰林掩映中,有一栋巍峨的宫殿。若是能站在宫殿的最高处,神识一扫便能看到承澜治下十八座浮空岛。

   神识一扫,宫殿前至少有上千的修士。温衡感叹了一声:“真热闹啊。”说着他手一伸从一边的树上摘了个椰子下来,他在椰子上用手指头戳了个洞洞,喝了几口椰子汁感叹道:“看到这么多人,还没开始我已经感觉到火热的气氛了。”

   柳月白说道:“这里确实热。”不过很多修士都会用灵气来控制自己的体温,就算温度高一点,也不怕。

   温衡看了看周围,修士们一个个穿着严严实实的道袍,没有一个穿着花裤衩子和花背心的。他其实挺怀念在九坤界和邵宁两个晒过的日光浴来着,他要是在这里换上九坤界的装束,会不会有修士追杀他?

   温衡想了想还是决定随大流,万一他太招摇了碰到了承澜,那岂不是太惨了?这么多人都是承澜的手下,承澜一声令下,他就立刻被捅成了筛子。温衡想到了这个可能,顿时觉得椰子汁都酸唧唧的。

   雷劲苍带着柳月白他们向着灵虚楼走去:“四界中承恩界有五宗,月白你之前和他们的掌门打过交道吗?”柳月白摇摇头:“师兄说笑了,师尊之前带我来只是让我见见世面认得几个核心弟子,至于宗门掌门,我没有机会结识。”

   雷劲苍苦着脸:“我也没见过,师尊去世之后,我就那一年走了一趟。”那一次来灵虚境,雷劲苍全身都不得劲,他觉得他就像是猴一样被下面的掌门围观。好在向征性的比划了几下后,那些掌门就松了口。反正在他们看来,无涯宗是垫底的宗门,掌门怎么换都那样。

   一行人很快就穿过椰林中的小径走到了灵虚楼前,温衡抬头一看吃了一惊。这灵虚楼远看就觉得气势凛然,近看更是不得了。灵虚楼前有两座麒麟铜像,这两尊铜像可不比卿家大门口摇头摆尾的麒麟。铜像身上传来的威压甚是吓人,很多来参加宗门大比的修士都不敢与之对视。

   温衡和其中一只麒麟对视了一眼,那只麒麟竟然站起来了!他竟然站起来向着温衡走过来了!柳月白他们一愣:“麒麟尊者怎么站起来了?!”

   温衡看了看麒麟,这麒麟蹲着的时候就有两人高,站起来的时候像是小山一样,走一步广场都在震动。麒麟尊者走到温衡面前,它低下头看着温衡,因为它太过巨大,两只眼睛都成了斗鸡眼儿。

   强大的气流从麒麟鼻腔中呼出,炙热的,仿佛它是活物一般。麒麟的下巴抵到了地上,温衡才堪堪齐到他的鼻尖。温衡拱拱手:“有何贵干?”麒麟呼哧呼哧的喷了温衡几口呼吸,然后用鼻尖轻轻的蹭了一下温衡。可是……在麒麟看来轻轻的一蹭,落在别人眼中就成了狠狠的一砸。因为鼻子太大,温衡整张脸都猝不及防的怼到了麒麟的鼻子上。

   温衡捂着鼻子:……这是什么意思?撞的很疼啊!麒麟又站起来,吨吨吨的走到原来的位置趴着了。旁边有修士哈哈哈的笑起来:“有个傻子和麒麟尊者对视了!”

   柳月白他们连忙问道:“温道友,你没事吧?”温衡摆摆手乐观的说道:“没事,估计是这麒麟觉得我身上有好吃的东西,来讨食吃的吧。”在无涯宗的时候,温衡已经充分显示了他的特殊之处,他躺下的时候,经常会有鸟兽跑来蹭蹭他。好几次柳月白看到怕人的小鸟就站在温衡的手上。柳月白觉得温衡是个太温柔的人,连麒麟尊者都发现了他的不同。

   这时候身边传来了一声寒暄声:“这不是无涯宗的雷掌门吗?幸会幸会。”众人转头一看,只见领头的是一个长着山羊胡子的老道。老道名为安奎,是承恩界十绝宗的掌门。

   虽然温衡在心里给承恩界的五座悬空岛命名为一号岛到五号岛,可是每座岛屿都有名字。比如无涯宗所在的无涯岛、十绝宗所在的十绝岛、此外承恩界还有玉女岛、水月岛、明月岛。

   雷劲苍拱拱手:“安掌门。我已经不是无涯宗的掌门了,现在的掌门是我的师弟。”柳月白行了个礼:“见过安掌门。”安奎吹捧着:“柳掌门龙章凤姿,年轻有为啊。”

   温衡轻轻的问刀苍烨:“无涯宗和十绝宗关系好吗?”安奎这么熟络的上来寒暄,可是却对无涯宗不是很了解的样子。刀苍烨面不改色的传音过来:“十绝宗和无涯宗是承恩界五宗之一,往年的比试上,无涯宗倒数第一,十绝宗倒数第二。”

   温衡嘴角抽抽,这可真是出人意料的关系啊。

   安奎说道:“今年宗门大赛风起云涌啊,承恩界就有两个宗门换了掌门。本来以为只有六个宗门换了掌门,现在一看,竟然有七个宗门换了。”柳月白一愣:“怎会有七个?不是说六个吗?”安奎压低了声音:“我听说啊,承泽界的掌门都换了。这就五个了,我们承恩界加上柳掌门,就换了七个了。”

   这时候旁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何止七个,我听说承惠界四大宗门被一个人统一了。从此之后承惠界只有一个宗门了。”温衡他们看过去,只见一个身量高挑颧骨突出的女修正走了过来,这女人便是玉女宗的掌门沈问心。当然,别看人家长得不符合大众审美,这可是个消息灵通的掌门。

   “沈掌门。”柳月白和安奎行了个礼。沈问心上下打量着柳月白:“这就是无涯宗的新掌门?不错不错。”

   沈问心的目光落在温衡脸上:“这位,是无涯宗新长老吗?”温衡笑着拱拱手:“并不是,在下只是打酱油的。”沈问心:???

   这时候,沈问心指引着大家看向椰林中的一条小道:“那就是影月宗最近选出来的掌门,听说刚飞升不久,实力惊人。他上位之后,将影月宗改名成了逍遥宗。我之前远远见过一面,实力不可小觑。这次水月门在承恩界的老大位置可能要受到冲击了。”

   温衡顺势看过去,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山道上。一个身后背着两把灵剑,穿着青色道袍的俊美修士走了过来。温衡嘿的一下笑了,他遇到熟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论云清清和方白凤的不同之处

   得了好东西之后:

   方白凤:师兄你真好,谢谢师兄!【乐滋滋的收起来】

   云清清:啊啊啊,师兄师姐你们真好!这是给我的吗?你们自己有吗?好开心,师兄我也得了一些好东西,都给你们。【乐滋滋的掏自己的储物袋。】

   被骂了之后:

   方白凤:嘤嘤嘤,师尊,师兄师姐他们说我了。

   云清清:师兄师姐师母!师尊骂我了!师尊打我了!他又无理取闹了!

   温衡被众人□□:我就是这么一个没实权的师尊,他们平时都在斗争我。万年老魃没靠山,惨!

   当有人说同门坏话的时候:

   方白凤:是吧?我也这么觉得,我跟你说嗷,巴拉巴拉……

   云清清【掏菜刀眼神不善】:你竟敢说我师兄师姐的坏话?!看招!

   所以实心的云清清重重的落在了师兄师姐们的心头,谁都吹不走。不像九窍玲珑的方白凤,风一吹就没了。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