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第一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1

   天色阴沉沉,大片大片的乌云堆积着,看来一场大雨即将落下。温衡站在往生池外沉重的看着眼前长长的看不到头的队伍发呆,不知道在大雨落下之前,他能不能进城。

   他记得,他飞升了,和其他九十九个道友一起创造了一场奇迹,他们选择在同一天飞升上界,雷劫的声响仿佛还回荡在耳边。他还记得功德金光和鸿蒙紫光洒下,他牵着道侣的手带着弟子们一同飞升,他的身体轻盈,充满了前所未有的力量。

   上界啊,三十三重天,一想到上界,想到的难道不是蓝天白云青山绿水外加充沛的灵气?可是这里是哪里?他的小伙伴呢?他的弟子们呢?他的道侣哪!!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在这里?他是做什么噩梦了吗?

   神识一扫,方圆千里只有这里有生灵在聚集,如果这里的东西能叫生灵的话。温衡木然的盯着城门上挂着的歪歪的牌匾,牌匾上写着往生池三个字。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将身体的部分重量交到左手中的本命灵植上。

   温衡的本命灵植是鼎天道木,反应在他手中,就是一根一米多高的讨饭棍儿,上面长着两片嫩嫩的小叶子。不知是不是感应到温衡的情绪不佳,讨饭棍上面的小叶子也不嘚瑟了,蔫巴巴的耷拉着。像极了现在的温衡,一脸懵逼两眼迷茫。

   “哎,我头呢,我头呢……”脚边咕噜噜滚过一个不太规则的圆球,温衡定睛一看,那哪里是个圆球,那分明就是个人脑袋啊!脑袋歪歪斜斜的滚到了温衡的脚下,然后对着温衡开口了:“这位大兄弟,劳驾啊,我手没抱稳,你能把我的脑袋放到我的手上去吗?”

   温衡弯腰提着脑袋后面的头发,那脑袋抱怨着:“大兄弟,你别揪我毛,没几根了,再揪就秃了。你托着我,对,托着我……”温衡抖了一下,他看了看那脑袋下方的脖子,脖子上面的皮肉似乎被什么利器给砍断,露出不太规则的伤口。

   他狠狠心伸出手托住了脑袋下方的脖子,原本以为会摸到骨头和肉的触觉,可是手中只传来了冰凉的感觉。温衡低声问道:“这样可以吗?”脑袋的脸上沾着一点黑色的泥土,温衡顺手帮他擦了一下,这一下赢了脑袋的好感:“好多了,最起码看人的时候不会别扭了。谢啦大兄弟,你是个好人。”

   温衡转了个方向,在他的身后有个没有头的身躯正在地上摸索着:“……”温衡手中的脑袋郁闷的说道:“嗨,你看我这身体,真是太笨了,方向都找错了。”正说着,那具身体从地上摸了一个圆形的土坷垃戳到了自己的脖子上,发现不是自己的脑袋之后,身体又将土坷垃拉了下来。

   周围都是这样的生灵,有的没有手,有的没有腿,有的没有脖子,还有的更惊悚,没有身躯。温衡站在这里大半天,看到数十起因为抢夺身躯部件发生的斗殴了。当然,也有人试图抢温衡的,后来他们拉了一下,发现温衡的躯体是原装的,于是就放弃了。

   温衡将脑袋递到了在地上摸索的身躯前,在脑袋的指引下,身躯的两只胳膊立刻就将脑袋牢牢抱住,然后死死的摁在了脖子上。可是身躯有点仓促,脖子装反了。脑袋骂了几声后,胳膊才将脑袋给拧了过来。

   这一幕挺惊悚的,在温衡的认知中,身躯受大脑调配,脑袋没了,身躯就嗝屁了。第一次看到四肢都有自己想法的生物,温衡面无表情的想着。脑袋回到了脖子上之后,两只胳膊就牢牢的摁着脑袋,生怕脑袋跑了一样。脑袋抱怨道:“轻点,头发要揪掉了。”

   明明是很惊悚的场面,温衡竟然神奇的有点想笑。脑袋是个话痨:“大兄弟,谢谢你啊。你是从哪里来的残魂啊?你身体好完整,这次一定能投个不错的胎啊!”

   温衡正色:“我从御灵界而来,我是飞升而来的。”脑袋敷衍的回应着:“啊,飞升?大兄弟,一般情况下,我们管这种情况叫归西,你一定是飞升失败了,这不,都被送到往生池来投胎了。”

   脑袋唠唠叨叨的:“哎,你也别郁闷啦,你算是好的。老老实实的投胎,你看你魂魄这么完整,到时候一定能投个好人家。千万记住啊,投胎的时候不要喝往生池里面的水,要不然投胎失败会变成小傻子,会被人抢了身体部件。你看我,我就是不小心呛了一口往生池的水,结果醒过来啊,我的身体就不见了。”

   温衡敏锐的捕捉到了关键词:“投胎?”也就是说,他和大部队一起飞升,别人飞升了,他被天劫火化了?难道飞升之前感受到的都是幻觉?传说中的死亡之前身体为了麻痹大脑产生的幻觉?

   温衡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木木的,没有什么感觉。就在这时候,他听到了一声尖利的呼声:“啊,疼疼疼,你掐我胳膊了!”他低头一看,旁边一个少了大腿的人正拿着一把破刀垂涎自己的大腿,可惜他刚把手伸过来就被温衡掐了一把。

   温衡连忙松开手,他就说为什么他的腿没有知觉了,摸起来凉凉的。眼看没能夺腿成功,那人两只胳膊爬的飞快混到了前面的队伍中。看样子有不少人觊觎自己完整的□□,温衡心疼的拢起自己的袍子遮住了高大的自己。

   “你说前面是往生池?你们都要去投胎?”温衡问脑袋道,脑袋和胳膊扭成一团:“快帮我,这蠢货又要把我弄掉了!”温衡皱了皱眉,片刻之后,他取出了一根绳将脑袋五花大绑的固定在脖子上,虽然有点歪,不过解放了两条手。

   脑袋感激极了:“太谢谢你了大兄弟,这下就不怕到往生池里面身首分离了。”温衡又问了一遍,那脑袋说道:“是啊,这里是往生界,我们都是要去投胎的灵魂啊。”

   温衡还想问一些关于往生界的问题,可是那脑袋怕是呛了太多往生池里面的水,他絮絮叨叨的说不出个重点:“我以前可能是个大将军,征战沙场,你看我的脖子,就是被敌军砍断的!”谁问你死之前的事情了?温衡都快裂了,他叹了一口气:“你不是说,你醒过来身体被偷了吗?”

   脑袋嘿嘿一笑露出一口白牙:“是啊,这个身体也是后来我捡到的。”温衡本来不想吐槽的,可是这会儿他在内心狂野的吐槽开来了:你就是个脑袋,你只能被人捡,你到哪里去捡身体去?

   看看周围的环境,温衡大概的拼凑起了这个世界的样貌。这里应该是灵魂轮回之所,这里的灵魂残缺不全,灵魂越完整,转生的机会越大,反之会被慢慢的磨去记忆最后一点点的消失。温衡从储物袋中摸出一块糕点啃了起来,他确定了一件事,他确实是飞升了,只不过飞升的时候他被传送到了这里。证据就是手里的糕点,有谁的灵魂轮回的时候之后还带着储物袋?储物袋中还有徒弟做的爱心糕点?

   他笑了一下,他还真是不被上界喜欢。

   正想着,前方传来喧哗声,只见迎面走来一个黑衣黑发的青年。青年气质冷冽,他随手点了几个人出列:“不合。”被点到的人哭天抢地:“范大爷,求求你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吧!”

   青年冷静的说道:“你们的魂魄太稀薄了,已经不适合轮回,再这样下去只会污了往生池的水。”其中有一人听青年说了之后疯了一样往往生池跑:“我不要!我不要留在这里变成泥土!”那人只剩下一条胳膊一条腿,他另一条腿上撑着一根不协调的骨头,可他的速度极快,眨眼间就跑出去好几里。

   黑衣青年手中黑光一闪,那人就再也跑不动了,他身体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僵直,从他的腿开始,他一点点变成了黑色的泥土。到了最后,那人彻底消失,新出现的泥土旁落下一根骨头。一个残魂就这样没了,剩下的几个被点出来的残魂嚎哭着走开了,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脑袋说道:“他们都是在往生池中没□□回的人,变成泥土之后就再也不能轮回了,世上就再也没有他们了。”温衡看了看地上的泥土,他的靴子上沾上了一点泥土,这点泥土像是沾到了他的脸上,沾到了心底,再也没办法擦干净了。

   黑发青年很快就来到了温衡面前,他眉头一皱:“嗯?生魂?”温衡举起手:“我觉得我还能再抢救一下。”青年凑过来嗅了嗅温衡,他脸色一凝:“不,你不是魂魄,你是谁?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温衡说道:“我是从下界飞升而来的。”黑发青年目光犀利的看着温衡:“飞升?你可知这是哪里?”温衡老实的回答:“刚刚有人对我说,这里是往生界。”

   黑衣青年说道:“准确一点,这里是幽冥界的第四层往生界,你说你是飞升而来的?你是从何界而来?”温衡一脸严肃:“御灵界。”黑衣青年说道:“从未听说过御灵界,你最好老实交代,否则让你魂飞魄散。”

   温衡哭笑不得:“大兄弟,我也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本来好好的飞升了,结果却让我来投胎?天道是瞎了吗?”

   2.

   黑衣青年神色严肃的看了温衡好几眼,他的眉头都快皱成了川字。温衡看着这黑衣青年的脸,觉得这人一定是个不太好说话的人,比他的徒儿豹子还难说话。

   “无咎,怎么了?”一道白色的身影快速逼近,爽朗的男音入耳,在这低压的暗云霞,这声音让人精神一振。温衡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可爱的小徒儿,他的小徒儿唱歌……极难听,经常跑调。可是他只要听到徒儿的歌声,就觉得世界都美好了。

   想到了徒儿,温衡心情就好了,他心情一好看人的时候就眉开眼笑。这里要说说温衡的相貌,温衡个子很高,一头长发微微有些卷曲,他随意的披散在身后。他眉眼温润,一看就是脾气特别好的人,一身镶金的黑色道袍让他看起来非常可靠。他眉眼弯弯的时候眼睛会不由自主的变成两条弯弯的缝儿,让人一看就心生愉悦。

   黑衣青年名为范无咎,他看向身侧:“这里有个飞升过来的人,不知为何会来到了往生池。”在范无咎身边出现了一个白衣青年,他白衣白发,眉心中有一缕暗红色的火焰形状的伤疤。白衣青年名为谢必安,他的看了看温衡,然后两个眯眯眼四目相对。

   谢必安一笑脸颊上就出现了两个酒窝:“飞升的?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温衡叹了一口气:“别提了,那么多人一起飞升,就我到了这里,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挂了呢。”

   谢必安伸手捏捏温衡的胳膊,一捏之后惊叹道:“呵!这胳膊真有力!是修士没错了。估计是飞升的人太多了,传送通道出了点问题,我带你去问问阎君。”温衡觉得谢必安出乎意料的好说话,话说他对姓谢的挺有好感的,他在下界的时候有个剑修宗门就姓谢,出了两个钟灵毓秀的人物哪!

   谢必安带着温衡就要走,范无咎拦住了谢必安:“等等,你就这么带着他去阎君那边?万一他要伤害阎君呢?”谢必安双手一摊:“嗨,就你喜欢瞎操心,阎君是什么级别的人?能让他伤到?你没看出来吗?他啊顶多也就是个地仙,在阎君这样的仙尊面前能有什么大作为?”

   范无咎听谢必安这么说了之后就不阻拦了:“也罢,随你去。阎君好像不在,你要等一等了。”谢必安摆摆手:“实在不行我把他放在我们阎罗殿,还有四个鬼帝在。”谢必安的笑容这么灿烂,让温衡觉得阎罗殿应该是个不错的地方。可是仔细一想,阎罗殿是个什么地方啊!还有鬼帝,这是人能呆的地方吗?

   心中一肚子的疑问,他还不能表现出来。不过谢必安是个话痨的性子,他一边走一边对温衡说:“我们幽冥界很少有修士会来,虽然知道有下界修士会通过飞升的方式来到上界,不过这里是鬼界,平时连个人影子都没有。你还是千年中第一个来到我们幽冥界的人修。”温衡诧异的问道:“以前也有修士和我一样,飞升的时候来到这里?”

   谢必安扭头一笑露出一排小白牙:“没有,我就是说出来让你宽心一下。”温衡嘴角抽抽,这性子,和他的一个朋友如此相似。他有个挚友名为灵犀,一生放浪不羁爱灵石,嘴上没门把,说话贱兮兮。谢必安成功的让温衡想到了他那失联的朋友,灵犀他们发现自己没了,一定躲在哪里说他笨。

   天色越来越阴沉,眼看着一场大雨即将落下。谢必安撑起了一把白伞招呼温衡:“来,别被往生界的雨水淋了。”温衡往伞下凑了凑,一股轻柔的灵气荡开,将空气中沉闷的湿气排出在伞外。就在温衡躲到伞中的一瞬间,雨滴稀里哗啦的落下了。

   温衡看了看天幕,只见伞外黑茫茫一片,落下的雨滴挂在伞沿上竟然是灰色的!这个世界的雨水竟然不是白花花的!灰色的雨水从伞沿上落下,沉闷的砸到地上,外面明明大雨倾盆,漆黑的地面竟然一滴水都没有淤积,落下的雨水就这样被吸收干了?温衡不可思议的看着地面。

   谢必安看了看温衡充楞的表情微微一笑:“是不是觉得很神奇?落下的雨水中带着往生池的力量,一旦落到地上,这些雨水就会回到往生池中。”温衡想问的有点多:“往生池?”谢必安笑道:“这个暂时不对你说了,若是你以后留在我们幽冥界再告诉你也不迟。”

   温衡就是误入幽冥界的一个修士,他迟早要离开这里,这里的人能善待他已经不容易,就不要奢望他们还会将这里的秘密告诉他了。

   不过温衡还是有可以询问的:“方才你说,我是地仙?地仙是什么?”谢必安一手握着伞,一手托着下巴思忖着:“地仙啊……简单一点说,地仙就是最下等的神仙。”

   温衡头上垂下一滴汗:“真……打击人啊。”谢必安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好打击的:“我也听说过下界的一些事情,能飞升上来都是好的。若是不能飞升,生生世世也就只能在下界轮回,再也不能位列仙班超脱轮回之外。地仙至少也是个仙,你们这些从下界飞升上来的修士,只要不犯大错,这辈子都能在仙界混着,不管在哪一重天上,都是好日子。”

   “除了地仙,还有什么级别?”温衡随意的闲聊着,周围的雨水声传来,四周灰蒙蒙一片,神识都有些受阻。谢必安提醒道:“把你的神识收回来,往生界的雨水对神识也有伤害。”温衡连忙收回来,在别人的地盘上还是挺别人指挥的好啊。

   “我说你是地仙,是因为你飞升的时候,天道就会在你的身上留下印记,这些印记刻在你们的神魂上。”温衡连忙瞅了一眼紫府中的元魂,他的元魂蔫巴巴的,似乎没什么变化啊?

   谢必安说道:“地仙的印记是灰色的,你看看你的元魂周围是不是有灰色的印记?”温衡认真的瞅了一眼,白白净净的元魂哪里有灰色印记了?不过他说是就是了,温衡也懒得反驳。

   “除了地仙,还有天仙、仙君、仙尊、仙帝。”温衡眨眨眼看着谢必安,他不是很能理解上界的这些神啊仙啊到底是如何分级的,谢必安说着,他听着就是了。

   “天仙的印记就是暗金色的了,仙君的印记就是明亮的金色,仙君的印记接近白色,而仙帝的印记,据说是纯白色的。”谢必安宽慰温衡,“你这样的地仙最多,基本上飞升上来的六层都是地仙。剩下的四层中,三层是天仙,还有极少数能成为仙君仙尊,至于仙帝,那只有一位。”谢必安的笑容很暖:“以上,就是我所知道有关上界的一些消息,具体现在成了什么样,那就不得而知了。我没去过上界。”

   温衡客气的拱手:“多谢谢道友。”谢必安嘿嘿笑了一声:“稀奇,竟然有人称呼我为道友。”温衡挣扎了一下:“那……谢谢谢大爷?”方才他听那些魂魄称呼范无咎为范大爷,那他叫谢必安一声谢大爷不过分吧?

   谢必安眼神复杂的看着温衡,温衡觉得他应该不喜欢这个称呼。

   四周突然出现了红色的光亮,仔细一看,在路边不知何时出现了大片大片的花。温衡认识这些花!他挺开心的:“没想到幽冥教还有石蒜哪?我在下界的时候,我的小徒儿在路边种了很多,这里长得真不错啊。”

   谢必安脚下一滑差点摔了:“你说什么?这是什么?”温衡一本正经:“石蒜哪,有红色的还有黄色和白色的哪,开花的时候只见花不见叶子。”谢必安说道:“一般风雅一点的人,会叫幽冥界的石蒜为彼岸花,还有更风雅的,会叫他们为曼珠沙华。”温衡点点头:“哦。”

   这要不是石蒜温衡就跟着谢必安姓,他的小弟子在宗门中好多道路上都种了,每到秋天就开的漫山遍野。然后玄天宗就会向整个修真界发出邀请——玄天宗石蒜开花啦!快来看啊!只要一个灵石就能看到玄天宗秋日不一般的风光啊。

   每年秋天弟子们都要小赚一笔,这事温衡会乱说?

   明明刚飞升没多久,温衡就开始想念御灵界,想念他的宗门了。他叹了一口气看着雨中的红色石蒜:“今年我们飞升了,还会有人去玄天宗看花吗?”

   谢必安对温衡说道:“前面就快到我们办公的地方阎罗殿了。”温衡向前看去,什么都没看到,说好的阎罗殿呢?正在这时,世界突然旋转起来,他觉得他的神魂都快被谁拽出来揉成一团再摊开了。

   就在温衡快要吐出来的时候,世界停止了旋转,谢必安和他的大伞趴在地上,那姿势不是很雅观。温衡伸手想去拉他:“谢道友?谢……谢大爷?”

   旁边传来了一个娇俏的女音:“小白每次从往生界到阎罗殿来都会晕一会儿,你不要管他,过一会儿就好。”温衡头上垂下冷汗,这样的么?他觉得他自己受不了,没想到带路的比他还要菜?

   他向着刚刚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只见一个彪形大汉坐在一座小拱桥边,面前摆着一口汤锅。大汉长着满脸的络腮胡子,蹲坐在汤锅旁就像是一座小山,看到温衡看他,大汉小拇指扣着鼻孔,口中却发出了小姑娘的声音:“咦?你挺面生的呀,新来的?来来来,喝口汤啊,别客气!”

   不由分说,温衡手中被塞了一个粗瓷大碗,大碗中盛着一碗汤,闻起来挺香。温衡觉得这个汤很像恒天城的豆腐汤,他对着大汉客气的行了个礼:“多谢这位道友。”大汉搓着大手:“欢迎新同事人人有责!干了这碗孟婆汤,今世是我幽冥人!”

   温衡在大汉的目光注视下喝了一口汤,咂咂嘴:“嗯……”大汉用不符合他那魁梧身材的娇滴滴的声音说道:“怎么样?”温衡沉吟道:“加点香菜会更好喝!”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