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第四十三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76

   文家人沉默了, 只有小姑娘抱着猫尸哭的稀里哗啦。温衡坐在木凳上对着文家一群人,他明明在笑,文家人看到他却像看到了鬼。短短的几炷香之内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 文家那些隐匿的黑暗就被翻了出来晾在了阳光下。

   文雅儿也顾不上哭了,她小腹有些发紧, 原本想着屈打成招让温衡在战神面前改口,这样她依然是一朵无暇的白莲花。可没想到她的计划非但没能成功,还牵连了整个文家。好在这里的人都是文家主家人, 文雅儿眼神一转,眼底的阴狠被她纤长的睫毛遮住了。

   为了自己, 为了文家,她不能让温衡活着出去, 更不能让关俊彦在战神面前胡说。她悄悄的拉了拉她的母亲耳语道:“母亲,姨母那边不是有一位上界的剑仙吗?速速让那剑仙帮忙,不然大事不妙!”

   她母亲迟疑了一下:“就怕那剑仙不愿意帮忙。”文雅儿咬牙:“你就对那剑仙说, 是姨母让他帮忙的。姨母现在不在九坤城,就算事后知道,他又能拿我们怎么办。”

   在场人多,文雅儿的母亲偷偷的离开了水榭, 众人只当她去给手指上药,谁都没有注意到她的行踪。

   关俊彦严肃的说道:“今日文家发生的事情,我会原原本本的告诉战神, 此事会让战神定夺。当然,我也会告知文族长……”

   关俊彦还在慷慨陈词, 温衡心头警铃大作, 他猛地抬头环视一圈,只见一道犀利的剑光从关俊彦背后的天空向着这个方向呼啸来。温衡瞳孔一缩, 太强了!他飞升到上界之后就没见过这么可怕的剑光!

   关俊彦还没有意识到灾难快要降临,温衡猛地站起来扑向他:“快跑!”关俊彦被温衡夹住了脖子往水榭旁跑了几十丈。这时候剑光轰然而至在水榭上炸开,宁静的水榭顿时一片凌乱,文家人惊慌失措的连滚带爬跑走了,碎裂的地面上躺着没办法逃跑的已经嗝屁的文家老者。

   剑光炸裂开,水榭被砸出一个大洞,下方的池塘水波激荡,水榭上弥漫着水汽。水汽中一个身形修长的人笼罩在斗篷下,手中握着一柄灵剑。

   “放开我……”关俊彦快被温衡勒得翻白眼了,温衡连忙松开他。关俊彦松了一口气,他揉揉脖子:“多谢。”说着他亮出了自己的□□:“来者何人竟然偷袭本将!”

   温衡连忙给关俊彦后面两个守卫打手势:快滚!别送人头了!守卫们收到温衡的指示,可是却迟疑着不走。关俊彦扭头吼了一声:“快走!”这两人才飞速离开。

   黑袍男子身形如电,一柄灵剑犹如游龙一般杀到了关俊彦面前,只听‘镪——’一声刀枪相撞的尖锐轰鸣爆发出来,温衡双耳一下就失去了听觉,只留下一片连续的余音。关俊彦握着□□的双手虎口裂开浸出了鲜血,他咬紧牙关强撑着却发现□□在颤抖。

   斗篷男子的脸笼罩在阴影中看不到他的容貌,他只凭单手握剑就压住了关俊彦的□□。关俊彦这时候还想耍帅:“到底是何人?”温衡从后面揪着他的后衣领就拖着他跑了:“还逼逼,都快没命了!你还想问清楚他的名字去阎君那边告他一状吗?”被拖着狂奔的关俊彦:???

   温衡拖着关俊彦在文家拔足狂奔,这时候就要说一说文家可怕的阵法了,他转了足足有三十多圈,愣是没有找到出去的路啊!温衡大吼一声:“出口哪!”关俊彦在后面叫着:“你放我下来,我还能一战!”

   两人身后,斗篷人紧追不舍,一道道的剑光挥出,都会在快要碰到两人的时候被温衡奇迹的躲开。关俊彦也算看出门道来了,他真不是斗篷人的对手,方才要不是温衡拉他一把,他这会儿说不定已经在奈何桥旁边排队了……好吧,幽冥界的效率暂时没那么高。

   关俊彦对温衡说道:“我们兵分两路,另外一个去逃命!”温衡点头:“好的!”

   结果两人刚分开,斗篷人就追着关俊彦而去了。关俊彦狼狈的回头挡了几招,发现斗篷人招招都是杀招。他猛地转过了身想要上自己的绝学,没想到斗篷人手中剑光一闪,关俊彦的□□头就被一剑削掉了!

   关俊彦眼中倒映着斗篷人和他的灵剑,他能预料到下一剑会是什么样的招式,可是他躲不开。

   就在这时一道黑色的灵光从旁边插过来,一看竟然是温衡!温衡足下狂奔:“哎呀,好险,听你的分开跑,你怎么被抓住了?”斗篷人哼了一声,周身的灵气再度暴涨,温衡和关俊彦觉得他们就像是被死神在追赶。

   温衡尝试着召唤他的道木,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文家阵法的原因,他怎么都感受不到他的道木。为了活命的温衡逼急了,他也不想给文家减少麻烦之类了,他专门挑着文家精致的亭台楼阁和小楼跑去。

   文家的楼台倒了一座有一座,温衡他们跑过的地方,斗篷人无差别攻击。关俊彦声音都变了:“这是什么人啊!为什么这么强?!”温衡夹着他拐到了一座行宫中,只听身后传来柱子断裂的声音,温衡声音都变了:“我不知道!我又不是九坤城的人!你们城里有这么强的人你们自己都不清楚吗!”

   这时候温衡眼前一黑,他猛地一抬头,发现行宫的柱子都被斗篷人砍断了,眼看沉重的行宫砸了下来。

   文家就像进了拆迁办,眼看先祖留下的产业在剑修手中成了废墟,文雅儿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她也不知道招来族长的高手杀温衡他们是对是错了,她只知道这事要是被族长知道了,后果会很严重。

   随着文家第一层最高的一栋小楼倒塌,一直困着温衡的阵法终于失效了,废墟中猛地冲出了一道身影,温衡夹着关俊彦一下冲破了头顶的天空向上飞去。在他们身后,斗篷人紧追不舍。

   文府的天空只是障眼法,温衡快速的撞穿了文家的房子冲到了九坤城半空中。他低头一看,看到了九坤城整齐划一的房子。下方传来了建筑倒塌的声音,温衡看到文家的房子轰然倒塌,斗篷人裹挟着尘土从废墟中冲了出来。

   温衡猛地将关俊彦往旁边一丢,可怜的关俊彦毫无反抗之力就被丢了出去,落地的时候砸碎了好几座房子。温衡大喊一声:“棍!”从九坤城的一条街上快速飞来一道灵光,温衡再一次握住了他的讨饭棍。斗篷人一剑杀到,温衡一棍子就砸了上去!

   只听咔嚓一声,斗篷人的灵剑断成了两截,前段落了下去。斗篷人没想到温衡力量竟然大成了这样,他的身形有了片刻的迟滞,应该是被温衡的灵气伤到了。他执剑的手被强大的力量震碎向下垂去,快要握不住灵剑!他运起灵气想要修复他的断手。温衡会给他机会吗?不会!

   温衡兜头就砸向了斗篷人:“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是何方神圣!”这一棍子落下去,不打的斗篷人半身不遂,他就不姓温!

   强大的灵气从温衡身上散开,招式没落到斗篷人身上,汹涌的灵气已经从上而下轰向了九坤城下方。温衡招式未落,以他为圆心的地方就出现了强大的灵气球,灵气球向下扩张,碰到了九霄界的房子。一栋栋房子以文家为圆心开始崩塌,只听连续不断的倒塌声传来,转眼之间几条街区都成了废墟。

   幸亏住在里面的人都是仙人,温衡也没有直接攻击到房子上,房子塌了人挖出来还能用,问题不大。只不过直面温衡强大招式的斗篷人问题就大了,斗篷人的斗篷在强烈的劲气下碎裂开来,露出了带着青铜面具的脸。温衡笑了一声:“哟,防护措施挺严格的,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能撑多久。”

   之前在文家被斗篷人追着打,温衡单纯是因为讨饭棍不在手上,他觉得失去武器不好发挥。现在武器在手中,他要是拼不过斗篷人,他都对不起飞升的小伙伴。

   就在这个时候,温衡听到了一声女人的声音:“住手!”温衡一愣,斗篷人趁机几个闪躲撤开了。温衡并不是因为有人叫他停下他才会住手,他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神识一绕,有三道灵光从不同的方向向着温衡和斗篷人而来。温衡的目光直直的盯着其中一道灵光,他双眼猛地亮了,嘴角的笑意压都压不住。

   三道灵光分别是文家家主文语嫣、执界仙君战神,还有一道灵光,颜色青绿像春天柳树上刚刚萌发的芽儿,也像夏季杨柳随风摇摆。灵剑上的人面容俊秀,让人一看就如沐春风心生好感。温衡一看到这道灵光就不由自主的绽开了笑颜:“老邵!!”

   第三道灵光上的人竟然是温衡的好朋友邵宁!

   当下温衡就收回了自己的棍子,这个时候,棍子离斗篷人的青铜面具只有一线距离。斗篷人的瞳孔在剧烈的收缩。他差一点就死了,直到温衡收起了棍子,他才发现他身体在颤抖。

   电光火石间邵宁就杀到了温衡面前,温衡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邵宁拉着他看了又看,然后哇的一下哭了。“呜呜呜,你跑到哪里去了?我找你找了好几个月,你个混蛋,飞升都能和大部队走散!”

   邵宁劈头盖脑就骂了温衡一顿,一边骂一边哭:“都什么毛病,你这不靠谱的习惯什么时候能改一改?啊?不知道我们在担心你吗?”温衡连忙从储物袋中掏出手帕:“哎呀,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温衡不说还好,一说邵宁飞起一拳就砸他胸口上去了:“好好的?我再晚一点过来,你就闯了大祸了!”温衡赔笑:“还好吧……没闯什么大祸吧?”说完他心虚的向下看了看,只见九坤界本来完好的城池中出现了一个大大的圆,圆占了五分之一的九坤城,圆中的所有房子都成了废墟。

   温衡心虚的挪开眼睛:“你听我说,这纯粹是意外。”

   77

   邵宁终于哭完了,他擦擦泪:“我不是跟你说这个,我说的是另一件事。”温衡一愣:“不是说这个?那说的是什么?”邵宁道:“你就没发现他很眼熟?”邵宁指着斗篷人,斗篷人这会儿衣衫狼狈,九坤界的执道仙君文语嫣赶来挡在了他的面前。

   温衡有些迟疑:“谁啊?我认识吗?”邵宁道:“我本来不确定,直到看到他与你过招,这才确定了他的身份。”温衡一愣:“谁啊?”

   邵宁声音都在颤抖:“谢谨言。”听到这个名字,温衡整个人都惊呆了。

   谢谨言,御灵界兰陵城谢家的剑修,是温衡年轻时候认识的非常优秀的剑修。他为人中正坚毅,极有责任感。在下界的时候谢谨言带领整个谢家剑修共同进退,谢家因为他成为了整个修真界数一数二的剑修宗门。

   再加上他人如美玉,长得更是俊秀出尘,温衡曾经当面夸他长得标致,当时的修真界有多少女修哭着喊着要嫁给他。可谢谨言最后选择了一个普通的姑娘成了婚,小两口本来可以关上门甜甜蜜蜜的过自己的小日子。可是下界那时候出现了异界来的残魂,残魂想要侵吞整个修真界,为了除去温衡这个道木拥有者,他们想到用上古的阵法献魂阵来对付温衡。

   为了确保阵法有用,残魂附体的人在修真界的土地上随机挑选人做试验。谢谨言和他身怀六甲的夫人被困在了阵法中,为了保护他的妻儿,他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谢谨言死后,谢家渐渐的败落下来。温衡曾经目睹过谢家的强盛和没落,无数次他在感叹,如果谢谨言还活着,谢家现在依然会如日中天。

   谢谨言死了,温衡记得自己还去参加了他的葬礼,虽然只立了一个衣冠冢,可那也能证明谢谨言在御灵界的大地上生活过。谢谨言死后,温衡少了一个能说话的人。

   温衡不确定的问道:“真的是谨言?”邵宁肯定的点头,他的双眼红红的:“我在二十八重天上遇到他,当时以为他是灵玉。结果发现他竟然不是!”

   谢灵玉是谢谨言的玄孙,也是邵宁最小的一个弟子。谢谨言死后没多久,他的夫人就生下了他的两个孩子,可惜他的两个孩子没能继承谢谨言的资质和容貌。不过谢家人一代代的传下去,传到第九代的时候终于有了美玉一样的谢灵玉。还没来得及好好培养,就被喝醉了酒的邵宁卷回了上清宗做了自己的小徒弟。

   温衡曾经无数次对邵宁说:“要是谢谨言还活着,你肯定没办法收灵玉为徒。”可是没有可是,谢谨言死了,谢家败落……

   邵宁道:“灵玉和他太像了,只要一个背影我就能认出来。一定是他。”温衡充楞的看着谢谨言的方向,他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半晌温衡恍惚的说道:“我……是不是在做梦?老邵,你是不是也是我想出来的?我是不是因为和大家失散太久出现了幻觉?或者我在文家中了什么奇怪的幻术……”

   邵宁一个巴掌挥了过去,温衡的脸颊顿时就肿了。邵宁关切的问道:“醒了没?”温衡肿着脸:“醒了,没中幻术。”

   所以,老邵是真的,谢谨言也是真的。温衡……温衡怎么觉得这么想哭呢?他飞升到现在,一直想同自己的小伙伴汇合,如今却一下来了两个!温衡捂着脸颊笑了下,眼眶却红了:“对啊……献魂阵,天笑他们当时说,这是上古的时候祭祀的阵法,只有最纯净的灵魂才能被选中。所以谨言被传到了上界……还活着,真好……”

   邵宁也红了眼:“是啊,不过他可能不记得我们了。”温衡笑了:“没事,只要还是他,有没有记忆都没关系。”

   战神哼了一声:“又是你,乌鸦嘴的神棍,你竟然跑到我们九坤界来了。还有你,你又是谁?在九坤界的大地上自说自话,报上名来!”前一句说的是温衡,后一句说的是邵宁。文语嫣面色平静:“伤我贵客,毁我文家,这笔账我记下了。”

   邵宁偷偷的问温衡:“你又怎么惹事了?”温衡捂着脸含糊道:“你了解我,我是惹事的人吗?”邵宁点头:“我知道了,看来惹的事情还不小。你啊,一个不小心没看住就出事。现在怎么办?打还是跑?”

   温衡看了看谢谨言的方向,发现谢谨言也在看他,即便隔了青铜面具,温衡也觉得谢谨言的眼睛还是那样。他和谢谨言之间是误会可以慢慢解除,那些记忆可以慢慢恢复,当务之急,是要解除最大的麻烦。

   邵宁神识一扫,他和温衡两个早已被无数守卫围住,要是他们反抗,温衡还好,邵宁觉得自己会被捅成筛子。

   文语嫣是个冷艳的女人,她冷着脸听关俊彦同战神汇报情况。关俊彦鼻青脸肿,身上的骨头断了大半。他艰难的抬起手对战神说道:“战神大人,就是这样的情况。从棺材中被救出来的女人就在外面,您可以随时询问。”

   战神面色黑的像是漆,他的手将木质的椅子扶手都捏碎了。文语嫣手一抬:“去唤文雅儿和文语岚他们来。”这事不能善了了,文语嫣冷着脸在温衡和邵宁脸上徘徊,温衡和邵宁两个跪在地上五花大绑,感觉到文语嫣的神识,两人同时扭头看向文语嫣,硬生生的将文语嫣看的扭过头去。

   邵宁在疯狂的给温衡传音:“你一直都在九坤界?可惜符篆都不能用了,要是能用的话确定你在这里,我早就来寻你了。”温衡回应道:“不是,我一开始被道木传送到了幽冥界。”邵宁梗了一下:“上界的道木真狠啊,别人都是飞升,只有你被送去投胎。”

   邵宁说道:“我早就知道你这倒霉的体质,一定遇不到什么好事,发现你不在,我想着你肯定在下界。”温衡不服气:“你怎么没想过我会被直接传送到第一层去,说不定我能成天帝呢?”

   邵宁幽幽的说道:“你自己是什么德行你心里没数?你当你飞升上来旅行呢?”说起这个话题,温衡立刻跑题了:“说起这个,老邵我跟你说,我在幽冥界和下界录了不少影像,等下给你看。”被带跑的邵宁:“哎呀,好呀,都有什么风景啊。”

   这两人私下传音聊得欢,战神的行宫中却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文家的长街被毁了,文语嫣的行宫也被埋了,她只能随着战神到这里来询问情况。

   战神头上都是青筋,看得出来他很想保持平和,却只能咬牙切齿道:“文族长,这事希望您能给个公允的判断。”文语嫣沉重的点头:“好。”文语嫣后面站着的谢谨言幽幽的看着温衡和邵宁,青铜面具遮住了他的脸,他摸向了自己碎裂的胳膊不知在想什么。

   文雅儿没进门先哭上了,一阵阵幽怨的哭声传来,哭的那叫一个缠绵悱恻梨花带雨。文雅儿双眼肿得像是毛桃一样,她俏生生的看向战神:“夫君,你可算回来了,妾,妾真的是清白的!”

   战神没说什么,文语嫣轻轻的放下手中的茶盏:“吵吵闹闹,有失风范。”文雅儿哽咽着:“姨母……”

   文雅儿止住了哭泣,文雅儿的母亲却嚎上了。文雅儿的母亲叫文语岚,文语嫣是她的长姐,文语岚张口就来:“爹娘!只怪你们走的早,如今大姐对我们母女越发苛刻,你们为什么不在!”文语嫣淡定的说道:“太吵。”

   这说起来又是一笔糊涂账,文语嫣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她以自己的能力飞升之后将下界的家族都接了上来。她的家族在下界的时候只是个很普通的修真家族,族人大多数人没有灵根不能修行。飞升至上界之后,当时的天帝说文语嫣至纯至善,因此让她的父母和族人成了无垢之体。

   哪怕不能修行,无垢之体也能活上几千年。在这种情况下返老还童的老两口竟然老蚌生珠,生出了文语岚。文语嫣一人打拼,没空陪在父母身边,有了文语岚,父母自然享受了更多的天伦之乐。在这种情况下,老两口自然对文语岚多有偏爱。

   长此以往的,文语岚就养成了想要什么张口就来的性子。文语嫣的父母元寿到了快要嗝屁的时候拉着文语嫣的手对她说,语岚不能修行,你这个做长姐的要多多关照她……

   文语嫣这人虽然面冷,但是却不会违背父母的意愿。父母过世之后,只要文语岚做的事情不算太过分,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这些年她经常不在文家,文家如何她也不想管,现在光爆出来的这几件事,每一件都让文语嫣麻爪子。

   “咔嚓咔嚓咔嚓……”这时候,应该肃静的大厅中传来了嗑瓜子的声音,众人定睛一看,温衡和邵宁两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解开了捆仙绳,两人缩在旁边坐在小马扎上捧着瓜子在磕。明明两个都是极为出色的修士,竟然能不顾形象到这种地步!

   邵宁咔嚓咔嚓的扒着瓜子:“感觉在看玄天城最新的画本子,带劲。咦,为什么你有这个味道的瓜子?我怎么没有?”温衡默默的将储物袋伸向邵宁让他抓了一把,他得意道:“我可是云清的师尊,他给我开的小灶当然比你的多。怎么样?精彩吧?”

   邵宁和温衡何等默契呢,这两人在下界的那些年什么事没做过?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要干什么。邵宁叹了一句:“要是灵犀在就好了。”灵犀是他们的另一个好友,和温衡邵宁比起来,灵犀嘴毒八卦还爱钱,这种场合他最喜欢了。

   战神头上都是青筋,他抽出腰侧的鞭子抽向温衡他们:“你们两个竟然在我的行宫中无状!”鞭子还没抽到两人身上,邵宁手一抬就捏住了鞭子,老邵头都没扭,他还在和温衡两个叽叽咕咕的。战神那柄一鞭子能抽死十几个地仙的鞭子到了邵宁手中竟然像一条绳一样软趴趴的没有力气了。

   战神面色挣得通红,他想要将鞭子夺回来,可是邵宁手中一用力,长鞭就从战神手中飞出。邵宁随手一折丢在了一边的地上,他吐出了口中的瓜子壳又过去抓了一把瓜子:“你看那个哭哭啼啼的女仙,不就是下界话本上写的那些做了那啥还立牌坊的那啥吗?”

   温衡也在磕着瓜子:“嘘,低调,看戏就行。”邵宁点头:“对,看戏就行。”战神看着两人的眼睛都红了,这两人,欺人太甚!

   78

   文语岚还在嚎,文语嫣终于忍不住了:“闭嘴。有事说事,战神府邸不是让你撒泼的地方。”文语岚一听还要继续嚎,文语嫣手一抬,文语岚一个字都嚎不出来了。

   战神红着眼睛问文雅儿:“雅儿,我敬你慕你,自从和你成婚,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寻来。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给我一句实话,你那奸夫到底是谁。孩子的事情我不追究,你落了他。我就当这事没有发生,以后还好好的过日子。”

   温衡感叹道:“真爱。”邵宁也在旁边感叹:“真爱。”这两人停下了磕瓜子的动作,一顿感叹之后继续磕。

   文雅儿涨红了脸,她眼神偏移吱吱呜呜:“我,我……”战神走到文雅儿面前:“雅儿,你说话啊。”文雅儿不说话,开始嘤嘤嘤的哭起来了。

   温衡和邵宁又在感叹了:“真爱!”说起真爱这个话题,温衡问道:“老邵你下来的时候遇到无殇了吗?”邵宁想了想:“没,下来的时候就只遇到了不凡,对了,张家的那群人在三十一层天上,挺能干的,张初尘已经成了大将了。”

   “哦,老张好能干。”说的都是一起从下界飞升上来的小伙伴,温衡想着上去就能看到他们了。真好,越向上,看到的自己人越多。

   文雅儿不肯说,战神暴跳如雷:“难道你还想着给你那奸夫遮掩?你口口声声说我冤枉了你,那好,算命的就在这里,若是冤枉你,我拧下他的脑袋!”

   邵宁哼了一声:“好大的口气。”老邵,如果你能放下瓜子站起来摆一个帅帅的姿势,这话还有威慑力。结果他和温衡两像只在吞食的仓鼠一样,这话怎么说怎么奇怪。

   温衡不在意:“放心,他拧不断。”邵宁淡定的说道:“我知道。”

   战神的耐心终于告罄,他咬牙道:“不说是吧?好。乌鸦嘴,你先前说过,让她怀孕的人就在我的府邸中,我给你一盏茶的功夫去找,你找到了,冒犯我的事情一笔勾销!”

   邵宁对温衡说道:“捉人?”温衡点头:“嗯,不用你帮忙。”邵宁应了一声,继续坐小马扎上面嗑瓜子,温衡站起来抖抖衣袍落下了一地的瓜子壳。他身形犹如闪电冲出了战神的府邸,没一会儿他回来了,手里拖着一个肤白腿长的高大男人。

   文雅儿一看到那男人,眼中就滚下了泪:“张郎!”温衡对战神拱拱手:“幸不辱命逮到了他,看尊夫人的反应,应该是没错了吧?”

   战神一看地上的男人,气的脸都青了:“竟然是你!”地上的男人昏迷不醒,战神上前踢了两脚都没让他醒过来,文雅儿趴在地上的男人身上哭着:“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温衡回到原来的地方猫着,他又和邵宁两个欢乐的磕起了瓜子。邵宁一看那男人就知道短时间内这男人醒不过来,温衡的招式他很清楚。邵宁问道:“不是说在府邸中么?你怎么跑外面去了?”温衡说道:“他藏起来了,可能怕秋后算账。”

   战神气的面色铁青:“都到了这个时候,你竟然还这么护着他!你心里到底有没有过我?!”文语岚扑过来护着文雅儿,可惜她口不能言,只能手足无措的比划着。

   文雅儿跪在男人身边擦干了眼泪:“要不是你死缠烂打,我早就和张郎双宿双飞。”战神闻言倒退了几步,可怜的男人收到了沉重的打击。

   文语岚一直试图去捂文雅儿的嘴,文雅儿毅然决然的推开了她:“母亲,事到如今你还要我怎么做?难道你要我眼睁睁看着张郎被他害了?你好狠的心啊。”

   文雅儿的手温柔的放在小腹上:“我和张郎两情相悦,如果不是因为你是战神,你是执界仙君,文家怎么会把我推出去做了联姻人选?你们牺牲了我的幸福,现在还想着要张郎的命?呵……”

   文语岚抬起手对着文雅儿的脸就是一巴掌,文雅儿的脸被打偏,她却没哭。她古怪的笑了:“母亲,你打我打的很开心?是不是恨我毁了你的心血?你可知道我有多畅快?”

   文雅儿笑道:“从小你就对我说,我是文家的大小姐,文家将来就要靠我来发扬光。无论我做什么,你事事都要干预。我结交什么人,说什么话,你都要耳提命面的交代我。你从小要强,一直想和姨母争个高下,你说姨母没有子嗣,将来我就是文家正统的继承人。”

   文雅儿眼中有强烈的恨意:“我算是个什么正统继承人?别说是我了,你自己有几斤几两,你清楚吗?姨母靠一己之力飞升,而你呢?你只不过是趴在姨母功劳上面吸血还想着除掉自己靠山的人罢了。”

   文语岚惊恐万状,她上前啪啪啪的打着文雅儿的嘴,文雅儿很快双颊通红唇角染血。文语嫣手一动,文语岚就再也动弹不得。

   文雅儿用帕子擦去嘴角的血迹,她不在乎的笑了:“我就在这种环境里面长大,我觉得我不能算是个人,我只能算是个提线木偶,母亲手里提着线,想要操控我。直到我遇到了张郎,我才知道什么是快乐。”

   文雅儿眼中出现了光亮:“张郎他虽然只是个地仙,可是他对我好。和他在一起,我很快乐,这种感觉我在文家从来没感受过。我想同他在一起,在他面前,我不是什么文家大小姐,我只是文雅儿。哪怕吃糠咽菜我都愿意!只要一想到将来能同他在一起,我觉得做什么都是快乐的。”

   可文雅儿眼中的光亮却犹如风中的烛火一下就灭了,她低头亲了亲他的张郎:“可是当我同母亲说了这事,你还记得你是怎么说我的吗?你说,张郎是泥我是云,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说,我要和战神结为道侣。你不觉得这话很可笑吗?我只是无垢之体,连修行都做不到,你却让我和战神成为夫妇?”

   文雅儿平静的看向战神:“对不起,我知道你是个很好的人,可是我不爱你。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觉得很恶心。我只是我母亲的一粒棋子,用途就是用来笼络你。好让她在文家的势力更加强大。”

   战神面色都青了,他向后踉跄着坐在了椅子中。文语嫣解开了文语岚的禁言术,只听一阵惊天动地的咆哮声传来:“文雅!你竟然说出这种话,这些年娘对你的栽培之恩,你都忘记了吗?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诛心之言哪!”

   文语岚泪流满面,文语嫣松开了文语岚之后,她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她哭着趴在了地上:“是,没错,我是想让你嫁给战神,这不只是为了我自己啊,这也是为了你啊!张亮这人空有一副皮囊,要不是你是文家大小姐,他根本不会善待你。为娘是为了你好啊!”

   文雅儿古怪的笑了:“为了我好?你用这句话捆绑了我半生,现在还说这句话?你是不是觉得你所有的决定都是对的?”

   文语岚哽咽着:“死丫头啊,你蠢啊!你会毁了你自己的!”

   文语嫣幽幽的说道:“文雅的事情暂时放一下,我想知道,我有什么对不起你。文语岚,你从小深得父母喜爱,想要什么有什么,我作为长姐,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拼来的。而你呢?我不懂一个只懂得索取的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勇气。利用我却想要除掉我,这就是所谓的血脉亲情?”

   文语嫣说道:“我修行无情道,修行之初我的师尊就对我说,让我留有底线,若是哪天我真到了无情无义的时候,很容易走火入魔。我听从了师尊的话,将生身父母和族人带上了天界,我没办法做个合格的女儿,因此父母要求什么,我都满足他们。这样,还不够吗?”

   文语嫣困惑的说道:“我虽然不能在感情上面回应文家,可是该给文家的东西一样不少。你这样的做法让我很困惑,我不能理解。”

   文语岚擦了一把泪,她咬牙说道:“你怎么能理解我呢?你是谁啊,你是高高在上的仙君,你是九坤界第一女修,你心无杂念一心只想着修行。我算是什么啊,我就是文雅说的蚂蟥,只会吸血。我什么都比不上你,外人说起文语嫣,哪个不是交口称赞?说起我文语岚,又有几个人认识?从小到大,我的名号不值一提,我只有一个身份可以值得炫耀。那就是我是你文语嫣的妹妹。”

   文语岚撑起身体踉跄的站起来:“无论我怎么努力,我在别人眼里,都比不过你。我不服,哪怕只有一次,我也想让大家知道我不比你差!”

   文语嫣平静的说道:“你心有杂念。”

   文语岚讽刺的笑了:“你看,到了这个时候,你依然像个圣人一样。文语嫣,你什么时候才能正视我?我在你眼中就是蝼蚁一样的存在吗?”

   文语嫣冷静的想了想:“我不会给蝼蚁买东西,不会同蝼蚁说话,不会听蝼蚁的诉求,也不会关心他们想什么活着想要什么。一直以来,你要什么,我就会帮你达成,这样还不够吗?上次,你求我给文雅儿的孩子施加阵法……”

   文语嫣这时突然顿了顿:“我当时只当文雅腹中的孩子太弱小,给他施加的是防御阵法。原来你们只是想隐藏孩子不是战神的事情?嗯……原来如此。”不愧是修行无情道的女人,直到这时候文语嫣才反应过来,原来她竟然成了文语岚手中的枪。

   文语嫣站起来对着战神行了个大礼:“执界仙君,我给你添麻烦了。”战神不想说话,身为一个男人,他到现在都没能反应过来,他到底是哪里不如地上的那个小白脸护卫了。

   文语岚哽咽道:“你看,到了现在,你竟然还能无动于衷。大家只看到高贵冷艳的你,和你相比,我却面目狰狞相貌丑陋。凭什么啊,明明,我们是一母同胞。”

   文语嫣冷静的说道:“我没办法回答你的话,我不能理解你为什么有这么奇怪的想法。在我看来我没做任何对不住你的事,而你却借着我的名义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

   文语嫣道:“文语岚,做错了事情是要付出代价的。你凭什么认为自己无辜?”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