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第五十五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112

   邵宁看周围的人围了起来:“诸位道友, 我们刚刚到这里,请问发生什么事了?”也许是看到三人面相都不错,围观的人中有人说道:“你们惨了, 你们的朋友害了兔皇, 要被剥皮剔除仙骨了。”

   提着兔子的温衡:……啥?兔皇?是指这只兔子吗?温衡提着兔子的耳朵左看右看, 怎么看这都是一只体型比较大的普通的兔子啊。或许体型大就已经证明了它的不同寻常?温衡困惑的看向莲无殇,莲无殇困惑的对他摇摇头。

   温衡提着兔子上前一步问道:“我们从九浩界而来, 还请各位道友给个薄面, 告知我们兔子的主人是谁,我们无意中踩死了兔子。会专程过去给他赔礼道歉。”莲无殇清雅出尘,邵宁温文尔雅,温衡满面笑容, 这三人看着就很好说话的样子。

   刚刚怒吼着要抓住温衡的修士叹了一口气:“并不是我们故意要为难你们, 这兔子是今天刚选出来的兔皇, 要呈给幽帝。你们就这么踩死了, 我们的任务完不成, 到时候大家都要倒霉。”

   正在这时,天空飞来几道流光, 为首的剑修满脸的络腮胡子,身材魁梧, 他脚下踩着一柄重剑:“何人闹事!”下面的人指着温衡三人七嘴八舌:“祁将军, 他们踩死了兔皇!”祁将军皱眉看向温衡三人:“你们踩死了兔皇?你们惨了, 带走!”

   说着不由分说甩下一条金色的绳索要捆着三人, 这还得了?要是被捆住了, 岂不是又要蹲大牢?!温衡一想到断界石牢笼就起鸡皮疙瘩了。邵宁这时候猛然想到一件事, 他寒着脸:“住手,我是仙尊, 竟敢捆绑我??”莲无殇也冷下了脸:“放肆。”

   幸亏仙界中对仙尊还算尊敬,邵宁虽然没受封,可是他已经是天道选定的仙尊。仙尊在各界都能横着走来着!这就是特权等级啊!

   温衡给邵宁传音:“老邵,你狐假虎威的样子帅爆了。”邵宁谦虚道:“哎呀,不敢不敢,这不是突然想起这事了么?说不定能蒙混过去,要说帅,莲先生真有气势啊!”莲无殇传音过来:“过奖。”

   邵宁大惊:“哎?莲先生竟然回应我们了?!”温衡笑眯眯的传音:“无殇一直都站在我们这边啊。”

   听到邵宁说出了仙尊身份,祁将军从重剑上翻身而下,他身后的两人也翻身下了剑。他们对着邵宁行了个礼:“这位仙尊,不知能否看看您的鬼神印?”邵宁掏出鬼神印丢给祁将军,表面上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样子,内心已经兴奋的问温衡了:“老温老温,你看我这样怎么样?像不像那些仙君的做派?”

   九霄界的那些仙君都能目中无人横着走了,何况老邵还是仙尊!温衡给邵宁竖了个指头:“像!”

   祁将军点开邵宁的鬼神印扫了一眼立刻脸色大变:“不知仙尊大驾光临,冒犯仙尊大驾,还请恕罪。”邵宁却不准备这么好说话:“区区一只兔子,死了就死了,还能如何?”

   邵宁哼道:“兔子自己跳到我们脚下被踩死,难道还要本尊给兔子赔命?”莲无殇冷冷的说了两个字:“笑话。”祁将军瞅了瞅莲无殇,这一看不要紧,看了之后他眼珠子都直了:“不……不敢……”

   邵宁挫败的给温衡传音:“我觉得,莲先生的气势,我这辈子都学不来了。”温衡回应:“无殇好歹做了千万年的妖神,气势肯定足啊。”

   祁将军想要查看莲无殇的鬼神印,莲无殇淡定的说道:“让帝幽来。”言外之意,你一个将军就想查他的鬼神印?让你主子来!这气场,几百丈!祁将军直接哑火了,合着这边有两个仙尊呢?不,这位气场在仙尊之上,来头更大!

   就这样,三人竟然奇迹的没被捆绑,在祁将军的带领下,三人径直飞向了帝幽仙尊的府邸。

   之前就说过了,九州界地势平坦一片大平原,一座高山都没有,帝幽仙尊的宅子在就九州城之外。这是一所占地千亩的庄园,庄园正中央有一座黑色的行宫,怎么说呢……在草木掩映间,这座行宫显得分外的不协调。

   威严的宫殿前到处都是蹦蹦跳跳的兔子,有大有小,一只只一团团,有黑有白。它们竖着耳朵悠然自得的在草地上打闹玩耍,草地上有穿着轻纱的仙子手中提着竹篮在喂养这群兔子。

   温衡他们落下的时候,这群仙子看着温衡手中已经挂掉的兔子发出了惊呼:“啊,你竟然伤害了兔子——你会受到惩罚的。”“遭天谴啊。”“是啊是啊,会有报应的!”仙子们一个个义愤填膺的样子,似乎温衡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一样。

   温衡这时候终于忍不住了,他问祁将军道:“将军,容我问个问题,你们帝幽仙尊难道本体是兔子吗?”祁将军对温衡似乎挺有意见,他黑着脸一板一眼道:“并不是,幽帝是人修飞升,只是他的道侣喜爱兔子,幽帝才在九州界下令,不得伤害兔子。”

   温衡无话可说,他还爱莲呢,也没见得在玄天宗到处都种上莲藕啊。真没想到刚到九州界就遇到这么糟糕的事情,温衡盯着手中的大兔子决定等下要把这只兔子烤来吃掉。

   祁将军对温衡他们拱拱手:“请两位仙尊在此稍稍休息,末将去通报幽帝。”说着祁将军向着行宫的大门连走带跑。莲无殇也不看祁将军,他手一挥,在大殿前的草地上就出现了青莲洲上的桌椅,莲无殇大大方方的坐下:“坐下等。”

   温衡将兔子丢到地上,他也坐到了椅子中,邵宁随后也坐下了,三人就在大殿前大大方方的坐下了。期间有仙子叽叽喳喳的讨论他们,莲无殇本来不想理她们,听到她们还在嘀咕兔子的事,莲无殇手一挥,青色的灵光飞了出去。

   世界顿时安静了,温衡笑道:“无殇这手禁言术好。”莲无殇平静道:“我也不是非要和这群女人置气,只是她们叽叽喳喳吵得人心烦。”莲无殇哪里是怕这群人吵了他?他分明是怕她们吵得温衡心情不好。

   过了一会儿,祁将军匆匆忙忙的跑出来了:“两位仙尊,幽帝让两位仙尊进去详谈。”莲无殇站起来说道:“前面带路。”温衡也想跟上去,却被祁将军拦住了:“对不住了这位道友,我们仙尊只让两位仙尊进去。”

   邵宁本想说什么,却听莲无殇说道:“你在这里等着,我们去去就来。”邵宁很快就回过神来了,也不知道幽帝是不是认识曾经的轩辕衡。若是故人也就罢了,若是敌人,温衡过去一眼就被认出来了。想通了这个,邵宁也装模作样道:“在这里等着。”

   温衡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莲无殇和邵宁走到了行宫中去了,讨饭棍的叶子都耷拉下来了。幸亏无殇留下的椅子还在,他大大方方的回到了椅子上坐下,兔子被他放在了脚边。温衡踢踢兔子:“哎,我踩死了你本是无心之失,没想到竟然因为你直接到幽帝这里来了。”

   这一等,就等到了暮色降临。说来奇怪,白天热闹的行宫前面到了夜晚竟然一个人都没了,那些蹦蹦跳跳的兔子都没了。祁将军将邵宁他们引进去之后就退了出来守在了行宫门口,到了这个点,也到了该换班的时候了。只见三道淡紫色的灵光杀来,祁将军迎了上去:“张将军。”@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温衡扭头一看,哟呵,故人!!张初尘和张正弘叔侄,还带着他们的一个族人!温衡眼睛一下就亮了!

   张初尘从飞剑上落下,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目光就被熟悉的讨饭棍吸引了。等他定睛看去,嘴角不自觉的就扬起了笑容。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来,张家人一贯严于律己,一张脸总是苦大仇深……呸,忧国忧民的样子。

   张初尘对着祁将军拱拱手:“祁将军,这是发生了什么事?”祁将军说道:“有人踩死了九洲城的兔皇,结果其中两人还是仙尊,现在幽帝正在接待两位仙尊,剩下的这个地仙应该是他们的随从,正在外面等。”

   张初尘正色道:“我知道了,这里交给我吧。”祁将军拱手:“有劳张将军了。”说完之后祁将军踩着重剑化作灵光飞似的离开了,好像后面有毒蛇猛兽一般。

   天色渐晚,四周响起了虫鸣声。明明是一座行宫,竟然有点阴森的感觉。张初尘他们确认了四下无人后迎了上来:“散人!可算见到你了!”

   温衡开心的对着张初尘拱拱手:“张家主,现在混得真不错呀。”三个张家人苦笑起来,张初尘哭笑不得:“哎,别提了。另外两位道友是谁?”温衡道:“是老邵和无殇。”

   听到这个回答,张初尘双眼猛地亮了:“青帝大人来了吗?太好了!”温衡摆摆手:“不着急,现在有个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张正弘问道:“什么事?”

   温衡指指地上的大兔子:“谁帮忙把这只兔子给收拾了,我今天就栽在这只兔子身上了,心里不忿,吃兔泄愤!”张正弘乐了:“散人,您和兔子过不去了吗?”温衡叹了一口气:“可肥了,和猪一样了,丢了太浪费了。”

   张初尘对张正弘说道:“正弘,处理一下。”张正弘对着张家小辈点点头:“志远,去处理一下。”张家小辈立刻执行:“好,马上就去办!”张家的小辈名为张志远,他还没能修成他的长辈这样稳重的性子。他走过去提起兔子:“可算有机会了,我讨厌死这群兔子了!”

   言语间对兔子的怨气比温衡对兔子的怨气还要大!张初尘交代道:“别被人发现了。”张志远应道:“放心吧!”

   温衡指指椅子:“快坐下,好久不见了,你们还好吗?”张初尘苦涩的笑了笑:“不太好,不过今天看到散人,心里就有底了。”张正弘正色道:“天界太压抑了,不如我们御灵界洒脱。这些日子每天都觉得度日如年,太煎熬了。”竟然让吃苦耐劳的张家剑修都发出了这种言论,九州界看来不像看上去那样美好啊。

   温衡从储物袋中取出茶点招待两位:“不着急,我们慢慢说。”

   113

   张初尘道:“我们一飞升就到了九州界,没多久就进了帝幽仙尊的护卫队中做了守卫。我本来想着带着正弘和志远他们去上界找你们,可是后来想想,最好还是先熟悉仙界的情况再动身不迟。结果就在这里呆了数月,这段时间所见所闻让我们无比的压抑和气愤,可是却不能发作。”

   张正弘说道:“九州界在幽帝的管辖之下,按理说应该是下四界最安稳的一界了,可在九州界,人不如兔子。”张初尘叹了一声:“是啊,人不如兔。”

   张正弘说道:“九州界中很多修士以饲养伺候兔子为生,每年为了挑选出合格的兔子,九州界的修士还会举行兔子选美大赛。这么多修士,竟然沦落到伺候兔子的地步了。”张初尘叹了一声:“兔子选美大赛每个月都有,今天就有一场。”

   “修士不得伤害九州界的兔子,违者后果很严重。听说曾经有修士不知情杀了几只兔子,直接就被剔除了仙骨。九州界现在兔子比人多很多,兔子为王,人成了仆人。”

   温衡刚刚已经体会过了,只是因为踩死了一只大兔子,他就被周围的人喊打喊杀的,要不是无殇和邵宁想起来仗势欺人,他们现在还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说出来多可笑,能飞升的修士哪一个不是天骄之子,飞升到上界之后竟然不如兔子,说出去真的颜面全无。张初尘他们这样的修士反正是待不下去了,但是在九州界呆的时间长一点的修士都觉得这没什么。

   在他们的认知中,伺候兔子挺不错的啊。只要他们养出来的兔子能被幽帝看中,就能得到一笔赏赐。比去混沌海上找遗迹谋生要来的容易得多,何乐而不为呢?

   张初尘道:“从飞升到现在,我每天除了守卫之余就是去选兔子。”张正弘郁闷的说道:“我负责给兔子剪毛,让它们更可爱一点。”温衡问道:“那小张呢?看他怨气很大的样子。”

   张初尘叹了一口气:“他负责打扫兔舍。”原来是给兔子铲屎啊,难怪张志远怨气那么大了,温衡觉得这种事情自己心甘情愿也就罢了,要是勉强的真的生不如死。

   张初尘道:“如果只是这样,我也不至于如此暴躁,我们到九州界这么久,按道理说也是幽帝的大将,可是我们却连幽帝的真面目都没见到。”张正弘道:“我只见过幽帝的一个背影,他带着鬼面具,我就远远的看了一眼。”

   温衡思索了片刻:“也就是说……幽帝整日在行宫中玩兔子?九州界全民养兔子?”听起来好像很和平,可是隐隐的不太对劲。@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张初尘道:“也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养兔子,有些修士不想在九州界养兔子,他们就会去混沌海上的遗迹中去找种兔。”张正弘解释道:“九州界的兔子经过千万年的演化,品种虽然繁多,可是已经没什么新意了。混沌海附近有个小洞天,叫清水湾。清水湾中有品质很好的种兔,很多人会去清水湾中捉种兔。种兔捉回来之后可以选择自己繁育或者卖给九洲城中养兔高手,自己繁育的话只要培育出新品种的兔子,在兔子选美大会上脱颖而出,能获得丰厚的奖品。卖给别人,也能卖个不错的价格。”

   温衡幽幽的说道:“幽帝真是爱兔子爱的深沉啊……如果你们不想伺候兔子,可以去那什么清水湾看一看啊。捉兔子对你们而言轻而易举吧?”张正弘道:“若只是这样,我们也不必觉得烦恼,能去混沌海看看,总比在九州城中伺候兔子的好。”

   温衡竖起耳朵:“这么说来还另有隐情?”张初尘道:“去清水湾的人,回来之后都变得怪怪的。”

   “怎么个怪法?”温衡对这个很有兴趣。张初尘道:“就像……变了一个人,曾经温和的人,会变得狂暴。曾经烈性的人,会变得温吞。除了陨落在那里的人之外,回来的人都不记得发生了什么。每个回来的人储物袋中都装着种兔,就像是……”

   就像是用什么做了交换一样,清水湾这地方邪门啊。

   张正弘道:“幽帝鼓励九州界的修士去混沌海上寻找种兔,除了这个,他还会组织人定期去混沌海上找聚魂花。”张初尘道:“聚魂花难找,种兔易得,可很多人宁愿去找聚魂花,也不愿意去找种兔。”

   聚魂花温衡记得聚魂花长在回春洲,后来落到混沌海之后改命为彻骨寒地。他到九霄界的时候还去过彻骨寒地,现在他的储物袋中还装着聚魂花呢。聚魂花难找,种兔易得,可是大家宁愿去找聚魂花也不愿意找种兔?这里面到底有什么问题?@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幽帝为了子民的安全,还会让他身边的将军带队。”张初尘缓声道,“不管是去找种兔,还是去找聚魂花。”

   “我们之所以这么容易就成为幽帝的守卫将军,就是因为上一任的将军们回来之后有性情大变的,有一去不复返的。眼看这次要去找种兔和找聚魂花的人快凑齐了,本来这次会让祁茂和另一个将军带队。哦,祁茂就是刚刚会使用重剑的那个将军。可另一个将军前两天和人切磋受伤了,到现在还没爬起来。所以这一次带队的不出意外应该是轮到我和祁茂,我正为了这事烦恼,没想到散人你就来了。”

   带队?张初尘确实很烦,这种情况怎么选择?选择去捉兔子,会面对性情大变的情况。选择去找聚魂花,会一去不复返,两个都不是什么好选项。

   幽帝的嗜好真奇怪,又是兔子又是聚魂花,完全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温衡觉得他本来就不聪明的脑袋更迟钝了,他不能分析这里面有什么问题。还是等莲无殇和邵宁出来再详谈吧?这两人在里面说什么了?怎么到现在都不出来?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

   “我觉得青帝和剑仙会在行宫中住下,他们飞升之后身份是仙尊,和执界仙尊的级别相当。”张正弘这么推测着。张初尘对此倒是有不同的看法:“幽帝的行宫,我进去过几次,平日里冷冷清清的。若是青帝他们在里面住,我还有点不放心。”

   温衡一愣:“哪里不放心?”张初尘嘴角抽了抽,他尴尬的说道:“是这样的……我觉得幽帝的行宫一点人气都没有,跟坟墓一样。”温衡差点笑出声来,没看出来张初尘竟然会怕鬼!

   这时候张志远终于处理好了大兔子,他提着处理好的兔子肉回来了。这里必须要夸一下剑修的剑法,这兔子肉被分割的,真漂亮!

   张志远兴奋的说道:“散人,我处理好了。”温衡接过兔子竖起大拇指:“好样的,等下我给你做好吃的。”闻言三个剑修连连摇头:“谢了,不劳散人费心了。”他们又不是没被温衡坑过,还上当啊?那不是傻?

   行宫的门中飘出了两道白色的身影,张初尘他们谨慎的站起来。温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兔子塞到了储物袋中,万一这群人有什么办法能分辨兔子肉,岂不是给自己添麻烦了吗?

   只见两个身着轻纱的柔美的仙子手中提着两盏写着幽字的青色宫灯走了出来,两个仙子面容一样,步伐一致,就连眼角的泪痣位置都一模一样。温衡伸长脖子,却没看到莲无殇和邵宁,这两人竟然不是从无殇他们出来的?

   两个仙子行了个礼:“请问,温衡温大人是哪位,两位仙尊在行宫中等您。”温衡上前一步:“我就是。”仙子们又行了个礼:“请温大人随我们前去。”

   温衡看了看张初尘他们,张初尘传音道:“她们是行宫中的傀儡侍女,只会重复幽帝的指令,你别怕。”可怜的张初尘到底有多怕鬼?怎么在御灵界没发现这点?

   温衡忍着笑说道:“我不怕这个。”他一个大男人还能怕两个傀儡不成,张初尘一定是守夜守多了,人都变得敏感了。不过他确实觉得哪里怪怪的,这种诡异的感觉说不上来,只能等见到无殇他们的时候再做定夺了。

   温衡进入行宫的大门后,张初尘他们想要跟上,却被两个仙子拦下了:“对不起,幽帝只邀请了温大人进来。”说着行宫中的阵法就落了下来,张初尘他们就被拦在了阵法外。

   温衡对着三人挥挥手:“没事,不要担心我。明天见啊!”三个剑修的面色还好,倒是两个傀儡侍女的面色在宫灯照耀下面色惨白,除了口上点着绛唇,其他地方一点血色都没有,跟死人似的。不过……她们本来就是傀儡啊。

   大门在身后关上,两个侍女提着宫灯悄无声息的从温衡身边走到了前方。温衡觉得她们就像是两个纸扎的人一样飘了过去,幽帝的行宫中宫灯昏黄,看起来确实阴森森的。

   温衡嘀咕着,幽帝这是审美就这样,还是养兔子养的家里没钱了,走廊上的灯不能亮一点吗?虽说他是旱魃,在黑暗中也能看到东西,可是在完全黑暗的状态,他的眼睛是血红色的。吓到人就不好了啊。

   走廊上突然爆出了一团明亮的光,仔细一看,温衡取出了两个比他脑袋还要大的夜明珠,夜明珠悬浮在温衡的前后,在他头顶发出太阳一般的光辉照耀着,顿时走廊上亮如白昼。两个侍女娇呼一声跌倒在地上,她们的手遮住眼睛:“好……好刺眼。嘤嘤嘤……”

   温衡梗了一下:“啊,对不起,我怕两位姑娘看不清路。我这就换暗一点的。”说着他收起了两个大号的夜明珠,换了两个拳头大的,这下光线柔和多了。

   “这样就好了。”温衡刚想这么说,抬头一看,发现刚刚的两个侍女已经不见了!他看看周围,只见前后左右只剩下了蜿蜒的长廊,看不到尽头!

   温衡疑惑的挠挠脸颊:“莫非……我又中了什么奇怪的法术?”他可容易踩到术法或者中幻术了,哎,这可如何是好?

   114

   “请问,有人吗??有人的话,吱一声!!”温衡扯开嗓子开始叫起来,可是周围连个虫鸣声都没有,走廊外面黑乎乎,夜明珠的光芒只能照亮走廊中的情况。

   温衡嘟囔了一声:“哎,又中招了,有点暗看不清。”这次,他从储物袋里面掏出了十个脑袋大小的夜明珠,夜明珠一字排开,在温衡的前后照亮了足足千米的距离。

   “幽帝真小气啊,竟然连宫灯都舍不得多点几盏。”幸亏他随身携带了夜明珠,希望无殇和老邵看到他发出的亮光来救他吧!他暂时还不想在幽帝的行宫中放出他的树根,不然窥探了什么秘密,不是自找麻烦么?

   温衡向前走了足足三炷香的功夫,他依然没能看到走廊的尽头。走廊外面传来了诡异的窸窸窣窣声,像是有什么在地上爬行一样。这时,温衡拿出来的十个夜明珠开始一个一个从远处开始灭了。

   这就稀奇了,夜明珠这种东西很难灭,平时不用的时候,只有放在储物袋中才能让它们不发光。远处的夜明珠好像被谁用储物袋给一个个的收起来了……可……夜明珠还在温衡的术法控制中!!

   温衡怒了,他飞快的将剩下的夜明珠都收在了自己的储物袋中,他吼了出来:“小贼!竟敢偷我的夜明珠!交出来!”这可是云清从他爹的房梁上抠下来的,整个御灵界都没几个,弄丢了被云清知道了,他要唠叨他十几天!

   这种事决不能发生啊!为了自己的耳根清净,温衡都不能看着自己的东西被人拿走啊!

   讨饭棍带着雷霆之势向着黑夜中抽去,哎嘿,别说,还真抽到了什么东西。温衡听到了物体飞出去的声音。他的双眼在黑暗中发出了猩红色的光,他看到了隐藏在黑暗中的东西。那是一只只大兔子,每一只都比温衡高!蹲在那里都比温衡高!

   温衡……惊呆了,难道他今天踩死了一只兔子,这会儿受到兔子大神的惩罚了吗?这些兔子也太可怕了吧!成群结队,竟然还长着獠牙!温衡刚刚一棍子抽飞了一只,然后就看到更多的兔子向着他的方向蹦蹦跳跳而来。

   当一只手掌大小的兔子向着自己蹦蹦跳跳而来的时候,人会觉得好可爱。当兔子长到成年大小的时候,依然会觉得很可爱。当兔子有半人高的时候,蹦跶过来姑且也能算是可爱。可是当兔子比自己还要高的时候,跳过来的时候就不是可爱了,这是可怕啊!

   温衡从来没见过长了一口獠牙的双眼血红的兔子,这是兔子变异了吧?他到底中了个什么幻术?他只不过踩死了一只兔子,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打击报复!

   这些兔子凶悍异常,长着獠牙就算了,爪子上竟然还长着利齿。说这是披着兔子皮的豹子温衡都信!它们跳起来足足有几层楼那么高,蹦跶过来的时候,脚下的地面都在震动。

   温衡在黑暗中视线不错,他看到周围有千万只同样大小的兔子正在涌来。他置身在了兔群,不,兔之海洋中!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到了这个时候了,温衡也不藏拙了,他手中的讨饭棍猛地向地上一戳,刹那间,千万条水桶粗细的树根从地面下猛地冲出,每一根树根上都卷着一只大兔子!

   温衡眯着眼睛:“来吧!”他的树根不止会卷东西,还会吸收灵气,一般情况下,他不会用树根吸收对手的灵气,除非对手不讲道理。现在他就觉得是对手有毛病,这么多的兔子追着他穷追猛打,他不反击就是傻子了啊!

   树根上灵光一闪,被困住的兔子嗷呜一声动作慢慢的变得迟缓,最终挂在树根上一动不动了。等到兔子不动之后,它们的身躯在快速的缩小,于此同时,它们的身躯开始变得僵硬,就像是山石一样,很快兔子变成了一块块石头,树根一卷,石头碎屑就哗哗的往下掉。

   这不是结束,这只是个开始。石屑落到地上之后,地面上出现了很多鼓包,鼓包慢慢长大,最终变成了一只只圆滚滚的凶悍的兔子!

   温衡咋舌,这到底是什么阵法,这么麻烦?他该怎么找到阵眼出去?原本以为这些兔子是真兔子,现在一看,他是在跟山川大地做斗争啊,这要打到什么时候?没完没了的啊!

   树根碾碎了一只只兔子,更多的树根在地下蔓延开来。他倒是要看看这个阵法到底有多大!

   树根在地底飞快的蔓延,温衡这种根本就不知道阵法怎么操作的人很快就暴躁起来了,他就看到黑色的泥土!什么阵法都没看到!或者说,阵法就在他眼皮下,可是他看不见!论,文盲有多可悲。温衡再一次对天发誓,他出去以后一定会好好的看书,绝不会拿着书催眠!

   有树根的帮助,就算被千万只兔子围困,温衡也不觉得这是什么难熬的事情,他坐在树根围城的圈中,静静的看着周围的战局。目前看来……这是一场不流血的战斗,同时也是一场没完没了的战斗。

   兔子们干不掉温衡,只能撕扯着树根,树根也不能干掉泥土变成的兔子,这……只能打持久战了啊。

   温衡惆怅的叹了一口气,说句丢脸的话,他这会儿只能寄希望于老邵和无殇了,指望自己,估计出不去了。他很有自知之明来着。

   温衡觉得自己在阵法中呆了可能有一个月?每天就看到各种各样的兔子,有花的有黑的,有垂耳的有竖耳的,有短毛的有长毛的……看到最后,他真的不想再看了。

   站在高高的树根搭建的堡垒上,温衡沉重的叹了一口气:“我……踩死了一只兔子,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打击?”他要是能出去,一定先去吃一顿全兔宴。

   温衡的树根将脚下的大地都搅了个遍,翻了个个,不得不说,泥土兔子们形成的时间慢慢的变长了,不像一开始那样前面碎了后面长。现在看到哪里起了个包,温衡就能用树根把包搅碎了。

   在此期间,四周一直很黑暗,若不是他身边有夜明珠,若不是他本来就能在黑暗中视物,他可能已经葬送在这样的阵法中了。终于在某一天,天空传来了一声响亮的咔嚓声!

   温衡抬头一看,只见天空中出现了一条长长的裂缝,裂缝周围出现了碎冰一样的图案。整个天空顺着这条裂缝慢慢扩张,直到最后,天空中像是茶叶蛋壳一样,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裂纹。

   又听一声咔嚓声传来,温衡听到了莲无殇的声音:“温衡,你在里面吗?”温衡张张口:“无殇,我在。”谢天谢地,他终于和他的道侣联系上了。

   一声爆裂声传来,天空开始剥落。原本高高的天空现在低垂,似乎伸手就能触摸到。温衡看到黑色落下,世界越来越亮。他三两步就提着讨饭棍冲了出去。

   莲无殇和邵宁两站在温衡前面,邵宁松了一大口气:“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温衡一把抱住了莲无殇:“无殇,我以为我出不来了。”

   莲无殇拍拍温衡的后背:“没事了。”邵宁道:“我们从昨晚就一直在找你,你怎么困在阵法里面了?”

   温衡环视四周,他竟然站在一片草地上!草地上几十只兔子蹦蹦跳跳的,三瓣嘴啃着地上的青草。一切看起来那么的不真实,温衡恍惚了一会儿:“我……在哪里?”

   莲无殇给温衡送了一点灵气,灵气入体,温衡觉得恍惚感散去。莲无殇道:“这里是幽帝的行宫,昨天晚上到现在,你一直不见踪影,我和邵宁找你整晚。”邵宁道:“不止是你,还有外头的张初尘他们也帮着找了,他们说你被两个傀儡侍女带走了,这怎么回事啊?”

   温衡郁闷道:“别说了,一进门,我觉得侍女的灯太暗了,就给她们加了两个夜明珠,哪知道她们就倒在地上说太亮了。等我把夜明珠收起来,我就已经困在阵法里面了。”说起来,他还有几个夜明珠被人吞了!

   莲无殇从储物袋中掏出了四个夜明珠:“是这四个吗?我在走廊上发现的,因此断定你就在附近。做的漂亮。”温衡一头雾水:“嗯?”

   莲无殇道:“这是迷魂阵的一种变种。”温衡道:“迷魂阵?鬼打墙?”迷魂阵俗称鬼打墙,被困住的人会在原地转圈圈,恒天城的鬼怪杂质中经常出现这个阵法,温衡看阵法介绍的时候也看到过这个。

   莲无殇道:“普通的迷魂阵,只会让人的五感受到迷惑。这种迷魂阵会和其他空间系的术法嵌套,将你困在其他地方,除非自己能出来或者被人搭救,不然会被困到死。我和邵宁在走廊上走了无数次,都没能看到你,若不是感应到你的灵气,可能我们现在都没能发现你。”

   温衡疲惫的说道:“我觉得,我在里面困了月余。”邵宁乐了:“你哪次被困住不觉得自己呆了几个月?”

   温衡哀怨的看了看邵宁:“真应该让你试试,跟你说,那里面到处都是兔子。各个都又肥又大,还不能吃。”邵宁更开心了:“哟,有这种好事呢?兔子多可爱啊。”

   温衡叹了一口气:“我讨厌阵法。”他本来就不聪明,还要把他困在阵法中,真是太为难魃了。

   莲无殇拍拍温衡的后背:“没事,已经出来就好。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温衡看了看莲无殇,莲无殇神色如常,只是眼神中有着凝重。

   三人出了幽帝的行宫,张初尘三人正站在门外。看到温衡,张初尘三人松了一口气:“散人,可算找到你了。”温衡拱拱手:“让诸位道友担心了。”

   张初尘道:“我的当值时间已经过了,散人不如去我们临时落脚点休息?”温衡点头:“打扰了。”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