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第四十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离九霄界脱离上界道木的日子越来越近, 九霄界中最厉害的剑修们已经整装待发。祁盛和严浩他们在出发前来找了温衡一趟,希望温衡能助他们一臂之力,可怜的剑仙们还不知道, 他们之所以会这么忙碌, 就是因为老温想要接管九霄界。

   温衡笑着点点头,告诉他们他到时候会去。祁盛叹息道:“本来不该打扰温道友, 实在是事出有因, 严浩他的两个部下叛逃了。”叛逃者是詹明远和刘少卿,刘少卿叛逃在温衡的意料之中,他能直面李老责问真相, 自然想要活下去。可詹明远叛逃……意想不到啊。

   严浩恨声道:“这两人取走了我和祁盛去三十二重天的引荐信, 现在已经去了九坤界。这两个狗娘养的!”祁盛安慰道:“师弟别说了, 我们本来就是从上界而来的, 上界的情况我们清楚, 本来也没打算上去, 让他们得了就得了吧。”从上界下来的人, 还能返回上界,他们身上都带着相应的引荐信, 祁盛和严浩他们的引荐信放身上很久了,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被偷走。

   严浩咬牙:“他们若是要,我肯定会给, 这样不声不响的拿走算什么?狗东西,最好别让我逮到, 一旦让我逮到一定要他们变成筛子!”祁盛看着温衡尴尬的笑着:“温道友,你现在就跟我们一起走吗?”

   温衡摇摇头, 他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他想和醉仙楼的人们好好的告个别,虽然不能将自己的真实情况告知他们, 等他接管了九霄界之后将来还是有见面的机会的。就是目前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一旦离开再见面就不知道是何年马月了。

   祁盛了然的点头:“我们现在要去李老的府邸那边集合,你到时候御风过来吧。”温衡点头:“好的。”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九霄城的奇葩规定也就不起作用了。离太阳下山还有一段时间,趁这段时间好好告个别,再赶去李老的府邸处应该来得及。

   温衡先找到了大厨们,大厨们开了麻将席在打麻将,战况激烈,温衡走过去道了歉:“大厨们,我要准备出发了,这段时候多谢大家的关照。”大厨甲站起来砰砰砰的拍着温衡的肩膀:“行嘞,小温你一路顺风,哥们就不送你了,祝你前程似锦啊!”

   大厨乙笑着站起来:“就知道你小子是个能耐的,不管怎么说,去了上界好好的照顾自己。遇到什么想不通的就慢慢想,不要钻牛角尖。”接下来,十几个曾经被他放倒的大厨都站起来同他说了几句话,他们一点都没有怨恨他曾经做过那么缺德的事情,他们将他当成了一个年轻有为的后生仔,都在细细的关照他。

   除了关照的话,他还收到了实质性的礼物,大厨们交给温衡一个储物袋。里面装着一些古书,一些玉符,这些都是大厨们写出来的食谱。这群扎根在醉仙楼的大厨,平日里掖着藏着都怕别人偷师,今天特别大方的将自己的方子都交出来了。就算他们什么都不说,温衡都明白他们的意思。

   彭少堂手中捏着储物袋来了,他递给温衡。温衡打开一看:“这是什么呀?”里面都是一些酒坛子,彭少堂红着脸说道:“这些都是这些年我积攒下来的好酒,本来能喝好几百年,现在没机会喝了,都给你吧。你要是去上界烦闷的时候就喝一点。你酒品不好,喝一点点就行了啊,别浪费了。”

   作为温衡的室友,彭少堂同温衡没说过几句话,温衡只知道他嗜酒如命。没想到快要分开的时候,彭少堂却将所有的好酒都交给了温衡。温衡正色的收好储物袋:“多谢。你们不会有事的。”

   彭少堂笑了笑:“有没有事又不是你说了算。快走吧,太阳快要落山了,他们说去上界的通道太阳一落山就要关上了。我就不和你多说了。”温衡对着他行了个礼,彭少堂笑着摆摆手,然后站到小二那边去了。

   有小二找温衡道歉了:“对不起啊,那时候你才来,我们太狭隘了欺负了你,后来才知道你是个好的,是我们不对,你别记恨我们。”温衡早就将那点不快忘记了,他们不说,温衡都想不起来了,温衡笑了:“你们一直很关照我啊,我很感激。”

   参掌柜变成了一个白胖胖的老人参,他靠在红柱子旁边,脑袋上长出了一串儿红彤彤的人参籽。温衡最后走到参掌柜面前的时候,参掌柜将脑袋上的人参籽全部撸下来了。

   他将人参籽装在一个系着红绳的纱袋中交给温衡:“小温哪,你这一去,我们可能就永远见不到你了。相识一场都是缘,掌柜知道你是个有能力的,你是我们整个醉仙楼唯一能走出去的法修。以后要加油啊!”

   参掌柜握着温衡的手珍重的拍着:“小温,这人参籽是我的精华所在,你将来要是用得着呢,就用。要是用不着呢,你看着找块地儿,随便田间地头,山林沟壑,你找个地儿丢几粒下去,就算我老人参留了个后了。”温衡郑重的点头:“您放心,我一定会办到。”

   参掌柜看了看西沉的太阳:“走吧,时间不多了,快去吧,去晚了就赶不上了。珍重啊!”温衡眼眶有点涩涩的,回想起来,他能到醉仙楼过上没心没肺的日子,都是参掌柜关照他啊。参掌柜见他第一面就说他好,哪怕他不务正业毒翻其他的大厨,参掌柜吼了几句也不说什么了。

   仔细想想,醉仙楼是个不错的地方,他运气真不错。随便一找就找到了一个大家都不错的地方,温衡珍重的将他的收获放在了储物袋中,这一次他一定会好好的收着储物袋,不让宵小钻空子偷走他的东西。

   温衡走出好远再回头,看到醉仙楼门口参掌柜带着小二和大厨们正站在门口的台阶上对着自己挥手。温衡挥挥手,他想他将来还会回来的。

   温衡的身形一下消失在长街上,参掌柜怅然若失:“哎,走掉了呀。”大厨甲说道:“好俊的身后,掌柜你就放心吧,小温这小子深藏不露,他去了上界也一定没问题。来来来,咱打牌!”

   虽然没有明说九霄界沉没的时间,这几天城中越来越紧张的氛围已经说明了问题。城里的人再不济的也是个地仙,对灾难的预感还是很灵的。大部分人都停下了手中的事情静静的看着天空,天空中能看到前所未有的情况,往常他们是见不到道木的。今天,他们看到了承托九霄界的旧木。

   旧木在遥远的北方,夕阳的余晖将最后一抹阳光照在道木的主干上,道木主干就像是浓厚的墨一般吞噬了所有的光芒。这是他们的根,也是他们的劫。

   不要小看仙人们的情报网,即便李老再三说了不要将真实的情况说出去,不要引起恐慌,可传言早就传遍了九霄界。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告诉和不告诉又有什么区别呢?最后一缕光芒落下,整个天空呈现出一种不同寻常的黑色出来。

   李老的府邸前,上万名剑修法修整齐的站着,有些是仙君们麾下最强的士兵,有些是对自己的实力有自信,想要在生命的最后关头一搏的仙人们。

   温衡到的时候,严浩和祁盛已经在诸位仙君后面站了好久的队了。水神和李老站在前方,肃穆的人群静静的散发着强大的威压,这就是九霄界的实力。

   这群人千万年来混迹在九霄界的市井中,他们像是普通人一样会骂骂咧咧,会吵吵闹闹,仙人追崇的返璞归真让他们都露出了本性变得和凡人没什么两样。可仙人就是仙人,能飞升就证明他们有追求,他们有着普通人没有的傲气。

   李老没有给他们去上界的选择,他们却毫无怨言的接受了这点。

   李老看到温衡来了,他深吸一口气猛地爆发出一声情啸:“诸君——今夜九霄界将迎来生死考验,有一场战斗,需要我们去打响!我们要将九霄界从腐朽的道木上剔除下来。为了崭新的未来,今夜,我们会流血牺牲!诸君——敢吗?!”

   “敢!”响彻天地的呼号声震得半个九霄界都能听得清,在场的每个人胸腔发出了同一种声音!李老站在前面热泪盈眶:“好!我九霄界的儿郎各个都是好样的!今夜,让天道看看我们真正的实力!”

   “哦!!!”仙人们发出了整齐的呼喊声,在呼声中,温衡也跟着热血沸腾了起来。他没想到他只是决定去做,最终竟然演变成现在这幅情景!壮观!

   他不是组织者,不是发起人,他只是落到油锅中的一滴水滴,他是一个催化剂。他没有对九霄界的人有任何干涉,这一切,都是九霄界的仙人们自己的选择!选择了就不会后悔!

   豪迈之情在胸膛中蔓延,李老对着温衡点点头:“太子殿下,请您上来。”通向上界的通道已经关闭,现在的九霄界已经是一个封闭的空间,这时候温衡的身份已经不需要隐藏了。

   温衡杵着道木一步一步的走上了台阶,当他站在众人面前时,众人都看清了他的脸。严浩和祁盛对视一眼大吃一惊,他们竟然不知道温衡竟然是太子?话说……什么太子?他们怎么不知道?不过,这不重要,温道友站在前面挺可靠的!

   温衡的声音铿锵有力:“诸位仙君,我们的机会只有一次,必须一击将旧木完全切断。切断时候大家需要立刻返回九霄界,接下来无论你们看到什么,都请大家不要惊慌。”

   温衡上前一步:“诸君是九霄界最强大的人!能不能断了旧木!能不能!”“能!”下方的仙君燃到了顶点,管温衡是谁呢,先吼出来再说!

   温衡对水神点点头,水神上前大手一挥:“诸君!随我走!”千人为一队,在场一共有十个队伍,十个队伍将飞到道木最薄弱处。法修放出术法抑制混沌海呼啸的罡风,剑修们需要将所有的剑气拧成一股,一剑挥下!

   在场的修士们整齐划一的拿出了灵宝,天空顿时被灵宝的光芒照亮。这几天水神和其他仙君一直在研究在何处下剑更合适,也在研究怎样排兵布阵效率才更强!

   68

   万人队伍浩浩荡荡的向着李老后山而去,闪亮的剑光照亮了山峰后方的天空。李老和温衡却站在原处,李老说道:“太子,我们切断道木一瞬间九霄界的阵法就会启动保护整个九霄界,到时候您会怎么样?”

   李老有些担忧:“通向三十二重天的通道已经关闭了,到时候您怎么办呢?”温衡笑了笑:“总会有办法。”

   温衡要做的,就是拼尽全力召唤出足够的树根蔓延至整个九霄界,至于接下来九霄界会发生什么事情,他就不清楚了。只要道木能够覆盖九霄界,九霄界就处于新天道的统治之下,就不是他能管的了。李老皱眉:“也罢,我相信太子!”

   温衡对他挥挥手:“李老,若是我失败了也就罢了,若是成功了,九霄界你要多担待了。这是个好地方,不要让它被埋没了。”李老愣了一下,然后坚定的点头:“愿九霄盛世如您所愿!”温衡挠挠脸颊,李老说的好豪迈,他……其实没想那么多来着。

   万人的队伍是什么样的概念,他们脚下的灵宝发出的华光能照亮半个夜空,他们摆出来的阵法,能笼罩整个世界。他们凝结出来的剑意,隔上千万里让人看一眼都心魂震动。为了防止一击不能成功将道木斩断,剑修们将全部的剑意都提取了出来,在阵法的加持下,剑意凝结成了一柄能开天辟地的巨剑!比道木枝条还要大!

   温衡站在九霄界的最高处俯瞰着这片大地,今夜九霄界无眠,下方摧残的星火依然闪耀,整个九霄界就像是一块瑰宝一样在夜色中熠熠生辉。这么一个好地方,不能毁了。

   夜色渐浓,巨大的呼号声传来:“砍!”万人一起呐喊的声音传来,温衡站得高,他看到一柄巨剑猛地向下挥去。巨剑是如此的威猛,它的剑体上流光溢彩,那是各位剑修们的剑意。

   只听一阵沉闷的咔嚓声传来,九霄界抖动了起来。随机山的那边爆发出了欢呼声:“断了——”温衡听到严浩他们的声音传来:“各位道友请快速离开此地!”

   金色的流光像去的时候那样,又整齐划一的回来了,看来大部分人都平安回来了。九霄界上出现了一道透明的结界,牢牢的围住了九霄界。归来的修士们身上闪出灵光,这个时候,他们身上的鬼神印依然在起作用,他们还能被九霄界的阵法接受。

   而这时,属于温衡的战斗正式开始了!道木断裂之后,九霄界就像是一块大型积木一般抖了抖,然后慢慢的和道木分开,渐渐的向着旁边的混沌海挪去。九霄界中间的湖泊中的水开始剧烈的波动起来,掀起了数十米的巨浪。城中的房屋开始抖动,有些山峦开始塌陷。

   这些都是因为道木的枝条离开了道木在飞快的腐化,失去了道木枝条支撑的山川河流,就失去了主心骨!

   温衡眼中金光流转,他周身灵气开始涌动,讨饭棍上开始散发出一阵一阵的金色灵光。正在崩塌的九霄界出现了新的震动,有什么东西轰隆隆的从地下传来!

   九霄界的修士们驾着自己的灵宝悬浮在空中,他们抬头看向太空,只见天空中站着握着讨饭棍的温衡,温衡身后出现了一棵巨树的虚影,那树木和旧木相比算不上大,却比九霄界大上了数倍。这是新的鼎天道木!树身结实,树冠健康,满树的叶片嫩嫩的,让人一看就心生敬畏。

   向下看,脚下正在崩塌的九霄界震动起来,在断裂的山河中,有一些漆黑的粗壮的根系在延伸。那些破碎的山河,硬生生的被树根拉住了,止住了下滑的趋势!

   可整个陆地正在沉入混沌海底!那些悬浮在空中的仙人们纷纷体力不支落到了地上,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头顶的温衡离他们越来越远,而周围的海水渐渐的没过了九霄界的结界。

   世界变得一片漆黑,李老心头一凛,水神也站在旁边一言不发面色不好。莫非他们失败了?九霄界已经沉入了混沌海?!周围安静的可怕,之前因为斩断了道木而兴奋的剑修们开始惴惴不安起来,无论何时,对未来的不确定总是让人心惊。

   这时候,周围突然出现了浓厚的雾气。水神一愣:“这是……什么情况?”他看到头顶渐渐的亮了,混沌海底难道还有另一个太阳?九霄界的仙人们震惊的盯着天空看,天色越来越亮,直到一轮巨大的红日从云海上猛然跳出,万道金光喷薄而出洒下大地。

   灵鸟的鸣叫划破了天空,周围宁静祥和的气息传来,李老潸然泪下:“太子他成功了!!我们活下来了!!”九霄界的人露出了劫后余生的笑容,没想到他们竟然活下来了。这里到底是哪里?

   正在这时,从云海上有十几艘飞走快速划来,其中划得最快的小舟上坐着两个玉树临风的少年,任谁看一眼都要夸他们两人一句好相貌!小舟群远远的停在了九霄界外面,只有两个少年弃舟御剑飞到了李老他们面前。

   李老和水神客气的对少年拱拱手:“敢问小道友,这里是何处?”为首的少年长着圆圆的大眼睛,白净的皮肤像是最上等的羊脂玉,他一头长发又黑又亮,整个人又精神又贵气。他亮晶晶的看了看水神对身后的少年说道:“云白你看,河蚌耶!”水神脸都青了,在九霄界谁敢这么冒犯他?

   可是他还真不敢对这个少年造次,他有一种本能的感觉,他要是对这个少年做了什么出格的事,他会被晒成河蚌干!

   名为云白的少年一头银发,长着一双金色的眼睛,他面容精致,通身的贵气让人无法直视。就算是呼脑瓜子这么粗俗的动作,他做起来也分外优雅。云白抽了少年一脑瓜子:“不会说话就闭嘴,太失礼了。”

   云白揣着手一脸冷静的对李老说道:“这里是沧浪云海,你们是哪个小洞天的?怎么突然冒出来了?”被抽了一脑瓜子的少年揉揉后脑勺凑过来:“是哇是哇,你们怎么突然冒出来啦?好多人啊。云白,怎么办?”

   云白双手一摊:“把那一套全部都拿来用一遍,给苏瑾瑜发个符篆,让元灵界御灵界的那群光吃饭不干事的来处理吧。”李老耳朵尖:“御灵界??”这不是……不是太子的家乡吗??

   李老抬头看了看天空,只见天空中有一株遮天蔽日的巨木,树冠笼罩了整个九霄界。李老掩面而泣:“太子啊,您终于成功了!”

   而被李老惦记的温衡面色铁青,他眼看着九霄界沉入了海底,他很确定道木根系已经覆盖了大半的九霄界。“糟糕……”用力过度的温衡身形在天空中停滞了片刻就噗通一声掉到了混沌海中。

   温衡在混沌海上沉沉浮浮飘飘荡荡,只剩下一个脑袋还浮在水面上。他手中紧紧的握着讨饭棍,他脑袋挺清醒的,就是喊不出来。这是典型的用力过度啊!啊,谁来救救他?

   这次装逼过度虽然没被雷劈,可是他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他要在混沌海中飘多久啊??惨啊!!啊,有鱼在啃他的手指头,温衡脑海中狂野的吐槽着,这鱼眼神不太好,没看到他都面色青白跟个木头一样了吗?旱魃也吃,口味真重啊!

   他要在水里泡多久?他记得他上一次用力过猛,躺了三四天哪。那还是在弟子和道侣们都在,天才地宝随便他用的情况下才能这么快恢复的。现在他连一根指头都动不了。要完要完,温衡没想到自己飞升之后会以这样的姿态飘着。

   小舟破水的声音传来,水面上传来了说话声:“九霄界就只留下这几条游魂,我还以为会有千军万马。”温衡脑海中猛地一亮,他记得这个声音!这是幽冥界鬼帝杨云的声音!

   他好想发出声音让杨云注意到他,可是小舟在他的周围来来回回就是不碰他。温衡想着,莫非他看起来像是一块没有感情的木头,杨云看不到他?啊,好气……

   温衡恍恍惚惚的有点困,不知道睡着了会不会沉到混沌海中去。刚这么一想,温衡就感觉到一根篙子怼着他的肚皮往水里按了按。小舟上杨云一脸嫌弃:“这里竟然还有个死尸,也不知道死了多久了。”

   温衡看到了杨云眼中的揶揄,他确定了,杨云早就认出了他,他故意的!岂有此理,欺负魃不能动!这个仇温衡记下了!

   温衡鼻孔进水,他咕噜噜的喝了几口水,顿时他的神智就不太清醒了,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向着混沌海沉下去。他看到杨云跳下了小舟沉入水中来捞他,温衡能做的就是握紧了手里的讨饭棍,他要不握紧了讨饭棍,杨云一定拖不动他以及他的讨饭棍。

   在意识消散之前,温衡终于被搬到了杨云的小舟上。温衡看到眼前有一个高大的黑影,看着像萧厉。他似乎听到耳边有说话的声音,可是双耳嗡嗡嗡的。嘿,让你按我肚子啊,还不是要把我拉起来。有恃无恐的温衡这么想着,然后放心大胆的晕了过去。

   69

   再醒过来的时候,温衡还是僵硬的无法动弹。坐在温衡旁边的杨云凑了过来,像是一团燃烧的火焰。杨云皮笑肉不笑:“又见面了啊温道友。”温衡睁开眼睛直直的看着他,眼神中露出故人相见的喜悦来。

   杨云笑道:“你也有今天,终于落到我手上了,我这就把你带回修罗界,让你挂在城墙上展览展览。想必恶鬼们一定会给你建上一个大大的雕像,正好凑齐一百个。”温衡根本不鸟他,杨云一边说着一边从温衡的储物袋中翻出丹药,“怎么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吃哪种比较好?算了,都来一粒吧。”

   说着他每个药瓶里面倒了一粒丹药出来塞到温衡口中,温衡眼前一黑,这杨云肯定是故意的!他一定是在报复自己让他喝了孟婆汤呢,心眼真小啊,跟小鸡似的。

   不过胡乱搭配的几种丹药下肚之后,温衡体内倒是真有灵气在流转了。灵气转了几个周天之后,他终于能坐起来了:“杨道友,你怎么会在这里?”

   杨云叹了一口气:“还不是阎君说三十三重天有异动,让我过来看看,没想到就捞到了你。对了,三十三重天呢?怎么不见了?”温衡想了想:“我想回去之后你应该能在酆都印上看到九霄界的所在地。”

   他虽然不知道九霄界具体在哪里,不过九霄界和幽冥界一样归入新的天道,酆都印上应该可以看到九霄界。

   杨云顿时愣住了,半晌之后他说道:“可以啊温衡,没想到你到上界没多久,连三十三重天都被你搅没了。”温衡笑笑:“过奖过奖。”杨云哼了一声:“真以为我表扬你呢?”

   温衡也不和杨云置气,他问道:“萧厉呢?”杨云没好气道:“阎君哪里像你能到处溜达,他自然是在幽冥界。”温衡觉得他应该又给萧厉找麻烦了,萧厉不想理他了。

   温衡环视一周,他正靠在小舟上,周围是浩渺的混沌海。他看向周围,已经看不到道木的踪迹了,应该是旧木隐去了身形不想被他窥探到了。温衡喘了一口气:“杨道友,多谢你救了我。”杨云反倒是红了脸:“顺手罢了,没沉底算你运气好。”

   温衡问道:“这里是以前九霄界所在地吗?”杨云嗯了一声:“是啊,说起来我也一万多年没到这里来了。没想到这次来变化挺大的。”

   温衡心情不错,他想了想:“幽冥界的大家还好吗?”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杨云气不打一出来:“不好!”温衡一愣:“怎么了这是?”

   杨云哀怨的说道:“自从你走了之后,来幽冥界排队投胎的人成千上万,虽然我们收到了香火,可是每天都忙的脚不沾地的!”温衡腹诽着:脚不沾地你还能溜达到混沌海上来?

   杨云说道:“孟婆汤喝了一锅又一锅,就算锅扩大了三倍,孟婆她也来不及熬,就偷偷加水稀释了。你留下来的那些香菜长势挺好,孟婆在汤里搁香菜被投胎的鬼魂投诉了。阎君这才发现她的举动不合规范,她最近在写检讨呢,要写十万字。”

   温衡听了噗呲一下笑了,难以想象秀娟的孟婆竟然也会做这种事。杨云横了一眼,温衡连忙止住了笑容,他是个严肃的人,怎么能笑呢。

   杨云哼了一声:“投胎的灵魂太多,忘川河中的水暴涨,牛头马面这些鬼差带的灵魂太多,结果在河里翻了。牛头呛了水,到现在都不认识人。”温衡压下嘴角的笑意,他不能笑,不能笑。

   杨云冷声道:“现在往生池五道轮回全开,往生界排队的人倒是不多了。可是幽冥界还在扩大中,无常们不够用,现在正在满世界招人。修罗界的恶鬼好多报名要去做无常,阎君最近正在斟酌中。”

   杨云觉得阎君之所以犹豫不决,主要是修罗界的这群恶鬼很会做雕像,弄不好幽冥界到处都是温衡的雕像,那幽冥界岂不是太不庄重了?

   杨云说道:“因为太忙了,老杜和老赵已经很久没回阎罗殿了。”原本他也很忙,阎君把他硬叫了上来,他也很无奈啊,可是他没办法啊。

   温衡感叹道:“看来大家真的很忙啊,真是辛苦啊。”杨云恨不得用船桨继续将温衡摁在混沌海水中,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忙,还不是他害的!

   两人尴尬的沉默了一会儿,温衡对他说道:“杨道友,不知你能否帮我一个忙。”杨云坐在甲板上:“说吧,只要不太麻烦都可以。”

   温衡说道:“我想去三十二重天看看。”杨云说道:“你还真是不消停啊,你看看你都动弹不得,还想去三十二重天?”温衡笑了笑:“我有必须要做的事情要完成啊。”杨云沉吟了片刻,他说道:“你等着。”

   说着他掏出一根红蜡烛口中念念有词的点燃了它,看来是将这个情况告知幽冥界的萧厉吧?温衡看到蜡烛就乐了:“说起来,我也给大家点燃了长明香,大家收到了吗?”

   说着他从储物袋中掏出了一个丹炉,丹炉中放着沙子,沙子中插着一根长度一米的香,香的顶端燃着一点点幽蓝色的灵火,一缕缕青烟袅袅散开。杨云面色古怪的盯着这个丹炉看了看:“你还真点啊。”温衡点头:“言出必行,没别的办法能表达我对你们的思念之意。”

   杨云幽幽的捅刀子:“思念我们还不简单,和我一起下去啊,幽冥界现在缺人,大不了我这鬼帝让你当。”温衡认真的想了想:“还是算了吧。”他还不想死啊,起码不是现在死啊。

   没一会儿杨云就收到了阎君的回复,温衡只看到一缕青烟从天上慢慢的飘来,杨云伸手摘下这一缕青烟,深深的吸了一口。他面色严肃的看向温衡:“你到底做了什么?阎君在暴跳如雷。”温衡瞪着萧厉装无辜:“我什么都没做呀,萧厉说什么了?”

   杨云模仿了一下阎君的声音:“送他滚!”温衡在旁边啪啪啪的鼓掌:“厉害啊,幽冥界的人难道都能闻烟就能收到信息??”杨云无奈道:“你的关注点到底在哪里?”

   温衡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让杨云气不打一出来,可他发现,不管他如何暴怒,温衡都能笑眯眯的坐在旁边无动于衷。这东西,脸皮真厚啊!

   温衡身体还有点虚,这种状态要缓解三四天才能好起来。他靠在小舟上笑眯眯的看着杨云在划船,杨云不时扭过头来看看温衡:“温衡,你真的是旱魃啊。”温衡看了看自己手上还没消退的尖锐指甲:“如假包换!”

   杨云叹了一口气:“你也不容易,一只旱魃还追求着飞升,图什么啊。”旱魃之躯就算飞升,也是仙界最低等的存在,一般的山精鸟兽飞升级别还比旱魃高呢。温衡笑而不语,杨云也不说什么了。

   坐在小舟上,温衡看了看浩渺的海水不禁问道:“杨道友,我能问一个问题吗?”杨云停下了手中的船桨:“嗯,问吧。”我们现在是不是在混沌海上?”杨云瞅了瞅温衡:“不会喝了混沌海水成了傻子了吧?”

   温衡说道:“并不是这样的,我只是想问,你准备怎么把我送到三十二重天上去。还是用这条小舟吗?”杨云点头:“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有,当然有问题。温衡现在在混沌海上,他之前看旧木的时候看到三十二重天在现在的混沌海的上方,他头顶青天白日的,根本看不出有海水的样子。小舟能起飞吗?能飞到三十二重天上去吗?

   之前萧厉带他出来的时候,他们穿过了海水,那时候温衡觉得幽冥界和上界中间的海水就像是天堑一样隔绝了生死。现在到了上界,也没看到混沌海水一层一层的隔开三十三界啊。

   温衡将自己的问题对杨云说了之后,杨云一下就僵硬了:“……对啊……”所以那些年他到底是怎么划着小舟去上三十三界收人的?这个问题难倒了杨云,杨云盘膝坐在船头,看样子一时半会想不通好不了了。

   杨云再度站起来划桨的时候,温衡脸上的青色已经褪去了。杨云还在嘀咕:“对啊,明明三十三重天都在上面,上面也没有混沌海,以前是怎么上去的呢?”他也没看到螺旋形状的混沌海水啊?以前就是划着划着就到了啊!混沌海难道是螺旋形状的吗?

   温衡不说话了,他觉得这个问题值得杨云纠结很久。

   虽然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是杨云对上界的路还是熟悉的。温衡就看着杨云用一叶小舟带着他向着某个方向划去,温衡探头看了看水底,他觉得有一股水流正托着小舟向前流去,他能感觉得出来这股水流同别的水流不一样。

   杨云回头正好看到温衡趴在船舷上盯着水面看,他好奇的问道:“看什么呢?”温衡说道:“有一股水流正带着我们前进,是你的术法吗?”杨云面色古怪的看了看温衡:“混沌海中的水流每一股都不一样,你竟然能看出来?我是没那个能力能调动混沌海的海水。”

   好么,温衡觉得杨云和他一样是文盲,看在是同类的份上,温衡就不计较了。对他好一点吧,毕竟能找到一个同类不容易。

   小舟在水面上行驶了一天一夜,温衡面上的青白完全褪去了,长出来的利齿和指甲也都缩回去了,眼珠子也变成了温润的褐色。他看起来就像个大病初愈的人一样,加上他斜斜的靠在小舟上,杨云都不好意思对他大声说话。

   可是再不好意思大声说话,他们的目的地快到了。眼前出现了一方隐隐约约的山水,温衡一愣:“这就是……三十二重天?”

   所以他们到底是怎么上来的??

   杨云站在船头说道:“这就是九坤界,我已经好几千年没上来过了,不知道现在的执界仙君是谁。我会把你送到传送阵那边,你一进去应该就能看到九坤界的主城九坤城,进去之后好好做人,别整天想着怎么坑人。”温衡一脸懵逼:“我……坑人?”杨云斩钉截铁:“没见过比你更坑的人。”好么……想到幽冥界的人现在的处境,温衡只能摸摸鼻子,他对不起他们。

   不过……“传送阵是什么?”温衡觉得自己一问三不知,他像个好奇宝宝一样询问道。

   杨云说道:“我足下的这条小舟,是由曾经承载幽冥界的树枝制作而成。后来树枝断裂,幽冥界落入混沌海,老阎君就用树枝拜托上界的炼器大师制作了这条舟。普天之下只有这一条小舟能跨越幽冥界和上界,能到上界任何一重天上去。”

   温衡目光炙热的看着这条小舟,看起来灰扑扑的船竟然这么厉害呢?杨云一看温衡那表情就警告他了:“我跟你说,你别想打小舟的主意。”温衡讷讷的说道:“我就看看么……看看还不行么?”

   用旧木的树枝制作的啊?不过这材质看起来真不像是道木,温衡看了看自己的讨饭棍,再看看船舱。温衡的道木漆黑,船板的颜色是灰色的,讨饭棍的颜色看起来更高级一点!感应到了温衡的想法,两片小叶子嘚瑟的拍了起来。

   杨云说道:“在幽冥界没和上界正式断交之前,鬼帝们都有资格直接去上界,我应该能把你直接送到九坤界的主城去。你放心吧,要是我不小心传送错地方你也不会有事,大不了重头再来嘛!”

   温衡一愣看向杨云:“哎?你要干嘛?”杨云嘴角挑起邪魅的笑容:“送你上路呗!”温衡心都凉了,他就知道杨云这货睚眦必报,他一定还记恨着幽冥界的事情哪,现在终于逮到机会了,杨云终于能放心大胆的折腾温衡了!

   温衡心里叫了一声苦,平日他会对弟子们说教,说什么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结果呢?眼前一黑,世界旋转起来,最后的画面是杨云一身红衣对着他笑容灿烂挥手的样子。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