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第四十六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85

   等温衡他们回到板车附近的时候, 文语嫣还是没有醒,温衡觉得短期内,她应该是醒不了了。邵宁笑着对温衡说道:“可能是第一次喝酒,后遗症有点大。”

   温衡了然的点头:“是的, 我每次喝完酒第二天就头疼欲裂, 文语嫣从来没喝过, 肯定中招了。”要是把小板车放在这里, 温衡他们也不放心啊。不光是心疼他们的小板车,更重要的是里面有个睡着的文语嫣。要是有什么心怀不轨的人知道她在这里, 后果不堪设想啊。

   怎么办?难不成带着她上路?

   邵宁想了想:“要不我们再等文语嫣三天?”三天而已,应该是能等得起的。其实温衡还想过别的办法,比如说帮文语嫣醒酒。可是他的办法太粗暴了,对付他的弟子们倒是可以, 对付一个姑娘太重了。

   温衡和邵宁正在板车中的客厅里坐着商量这事,就听见外面传来了咋呼声:“文族长,文语嫣, 你出来!”温衡他们看了过去, 只见外面来了一群人, 身穿着文家灰色的袍子。这些人应该就是文家的分家吧?

   温衡他们从小板车里面走了出去,领头的那个看到两人之后皱了皱眉:“你们二人是何人?为何会在文家?”

   文家主家人进了监牢,分家的人过了几天终于过来了。温衡拱拱手:“在下温衡……”

   领头的人说道:“原来是你。就是你同文语嫣联手送主家的人进了监牢吧?”邵宁捅捅温衡:“这就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吧?”邵宁看这事看的分明, 这些人分明就是找个借口来找文语嫣的麻烦,温衡是站着中枪了。

   温衡还想客气一下, 领头人说道:“文语嫣呢?让她出来。”文家分家人也不是吃素的, 他们能杀到这里就能确定文语嫣在这边。温衡说道:“抱歉, 文族长身体有恙,不方便出来见客。”

   领头人乜了温衡一眼:“哼, 身体有恙?是做了亏心事躲起来不敢见人了吧?文语嫣,你出来!藏头露尾的算什么?有什么话出来说清楚了!”温衡叹了一口气:“这位道友,有话好说,她毕竟曾经是文家的族长。”

   这话一出来,旁边的文家人不乐意了:“你一个外人知道个什么?文语嫣这些年挂着族长的名义,却从没有做对文家有利的事。”温衡幽幽的说道:“哦……那这些年文语嫣得到的天才地宝都喂了狗?”

   对面的人被温衡梗的说不出话来,这群人听说过温衡的可怕之处,他策算无疑,谁要是和他对上了,就连祖宗十八代都能被他翻出来。

   领头的文家人说道:“今日我们来找文语嫣,就是想让她交出执道仙君的信物,她这样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人,怎能继续做我们文家的族长?又怎能继续做九坤界的执道仙君?”

   温衡又幽幽的补充了一句:“如果我没记错,下四界的执道仙君都是李老?文语嫣只是个临时代理?”这年头,做临时代理也有信物的吗?他竟然一点都不清楚。

   这时只听板车中传来了文语嫣冷清的声音:“我当你们聚在一起是为了什么,原来是为了李老托付给我的信物而来。平日里见我一个个的点头哈腰,现在翅膀硬了,倒是来问我要信物了。”

   文语嫣能做执道仙君,跟她个人能力有很大的关系。她刚正不阿,总能做出最理智的判断,因着这点,李老才会将信物交给她。

   可现在……李老没了。文语嫣身后的文家发难了,这是夺取信物的最好时机。文语嫣现在信了,伤害自己最深的,往往是身边最亲近的人,他们总是会一刀捅在最痛的地方。

   可文语嫣是谁啊,她是能眼睛都不眨的灭了自己亲族的女修,要是能被文家分家的这群杂碎吓到了,她就白做了这些年的执道仙君了。

   文语嫣看了看温衡和邵宁一眼,她直面对面的文家人:“文朝,我知道你有能力,平日也对你多有提携,没想到这次竟然是你带头。”她冷静的说道:“想要信物?只管凭本事来拿。”

   文语嫣左手悬在紫府前,从她的紫府中出现了一团球状的黑色的东西,看起来有点弹性,还在文语嫣手中弹了几下。

   她右手打出了一叠符篆,符篆被灵气激活,像天女散花一般飞向九坤城内外。片刻之后数百道灵光不分先后直奔文家废墟而来。

   文朝看到这个架势吃了一惊:“文语嫣,这是我们文家事,你非要弄得整个九霄界都知道?”文语嫣冷淡的看了他一眼:“我已经不是文家人。而且,事关信物,不能文家一家说了算。”

   文朝的面色沉了下来,文家分家的人嘀咕了几句,还讨伐了文语嫣几句。可文语嫣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他们。

   温衡对邵宁说道:“文语嫣要干嘛?”邵宁又在开始翻瓜子袋子了:“我哪里知道,我又不了解文语嫣。快看戏,肯定有一场大戏。”温衡嘴角抽抽:“老邵,过分了啊。”邵宁握住柔情:“真打起来我们也不怕,快,瓜子交出来。”

   文家的废墟前,很快落下了最先到来的修士,没一会儿数百人站在了文家的废墟上。文语嫣站在最高处的废墟上,她左手依然托着那一团黑色。

   温衡看到方才离开的寂灭宗宗主和他的两个长老也来到了这里,他更纳闷了,文语嫣这是在干嘛呢?

   这时只听文语嫣说道:“感谢诸位道友远道而来,文语嫣在这里有一件事情要宣布。第一件,我已经不是文家族长,甚至我已经不是文家人了。以后,文家的生死与我无关,文家人也与我没关系了。”

   文语嫣话音一落,文家分家的人面色都不好看了。他们在嘴上用文家来威胁文语嫣,可是当文语嫣真的不做文家族长了,文家将来要受多大的打击!只能说文家分家消息传递不及时,那天文语嫣发作主家人的时候,他们不在现场。这些年他们竟然不清楚他们的族长文语嫣是个什么性子的人。

   文朝低声喝道:“文语嫣,你疯了吗?离了文家,你以为你的日子有这么好过?”文语嫣平静的说了一句:“我飞升至上界的时候就是一个人,现在只不过回到那种状态罢了。”最苦最难的时候已经过了,文语嫣现在还在乎一个文家?也就只有文家这群没见过世面的人还想着那一点蝇头小利,用文家族长的地位来威胁文语嫣,更有甚者还想抢走李老的信物。

   在场的修士们交头接耳,从这群人的商议中,温衡听出了一个大概。这群人是九坤界的其他仙君,在九坤界也是有能力的。

   文语嫣说道:“诸位请看我的左手,这便是九坤界执道仙君的信物。李老给我信物的时候对我说,有能者得之,得之可侍奉道木。文语嫣不才,伺候道木不过数百年,近日越发感觉到自己的浅薄,我对道义的体会太浅,已经不能胜任代理执道仙君一职。”

   文语嫣将左手托在胸前:“现在是时候选举出下一个代理执道仙君了。能看到信物的人,请上前。”

   文语嫣话音一落,在场的人又在交头接耳。半晌之后,只听一个仙君说道:“文仙君,你左手上什么都没有啊。”文语嫣不客气的说道:“这位仙君,对不住,看不到信物只能证明你不适合做执道仙君。”

   提问的仙君面色一沉恼怒的甩袖就走,下面的仙君们开始慎重的看向文语嫣的左手。从温衡这个角度看去,他们正在努力的用神识去窥探文语嫣的手。

   文语嫣松开了手,信物漂浮在她胸前的空中。文语嫣后腿一步说道:“信物就在此处,能拿到信物的人,便是下一任代理执道仙君。”

   一部分人的视线随着文语嫣飘走了,还有一部分正若有所思的看着信物所在的位置。

   邵宁咔嚓咔嚓的咬着瓜子:“老温,你看到信物了吗?”温衡点点头:“一个黑溜溜的球,像龟苓膏的颜色。你看到的是什么样子的?”邵宁说道:“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灰呼呼的。”

   原来每个人看到的不一样啊,温衡好想知道信物在别人眼中是什么样的!

   文朝上前在信物的位置挥了几下,他的手穿透了信物,他愤恨的说道:“文语嫣你莫不是在骗我们?这里什么都没有。”

   文语嫣慢慢的转过头去,她的眼神很冷,看文朝的时候像看死物一样。她不高不低清清楚楚的说道:“我不需要骗你们,你们不值得我骗。看不到信物,只能说明你无能。”

   邵宁噗呲一下笑了:“这姑娘真有性格。”温衡也笑了:“他和小姬在一起肯定有话题。”温衡口中的小姬,是下界的剑仙,修行的是绝情剑,平日里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其实性情直率特别好相处。反正温衡是这么觉得的,至于其他人怎么认为,温衡不知道。

   邵宁想了想:“她要是和小姬在一起,要是不打起来就是相顾无言。”

   一群仙君时不时的上来两个在信物所在的地方摸两下,其中有一两个人说道:“那里好像有点东西,刚刚感觉到碰到了什么。”可是别说取走信物,连成功触碰到信物的人都没有几个。

   最后是寂灭宗宗主上前,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伸出了手。他的手慢慢的收拢,温衡看到那个巴掌大的圆球被寂灭宗宗主握在了手心中。寂灭宗宗主的面色变得苍白,似乎承受了难以想象的刺激。

   文语嫣站在旁边指点了他一下:“不要试图控制它,要让它接受你,融入你。”闻言老头子卸下力气,那团黑色的球慢慢的转移到了他的脑门前。

   寂灭宗宗主的身躯像是被什么牵引一样向上飞去,温衡看到那团黑色开始向寂灭宗宗主的紫府侵入。寂灭宗宗主周身灵气涌动,修为更加高涨。

   86

   文语嫣带头单膝跪下:“恭喜寂灭宗青灯真人成为下一任代理执道仙君。”文语嫣跪下之后,在场的仙君大眼瞪小眼,然后也纷纷效仿跪了下来。

   邵宁问道:“咱要不要跪?”温衡不在乎的说道:“跪一下吧,表示一下祝贺。”邵宁和温衡两个啪嗒一下从小马扎上面挪到了地上,单膝着地了。温衡跪下之后想了想:“突然觉得这个姿势……”

   邵宁紧张道:“这个姿势怎么了吗?你被天道打压了吗?哪里难受吗?”温衡笑道:“不,觉得这个姿势挺帅。”邵宁无语的站起来道:“帅你就多跪一会儿。”

   温衡从储物袋中掏出了一个果子举向邵宁:“老邵老邵,你看,是不是很带感?”邵宁拿过果子:“俯瞰你的感觉还真不错。”温衡站起来:“就算跪我也对着无殇跪,最好手里拿点东西献给无殇。哎嘿,老邵,你可以试试哦。”邵宁啃着果子:“滚。”

   青灯没想到这种好事能落到他的头上,老头子激动的满脸堆笑,看文语嫣的时候都乐得合不拢嘴了:“多谢文道友。”今天到底是什么好日子?这种美事都落到了他头上,他青灯家的祖坟莫非冒青烟了?

   文语嫣还是那么平静:“回头我会将一些注意事项告诉您。”

   青灯乐得找不到北了,文语嫣这么一来,寂灭宗在整个九坤界可以横着走了啊,从此之后九坤界再无文家,他寂灭宗一家独大啊。青灯大手一挥,邀请所有的仙君去寂灭宗做客去了。

   一群人跟着新上任的执道仙君离开了,废墟上留下了脸色涨红的文家分家人和文语嫣温衡他们。文朝怒道:“文语嫣,你在自掘坟墓!你以为没了文家你又能好到哪里去,别做梦了!”

   文语嫣淡淡的瞅了文朝一眼:“我已经不是文家人了。”文朝怒道:“有本事你连姓都放弃了!”

   文语嫣想了想:“那行,以后我就叫语嫣。”温衡他们快要给语嫣拍手了,这姑娘不是一般人啊,说不姓文就不姓文。文朝他们脸色铁青:“好样的,文语嫣你好样的!”

   语嫣淡定的问他们:“要打架吗?你们不是我的对手。”文朝眼神像淬毒一样射向文语嫣:“我们走着瞧!”

   文家人散去,只剩下了一地废墟。温衡想着文语嫣心情一定不好,被文家人这么对待,文语嫣的心都碎了。结果温衡和邵宁看向文语嫣的时候,他们发现文语嫣竟然在笑!她像是卸下了什么重担一样,整个人显得轻松又惬意。她的嘴角挑起了明显的弧线,整个人都像活了过来一样。

   温衡问道:“文道友……不,语嫣,你没事吧?”语嫣看向温衡,她看起来不像曾经那样冰冷:“挺好的。”

   “这几天发生了很多事,虽然有些事情不是我想看到的,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就会去面对。昨夜一场醉,我终于明白这些年我为何会觉得被束缚住。不合适的感情还是早些断了的好,对我,对他们都好。”

   语嫣说道:“你们不要觉得是我心灰意冷才将执道仙君的位置让了出去,我真心觉得我不适合再继续做执道仙君了。我的道义有了动摇,我需要重新前进寻找新的道义。”

   语嫣眯着眼睛,语调轻快的说道:“等将执道仙君的那些事情交给青灯之后,我就准备去各处看看。”温衡笑道:“挺好的。”

   语嫣这人通透,她抛开了一段不愉快的感情,一定会寻找到新的感情。温衡想着,等语嫣重新回来的时候,她一定成长成了一个了不起的女修,她和沈柔一样,是意志坚定性情坚毅的女修,她们的未来必将一片光明。

   语嫣这才问温衡:“对了,我听关俊彦说,你入城的时候是要来找执道仙君的府邸?你找执道仙君有什么事吗?”一切的起因,只是因为温衡跟着老田走到了九坤城遇到了文雅儿,早一点,晚一点,他就会错开文雅儿,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

   不过谁又知道呢,这大概就是天意吧。温衡像是一个引子一样改变了九坤界的格局,现在再回头想想,他当初是为了什么要来九坤城的呢?对了,他想要看看九坤界的道木。

   “语嫣,我想看看九坤界的道木。”温衡说出这句话之后,语嫣并没有露出诧异的神色来。她只是淡定的点点头:“随我来。”

   虽然现在她将李老的信物交了出去,可有些东西她还没交出去,她现在依然是九坤界唯一能接近道木的人。至于青灯?等他掌握了天道再说。

   温衡和邵宁随着语嫣走向九坤城中间的传送阵,三人速度极快,像是三道流光。语嫣径直奔向十个传送阵正中间的位置,温衡这才发现,这里竟然有阵法,他刚到九坤界的时候觉得这里有十个传送阵,哪怕早上他送谢谨言走的时候,传送阵都是十个。现在他发现,正中间出现了第十一个传送阵!

   三人冲向传送阵,传送阵中灵光一闪,三人的身形已经消失了。

   等灵光消失时,三人出现在一片漆黑的地面上。地面呈现灰黑色,上面有不少坑坑洼洼,不远处能看到一堵同样颜色的墙。他们站着的地方比较干爽,不过刻在地上的阵法已经被洼地中的黑水腐蚀。在他们身后,有一片隐隐绰绰的土地,这应该就是他们过来的地方九坤界了。

   邵宁皱眉:“老温,这……不太一样啊。”邵宁见多了温衡的道木,他在温衡的道木上喝酒聊天睡觉是常态,眼前的肯定是上界道木,不过这样子也太惨了吧?

   语嫣平静的问温衡:“你要向前走走吗?”温衡反问道:“可以吗?”语嫣说道:“往前面去,洼地越大。有一处地方已经出现了一个湖泊。”语嫣道,“九坤界迟早要沉没到混沌海中。”

   温衡他们神识一探,在道木下流动着汹涌的混沌海水。道木的枝干上不时滴落下恶水,情况虽然比九霄界好很多,可是这个架势也不容乐观。

   语嫣道:“李老曾经对我说过,上界沉入混沌海只是时间问题。只可惜九霄界沉没的时候,李老没能出来。不过我觉得李老不想也不会回来了。”

   温衡说道:“是的,他不会回来了。”语嫣从乾坤袖中取出了一个金色的瓶子,这瓶中便装着气运凝结的金色液体。语嫣运气灵气,瓶中飞出了一些液体,液体在温衡他们脚下延展开来,像是金色的布一样裹住了他们的鞋子。

   语嫣也不解释,便带着他们一起向前走去。温衡有点纳闷了:“语嫣,你怎么什么都不问我们?”

   语嫣目不斜视,她说道:“没什么好问的,你帮了我,我帮你达成心愿,仅此而已。”温衡一愣一愣的:“帮你?”一般人不迁怒温衡就算不错了吧,语嫣竟然说温衡帮了她?

   语嫣说道:“若是没有你,我现在还是文家家主,为了维持那可笑的身份还在同他们假情假意。撕开了这层面具,我才知道原来我在他们心中什么都不是。文家落到这个下场,我有错,但是他们的错更大。我想了想,若是我的善意最终换来的是他们的恶语相加,那他们比我还要无情。

   至于你,方才我拿出信物的时候,你应该看到了吧?我听到了你和你朋友的对话。你们两人都看到了信物的样子,可是你们却没出手。这说明你们不在意。

   刚刚你提出来要看道木,一般人是不会提出这种要求的。你既然能提出这个要求,就证明你对道木有一定的了解。我猜想,你或许是上界的某个执界仙君,你对天道的感悟那么深刻,你能说出每个人的前后事……这些,都证明你不一般。

   可是后来我推翻了,你不会是上界的执道仙君。如果你是,方才我取出李老的信物的时候,你一定会阻止我。

   我虽然暂时不能猜透你的身份,不过你这么高调,早晚有一天我会知道你的来意。”

   温衡一脸懵逼:“我高调??”他高调?他都快卑微到尘土里面了!委屈的温衡不说话了,这年头,说什么都是错。

   邵宁在旁边竖起大拇指:“这姑娘不一般啊。”温衡闷闷的说道:“能做执道仙君的女修,怎么可能一般。”

   语嫣停下了脚步若有所思的问道:“对了,方才你说,李老不会回来了,你又是从九霄界飞升上来的。你能告诉我,她怎么样了吗?”

   不等温衡回答,语嫣却又摇头:“现在问这个没什么意义,不说也罢。”

   说话间,他们来到了一个巨大的湖泊前,湖泊中积压着满满的恶水。语嫣说道:“这就是道木的现状,这个湖泊是道木溃烂形成的。在你来之前,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是将湖泊打穿让里面的水流到混沌海中去,还是让它维持现状。不过现在我不用考虑了,这是下一任执道仙君该考虑的事。”

   温衡开玩笑道:“难怪你迫不及待的将信物交出去,原来也有这个原因。”

   语嫣的笑容如同昙花一现:“不在其位不谋其事,我一个人的力量太薄弱了,想要支撑起整个九坤界,太难了。我没有李老那种魄力,抽来别的世界的气运修补九坤界的道义。我这人无情,我不想我的手上沾上了别人的血。”

   温衡想到了九坤界的李老,李老为了让道木慢一点溃烂,他抹去了修士的记忆,让他们来修补道木。千百年下来,有多少人殒命?可是李老要是不这么做,九霄界根本撑不到温衡来。

   语嫣抬头看了看巨大的道木:“说起来可笑,整个上界三十三重天,竟然靠着一棵树支撑。自己的命,竟然靠着道木掌握。”语嫣低下头自语:“可笑,却也可悲啊。”

   87

   邵宁问温衡:“你要做什么?”温衡摇摇头:“暂时什么都不做。”

   九坤界的道木不像九霄界的,九霄界算是苟延残喘,而九坤界还能撑几千年没问题。并且九坤界现在的局势还不稳定,将来是什么样的不清楚。

   语嫣将执道仙君的位置给了青灯,青灯现在还想着寂灭宗成为九坤城第一大宗门。若是现在对青灯说,你们九坤界不行了哦,只怕青灯会举着他的大榔头跟在温衡身后追杀。

   温衡这时候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对了语嫣,我能问一下,平日里你是如何侍奉道木的吗?”温衡的道木也出现过枯枝,他是怎么做的呢,他折断了枯枝,不好的根系该断就断。如果这就是伺候的话,上界的执道仙君可能早就拿着锯子把上界的道木给锯得只剩主干了。

   语嫣皱眉:“我?我负责将九坤界那些人的愿望传达给道木,然后等着道木降下祥瑞荫蔽这些人。”语嫣讽刺的笑了:“要不要给你演示一下?”说着语嫣从袖中取出了一个金色的瓶子。

   这一次扒开盖子,倒出来的却不是金色的液体,而是一股淡青色的烟。青烟贴着地面,很快就被地面吸收了。这时候,温衡看到地面有一缕缕金色的烟气飘了起来。金色的烟雾向着后面的九坤界飞去,温衡觉得方才吸收烟气的地面不像一开始那么干燥了,有了一点湿湿的感觉。

   语嫣淡淡说道:“所谓的伺候,就是将九坤界人的愿望传达给天道,然后天道帮他们实现。”温衡一愣:“只要许愿就能达成吗?”

   语嫣说道:“对,只要付出足够的东西,他们的愿望就能被达成。”邵宁问道:“比如?”

   语嫣说道:“比如,千条灵脉千条灵脉换自己道心不崩;比如,山一般的珍宝换自己做了坏事之后不被人报复……”邵宁咋舌:“我还以为他们许愿是为了得到千条灵脉。”

   语嫣神色凝重:“物质的东西易得,可是精神的东西难以满足。飞升至上界的人,为了求个心安理得,什么代价都是愿意付出的。”温衡叹了一声:“可是,他们是拿上界本来就有的东西来交换天道的庇护,对天道而言,这是入不敷出的行为。”

   说以道木腐朽了,因为只能输出得不到输入。不,也有输入,那些被放弃的小世界,那些被抽取出来的气运,就是用来修补道义的。可是和三十三重天千万人的祈愿相比,那些气运迟早有用完的一天。气运是恒定的,而人的贪念是无止尽的。

   语嫣道:“当某一天,九坤界的道木再也没办法庇护这些人,九坤界就会像那些被舍弃的小世界一样。”温衡说道:“说到底,道义其实不会消亡,道木只是一个载体。自取灭亡的是上界的人,道义的载体可以更换,而他们居住的地方,他们的家园,没办法更换。”

   语嫣认同道:“是这个理。”语嫣对温衡说道:“没想到你竟然对道义和道木的了解如此透彻,倒是我小瞧了你。”邵宁在旁边又笑了,温衡这是没将自己的身份说出来,要是说出来的话,不知道语嫣会惊到什么程度。

   罢了,就像语嫣说的,将来她迟早会知道,不必现在告诉她。

   三人离开了道木所在地又回到了广场中央,结果一出传送阵,就看到寂灭宗的人站在广场上等着语嫣:“文族长,我们宗主请您移驾去寂灭宗参加庆典。”语嫣点点头:“好。”

   多现实啊,前脚语嫣刚将执道仙君的职务交给了青灯,后脚寂灭宗的人就能在九坤城自由出入了。明明之前寂灭宗的人在九坤界都上了黑名单来着,就连宗主青灯今天早上也只敢在城外叫骂。

   看看,权利的转变就是这么快,风向的转变比恒天城六月天的天气变化来的还要迅速。

   温衡对邵宁说道:“老邵,我真的恶心死人见风使舵了。”邵宁拍拍温衡的肩膀:“我也恶心,但是没办法,好多人就靠着这个活命。”消息不灵通的人会被淘汰,而消息灵通了不给点反应,又会被别人说不上道。做人真难啊。

   寂灭宗张灯结彩,整个山脉看上去一片火红。温衡他们收拾好东西来到寂灭宗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语嫣受到了热情的接待,大家都在夸奖她,把她捧得高高的,说她不愧是至纯至善之人。知人善任,大义让贤……好话听了足足有一箩筐。

   温衡远远瞅着被众人包围的语嫣,他觉得语嫣就像是一滴油一样,无法和这群沸腾的水花融合在一起。通透的人总是孤独的吧,看到这样的语嫣,温衡觉得他还是做个糊涂蛋比较好。这样当他遇到想不通的事情的时候,还能和好朋友说说。

   温衡和邵宁挤在最角落的桌子旁,这两人闷着头吃东西。邵宁点评道:“虽然不太可口,不过能吃。”温衡小家子气的应和道:“对,吃了别人的,省了自己的。”这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本性就暴露出来了,都是什么人哪,一股子小市民气息!可是这两人气质和颜值把握的太好了,就比如邵宁,他明明没少夹菜,因为速度太快进餐姿势太优雅,导致别人都觉得他很含蓄没吃什么。

   有朋友在身边,温衡的心就放下来了。飞升到上界之后,虽说认识了萧厉李老这样的故人,可他身边没有熟悉他秉性的人在。遇到一些事情,他只能自己扛着。现在他身边有老邵,虽说老邵大部分时间软绵绵没什么用的样子,可他看到邵宁的脸心里就舒服了。

   想到这里,温衡温柔的给邵宁夹了一筷子菜,邵宁叼着筷子:“说,有什么事情要我做?”温衡轻揉邵宁狗头:“乖多吃点,你看你都瘦了。”邵宁一个肘击,温衡顿时捂着胸口趴在了桌上:“唔,我死了,你没有朋友了。”邵宁嫌弃的吃了一口菜:“就你这样的,送我我都不要。”

   就在这时,一个小厮快步走了过来:“您是温衡温仙长吧?”温衡放下筷子:“我是。”小厮弯着腰轻声又快速的说道:“温仙长,我是简真简大人的部下,我们简老大他……想见见您。”

   温衡和邵宁对视一眼,然后两人随着小厮很快从宴会大厅撤了。人多眼杂,也没人注意他们。小厮挑了一条偏僻的小路,走了没多久之后就上了一个简单的阵法,阵法中灵光一现,三人已经瞬移到了几座山峰之外的一个洞府前面。

   从洞府前面的广场一眼就能看到寂灭宗主殿的灯火辉煌,虽然这里也挂着红灯笼,可是洞府前空空荡荡,竟然只有一个小厮。小厮对着温衡说道:“温仙长,我们简老大就在里面。”说着小厮别过了头难过的擦起了眼泪,温衡面上的笑容凝滞了一下:“这位小兄弟,发生什么事了吗?”

   小厮哽咽着:“您进去看看就知道了。”温衡和邵宁一前一后走到了洞府中,一入洞府,就闻到了一股清苦的药味。隐约有说话的声音传来,仔细一听,似乎是韩爵的声音。

   简真躺在床上,他面容灰败,就只有一双眼睛中还有亮光在闪动。他眼中的亮光就像是风中残烛一样摇摇晃晃,只怕坚持不了多久了。

   韩爵跪在简真的床前泣不成声:“小师弟,都怨我,都怨我。你要快点好起来,我们……我们还要一起修行,一起探寻遗迹哪。你不是说,你喜欢上界的风景吗?等你好起来,师兄陪你去。师兄以后,以后再也不鲁莽了,师兄回头就让师尊把枷锁再做的大一点。师兄以后,再也不对你凶了。”

   简真伸出了枯黄的手想要摸韩爵,韩爵连忙握住了他的手,他落着泪:“你怎么这么冷?师兄帮你捂捂。”韩爵那么大个身体跪在床前就像是一堵墙一样。简真断断续续的说道:“师兄,我时间快到了,早晚有这一天的。你说的那些……这辈子不行了,下辈子吧。”

   韩爵一听泪雨千行,他啪啪啪的打着自己的脸,沉重的枷锁甩得叮当作响:“都怪我,都怪我!”都怪他一心急就对着师弟不分青红皂白的乱吼,结果刺激了师弟,让他的身体恶化了。

   简真温柔的笑着看着韩爵:“师兄,不怪你。”其实也怪过,简真只怪自己没办法将自己的心意传达给韩爵,他喜欢他的这个大师兄,这事谁都不知道。

   温衡他们来的时候,韩爵正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温衡站在床边:“简道友?韩道友?”韩爵擦擦泪哽咽道:“温道友,你来了啊。小真他……”

   简真微笑着看着温衡:“温道友,您来了啊……这位是?”邵宁上前拱拱手:“简道友好,我是温衡的同伴,邵宁。”简真闻言放松的笑了:“原来温道友……找到自己的同伴了啊?真好啊。”

   简真放松的舒了一口气:“本想告诉温道友,您让我发布的消息,我没能完成。现在你能自己找到同界的伙伴,恭喜你啊。”到了这个时候,简真还想着这一环。不过他叫温衡过来并不只是为了这件事。

   简真无奈的说道:“温道友,原谅我没办法站起来恭喜你了。”温衡连连摆手:“不不,简道友您躺着就是,有什么话你对我说,我听着。”简真微微一笑:“温道友是个好人啊,只可惜简真没这个运气,没办法见证温道友飞黄腾达了。”

   韩爵哭着说道:“小真你不要说丧气话,你还有救。文语嫣就在我们寂灭宗,我马上去找她,让她来救你。”韩爵说着站起来想要冲向洞府外面。只听简真幽幽的说道:“师兄,最后的时候了,你就不能,听我说几句真心话吗?”

   邵宁神识扫了一下简真:“紫府破裂了?”温衡点头:“是的,很麻烦。”邵宁沉吟片刻:“若是王道友他们在这里,说不定他还有救。”同他们一起飞升的,有个医修名为王芊凝,她医术精湛,就算是温衡都得她医治数次。

   韩爵继续在简真床前跪下,简真的手覆盖在韩爵的手上,他的目光却盯着温衡:“温道友,我有个不情之请。我走了之后,能不能请您,多多关照我师兄?”

   “我师兄他虽然做事冲动莽撞了些,可是为人不坏。您若是找不到您的道侣,能不能……能不能考虑和他在一起?”

   闻言温衡傻眼了:“啊?”邵宁擦了一把汗默默的给温衡传音:“老温你可别犯傻,你要是点头了,这事要是被莲先生知道了,我们都救不了你。”温衡也在擦汗:“我有九条命都不敢啊。无殇那性子,别人不知道,我还不清楚?”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