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97、第九十七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228

   承通和承达两人飞身而起迎着承澜而去,他们在空中站定行了个大礼:“仙尊, 您回来了。”承澜冷淡的应了一声:“嗯, 家主何在?”

   承达比承通活络, 他说道:“问天盘丢失, 家主悲愤交加道心不稳闭关去了。”承澜轻叹一声:“这就道心不稳了?”承达低下头, 承通不说话, 诡异的氛围在三人中间弥漫。

   承澜道:“走吧,带我去见他。”承通两人连忙站起来缩着脖子向下飞去, 落在广场上的时候,承澜神识一扫:“这些人是怎么回事?”承达道:“各位岛主听说问天盘丢失,特意过来帮我们占卜寻找。”

   承澜点点头:“原来如此,承家的事情竟然让各位道友劳心劳力,多谢了。”温衡不由得传音给太史谏之:“谏之, 这群岛主明明是被承家招来的,怎么说我们是主动过来的呢?”

   太史谏之说道:“承澜此人极为自负,他不止睚眦必较还极其高傲。若是被他知道了承家主动找人来帮忙,想必承家人要承受他的怒火了。”温衡沉吟道:“哦?是这样的性格吗?”

   太史谏之道:“以前做你侍读的时候还能装一装,后来暴露了本性你还说了他几句, 我想就因为这几句, 他就嫉恨上你了吧?”

   温衡不解:“既然承澜如此不堪, 为什么巫族会让他做近侍?现在轩辕律还让他做执界仙尊?”太史谏之说道:“自负也是要资本的,承澜性子极为骄傲不假,可他也是巫族万年来最聪慧的弟子,自从他出现之后, 巫族无人能超越他。”

   温衡疑惑的说道:“咦?巫族能窥探天机,按道理说承澜应该做执道仙尊侍奉道木啊,为什么会变成了执界仙尊?”太史谏之说道:“这就要问你的鸟了。”

   温衡:???他的鸟?他什么鸟?

   太史谏之道:“具体发生了什么我听人说过,你曾经有只灵宠,是火系的毕方鸟。承澜和你的鸟有过节,被你的鸟啄瞎了一只眼睛。”温衡纳闷不已:“太一啄瞎了他一只眼睛,他不是还有一只么?另一只眼睛怎么也蒙上了?再说了双眼瞎了也能重新复明,承澜为何不借助神丹妙药重见天日?”

   太史谏之道:“这就不清楚了,不过我想着,若是可以这样,承澜为何现在还会双眼失明?必定有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让他无法这么做。”

   温衡嘟囔着:“嗯,搞不懂……”

   这时,他感觉到承澜的神识落在了自己身上,他顿时老实了。承澜问道:“这位道友是何人?”温衡恭敬的行了个礼,王道和说道:“回禀仙尊,这是我玄天宗三长老藤禄。”

   温衡偷偷问太史谏之:“他怎么突然问我的事了?我不会被看破了吧?”太史谏之想了想:“这种事情我哪里知道,别说话,别被看破了。”

   承澜说道:“气息,有点熟悉。”王道和受宠若惊的说道:“能得仙尊如此看重,是藤禄的福气。”承澜被王道和谦卑的态度梗的说不出话来,他只得对着王道和他们点点头:“行。”

   然后他就进去了,头也不回。不过温衡觉得他回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他瞎么。温衡对太史谏之说道:“他到底是认出我了呢还是没认出来呢?”太史谏之不在乎的说道:“没认出最好不过,不妨碍我们去救小师侄。认出了也无妨,我太史谏之抽他一个承澜还是妥妥的。”

   温衡给太史谏之竖起了大拇指,太霸气了。然后他就听到太史谏之说道:“就是这里是巫族的老窝,抽了承澜之后,我们两个可能都逃不掉。”温衡挠挠脸颊,那还是低调吧。

   承达陪着承澜进去了,承通苦着脸站在门口。他对着众人行了个礼:“诸位道友,请随我来。”

   一群人跟着承通从广场旁边绕着圆形的湖泊走了起来,湖泊旁边有造型精致的水榭楼台,只可惜湖泊中什么活物都没有。普通人家有个院子,都会栽上一些水系的灵植,养上几尾游鱼。可承家坞的湖泊中,连一只小虾米都找不到。

   走了一炷香之后,众人停在了一座小院前,小院面对湖泊,院门紧闭。承通说道:“这里关押着今日在承家行踪鬼祟的人,诸位道友帮忙占卜,他们中有没有贼人。”

   承通手中灵光一现,小院的大门就打开了。温衡跟着王道和他们进了院子。没一会儿,有数十位修士双手双脚缠着术法被承家的人赶到了小院中。这群人面色苍白,一看就被私下里用过刑了。

   这群人中,温衡看到了熟人,还是三个。太史谏之也愣住了:“哎?她怎么会在这里?”

   熟人中,有谢灵玉、谢谨言,这对爷孙两从离伤界分别后就不见踪影,现在竟然出现在了这里!

   除了他们两,还有与温衡有过一面之缘的明萱。明萱低眉顺眼,看着无比温婉,她是这群人中唯一的一个女修。

   谢谨言和谢灵玉站在一处,这两人神色警觉,可是再警觉也没用,他们身上的法宝灵器全部都被收缴了,他们只穿着内里的衣服,神识一探就能探出他们的灵脉中被人做了手脚,无法运起灵气。

   王道和兴奋的声音传来:“师尊,你看!灵玉!”温衡道:“你就只看到灵玉了吗?没看到旁边的谨言吗?”王道和愣了一下:“哎?真是谢家主,谢家主竟然还活着!我竟然把谢家主认成了灵玉!”

   温衡说道:“等下保下他们两,还有旁边一个姑娘,看到了吗?”温衡说完这句话之后,他看到明萱朝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温衡挺想和她打招呼的,但是考虑到他现在的情况,还是低调点吧。

   承通道:“问天盘丢失前后,这群人在承家坞行踪鬼祟。现在就仰仗各位道友看看他们之中是否有人有嫌疑了。”

   听到承通的话,院子中被抓的这群人嚷了起来:“冤枉啊,我们是冤枉的!!”承通看了看这群人:“冤不冤枉,你们说了不算。在我承家坞内外鬼鬼祟祟,你们就有嫌疑。”

   这时候,只见苟不理梅天利还有于门忠他们围着这群人团团坐下,刹那间,旁边响起了一片咒语的声音。灵光在这群人身上转了几圈,在场的每个人身上都停了数十道神识。

   温衡手中握着八卦盘学着这群人的样子盘膝,他在八卦盘上点了一点灵气,八卦盘上闪出一个明晃晃的阵法在他的身下转动。这么一看,哎嘿,还挺像神棍的。

   这时候,一群神棍的可怕之处就显示出来了,没想到当场就有两个真要混到承家的小贼被这群神棍给算出来了。温衡震惊脸:“这也行?!”连他们准备偷什么都能算出来?是不是太可怕了?老温第一次感受到神棍们的可怕之处,他有点绷不住了。

   王道和作为这群人中打头阵的,他随手就点了这两人出来:“这两人只是小贼,但是问天盘不是他们偷的。”两个被点出来的小贼跪在地上连连磕头:“我们只是想进来偷一点灵宝,从来没想过打问天盘的主意啊!大人开恩哪!”

   承通依然苦着脸,但是他的声音很平静:“来人,带走。”说着旁边的家丁将这两人拖向了宅子深处,温衡想着这两人会无声无息的消失吧?

   王道和对承通行了个礼:“其他人只是被卷入其中,是无辜的。”承通点点头:“有劳诸位道友。”

   说着他拍拍手,家丁们手中托着从这群人身上收缴来的东西走了出来:“让诸位道友受惊了,承家出事,总要排除嫌疑。诸位道友洗清嫌疑就先行离去吧。”

   谢灵玉这时候却不答应了:“承道友,我来寻人,我朋友在承家失踪,你们三番五次搪塞于我。”承通掀起眼帘看了看谢灵玉,他一字一顿的说道:“你的那位朋友我们并没有见过,你是不是搞错了?”

   谢灵玉还想说什么,却见谨言拉住了他的胳膊。谢灵玉眉头一皱,谢谨言说道:“即便错了,也该给我们一个说法。”承通道:“你们当我承家是什么地方?什么人都能来要个说法吗?无稽之谈。”

   温衡这时候疑惑了,灵玉的朋友不是九尾景清吗?景清在承家失踪了?不应该啊。

   明萱这时候开口了:“我们无缘无故被承家所擒,现在一句搞错了就让我们走,想当这事没发生过……承家是不是过分了?你们不要给我一个说法吗?”明萱的声音很稳,即便她现在有些样子有些狼狈,却难以掩饰她的气度。

   承通拱拱手:“这位道友,承家错了。这样可以了么?”明萱淡定的拿过了自己的东西,她淡定的披上了自己明黄色的外袍,然后淡定的说道:“不可以。”

   承通抬起眼帘:“那你要如何?”

   明萱指着王道和说道:“因为承家的事,我无缘无故被抓,现在又让我走。我不想做糊涂蛋,我要跟着他们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承通波澜不惊的说道:“随便你。”

   然而想留下来的人少,只有明萱和谢灵玉他们,这三人穿上了自己的衣服站到了神棍们身后。温衡故意慢了一步挪到谢灵玉身边,谢灵玉对着温衡笑了笑。

   温衡惊喜的对谢林玉眨眨眼,这孩子认出他来了?谢灵玉刚想说话,就听明萱在他们两人识海中传话:“你们还是悠着点,这里是承家,再不济也是上古大家族,别太高调了。”

   温衡:……原来刚从明萱看他的那一眼不是错觉。

   承通转出了院子,温衡传音问太史谏之:“巫族不是人人能掐会算?怎么几个小毛贼还要其他的神棍帮忙?”太史谏之没说话,明萱倒是搭话了:“巫族没落了。如今族中能窥探天机者,只有家主和承澜,没了问天阵,他们就废了。”

   温衡幽幽的看了一眼明萱,明萱目光看向前方,一个眼神都没给温衡。他有好多话要问明萱,可是想想还是算了,他还是不说话比较好。

   太史谏之一路上安静成狗,竟然一句话都不说。温衡心里痒痒的,周围都是可以说话的人,但是偏偏要让他憋着,这滋味真是太艰难了。

   229

   承通带着这群人离开了院子,这次沿着湖泊继续走,等停下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到了一开始落下的那个广场的对面。隔着湖能看到承家的主宅。

   这时候温衡依稀看到湖中有东西,像是有个圆形的石头?奇怪,他们方才来的时候怎么没见到?

   明萱的声音传来:“这里离主宅远了,你为何不说话了?”温衡愣了一下,明萱是在和自己说话吗?他正想回应,就听太史谏之道:“你在这里哪里还有我能说话的份?”

   明萱叹了一口气:“能不能好好说话了。”太史谏之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明萱道:“我收到了追魂香,听到一只小鸟在哭哭啼啼,想着他可能出什么事了,就下来了。结果一来就看到你在撬问天盘。”温衡摸摸鼻子,云清到底做了什么?能同时招来太史谏之和明萱两人?话说明萱到底是谁啊?怎么和太史谏之势均力敌的样子。

   太史谏之道:“我就说那日有人在帮我,原来是你。你就这么下来,不会让人怀疑?”明萱回答道:“没事,最近上界很热闹,他们没空管我。”

   太史谏之来了兴致:“我久在下界对上界的情势倒是不了解了,最近有什么消息吗?”明萱道:“你知道混沌青莲化形了吗?他驻扎在一二重天的混沌海上,得了至宝后在晋级。若是他晋级成功,天界势力必将扭转。”

   太史谏之哦了一声:“那你还不好好的呆着?跑下来会失去和混沌青莲打好交道的机会哦。”明萱道:“我不知他是何人,自然不会轻举妄动。”太史谏之感叹道:“你还是以前的性子。”

   一直旁听的温衡弱弱的插嘴了:“那个,不好意思啊,我本来不想插嘴的。我倒是不介意你们在我脑海里面聊天,你们想怎么聊都行。就是明萱,我问你啊,无殇他晋级成功了吗?出关了吗?没人要害他吧?”

   明萱道:“没关注太多,只知道他的青莲洲附近有不少人在徘徊,只可惜他还没出来。”

   这时承通指着湖中心的石头说道:“这边是我巫族的问天阵,湖中心的问天盘被人盗走。劳烦各位道友施法看看问天盘下落。”

   温衡不解的问道:“承家为什么先让我们去盘问那些小贼?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把我们带来这里?”太史谏之道:“那自然是因为要先看看这群人的实力啊,若不拿出点证据来,谁敢信?”

   也是,即便能站在这里的人都是声名远播能窥探天机的人,可是是骡子是马不溜溜怎么知道?方才那两个被众人指出来的小贼,就是让承家能安心带这群人到这里的路引。

   这时苟不理他们啧啧惊叹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问天阵!”“是啊是啊,百闻不如一见。”“即便没了问天盘,却依然能感受到问天阵博大的气息!”

   温衡瞪着这群人,什么气息,他一点都没感受到!

   王道和提议道:“承道友,可否让我们到问天阵上去查探一番,这里离问天阵太远了。”承通道:“问天阵是巫族秘术,可能不太妥当。”王道和叹了一口气:“距离这么远,怕是难以察觉啊。”

   承通想了想:“我去问问家主的意思。”这时候只见承达快速飞了过来,温衡注意到,承达飞的时候没从湖泊上飞过,而是和他们一样绕着湖泊在飞。看来这湖泊上面禁制重重,他们来到这里已经是承家人往开一面了。

   承达过来之后对承通耳语几句,承通眉头一皱:“果真?”承达点头:“是的。”两人对视一眼,不知道在说什么。

   这是只听明萱说道:“承澜和巫族的家主吵起来了。”温衡大惊:“这你都能听到?!”太史谏之幽幽的说道:“天下神魂交流,能瞒过明萱的,寥寥无几。”

   温衡开玩笑道:“那我以后可要当心了,可不能对着明萱不恭敬。”明萱客气的说道:“没事,如果是你,我不介意。”

   承通道:“请各位道友就在这里占卜吧,无论结果如何,承家都能接受。”闻言王道和他们走得靠近湖泊,又见八卦盘的灵光闪动,一群人念念有词。

   突然,一群人的法器发出了崩裂的声音。定睛一看,他们的法器上出现了细微的裂纹。唯一没有裂纹的,是王道和的优昙钵。

   原本闪动的阵法因为法器的破裂纷纷灭了,王道和见此也灭了脚下的阵法。他叹了一口气:“问天阵果真霸气,这里所有的气运都被问天阵掠夺了,我们没办法占卜凶吉。您也看到了吧?”

   承通承达一看众人的法器,他们还带有一丝希望看向王道和:“千机散人的法器不是还完好无损吗?”

   听到这话谢灵玉狐疑的看了看温衡,温衡对谢灵玉传话道:“这事说来话长,回头跟你解释。现在在说话的是道和。”灵玉眼中迸发了惊人的亮光。

   王道和心里也在虚啊,他就怕再占卜下去优昙钵就坏了,他本来就是个神棍,忽悠忽悠就差不多了。哪里能玩真的?这时温衡给王道和传话了:“道和,问天盘是你太史师伯撬走的,被我弄坏了。你就说问天盘已经毁了,不知何人所为。这么说,就对了。”

   王道和的面容隐藏在斗笠之下,若是现在能看到他的脸,一定会发现他满脸的黑线。不愧是他的师尊能做出来的事,一做就做大事。

   王道和装模作样道:“我再试试,只是我道行浅薄,怕不能占卜出结果。”承通和承达拱手:“劳烦散人了。”

   王道和周身笼罩在金色的灵气中,看起来相当的唬人啊。他手中的优昙钵嗡嗡作响,声音由低沉变得激昂,在声音尖锐到达最高处的时候,声音猛然停下了。王道和舒了一口气行了个礼:“方才我占卜的结果……不太好,出来的结果是问天盘已经被贼人毁去了。然而我在此处占卜,结果不一定正确。”

   承通承达对视了一眼,他们对着王道和行了个礼:“多谢千机散人。”

   王道和他们又被承通承达带到了一开始落下的广场上。在承家的主宅前,站着承澜和一个体态微胖的中年男人,这男人面容愁苦眼中还压抑着难以明说的愤怒。想来他应该是承家的当家人了吧?明萱方才说承澜和家主吵起来了,现在看来是真的。

   王道和他们行礼:“见过族长,见过仙尊。”

   承澜手一抬:“占卜结果我已经知晓,有劳各位。如果没什么事,各位可以先回去了。”承家家主也在旁边拱拱手:“多谢各位道友鼎力相助。”

   苟不理他们互相看看,然后只能行了个礼退下。离开承家那么远之后,苟不理他们才开始吐槽:“什么意思啊?这就打发我们走了?之前说好的东西呢?”梅天利哼了一声:“还想要东西?没见承家家主毫无发言权吗?”

   于门忠道:“承澜仙尊明明可以自行占卜,或者让执道仙君来,可为什么还要让我们来,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梅天利道:“有什么好想的,谁不知道承澜仙尊不信任段仙君。”苟不理严肃的说道:“梅宗主,慎言!”

   一群神棍灰头土脸,法宝都坏了不少。他们互相打了个招呼之后就回到自己的悬空岛去了,剩下的就是自己人了。

   王道和兴奋不已,他冲上前就拍着谢灵玉的肩膀:“灵玉!我是你道和师兄!”谢灵玉笑道:“方才温老祖对我说过了。师兄,这是我高祖。”王道和对谢谨言行了个礼:“谢家主,好久不见。我现在不方便以真面目示人,等到了宗门就好了。”

   很快就到了玄天宗,一番热切的问候和寒暄之后,一群人终于可以坐下来好好说话了。

   温衡一直很好奇明萱的身份,他纠结了好大一会儿还是没问出口。明萱能因为一支追魂香从上界下来,就冲着这一点,她都是自己这边的人。既然如此,她是什么人,何必还要在意呢?

   谢灵玉来不及感受和师门团聚的快乐,就忧虑的说出了自己为什么会被捉的原因——景清不见了。

   他从下界一路追踪上来,费劲千辛万苦才打探到景清曾经在承家坞出现过。他正大光明的拜谒巫族,可是巫族人根本看不上他这么一个一文不名的修士,迫于无奈,谢灵玉只能翻墙了,然后就被捉住了。

   至于谢谨言,谢谨言是追着谢灵玉来的。他们没有温衡这种运气,有人帮忙,到现在两人还是黑户。

   王道和摸着优昙钵:“灵玉你确定景清在这里出现过?要不师兄帮你占卜一下?”明萱说道:“若是在巫族,只怕你占卜不出来,问天阵虽然少了问天盘,可是问天阵的余威仍在,想要渗透巫族的重重禁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王道和讪讪的笑笑,这里都是大佬,轮不到他们说话。

   谢灵玉说道:“景清一路上给我留下了记号,记号最后出现的地方就在承家坞。若是他离开了承家坞,一定会重新给我留记号,我找遍了周围,只看到他进去的记号,没见他出来的记号。”

   温衡说道:“景清这孩子一向机灵,灵玉你不用担忧。这样,老祖今晚去一探巫族,大不了把整个巫族翻过来,一定能找到景清。”他有树根可以帮忙,一定没问题!

   结果话音一落,就见太史谏之和明萱两面色古怪的看向温衡:“你要去探巫族?”温衡道:“别小看我,我也有点本事。”对此温衡的徒弟们都在点头:“我师尊找人还是很厉害的。”

   太史谏之道:“你可知巫族的问天阵下有什么?你就敢放出树根去翻遍巫族??”温衡疑惑道:“就是一个阵法罢了,有什么问题吗?”

   太史谏之摇摇头:“太子啊,你真是无知者无畏啊,那可是承澜的大本营,就算是我,也只敢在阵法上动问天盘,水下的东西,我碰都不敢碰。”

   温衡疑惑道:“水下有什么?”明萱道:“听说是一个阵法,和道木息息相关。很厉害,因为这个,承澜治下的十八岛屿才能悬浮在空中。”太史谏之在旁边应和:“嗯嗯!”

   温衡毫不客气的拆台:“这么厉害的阵法,谏之你还不是上去拆了问天盘?”太史谏之老脸一红:“我这不是想着给巫族制造点麻烦出来么?”

   明萱道:“太史动作还是太大了被发现了,若不是我帮他打了一点掩护,他现在已经被困住了。”温衡幽幽的看向太史谏之,太史谏之尴尬的咳了一下:“别拆我台啊,太子还觉得我超厉害呢。”

   明萱叹了一口气:“太子你要用道木根系探巫族,我们不同意。如果你一定要去,要带上我们。”温衡看了看谢灵玉:“我要去,灵玉和谨言,你们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哪里都不许去。”

   230

   夜晚的巫族和白天完全不同,承家坞附近有很多建筑,到了晚上都会亮起各色的灯。但是到了巫族,反而一盏灯都没有,整个承家黑灯瞎火,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墙头上冒出了三个脑袋,太史谏之关照温衡道:“太子这种事你一定没做过,等下你就跟着我们的步伐走,要千万小心,不能落单了。”明萱道:“这边的禁制被我解开了。进去之前,太子我要再跟您强调一遍,到了巫族,你的目标是找人,而不是窥探巫族的秘密。要收好你的树根,不能被人发现了。”

   温衡还没说什么呢,太史谏之不服气了:“玄冥你这话就没意思了啊,太子又不是小孩子,看几眼又怎么了?”明萱怼道:“你确定现在的太子能看明白?”太史谏之只能幽怨的说道:“也是哦……”

   明萱叹道:“从没想过有朝一日,我竟然陪着太子在翻墙。”太史谏之也在叹气:“是啊,竟然还翻的是巫族的墙。”两人寂寞的叹道:“我们也落魄了。”

   温衡挺淡定的:“这有什么。我在下界和无殇还翻过人祠堂,挖过人坟。这都不算事。”太史谏之和明萱互相看了一眼诡异的沉默了,轩辕太子在下界到底经历了什么?

   温衡灵活的翻过了墙传音:“别愣着了,下来吧。”太史谏之震惊道:“竟然比我们都娴熟。”

   明萱在前面带路:“我看过那小九尾留下的印记,确实断在了承家。我和谏之已经记下了那孩子的气息,等下分头行动。”温衡道:“行。”

   太史谏之和明萱的身形隐没在黑暗中,温衡也不差,得了混元珠之后,他如虎添翼。他现在所在的位置在承家人的别院中,地方挺大,但是想要找到人,不用点手段不行啊。

   温衡的讨饭棍在地上轻轻敲了敲,顿时地面上出现了无数细如发丝的树根。树根贴着地面爬行,见窗钻窗,见门钻门。明萱他们是说让他不要用道木根系翻地下,可是没说不能在地上翻找啊?他的树根能穿透很多阵法和结界,无数次温衡用树根逃出险境。

   他对巫族的秘密不感兴趣,只要找到景清就行。树根从温衡脚下蜿蜒而去,速度极快却又悄无声息。温衡自己站在墙角的阴影下,他的神识随着树根慢慢荡开。

   他先看到了在巫族翻找的太史谏之,太史谏之身形犹如鬼魅,走过哪里就悄无声息的钻进去。没一会儿太史谏之就找了十几间小院了。

   他又看到了明萱。来历不明的明萱在黑暗中闪躲,温衡差点跟丢她。若不是他的树根分布分布广难以察觉,他可能已经被明萱甩得远远的了。

   方才他听太史谏之叫明萱为玄冥,这个名字不是他第一次听到。明萱应该是他曾经的臣子吧?早晚有一天,他会知道明萱的真实身份的。

   根系扩散开来,树根像是潮水一样从一件件的小院间翻找。很快,他就找完了巫族东边的小院。他看到明萱他们一个向着南边走去了,一个向着北边而去了,他想着,他应该去西边看看。

   西边有承家的主宅,这里多半都是宫殿。温衡他们想着这里住着的人,多半是承家核心人物。他本想避开这里,可是想了想还是准备翻找一遍。

   结果你猜怎么着?景清没找到,他竟然找到了承澜!

   承澜站在黑暗中突然开口了:“谁?”温衡汗毛都竖起来了,不会吧,承澜感觉这么灵敏的吗?他身处东片区,树根绕过湖泊去了西边,这都能被他发现?难道真的是传说中的瞎子耳朵灵?

   这时候温衡听到了回应:“仙尊。”温衡的神识一扫,只见承澜身边冒出了一道青烟,那声音就是从青烟中传出来的。吓他一跳,他还以为承澜发现他了呢。

   细细一听,那声音很耳熟,温衡一辨认,这不是段不语的声音吗?段不语果真是承澜忠心的狗,承澜回自己家,他都不放心?

   承澜表情冷淡:“有事?”段不语道:“仙尊今日回巫族,为何不告诉属下?”

   承澜平静的说道:“不告诉你,你不也知道?这次又是什么符篆,以前没见你用过。”承澜道:“最近在下界流行的符篆,刚买来就用上了。”

   承澜道:“问天盘被人盗走了。”段不语道:“此事属下已经知晓。”

   承澜道:“你知道这事是谁做的?”段不语道:“仙尊比属下更能窥探天机,属下不知。”承澜道:“我以为你该知情,神骨的事,你惦记了那么久,不在巫族埋几个人都说不过去。”

   段不语沉默了,许久之后他幽幽的说道:“仙尊,属下对您绝无二心。窥探神骨,也只是想让您的双眼好起来。”承澜哼道:“这就不劳你费心了。”

   段不语停了一下:“仙尊,今日淳安仙尊来找您了。”闻言承澜嘴角露出了笑意,左边的脸颊上就出现了一个小酒窝。

   温衡记得,他在幽冥界附魂的时候,曾经在梦中看到过少年的承澜,承澜有一双好看的丹凤眼。只可惜,他的双眼现在已经裹在布条下,再也看不见了。

   承澜脸上在笑,声音却一如既往的冷淡:“他说什么了?”段不语道:“他来找您,说他闷了,想找您聊聊。”

   承澜道:“你有没有同他说,等我回去就找他?”段不语的声音很卑微:“说了,淳安仙尊说,让您回来的时候,给他带奶酥卷。属下已经着人去买了……”

   承澜道:“这事不用你操心。灵虚境的事情你还没给我一个说法,那风无痕是怎么在灵虚境留下通道你却没发现?”

   段不语声音有些低落:“仙尊,属下对您的忠诚苍天可鉴,属下绝不会背叛您。风无痕留下的通道我一定会找出来,仙尊您……再给属下一个机会。”

   风无痕?不是早就死掉了么?怎么又拿出来说事了?温衡满头雾水,他怎么看不懂承澜和段不语的相处方式了呢?之前调查风无痕死因的时候,还是承澜派出的楚越姬无双还有韩瑃子他们来查的。结果有些敷衍,温衡他们只想着蒙混过关,却不料承澜还盯着这个呢?

   承澜道:“机会我当然会给你。还有什么事吗?没事就先撤了,我乏了。”段不语道:“如此就请仙尊早日安寝。”

   承澜手一挥,符篆就挂断了。温衡的树根正准备撤出去,就听到承澜冷哼了一声:“神骨……也是他能肖想的。”

   温衡对承澜的感觉有点复杂,一开始的时候,他确实想过看到承澜就一棍子敲死他。一路上给自己设置了这么多的障碍,先找帝幽出手,再有段不语阴他,温衡没见到这人就知道这货不是什么好鸟。

   他和承澜的这一战免不了,早晚都要打。可现在时机不对啊,他要去找景清。他总觉得若是现在打死了承澜,会有不妙的事情发生。

   这时候温衡听到了太史谏之的声音:“太子,人找到了。在北边,你们快来。”温衡闻言收回树根,身形像是闪电一般冲到了北边的建筑群中去了。

   太史谏之站在一座小院前,他说道:“里面的味道非常浓烈,九尾的小辈应该在这里了。”温衡抬头看了看小院上的牌匾,牌匾上写着三个字‘求真院’。

   温衡乐了:“这里莫非是个学院?景清这孩子确实爱书籍,一定是他看书着了迷忘了时间吧?”要真是这样就好了,也省的灵玉在玄天宗揪心不已。

   太史谏之却道:“等明萱来。”没一会儿明萱就来了,她一看这院子就皱眉了:“怎会在此处?”温衡问道:“怎么了?”

   明萱道:“这是巫族的刑讯室,进去的人会很惨。”温衡一听心都凉了,他竟然还傻乎乎的以为这里是个书院!一个刑讯室怎会叫这么风雅的名字?!顾不得想太多,明萱手中结印,很快就解开了小院前面的禁制。

   三人从院子钻进去,院中竟然没有一人把手。温衡心急就要冲到院中的小楼中去,他却被明萱拦住了:“慢着,太子可知为何到现在巫族没有一个人出来活动?”

   温衡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他想了想:“或许巫族有传统,天黑就睡觉?”这是他能想出来的最好的解释,听到这个解释,太史谏之默默的捂住了脸。

   明萱道:“巫族建筑就建在问天阵上,阵法时时刻刻都在变。太史抠走了问天盘,问天阵虽然不能启动,可是余威仍在。巫族的每一条路,每一座院子都是阵法的一部分,若是贸然闯入,会激活整个阵法。今日太子见到的那些被巫族人捉到的修士,运气还算好,运气不好的,当场就灰飞烟灭了。”

   明萱上前一步:“接下来由我开道。太子跟在我后面,太史殿后,一步都不能错,明白吗?”温衡点头:“好,麻烦明萱了。”

   明萱手中结印,在黑暗中,温衡神识一扫就能看到她手指都挥出了残影。好强悍的术法!只不过温衡有不解的地方,方才他的树根查探了那么多地方,也没见激活阵法啊。

   明萱走一步结一次印,她解释道:“活物想要在阵法中行走,就要遵循规则,要么解开术法,要么遭受阵法反噬。我们要带出那孩子,一步都不能错。”

   终于明萱推开了小楼的大门,温衡闻到浓郁的血腥味传来。

   作者有话要说:太史谏之:我竟然混到翻墙的地步了!

   明萱:我竟然成了帮凶!

   温衡笑呵呵:没事啦,曾经我还挖了人家祖坟,这种晚上出行找乐子的事情,我和无殇做了多次。太刺激了!

   应龙和麒麟傻眼了:你在下界就过的这种日子吗太子??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